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賈珍帶著尤氏領著賈蓉和兒媳可卿來拜見賈敬,一進賈敬所在的居室全家人立即拜倒行禮,向太爺賀壽。

賈敬微笑著點點頭說:「好了,都起來吧。」當他的眼睛看到可卿時心裡一震,隨即說:「讓下人們都下去吧。」賈珍讓僕婦們退到屋外伺候,屋裡只剩賈珍、賈蓉、尤氏和可卿。

賈敬仔細打量了他們一回,指著可卿對賈珍說:「珍兒,我看此女定是無毛白虎。」賈珍立刻回答:「太爺說的是,」他們的話讓賈蓉和尤氏大吃一驚。

特別是尤氏暗自生氣:「早懷疑你偷自己的兒媳,現在你自己說出來了。」賈敬招手讓可卿過來,把她抱在懷裡手伸到她的雙腿間摸了一把。

笑著對賈蓉說:「你的媳婦過然是白虎,你也別生氣,她就是那種男人見了就想強姦的女人。

你不可記恨你爹。」賈蓉趕忙說:「孫兒不敢。」賈敬哈哈大笑,賈珍說:「今日太爺過壽,就讓孫媳孝敬孝敬太爺好了。」可卿聽了賈珍的話馬上脫掉自己的衣服,一隻白羊般跪在賈敬面前伸手掏出賈敬的陰莖含在嘴裡。

賈敬看可卿滿臉放浪的神情,心中的慾火大盛,伸手撫摸她的雙乳和陰部。

可卿的兩隻大奶雖然肥大白嫩,但她的光精無毛的陰部更讓男人慾火難填。

白白嫩滑的陰部中間裂開一條肉縫,再往下小穴以然張開,紅紅的像一個小桃子。

賈敬一拉可卿的腰身,把她舉起來讓她頭朝下,這樣可卿的嘴還叼著賈敬的陽具,而賈敬的口舌也伸到她的小穴上。

那可卿極力買弄自己的品蕭技術把賈敬的肉棒搞的舒舒服服。

賈敬也是人老經驗足,舔穴的技巧爐火純青,把可卿弄的欲仙欲死,想大聲叫喊,無奈嘴裡含著賈敬的大肉棍,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響。

但她更賣力吸著口中的肉棍。

終於賈敬忍不住了,大股大股的陽精衝出來射進可卿的小嘴裡。

可卿不敢往外吐只能吞進肚裡。

賈敬休息一會兒,詢問了賈珍府裡的情況。

他讓尤氏和可卿一起舔他的肉棒,不一會兒那肉棒有變的粗大起來。

賈敬讓可卿轉過身,可卿順勢趴在地上,叉開雙腿,高高地翹起了粉嫩的大屁股,浪聲道:「太爺快來吧,孫媳受不了。」說著扭動著雪白的屁股,陰戶已經濕淋淋的了。

賈敬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對準可卿的殷紅的小穴刺了進去,開始狂風暴雨般的抽插。

插的可卿淫叫連連:「哼…噢……我的小穴……爽到天了……啊啊……太爺……好厲害……別……別使勁啦……嗷……小穴爛了……它受……不了……」賈珍賈蓉也是慾火大盛,但他們不敢有絲毫異動。

只能慢慢欣賞賈敬用力奸著可卿,耳聽可卿的淫叫。

尤氏的情慾也不能控制了,她摁住可卿的頭讓她舔自己的濕淋淋的陰戶。

賈敬抽動了幾百下後達到了高潮,他的大雞巴頂著可卿的花心往她的子宮裡猛灌精液。

直浪的可卿叫也叫不出來,只是渾身顫動不已。

賈敬拔出濕淋淋的肉棍,讓婆媳二人用嘴舔淨。

尤氏和可卿伺候他穿好衣衫。

賈敬坐好說:「珍兒,你們回去吧,別再讓客人們久等了。」賈珍施禮到:「是是,那孩兒們就告退了。」一家人出了門,尤氏面臉怒容對賈珍說:「好啊,你竟敢和自己的兒媳婦通姦。」賈珍滿不在乎的說:「那有什麼?那你和秦鐘的事我管過你嗎?」尤氏啞口無言,賈珍回頭對賈蓉說:「蓉兒你別生氣,回去我賞倆絕色的丫頭給你。」那賈蓉本就不敢怎樣,今見有賞,連忙向父親稱謝。

等賈珍領著兒子回來,天已近晌午。

賈珍父子告了罪,開出酒宴請親朋入座飲酒,慶賀太爺賈敬生辰。

席間寶玉見可卿美艷無比,心裡很是敬仰:「秦鍾竟然有這樣美艷無雙的姐姐,竟把我家的姐妹都比下去了,不知道我是否有福和她……」正想著可卿來到寶玉身前,見寶玉粉琢玉雕般的人物,竟出在秦鍾之上,心中也著實愛慕。

上前答謝:「聽嬸娘說二叔很願提攜鍾弟,侄媳先謝過二叔了。」寶玉連稱不用謝,可卿道過謝就退下去了。

寶玉她和自己並沒太多的話,心裡覺得親近她不太容易,好歹秦鍾和自己以成密友,這事雖不易但還有點希望秦可卿隨愛慕寶玉人品不凡,但總覺這事很難入巷。

她心中有事就先行回房歇息。

過了好大一會兒,一個婆子來找她說:「寶二爺很睏了,請少奶奶給他安排一個休息的房間。」可卿見狀很是高興,覺得親近寶玉的機會來了。

她來到寶玉跟前看他喝的微帶醉意,就吩咐丫環們把他扶到自己房裡去。

那婆子阻攔道:「叔叔睡在侄媳的屋裡合規矩嗎?」可卿笑道:「你多濾了,他還是小呢。

再說在咱這誰的屋子配讓寶二叔歇息?」拿婆子無話可說,便叫人把寶玉扶到可卿的屋裡。

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人而來。

寶玉覺得眼餳骨軟,連說「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時,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學士秦太虛寫的一副對聯,其聯云:「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寶玉含笑連說:「這裡好!」秦氏笑道:「我這屋子大約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說著親自展開了西子浣過的紗衾,移了紅娘抱過的鴛枕。

於是眾人服侍寶玉睡倒便全散去了。

可卿吩咐自己貼身的丫頭瑞珠和寶珠看好門,別讓別人進來打繞。

自己回到屋內,來到床前望著躺在床上的寶玉,臉色由白慢慢轉成紅的,眼睛裡也透出了一股令人消魂的情慾。

可卿看著寶玉呼吸變的急促起來,終於她伸出手解開寶玉的褲帶,掏出寶玉的肉棒來握在手中。

寶玉的肉棒在可卿的撮弄下變的粗大起來。

可卿見寶玉竟有如此偉岸的陰莖,有些吃驚。

看著寶玉在自己撮動下一伸一縮的紅潤潤的龜頭,更是喜愛。

可卿張開櫻桃小口把寶玉的陰莖吞了進去。

可卿的口中的技巧很是出色,寶玉長長的肉棍她竟能一吞到根。

寶玉陰莖的龜頭也就刺過她的咽喉伸到食管裡。

寶玉靜靜躺在床上享受著,對可卿的口技暗自佩服:「啊,這就是書上說的深喉吧?沒想到她竟有這般的本事,比鳳姐姐可高明了許多。」那秦可卿是天生的淫婦蕩娃,男女之事可以說樣樣精通,對寶玉早已耳聞久了,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更沒想到他還有比常人大一倍的肉棒,更令可卿不能自己。

她著實賣弄技巧把個寶玉舒服的直說:「爽死了。」當寶玉的精液射進可卿嘴裡後,寶玉做起身來將可卿抱到床上。

倆人的唇緊緊貼在一起,可卿的舌帶著寶玉殘留的陽精就伸道寶玉的嘴裡。

寶玉雙手摀住可卿一對白嫩的大奶使勁揉,那對乳房就像兩麵團一般柔軟。

倆紅紅的乳有卻是硬硬的。

寶玉只覺溫比玉、膩如膏,方知前人所云「軟玉溫香」誠不我欺也。

可卿被寶玉揉的「哎喲,哎喲」叫起來。

寶玉一聽可卿叫的聲音有點不對頭,就停下手,一看可卿的雙乳,由於自己一時忘形已給揉的通紅通紅的,有的地方還出現一點點血漬。

寶玉大感對不住可卿,就用舌在她的雙奶上輕輕地舔,直癢的可卿「咯咯」地嬌笑。

當可卿脫一絲不掛地展現在寶玉面前時,寶玉呆了。

可卿嬌美的身軀只有警幻仙姑才可比。

更讓寶玉興奮的是可卿白嫩的,潔淨無毛的陰戶。

寶玉分開可卿的玉腿,仔細端詳著她的陰戶。

倆片肥大的陰唇中有一條細細的肉逢,陰戶白璧無瑕和玉腿小腹渾然一體。

寶玉伸出舌探索可卿陰戶的肉逢,沒幾下肉逢的下端就張開了一個紅紅的小嘴。

裡面一股清亮的細流向外淌出。

寶玉仔細地欣賞著她那美麗的小穴,分開她的陰唇,撫摸著她那粉紅色的陰蒂。

用舌頭舔著它,慢慢地它開始變硬變長了一點。

寶玉的手指伸進可卿的小穴裡,覺得裡面很溫暖,又很濕滑。

寶玉把手指使勁往裡伸用指尖頂她的花心。

就感到可卿小穴裡的淫水不住往外流。

原來她已浪的不得了了。

寶玉又用舌頭去舔她的小穴,像陰莖一樣抽送。

可卿再不能忍受了,她開始哀求寶玉:「啊……唔……好二叔……小穴……癢……快用……大……雞巴來……干……小穴……啊~……」聽到可卿的浪叫,寶玉看時機已到,便挺著那早已腫脹不堪的陰莖插了進去。

在寶玉粗大巨長的陰莖抽動下,可卿發出了一串串讓人吃驚的淫叫。

其淫蕩之詞不能入耳:「啊……小穴……小穴……快爛了……好舒服啊……操……操死我啦……大雞……巴好……好……厲害呀。」寶玉見連莊重文雅的可卿也浪叫出不堪入耳的粗話,心想警幻所言不虛。

於是他抖擻精神把從警幻那學來的花樣都用上了。

果然是天界淫君下凡,正干了可卿一下午仍是毫無疲態。

而可卿瀉了幾次後在也沒有動的力量了。

寶玉讓可卿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可卿見寶玉還這麼精神,認得他還沒盡歡,便歉意地說:「侄媳無能,沒讓二叔盡情快活。

這樣吧,讓我的丫頭瑞珠陪二叔一陪。」寶玉望著床上躺著的可卿搖了搖頭。

心裡想:「可惜這次沒能成她的後庭菊穴,下次再找機會吧。」想到這寶玉又在可卿身上摸了一回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她的房間。

這天賈珍大壽,一早寶玉就來到寧府給賈珍賀壽,賈珍一見寶玉來了很是高興,他讓寶玉坐下詢問他出去玩的情景,寶玉一一做了回答。

這時候又有很多客人來了,賈珍對寶玉說:「兄弟先寬坐,我去照應一下。」寶玉忙說:「大哥哥隨便。」賈珍前去招待客人,這時候秦鍾和姐姐可卿走過來。

寶玉一見可卿就想起她美好嬌嫩的身軀和玉潤圓滑的乳房,特別是她那光淨無毛的嫩穴,想起來就讓寶玉的肉棍發硬。

恨不能立刻上前把她的衣服撕光,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紅的小穴裡狂操一回。

可卿來到寶玉身前,她的臉先是羞澀的微微一紅,慢聲細語地說:「寶二叔來了,侄媳很高興能再見寶二叔。」看著嬌媚可愛的可卿,寶玉的陰莖就想抬頭。

寶玉靜了一下心說:「你好嗎寶與這陣子也很想你啊。」可卿的臉更紅了,她轉過頭對秦鍾說:「兄弟,你陪一下二叔,我還要去裡面照應照應。」說著她又回頭對寶玉嫣然一笑就走了。

寶玉顧不上跟秦鍾說話,只是癡癡看著可卿曲線玲瓏的背影。

這時候壽宴開始了,大傢伙入席吃喝起來。

吃完酒開始聽戲,由於賈珍是武將,戲唱的大多是武的,寶玉正看台上唱的《群英會》,賈珍來到他身邊悄聲說:「寶兄弟,你今晚就別回去了,就留在我這好嗎?」寶玉看他神神秘莫的樣子,就問他:「大哥哥有什麼事情嗎?」賈珍用更小的聲音說:「今晚咱們也唱一出群淫會怎麼樣?」寶玉微點了一下頭說:「好吧。」賈珍轉身離開又去招呼別人去了。

寶玉看了會兒戲,覺得沒什麼意思,他站起身來來到寧府後院,一看左右無人就直奔可卿的閨房。

寶玉一進屋,可卿看是她高興的驚呼一聲就撲上來。

倆人緊緊擁在一起,四片嘴唇粘在一塊。

倆人忘情的親吻著,他們貪婪地吞食著對方的舌,恨不得把情人吞進肚子裡。

寶玉動手剝下可卿的衣衫,露出她潔白美好的身軀。

寶玉愛戀地撫摸著可卿柔軟挺拔的乳峰說:「好姐姐,寶玉好想你啊,真想天天和姐姐在一起。」可卿嬌喘著說:「我也是啊,我也願意和二叔在一起。」寶玉說:「我給姐姐畫個像,想姐姐的時候我就拿出來看看。」說著讓可卿側臥在床榻上,寶玉找出紙筆來給她畫了一幅裸體畫像。

可卿看了寶玉的畫,真是羞的了不得。

寶玉把她畫的就像正在動情的女子,畫上重點描了她的面部表情,以及她的乳房和陰穴。

寶玉調笑道:「可卿姐姐,你看你現在的表情和畫上一樣嗎?」原來可卿看畫像乳頭挺立,小穴紅潤微張,似乎有愛液流出。

她自己心也不平靜了,在加上這幾天賈蓉只顧和父親去操尤氏姐妹,讓她寂寞了好幾天了。

現在寶玉來了,她早快忍不住了。

可卿把畫放好,她來到寶玉跟前抓住寶玉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寶玉用手指夾著她的乳頭揉動著,可卿身子一軟趴在寶玉懷裡。

寶玉把她放到床上,分開她的兩條白嫩的雙腿吻她的陰穴。

可卿的陰戶沒長一根陰毛,陰唇白白嫩嫩的夾著一個鮮紅的洞穴,小穴裡的愛液晶瑩剔透一滴滴地流下來。

寶玉也不知弄過多少女人的陰穴了,但可卿這樣柔軟無毛的陰戶每每都讓他為次發狂。

寶玉用舌撥開可卿那兩片潔白的陰唇,用舌尖鉤弄她的陰蒂。

可卿身子顫動著,她忍不住抓過寶玉的大肉棒含在嘴裡。

寶玉的口交可以說是出神入畫了,他的舌靈活地在可卿的穴口打著圈子,弄的可卿的小穴奇癢難當。

可卿忍受不了了,她口裡浪聲叫道:「啊,二叔,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地插插我的浪穴吧!求、求你啦。」寶玉真沒想到可卿竟如此快的就慾火中燒,他把可卿的雙腿搭在肩頭,大雞巴對著她的陰道狠狠的捅進去。

可卿「啊」地叫了一聲,隨即扭起豐滿的屁股,嘴裡只嘲嘲:「好啊……好痛……又好脹……真……真要被你,死了……操死我了……頂……頂死我了……也痛死……了……快……快動吧……給我來頓狠的……猛的……我的小穴……好癢……快啊……好大的雞巴啊……使勁啊。」寶玉猛烈地抽動著他的肉棍,每次深入可卿的嫩穴都觸及她的花心。

可卿陰道裡淌出的淫水把床鋪濕了一大片,她的陰穴被寶玉的肉棍轉磨、刮擦、頂撞得麻、癢、酥、痛各種滋味俱來,寶玉的肉棍每一次對她身體的衝擊都讓她身子不住地顫抖一回,只覺得那舒服透頂的快感,衝擊著她渾身的每一處。

使她抽搐著痙攣著,高潮迭起,淫液猛洩。

當寶玉滾燙的精液澆灌到她的子宮裡的時候,可卿全身不停的顫抖,雙手雙腳緊緊抱著寶玉,氣若游絲。

倆人摟抱著在床上歇了一會兒,寶玉起身下來。

可卿伸手拉住他,眼裡露出留戀的慾望。

寶玉轉身在她的臉上親了親說:「好可卿,天快黑了,我先到珍大哥那兒吃飯,他說晚上有事做啊。」可卿吃吃一笑說:「我知道,還不是開什麼群淫會啊。」寶玉很高興晚上可卿也能去,他說:「那我們晚上再見吧。」從可卿房裡出來,寶玉到前面來和大家聊了起來。

賈蓉個寶玉請了一個安,寶玉拉起他問道:「你父親呢?」賈蓉說:「老爺到後面去看晚宴準備的怎麼樣了,二叔剛才上那兒去了,讓侄兒好找啊?」寶玉臉微微一紅,心裡說:「我正在你老婆的床上。」他打了個哈哈把話題差開。

晚飯後,來道賀的客人都走了,賈珍讓人回榮府傳話說他留寶玉住一晚,然後領著寶玉奔天香樓而來。

路上賈珍問寶玉:「你弄的那座《仙慕樓》怎麼樣了?」寶玉心裡一驚,問賈珍:「大哥哥怎麼知道的?」賈珍說:「我怎麼不知道啊,這本是我想做的,但我受朝庭封賞,是有爵之人,做這樣的是有違律法,因此我讓薛幡去做了,但所有費用可都是我的啊,」寶玉說:「不是薛大哥出的錢蓋的樓嗎?」賈珍說:「你想想,憑香菱一個卑賤丫頭怎麼能從薛家的錢莊裡支錢呢。」寶玉一想也是,賈珍說:「今天咱們先試試樓裡的情景,你看怎麼樣?」寶玉點頭稱是,他倆一上天香樓,尤氏三姐妹和可卿早到了,賈蓉和秦鍾把屋子裡面佈置好了。

尤二姐和尤三姐見了秦鍾就已經心搖不已了,再一見到寶玉更讓這姐妹倆把持不定了,她們沒想到天下竟還有這麼俊美的男子。

賈珍坐下來緩了口氣問賈蓉:「這沒什麼閒雜人等了吧。」賈蓉說:「回父親的話,樓裡只我們八個人了。」賈珍說:「好,現在我把規矩說一下,呆會兒大家不能分大小,都隨隨便便的才好,誰找誰都行啊,誰要有勁就全使出來吧。」他說晚竟直衝可卿招招手,讓可卿坐到自己懷裡。

尤二姐和尤三姐都愛慕寶玉,一起向他走過來。

賈珍看了心想寶玉的肉棒粗長無比異於常人,那尤二姐身體嬌弱,恐怕承受不了寶玉具大的肉棍。

如果讓寶玉先把她操個好歹的話,別人今晚就別想幹她了。

而尤三姐自幼習武,身子健壯可與寶玉稱為敵手。

因此賈珍發話道:「蓉兒,你先盡盡孝,伺候一下你的母親鍾兒,你照顧一下你二姨。

寶玉,你和三姐都是會武之人,先給我們舞一段劍術助助興好嗎?」寶玉和尤三姐點頭稱是,他們拿起劍對舞起來,一個男的如玉樹臨風,一個女的如玉,倆人一紅一白如同穿花蝴蝶般在屋中間飛舞著。

賈珍抱著可卿的身子手伸到她雙腿間扣弄著,嘴裡還不住地給寶玉和尤三姐叫好喝彩。

賈蓉也把母親的衣扣解開,手在她光滑的嬌軀上游動著。

而性急的秦鍾早把自己八寸長的肉棒插進尤二姐的陰道裡了。

尤三姐以前只聽說寶玉是唸書的,沒想到他竟還有如此的武功,心裡真是愛的不得了。

這時寶玉突然說:「停手。」尤三姐不明所以地停下來,她一往情深地看著寶玉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寶玉說:「天很熱,穿這麼多衣服舞劍淨出汗了,不如把衣服脫了好嗎?」尤三姐早就意亂情迷了,也不及細想就答應說:「好吧,寶二爺。」說著就解下身上的衣服,赤裸裸地站在寶玉面前。

寶玉沒想到尤三姐竟如此地大方,她圓圓高聳的乳房,看來十分堅挺,乳嶺上粉紅的乳頭,十分鮮嫩,而她三角地帶下的陰戶外長滿了濃密的陰毛把鮮嫩的小穴蓋住了。

當倆人再次拿劍揮舞的時候尤三姐胸前顫動的那對圓潤的大奶,以及抬腿踢足時微露的紅潤的小穴都讓寶玉看了激動不已。

這對男女一絲不掛地在大廳中起舞,尤三姐絕色誘人的身軀讓寶玉的雞巴逐漸變粗邊硬了。

尤三姐看到寶玉雙腿間挺起的肉棍,心裡老大地吃驚,沒想到寶玉白面書生一樣的人竟有這樣粗壯的陰莖。

她眼望著寶玉手愈來愈慢,姐姐消魂般的呻吟挑逗著她的每一根神經。

尤三姐「啪」地把劍扔了,寶玉立刻停下來。

不等他反應過來,尤三姐就撲上來抓住他的肉棍拚命地往嘴裡吞下去。

寶玉看著尤三姐瘋狂地吞食著他的陰莖,他的一隻手抓著那對豐乳揉弄著,另一隻手隨著她的大腿滑到陰戶上,分開她的陰唇,在沾著淫水的陰核上揉動幾下。

尤三姐渾身酥麻了,周圍姐姐的浪叫聲再加上寶玉的雙手在身上的遊走讓她忍受不住了,她吐出寶玉的雞巴哀求寶玉:「寶二爺,我的小穴好癢啊,你拿大雞巴操操我的浪穴吧。」寶玉也是慾火萬長,他讓尤三姐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翹起,他則分開她的雙腿,站在她後面,先用龜頭在陰穴滑動著,然後對準陰穴用力一頂,肉棍全根沒入,直插到她的子宮口。

寶玉抓著尤三姐的乳房,指夾著乳頭揉捏著,大雞巴在她水淋淋的陰道裡滑動,弄的她淫水四漸,順著白晰的腿兒往下流。

尤三姐那經過這樣大的肉棍抽插她大聲呻吟,用力向後頂動著屁股,扭動著她那纖細的腰身:「啊……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大雞巴……操死……操死我了……二爺……二爺……你就插死我吧。」整個天香樓裡充滿了無邊的春色,女子的呻吟聲,男子的喘息聲和男女肉體的撞擊聲交織在一起。

足足有將近一個時辰才平息下來。

大家各自靠在椅子上休息,表面的平靜代替不了內心的躁動。

沒多久這些淫男蕩女就都找好自己的目標就要開始新一輪的交歡。

賈珍連忙叫停,他說:「你們都喜歡寶玉的大雞巴,都去找他豈不是把我們冷落了。

這樣不行吧。」尤氏說:「那沒法子啊,你的陽具要比寶玉的好我們就會找你啊。」聽了尤氏的話大家都笑起來。

賈珍提議:「這樣吧,你們女的比一比讓我們選出一個最好的,我們男的讓你們選出一個最好的,然後女的最好對男的剩下的三個人,男的第一對女的剩下的三個人怎麼樣?」大家覺得這法子很新奇,於是開始選拔。

這邊以賈珍為首站成一排,讓女的把陽具用嘴含硬了,然後比出寶玉為第一。

那邊四名女子也站成隊,可卿不但面目秀麗,身材嬌媚特別是她潔淨無毛的嫩穴讓眾人傾倒,把她列為女子第一。

這樣尤氏三姐妹對寶玉,而可卿也要受到賈珍父子和弟弟的輪姦。

寶玉看著尤氏姐妹光潔白嫩的軀體,他卻並不著急干她們,而是坐在椅子上讓她們三人輪著給自己口交,他卻悠閒地欣賞著可卿被輪姦的情景。

賈珍他們沒有寶玉那樣鎮靜,他們三人的雞巴早就插入道可卿身子上的三個洞中了。

可卿扭曲著身體,想叫也喊不出聲,而賈珍、賈蓉和秦鍾在她的嘴巴、小穴和肛門裡抽插著自己的肉棍,每人插十來下就拔出來相互換一下位置。

可卿的雙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陰戶裡不斷流出的淫水被三人的肉棍沾的到處都是。

尤氏三姐妹一面含著寶玉硬梆梆發亮發紅的肉棍,一面看可卿被輪姦。

這淫穢的景象早讓她們姐妹下體騷癢渾身發軟了,再加上寶玉超人的雞巴就在面前,她們實在是不能忍受了。

由尤氏打頭,姐仨輪流爬到寶玉身上讓寶玉的大陽具插入自己的淫水氾濫的小穴。

女性天性的被動使她們在主動操穴是還覺得不過癮,於是尤氏姐妹就跪趴在地上,白白的屁股衝著寶玉翹起來,紅彤彤的肥穴完全暴露在寶玉面前。

寶玉挺起巨大的陽具在她們三人的陰道裡輪番出入,狠狠地狂幹起來。

直插的這三姐妹浪叫不斷,直呼痛快。

尤氏姐妹的淫叫更刺激了可卿和賈珍他們,賈珍等人在也沒了憐香惜玉之心在他們眼裡跟前的可卿就是他們發洩性慾的對象,他們變的更瘋狂了,直把可卿操的死去活來,昏暈過去。

賈蓉把老婆抱到床上讓她躺好,賈珍說:「你們姐仨誰過來啊?」聽了賈珍的話,尤氏姐妹都掙著要去,賈珍他們看了「哈哈」大笑起來,而寶玉則苦笑著搖了搖頭。

幾個男女沒了廉恥,他們在一起狂歡取樂直鬧了一整夜,到第二天爬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晌午了。

寶玉睜開眼看了看自己懷裡的尤三姐說:「三姐你有婆家了嗎?」還沒等三姐說話,賈珍說:「寶兄弟是不是看上我家三姐了?」寶玉說:「不是,不過我到想給三姐保個媒,你看還好嗎?」尤氏說:「是誰啊?你說來聽聽。」尤三姐聽了他們談論自己的終身大事,羞澀的低下頭不言語了。

尤氏問寶玉想把妹妹說給誰,寶玉說:「這人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就是柳湘璉柳大哥。」賈珍聽了拍手叫好:「好、好,我家三姐一身武藝,那柳湘璉也是英雄豪傑他倆真是天造的一對啊。」尤三姐早就知道柳湘璉,榮、寧二府的人對他都是交口稱讚,現在寶玉想把自己說給柳湘璉,使自己終身有靠,心裡不禁對寶玉十分感激。

尤氏也連連稱好寶玉說:「柳大哥說出去辦事,再過些日子就會回來,等他一回來我就去找他說說。」

再說賈珍帶著尤氏領著賈蓉和兒媳可卿來拜見賈敬,一進賈敬所在的居室全家人立即拜倒行禮,向太爺賀壽。

賈敬微笑著點點頭說:「好了,都起來吧。」當他的眼睛看到可卿時心裡一震,隨即說:「讓下人們都下去吧。」賈珍讓僕婦們退到屋外伺候,屋裡只剩賈珍、賈蓉、尤氏和可卿。

賈敬仔細打量了他們一回,指著可卿對賈珍說:「珍兒,我看此女定是無毛白虎。」賈珍立刻回答:「太爺說的是,」他們的話讓賈蓉和尤氏大吃一驚。

特別是尤氏暗自生氣:「早懷疑你偷自己的兒媳,現在你自己說出來了。」賈敬招手讓可卿過來,把她抱在懷裡手伸到她的雙腿間摸了一把。

笑著對賈蓉說:「你的媳婦過然是白虎,你也別生氣,她就是那種男人見了就想強姦的女人。

你不可記恨你爹。」賈蓉趕忙說:「孫兒不敢。」賈敬哈哈大笑,賈珍說:「今日太爺過壽,就讓孫媳孝敬孝敬太爺好了。」可卿聽了賈珍的話馬上脫掉自己的衣服,一隻白羊般跪在賈敬面前伸手掏出賈敬的陰莖含在嘴裡。

賈敬看可卿滿臉放浪的神情,心中的慾火大盛,伸手撫摸她的雙乳和陰部。

可卿的兩隻大奶雖然肥大白嫩,但她的光精無毛的陰部更讓男人慾火難填。

白白嫩滑的陰部中間裂開一條肉縫,再往下小穴以然張開,紅紅的像一個小桃子。

賈敬一拉可卿的腰身,把她舉起來讓她頭朝下,這樣可卿的嘴還叼著賈敬的陽具,而賈敬的口舌也伸到她的小穴上。

線上A片

那可卿極力買弄自己的品蕭技術把賈敬的肉棒搞的舒舒服服。

賈敬也是人老經驗足,舔穴的技巧爐火純青,把可卿弄的欲仙欲死,想大聲叫喊,無奈嘴裡含著賈敬的大肉棍,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響。

但她更賣力吸著口中的肉棍。

終於賈敬忍不住了,大股大股的陽精衝出來射進可卿的小嘴裡。

可卿不敢往外吐只能吞進肚裡。

賈敬休息一會兒,詢問了賈珍府裡的情況。

他讓尤氏和可卿一起舔他的肉棒,不一會兒那肉棒有變的粗大起來。

賈敬讓可卿轉過身,可卿順勢趴在地上,叉開雙腿,高高地翹起了粉嫩的大屁股,浪聲道:「太爺快來吧,孫媳受不了。」說著扭動著雪白的屁股,陰戶已經濕淋淋的了。

賈敬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對準可卿的殷紅的小穴刺了進去,開始狂風暴雨般的抽插。

插的可卿淫叫連連:「哼…噢……我的小穴……爽到天了……啊啊……太爺……好厲害……別……別使勁啦……嗷……小穴爛了……它受……不了……」賈珍賈蓉也是慾火大盛,但他們不敢有絲毫異動。

只能慢慢欣賞賈敬用力奸著可卿,耳聽可卿的淫叫。

尤氏的情慾也不能控制了,她摁住可卿的頭讓她舔自己的濕淋淋的陰戶。

賈敬抽動了幾百下後達到了高潮,他的大雞巴頂著可卿的花心往她的子宮裡猛灌精液。

直浪的可卿叫也叫不出來,只是渾身顫動不已。

賈敬拔出濕淋淋的肉棍,讓婆媳二人用嘴舔淨。

尤氏和可卿伺候他穿好衣衫。

賈敬坐好說:「珍兒,你們回去吧,別再讓客人們久等了。」賈珍施禮到:「是是,那孩兒們就告退了。」一家人出了門,尤氏面臉怒容對賈珍說:「好啊,你竟敢和自己的兒媳婦通姦。」賈珍滿不在乎的說:「那有什麼?那你和秦鐘的事我管過你嗎?」尤氏啞口無言,賈珍回頭對賈蓉說:「蓉兒你別生氣,回去我賞倆絕色的丫頭給你。」那賈蓉本就不敢怎樣,今見有賞,連忙向父親稱謝。

等賈珍領著兒子回來,天已近晌午。

賈珍父子告了罪,開出酒宴請親朋入座飲酒,慶賀太爺賈敬生辰。

席間寶玉見可卿美艷無比,心裡很是敬仰:「秦鍾竟然有這樣美艷無雙的姐姐,竟把我家的姐妹都比下去了,不知道我是否有福和她……」正想著可卿來到寶玉身前,見寶玉粉琢玉雕般的人物,竟出在秦鍾之上,心中也著實愛慕。

上前答謝:「聽嬸娘說二叔很願提攜鍾弟,侄媳先謝過二叔了。」寶玉連稱不用謝,可卿道過謝就退下去了。

寶玉她和自己並沒太多的話,心裡覺得親近她不太容易,好歹秦鍾和自己以成密友,這事雖不易但還有點希望秦可卿隨愛慕寶玉人品不凡,但總覺這事很難入巷。

她心中有事就先行回房歇息。

過了好大一會兒,一個婆子來找她說:「寶二爺很睏了,請少奶奶給他安排一個休息的房間。」可卿見狀很是高興,覺得親近寶玉的機會來了。

她來到寶玉跟前看他喝的微帶醉意,就吩咐丫環們把他扶到自己房裡去。

那婆子阻攔道:「叔叔睡在侄媳的屋裡合規矩嗎?」可卿笑道:「你多濾了,他還是小呢。

再說在咱這誰的屋子配讓寶二叔歇息?」拿婆子無話可說,便叫人把寶玉扶到可卿的屋裡。

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人而來。

寶玉覺得眼餳骨軟,連說「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時,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學士秦太虛寫的一副對聯,其聯云:「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寶玉含笑連說:「這裡好!」秦氏笑道:「我這屋子大約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說著親自展開了西子浣過的紗衾,移了紅娘抱過的鴛枕。

於是眾人服侍寶玉睡倒便全散去了。

可卿吩咐自己貼身的丫頭瑞珠和寶珠看好門,別讓別人進來打繞。

自己回到屋內,來到床前望著躺在床上的寶玉,臉色由白慢慢轉成紅的,眼睛裡也透出了一股令人消魂的情慾。

可卿看著寶玉呼吸變的急促起來,終於她伸出手解開寶玉的褲帶,掏出寶玉的肉棒來握在手中。

寶玉的肉棒在可卿的撮弄下變的粗大起來。

可卿見寶玉竟有如此偉岸的陰莖,有些吃驚。

看著寶玉在自己撮動下一伸一縮的紅潤潤的龜頭,更是喜愛。

可卿張開櫻桃小口把寶玉的陰莖吞了進去。

可卿的口中的技巧很是出色,寶玉長長的肉棍她竟能一吞到根。

寶玉陰莖的龜頭也就刺過她的咽喉伸到食管裡。

寶玉靜靜躺在床上享受著,對可卿的口技暗自佩服:「啊,這就是書上說的深喉吧?沒想到她竟有這般的本事,比鳳姐姐可高明了許多。」那秦可卿是天生的淫婦蕩娃,男女之事可以說樣樣精通,對寶玉早已耳聞久了,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更沒想到他還有比常人大一倍的肉棒,更令可卿不能自己。

她著實賣弄技巧把個寶玉舒服的直說:「爽死了。」當寶玉的精液射進可卿嘴裡後,寶玉做起身來將可卿抱到床上。

倆人的唇緊緊貼在一起,可卿的舌帶著寶玉殘留的陽精就伸道寶玉的嘴裡。

寶玉雙手摀住可卿一對白嫩的大奶使勁揉,那對乳房就像兩麵團一般柔軟。

倆紅紅的乳有卻是硬硬的。

寶玉只覺溫比玉、膩如膏,方知前人所云「軟玉溫香」誠不我欺也。

可卿被寶玉揉的「哎喲,哎喲」叫起來。

寶玉一聽可卿叫的聲音有點不對頭,就停下手,一看可卿的雙乳,由於自己一時忘形已給揉的通紅通紅的,有的地方還出現一點點血漬。

寶玉大感對不住可卿,就用舌在她的雙奶上輕輕地舔,直癢的可卿「咯咯」地嬌笑。

當可卿脫一絲不掛地展現在寶玉面前時,寶玉呆了。

可卿嬌美的身軀只有警幻仙姑才可比。

更讓寶玉興奮的是可卿白嫩的,潔淨無毛的陰戶。

寶玉分開可卿的玉腿,仔細端詳著她的陰戶。

倆片肥大的陰唇中有一條細細的肉逢,陰戶白璧無瑕和玉腿小腹渾然一體。

寶玉伸出舌探索可卿陰戶的肉逢,沒幾下肉逢的下端就張開了一個紅紅的小嘴。

裡面一股清亮的細流向外淌出。

寶玉仔細地欣賞著她那美麗的小穴,分開她的陰唇,撫摸著她那粉紅色的陰蒂。

用舌頭舔著它,慢慢地它開始變硬變長了一點。

寶玉的手指伸進可卿的小穴裡,覺得裡面很溫暖,又很濕滑。

寶玉把手指使勁往裡伸用指尖頂她的花心。

就感到可卿小穴裡的淫水不住往外流。

原來她已浪的不得了了。

寶玉又用舌頭去舔她的小穴,像陰莖一樣抽送。

可卿再不能忍受了,她開始哀求寶玉:「啊……唔……好二叔……小穴……癢……快用……大……雞巴來……干……小穴……啊~……」聽到可卿的浪叫,寶玉看時機已到,便挺著那早已腫脹不堪的陰莖插了進去。

在寶玉粗大巨長的陰莖抽動下,可卿發出了一串串讓人吃驚的淫叫。

其淫蕩之詞不能入耳:「啊……小穴……小穴……快爛了……好舒服啊……操……操死我啦……大雞……巴好……好……厲害呀。」寶玉見連莊重文雅的可卿也浪叫出不堪入耳的粗話,心想警幻所言不虛。

於是他抖擻精神把從警幻那學來的花樣都用上了。

果然是天界淫君下凡,正干了可卿一下午仍是毫無疲態。

而可卿瀉了幾次後在也沒有動的力量了。

寶玉讓可卿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可卿見寶玉還這麼精神,認得他還沒盡歡,便歉意地說:「侄媳無能,沒讓二叔盡情快活。

這樣吧,讓我的丫頭瑞珠陪二叔一陪。」寶玉望著床上躺著的可卿搖了搖頭。

心裡想:「可惜這次沒能成她的後庭菊穴,下次再找機會吧。」想到這寶玉又在可卿身上摸了一回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她的房間。

這天賈珍大壽,一早寶玉就來到寧府給賈珍賀壽,賈珍一見寶玉來了很是高興,他讓寶玉坐下詢問他出去玩的情景,寶玉一一做了回答。

這時候又有很多客人來了,賈珍對寶玉說:「兄弟先寬坐,我去照應一下。」寶玉忙說:「大哥哥隨便。」賈珍前去招待客人,這時候秦鍾和姐姐可卿走過來。

寶玉一見可卿就想起她美好嬌嫩的身軀和玉潤圓滑的乳房,特別是她那光淨無毛的嫩穴,想起來就讓寶玉的肉棍發硬。

恨不能立刻上前把她的衣服撕光,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紅的小穴裡狂操一回。

可卿來到寶玉身前,她的臉先是羞澀的微微一紅,慢聲細語地說:「寶二叔來了,侄媳很高興能再見寶二叔。」看著嬌媚可愛的可卿,寶玉的陰莖就想抬頭。

寶玉靜了一下心說:「你好嗎寶與這陣子也很想你啊。」可卿的臉更紅了,她轉過頭對秦鍾說:「兄弟,你陪一下二叔,我還要去裡面照應照應。」說著她又回頭對寶玉嫣然一笑就走了。

寶玉顧不上跟秦鍾說話,只是癡癡看著可卿曲線玲瓏的背影。

這時候壽宴開始了,大傢伙入席吃喝起來。

吃完酒開始聽戲,由於賈珍是武將,戲唱的大多是武的,寶玉正看台上唱的《群英會》,賈珍來到他身邊悄聲說:「寶兄弟,你今晚就別回去了,就留在我這好嗎?」寶玉看他神神秘莫的樣子,就問他:「大哥哥有什麼事情嗎?」賈珍用更小的聲音說:「今晚咱們也唱一出群淫會怎麼樣?」寶玉微點了一下頭說:「好吧。」賈珍轉身離開又去招呼別人去了。

寶玉看了會兒戲,覺得沒什麼意思,他站起身來來到寧府後院,一看左右無人就直奔可卿的閨房。

寶玉一進屋,可卿看是她高興的驚呼一聲就撲上來。

倆人緊緊擁在一起,四片嘴唇粘在一塊。

倆人忘情的親吻著,他們貪婪地吞食著對方的舌,恨不得把情人吞進肚子裡。

寶玉動手剝下可卿的衣衫,露出她潔白美好的身軀。

寶玉愛戀地撫摸著可卿柔軟挺拔的乳峰說:「好姐姐,寶玉好想你啊,真想天天和姐姐在一起。」可卿嬌喘著說:「我也是啊,我也願意和二叔在一起。」寶玉說:「我給姐姐畫個像,想姐姐的時候我就拿出來看看。」說著讓可卿側臥在床榻上,寶玉找出紙筆來給她畫了一幅裸體畫像。

可卿看了寶玉的畫,真是羞的了不得。

寶玉把她畫的就像正在動情的女子,畫上重點描了她的面部表情,以及她的乳房和陰穴。

寶玉調笑道:「可卿姐姐,你看你現在的表情和畫上一樣嗎?」原來可卿看畫像乳頭挺立,小穴紅潤微張,似乎有愛液流出。

她自己心也不平靜了,在加上這幾天賈蓉只顧和父親去操尤氏姐妹,讓她寂寞了好幾天了。

現在寶玉來了,她早快忍不住了。

可卿把畫放好,她來到寶玉跟前抓住寶玉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寶玉用手指夾著她的乳頭揉動著,可卿身子一軟趴在寶玉懷裡。

寶玉把她放到床上,分開她的兩條白嫩的雙腿吻她的陰穴。

可卿的陰戶沒長一根陰毛,陰唇白白嫩嫩的夾著一個鮮紅的洞穴,小穴裡的愛液晶瑩剔透一滴滴地流下來。

寶玉也不知弄過多少女人的陰穴了,但可卿這樣柔軟無毛的陰戶每每都讓他為次發狂。

寶玉用舌撥開可卿那兩片潔白的陰唇,用舌尖鉤弄她的陰蒂。

可卿身子顫動著,她忍不住抓過寶玉的大肉棒含在嘴裡。

寶玉的口交可以說是出神入畫了,他的舌靈活地在可卿的穴口打著圈子,弄的可卿的小穴奇癢難當。

可卿忍受不了了,她口裡浪聲叫道:「啊,二叔,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地插插我的浪穴吧!求、求你啦。」寶玉真沒想到可卿竟如此快的就慾火中燒,他把可卿的雙腿搭在肩頭,大雞巴對著她的陰道狠狠的捅進去。

可卿「啊」地叫了一聲,隨即扭起豐滿的屁股,嘴裡只嘲嘲:「好啊……好痛……又好脹……真……真要被你,死了……操死我了……頂……頂死我了……也痛死……了……快……快動吧……給我來頓狠的……猛的……我的小穴……好癢……快啊……好大的雞巴啊……使勁啊。」寶玉猛烈地抽動著他的肉棍,每次深入可卿的嫩穴都觸及她的花心。

可卿陰道裡淌出的淫水把床鋪濕了一大片,她的陰穴被寶玉的肉棍轉磨、刮擦、頂撞得麻、癢、酥、痛各種滋味俱來,寶玉的肉棍每一次對她身體的衝擊都讓她身子不住地顫抖一回,只覺得那舒服透頂的快感,衝擊著她渾身的每一處。

使她抽搐著痙攣著,高潮迭起,淫液猛洩。

當寶玉滾燙的精液澆灌到她的子宮裡的時候,可卿全身不停的顫抖,雙手雙腳緊緊抱著寶玉,氣若游絲。

倆人摟抱著在床上歇了一會兒,寶玉起身下來。

可卿伸手拉住他,眼裡露出留戀的慾望。

寶玉轉身在她的臉上親了親說:「好可卿,天快黑了,我先到珍大哥那兒吃飯,他說晚上有事做啊。」可卿吃吃一笑說:「我知道,還不是開什麼群淫會啊。」寶玉很高興晚上可卿也能去,他說:「那我們晚上再見吧。」從可卿房裡出來,寶玉到前面來和大家聊了起來。

賈蓉個寶玉請了一個安,寶玉拉起他問道:「你父親呢?」賈蓉說:「老爺到後面去看晚宴準備的怎麼樣了,二叔剛才上那兒去了,讓侄兒好找啊?」寶玉臉微微一紅,心裡說:「我正在你老婆的床上。」他打了個哈哈把話題差開。

晚飯後,來道賀的客人都走了,賈珍讓人回榮府傳話說他留寶玉住一晚,然後領著寶玉奔天香樓而來。

路上賈珍問寶玉:「你弄的那座《仙慕樓》怎麼樣了?」寶玉心裡一驚,問賈珍:「大哥哥怎麼知道的?」賈珍說:「我怎麼不知道啊,這本是我想做的,但我受朝庭封賞,是有爵之人,做這樣的是有違律法,因此我讓薛幡去做了,但所有費用可都是我的啊,」寶玉說:「不是薛大哥出的錢蓋的樓嗎?」賈珍說:「你想想,憑香菱一個卑賤丫頭怎麼能從薛家的錢莊裡支錢呢。」寶玉一想也是,賈珍說:「今天咱們先試試樓裡的情景,你看怎麼樣?」寶玉點頭稱是,他倆一上天香樓,尤氏三姐妹和可卿早到了,賈蓉和秦鍾把屋子裡面佈置好了。

尤二姐和尤三姐見了秦鍾就已經心搖不已了,再一見到寶玉更讓這姐妹倆把持不定了,她們沒想到天下竟還有這麼俊美的男子。

賈珍坐下來緩了口氣問賈蓉:「這沒什麼閒雜人等了吧。」賈蓉說:「回父親的話,樓裡只我們八個人了。」賈珍說:「好,現在我把規矩說一下,呆會兒大家不能分大小,都隨隨便便的才好,誰找誰都行啊,誰要有勁就全使出來吧。」他說晚竟直衝可卿招招手,讓可卿坐到自己懷裡。

尤二姐和尤三姐都愛慕寶玉,一起向他走過來。

賈珍看了心想寶玉的肉棒粗長無比異於常人,那尤二姐身體嬌弱,恐怕承受不了寶玉具大的肉棍。

如果讓寶玉先把她操個好歹的話,別人今晚就別想幹她了。

而尤三姐自幼習武,身子健壯可與寶玉稱為敵手。

因此賈珍發話道:「蓉兒,你先盡盡孝,伺候一下你的母親鍾兒,你照顧一下你二姨。

寶玉,你和三姐都是會武之人,先給我們舞一段劍術助助興好嗎?」寶玉和尤三姐點頭稱是,他們拿起劍對舞起來,一個男的如玉樹臨風,一個女的如玉,倆人一紅一白如同穿花蝴蝶般在屋中間飛舞著。

賈珍抱著可卿的身子手伸到她雙腿間扣弄著,嘴裡還不住地給寶玉和尤三姐叫好喝彩。

賈蓉也把母親的衣扣解開,手在她光滑的嬌軀上游動著。

而性急的秦鍾早把自己八寸長的肉棒插進尤二姐的陰道裡了。

尤三姐以前只聽說寶玉是唸書的,沒想到他竟還有如此的武功,心裡真是愛的不得了。

這時寶玉突然說:「停手。」尤三姐不明所以地停下來,她一往情深地看著寶玉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寶玉說:「天很熱,穿這麼多衣服舞劍淨出汗了,不如把衣服脫了好嗎?」尤三姐早就意亂情迷了,也不及細想就答應說:「好吧,寶二爺。」說著就解下身上的衣服,赤裸裸地站在寶玉面前。

寶玉沒想到尤三姐竟如此地大方,她圓圓高聳的乳房,看來十分堅挺,乳嶺上粉紅的乳頭,十分鮮嫩,而她三角地帶下的陰戶外長滿了濃密的陰毛把鮮嫩的小穴蓋住了。

當倆人再次拿劍揮舞的時候尤三姐胸前顫動的那對圓潤的大奶,以及抬腿踢足時微露的紅潤的小穴都讓寶玉看了激動不已。

這對男女一絲不掛地在大廳中起舞,尤三姐絕色誘人的身軀讓寶玉的雞巴逐漸變粗邊硬了。

尤三姐看到寶玉雙腿間挺起的肉棍,心裡老大地吃驚,沒想到寶玉白面書生一樣的人竟有這樣粗壯的陰莖。

她眼望著寶玉手愈來愈慢,姐姐消魂般的呻吟挑逗著她的每一根神經。

尤三姐「啪」地把劍扔了,寶玉立刻停下來。

不等他反應過來,尤三姐就撲上來抓住他的肉棍拚命地往嘴裡吞下去。

寶玉看著尤三姐瘋狂地吞食著他的陰莖,他的一隻手抓著那對豐乳揉弄著,另一隻手隨著她的大腿滑到陰戶上,分開她的陰唇,在沾著淫水的陰核上揉動幾下。

尤三姐渾身酥麻了,周圍姐姐的浪叫聲再加上寶玉的雙手在身上的遊走讓她忍受不住了,她吐出寶玉的雞巴哀求寶玉:「寶二爺,我的小穴好癢啊,你拿大雞巴操操我的浪穴吧。」寶玉也是慾火萬長,他讓尤三姐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翹起,他則分開她的雙腿,站在她後面,先用龜頭在陰穴滑動著,然後對準陰穴用力一頂,肉棍全根沒入,直插到她的子宮口。

寶玉抓著尤三姐的乳房,指夾著乳頭揉捏著,大雞巴在她水淋淋的陰道裡滑動,弄的她淫水四漸,順著白晰的腿兒往下流。

尤三姐那經過這樣大的肉棍抽插她大聲呻吟,用力向後頂動著屁股,扭動著她那纖細的腰身:「啊……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大雞巴……操死……操死我了……二爺……二爺……你就插死我吧。」整個天香樓裡充滿了無邊的春色,女子的呻吟聲,男子的喘息聲和男女肉體的撞擊聲交織在一起。

足足有將近一個時辰才平息下來。

大家各自靠在椅子上休息,表面的平靜代替不了內心的躁動。

沒多久這些淫男蕩女就都找好自己的目標就要開始新一輪的交歡。

賈珍連忙叫停,他說:「你們都喜歡寶玉的大雞巴,都去找他豈不是把我們冷落了。

這樣不行吧。」尤氏說:「那沒法子啊,你的陽具要比寶玉的好我們就會找你啊。」聽了尤氏的話大家都笑起來。

賈珍提議:「這樣吧,你們女的比一比讓我們選出一個最好的,我們男的讓你們選出一個最好的,然後女的最好對男的剩下的三個人,男的第一對女的剩下的三個人怎麼樣?」大家覺得這法子很新奇,於是開始選拔。

這邊以賈珍為首站成一排,讓女的把陽具用嘴含硬了,然後比出寶玉為第一。

那邊四名女子也站成隊,可卿不但面目秀麗,身材嬌媚特別是她潔淨無毛的嫩穴讓眾人傾倒,把她列為女子第一。

這樣尤氏三姐妹對寶玉,而可卿也要受到賈珍父子和弟弟的輪姦。

寶玉看著尤氏姐妹光潔白嫩的軀體,他卻並不著急干她們,而是坐在椅子上讓她們三人輪著給自己口交,他卻悠閒地欣賞著可卿被輪姦的情景。

賈珍他們沒有寶玉那樣鎮靜,他們三人的雞巴早就插入道可卿身子上的三個洞中了。

可卿扭曲著身體,想叫也喊不出聲,而賈珍、賈蓉和秦鍾在她的嘴巴、小穴和肛門裡抽插著自己的肉棍,每人插十來下就拔出來相互換一下位置。

可卿的雙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陰戶裡不斷流出的淫水被三人的肉棍沾的到處都是。

尤氏三姐妹一面含著寶玉硬梆梆發亮發紅的肉棍,一面看可卿被輪姦。

這淫穢的景象早讓她們姐妹下體騷癢渾身發軟了,再加上寶玉超人的雞巴就在面前,她們實在是不能忍受了。

由尤氏打頭,姐仨輪流爬到寶玉身上讓寶玉的大陽具插入自己的淫水氾濫的小穴。

女性天性的被動使她們在主動操穴是還覺得不過癮,於是尤氏姐妹就跪趴在地上,白白的屁股衝著寶玉翹起來,紅彤彤的肥穴完全暴露在寶玉面前。

寶玉挺起巨大的陽具在她們三人的陰道裡輪番出入,狠狠地狂幹起來。

直插的這三姐妹浪叫不斷,直呼痛快。

尤氏姐妹的淫叫更刺激了可卿和賈珍他們,賈珍等人在也沒了憐香惜玉之心在他們眼裡跟前的可卿就是他們發洩性慾的對象,他們變的更瘋狂了,直把可卿操的死去活來,昏暈過去。

賈蓉把老婆抱到床上讓她躺好,賈珍說:「你們姐仨誰過來啊?」聽了賈珍的話,尤氏姐妹都掙著要去,賈珍他們看了「哈哈」大笑起來,而寶玉則苦笑著搖了搖頭。

幾個男女沒了廉恥,他們在一起狂歡取樂直鬧了一整夜,到第二天爬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晌午了。

寶玉睜開眼看了看自己懷裡的尤三姐說:「三姐你有婆家了嗎?」還沒等三姐說話,賈珍說:「寶兄弟是不是看上我家三姐了?」寶玉說:「不是,不過我到想給三姐保個媒,你看還好嗎?」尤氏說:「是誰啊?你說來聽聽。」尤三姐聽了他們談論自己的終身大事,羞澀的低下頭不言語了。

尤氏問寶玉想把妹妹說給誰,寶玉說:「這人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就是柳湘璉柳大哥。」賈珍聽了拍手叫好:「好、好,我家三姐一身武藝,那柳湘璉也是英雄豪傑他倆真是天造的一對啊。」尤三姐早就知道柳湘璉,榮、寧二府的人對他都是交口稱讚,現在寶玉想把自己說給柳湘璉,使自己終身有靠,心裡不禁對寶玉十分感激。

尤氏也連連稱好寶玉說:「柳大哥說出去辦事,再過些日子就會回來,等他一回來我就去找他說說。」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兩個老婆
少婦的打工和性愛故事
被輪姦的瑤瑤
在總經理辦公室偷姦他的小秘
校花小雪
辣妹老闆娘
背叛友情
火鍋店打工奇遇
小姨子人工受精記
老公的精液
熱門小說:
嫁給倆老公的感覺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