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歸隱快半年了吧,每天就和盈盈在梅莊彈琴,說實話我覺的好悶。嘿嘿,還好我有丹青生留下的酒,還有不可不戒送我我一本《奇淫寶鑒》,好書啊!這兩個月下來盈盈已經被我調教成一個床上的淫婦了,當然是我一個人的淫婦了。

一日午後,「師兄,師兄」隨著一陣叫喊,兩個人影衝進了我的臥室。「你~~~~~~~~」來的是儀和還有秦娟,兩人顯然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盈盈正赤裸著身體跪在我的跨間,任憑我的肉棒在她的臉上拖動。而她只是專心的添著我的蛋蛋。兩人的臉立時漲的通紅轉身飛也是的逃的出去。暈啊!「咳,我去看看有什麼事」我也十分的尷尬,顧不得還是一柱擎天便找要衣褲穿上。「我去吧,沖郎,你現在去他們還說的出話嗎? 盈盈白了我一眼,說話間找了件衣服披上。向客廳走去。

才去沒多久,就聽見盈盈一聲尖叫。「沖哥,快來,快來。」我顧不得穿戴整齊/ 抓了件長袍就衝了過去。到了大廳一個熟悉的聲影讓我呆在當場。一聲「沖兒 是~~~ 是師娘。我用力揉揉我的眼睛淚水禁不住六了下來」師娘,真的是你嗎? 我雙腿一軟跪了下去。盈盈也是眼眶一紅。向她們打了個眼色,三人帶上房門走了出去。

我和師娘傷感了一陣,便問起詳情,原來當日師娘自盡時手軟了一下。未中要害,後來也只是閉過氣去,盈盈埋的又淺。當日夜裡師娘就爬了出來。但傷心若死,又不想於我們見面,便悄然離開,養好傷後本已想就此隱姓埋名,可思前想後又十分掛念我的近況,便尋上恆山。正好儀清想找我回去主持大局,便叫他們兩個人帶了師娘來到我處。 師娘,以後和我們一起住吧。讓我來照顧你,不要在外面受苦了。「 沖兒,你過的好嗎?你媳婦好嗎?快生個寶寶,師娘幫你帶。」看來師娘已經恢復的平靜,笑盈盈的對我說到。

當夜晚飯。「師兄,掌門師姐讓我們找你回去主持大局。朝廷開始清理江湖門派了。前幾天來了兩個龍虎山的真人,說是要讓我們受朝廷的管制。師姐不同意和他們爭執起來。沒想到那兩人會妖術,現在恆山上下都得了種怪病。他們臨走時說兩月後再不接受朝廷的招安就會滅了我們恆山。師姐沒辦法了,便我們找你回去。我們還得到消息。武當和少林等門派已經接受朝廷的管制/ 方正大師和沖虛道長已經過世。莫大先生逃亡在外。黑木崖被朝廷大軍圍困。」儀和一口氣說完坐了下去。我可坐不住了。『走走走,現在就回去。「

十天後。我坐在通天閣儀清跪在我的身前『師兄,是我不好。還請師兄重掌大權。嚴懲於我。「我向身邊的藍鳳凰看了一眼。好半響說不住話來。原來,他們得的怪病是龍虎山的密技《種魔大法》受術的人體內魔性本重的話將在每日午夜吸食身邊人的血。白日又恢復本性。為此儀清已經殺了別院的八十六個人了。

其中就有司馬大和計無施。現在別院的人已經和本院的弟子交手數十次了。互有傷亡,上山後她便著我到無人的通天閣。我讓盈盈去別院安撫眾人。師娘照顧受傷的弟子。藍鳳凰也跟了上來。

你先下去,到別院和他們和解,盈盈會幫你們調停的,讓我一個人好好想想。

你也不要自責,這不是你的錯。主要是想法解了這個法術。「我安慰著儀清。」

你先去和我師娘照顧著大家「。儀清離開通天閣後。

妹子,你沒有中那個什麼法術吧「聽了我這句關懷的話,一向狠辣的藍鳳凰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一下子撲到了我的懷裡。」大哥,我好怕。我從來沒這麼怕過,你為什麼要回來。我們不是朝廷的對手的。我的毒物對那兩個道士一點用都沒有。還好他們的法術也被我體內的毒術給克住了。「我心下一寬。」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心神一鬆。立時感覺到她胸口的兩處柔軟,心中不由一蕩,這新婚幾月下來,加上練習 奇淫寶鑒 對女人的需求越來越大了。盈盈每天都被我弄的死去活來的。加上這兩天在路上,礙著她們不敢放縱,憋了好久的分身一下子頂上了她的小腹。我老臉一紅便輕輕將藍鳳凰推開。坐了回去。」大哥「藍鳳凰卻也跟著跪了下,一下抱住了我的大腿還帶著淚水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我」妹子,你~ 「」大哥,我早就想做你的女人了,希望你不要嫌棄我。 說話間,一雙玉手解開了我的褲帶,做了一件盈盈天天的功課,將我的肉棒含在了口中。

一陣快感淹沒了我的理智,從藍鳳凰遠不如盈盈的口技中我感覺到這是她的第一次。是她的第一次啊!我心中一陣激動。再看著一教之主那討好的眼神,動人心魄的輕輕喘息。那所來的刺激又是盈盈所無法比擬的。我不再反對,雙手抱住了藍鳳凰的頭。分身慢慢的在她口中抽動起來。用輕輕的呻吟告訴她如何才能讓我更加舒服。藍鳳凰努力的配合著我肉棒的挺動。偶爾一下頂在了她的喉中,她也是輕咳一下,又立即延續著我的快感雙手更是在我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摩著。

我站起身來將藍鳳凰拉入懷中,一隻手探進了她衣襟裡,開始揉捏著她豐滿柔軟的乳房, 好像比盈盈的大點啊! 我心裡這樣想著。雖然還隔著一層內衣,卻已經使得藍鳳凰渾身酸軟無力,「啊……阿……嗯……嗯……。」藍鳳凰嬌媚的喉中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我的手不自覺地加重力道,揉捏著雙乳。接著解開了她的上衣、鬆開腰帶,將她的衣裙褪下,嬌美的身軀已經暴露在我的眼前。白玉般的肌膚、玲瓏有致的身段、胸前嬌艷的兩點鄢紅、滾圓深陷的肚臍、修長結實的雙腿、腿間的萋萋芳草。 鳳凰兒,你真美, 我不由的發出了一聲讚歎 鳳凰兒,我以後叫你鳳凰兒好嗎?嗯, 她的嬌軀不自主的輕輕顫動著,眼神已經充滿情愛。 只要大哥喜歡,叫鳳凰兒什麼都好。 我的手再次抓在的她的乳房上,沒有了衣服的阻隔更是覺的無比的柔軟,手指更是在那已經逐漸漲大的乳頭上逗弄起來。「嗯……大哥不要嫌棄鳳凰兒。不要嫌棄鳳凰兒歲數大,哥……

啊……啊……嗯……嗯……。「 傻話,你是我妹子。以後我你做我的情妹子.我這才知道她害怕我嫌棄她的原因。連忙撫慰著她。我慢慢吻住了兩片微微顫抖的紅唇,藍鳳凰豐潤的紅唇主動啜吸著我,我輕輕佻逗著她的舌尖,將她滑膩柔軟的丁香慢慢引入口中,再含住了啜吸。藍鳳凰乖乖地仰著小臉,溫柔的任由我品嚐。我用舌頭舔過粉頸、胸脯,直到乳峰之上,開始舔著藍鳳凰的乳頭,直舔的她嬌軀一陣顫抖,兩顆粉紅色的乳頭更是愈發堅挺了起來。我的手指頭開始慢慢的伸向那片森林,開始輕輕地在藍鳳凰的的肉花之上撫摸著,引誘出她最動人的呻吟聲。接著將手指插入其中,不停地扣挖撫弄著,此時藍鳳凰的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肩膀,呻吟之聲忽起忽落,其中還夾雜著急促的呼吸聲:」嗯……大哥……哥哥……啊……啊……嗯……嗯…。「

我將她上身抵在牆上,將她雙腿盤住我的腰肢。恣意玩弄著柔嫩敏感的肉花兒,一面伸出舌尖在她的小耳朵裡舔弄挑逗,藍鳳凰輕輕的嬌哼喘氣,兩腿的力氣似乎越來越弱,全身像要癱在我的身上,我手中的牡丹花兒片刻間變的火熱濕潤,微微開合,我用力將她抱起頂在牆上。 鳳凰兒,我要進來了。 說話間,玉莖已花口插了進去。藍鳳凰嬌嫩的蜜壺首次遭到玉莖的侵入,破瓜的痛楚令的她的全身一震。血水濺上了我的小腹。我吻住她的小耳朵,下身緩慢地抽送起來。

藍鳳凰咬牙忍受著那劇烈的痛楚「大哥,我終於做了你的女人了。我不再是苗家的五毒教主,我是漢家令狐大哥的女人,女僕人。(註:苗族女權位高。一妻多夫者眾)我自然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心中更是激盪,玉莖愈發壯大。知道她新瓜初破不敢用力。只有在她的身上慢慢撫摩逗弄。漸漸的,藍鳳凰又用那無雙的聲音開始呻吟起來: 哥哥……哥哥,嗯………我好舒服………好難過嗯………。

只覺的藍鳳凰的體內一片灼熱,柔嫩的蜜肉開始緊緊的纏著玉莖蠕動,我開始大力的抽送起來。嗯………哥哥………我要死了………啊……隨著一聲她的嘶喊,盤在我腰上的雙腿伸的筆直。一股熱流順著我的大腿流了下來。我靠在她耳邊喘息道:「鳳凰兒,你真好!」藍鳳凰蜷成一團縮在我懷裡,低低的哼著,竟似不堪我如此的粗暴的抽送。我於是開始輕輕抽動,細細的體會藍鳳凰體內收縮的變化擺動著玉臀,雙乳顫抖,生起陣陣無法名狀的快感。美目半閉,好像骨浸的搖擺,不停地呻吟:「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唷……啊啊……喲……嗯嗯……啊啊……。」

我輕輕將她放在地上,抬起他的雙腿壓向了我的肩膀。藍鳳凰平滑的小腹則隨她前後扭動,擠壓出一條深深的皺紋。烏長的秀髮則隨她的扭動變得散亂。我用玉莖在她的花口輕點了兩下,突然間全根而沒,開始用起了書上所教的三淺一深。只見玉莖在她的花道中一進一出,時而整根埋入、時而半吐而出。「哎唷…

…啊……哎呀……哎唷……不…………不行……痛啊。「藍鳳凰抬起玉臀,不停地隨著我的抽動呻吟著:」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啊啊……喲……嗯嗯……啊啊……。「

我一面挺動著一面撫摸她的雙乳:「鳳凰兒,舒服嗎?」「啊……大哥……

啊……舒……舒服……你……不啊……不要……啊……啊……鳳……凰兒是哥哥的……女人……好……啊……啊……好……真好……太……太舒服了……。「鳳凰兒迎合著我的動作,扭動著嬌軀,口齒不清的呻吟著。

我一下一下的深深插入,肉棒在花道中進進出出,喘息著道「鳳凰兒,哥哥好嗎?藍鳳凰發出滿足的叫聲:」唔……喔……好……噢……哥哥最好了……我想生生世世做哥哥的小女人。「

我不停的抽送著,藍鳳凰因陣陣的舒爽興奮的雙手緊緊的纏抱住了我,豐盈的肥臀也不停上下扭動迎合著我抽送的動作,口中發出模糊的聲音:「嗯……嗯……啊……。」享受著我帶給她一波接一撥的快感。我聽著她浪蕩的叫聲,於是更加賣力的抽送著,只見肉棒猛進猛出的來回抽送著,兩片淡紅的陰唇隨著抽送翻進翻出,淫水混著點點猩紅也隨著抽送而流了出來,地上被浸濕了一大片。我的喘息聲加上鳳凰兒的呻吟聲融合成一種淫糜的聲響,更激發了我的情慾,藍鳳凰則不停的叫著:「好……舒服啊……我……死了……了……我……不行了……

啊……哥哥……你……你……太厲害……啦……哎喲……好舒服……真的……不……不……行了……。「淫糜叫聲和滿足的臉部表情更刺激得我狠狠抽插著,只見鳳凰兒媚眼如絲、嬌喘不已、香汗淋淋及夢囈般呻吟,盡情享受我給予她的快感。

「喔……喔……死了……我……要……真的要……不行了……了啦……阿…

…大哥……鳳凰兒……又要……要…………出……出……出來了……要尿出來…

…阿……阿……。「藍鳳凰的身子突然繃了起來,一口咬在我肩上,玉莖似乎被上了個火熱的肉箍,柔軟的花蕊緊緊抱住了龜頭吮吸,花道中好像洪水決堤一般,肉棒似乎被一個滾燙的漩渦帶往深處,然後一陣巨浪打來,劇烈的瘙癢從龜頭衝入體內,我精關一鬆,火熱的精液噴入她體內。狂潮般的快感衝擊著我倆. 我細細感覺著,這似乎就是書上說的名器玉壺春水。

藍鳳凰面色蒼白,呼吸欲斷,癱軟的靠在我懷裡。「鳳凰兒,回去我就和盈盈說擇日娶你過門」我撫摩著她無力的嬌軀說道「不,我只想做大哥的女人,一個大哥喜歡的女人。自從大哥成親後,我就開始學做菜,學女紅,學你們漢人女子怎麼服侍相公,學那些丫鬟怎麼伺候自己的主子。就是想有一天能留在哥哥的身邊。我不要名分,大哥日後征戰江湖,我就是大哥手中的一把武器。回到家裡,我就是大哥屋的一件玩物。」我正想反對「大哥。聖姑是我的恩人,我不配。何況現在江湖危險重重。先解決的危機大哥再決定吧。」我見她意已決,也不再反對,兩人收拾了一下便動身回到了主庵。

當夜,我重新接掌了恆山的掌門。和眾人商量了許久做出了決定首先在別院中找出幾人名他們混入軍中打探情報。

「田兄,麻煩你到武當去請出成高道長,將他接到杭州梅莊。」

「黃幫主。請你動用所有人力物力,盡量控制住杭州府的客棧,妓院和飯莊。

錢財方面交祖先生統籌。「

「不戒大師,請你和~~~ 婆婆去找找那兩個道士。以婆婆的輕功定能打探到此妖術的破解之法。」如果不行,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千萬小心。 「儀清,明天你帶領大家分組,化裝下山。到杭州會合」

「盈盈,煩你帶上幾個人去尋訪一下神教在逃的教眾。」

「師娘,請你和我一起回華山求教太師叔。」

「今天大家各自挑選好人手後早點休息。明日一早出發」

回到房中,我將盈盈抱入懷中,躊躇著把下午和藍鳳凰的事告訴了她。「真的?」盈盈笑盈盈的說到「這樣好啊!自從你學了那本色書後每天把我折磨的要死要活的。我早想幫你再找幾個女人,可又怕你不喜歡。何況我們成親那天我就知道她喜歡你。不過有一點,將來不管你找多少女人都好,我可都是她們的姐姐。」

我心中一陣狂喜,一手探入她長裙中,笑道:乖寶寶,相公要好好的獎賞你!

「說著將她的下裳褪到膝部,將她推坐在床沿,蹲下去分開兩片蜜唇,用舌尖開始挑逗嬌艷肉花中露出的小小蚌珠,盈盈壓抑著呻吟輕輕的呢喃,搭在我肩上的雙手開始顫抖起來,花道間轉眼變的泥濘不堪。我展開口舌功夫蓄意討好了片刻,不一會兒,她的下身已變成一片水澤。站起身鬆開褲帶露出玉莖,把她小褲拉到小腿,轉身站到盈盈的身後,盈盈白了我一眼,跪在了床上,雙手撐住身體的重量,雪白的臀部向上挺起對準了我,我雙手扶住盈盈的臀部,將肉棒從後面插入了她的花道之中。 哦…… 才進入盈盈就發出了一聲動情的呻吟。 相公,你的寶貝好像越來越大了。 這段時間的調教令的盈盈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也越來越不堪我的淫弄,我經常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能讓她陷入迷亂。我開始邊抽送邊玩弄著盈盈垂下來的玉乳。這時盈盈的乳房顯得更加的凸出動人, 咦,好像還是盈盈的大啊! 我心中偷偷的想道 找天讓他們兩人一起,好好比較一下。 想到這裡,我更加用力的揉捏起來。盈盈抬起了頭,口中一陣的淫聲浪語:」啊…

…好……好呀……真好……用力……啊……啊……嗯……嗯……太好了……啊…

…啊……。爺,你要了我的小命了。「我的雙手放開盈盈的玉乳,扶住她的纖腰,用力的挺動著,肉棒一下下的深入,在盈盈的花道內帶出一股股的淫水,在我的蓄意討好下,陣陣的快感令盈盈狂亂起來。啊……爺……真好……陣舒服……好……妾身……真是……太……太舒服了……好……太好了……爺,…以後……要……要……經常……疼我……好……好舒服呀……啊……啊……嗯……嗯……。

我的龜頭刮著盈盈花道內的嫩肉,盈盈不停的淫叫著,甜美酣暢的感覺也充滿了我的全身。在我的抽插之下,盈盈一次一次達到潮,玉莖在花道內的不停的摩擦,使的她蜜壺不停收縮,一股股淫水奔湧而出,「啊……啊……啊……唔……唔…

…哎呀……呀……啊……啊……好……太好了……啊……我……我……真是……

好……好死了……啊……啊……快了……啊……啊……啊……。唔……唔……不行了……啊……我……好……舒服……真的……啊……爺。……女兒……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太好了……啊……我……我……好呀……啊……啊……。「盈盈全身繃直,一股熱浪沖濕了我的大腿。

「乖寶寶。今天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啊!」我調侃著。心中卻是舒爽到了家。

盈盈已經無力的趴在了床上,一臉滿足後的愜意。「不是妾身不行,是相公太厲害了,我看藍鳳凰也滿足不了相公的慾望的,我看相公把秦家妹子也收了吧,沒看她一路上看相公的那崇拜的眼神。相信相公也蠻喜歡這個水靈靈的小丫頭吧!

別胡說。 秦師妹還小呢。 話雖如此可也不由的意動。 色鬼,看你的表情我已經知道你想了。 盈盈翹起了小嘴,可眼裡卻滿是愛意和笑意。

我伸手撫上她仍高翹的玉臀,在滿是露水的花瓣上抹了一下。中指便藉著淫水探進了她的菊門。「啊……相公,那裡不要。」盈盈收緊臀肉將我的手指擠了出來。「人家明天還要上路呢!」我嘿嘿一笑,知道盈盈的後庭不堪我玉莖的粗暴便不再堅持。

盈盈慢慢轉過身子,伸手將玉莖握住,略顯蒼白的俏臉媚笑道:「相公,讓盈盈用口服侍相公吧!

「我心中歡喜,將紫紅的龜頭挺到她的嘴旁,盈盈柔順地伸出靈活的小舌清潔著玉莖上殘留的愛液,粉嫩的俏臉上飛起兩朵紅霞。我看的食指大動,將肉棒深深插了進去,盈盈展開被我調教後的口技,舔、含、吹、吸、咂,無所不到,舌尖不時刮過敏感的馬口及龜頭稜。一雙玉手更是在我的肉袋上捏弄著,我不自主的發出了嘶喊。 寶貝娘子……你吸的相公爽死了。再深一點。 盈盈更是賣力。不時將我的肉棒引向她的喉嚨深處,快感一點點的在我的肉棒上爬升。

我開始象臠弄牝戶一樣臠弄著她的小嘴。盈盈肆意的任我臠幹著。在我的一聲低吼後。噴發的精液全部打在了她的深喉。盈盈努力的將其吞入,更蓄意討好似的將仍然堅挺的玉莖頻繁地吞入吐出,靈巧的小舌更是輾轉纏繞,又把兩顆肉丸含入口中輕輕抿吸。我只覺的一時間精神氣爽。拔出玉莖, 盈盈的小嘴比下面厲害多了。 說著把她拉了起來,笑道:「把身子擦乾淨了,我們睡吧。」

次日,我收拾好東西向師娘請安後和眾人告別。盈盈和藍鳳凰說了陣悄悄話後將我的包裹交給了她:「路上好好照顧相公和師娘」藍鳳凰紅著臉點了點頭跟著我和師娘下了山直奔華山而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