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黃蓉

黃蓉回向巖洞,一路暗恨自己學藝不精,得遇如此良機仍是被他逃脫。走進洞內,見洪七公已然睡倒,地下吐了一灘黑血,不禁大驚,忙俯身問道:「師父,怎樣?覺得好些麼?」洪七公微微喘息,道:「我要喝酒。」黃蓉大感為難,在這荒島之上卻哪裡找酒去,口中只得答應,安慰他道:

「我這就想法子去。師父,你的傷不礙事麼?」說著流下淚來。

她遭此大變,一直沒有哭過,這時淚水一流下,便再也忍耐不住,伏在洪七公的懷裡放聲大哭。洪七公一手撫摸她頭髮,一手輕拍她背心,柔聲安慰。

老叫化縱橫江湖,數十年來結交的都是草莽豪傑,從來沒和婦人孩子打過交道,被她這麼一哭,登時慌了手腳,只得翻來覆去的道:「好孩子別哭,師父疼你。乖孩子不哭。師父不要喝酒啦。」黃蓉哭了一陣,心情略暢,抬起頭來,見洪七公胸口衣襟上被自己淚水濕了一大塊,微微一笑,掠了掠頭髮,說道:「剛才沒刺死那惡賊,真是可惜!」於是把巖上反手出刺之事說了。

洪七公低頭不語,過了半晌,說道:「師父是不中用的了。這惡賊武功遠勝於你,只有跟他鬥智不鬥力。」黃蓉急道:「師父,等您休息幾天,養好了傷,一掌取他狗命,不就完了?」洪七公慘然道:「我給毒蛇咬中,又中了西毒蛤蟆功的掌力。我拚著全身功力,才逼出了蛇毒,終究也沒幹淨,就算延得數年老命,但畢生武功已毀於一旦。

你師父只是個糟老頭兒,再也沒半點功夫了。」黃蓉急道:「不,不,師父,您不會的,不會的。」洪七公笑道:「老叫化心腸雖熱,但事到臨頭,不達觀也不成了。」他頓了一頓,臉色忽轉鄭重,說道:「孩子,師父迫不得已,想求你做一件十分艱難、大違你本性之事,你能不能擔當?」黃蓉忙道:「能,能!師父您說罷。」洪七公歎了口氣,說道:「你我師徒一場,只可惜日子太淺,沒能傳你甚麼功夫,現下又是強人所難,要把一副千斤重擔給你挑上,做師父的心中實不自安。」黃蓉見他平素豪邁爽快,這時說話卻如此遲疑,料知要托付的事必然極其重大艱巨,說道:「師父,您快說。您今日身受重傷,都是為了弟子的事赴桃花島而起,弟子粉身碎骨,也難報師父大恩。就只怕弟子年幼,有負師父囑咐。」洪七公臉現喜色,問道:「那麼你是答允了?」黃蓉道:「是。請師父吩咐便是。」洪七公顫巍巍的站起身來,雙手交胸,北向躬身,說道:「祖師爺,您手創丐幫,傳到弟子手裡,弟子無德無能,不能光大我幫。今日事急,弟子不得不卸此重擔。祖師爺在天之靈,要佑庇這孩子逢凶化吉,履險如夷,為普天下我幫受苦受難的眾兄弟造福。」說罷又躬身行禮。

黃蓉初時怔怔的聽著,聽到後來,不由得驚疑交集。

洪七公道:「孩子,你跪下。」黃蓉依言跪下,洪七公拿過身邊的綠竹棒,高舉過頭,拱了一拱,交在她手中。黃蓉惶惑無已,問道:「師父,您叫我做丐幫的……丐幫的……」洪七公道:「正是,我是丐幫的第十八代幫主,傳到你手裡,你是第十九代幫主。現下咱們謝過祖師爺。」黃蓉此際不敢違拗,只得學著洪七公的模樣,交手於胸,向北躬身。洪七公突然咳嗽一聲,吐出一口濃痰,卻落在黃蓉的衣角上。

黃蓉暗暗傷心:「師父傷勢當真沉重,連吐痰也沒了力氣。」當下只是故作不見,更是不敢拂拭。

洪七公歎道:「他日眾叫化正式向你參見,少不免尚有一件骯髒事,唉,這可難為你了。」黃蓉微微一笑,心想:「叫化子個個污穢邋遢,髒東西還怕少了?」洪七公吁了一口長氣,臉現疲色,但心頭放下了一塊大石,神情甚是喜歡。

黃蓉扶著他躺下。

洪七公道:「現下你是幫主,我成了幫中的長老。長老雖受幫主崇敬,但於幫中事務,須奉幫主號令處分,這是歷代祖師爺傳下的規矩,萬萬違背不得。只要丐幫的幫主傳下令來,普天下的乞丐須得凜遵。」黃蓉又愁又急,心想:「在這荒島之上,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回歸中土。況且靖哥哥既死,我也不想活了,師父忽然叫我做甚麼幫主,統率天下的乞丐,這真是從何說起呢?」但眼見師父傷重,不能更增他煩憂,他囑咐甚麼,只得一切答應。

洪七公又道:「今年七月十五,本幫四大長老及各路首領在洞庭湖畔的岳陽城聚會,本來為的是聽我指定幫主的繼承人。只要你持這竹棒去,眾兄弟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幫內一切事務有四大長老襄助,我也不必多囑,只是平白無端的把你好好一個女娃兒送入了骯髒的叫化堆裡,可當真委屈了你。」說著哈哈大笑,這一下帶動了身上創傷,笑聲未畢,跟著不住大咳起來,黃蓉在他背上輕輕按摩,過了好一陣子方才止咳。

洪七公歎道:「老叫化真的不中用了,唉,也不知何時何刻歸位,得趕緊把打狗棒法傳你才是。」黃蓉心想這棒法名字怎地恁般難聽?又想憑他多兇猛的狗子,也必是一拳擊斃,何必學甚麼打狗棒法,但見師父說得鄭重,只得唯唯答應。

洪七公微笑道:「你雖做了幫主,也不必改變本性,你愛頑皮胡鬧,仍然頑皮胡鬧便是,咱們所以要做叫化,就貪圖個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若是這個也不成,那個又不行,幹麼不去做官做財主?你心中瞧不起打狗棒法,就爽爽快快的說出來罷!」黃蓉笑道:「弟子心想那狗子有多大能耐,何必另創一套棒法?」洪七公道:「現下你做了叫化兒的頭子,就得像叫化一般想事。你衣衫光鮮,一副富家小姐的模樣,那狗子瞧著你搖頭擺尾還來不及,怎用得著你去打它?可是窮叫化撞著狗子卻就慘啦。自古道:窮人無棒被犬欺。你沒做過窮人,不知道窮人的苦處。」黃蓉拍手笑道:「這一次師父你可說錯啦!」洪七公愕然道:「怎麼不對?」黃蓉道:「今年三月間,我逃出桃花島到北方去玩,就扮了個小叫化兒。一路上有惡狗要來咬我,給我兜屁股一腳,就挾著尾巴逃啦。」洪七公道:「是啊,要是狗子太凶,踢它不得,就須得用棒來打。」黃蓉尋思:「有甚麼狗子這樣凶?」突然領悟,叫道:「啊,是了,壞人也是惡狗。」洪七公微笑道:「你真是聰明。若是……」他本想說郭靖必然不懂,但心中一酸,住口不語了。

黃蓉聽他只說了半句,又見到他臉上神色,便料到他心中念頭,胸口一陣劇烈悲慟,若在平時,已然放聲大哭,但此刻洪七公要憑自己照料,反而自己成了大人而師父猶似小兒一般,全副重擔都已放在自己肩頭,只得強自忍住,轉過了頭,淚水卻已撲簌簌的掉了下來。

洪七公心中和她是一般的傷痛,明知勸慰無用,只有且說正事,便道:「這三十六路打狗棒法是我幫開幫祖師爺所創,歷來是前任幫主傳後任幫主,決不傳給第二個人。我幫第三任幫主的武功尤勝開幫祖師,他在這路棒法中更加入無數奧妙變化。數百年來,我幫逢到危難關頭,幫主親自出馬,往往便仗這打狗棒法除奸殺敵,鎮懾群邪。」黃蓉不禁神往,輕輕歎了口氣,問道:「師父,您在船上與西毒比武,幹麼不用出來?」洪七公道:「用這棒法是我幫的大事,況且即使不用,西毒也未必勝得了我。

誰料到他如此卑鄙無恥,我救他性命,他卻反在背後傷我。」黃蓉見師父神色黯然,要分他的心,忙道:「師父,您將棒法教會蓉兒,我去殺了西毒,給您報仇。」洪七公淡淡一笑,撿起地下一根枯柴,身子斜倚石壁,口中傳訣,手上比劃,將三十六路棒法一路路的都授了她。他知黃蓉聰敏異常,又怕自己命不久長,是以一口氣的傳授完畢。

那打狗棒法名字雖然陋俗,但變化精微,招術奇妙,實是古往今來武學中的第一等功夫,若非如此,焉能作為丐幫幫主歷代相傳的鎮幫之寶?黃蓉縱然絕頂聰明,也只記得個大要,其中玄奧之處,一時之間卻哪能領會得了?

等到傳畢,洪七公歎了一口氣,汗水涔涔而下,說道:「我教得太過簡略,到底不好,可是……可是也只能這樣了。」「啊喲」了一聲,斜身倒地,暈了過去。

黃蓉大驚,連叫:「師父,師父!」搶上去扶時,只覺他手足冰冷,氣若游絲,眼見是不中用了。

黃蓉在數日之間迭遭變故,伏在師父胸口一時卻哭不出來,耳聽得他一顆心還在微微跳動,忙伸掌在他胸口用力一掀一放,以助呼吸,左手伸進洪七公的褲子中,一把捏住他那根陰莖,觸手已是綿軟無力,全沒有了往日的丰采。

就在這緊急關頭,忽聽得身後有聲輕響,一隻手伸過來拿她手腕。

她全神貫注的相救師父,歐陽克何時進來,竟是全不知曉,這時她忘了身後站著的是一頭豺狼,卻回頭道:「師父不成啦,快想法子救他。」歐陽克見她回眸求懇,一雙大眼中含著眼淚,神情楚楚可憐,心中不由得一蕩,俯身看洪七公時,見他臉如白紙,兩眼上翻,心下更喜。

他與黃蓉相距不到半尺,只感到她吹氣如蘭,聞到的儘是她肌膚上的香氣,幾縷柔髮在她臉上掠過,心中癢癢的再也忍耐不住,伸左臂就去摟她纖腰。

黃蓉一驚,沈肘反掌,用力拍出,乘他轉頭閃避,已自躍起身來。

歐陽克原本忌憚洪七公了得,不敢對黃蓉用強,這時見他神危力竭,十成中倒已死了九成半,再無顧忌,晃身攔在洞口,笑道:「好妹子,我對旁人決不動蠻,但你如此美貌,我實在熬不得了,你讓我親一親。」說著張開左臂,一步步的逼將過來。

黃蓉嚇得心中怦怦亂跳,尋思:「今日之險,又遠過趙王府之時,這可如何是好?」「你真的……那麼想和我做……做嗎?」黃蓉低低的問道。

歐陽克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看到那雙柔情似水的雙眸定定的看著自己,不由心神俱醉。

「只要你先救了師父,我自會依你。」黃蓉心想,只要師父醒過來,諒你也不敢如何。

但歐陽克豈是如郭靖一樣愚飩之人,一聽黃蓉說話的口氣,就知她不是真心,眼珠轉了一轉,計上心頭,便假意答允道:「好,你可不要反悔,只要我能救醒老叫花,你就同意與我……」「是啦,你不要磨磨蹭蹭的了,救醒師父,我什麼都依你了啦!」「我怎樣幫你?」「老叫花真氣太弱,我若直接輸入,他必定收受不起,所以必須通過你的身體再轉入他體內,才會成功。」「那要怎樣通過我的身體?」黃蓉疑惑的問道。

「我叔父的蛤蟆功已經擊破老叫花的護身真氣,現在他體內陰陽失調,我只有先把精液射入你的體內,然後用你的蜜液——因為這是至陰之水,和我的精液——至陽之水混和,然後把老叫花的陰莖插入到你的陰道內,讓他的龜頭吸入這兩種體液,我再從外面輸入真氣,只有這樣才能救他。」「什麼?你是說……你是說……要把你的精液射到我身體裡面!這不是……我要和你交媾嗎?」黃蓉生氣的質問道。

「這是沒有辦法的,要救老叫花,就只有這個方法,救不救在你。」黃蓉歎了一口氣,雖然心中一萬個不願意,但也知道如果不按著他的話做,洪七公的性命恐怕就此丟掉。

想到這兒,黃蓉深吸口氣,轉過身來,面對著歐陽克。歐陽克一看黃蓉臉上那種又羞又惱的表情,就知道已經使她屈服了,但嘴上卻說:「既然蓉妹心中多有顧慮,我也不便強人所難,就看老叫花的運氣了。」說完,便假裝要走。

「別走,我……我答應你就是了!」說到最後,聲音已幾如蚊鳴。

黃蓉閉上雙眼,任憑歐陽克褪去自己週身的衣衫。歐陽克怎麼也沒想到黃蓉會如此乖乖的就範,手指不禁微微有些顫抖。

歐陽克站到黃蓉身前,先分開她的衣襟,又一粒粒解開她胸衣的扭扣,當月白色的胸衣敞開時,那兩座晶瑩剔透的玉乳便一下子漲挺出來。

酥乳飽滿挺實,色澤瑩白雪潤,散發著處子的乳香,雪峰頂端的兩顆紅艷艷的乳頭斜斜的挺向半空,歐陽克吞了一口口水,恨不得一下子把它含進口中。

「妹子,你還是自己把裙子脫了吧,免得你又說我不老實。」黃蓉儘管又羞又氣,但為了救七公,也顧不得許多了,雙手伸到腰間解開裙帶,一鬆手,長裙落地,然後拉住襯裙的裙擺向上提起,歐陽克看著眼前這個讓他夢寐以求渾圓、雪白的玉臀,急乎是近不及待撲上上去,他不愧是花叢中的老手,並不急於品嚐黃蓉的蜜穴,他知道如果現在就插進去的話,得到的只能是她的肉體,他要盡情調弄好她,讓她一輩子也離不開他。

歐陽克雙手摟住黃蓉的細腰,壓在她熾熱的胴體上,少女硬硬的乳尖頂在他的胸口上,他用雙腳分開黃蓉緊夾在一起的大腿,挪動身體,進入到她的胯間。

此時黃蓉只是象徵性的扭動身體,口中輕輕呻喚著:「不要!不要!」雖然是拒絕的話語,但那嬌柔婉轉的聲音卻是使人更加的愛憐她。

「你……你在幹什麼?還不快……快點進去!」黃蓉被他挑逗得渾身燥熱,為了掩蓋自己興奮的心情,嬌聲催道。

「妹子,你不要著急,你看,你這裡蜜液的量還很少,我要是進來的話,你自己受苦不說,到候不能完全中和我的精液,老叫花可就一命嗚呼了。」歐陽克一邊說著,一邊把插在她蜜唇裡攪動的手指抽出來,伸到她的眼前。

手指上粘滿了粘粘的蜜液,散發出一股淫靡的氣息。聞到自己身體分泌出來的淫液的味道,黃蓉羞得扭過頭去,:「已經這樣多了……」低低的說道,她甚至能感到從自己的穴孔中有蜜液緩緩的流下來。

黃蓉沒有辦法,雖然知道他只是想玩弄自己,但如果拒絕他的話,又擔心他不會醫治七公。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歎了口氣,挪動身體,叉開兩條赤裸的大腿,盤在他的腰上,讓他繼續玩弄自己的蜜穴。

歐陽克雙手抱住黃蓉那兩條雪白粉嫩,光潔如脂赤裸玉腿架在自己肩上,一手扶住顫抖的肉棒,先將恥丘上的陰毛弄順,再把她的粉臀向上托起來,然後對準黃蓉兩腿間那道濕淋淋泛著淫靡光澤的蜜穴中用力將肉棒插了進去。

「終於要插入了!」黃蓉心裡混雜著悲憤和渴望的奇怪心情,雙手下意識的緊緊抓住身下的衣服,所有的意識都集中在蜜穴口。

柔軟的粘膜上感受到硬物的頂撞,蜜唇向兩邊分開,此時黃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可歐陽克卻故意停止不動,用龜頭在沿著蜜唇上下摩擦。

黃蓉玉手緊緊摀住嘴唇,可壓抑不住的呻吟還是斷斷續續的傳出來,雪臀也是難耐的向上彈動,似乎在追逐著他的肉棒。

這時歐陽克的手指又偏偏一下捏住她胯下那粒滾燙漲挺的肉芽。

「呀……啊!啊!」強烈的快感讓黃蓉終於放下少女的矜持,紅唇中吐出放浪的春吟,玉手下意識的伸到自己的胯下,意外的看到黃蓉淫蕩的動作,歐陽克甚至有些感動,他不再逗弄她的身體,把她的手指從胯下拿開,「嗯!」「唔!」當肉棒噗的一下刺穿了黃蓉那纖柔的唇肉時,兩個人都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悶哼。

歐陽克是因為肉棒終於插入了自己一心嚮往的少女的蜜穴內。

「呀……啊!痛!」下體產生被撕裂的痛感,像木樁一樣的肉棒撕裂剛剛長成的有如嬰兒般柔嫩的處女膜,完全塞滿她窄小的蜜穴,痛楚和愉悅讓黃蓉猛然挺直後背,頭向後仰,一頭青絲如飛瀑般披散下來。

「怎麼,你還是處女?」歐陽克看著從黃蓉蜜穴裡溢出來絲絲血跡,半是驚訝,半是興奮的在黃蓉耳邊問道。

這也難怪,儘管歐陽克閱女無數,但這「聖女膜」的絕學卻是頭一次見到,而且黃蓉的蜜穴無論從色澤還是從敏感度上看,都毫無疑問是初經人事的處子。

黃蓉也不想說破,只是將螓首扭到一邊,羞聲道:「不要問了,你……你不高興嗎?快弄吧!」歐陽克幾乎是欣喜若狂,緊緊抱住黃蓉的臀胯,小腹用力,將肉棒一直插入到根部,瞇起眼睛,靜靜體會著被處女陰道緊夾的快感,怒漲的肉棒受到穴壁強力的包夾,讓他幾乎無法自持。黃蓉更是呻吟不已,嬌軀輕顫……他低下頭,雙手摟住黃蓉兩條赤裸的大腿壓向身體兩側,仔細的觀察著自己的肉棒在陰穴內進出的景色:由於黃蓉的玉臀被他高高的抬起,所以整個秘部的形態便完全暴露出來,原本色澤粉嫩的蜜唇經過肉棒長時間的抽插,早已充血變成深紅色,而且完全伸展開來,誘人的玉洞正緊緊吞著一根粗長的肉棒,隨著每一次進出,都會在洞口形成一圈鮮紅的肉環,而且在穴口的周圍滿溢著從黃蓉體內分泌出來的粘白的蜜液。

歐陽克用手指從黃蓉的恥部撈起蜜汁,塗抹在那不住收縮的菊花蕾上,另一隻手伸到恥丘上捏住那粒調皮的小肉芽不住的揉搓著。

「呀啊!」黃蓉渾身一顫,蜜穴「嗖」的一下縮緊,「你……你一定要捏我那兒嗎!」儘管黃蓉的話語裡有著責備的口氣,但也無法掩蓋興奮的感覺。歐陽克也不答話,只是加重了手指揉捏的力道,同時肉棒也加上了旋轉的方式,更用力的挖弄著黃蓉的恥穴。

歐陽克一手托住黃蓉的玉臀,強迫她迎合著自己肉棒的抽送,一手伸到她的酥胸上,祿山之爪緊緊的捏住漲挺的嫩乳。儘管黃蓉的性經驗有過不少,但乳房卻顯得嬌俏可人,宛若尖筍一般,所以歐陽克的手掌很輕易的就把椒乳握住,五指盡展收縮捏弄之能事,手指……黃蓉實在是無法抗拒體內愈燃愈烈的慾火,赤裸的雙腿無意識的緊緊夾住歐陽克的腰身,濕潤的紅唇中發出陣陣呻吟聲,從兩人密合在一起相互磨擦的性器中傳出曼妙的淫聲。

歐陽克的肉棒猛力貫穿黃蓉緊夾的陰道,龜頭昂首頂在子宮口上。花心處酸麻的觸感讓黃蓉吐出壓抑許久的誘人春吟,赤裸滾燙的嬌體也更加主動的迎合肉棒的運動。

雙手抓住黃蓉纖細的腳掌,夾住五個腳趾將雙腿用力的劈向身體兩側。這個動作讓黃蓉的雙腿成180度完全展露開來。

天色漸漸暗淡下來,石洞內男女交合的聲音依然沒有停止。黃蓉此時正跪騎在歐陽克的身上,肉棒從下方頂入顫抖的蜜洞中,持續的高潮讓黃蓉的性器充血變成深紅色,陰道壁的肌肉都有些僵直了,從蜜穴內溢出的淫液將倆人的陰毛……歐陽克半躺在石椅上,任憑黃蓉幾近瘋狂的在上面扭動著小蠻腰,「滋噗,滋噗」蜜穴內溢滿粘稠的汁液,隨著每一下動作而發出淫聲。

歐陽克伸出雙手,捏住黃蓉酥胸上那兩顆紅艷欲滴,在眼前雀躍跳動的乳尖,像要把它擰下來一般的大力揉弄著。黃蓉痛苦的呻吟著,身體的聳動得更加厲害,從誘人的紅唇裡滴下銀亮的絲液。

歐陽克看著平時那個純情狡捷的黃蓉現在終於曲服在自己的肉棒下,心裡極為得意。

黃蓉此時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只是憑著身體的本能追逐著肉棒,對於正和自己交媾的人是誰已不重要,「不要……不要!啊!」肉棒連續的強攻終於突破「聖女功」的第一重勁力,黃蓉只覺花心一陣酸麻,心知歐陽克的龜頭已經頂到自己的子宮口上,雖然她現在心裡真的渴望能有盡情的放縱。

僅存的理智讓她吸了口氣,運起「聖女神功」的心法,想合住洞開的子宮口,但歐陽克卻在此時一低頭,趁她吸氣的時候猛然吻上那張正吐出香甜氣息的櫻唇。

黃蓉心神一蕩,功力一偏,原本應使宮口合閉的力量卻使陰道壁的肌肉收縮起來。

「嗯哼!」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歐陽克一聲悶哼,蜜洞緊緊夾住他的陽具,同時在花心深處也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籍由這股力道,歐陽克身體用力向前一頂,而黃蓉也因為剛才的失誤心神一分,守護著子宮口的內力一就聽「波」的一聲,粗大的龜頭一下子插進黃蓉鮮嫩的子宮裡。

啊哈!」黃蓉一聲悶哼,突如其來的快感讓她一下子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赤裸的胴體緊緊纏住歐陽克的身體,玉臀猛力的向上挺起,這個動作使歐陽克的陰莖徹底攻入了那塊孕育著生命的豐沃土地。

黃蓉的鼻孔中艱難的發出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哼叫,主動的伸出香舌回應歐陽克的狂吻。

意外的看到黃蓉熱烈的反應,歐陽克甚至有些激動,他的身體向下壓去,緊緊的抱住黃蓉的玉頸,讓她的裸臀半懸在空中,然後從上往下猛烈的抽動陰莖,強烈的快感讓黃蓉失去對身體的控制,扭動腰肢,想要擺脫歐陽克的淫辱,可實際的動作卻是使陰道夾得更緊,而且加上主動的配合。

歐陽克沒想到黃蓉的身體這麼敏感,更加買力的發揮自己御女的技巧,九淺一深,左旋右磨,黃蓉在他的終於發出喜悅的哭泣,吞下歐陽克送過來的唾液。

失去對身體的控制,什麼「聖女神功」「逍遙游」……「啊!」歐陽克一聲大叫,肉棒努力的向前用力一頂,龜頭一下子插進滾燙的子宮內,強烈的刺激讓黃蓉胸腹向上挺起,張開紅唇,但卻發不出聲來,熱情的子宮吐出粘滑的蜜液歡迎無理的闖入者,宮口輕輕含住龜頭,肉孔的表面像波浪一樣來回起伏,穴壁上細細的皺摺像少女細滑的纖指撫弄著歐陽克的棒身。

肉棒在黃蓉的蜜穴內爆發,炙熱的精液從他的龜頭中猛然射出,強有力的擊打在黃蓉毫無遮掩的花蕊上。

射精後的歐陽克無力的趴在黃蓉的身體上,頭埋進她那滑膩濕潤的乳溝裡,一邊感受著心臟強有力的跳動,一邊舔弄著那粒漲大的乳頭。

當黃蓉終於從剛才眩暈般的快感中清醒過來時,一瞬間不知道身在何處,黃蓉輕輕歎了口氣,心中對這個男人不知是什麼感覺。

體內燃燒般的快感讓她幾乎不忍就此讓他把肉棒拔出去,但女性的羞澀讓她只是把臉扭向一邊,用手指摀住嘴唇,任由歐陽克親吻著自己漲挺的乳頭。

「但是……但七公他的肉棒沒有挺起來,這樣怎麼能插進我的陰道裡呢?」「這好辦,你用跪姿和我交媾,用嘴把他弄起來就行了!」黃蓉沒有辦法,只好順從。

黃蓉跪伏在洪七公雙腿間,張開櫻唇含住那根軟綿綿的肉棒,臀部對著歐陽克高高挺起。

「不行了!」黃蓉趴俯在胴體一陣哆嗦……「接下來怎麼辦?」黃蓉儘管是面紅似火,心中實在不想讓他把肉棒拔出去,但僅存的理智還是讓她問道。

而歐陽克雖然更捨不得離開黃蓉那甜美的蜜穴,但怕她起疑心,便有些戀戀不捨的把肉棒從她濕熱的恥穴內拔出來,「波」的一聲,肉棒從蜜穴內退出來,粗大的柱身上沾滿了黃蓉體內分泌出來的蜜液,經過長時間的抽插,散發著淫靡的熱氣。黃蓉也感到下體突然的空虛,上身無力的趴俯下來,輕輕的喘息。

「好,現在不要讓液體流出來,就這樣坐上去。」黃蓉滿臉羞紅的從地上爬起來,一隻手伸到胯下緊緊掩住火熱的蜜穴,騎到洪七公的大腿上,挪動身體,讓那根勃起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蜜唇,可是高潮過後的黃蓉實在沒有力氣調整好姿式,一隻手又要摀住洞口,試了幾次也無法順利的坐下,不得已只好羞紅著臉對歐陽克說:「你……你過來幫幫我!」歐陽克正是求之不得,連忙走過去抱住黃蓉的身體,雙手從她的臂下穿過,向兩側拉開她的大腿。

這種象小孩兒撒尿的姿式讓黃蓉羞不可耐,她緊緊閉上雙眼,一手摸索著抓住洪七公的肉棒,屁股向前挪了挪,另一隻手稍稍分開一線,「滋嚕」一下,肉穴藉著身體坐下的力量和粘液的潤滑,將洪七公的肉棒一下子吞到根部。

「啊哈!」黃蓉一聲嬌吟,身體無力的向前俯倒,歐陽克急忙從後面一把抱住她的胴體,雙手自然而然的攀上了她那對依然堅挺的雙乳。黃蓉扭動身體,剛要表示反對,可歐陽克只是輕輕捏了一下她的乳頭,黃蓉的身體就軟綿綿躺倒下來。

歐陽克雙手托住她的玉臀,讓她緩緩的套弄著洪七公的肉棒,同時雙唇輕吻著她的耳垂兒,「我這樣做是為了救師父。」這樣想的時候,對身體裡越來越強烈的要求似乎找到借口,黃蓉開始主動的聳動身體,雙手……黃蓉張開紅唇,看著眼前這根剛剛從自己體內拔出來的,散發自己體味的肉棒,慢慢的吞了進去。

歐陽克雙手揉搓著黃蓉的雪乳,眼前是少女渾圓白嫩的玉臀,在紅唇內抽送的肉棒再次噴發。

「七公……七公,他老人家怎麼還沒醒?」「你太急了吧,他中了我叔叔全力一掌,你想一次能就治好嗎?」「那……那怎麼辦?」「不要急,我們一天給他治兩次,肯定會好的。」「你是說……我還要……」黃蓉無力的蜷起赤裸的雙腿,一想到自己每天都要和歐陽克至少交媾兩次,不由得哀哀的哭了起來。

第二天中午,黃蓉悄悄的走進歐陽克住的石洞裡,歐陽克脫得一絲不掛正在休息。黃蓉一眼看見那條軟綿綿垂在胯間的肉棒,一下子羞紅了臉。她輕輕咳了一聲,歐陽克知道是她來了,卻假裝不知道,「你……你還要怎樣?我的身子都給你了!你還要……你還要!」儘管黃蓉說的話聽上去好像很生氣,但口氣卻是輕嗔薄怒,有一股放蕩的語氣。

歐陽克聽得骨頭都酥了,從後面環抱住黃蓉的柳腰,在她耳邊說道:「妹子,這不能怪我啊,誰叫你昨天要的那麼多,今天還要要!」一邊說著,一邊吻弄著黃蓉的耳垂。

「你這樣不行!」儘管黃蓉很努力的舔弄歐陽克的陰莖,卻沒有什麼反應。

歐陽克見她只是一味的吮吸肉棒,便拍了後她的頭,「好吧!你要我怎麼做?」黃蓉跪在歐陽克胯下,仰起那張俏麗純真的面頰,認真的問道。

「噢!?」「嗯……」儘管黃蓉羞得玉面通紅,但還是乖乖的爬到歐陽克的身上,成69式爬伏下去。

黃蓉伸出舌尖慢慢的舔弄著歐陽克的肉棒,從根部往上,黃蓉微微翹起雪臀,玉手從自己的襠下伸過去……黃蓉轉過身體,面對面的騎在歐陽克的腰上,微微抬起裸臀,玉手握住歐陽克粗長的肉棒,頂在自己濕嫩的穴口上,然後緩緩的坐下去。歐陽克看著自己的肉棒一點點的沒入黃蓉鮮紅的肉唇中……「咦!怎麼?你昨天不是已經……」歐陽克看到黃蓉痛苦的表情,驚訝的問道。試著向上挺動肉棒,果然有一層膜擋在那裡。

如果說在昨天的交媾中,黃蓉由於羞澀或是厭惡,在交合上還有些勉強的話,今天則是完全的投入進去,佔據主動。而歐陽克也樂得輕鬆,半躺在石椅上,欣賞黃蓉的動作。

黃蓉放蕩的扭動著自己的腰身,胸前的椒乳……歐陽克運起蛤蟆功,利用雙腳和雙膝控制住黃蓉的雙腿,上體平壓在她的酥胸上,雙手握住柔荑上舉過頭頂,這個姿式使黃蓉的頭,手,胸,腰,腿均動彈不得,而且形成伸展肢體的羞恥姿勢。

歐陽克的身體緩緩下沈,怒漲的肉棒刺穿黃蓉纖弱的花瓣,漸漸沒入那條泛著水光的濕紅穴肉中去。

洩身後的黃蓉趴俯在歐陽克的胸口上,急促的喘息著,而歐陽克則借勢含住她那顆漲挺的紫葡萄,發出「啾啾」的聲音吮吸著……歐陽克將黃蓉緊緊的抱在懷裡,歐陽克扶著黃蓉坐在岩石之上……「不要……不要啊!」察覺到歐陽克的手指已然伸進自己的裙擺之中,黃蓉勉強起身掙扎著。可是剛才持續的高潮讓她渾身酸軟無力,到現在還是昏昏沉沉的,更不要說歐陽克的手指對她……「進……進山洞裡好嗎,不要讓師父看見!」「不怕,就讓那個老叫花看好了!」歐陽克三下兩下就把黃蓉濕漉漉的裙子從她的下體上扯了下來。黃蓉顫抖著躺在岩石上,胯間的涼意讓她緊緊夾住兩條赤裸的玉腿……再說洪七公這幾日和黃蓉每天交媾,將體內蛤蟆功的掌力通過陰莖散出,傷勢竟大有起色,尤其是隨著交合次數的增加,連功力也似大有長進。這天洪七公睡了個午覺醒來,瞇著眼睛躺在石洞裡,想著剛才在夢中浮現的一個交媾姿勢,肉棒漸漸的挺起來。

他看看天色,快到每天黃蓉給他療傷的時候了,便脫去褲子,用手撫弄陰莖,準備呆會兒和黃蓉好好練練新姿勢,可是今天黃蓉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洪七公等得有些著急,心想:這女娃兒不會出什麼事吧!

洪七公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大吃一驚,黃蓉脫得幾乎一絲不掛,仰躺在沙灘上的岩石上,高舉著兩條赤裸雪白的大腿,而那個她平時深惡痛決的歐陽克正壓在她身上,同樣是全身赤裸……「蓉兒,是師父不好,讓你受苦了!」洪七公愛憐的撫摸著黃蓉的秀髮,勸慰道。

「嗯!」黃蓉跪伏在洪七公身前,蔥蕊般的玉手抓住胯下那根粗長的肉棒輕輕搓弄著,時不時的用舌尖舔弄一下滴出粘液的龜頭……黃蓉半仰粉頸,清純的杏眼看著洪七公的表情,努力的張開小巧的紅唇,在嬌憨的呻吟中將肉棒吞進口中。

「哼!」洪七公猛吸一口氣,肉棒上感到一陣濕熱,雙手按住黃蓉的頭部。

「師父,您身體不好,還是讓蓉兒在上面吧!」黃蓉乖巧的說道。

「蓉兒,我今天有個新姿勢。」黃蓉光著身子坐到洪七公懷裡,微微抬起裸臀,玉手伸到下面握住洪七公的肉棒,非常熟練的送到自己的穴口,由於剛才的淫戲,黃蓉那裡已是極為潤滑,身子稍稍往下一坐,「滋嚕!」一聲,洪七公那根肉棒就鑽了進去。

「啊!」黃蓉輕輕呻吟一聲。

黃蓉開始激烈的扭動起來,雪藕般的玉臂軟綿綿的纏抱著洪七公的脖子,盈盈可握的柳腰急促的左右扭動著,同時加上臀部的上下運動。

洪七公見黃蓉嬌喘連連,鼻翼急促的歙張著,眉梢鬢角間香汗淋淋,體力有些不支。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美麗的後媽勾引我和參加換妻
老師,龜頭己經塞進去了,忍著些…
逍遙陳浩搞不停的女人
大學生交換女友(二)遊艇春色
癡女日常之租房篇
女大生賣奶
賣催情香水的小姐
性感的銷售小姐
老婆的姐妹做了我外遇對象
睡了一個有男朋友的嫩妹

熱門小說:
強姦對門巨乳三母女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