淫女報(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多恩怨情仇,始終都要靠武力、人命來解決,所以當仇家上門時,才知對方身份,就已經命在旦夕了……

「永勝鏢局的鏢師來啦!」

怡香苑的母陪上笑臉︰「小姐們,出來見客!」

十多個姿色艷麗的女郎,撲向入門的四個大漢,他們均是三十來歲,是長安最大鏢局的武師!

做保鏢是刀頭舐血的營生,所以一有錢,他們都會找女的來作樂。

其中許平和任中行更是常客,而梁猛和永勝鏢局總鏢頭常勝則是久不久才來一次。

常勝有一女,已經十八歲,生得健美萬分,常勝妻子早死,要發洩,通常是來怡香苑。

「大爺,我們近日來了幾個嫩口的,就介紹給你玩!」母向許平和任中行推銷。

許平看中比較高大的杏花,而任中行就看中嬌小的雯雯︰「春宵一刻千金,我們入房吧!」

梁猛胡亂挑了一個肥妞香香,只有常勝和母六姨在猜拳喝酒!

任中行已經急不及待了,他入房後就抱起雯雯︰「等一會壓死你!」

「唔……你壞……」雯雯瞇起雙眼,她的眼本來細而長,閉起來後,更像兩條錢似的,她紅唇半張,呼吸急促︰「唔……」

(今天所謂電眼美人,就是指瞇起眼時,眼長長,平日亦是眼濛濛,好像睡不醒似的,這樣眼細而長的女性,最能攝男人的心!)

「雯雯……」任中行的手,隔著衣服就摸落她的乳峰上。

「唔……」她腰肢挺起,好讓他摸得更多!

雯雯的乳蜂很高,任中行的手雖然大,但仍不能滿握她的奶房。

「不要……」雯雯張開小嘴,咬在他的面頰上︰「你好壞……」

任中行頂勢一扯,扯開她的衣帶。

「唔……」雯雯又是一陣嬌呼。她的裙子敝開,露出雪白的大腿,及紅色的胸兜來。

「好香……」任中行撥開她的裙子,就將口鼻埋在她的腋窩上!

雯雯腋窩上的毛毛不多,不過,就有一陣陣的體味。

「唔……」任中行的鼻子,在她柔軟的腋窩毛上揩來揩去,又深深的吸了幾下。

她那裡是有少許汗漬的,有點濕濡,氣味就從汗漬上揮發出來!

「好香……」任中行伸出舌尖來,在她腋窩上舐了幾下。

「嘻……嘻……,」雯雯似乎抵受不住這種痕癢,她身子不斷擺動︰「不要……」

「嘖……嘖……」他越舐越大力,蓮腋毛都有幾條捲進口裡,他流出來的口水,流滿她的腋窩。

她腋下的氣味,被的口水所沖淡了。

「嘻……嘻……」雯雯瞇起眼︰「上面沒有味了,你要聞人家……下……下面呢……嘻……」

任中行像瘋了一樣,他依從著她的指示,粗暴地扯下她的褻褲!

「哎……輕點嘛……這麼粗魯……不……」雯雯像是掙扎,又像是迎合似的。

她的底褲給扯了下來,露出腫腫的牝戶!

雯雯的陰戶是賁起的,上面的陰毛十分濃密,她的體毛又濃又黑,幾乎連兩片陰唇都給遮住了。

她陰戶凸得高高,兩片陰唇是淺啡色的,在肉縫中是有水漬的。

因為他吻她的腋窩時,挑起了她的情慾。

任中行的口鼻埋落她的牝戶,他深深的吸了幾口。

「哎……哎……」雯雯已經肉緊萬分了,她兩腿一夾,就夾著他的頭,她仰起腰肢,好讓他的口鼻埋得更深。

「好香……」任中行含糊的又叫了一聲。

雯雯的淫水流了出來,令她陰道內所發出的氣味更濃烈︰「哎……哎……真要命啊……」

他的大鼻子剛好頂著她的陰核,而舌尖呢!就伸進她的陰唇皮內撩來撩去!

「哎……哎……」雯雯的喘息聲越來越粗濁了,她腰肢挺得高︰「入……入……深一點!」

他的舌頭左右上下的急撥了十幾下,弄得她下邊流出來的汁都變成白泡。

她流的汁多了,牝戶的氣味越來越濃烈。

「啊……」任中行行的口角及舌尖亦滿是泡。

「香……香……」他十分欣賞她亢奮時的氣味,整塊臉都貼著她方寸之地,她那些陰毛在他的額頭上掃來掃去︰「唔……哎……哎……啊……」

她兩條大腿緊夾著他的頭。

雄赳赳的武夫,伏在小女人胯下不斷的吮,樣子有點滑稽!

她是青樓妓女,給男人舐盤子是很少有的。起初,她是扮享受,但當他的舌尖不斷伸入她肉洞內撩撥時,她發出的大聲呻吟就是來真的了!

沒有人舐盤子舐得像任中行那麼徹底。

他除了輕咬著她的陰核吸吮外,又咬她的陰唇皮,他用的力很輕,所以她不斷泌出液汁。

「哎……哎……夠了,上來吧!」雯雯想扯起他︰「我要……」

她覺得不斷流水的小口,十分空虛,需要用灼熱的肉棒來搗塞︰「我要你來呀……」

任中行仰起頭來,露出滿口角都是白泡的黃牙︰「好姐兒,我……我下邊就不行!」

「我不信!」雯雯發嬌嗔︰「人家給你搞得半死不活,你……你還折磨人!」

任中行爬高身子,用下體壓著她的小腹︰「你看,我……我還未勃起呢?」

雯雯用手一摸,他褲襠內纍纍之物,果然是半軟半硬的!

「脫下褲子給我看看。」她還未話完,就已經伸手解他的褲帶!

任中行用手背抹了抹口唇的白泡︰「我自己來!」

他半跪在她身旁,解開褲子,他那根肉棍子露了出來,雖是有五寸長,但卻是垂下的!

「你……你這傢伙永遠不能變長?」雯雯打量了他的陽具一眼,跟著就用手指按了按他的龜頭!

「硬與不硬,長度不變,童叟無欺嘛!」任中行苦笑。

「真是死拈一條!」雯雯又用手指撩了撩他的龜頭︰「你要幫我救火!」

任中行又伏了下去︰「我就有這張三寸不無之舌!」

他扒開雯雯的大腿,又伸長舌頭去舐……

「哎……哎……好……好美妙……入……入深點……」雯雯呻吟起來,她索性用手一扯,扯去自己的胸兜,兩個渾圓堅實的乳房露了出來,她已經動情脹起,變得結實,兩粒奶頭凸硬像紅棗一般。

「你……你快點……快……入……入……呵……啊……」她不斷的哼叫,聲音傳出屋外,聽到令人蝕骨鉤魂!

好在這是妓院,叫床聲響亦無人駐足去聽,反正真真假假,妓女龜奴早已見怪不怪了。

在另一間房內,許平和杏花坐著對飲了幾杯!

杏花的妝化的有點濃,不過,她勝在白!

許平望著她,那話兒不覺有點硬︰「杏花,你最近才來?」

「是……」她嬌羞的點了點頭︰「我……我是賣身替父還債……」

「真是乖女!」許平走過去,一把摟住她!

他和任中行剛好相反,他是性急,那話兒很容易起頭。

他一手就探向杏花的胸脯︰「來,我要來個十八摸。「一摸摸到你心口,讓你有氣也不會透」……」

杏花似乎很抗拒,她身子有點發抖,慌忙一甩就推開他的手︰「官人……多喝一會才說!」

許平的手隔著衣服摸在她的奶子上,而手指的觸覺告訴他︰杏花是平胸的,她的乳房不會很大!

明朝之世,社會風氣喜歡床上媚姣的女子,對於她是否豪乳,男人似乎不甚重視,當時的士大夫們,有的還認為女人大乳必賤!

許平急色,摸完胸又垂手想摸杏花的牝戶!

她慌忙夾住雙腿︰「官人……我是剛賣身到怡香苑……你讓我多喝點酒……壯壯膽才……」她面頰一紅,下面的話再也說不下去!

「好!好!」許平哈哈笑︰「醉雞更好吃,更有風味!」

杏花垂下頭來。

「哎……哎呀點……」這時,隔壁傳來雯雯大聲的呻吟聲!

她給任中行舐至不住狂號,許平聽得津津有味︰「杏花,等一會,我要你叫得更大聲!」

他斟滿了一大杯酒,又推到杏花的面紅紅,眼珠轉來轉去,她似乎在猜度一件事似的!

(二)

「哎……哎……我死啦……呀……呀……」隔壁雯雯又在高叫。

就在這時,杏花的房內,突然窗門被推開,跟著,房內的紅燭被吹熄。

許平是保鏢,對於這些突變事件,反應本來應該很快,但,似乎從窗外飛入的人比他更快,他手中是有長劍的「波!」的一聲就插入他胸膛。

跟著,杏花似乎亦捱了劍︰「哎唷!」她慘叫。

這電光光石一剎那的事,妓院外的大都不發覺,雯雯叫的床,叫得震天響,可能亦是令人不察覺,杏花的房中發生了血案!

許平中的一劍,直刺中他心房,他的血如泉的噴出,哼也哼不出便斃命!而杏花亦中了一劍暈倒。

任中行想也想不到,就在他隔壁的拍擋,會給人暗算身亡的,他還在扒開雯雯兩扇陰唇皮,使勁的往內面撩撥……

「呀……呀,」他突然聽到,隔壁杏花發出慘淒的叫聲……

「我的拍擋搗到杏花多淒厲!」他露出黃牙淫笑︰「我……我就來可以上馬,到時……你一定會叫得更大聲!」

雯雯倒是心頭一震,她是妓女,懂得分辨那種叫床聲是真真是假,她說道︰「杏花出事了!」

「什麼?」任中行有點不信!

「救命……殺人啦!」杏花又哀叫。

這時,妓院上下都聽見了,在樓下的常勝和梁猛,展開輕功,一掠就跳上二樓。

常勝跟著踢開杏花的房間!只見兩個血人躺在地上,一個還會掙扎,活的是杏花!

「出了什麼事?」常勝扶起杏花,她肩膊中了一劍!

「有人……從窗外跳入,殺人……」杏花又像暈了過去!

任中行衣衫不整的跑過來︰「啊,誰殺了許平?」

他嚇得清醒過來。

母和妓院的龜奴亦趕了上來,房內紅燭再次點亮。

在許平的屍身旁,留有一封信。

信封上寫著︰「常屠大勝」。信是寫給常勝的!

他執起信,先在鼻前揚了揚,他這樣做法,是怕人在信紙上落毒,所以先聞一聞有沒有毒藥的氣味!

信上只有鮮血的氣味,血洩紅了信封一角!

常勝張開信紙……

「屠雁蕩山寨,殺二八口猶幸未滿門,孤子來報仇」。

「啊,是雁蕩那幫人的後代?」常勝手顫顫的將信遞予梁猛,這時,街坊、地保都來了,衙門的捕快和縣令亦趕來。

他們得知是仇殺,只好通緝兇徒!

看過兇徒的樣子的,只有杏花︰「我想將她帶回鏢局保護,並追查兇徒模樣!」常勝花了點銀兩,買通了縣官。

杏花所傷的香肩,敷上了金槍藥。

「常老大,究竟雁蕩寨是怎麼回事?」縣官問。

「那年,我們運貢品當歸去關東,遇到剪徑強盜,許平和梁猛殺退了賊人,一直追到他們的寨子去,不論男女老幼都給殺了!」

常勝歎了口氣︰「我忙於押後整理貨品,知道時已經遲了,我點算過,這次殺人應該是一個活的也沒有的!」

「這幫賊,也不是什麼大盜,只是黃河水災,兩戶災民據山做山大王,做做無本生意,他們只憑蠻力,武功平常得很!」

常勝見杏花驚嚇過度呆了,決意帶她回鏢局,他的女兒常惜惜,見到父親帶一受傷女孩回來,十分奇怪︰「怎麼了?」

常勝只歎了一句︰「出事了,許叔叔死了!」

「你今晚和杏花同床,好好的保護她!」

常惜惜習武五年,身手亦算靈活。

出了這麼多事,常勝再上床時,已過三更!

他睡不著,因為做鏢師的,得罪人太多,想不到敵人會在什麼時候報復,更要命的是,敵人殺了許平,還可以輕易逃走。

「我應該退出江湖了……」常勝歎了句。

杏花就睡在常惜惜旁邊,她的手臂,就碰到惜惜的胸脯多次!

常惜惜的乳房是高聳的,肉質甚有彈性。

杏花的大膽揩著惜惜的屁股,她的屁股渾圓有肉,亦是甚有彈性!

惜惜身上發出的熱氣,像團火一樣。

杏花不知是因為床小還是不慣,身子有幾次碰到惜惜的身體上。

「大家都是女人,算了吧!」惜惜是情竇初開,她倒十分希望有男人抱她、摸她,但……

「我好怕……我睡不著……」杏花突然飲泣起來,她將頭伏落惜惜心口上!

杏花的面頰,恰好貼著惜惜乳溝的位置,她的口唇,恰巧碰著惜惜的奶頭!

「不要怕!」惜惜摸了摸杏花的香發,她有異樣的感覺。

女人和女人都會擦出火花?

兩人只穿薄薄的褻衣,口鼻嘖出來的氣息,亦可令人衝動。

杏花故意用鼻尖及口唇,去揩惜惜的奶頭。

「哎……呀……」惜惜輕叫了起來,她抵受不住了,要推開杏花︰「你睡吧,我坐在床畔給你守衛!」

「不!」杏花突然摟著她的腰肢︰「你這麼美,我第一眼見你就愛上你了!」

惜惜心中一熱。

女孩子都是喜歡給人讚漂亮的。

杏花接觸著的腰肢十分纖幼、柔軟。

十八無醜女,何況惜惜練過武,這令她身上應凸的地方凸,應凹的地方凹。

杏花的大腿一伸,就插入惜惜兩條腿的中間,她的大腿剛好壓在惜惜的陰戶上!

惜惜的陰戶是灼熱的!她那裡還是處女地,所以兩扇皮十分熱,那口肉賁得高高。

「你……」惜惜有點不好意思︰「我不睡了!」

因為杏花不期然的,就用大腿去摩擦她那塊灼熱的陰戶!

「我沒有摟著人,不會睡得著!」杏花的大腿又揩了她幾下。

「你剛受完傷,還有這種興致?」

「我……我只是怕……這時,我希望有人愛護我……」杏花像受傷的羔羊︰「我對男人沒信心,我希望有妹子這麼英武的女人保護我!」

她的頭又伏落惜惜的胸脯上擦!

「不……不……」惜惜覺得很肉淋,她想避開,雖然是兩個女人,但乳房被人用臉頰貼著來擦,始終十分難受!

「我不是你那類型的愛人,我……我不要跟你玩這一套!」惜惜始終較理智。

「妹子,你恨我是不是?」杏花似乎想哭了,她眼睛紅紅的想淌淚。

惜惜有點不忍!但,就在這時,惜惜突然感到麻穴和啞穴被點中!

惜惜不能動彈了,她驚訝的張大眼睛。

杏花嘴角泛出一絲邪笑,她用力一扯,扯開惜惜的上衣,跟著解下她的胸罩。

「啊……」惜惜在喉嚨發出哼叫聲。

「好大的奶子!」杏花兩眼發光,盯著惜惜兩隻混圓的大乳房。

她兩隻堅實的奶子,雖然向左右的垂著一邊,但杏花的手,是滿握不住一隻的!

惜惜的奶子,乳暈很細,奶頭雖然凸起,但很小,就像兩粒黃豆似的。

杏花斜斜的壓著惜惜,張開口就去含著她的顆小奶頭!

她伸出舌尖來,舐著她的乳暈,不停的舐,跟著,又含著惜惜的奶頭吸吮。

「啊……啊……」惜惜兩眼翻白,起初,她覺得肉麻,但很快就感到剌激。

不過,她的穴道一時間未衝開,她不能呻吟哼叫!

但,她的子宮被杏花吮奶吮了十多啖之後,開始收縮……

她子宮一收縮,陰道壁就分泌出汁來。

惜惜練過武,但健康的她,流出愛液亦比較多!

杏花一手搓玩著惜惜一隻奶子,嘴就吸吮著她另一邊的奶頭,她鼻孔噴出來的氣息亦越來越急!

「你……你……變態的……」惜惜心裡大罵︰「哎……哎……我……我衝開了穴道……一定……殺了你!」

不過,她被吸吮停渾身發軟乏力,根本運不起氣來衝開兩穴道。

就在這時,杏花的手已垂下,摸在惜惜賁起的牝戶上。

「呀……」惜惜差點暈了過去!

《淫女報》(三)

杏花的手雖然隔著褻褲去摸她,但她手指撩正在她的肉縫上,她流出來的淫水,已經弄濕了褻褲的褲襠。

惜惜覺得很羞,她連多水這生理秘密,也給杏花發現了!

「哈……我吮幾下,你已經水長流……」杏花促狹的又含著惜惜的奶頭多吮上兩啖,跟著,杏花的手就去解她的褻褲!

惜惜瞪大眼,身子有點抖顫,從未呈現在陌生人眼前的秘處,現在卻要來個大公開了!

「我……我一定殺了你!」惜惜一急,眼角亦泛出淚光來!

但杏花沒有理會,她用力一扯,惜惜的褻褲給拉到小腿上!

惜惜的牝戶露了出來!

那桃紅色,賁起高高的,陰唇兩旁陰毛稀疏的牝戶,裸在杏花眼前。

惜惜淚眼模糊,而杏花已不再吮她的奶子,她的手一按,就按落她的牝戶上!

「喔……啊……」惜惜喉底又哼叫出來。

「嘩,好熱好暖的陰戶……」杏花像是讚美,又像是妒忌似的,她的手不斷按著那熱熱暖暖的牝戶,推來推去。

杏花一邊摸,身子一邊往下滑,房內雖然黑,但月光射進窗來,杏花還是可以清楚的看著惜惜的陰戶。

「果然是處女,兩塊陰唇皮還未翻開呢!」杏花用手扒開惜惜的大腿。

「呀……你……你這賤女人……」惜惜心裡大罵!

但杏花並沒有停手,她用手指撥開她陰唇頂端的肉,那裡凸出一粒小肉芽!

這粒肉芽平日是有「皮」裹住的,惜惜亦很少翻開這層皮,但,此刻,杏花卻翻開了她的陰唇皮,並且用手指輕輕的按在這粒小肉芽上︰「你的陰核不小呀,將來一定是尤物!」

惜惜只感到一陣酸軟,她差點昏了,那種感覺是甜暢的,杏花的手指按住她的陰核輕輕的搓摸,令惜惜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杏花的手指還搓來搓去,又繞著那凸起的小陰核四周打圈。

她用的力是那麼輕柔,不過,惜惜已經死去活來。

「呀……呀……啊……」惜惜心裡不斷呻吟,她的陰道口又湧出熱汁來!

更要命的事發生了,杏花突然俯下頭來,張開嘴就輕咬著惜惜的小陰核。

杏花還伸長舌頭,去舐那粒陰核。

惜惜血往頭一湧,暈了,她是樂極不支昏倒!

杏花不知道惜惜已經昏了,她還伸長舌頭去舐那條肉縫。

惜惜流了不少汁出來,牝戶兩側及大腿已濕了大片,那些汁自然有味,那是處女的體味。

「我……我忍不住了!」杏花又舐了兩口,她突然跪了起來,她解開自己的裙子,扯下了胸罩。

杏花是平胸的,故胸前的肌肉很結實。

她的陰部是用布圍住的,就像婦女月經來時,纏上月經布一樣!

她的私處是賁起的,賁得很高!

杏花月經來了?

不!

她將裹著陰部的布一層層的除開……

那塊布給扔到一旁!

杏花的陰部露出來了……她……她原來不是女人!

「她」下體是有陽具的,那話兒已經勃起,杏花原來是男扮女裝!

他的陽具短而粗,龜頭卻很大。

她竟然是男扮女裝混入妓院?母亦給她騙過?

「好乖乖……」杏花扒開惜惜兩條腿,她的牝戶張得更大。而他就握著陽具,朝著她的牝戶一挺!

惜惜的牝戶流了這麼多汁,已經萬分濕滑,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直插到底。

「哎唷……」惜惜已痛醒過來!

她雖然並不太痛,只是有一點灼熱感,但處女膜給戳破時,女孩子的感受始終很強烈!

惜惜的穴道,亦因為這陣痛楚而衝開了!

但杏花的嘴,已經很快的就封著她的朱唇,跟著腰肢運力!

「哎……哎……哎……」惜惜只能哼叫,她兩眼翻白。

杏花連連抽送了幾百下,這令得惜惜魂搖魄蕩,她想叫亦叫不出。

杏花又連連的用陽具去搗她的子宮頸,他的大龜頭在她的陰道壁內頂了幾下,他的陽具一下子就全挺了進去!

「你……你……喔……喔……喔……」惜惜想推開杏花,但她卻不想這樣做,她反而挺起了屁股,想他的肉棍子插得深一點!

但杏花挺了二十多下之後,已經成為強弩之末。

他的身子就就連連打了幾個冷顫。

「我……我……完了……啊……」杏花兩手突然大力的握實惜惜兩隻乳房!

「你……你……」杏花感到他的陽具噴出一陣陣的暖汁,直射入她的子宮。

這陣暖暖的汁,弄得惜惜十分不舒服︰「你,你這畜生,我,我爹一定殺了你!」她哭了出來。

杏花淫笑︰「我不用他殺我……我就要死在你肚皮上!」

他的陽具仍然插在她牝戶內,他射精後,那話兒還未完全軟掉!

他又俯頭吻惜惜的雙乳!惜惜只是哭,她不敢叫,因為一叫的話,鏢局上上下下的人都會跑來,她以後還有臉?

「哎……不……你……」她想掙扎,無奈他含住她的奶頭來吮時,她馬上又混身乏力了。

「你,你究竟是誰?為什麼男扮女,傷害了我?」惜惜嗚咽著問。

「我是雁蕩山寨一個賊的兒子,給你們鏢局的人殺全家,現在來報仇……我的名,叫仇深……我……不知姓什麼。」仇深那話兒終於因為軟掉而滑了出來。

他摸著她的奶子︰「你的肉好滑……我……要將所有的精都射進你肚子去,就像你鏢局的人,十八年前在我們寨內所做的一樣。」

「你……你殺了,叔叔?」惜惜雖然不舒服,但卻又感到好奇!

「不錯,是我在房,讓他神魂顛倒之際,用快劍殺了他。跟著,我自刺一劍」

他臂上的傷口雖然包紮了,但又摸又捋惜惜後,還是滲出血來。

他獰笑︰「高勝的女兒,處女的血。」

他伸手到她牝戶上一摸。

惜惜的處女膜穿了,有血流出,血淌到大腿內側上,他手指一掃,就沾了些血︰「你已經非處女,從今之後無一個男人肯娶你了。」

惜惜哭了出來!

他的手指又按在她的牝戶上摸,他雖年青,但調情的手法十分熟練!

仇深的食指又掀開惜惜的陰唇皮,輕輕地去揉她的陰核。

「喔……噢……」惜惜的每根神經又被推動。

她被仇深弄穿了處女蟆,並沒有多大的痛楚,只是感到一陣陣的灼熱,此刻,他的指頭按在陰戶上,仇深那話兒又勃了起來︰「我又來了!」

「不……求你……」惜惜求饒似的,她兩條修長的玉腿緊並著。

他又扒開她的大腿,一手握著那命根,就朝她濕滑的肉洞一挺。

「呀……」悄惜身體一陣抖顫了。

她的陰核上挺,她開始微微又有了快感,他那陽具又全插入去了,那龜頭在她陰道壁鑽來轉去!

「噢,噢……」仇深的呼吸有點急促,他插了三幾下之後,開始狂亂起來。

他將惜惜那兩條又白又修長的大腿,擱到自己的肩膊上,這樣,她的肉洞就斜斜的昂起,呈四十五度角。

仇深的話兒從這個角度去抽送,每一下都可以直透到底。

這本來是對付淫婦兒的棍法,這時卻應用在一個剛破瓜的處女身上!

「哎……呀……啊……」惜惜被他搗了幾棍,兩眼就馬上翻白!

他的手兜著她的腰肢,連連的抽送了十幾二十下。

「哎……呀……」她不自覺的呻吟起來,她雙手推向他,不希望他插得這麼深。

但,仇深已亢奮到極點,他像蠻牛一樣,狠狠的,急急的就一連挺了幾下。

「呀……呀……」他終於怪叫起來!

再一次,他的龜頭噴出白漿來。

惜惜再一次感到仇深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宮內,她眼淚又流出來。

梅開二度後,仇深亦有點累了︰「你痛的話,可以將我殺了,反正我已射了不少精入你的肚子,說不定你肚子裡現在就有我的孩子呢!」

他爬了下床,將面上的胭脂抹去,又將梳好的髮髻弄散,卸去女裝後,仇深是一個俊美的男孩……

不過,他雖然俊美,但從外表看,始終有一點娘娘腔似的。

惜惜不斷在想,她十八年來,經常想有男孩子摟抱她、摸摸她。但此刻,她變成了少婦,又有說不出的哀愁。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