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刑的絕世美女

凌璧兒走向那片樹林的時候,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走進了一個悲慘絕倫的陷阱。

凌璧兒的美是舉世公認的。沒有一個男子不被她絕世的容貌,溫柔的舉止和善良的心地所折服。儘管很多人都垂涎她的美色,但沒有人敢動她。因為大家都知道,號稱「天下第一劍」的白衣公子林白可不是好惹的。林白與凌璧兒是人人艷羨的神仙伴侶。

林白英俊瀟灑且偶爾帶著神經質的狂傲,迷醉了不少女孩子,這讓林白和凌璧兒少不了生出嫌猜。可是當那幾個女孩子接二連三地失蹤以來,凌璧兒善良的的天性讓她坐臥不寧,與林白四處打探真相。

然而林白的猜忌讓凌璧兒委屈以極,她終於獨自離開了林白,決心找出真相洗刷自己的冤屈。

樹林裡的呻吟之聲讓凌璧兒忍不住走了進去,她看見一個男子昏倒在地,口中卻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凌璧兒趕緊走到他身邊,取出隨身帶的玉露丸給那男子服下。那男子痛苦的呻吟一聲,睜開了眼睛。

「快,快去救趙霓姑娘,吳情姑娘……」那男子一把抓住凌璧兒的手,急促的說。

「你說什麼?」凌璧兒著急的問,「她們在哪裡?」

「淫虐山莊。」那男子含糊地說,「我是從那裡出來報信的。姑娘我帶你去救她們,我知道從哪裡進去。」

凌璧兒猶豫了。淫虐山莊是武林中聲名最齷齪的地方,光那名字就讓年輕的女孩子不寒而慄。

那男子繼續說道:「可憐那幾個姑娘已經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如果去晚了說不定會給折磨致死。我知道一個秘密通道可以進去,我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把她們救出來。姑娘你還猶豫什麼呢。難道是爭風吃醋巴不得她們早死嗎?」

聽到這裡凌璧兒不再猶豫。「好,我們走吧。」

那男子似乎受了很重的傷,全靠凌璧兒攙扶著行走,整個身體都貼了過來。

凌璧兒救人心切,根本沒有注意他們的姿勢是多麼親密。

那男子領著凌璧兒來到一個大莊園外,鑽過一條秘道,走進了一個陰森的地牢。

「啊……啊……」一個女子的慘叫傳入凌璧兒的耳中,她看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被牢牢地捆綁在木架上,胸前的衣襟已經被撕開了,一個打手正用皮鞭狠狠地抽打著她地乳房。

「是趙霓姑娘!」凌璧兒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為什麼要這樣對她?」此時另外一邊的刑房裡傳來一聲短促而淒厲的慘叫,凌璧兒看見一個渾身赤裸的女子昏死過去,下身一片血污,竟然插著一個帶刺的木棍。這個女子赫然便是常與凌璧兒作對的吳情。

凌璧兒呆呆地看著她,心中難受以及。若不是那男子掩上了她的口,她一定會脫口叫出。

此時打手將一盆水從吳情的頭上澆了下去,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凌璧兒發現吳情那雙冷漠的眼忽然望見了自己,裡面居然還是和以前一樣憎恨的光。

那男子忽然拉著凌璧兒走進了另外一間刑房。可是裡面除了幾個打手,並沒有受刑的女子。

「參見莊主!」幾個打手忽然對那男子施禮。

「你是誰?」凌璧兒忽然退開了一步,那男子現在已經站直了身子,根本沒有任何傷病。

「我正是這淫虐山莊的莊主。」那男子得意地笑了,「我叫慕容衛。」你為什麼要抓她們?凌璧兒悲憤地問道,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她們?

她們對你可不好啊。慕容衛笑道,如果是你被折磨,她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凌姑娘,你太善良了。

放了她們吧。凌璧兒清純秀美的臉上帶著淚水。

放了她們?慕容衛忽然淫笑了,憑什麼?我只是想用她們來牽制林白。林白把我的風頭都搶光了。

見凌璧兒不語,慕容衛故意對幾個打手說,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那兩個妞兒就賞給你們了。可小心些,別像以前一樣又把人家給活活奸死了。

且慢!隔壁的慘叫又刺耳地傳來,凌璧兒再也忍受不住了。放了她們,我留下。她毅然說道,聲音卻有些發抖。

慕容衛又笑了,這個單純善良的女孩子果然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這個不好吧。慕容衛故意說,雖然凌姑娘是第一美人,但以一換二,我還是要吃虧。他猶豫了一下,除非……你能接我三掌還能站起來。

好。凌璧兒毫不猶豫地說。我接你三掌,最後一旦站起來,你就無條件放了她們。

好像凌姑娘還不會武功吧?慕容衛又問,我可不想把絕世美人就這麼打死了。

不用多說了。凌璧兒走到了他面前。出手吧。

慕容衛輕輕一掌擊在凌璧兒的胸前。凌璧兒猛地退後了幾步,身子搖了搖勉強站穩,鮮血卻已從口角湧了出來,臉色也瞬間蒼白。

第二掌。慕容衛說著,一掌擊在凌璧兒的後心。

凌璧兒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跌在屋角。她艱難地用手肘想支撐起來,剛抬起一半卻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重新匍匐在地。

站不起來就算了。慕容衛在旁邊道,要不要我幫你?

不……凌璧兒勉力吐出這個字,用手指抓住粗糙的牆壁,慢慢地直起身來。

她抓得如此之緊,彷彿把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了牆上,以致細嫩的手指都磨出血來。

第三掌,來吧。凌璧兒微微一笑,臉色蒼白如雪。

慕容衛有些疑惑的神情,終於點頭道,好,我還沒見過你這樣倔強的女子。

說著,第三掌又打在凌璧兒的胸口。

凌璧兒由於是靠牆而立,根本無法後退消除來勢,生生受了這一掌。然而她姿勢未變,依舊站立著,只是不斷湧出的鮮血將胸前衣襟染得通紅。

放了她們。凌璧兒微弱地說。

慕容衛歎了口氣。你為了站立,這下受的內傷更重了。不過看你如此堅決,我答應放人便是。

好。凌璧兒微微一笑,再也支持不住,昏倒在地。

凌璧兒醒過來已經是三天以後。不知是用了什麼藥,她的傷竟然神奇般的痊癒了。她翻身下床,發現自己身上穿了一件雪白的半透明的紗衣。她一陣羞恥,趕緊又縮回被子中。

慕容衛走了進來。我已經如約放了她們。

把我的衣服還給我,讓我走。凌璧兒冷冷的說。

我只答應放了她們,可沒說放你走。慕容衛淫笑道,你這樣的美人,我怎麼捨得放你走。說著,竟然湊上來掀凌璧兒的被子。

啪~~一個清脆的耳光落在慕容衛臉上。

慕容衛的眼中充滿了慾火,他猛地拉開了被子,一把將凌璧兒攬在懷裡,向隔壁房間走去。

凌璧兒拚命掙扎著,卻無濟於事。

隔壁房間裡只有一張床不像床,桌不像桌的木台,看來機關甚是複雜。慕容衛將凌璧兒放在木台上,一手摁住凌璧兒的雙腕,一手撕扯著那若隱若現的紗衣。

凌璧兒拚命掙扎,卻只讓慕容衛更加興奮。很快,凌璧兒便一絲不掛地呈現在慕容衛眼前。

慕容衛兩隻赤紅的眼睛盯著躺在面前這個尤物,她渾身散發著一股青春的氣息,大腿渾圓而結實,腰身纖細,小腿欣長而舒展,雪白的肌膚,陣陣的香氣,無可挑剔的曲線,奪人魂魄的容顏,武林第一美人當之無愧。

更可貴的是,她雖然與林白兩情相悅,卻聽說仍然是處子之身。想到這裡,慕容衛不禁得意起來。

慕容衛緩緩地用手撫摸著凌璧兒的全身,像在欣賞玩味一件稀世之寶一樣,當他的手從凌璧兒的下腹滑下了她的兩腿之間時,凌璧兒本很僵硬的身體起了一陣輕顫。

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凌璧兒十九年少女的禁地,今晚卻被一個陌生的令她討厭的男人撫弄著,她徒勞地掙扎著,兩行清淚從眼角緩緩滑落。

慕容衛報復般地用手把她的雙腿分手,映入他眼簾的是那少女桃花源般的穴眼,油亮的陰毛,紅嫩的陰唇,看得慕容衛再也無法忍受,陽具直崩得老高,呼吸急促。

他邊用手很粗魯地摸弄著,邊拿起來了一個小瓷瓶,在那碩大的陽具上又抹上了一些藥物,霎時,那原本半尺多長的陽具,一下子粗了很多,又硬了很多,龜頭放著光滑得發著光,一股股熱浪從下身一直湧到喉嚨,他的雙眼赤紅,像一頭發情的猛獸一樣,撲向了凌璧兒……他的陽具很有經驗的找到了桃花洞,由於藥物的緣故,光滑的陰莖沒有因為沒有陰液而受到阻塞,一下子就把龜頭擠了進去,他只覺得凌璧兒的身軀一挺,一聲慘叫,龜頭被擠住了。

凌璧兒雖然堅強倔強,可是也無法再忍受這種摧殘和痛苦。少女聖地的侵犯,使她痛得大叫了一聲,眼淚順著粉頰流了下來,少女的本能和疼痛使她的腹肌一陣收縮,可不收縮到好一點,一收縮痛得凌璧兒冷汗直下,她騰出手使勁要推開慕容衛。

一種本能的保護使她生出從未有過的氣力,下身也下意識地緊緊地收縮著。

慕容衛早已被慾火燃燒了起來,他一巴掌打開了凌璧兒,下身剛要往裡捅一點,凌璧兒又不顧一切地起身反抗,他很有經驗地抓住了凌璧兒的雙臂,往後一伸,腳觸動了床上的一個機關,「卡」的一聲,床頭上伸出兩隻鐵環,一下扣住了凌璧兒的雙腕。

凌璧兒掙扎著,叫喊著,可是沒有人聽得見,她只能死死地夾住雙腿,身軀頑強的扭動著。可是她的掙扎更燃起了慕容衛的慾火,慕容衛力貫指尖,殘忍地生生搬開了凌璧兒的大腿,痛得凌璧兒慘叫聲更烈。

突然凌璧兒覺得雙腳也被鐵環給扣住了,慕容衛一按機關,凌璧兒肌肉緊崩的玉腿被分開了一百度,慕容衛深吸了一口氣,一挺腰,把原本只進去半個龜頭的陽具一下子全插到了底,凌璧兒痛得一聲長長的慘叫,就昏了過去。凌璧兒嬌弱無骨,第一次被男人進入禁地,就是慕容衛的粗魯而且碩大的陰莖。

可這時候的慕容衛已經全然不顧什麼憐香惜玉了,他只覺得凌璧兒的陰戶內溫潤異常,肉壁緊緊地咬住他的粗大陰莖,在桃源深處隱隱可以感覺到有肌肉的抽動,像是一個小嘴在吸他的陽具一樣,他再一挺腰,把一根半尺長的陽具連根插入了凌璧兒的陰戶內,他似乎聽到了處女膜的破裂聲,他的陽具與凌璧兒的陰戶連接得如此緊,已至於連處女的血都流不住來。

一種本能使他把粗大的陰莖在凌璧兒溫潤狹小的陰戶裡抽動了起來,那種感覺,是他經歷所有女人以來最奇特的,她使他亢奮,彷彿這陰戶是為他定做的一般,狹小而有彈性,且還會不停的抽搐,他拚命地抽送著,喘息得像牛一樣,藥物的力量加上他本身的奇力使得他的體力充沛之極。

隨著他的抽動,凌璧兒陰戶裡處女的血也隨著陽具流了出來,流了一床,劇烈的疼痛使得凌璧兒從昏迷中痛得醒了過來,她感覺下身像撕裂般的疼痛,慕容衛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一下一下地撞擊著她,他粗大的陽具脹得她的下身要爆開似的,她無法忍受這種痛苦,頭拚命地晃著,全身徒勞地扭動著,她哭喊著,求饒著:「不,啊……啊……放了我吧,求求你,啊……」眼淚順著她的面頰流趟著,她咬著銀牙,雙手拚命地徒勞地掙著鐵環,手腕都被磨出了血。

可是慕容衛好像從不知疲倦般地抽插著,一下比一下狠,陰莖也越來越粗,她覺得自己要死了,會被這樣折磨死,一百下,五百下,一千下,凌璧兒的意識開始漸漸的模糊,下身也漸漸的麻木……突然,她感到慕容衛的陽具在她的身體裡怒脹了一下,繼而覺得身體一空,慕容衛抽出了陽具,他感到自己快要噴射了,於是,極富經驗地抽了出來,他喘息了一會兒,不顧凌璧兒的苦苦哀求,把凌璧兒翻過了身體,按動機關,兩隻鐵環扔扣住她的手,而腳環後伸出兩支鐵棒把她的身體推成弓型,床下又伸起一個大棉包支住她的身體,慕容衛的陽具從背後再次插入了她的身體。

這一次比第一次還要深,而疼痛感依然未減,慕容衛又開始大力抽插進來,而凌璧兒的叫聲已經慢慢地弱了下去,變成了沙啞的呻吟,她流著淚,頭拚命地甩動著,頭髮散亂地抖動著,而身體被慕容衛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不停地前後搖晃。

一下,兩下,一百下,五百下……她的呻吟聲一浪高過一浪,像一個永遠走不到盡頭的地獄,疼痛感像一把錐子一般,一下一下地紮著她的心,這是無法忍受的一種痛苦,她的汗珠一滴滴地滴落著,她的呻吟聲是那麼的誘人,激發得慕容衛幾次都忍不住要射出來。可是他運用著修習了一年多的陰陽雙合功的內力,逼住了要噴出的精液,拚命地在凌璧兒身上發洩著性慾。

不知過了多久,他又按動機關,把凌璧兒的身體吊了起來,自己站在床上抱著她的腰身拚命地抽動,而嘴則在凌璧兒高聳的乳峰上瘋狂地啃咬著……繼而又讓凌璧兒騎在自己身上,把陽具從下面插上去,而兩條鐵鏈摞住凌璧兒的纖腰,隨著機關不停地把凌璧兒從他的身體上放上放下,他閉著赤紅的眼,聽著凌璧兒不停地痛苦呻吟和哀求,享受著這份刺激和快感……一直到了天亮,前後換了九種姿勢,而凌璧兒也從呻吟變成了喘息,意識已經模糊了,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只知道痛苦,只知道掙扎,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姿勢,而慕容衛又把她的身體窩成弓型,粗大的陽具從她的肛門插了進去,一種更強大的刺激使慕容衛也發出了陣陣低沉的吼聲,而劇痛使本已有些麻木的凌璧兒,再次慘叫起來,她咬著牙,拚命甩著頭髮,淚和汗順著她的脖頸往下流淌著,慕容衛從她的後面進入她的身體,她根本無力抗拒,無從著力,只有被動,她的身體被慕容衛撞擊得前後不停地搖動著,被動地忍受著這永無止盡的粗暴的折磨……當慕容衛解開她的鐵環機關,把她放下來成最初的姿勢時,已經是次日清晨了,一夜的摧殘與折磨,使她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香汗佈滿了她的全身,她喘息著,渾身癱軟,毫無反抗能力了,而慕容衛也因消耗過多而大汗淋漓,慕容衛喘息了一陣,又吞了兩粒藥丸,把功力全部集中在陽具上,那本已有些癱軟的陽具又生龍活虎起來。

他搬開凌璧兒的大腿,用棉被墊住凌璧兒的腰枝,再次把陽具插入她的身體,凌璧兒只是輕微地呻吟了一下,銀牙一咬紅唇,眉頭一皺,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一次慕容衛更加瘋狂,他壓在凌璧兒的身上,不停地抽送著,嘴貪婪地狂吻著凌璧兒挺拔高聳的而又十分柔軟帶有彈性的洋溢著青春氣息的乳峰,狂吻著她香甜溫潤的性感之唇,狂吻著她的每寸肌膚。

他的粗糙的舌頭拱開凌璧兒的嘴唇,伸進她的口中,不停地亂攪著,而下身被這一切所激動著,發狂地抽送著,他聞著凌璧兒的體香,看著凌璧兒嬌美而現在卻似帶雨梨花般的滿是淚和汗水的絕世容顏,感覺著凌璧兒的身體內溫熱而又刺激舒服爽透的快感,尤其是那來自下身的不自覺的抽動,像一張小口裹住了龜頭,不停地拚命吮吸一樣,刺激得慕容衛發狂地抽動著,撞擊得凌璧兒彷彿能聽到自己恥骨碎裂的聲音……又是兩個時辰過去了,終於慕容衛的陽具越來越不聽自己的控制,這種感受使它越來越粗,越來越硬,那原本早已按捺不住的精液隨著他的功力的減弱一點點順著陽具向他的龜頭湧來,他覺得自己的陽具像要爆炸一般,而凌璧兒也感覺到他的陽具抽送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也越來越堅硬。

終於,猶如一陣山崩地裂,像洪水湧來一般,那被慕容衛功力壓住近十個時辰的精液噴薄而出,慕容衛像發了瘋一樣,用盡全身力氣緊緊地抱住了凌璧兒,嘴也死死地咬住了凌璧兒右邊的乳峰,陽具像有無窮的力量一般拚命地抽搐著,往裡頂著,口中發出了像野獸一般的吼叫,而慕容衛的陽具在怒脹著,脹得凌璧兒的下身疼痛難忍,無休止的折磨再次讓她昏死過去。

凌璧兒醒過來時,慕容衛已經在一旁疲倦地睡去。儘管下身疼痛難忍,凌璧兒還是掙扎著爬起身來,穿上那件白色的紗衣。此時她已經萬念俱灰,心中對慕容衛恨之入骨。她往四周看看,卻沒有找到任何可以殺死慕容衛的工具。情急之下,凌璧兒拉過方才鎖住她手腕的鐵鏈,猛地勒在了慕容衛的脖子上。

慕容衛一驚之下醒了過來,他一手抓住脖子上的鐵鏈,一手朝凌璧兒揮去。

凌璧兒不會武功,此時身體又極度虛弱,直給他擊得跌到屋角,一時爬不起來。

「好,竟敢對我下手!」慕容衛望著地上的凌璧兒,眼中露出殘忍的目光。

「對於我玩過的女人,我的興趣就是讓她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本來我還想多玩你兩次,可你要自蹈死路,就怪不得我了。」手一拍,幾個打手進來,一把將凌璧兒架了起來。

「帶去刑房。」慕容衛獰笑著說,「拷打這樣的絕世美女,一定更加刺激。」

打手們粗暴地把凌璧兒拖到刑房中,兩條粗大的鐵鏈帶著鐵環從陰森的石頭屋頂上垂下。凌璧兒立在地上,雙臂張開被鐵鏈鎖在刑房正中,她的長髮披散著,在雪白的紗衣映襯下臉色更為嬌嫩白皙。

「真是世上少見的美貌女子,」慕容衛點頭讚歎著,「讓我忍不住想狠狠地蹂躪你,看你臉上痛苦的表情,聽你發出的呻吟和慘叫。不過,我還真想從你這裡知道一件事情——聽說林白的劍法中有一個致命的破綻,如果你告訴我,我就保證不傷害你。怎麼樣?」

「你也配和他相提並論?」凌璧兒嘲諷地微笑道,「無論你怎樣折磨我,我也不會告訴你的。」

「是麼?那我們試試看。」慕容衛手一揮,一個打手取出一根水桶中浸泡著的鱷魚皮鞭,站到了凌璧兒背後。

慕容衛則坐在凌璧兒身前的太師椅上,愜意地欣賞著被鐵鏈吊綁著的凌璧兒。

她微微閉著眼,神態卻堅強不屈,做好了遭受嚴刑的準備。

「打!」慕容衛忽然惡狠狠地說,「看她能強撐到幾時。」

堅韌的皮鞭帶著破空的呼嘯,毫不留情地抽在凌璧兒的背上。「啊……」痛苦超過了凌璧兒的想像,身體猛地向前一傾,慘叫不可遏抑地從她口中發出。

慕容衛得意地笑了。

第二鞭。

這次凌璧兒沒有叫出來。她知道慕容衛就想看見她慘叫掙扎的樣子,她不能讓他得逞。她死命地咬著牙,連身體的掙扎幅度都減到最小,盡量不把自己的痛苦表現出來。

第五鞭。

凌璧兒還是沒有叫出聲,但她頭已經忍不住痛苦地搖晃起來,長髮也隨之左右飄動。她的嘴唇已經被她咬出了血,但她還是堅強地沉默著。

第十二鞭。

鞭痕開始重疊破裂,後背上的血慢慢地從白色的紗衣上滲透蔓延,連坐在前面的慕容衛都可以看見。「你就招了吧,我還不想把你打死。」慕容衛說。

凌璧兒仍然不出聲。只有殘酷的皮鞭聲啪啪地在刑房中迴響。

第十七鞭。

凌璧兒開始微微地咳嗽起來,血絲從她蒼白的嘴角湧了出來。皮鞭的猛烈抽打震動了勉強痊癒的內傷,她的雙臂隨著震動搖晃著鐵鏈,嘩嘩作響。

第二十鞭。

凌璧兒的頭已經無力地垂了下去,拚命壓制的呻吟從她口中斷斷續續地吐了出來。她的後背已經是一片血紅,原本雪白的紗衣已經看不出原先的顏色。

慕容衛一把抓住凌璧兒的長髮,把她的臉提得仰了起來。疼痛讓絕世的容顏上佈滿了汗水,淒慘的景象讓慕容衛十分欣賞。

「你很堅強。」慕容衛笑著說,「從我前幾天打你三掌的時候就知道了,你對拷打有著別人比不了的忍受力。因此我會好好利用你的。你到底說不說?」

「不……說。」凌璧兒勉強吐出這兩個字啪~又一鞭狠狠地抽下來。

「啊……」凌璧兒的頭髮被慕容衛死死揪住,連本能的閃動都不能夠,只能硬生生地慘遭拷打,其淒慘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鞭子繼續落下來,每抽一鞭,就有一口鮮血從凌璧兒口中湧出。終於她劇烈地抽搐了一下,昏死過去。

「潑沙。」慕容衛狠狠道,「我就不信治不了這個妞兒。」

一桶沙礫潑在凌璧兒血肉模糊的背上,撕心裂肺的疼痛把她痛得醒了過來。

「啊……」淒厲的慘叫終於響了起來。

第三十一鞭。

沙礫被狠狠地抽進了皮肉,這次凌璧兒再也忍受不住。她死命地掙扎著,發出淒慘的呻吟。「啊……呀……」

第三十二鞭。

「啊……啊……」鐵鏈的嘩嘩聲中,凌璧兒的身體猛烈搖動,神志已經逐漸模糊,「不……不要……」

「那你招不招?」慕容衛坐在太師椅上,翹著二郎腿,饒有興趣地問道。

「不,不……招。」凌璧兒的聲音已經模糊,但這幾個字卻沒有錯。

第三十三鞭。

第四十五鞭。

第五十二鞭。

……凌璧兒再次深深地昏死過去。

一桶水從頭淋下,凌璧兒一陣顫抖,重新陷入了無盡的痛苦。

慕容衛用手托著她的下巴,細細打量著水濕的黑髮下蒼白的絕美容顏,忍不住讚賞地歎息一聲。

一個打手端來一碗參湯,捏開凌璧兒的小嘴灌了下去。

凌璧兒嗆得猛咳起來,鮮血再次從口中湧出。但經過淫虐山莊特製的參湯,她的精神果然慢慢好起來,但傷處的痛苦也更加顯著。

「讓她休息休息,明天再審。」慕容衛走到凌璧兒血肉模糊的背後,用水沖掉了混合在血肉中的沙礫,撕開殘存的紗衣,然後把一種白色的粉末抹在凌璧兒的傷口上。

「啊……」凌璧兒再次劇烈地顫抖起來,火辣辣的疼痛讓她恨不得再次昏迷。

「這是山莊密藥無極散,包你明天傷口平復。但為防止你忍不住抓壞了傷口,還要委屈你這樣吊綁著過一夜。」慕容衛用手粗魯地在凌璧兒無暇的乳頭上狠命一掐,得意地離開。只留下可憐的凌璧兒在鐵鏈中痛苦地掙扎。

無極散的藥效確實靈驗,幾個時辰過後,凌璧兒背上的傷口已經開始慢慢癒合,痛徹心肺的痛苦也慢慢消散。然而,被鐵鏈吊綁著的雙臂卻越發刺痛起來,這種痛如同把人扔進了磨盤,細細地碾,慢慢地熬,讓飽受折磨的凌璧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經過一整天的折磨,凌璧兒疲憊以及,即使在吊刑的痛苦中,她還是昏昏沉沉地打起了盹。

忽然,刑房的門開了。凌璧兒猛地驚醒,卻見七八個打手模樣的男人走了進來,色迷迷地盯著她。其中有幾個已經朝她衝過來,卻被一人攔住。

「這麼好的女人,大家都要有份。抓鬮定順序,誰也不許賴!」為首一人叫道。

「聽盧老大的!可是齊大棒得排在最後面!」眾人紛紛叫嚷。

「為什麼又是我最後?」一個身形瘦長的男人不滿的叫道。

盧老大拍拍他的肩,「大棒,這也怪你。你玩過的女人十次有八次都被活活奸死了,你讓大家怎麼玩?」轉頭對眾人道,「抓好順序了嗎?」

「自然老大第一。」眾人嘻笑道,「我們先過過別的癮。」

「我就不客氣了。」盧老大走到凌璧兒面前,一把撕掉她胸前勉強遮羞的衣衫,雙手又狠又準地抓住了凌璧兒的乳房,使勁揉捏著。

凌璧兒沒有叫,只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骯髒下流的手摸到了她的陰戶,忽然一陣劇痛,已經被狠狠地刺入了。

盧老大酣暢地動著,一邊輪流咬著凌璧兒的乳房。凌璧兒的身體仍然垂直地立著,這讓盧老大的抽插不很方便。

盧老大於是拔出陽具,指揮眾人搬動機關,將鐵鏈收短,硬生生地將凌璧兒凌空吊了起來,讓她陰戶的高度正好配合自己順利的抽插。凌璧兒輕輕呻吟了一聲,雙臂似乎快被撕裂了。然而這一切不過是痛苦的開始。

盧老大又重新插了進來,這一次他動得更加瘋狂。而其他打手則在一旁亂摸。

痛苦一波一波地從下身,從乳房,甚至從菊門傳來,凌璧兒懸空的身體隨著眾人的蹂躪無助地擺動著,卻無法逃脫這悲慘的命運。

終於盧老大滿意地射了,鬆開了死死咬住凌璧兒乳頭的牙齒。凌璧兒剛喘了一口氣,卻立即被另一條更大的陽具插入,粗大的陽具無情的在她身體裡進進出出,撕裂了她嬌嫩的陰戶,鮮血一滴滴地流淌出來。

另外一個打手忍耐不住,竟然繞到凌璧兒身後,雙手環抱住她的乳房,把自己的陽具頂在了凌璧兒的菊門處。

隨著前面一個人的抽動,一點一點地探了進去,然後猛地全部進入。

「啊……」凌璧兒終於壓抑不住地慘叫出聲,在前後兩條陽具的夾攻下,她的痛苦遠勝於被慕容衛破處之時。

她淒艷的裸體上佈滿了男人們暴虐的痕跡,鐵鏈在猛烈的抽插晃動中嘩嘩作響。

「告訴我們林白的弱點。」盧老大冷冷地說。

凌璧兒仍然除了痛苦的呻吟和淒厲的慘叫,沒有多餘的話。

第四個,第五個……凌璧兒咬著嘴唇,頑強地支撐著。在讓人暈撅的痛苦中,她努力對抗著屈服的念頭。為了心愛的人,她必須忍受所有的折磨。

這似乎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折磨,每個男人都射了好幾次,折磨得凌璧兒死去活來。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昏死了多少次又醒過來,而每次醒過來都仍然有一個甚至幾個男人在強姦她侮辱她,彷彿一場無法醒來的惡夢。精液和鮮血混合著,從凌璧兒修長細勻的腿上流下,在地上積了好大一灘。

「這回該我了吧!」一個充滿了飢渴和煩躁的聲音問道。

「就留給大棒你一個人了。」男人們帶著滿足後的疲倦嘻笑著,終於讓凌璧兒飽受蹂躪的陰戶得以空閒了一陣。

半昏迷中的凌璧兒模模糊糊地看見一個瘦長的男人走過來,然後吊綁住自己的鐵鏈被放長,她無力地跌在地上。儘管雙手手腕仍然被鎖住,終於可以俯在地上舒緩一下了。

那個男人卻毫不憐惜地一把抓住凌璧兒的頭髮,直把她的上半身都提了起來,猛地掏出陽具,捏開凌璧兒的櫻桃小口,迅速地塞了進去。

「嗯……」齊大棒的陽具是如此粗長,凌璧兒直感覺自己的嘴角都要被撕裂了。男人惡臭的陽具充滿了她整個口腔,而且還在努力往喉嚨裡探索。凌璧兒連呻吟都無法發出,只是痛苦地擺動著腦袋,試圖吐出口中的異物。然而齊大棒很有經驗地壓住了她的頭,自己則前後抽動著,良久才放開凌璧兒,恨恨地罵了一句:「這小妞看著不錯,口技卻太差了些。」

「下面,特別是後面可緊得很呢。」旁邊有人插話。

齊大棒淫笑著,將凌璧兒匍匐著的身體強行翻了過來,那絕美的裸體帶著飽受凌虐的痕跡輕微地顫抖著。

凌璧兒閉上眼睛,不敢看那即將插入自己身體的異常粗大的陽具。

齊大棒抓住凌璧兒兩條腿,將陽具頂在她紅腫流血的陰戶口,深吸一口氣,猛地插了進去。

「啊……啊……」凌璧兒只覺得一根火把塞進了自己的下身,而那疼痛而灼熱的感覺還在不斷往裡深入。她痛苦而無效地掙扎著,汗水和淚水一起湧了出來。

她的下身彷彿已經被一把鋸子鋸開了,鮮血從撕裂的陰道裡流出,無法忍受的痛苦讓她又深深地昏死過去。

冷水潑下來,凌璧兒又跌回痛苦的深淵。令她絕望的是,儘管疼痛得已經到了極限,齊大棒的陽具卻仍然沒有插到頭。可能也害怕把她奸死,齊大棒抽插之時也只是每次多進一分,但這也足以讓凌璧兒痛得死去活來。

齊大棒因為知道自己已是最後一個,更加肆無忌憚地享用著凌璧兒的身體。

在凌璧兒陰戶中射過以後,他又把凌璧兒的身體翻了過來,雙手硬摟住凌璧兒的纖腰,將陽具從凌璧兒的菊門中硬插了進去。

「啊……呀……呀……」凌璧兒的聲音都已經嘶啞,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勉強掙扎著,卻已經奄奄一息了。她的頭無力地垂下,只有長髮隨著齊大棒的抽動來回拂動著,淒慘絕倫。

齊大棒粗大的陽具已經齊根插了進去,他荷荷地喘息著,動作更加粗魯蠻橫。

每抽插一下,鮮血就會縷縷滲出,最後把整根陽具都染紅了。

等齊大棒終於滿意地放手時,凌璧兒早已暈死多時。

盧老大伸手試了試凌璧兒的鼻息,點頭道:「莊主眼力真準,這小妞看著嬌弱,受刑的耐力可真強。換了別的女人,早死了幾次了。」取出藥丸給凌璧兒灌下,又往她慘不忍睹的下身敷了無極散,帶領眾人走出了刑房。

無極散帶來的巨大疼痛讓昏迷中的凌璧兒抽搐了幾下,卻沒有醒過來。

「林白,林白……」緊皺的眉頭稍微舒展,凌璧兒在昏迷中仍然喃喃地叫著這個名字。

凌璧兒再次見到慕容衛已經是兩天以後。這兩天中,凌璧兒一直昏昏沉沉地發著高燒。幸虧淫虐山莊醫術精湛,不僅治好了她的病,連身體上遭受鞭打和強暴的痕跡都蹤影全無。因此慕容衛眼中的凌璧兒除了略顯憔悴外,依然是那麼美麗脫俗,不可方物。

「你的林公子現在離這裡可不遠了呢。」慕容衛捏住凌璧兒的下頦,陰陰地笑道。

「我知道他一定會來救我的。」凌璧兒厭惡地別轉頭。由於被牢牢地呈十字形綁在刑架上,她根本無法躲開慕容衛骯髒的手。

「看來與他的決鬥在所難免,所以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迫切想知道他武功的弱點。」慕容衛的語氣陡然凶狠起來,「你到底說不說?我這裡還有很多新鮮玩藝你沒嘗過呢。」

「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等到他來救我的。」凌璧兒美麗絕倫的眼睛堅定地望著慕容衛。

「好,我們就來試試。」慕容衛冷然對周圍的打手道,「用五行刑。」

「先用哪種?」打手請示。

慕容衛伸手撕開了凌璧兒的衣襟,露出她無暇的雙乳,使勁地揉捏著,雪白柔嫩的乳房在他的大力摧殘下不停地改變著形狀。凌璧兒痛苦地閉上眼睛,沒有出聲。

「金刑。」慕容衛道,「好好招呼一下她這對奶子。」

「是。」打手捧上一隻托盤,裡面是兩根細長的鋼針。

慕容衛親自動手取出一根鋼針,一手逗弄著凌璧兒的乳頭,一手將鋼針從她的乳孔中慢慢插了進去。

「呵……」凌璧兒發出一聲淒慘的呻吟,渾身雖然被繩索綁緊,卻仍然抑制不住地顫抖起來,帶動兩個乳房起伏搖動。

慕容衛捉住另外一隻乳房,專心而緩慢地將另一根鋼針從乳孔中刺了進去。

放開手,慕容衛微笑著欣賞凌璧兒的掙扎。兩根鋼針還有一半露在外面,劇烈地顫動著。鮮血順著雪白的乳房往下流淌。

「怎麼樣,招不招?」慕容衛捏住凌璧兒的下頦,笑著問。

「他……會來救我的。」凌璧兒痛得冷汗涔涔而下,使勁吐出這幾個字。

「木刑。」慕容衛冷冷地說。

打手取來一個刑具,卻是一副木製的乳枷,把它枷在凌璧兒顫動的乳房上。

「收!」慕容衛一聲令下,打手們搬動了乳枷上的機關,驀地收緊。

「啊……」凌璧兒再次淒厲地慘叫出來。幾股鮮血從插著鋼針的乳孔中噴射出來,濺上了慕容衛的衣服。

「再收!」慕容衛觀察著凌璧兒痛不欲生的表情,繼續下令。

「啊……啊……」又是幾股鮮血噴出,凌璧兒的頭左右晃動,痛苦地喘息著。

這非人的折磨讓她眼前一陣眩暈,卻並沒有真正昏死過去。

慕容衛本想再收乳枷,卻見凌璧兒的雙乳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也捨不得糟蹋了這樣一個絕色美人。於是下令取下乳枷,抓住一根鋼針,猛地向外一拔。

血箭飛出,凌璧兒渾身猛一抽搐,又是一聲淒厲的慘叫。

又拔出一根鋼針。

「啊……」凌璧兒只叫得這一聲,便無力地掛在刑架上,渾身如同從水裡撈起一般滿是冷汗,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鮮血還在不停地從兩個乳孔中湧出。

慕容衛側眼看了看火盆中燒得通紅的烙鐵,伸手拿起一隻。「我給你止血,順便給你留下永遠的記號。讓你永遠無法忘記這裡的一切。」說著,把烙鐵逼進了凌璧兒的左乳。

凌璧兒被熱氣一逼,本能地想往後縮,卻根本無法動彈。眼見這烙鐵乃是淫虐山莊所特製,做成一朵立體的櫻粟花,正好可以包住受刑女子的乳房,不僅加大受刑人的痛苦,還會將乳房烙上不能磨滅的印痕。

「到底說不說呢?」慕容衛慢條斯理地問道。「這櫻粟可是我淫虐山莊的標誌,以後你兩個奶子上各有這麼一朵花,別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淫虐山莊的性奴,你想不承認都不行。你日思夜想的林公子,恐怕看了以後,不等進去就會軟了吧。

哈哈!「眾打手也附和地笑了起來。

「你……無恥!」凌璧兒氣得渾身都顫抖起來。

「還嘴硬。」慕容衛獰笑著,把烙鐵狠狠地摁在凌璧兒流血的左乳上。

「啊!」一股青煙冒起,凌璧兒猛烈地掙扎了一下,眼前一黑,終於昏死過去。

慕容衛從一個瓶子中倒出些猩紅色的粉末,抹在凌璧兒的烙傷上,使勁地揉搓著。

「啊……」整個刑架都搖晃起來,強烈的刺痛讓凌璧兒醒了過來。

「你……」她勉強吐出這個字,就再沒有說話的力氣,只是不斷痛苦地抽搐著。

「還有一邊奶子呢。」慕容衛道,「你到底招不招?」

凌璧兒彷彿沒有聽見,只是劇烈地喘息著。

「好。」慕容衛惱羞成怒,抓起另一個烙鐵,狠狠地摁在凌璧兒的右乳。

「招不招?」烙鐵仍然摁在乳房上沒有鬆開,慕容衛透過青煙盯著凌璧兒問道。

凌璧兒的雙手痛苦地握成拳頭,指甲把手心都刺出血來。身受這慘絕人寰的酷刑,她卻始終沒有屈服。「林白……」死去活來的痛苦中,她不停地念著這個名字。

就這樣被拷打得昏死過去,再被更強烈的痛痛醒過來,再昏死,再痛醒……

凌璧兒經受著煉獄般的煎熬。最後連慕容衛都拷打得累了。

「用水刑。我們也可以歇歇。」慕容衛吩咐道。

眾打手答應著將凌璧兒從刑架上解了下來,用繩索將她雙臂反綁在身後,雙腿也並綁在一起。驀地一拉,凌璧兒便被倒吊了起來,垂下的長髮在地面上拂動。

一個打手取來一個大木桶,正好讓凌璧兒的頭懸在木桶之中。然後他慢慢地朝木桶中注水。漸漸地,水打濕了凌璧兒的頭髮,淹沒了她的眼睛,鼻子,嘴唇……水嗆和窒息讓倒吊著的絕美的裸體猛烈地掙扎起來。「啊……」出於本能,凌璧兒猛地向上一彎腰,將頭脫離了水面。然而不等她吸得一口氣,上半身又無力地垂下,頭部重新浸泡在水中,濺起一通水花。過了一會兒,她再度掙扎著彎腰,又再度無力垂下,反覆多次,凌璧兒在瀕臨死亡的痛苦中淒慘地掙扎。

終於,凌璧兒一動不動了,她已經被折磨得深深地昏死過去。

慕容衛並不想把凌璧兒折磨死,於是讓人取走了木桶,卻依然將凌璧兒倒吊著。不多時,水慢慢從她口鼻中流出,凌璧兒又慢慢地醒了過來。

「怎麼樣,還招不招?」慕容衛一鞭抽下,在凌璧兒的裸體上留下觸目驚心的血痕。

沉默。

啪~皮鞭抽打在肉體上的聲音迴響著,被倒吊的裸體隨之不停地晃動,鮮血慢慢地從傷口中滲出來。但是,除了淒慘的呻吟,沒有屈服的話語。

「用土刑。」慕容衛氣急敗壞地叫道。

打手們用繩子把凌璧兒反綁的雙手也吊了起來,讓她臉朝下水平地吊著刑房正中。然後搬來了幾塊厚重的城磚。

慕容衛走過來玩弄著凌璧兒被繃得挺立的雙乳,點了點頭。

一塊城磚壓在了凌璧兒微微凹陷的纖腰上。

「啊……」凌璧兒原本低垂的頭猛地往上一抬,又立刻無力地垂下。絲絲鮮血從她嘴角湧出,腰部深深地塌陷下去。繩子咯吱作響,緊緊地勒住了四肢。

「說不說?」慕容衛仍然貪婪地玩弄著凌璧兒的雙乳,另一隻手甚至撫弄起她的陰戶和後庭。

凌璧兒頹然地垂著頭,汗水和血絲一滴滴地滴在地上。她依然不作聲。

「再放!」又一塊城磚壓了上來。

「啊……」凌璧兒連聲音都快發不出來,頭猛一抬,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繩子可怖地繼續咯吱響著,把她的手腕和腳腕都勒出血來。凌璧兒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的腰就會被活生生壓斷了。

「放了……求求你,放了我……」凌璧兒微弱地慘呼道。

慕容衛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她,「你願招了?」

「林白的弱點,在他的……右肋。」凌璧兒又噴出大口鮮血,昏死過去。

慕容衛叫人取下了刑具,將凌璧兒放到地上,用冷水將她潑醒。

「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凌璧兒無神的眼睛茫然地凝視著前方,微弱地道:「右肋……林白那裡……曾經受過傷……」

慕容衛得意地笑了,「我就知道沒有人能熬過我的五行刑。」但他沒有看見,昏過去的凌璧兒嘴角帶了一絲嘲諷的笑。

「賤人!」慕容衛氣急敗壞地衝進地牢,一把抓住倒臥在地上的凌璧兒,一腳狠狠地踢在她的小腹上。

凌璧兒嘴角掛著鮮血,神情卻無畏地看著慕容衛。

慕容衛斷了一條手臂。

「可惜……他沒有殺了你。」凌璧兒喘著氣,勉強說著,又咳嗽出幾口血來。

「你竟敢騙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慕容衛氣惱地說,「把她拖到跑馬場去!」

幾個打手走上來,用繩索將凌璧兒雙手手腕綁在一起,一路從地牢拖到了跑馬場。拖行過程中強烈的疼痛讓凌璧兒又差點暈死過去,但她已抱定必死的決心,硬生生地壓下了痛苦的呻吟。

到達跑馬場時,凌璧兒已是臉色慘白,滿頭冷汗,虛弱得動也不能動了。她的身後,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

「剝了她的衣服。」慕容衛冷酷地道。

沾滿鮮血的衣裙被剝了下來,一陣冷風,凌璧兒赤裸的身體不住顫抖著,傷口裡的血還在往外流。

打手牽過來一匹高大的兒馬,停在凌璧兒的身前。

「綁上去。」慕容衛吩咐道。

打手們在凌璧兒四肢都綁上繩索,把她面朝上綁在兒馬的肚皮上。兒馬那粗如第五條腿的陽具正好對準了凌璧兒的陰戶。

凌璧兒此時才認識到自己要受的是怎樣的獸刑,強烈的悲憤讓她忍不住叫道:「慕容衛,你這樣折磨一個女子,實在是人性喪盡!」

「膽敢騙我的女人都是這樣的下場。」慕容衛冷冷地道。

一個打手翻身上馬,一鞭抽在馬屁股上,那兒馬吃痛,沿著跑馬場快速地跑了起來。

快速的奔跑中,兒馬的陽具也一點一點地插入了凌璧兒的陰戶。兒馬陽具的粗大根本不是人所能相比,因此才進去了一分凌璧兒便無法忍受地慘叫起來。可是在騎手的鞭打下,奔跑的速度越來越快,陽具進得也越來越深,凌璧兒的陰戶已被生生地撕裂了。鮮血汩汩地從她下身湧出,她的慘叫也越來越瘋狂和絕望。

兒馬不停地跑著,跑馬場上灑下了一滴滴的血跡。整整一圈。

凌璧兒的聲音已經完全嘶啞了,她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了。在劇痛的顛簸中她已經死去活來數次,直到最後失去所有的感覺。她不知道慕容衛又策劃出的另一個陰險的計謀。

「我希望我已經死了。」黑暗消失的時候,凌璧兒甦醒過來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這樣。

這是在天堂嗎。金壁輝煌的房間裡,自己正躺在柔軟寬大的床上,身上蓋著雪白的毛毯。凌璧兒想坐起來,卻一點力氣也沒有,喉嚨裡也有火辣辣的疼痛。

腳步聲近了,近了。砰的一聲,門被撞開,一個英俊倜儻的青年公子急切地闖了進來。

「啊……林白!」凌璧兒大聲地叫道,可發出的聲音卻細若蚊鳴。

林白的目光望了過來,但那目光卻是瘋狂而冰冷的。「原來你在這兒。」他冷笑著,卻不走過來。

「林白……」凌璧兒拼盡所有的力氣叫道,掙扎著想坐起來,卻一翻身掉下床來。

赤裸的玉體,乳房上是兩朵猩紅色的櫻粟花。

那兩朵猩紅色讓林白的眼睛都開始發紅。「你不用跟我裝可憐。」他忽然衝過來,摁住地上的凌璧兒,抬手一個耳光打了下來。

「你……」凌璧兒的頭被打得一偏,還沒等她回過神來,林白的耳光已經劈頭蓋臉地打下來,把凌璧兒打得左右晃動。「你這個賤人!」一邊打,林白一邊痛苦地咒罵著,「你居然做了慕容衛的性奴!」

一直打了二十來個耳光林白才罷手,凌璧兒口中流下的血染紅了他的手掌。

「你聽我說……」凌璧兒止不住的淚水盈盈而下。此時她心頭的痛苦,遠甚於受刑之時。

「我剛開始聽吳情姑娘說你與慕容衛姿態親密,我都不敢相信。可我剛才一路上向莊裡的人打聽你,所有的人都說你做了慕容衛的寵姬,我便將信將疑。而現在,我親眼看見你一絲不掛地睡在慕容衛的臥室,你的胸前又……又有了山莊的標誌,你還能如何解釋?

本來我害怕你會受折磨,可現在看你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你反而比以前更嬌慵了呢。你這個賤人,我以前真是看錯了你!「林白說著,忽然一下子撲在凌璧兒身上,」你既然是個人盡可夫的賤人,我又何必像以前那樣愛慕你尊重你?

「他狂亂地撕扯著自己的衣服,把陽具插進了凌璧兒的陰戶。

林白狂暴地動著,雙手毫不憐惜地揉搓著凌璧兒的乳房。凌璧兒卻彷彿失去了知覺,像個木頭人一般任由林白的擺佈。沒有叫,也沒有淚。

「我沒有用,我沒有用!」林白忽然從凌璧兒身體中抽出,痛哭著說。

凌璧兒不用看也知道,林白的陽具,只有普通男人的一半大。

凌璧兒輕輕推開了林白,吃力地靠著牆根站起來。一動之下,胸中一陣抽痛,一口鮮血湧了上來。她用手掩著嘴輕輕咳嗽幾聲,勉強往前走了一步,終於一個踉蹌摔在地上。

「你要去哪裡?」林白驚惶地問道。

「只要不和你們在一起。」凌璧兒嘶啞地說。

數日後,凌璧兒在一座尼庵中出家,終生不再見任何男人。

而林白,在滅掉淫虐山莊後的第七年,與吳情成親。之後不知所終。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淫水氾濫的老婆為別人生孩子
漂亮媽媽竟被幹到失禁
日趨火爆的淫妻遊戲
彎彎的別針頭
母女穴洞常客
與少婦偷情
美豔的講師媽媽
媽媽現形記之黃朗篇
赤裸羔羊

熱門小說:
美少婦馬太太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