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多傳奇前傳黑暗的世界裡只有淒涼和悲傷,一切都似乎離生命很遠很遠。

忽然之間光線變得明亮了,如果你以為這就是結果,那麼你錯了。

入目的是一個極其淫靡的場面,一個男子與一位美麗的婦人耳鬢腮磨,兩人輕輕的喘著氣。

男子看著婦人那兩座山峰不停的起伏著,嘴角露出一絲淫笑道:「嫂子你不用再裝了,你明明需要男人嘛!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早就想和你享魚水之歡了!」說完雙手分別抓住那婦人的玉乳,用力的搓揉著,臉上帶著陰森的笑容,看了讓人心寒。

那婦人嬌喘連連勉強答道:「不行玉弟……哦!……拙夫剛亡,我……我怎麼能對不起他呢!你別這樣!齊兒還在睡覺呢!」那男子不語,此時此刻,一切的話都是多餘,除了增加揉搓的力度外,他不會再說廢話了。

那婦人眼中充滿了慾望與激情,這眼神讓男子更加瘋狂了。

男子看著美婦,淫笑道:「大嫂,我知道你一直潔身自好,自認貞潔無比,現在我就想看看你在我身下能否也一樣聖潔,還是淫蕩,哈哈哈!你這麼美,我真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放在手裡怕掉了。

我會讓你嘗到在我大哥那裡永遠無法得到的快感。」男子忍不住大笑起來。

男子的雙手在婦人身上不停的撫摸著,順著雙峰一路向下。

而眼睛卻含著得意的笑,看著美婦。

在他心中,充滿了得意,他要好好羞辱她,讓她永遠承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男子雙手揉弄著那通紅鼓漲的玉乳,嘴輕輕吻上了婦人的小嘴,輕輕的品嚐著那嬌嫩雙唇的美味。

婦人全身一震,唯有緊閉著牙齒,保留自己最後的一絲嬌羞與尊嚴。

男子品嚐了一會,就欲攻入城堡,見婦人緊閉著雙眼,緊咬著牙齒,眼中露出一絲頑皮的微笑。

他雙手盡情的玩弄著那對天下無數人都不敢褻瀆的玉乳,用力的搓揉著它們,同時右手捻住那紅嫩的乳珠,微微一用力,婦人就忍不住全身一顫,緊咬的雙唇也微微分開。

而那男子卻趁機攻城掠地,靈舌捲住那害羞的丁香小舌,肆意的品嚐。

同時他的雙手也漸漸靠近婦人的隱密之處,男子發現婦人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然而卻轉瞬即逝,心中得意非常。

正當他要繼續深入時忽然感覺到了什麼,他猛然向後一掌。

頓時世界又再次歸於黑暗。

啊!錢多猛地驚醒過來,又是那個可怕的夢,一個糾纏了他9年的夢。

那個男子和婦人到底是誰?他們和自己又是什麼關係呢?外邊的隨侍小廝狗剩聽到了少爺的喊聲,衝了進來。

「少爺您沒事吧!我聽到了您的喊叫聲,要不我去叫醒老爺和夫人吧?」狗剩邊喘著氣邊說道。

「我沒事,只是又做了那個夢而已。

你去睡吧!對了千萬別吵到爹和娘!」錢多答道。

「嗯!少爺您別想這麼多了,明天我帶您去看戲。

聽說最近城裡來了個新戲班,那小娘子的身段妙不可言啊!」狗剩一邊流著口水一邊說。

「行了快去吧!」錢多重新睡了下去,這次他睡得很熟。

臉上露出了安逸的淫笑!!!錢多,臨安城錢員外的養子,今年十五歲。

自六歲來到錢家之後就表現出過人的機智,詩詞歌賦一點就通。

可惜的是他生性放蕩不羈,除了喜歡玩之外就是看看美女了。

「不知細葉誰裁出,春風二月似剪刀。」在那些纏綿潤澤、浮動著花朵暗香的春日裡,錢多少爺從不會花心思去注意窗戶。

那時他的眼眸終日定在俏麗的婦人身上,窗戶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名詞,太空洞太沒意境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錢多少爺也沒弄清自己究竟是天賜鴻福還是活該受罪。

為什麼會在那一天突然對街對面的那扇窗戶感興趣。

在那個傍晚,當春天強忍疼痛擠著自己乾癟的乳房,向人間播撒霧般的細雨時,狗剩忽然發現錢少爺的目光已經越過低垂的雨簾,令人震驚地棲息在一扇精緻的窗戶上。

窗戶的式樣非常古樸,略為吸引人的是它大而高,做得精巧,漆著深紅色,向外人顯示著端莊,嬌小的梅花格輕盈得彷彿不堪一束日光的撞擊。

窗戶的閂子大概沒有閂好,微風一縷就開了半扇,吱吱呀呀的聲音即便在風聲雨聲鬧聲中,仍能讓人一聽驚心。

錢少爺理所當然地停住了腳。

他站在屋內向前望去,似乎想變成一道光進去一看究竟。

狗剩看見幾個賣茶花的女子撐著各色紙傘從下面盈盈走過,其中有一位的衣服自腰以下全被雨淋透了,露出圓翹的屁股和修長的大腿。

狗剩捅了捅發呆的錢少爺,示意他用目光去探詢那濕漉漉的妙處,誰知錢少爺根本不以為然,輕輕笑了笑又開始打量對面的窗戶。

錢少爺的舉動讓狗剩萬分驚訝,如果是換成以前,錢少爺一定會興致勃勃地衝到窗戶前去一看究竟。

甚至可能會用手撥開雨簾,以期讓自己看得更清楚。

也許幾滴水珠將被錢少爺迫切的心情所擊碎,痛苦地選擇分離。

但是現在這一切卻讓狗剩摸不著頭腦。

從此以後錢多少爺就像著了魔一樣呆在窗前看著對面的窗戶,他究竟在期待什麼呢?不知道過了幾天那扇窗戶像受痛的河蚌倏然而開。

錢多少爺清楚地知道他又能看見那個記號了。

似乎老天也在幫忙,陽光照在窗戶上,一切都是那麼清澈。

一雙手緩緩從裡面伸了出來,那是雙女人的手,白皙、嬌嫩,卻又出奇的修長與纖細,當她將手漫不經心地擱在窗台上時,手背上卻出現了一個火印記號。

那手輕輕地移動著,那麼隨意而自然。

忽然它似乎察覺到了錢少爺熱烈而欣喜的眼神,悄然而逝。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錢多依然非常興奮。

這緣於他對自己身世的渴求。

不錯,錢多不是錢員外的親身兒子。

錢員外行善半生卻膝下無子,錢多是員外在外經商時在一處懸崖下救回的孩子。

那年錢多六歲,衣服已經被樹枝刮碎,想來正是那樹枝救了他的小命。

但是由於腦部受到強烈撞擊錢多失去了以前的記憶。

錢員外相信緣分將他帶回家撫養成人,員外夫人更是將他視若己出。

但是錢多知道自己並不是他們親生的,他一直在追尋自己的生身父母。

而他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從小佩帶的火印玉珮。

如今終於找到了關於自己身世的線索他又豈肯放棄呢。

在扭轉他命運的那個夜晚,對於冷冷掛在天上的月兒,錢多卻有著幾分憐憫和同情。

他孤單地站在自家那株高大的樹下,透過茂盛的枝葉去看月亮,覺得月亮好像自己一樣孤單。

清冷得他都想把家中新買的玉盤子扔到天上去給它做伴。

這樣一個月夜在所有人的記憶中都已漸漸遙遠而模糊,唯獨清晰地長存於錢多的腦海中。

那個夜晚的月兒亮得讓人可以看見月宮上的玉樹,橫臥的一片白雲使月兒的形狀看上去彷彿一個美麗的乳房。

錢少爺背著家人和狗剩偷偷地溜出了家門,他踽踽地走著,月亮在天上亦步亦趨地跟隨著他,他感覺到月光從髮梢上往下滴,他的心被這如水似霧又閃爍不定的月輝逗弄地瘙癢難耐,那扇窗戶發出的神秘召喚,讓他產生出強烈的衝動:爬進去!一定要進去!錢多強烈的信念宛若一朵濃密的烏雲,遮住了越發皎潔的月光,只見他伸手在懷裡摸索了一陣,掏出一隻武林人物才用的鐵抓。

鐵抓倒是上了年紀,漆黑得沒有一絲反光。

錢少爺捏住繩子,將鐵抓舞了幾圈,那蕩起的呼呼聲在靜夜中顯得霸氣十足。

舞著舞著,鐵抓像只蝙蝠似的飛落到窗台,奇怪的是竟然悄無聲息。

錢少爺回首四顧,發現除了夜風和月光在街上逛游以外,闃無人跡。

錢少爺欣然一笑,塞滿渴望的心驀地翻騰起來,他沿繩而上時覺得自己就快抓住自己長久以來的夢想了。

想歸想,他的手上卻不松勁,沒多久,他的手掌就觸到了窗沿。

一股難以名狀的衝動攫住了他。

他終於觸摸到了那扇窗。

那一刻,他幾乎狂喜得暈厥過去。

那扇窗戶無聲無息地開了,裡邊黑糊糊的,靜寂得可怕。

但錢多現在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此時希望自己是真正的武林高手能夠一躍而上,去問裡面的主人幾句他一直想問的話。

這時他看見了那雙熟悉的手!毋庸置疑,那雙手很美,精緻得讓人感覺是件藝術品,不像是食人間煙火的人能夠擁有的。

在暗淡的月光下,錢多清晰地看見那雙手漸漸伸向自己緊握著的繩子,那尖尖的指甲沁出濃郁的玫瑰花香味。

那雙手只是輕易的一揮,錢多就連繩帶人一起被拉進了房間。

這裡就是那扇窗戶後面的世界嗎?裡面顯得很整齊,沒有多餘的裝飾,十分素雅淡然。

錢多看著擺設就知道主人是一個愛靜的人。

「你是誰?為什麼三更半夜到這裡來。

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讓我滿意,我就殺了你。」錢多這才發現了黑暗中的那位主人。

只見她一身白衣如雪,顯露出淡淡的飄逸。

那絕美的臉龐,美得讓人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來比喻。

冷酷的臉上,帶著幾分聖潔的氣質,讓人有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

那明亮的雙眼,閃著動人的神采,引人欲醉。

深深吸引著錢多以至於他都沒有回答之前的問話。

主人的臉越發冷了下來,迅即一隻玉手已經放在錢多的心口,不用問片刻之後風流的錢少爺就是一個死人。

忽然間美麗的手停了下來,她似乎看見了什麼。

女主人猛地拉下了錢多的玉珮道:「快說!這玉珮你是從哪裡偷來的?」錢多這才急了,忙說:「這玉珮是我從小帶在身上的,快還給我。」說完走上去便欲拿回玉珮。

卻發覺抓了個空。

白衣女子不知何時已閃到了他的身後。

藉著月光仔細端詳起錢多的容貌。

時間似乎靜止了,不知過了多久,白衣女子將玉珮交還給了錢多說:「你很像你爹!」錢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認識我爹?他現在在哪裡?他為什麼不要我?」「他已經死了!」白衣姑娘殘酷的留下了一句話,而後向屋內走去。

錢多搶上一步問道:「是誰?是誰殺了我爹?為什麼要殺他。」說完已經泣不成聲。

「你知道了又能幹什麼,等你當上文武狀元以後。

我才會考慮把你的身世告訴你。

你從明天開始晚上到鎮外的七星亭等我。

我教你文武之道,還不快叫我師傅。」白衣女子歎了口氣說道。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這或許是錢多一輩子決定最快的事情。

不等白衣女子說完,錢多已經在地上三跪九叩起來。

「好,我的名字叫楊若,江湖人都叫我魔女。

你怕不怕?」語氣仍然冷漠。

「沒有啊!我覺得師傅是錢多見過的最漂亮的姐姐哦!」錢多十分認真的說。

「瞧你嘴甜的,好了快回去吧。

明天記得到七星亭來。」白衣女子的語氣第一次熱情了起來,嘴角也微微勾起了一個弧度。

四季在回憶裡柳絮一般輕緩地飄過,錢多跟隨楊若學習已經有五年,在這期間楊若教他琴棋書畫,打坐吐納,卻不曾教過他任何招式。

雖然錢多頗為不解,但是仍然十分尊重楊若。

這一年錢多二十歲了,不管是奉父命還是奉師命都將上京趕考。

這一晚楊若的臉依舊蒼白,不住的咳嗽。

錢多扶著楊若坐下後說:「師傅您的傷這麼長時間還沒好,我這一走,您可要好好照顧自己啊!」楊若輕柔說道:「多兒,你不用替我擔心。

反而你自己要時時留心!江湖險惡,不可大意!你此去一定要勇奪魁首!我等你回來!」說完幫錢多整理了下衣冠,嫣然一笑。

看著師傅那絕美的容顏,亮麗的長髮披在肩上,白皙的肌膚賽雪凝霜,修長的身材在薄薄的白衫下曲線玲瓏,錢多的呼吸變得粗重,身體的一部分已經悄然有了變化。

錢多馬上轉身掩蓋並揮手向楊若道:「師傅,弟子告辭了!」說完急跑回家,留下楊若一個人在月下闌珊處靜靜佇立。

回到家中錢多始終不能入睡,眼前總是師傅燦爛的笑容。

不知不覺他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

迷夢中楊若赤身露體的來到了錢多的身邊。

嚶嚀一聲便倒在錢多的懷裡,多年的慾念讓錢多忘記了師徒之情,他貪婪地把頭埋在楊若的脖頸裡,吻著她的香肌。

楊若的玉手也伸到錢多的胯間,輕柔撫弄著錢多半硬的肉棒。

等到錢多的肉棒緊貼著小腹挺立時,楊若輕吟道:「多兒……要我吧……我想要你……」錢多如聞天籟翻身把楊若壓在身下,慢慢的分開楊若的腿,用手托著肉棒直根捅了進去,不想竟然偏了,還刮得肉棒隱隱生痛。

楊若不禁嬌笑連連,錢多尷尬之餘只得請求楊若幫忙。

楊若輕輕敲了下他的頭後便輕握著肉棒引導到自己的小穴,並示意錢多插進去。

到了這個地步傻瓜也知道怎麼做了。

錢多屁股一沉,將肉棒插了進去,裡面又濕又熱又滑又緊,簡直是男人至高的享受。

錢多壓著楊若的陰部,用手撐著床,猛烈的發洩著心中的慾望。

肉棒快速的進出濕潤的粉紅嫩穴,楊若的雙腿輕輕地搭在錢多的大腿上,微微彎曲,光滑的肌膚燃燒著錢多的慾火,兩隻晶瑩的腳尖繃得筆直,隨著錢多的衝擊而晃動著。

「哦……哦……哦……多兒,你慢一點,別累著……啊……」楊若就像海綿一樣吸收著錢多的慾火,美目緊閉,雙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下身向前挺動令錢多每一次都能插到花心。

「舒服嗎……師傅……我從第一次看見你就……喜歡你…」錢多趴下,健壯的胸膛壓在楊若豐挺的乳房上,把楊若胸前的兩團美肉壓扁,這樣全身壓著楊若,屁股快速晃動。

「好,多兒,師傅好舒服……我也喜歡……喜歡多兒的大棒……我……對……繼續……」楊若如今也是一反常態,真正變成了一個魔女,淫詞浪語不斷湧出。

「您說什麼?」錢多勉強停下動作,楊若的陰道太緊了,肉棒的酥癢感覺讓錢多的屁股不由自主地蠕動。

「呼……呼……我說……讓你使勁兒,我喜歡你這樣。」楊若氣喘吁吁,皮膚呈現出艷麗的粉紅色,像剛從水裡出來一樣癱在錢多身下,渾身濕漉漉的,臉上春情蕩漾,眼眸裡閃爍著一種陌生的火焰。

「師傅你喜歡這樣嗎?」錢多認真的問道。

「嗯,我一直就喜歡你,我……」楊若臉紅紅得如含羞的嬌娘子。

「我想叫你若兒」錢多試探著說道。

「嗯!若兒永遠都是你的人……」楊若的回答十分堅決。

讓錢多心花怒放。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把楊若的雙腿抄起扛在肩上,瘋狂舔著楊若的玉腿,雙手用力揉捏著楊若的豐乳,攥著楊若的乳頭連吸帶舔,下身則用最大的力氣往楊若體內猛插,恨不能把睪丸也一起塞進去。

而他身下的楊若則快活的呻吟著,聲音一聲比一聲高亢,最後簡直是到達了癲狂的地步。

錢多明顯感到楊若的美穴收縮的程度遠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劇烈,簡直像是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把肉棒往裡面吸。

快感的電流順著脊背在全身迴旋,往睪丸裡彙集。

漸漸地,楊若的聲音含糊了起來,聽不清了,變成了一種鳴鳴咽咽地吟唱,但不成曲調,是一陣深長的哼唱,隨著肉體拍擊聲越來越急,楊若的哼鳴聲愈加興奮,彷彿縴夫苦力使出全身氣力與湍急的河水鬥爭,全身的肌肉都在對抗著外力的重壓下顫慄!錢多則使出全力反覆抽插著楊若的下體,濕淋淋的大肉棒快速進出兩片粉紅色的肥肉唇,帶的裡面的粉紅嫩肉不斷外翻,白花花的粘沫體液隨著錢多的抽插,順著兩人結合部的縫隙中滲出,在錢多陰囊的反覆拍擊下塗滿了整個腹股溝。

「啊……啊……不行了……來了……啊啊啊啊……」楊若的聲音瞬間高揚,像要把全身的力氣隨著這一聲全都呼喊出來。

然後楊若的身子瞬間僵硬,使勁向後弓著,眼睛緊閉,大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指甲摳進了錢多胳膊的肉裡,雙腿幾乎要把錢多的腰夾斷,開始一下一下得抽搐。

她的小穴有節奏的收縮蠕動,每哆嗦一下就有一股愛液澆出來澆到錢多的龜頭上。

同時,錢多像一頭蠻牛發狂一樣猛烈地抽插著,膨脹的龜頭上的酥癢感越來越強烈,錢多的肛門肌肉已經收縮成一團,睪丸酸漲,不行了!就要來了!隨著那憋脹到極點的感覺,錢多抱緊了楊若,最後一下死命頂進了楊若肉體的最深處。

最後的激情終於砰發了,錢多的肉棒在楊若的美穴內劇烈的跳動著,隨著陰囊的收縮,一股股滾燙的精液被擠壓出來,瘋狂噴射出去,狠狠打在楊若的子宮頸口。

楊若瘋狂的痙攣著,指甲扣進了錢多的肉裡。

錢多則死命抱著楊若的腰,隨著射精的節奏不由自主得哆嗦著,聳動著。

這時一聲熟悉的叫聲響了起來:「少爺該起床了!我們要趕早的!少爺!」原來是個夢,竟然這麼真實。

我怎麼能這樣,那是我師傅啊!摸著褲子上還微熱的精液,錢多陷入了沉思。

匆忙用過早繕後錢多帶著狗剩踏上了趕往京城之路,帶著無數的希望和疑問,我們的主人公正式走向了江湖。

等待他的是什麼呢?請看正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