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好玉兔,你裹得我好舒服……好爽……」吳剛身子緊緊壓著玉兔,胯下猛烈挺擺著,陣陣淫液自兩人交合之處潺潺流出……「喔,快……我還要……摸我,好……摸我,我的乳……好漲……快……」玉兔迷茫哼叫著,強烈的快感刺激得她茫茫不知所在,雙手雙腿無力地被吳剛擺弄著。

「乖兔兒,你今天怎麼……這麼敏感?你好淫蕩,愛死你了……」吳剛感受著玉兔異樣的春情,奮力撻伐著她。

「你喜歡嗎……喔……用力……用力撞……我……我今天好歡喜……喔……你,你真的好棒……搞得人家……舒服死了……」玉兔迷離地回應吳剛的問題。

異常敏感的身體早已被吳剛帶領著攀登上了數次高峰……終於,隨著玉兔最後一聲尖聲高喊,兩人之間的性戲,落幕了……「兔兒,那藥,你放進去了沒?」歡愉之後,吳剛懷中摟著玉兔,望著不遠處的廣寒宮。

「嗯,放了……待會你與嫦娥飲酒之時,便可親近她……」玉兔精通藥理,善於搗藥製藥,剛才吳剛所說的,是玉兔近日用這年八月十六從月桂樹掉落的月桂葉調製而成的一種催情迷藥。

而在吳剛的蠱惑下,玉兔更是將這藥,下到嫦娥日常所用的酒樽當中……************月宮中,嫦娥坐首座,吳剛坐左一位置,兩人觥籌交錯品飲著仙釀桂花酒,談各界奇聞,吐心中所思。

恍惚中,酒入三巡卻不知杯中乾坤的嫦娥忽覺一陣無力之感,那滿懷的春意蕩漾到全身,她一個把持不住竟身軀一軟,倒在了案台之上,而吳剛,嘴角掛上了一絲邪笑……嫦娥生得豐腴,千百年來的苦寒生活並沒有讓她消瘦,反倒是多了一份極冷孤傲。

走近嫦娥,醉倒後的嫦娥多顯得一絲嫵媚多嬌,那俏靨上,蒙著一片緋紅,櫻嘴輕輕吐息著——直看得吳剛神情蕩漾。

吳剛也不浪費時間,一把將她抱起坐在自己的腿根上,讓她面對著趴在自己胸膛上。

吳剛手中提著酒壺,單手在這絕世佳人的嬌體上摸索著,嫦娥身姿卓韻,身前身後豐乳豪臀,吳剛胯下之物,早已被這誘人的嬌軀所誘惑掙扎,早早脫困,頂在她的下腹……玉兔所制之藥,奇特之處在於可令服敷之人渾體酥軟無力,情慾勃發但而又不損神智,對人對仙,皆是奇效無比。

此刻伏身在吳剛身上的嫦娥,只覺得身體瘙癢異常,被吳剛大手輕撫過的肌膚,更是敏感地浮起了片片紅暈,直羞得她面靨酡紅,口中無力喃語:「別……別摸……你……你這……浪……浪蕩子……快……快離開我身……喔……」吳剛嘴中呵呵,樂道:「美人兒,『離開我身』?好……你坐在我身上,要離開,你自己起身吧……」吳剛調笑著渾身酥軟無力的嫦娥,口中含了些酒,單手勾起嫦娥的下巴,舌唇一頂,輕易便將酒水渡入嫦娥口中,強迫她吞下……「這酒,醇香不?」嫦娥緊閉著雙眼不答,如此色情的舉止讓她空虛多年的勃發情慾再度昇華,她只覺得自己的下體已經濕滑成泥地了。

吳剛輕笑著,自顧自解開自己身上的腰帶,接著解開嫦娥身上的絲帶,又褪下她已被淫液沾濕的褻褲,再輕輕挪動著嫦娥的嬌軟身軀,下身微微一頂,便緊緊抵入了嫦娥的蜜屄……幾乎不用任何前戲,春情勃發的嫦娥在吳剛的刻意之下兩人便已身體交合,合為一體。

「喔……你……不要啊……」被吳剛這麼一弄,受催情迷藥影響的嫦娥竟然微微顫動了幾下,一雙纖手無力地捏住吳剛肩上的衣衫——她幾乎要羞恥死了,她感覺到私處被一棍長大物撐開,那大物脈動著,強烈的快感襲擊著她的心智,淫液更是如潺潺小溪般奔瀉不止,直弄得二人下體泥濘一片。

「嫦娥,我想著念著你很久了……幾百年了……」吳剛動了,他扔掉了手中的酒壺,雙手緊緊把住嫦娥豐腴的臀體,輕緩地一上一下擺弄著——「舒服嗎,嫦娥?你下面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吳剛說著些淫邪的話刺激著嫦娥。

「不……不要……放過……我……求……」嫦娥快要受不住了,她身體較之以前敏感十分,更可惡的是她此時神智異常清楚,明白感受著這淫邪的快感。

吳剛那粗壯之物在她體內來回摩擦著,那敏感十分的私處竟然還不自主地一緊一弛地夾擊著那大物。

「嗚……燙……不要……喔……嗚……」異常的極度快感衝擊得嫦娥幾乎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語,她只能喃喃亂語著。

聽著嫦娥似蚊叫的話聲,吳剛興奮異常,分出一手隔著絲綢輕輕揉捏著嫦娥那早已挺起的豐乳:「不能,嫦娥!我知道你很舒服,我也很舒服,我們一起來吧……嫦娥,你好敏感,你那裡好棒,好緊、好溫暖,我真的好舒服,我第一次這樣……」不知道是吳剛的淫邪話語還是那交合之處的極樂快感刺激到了嫦娥,她螓首無力地依靠在吳剛頸上,臉色異常靡紅,鼻息如牛喘,如蘭的氣息一陣陣噴薄在吳剛耳邊,淫靡氣氛大為昇華。

吳剛隔著兩層絲衫輕輕捻動著嫦娥的乳尖,一時左乳,一時又換作右乳,他仍舊調笑著:「嫦娥,你的乳也好棒,好香……挺翹翹的,我好想含在嘴裡……咬一下,然後輕輕吮吸著……」吳剛說著,手中還加大力度緊緊捏弄了一會兒那如莓乳尖。

感受吳剛那迷情的挑撥,那火棍般滾燙粗大的東西在她體內來回出沒著,被藥物放大了數倍的異常快感竟讓嫦娥幾乎要舒暢死了,她好想大聲呻吟,又好想大聲呵斥、大力推開那正在開墾她那早已熟透了的軀體的男人——可全身無力,只能勉強低聲喃語著。

「啊……嗚……不行……喔……不……」嫦娥本想繼續抗議著,哪知吳剛見她又開口說不行,手中猛一抬高,又猛一落下,巨物尖頭頓時轟然頂向嫦娥蜜屄花心——極度的刺激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私處頓時一陣回縮,纖手猛地抻直緊緊抓住吳剛肩上臂肉,伴著口中的一聲高呼,一陣陰華直噴瀉而出,灑潑在吳剛的大物之上,繼而癱軟在他懷裡……而吳剛,則是有些意外,他怎麼也沒想到嫦娥如此快便洩了一度身,他甚至還未真正開始大動作……他將大物退出嫦娥體內,扶起她的嬌軀背靠在案台上,此時的嫦娥,檀口一張一合,粗粗喘息著,帶動著胸前那對豪乳也一上一下湧動著,一雙美目春情媚動,正是美人激情歡好後的無盡懶怠,看得吳剛是癡滯不知如何表達。

等到嫦娥喘息微定,吳剛吻了吻這被世間封拜的最美女人,隨手又拾起嫦娥那沾滿淫液的褻褲,放在嘴邊深深吸了一氣,直歎氣味芬香——這一切嫦娥都看在眼裡,奈何她渾身乏力,羞憤地不知如何是好。

接下來,吳剛開始解開褪下嫦娥身上的衣著,這一動作,著實讓嫦娥驚亂萬分:「你……不……不要……我們已經……那個過了……你……饒了……我……求……你……」「哪能……嫦娥你剛才是舒服了,可我還難受著呢……」他說著挺挺下身,那巨物隨之便左右晃蕩了幾下,直看得嫦娥羞得閉上了眼……吳剛已經將嫦娥外身所披的綢製衣衫褪去,眼前的嫦娥,僅穿著一件只夠遮掩雙乳的杏黃色肚兜而已。

吳剛很快便將嫦娥身上的肚兜也卸了去,正欲行事,嫦娥卻呼救起來:「玉兔……快來……救救我……」聽著嫦娥低低的呼救聲,吳剛大感好玩,湊首在她耳邊道:「嘿,這麼小聲啊……她哪能聽得見……」說著他伏下身,嘴唇尋到嫦娥胸前,吻住那小櫻桃般大小的挺起的乳尖。

先是微微地吸吮,而後是用唇肉輕輕夾和,繼而又用牙齒忽重忽輕地嚙咬著……時而嚙咬左乳,時而嚙咬右乳,直惹得嫦娥無力叫喚,只能發出「嗯……嗚……」的呻吟聲。

「老實說與你知,你杯樽中,就是被玉兔抹上了藥粉,否則,你我哪能如此這般歡好?」吳剛透露著他與玉兔合謀計算嫦娥的事,接著,吳剛便輕挺下身,進入了尚在錯愕中的嫦娥的身子……「不……」感受著那粗壯大物再一次深入她體內,嫦娥心中又憤又羞,此時真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吳……吳剛,我……我……我不會……放過你……你的……啊……」嫦娥羞憤地罵道,可惜此時的她說這些話似乎有些不合情趣,聲音低沉紊亂,如若沒聽清她的話,反倒會以為她是在低聲與情郎調情。

心起頑皮之念的吳剛聽到嫦娥這話,反倒不急於合歡交樂了,雙手摟緊她腰肢,身子伏在她身上,嘴唇貼近她耳邊,說笑起來:「哦?你打算如何不放過我?」耳根受著吳剛吐出的氣息,嫦娥心亂如麻,更可恨的是那深埋入自己體內的大物雖無抽插挺動,卻在微微脈動著——這細微的脈動合上嫦娥本身腔內嫩肉微微的一緊一弛,也足夠讓嫦娥舒暢一回了,不得已之下她惡狠狠說道:「我誓啖你肉,飲你血……」吳剛又是一陣邪笑:「你倒是好狠的心腸……不過現在,該是『我啖你肉,飲你血』的時候……」說著,吳剛吐出舌頭,在嫦娥豐潤圓滑的耳根處來回輕輕舔弄了一回,直逗得嫦娥氣息不暢,不敢再說話……「嫦娥,你兩瓣臀肉,倒是很有彈性,我摸著好舒服……」不知什麼時候,吳剛雙手開始自嫦娥腰肢處移到她後臀之上,一雙大掌緊緊貼住那臀肉,來回摩挲著……「嗯……不……別摸……」嫦娥清晰地感受著吳剛那雙大手在自己豐美的臀部使壞,一陣陣溫心的快感自後臀傳遍全身,那腔內嫩肉則不由自主地開始收縮著……「唔……嫦娥你那裡面好棒……不斷地……在收縮呢……夾得我好歡心……好燙……再夾緊些,好不好……」吳剛感受著嫦娥身體的變化,不住調戲著。

「不……不是的……」嫦娥聽著吳剛的話,急於辯解,哪知吳剛雙手忽然變摸為抓,微微一使力,便將她那兩片細嫩的臀肉納入手中不住捏弄著——又痛又麻又酥軟的異樣快感再一次如波濤般襲向嫦娥……「不要……喔……」嫦娥無力哼叫著,身軀竟然微微繃直了些。

「唔……嫦娥的身子真的好棒好敏感……嗯,好多水流出來了……嫦娥你好騷……我不過捏一捏你那美臀而已,竟然興奮得不住夾緊我,還不停地……出水啊……喔……真騷……」吳剛的下身被嫦娥的嫩肉包裹得緊緊的,但無論二者多麼嵌合,那無邊的淫液還是順著那大物從一些微小肉隙中洩出嫦娥身外。

「不……不要……說了……」嫦娥櫻唇貝齒緊咬著,一雙媚美大眼也緊緊閉住,絲毫不敢張開——聽著吳剛這許多的淫語,此刻的她心神激盪,連死的心都有了……哪知吳剛似乎極為熱衷於調笑嫦娥,他鬆開一隻手探到兩人交合之處,隨便一撈,五指之上便已沾滿了嫦娥洩出的淫液。

他將手指含入自己嘴中吸吮,一臉癡迷地調笑著:「好美的味道……沒想到嫦娥的體內洩物是如此這般佳釀……嗯嗯……」嫦娥雖眼不見不為怒,但耳中還是清楚傳來吳剛口中「吧唧吧唧」的聲響,只羞得她貝齒緊緊咬住下唇,討饒道:「不要……你……你饒了……我……我受不……受不了了……真的……不要再……再說了……喔……」見嫦娥這般模樣,倒是吳剛自己心中一蕩,再也忍受不住了。

他雙手回到嫦娥腰肢上,下身開始挺聳起來:「好了,不要就不要……那……那我們就辦正事吧……」「唔……嗯……不要……喔……洩……洩了……」哪知吳剛甫一動身,嫦娥忽然美目大睜,一雙纖手緊緊捏住了吳剛的衣衫,接著一聲不低的高呼後便身軀微顫著爽快地洩了身……這一回吳剛倒是沒怎麼意外,也沒有停下聳動的身子,下身仍一前一後聳動淫弄著嫦娥——這乍洩身後的女子身體最為敏感,更何況是方才誤食過春藥的嫦娥……所以這次吳剛眼見嫦娥二次洩身,非但沒停下動作,反而更急猛地擺動著,一下一下,必然襲中嫦娥那蜜屄深處的稚嫩花心,讓嫦娥不住哼吟:「唔……唔……停……不要……唔……」嫦娥感覺有點吃不消,正待再出口求饒,哪知胸前猛然一疼,卻是吳剛那一雙不安分的大手轉移陣地,狠狠掐住了自己那一雙晃動不已的木瓜豪乳。

吳剛一手五指難以把握住嫦娥胸前的偉大,但他卻猛猛用力,五指不但深深陷入嫦娥那雪白乳房,擠出那一道道令人心動的乳肌。

「痛……啊……痛,不要……不要……喔……」嫦娥猛然受此捏弄,只覺胸脯疼痛難忍。

甫一出聲呼疼,吳剛雙手食指中指卻已悄然夾住那早已尖挺如花生一般的乳頭,五指鬆開那美妙乳肌,食、中二指緊夾乳頭,狠狠拉起,一陣捻弄之後又鬆開使其彈回……「喔……」嫦娥此番是一陣嬌哼,原本的疼痛已被這激人的勾魂動作帶來的銷魂快感所取代,小口張開成圓形:「喔……舒……服……唔……喔……」「是不是很刺激?」吳剛手中動作不斷,下身也迅猛挺動著,此刻也不忘調戲嫦娥。

然嫦娥卻是沒有理會他,一張小嘴應著他的來回挺進,也規律地「唔……唔唔……」哼叫著,在一陣哼哼唧唧的不知所云的呻吟低語聲中和吳剛攜手共飛,又一度歡暢洩身。

此時再看兩人所處之處,卻是一片汪洋,兩人所著衣履,更是濕漉難干……************次日早,吳剛是被下身傳來的一陣舒適感所擾醒的。

他忙睜眼一看,卻是他和嫦娥不知何時調換了位置,原本的「男上女下」變作了「女上男下」。

眼前所見,竟是嫦娥身子骨緊緊貼在吳剛身上,胸前一對巨乳緊緊壓住吳剛的胸膛,螓首也是面下交於吳剛脖頸之處,他那昂起之物不知何時被嫦娥吞入她那迷人的小屄中,此刻正被她一上一下晃動著臀部不住吞吐玩弄著……「嗯……好棒……好硬的東西……好舒服啊……喔……好脹……好滿足……嗚……」吳剛不可思議地聽著嫦娥櫻唇中輕輕吐出的淫聲浪語,心中暗想這嫦娥吃了春藥卻還無比矜持,怎麼如今醒藥的她卻又如此放蕩……但吳剛此刻是不敢亂動半分的,嫦娥的身子緊緊伏在他身上,一雙纖手緊緊摟住他的脖頸,兩人幾乎是頸交頸,嫦娥的幾縷青絲甚至還散落到吳剛的臉面上……吳剛心中猜想:這嫦娥此刻無比騷淫,可能是因為她以為他尚在睡夢之中,她大可偷偷進行此般性事……如若他此時亂動半分,必被嫦娥發現,那時或許嫦娥就不肯再主動了……是以吳剛乾脆重新閉上雙目,細心感受並享受這嫦娥自導的性事……「唔……好刺激……」嫦娥依然歡快地挺聳著,但速度卻愈發迅速了:「喔喔……脹啊……這死人兒……莫不是……莫不是在做著春夢……怎麼那物事……喔……又大了幾分……嗚……好快……」吳剛感受著嫦娥那雙巨乳在自己胸膛上不住地擠壓的舒適感覺,感受著嫦娥的瘋狂。

雖然還在裝睡,但不覺中胯下之物卻又挺壯幾分,使得嫦娥抬起螓首,仔細打量著吳剛的表情……「喔……不……好舒服……停不……停不下了……嗚……這死人兒……怎麼會……這般粗大……喔……快,快受不了了……」嫦娥口中不住討罵著吳剛,下身卻越挺越猛烈,那嫩肉一緊一弛地更加激烈,就連那一雙美目都仔細盯著吳剛的面孔不放——若是此刻吳剛睜開雙目,更是可瞧見嫦娥眼中的浪蕩靡淫之色。

「好棒……頂……頂到了……嗚……好強……」終於,嫦娥的動作變得大起大落,皮膚肌肉相撞拍擊聲依稀可聞。

可惜的是嫦娥似乎耐不住這般強勢的衝擊,只得幾下驚濤拍岸聲,嫦娥便在一陣顫動中爽快地洩了身子:「唔……不……要來……要來了……啊……」洩身之後的嫦娥身子倒在吳剛身上,螓首無力垂下,在吳剛耳邊大口地喘息著……吳剛此刻仍是不敢亂動,直到嫦娥的呼吸逐漸變得平穩之後,他才假裝剛剛睡醒。

哪知他剛想睜眼,嫦娥一隻纖手便覆上了吳剛雙眼,令吳剛睜眼也不能見物。

「死人兒,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裝睡……剛才是不是很享受?哼,我說過我誓要啖你肉、飲你血的……」吳剛耳中傳來嫦娥的話語聲,登時苦笑不得,正欲說話之時,肩膀處傳來一陣劇痛,卻是嫦娥貝齒一張,狠狠一口咬下……嫦娥這一咬還真是沒省力,一個勁兒使力,直將貝齒咬入肉中,痛得吳剛齜牙咧嘴。

直到腥味入鼻,嫦娥才鬆開了牙齒:「我說過不會放過你……死傢伙,剛才又被你佔了便宜……」嫦娥松嘴後便抬起腦袋瓜子,連那纖手也一起鬆開了。

她直盯盯瞪著吳剛,香舌吐出往唇邊一舔,卻是將那鮮血捲入口中。

「嫦娥還真是狠心……上一刻還兀自悄悄在我身上歡樂,下一時卻又狠心將咬出血來……」吳剛苦笑著,他哪知嫦娥在一開始就知道他一醒來就偷偷裝睡,又哪知道她是說報復就報復……「哼……你和玉兔合謀詐我……昨夜將我那般污辱,這仇你以為你躲得了?玉兔那小丫頭,我遲早找她算賬……」

嫦娥依然坐在吳剛身上,絲毫不覺姿勢怪異的她高高在上地藐視著吳剛,卻不知吳剛一雙祿山之爪早已悄悄把住她的纖腰上……「啊……手……你的手,快鬆開……喔……」

嫦娥忽覺吳剛一雙怪手正悄悄抬起自己的腰身,情知不妙的她高聲呵斥著,甚至揮手想打掉吳剛的手,哪知嫦娥一雙纖手還沒到位,吳剛卻早以鬆開大手,令嫦娥的腰身猛猛往下一坐,伴著她一聲膩人的大聲呻吟,吳剛胯下大屌再度狠狠狙擊著嫦娥的蜜屄花心……吳剛下一個動作,便是身腰用力,一個翻身便將嫦娥反壓在身下,臉上又掛起了微笑:「好了嫦娥,我下藥詐你,也被你咬了一口,這事咱們算兩訖了……但我要說的是,嫦娥您這般不體諒人就不對了……男女歡好,您洩了身舒服了,可總是讓我忍著身子,您於心何忍?我知道你還沒舒服夠,我們一起舒服吧……」

吳剛說著,雙手立馬緊緊按著嫦娥急於反抗的雙手,嘴唇又狠狠堵上嫦娥高聲抗議的櫻唇,接著下身便是急急聳動起來。

嫦娥雖被堵住嘴唇,卻仍是不甘地發出「唔唔」的聲響,心裡那個痛恨:這下藥騙了人家身子,哪是痛咬一口就能兩訖了……但隨著吳剛的幾下猛挺,再強勢的女子也得軟了身子——只見得此時的嫦娥已是身軀酥軟,那原先被吳剛箍住的一雙玉手早已失去了力量,那櫻唇也在吳剛的幾下猛攻之後被他探入,香舌已不由自主地應和著吳剛的吸吮,香津不停地渡入他口中……「嗯……好……好強……嗚……你……你好用……用力……喔……舒……舒服……還要……要……」一陣激烈的熱吻之後,嫦娥無力呢喃著,螓首不住左右晃動著。

「好深……好痛快……喔……頂……頂到……花心了……喔……不要停……用力弄……用力……頂它……」嫦娥愈發瘋狂了,面靨佈滿緋紅,一雙美目儘是淫靡艷色,纖手不知何時緊緊把住吳剛的腰肢,似乎是要更用力地搖動他的腰肢來撞擊自己……「用力……嗚……人家舒……舒服上天……天了……喔……真好……你的東西真……真棒……啊……爽快……死了……」

吳剛更用力地撞擊著,他發現此時的嫦娥儘管沒吃藥,卻比昨晚那吃過春藥的嫦娥要浪蕩了許多……吳剛卻是不曾想過,玉兔所搗制的丹藥乃是迷情之藥,重在「迷體」、「亂心」,一旦服用,雖神智清晰卻又春情激盪得渾身軟弱,縱是多麼激烈的交歡,她也只能舒暢在心裡,難以長久地用櫻舌來表達,最多也就是勉強哼哼唧唧幾聲罷了……「唔……嫦娥你好浪……我真想永遠就這樣和你交歡下去……」

吳剛緊緊把弄著嫦娥胸前的那對巨物,還不時伏下身子舔弄幾番那奮然昂起的乳上尖尖,直逗得嫦娥更是性奮異常:「喔……好……你真……真好……嗚……用力……快些弄……我……我快不行了……」

嫦娥大聲呻吟著,極度的快感不住襲擊著她敏感的身子,她快撐不住了……「好……嫦娥……我也……快……快了……我們一齊……」

吳剛微喘著氣,今天嫦娥的淫靡姿態實在讓他快感連連……「快……不要停……用力頂……頂我的……花心……喔……頂到了……不要停……好粗……你的屌……變……變粗了……不……要來了……要……洩了……喔……洩……洩了……」

嫦娥最後幾乎是高亢地尖聲哭叫起來,吳剛胯下巨物的倏然粗脹、花心連續幾次被大力撞擊——極度的快感將她最後的慾望給昇華了。

爽快地將熱燙陽元爆發在嫦娥嫩肉蜜屄內的吳剛一臉舒暢地倒在嫦娥懷裡,嫦娥也是臉色快樂的媚樣,吳剛最後的如火山般噴薄的陽元爆發直直將高潮未退的嫦娥帶上了另一個更高的巔峰,激動得她緊緊一把摟住倒入她懷裡的吳剛……

「舒服嗎?嫦娥?」回答吳剛的是一聲響亮的「啪」……「啊……不要啊……」伴著嫦娥那一聲尖叫的是吳剛淫邪的聲音:「嫦娥,看來還沒餵飽你啊……那我們再來……」隨後傳來的,便是一陣陣的肉體之間的撞擊聲,和嫦娥那膩人的呻吟……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強上了酒醉昏睡的美女老師、新來的美女老師
酒店豔遇
公寓管理員
四個制服美女整晚給我操
正妹老師淫亂事件簿
強姦了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師
強姦大波美女
凌辱校花
家庭教師與我的初體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