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賤師傳(1)

我曾經問過我的父親,生命的意義究竟為何?他沉默了好一會,告訴我生命的意義就是女人和劍。劍用來維護生命,女人則使生命昇華。

現在的我,深深的瞭解到這句話的含義。

「你沒事吧?」我望著從暗影走出來的女子,在星光下隱約見到健美的女性身形,身體的某個部分不由自主的腫脹起來。

藉著天星的微光,我仔細打量著她。大約在十六、七歲的年紀,俏麗的瓜子臉配著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婀娜體態,煥發著動人的青春氣息。挺秀的鼻子,分外顯出她柔順可人的性格,我不由心中暗讚。

我打量她時,她也在打量我。

「噢!你受了傷。」我這才感到身上的舊傷口迸裂開來,鮮血流下。

鮮血從我厚麻制的緊身衣滲出來,從帝宮逃出時我曾受到大元首的衛隊「黑盔戰士」的圍攻,我雖負傷衝出重圍,亦逃不過渾身劍傷的厄運,再加上剛才她誤射的一箭使我受到驚嚇,血行加速,流得更多了。

唉呀!真是不想還罷了,一想就徹骨的痛。去你媽的昇華吧!我在心裡惡狠狠的咒罵著,趕忙撕下衣襟包紮。在這個時候必須平心靜氣,我一定要盡快恢復體力,逃向魔女國。

但是……這該死的小弟弟為什麼不聽話呢?我怒目瞪著胯下的一條槍大傷腦筋。

解鈴還需繫鈴人,「丫頭。」我仰頭叫住正想偷偷溜走的少女。

「啊!」少女輕聲驚呼,優美的身形瞬間停滯住了,好像一座泥偶般。

我心裡暗自好笑,她大概還以為是她的箭把我誤傷了,也好,正好利用這一點。

「快來救我,我快死了。」我裝出一幅快死的樣子,慢慢的滑向地上,口中大聲呻吟著。

「先……先生,我不是故意的……請您在天之靈一定要原諒我。」她捂著眼睛不敢靠近。

喂,我像這麼容易就死的人嗎?哼哼,你不過來,我自己過去。

如同蜿蜒的蛇行,我曲折的繞動著身體,當臀部向左方擺到最大限度,我的腦袋也同時達到了右方的頂點。反之亦然。就這樣前進著,我沒把口中的呻吟聲停下來,少女那邊已經開始為我的「亡靈」向天神祈禱了。

哈哈哈哈,時間和空間都難不倒我的!彷彿大蛇撲擊獵物,我猛地從泥地上騰起,一把抱住少女的玉腿。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今天我要以箭還箭!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大吼,我真想在她的玉腿上用力咬上一口!

「以我蘭特之名,奉獻處女的鮮血予吾神靈……」

「屍變哪──!!」我的台詞還沒背完就被少女的驚呼打斷。

「別叫,別叫……」我連忙放開她一條腿,生怕她的尖叫把追兵引來。不就是來一發嘛,真小氣。

嗯,這是什麼?

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在極短的時間內由小變大,至無究大,帶著一道優美至極的弧線出現在我剛剛抬起的臉前。

「砰!」

「我……」

「砰砰!!」

「不是……」

「砰砰砰!!」

「壞人……」

「砰砰砰砰!!!」

看不出來,在這個女孩外表纖弱的身體內竟藏著比巨熊更龐大的怪力。

都怪我,不該放出她的右腳……我的半截身體已經被深深的踩入了地中。

「姐姐……你好棒哦。」昏天暗地之後,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衝上頭頂,泥丸突突的跳著,這是高潮來臨前的預示,沒想到我特殊的快感得到方式能在這裡得到滿足。

啊,我愛女孩這樣。

如果我的公主未婚妻也能如此展示自己的魅力就好了,畢竟不是什麼都能十全十美的。

真的很美麗啊,尤其是出於恐懼和氣憤時,那種發自內心的狂野氣質和超常運用的巨大潛力簡直能令我戰悚,而快感也一波波的撲天蓋地而來。我常想如果造世者是位男神的話,那麼破壞者無疑是這樣的暴力女神了。

不斷的感慨著,雖然只是外面一秒的時間,但在我心裡卻早已千百個念頭轉了過去。只是…

……好像忘了點什麼……是什麼呢?

好像很重要的樣子……

「砰砰砰砰砰!」

我眼前一黑,終於昏了過去……

當我再醒來時,發覺身在一間堆滿木柴的小屋裡,背臥著是柔軟的乾草,我想轉轉身,劇痛從多個傷口傳來,使我不由不發出一下低吟。

房門輕響,她閃身進來,一身淺白的粗布衣,俏臉閃耀著動人的光采,兩頰紅撲撲地,健康和青春的熱力使人透不過氣來。

她喜孜孜地道:「你醒來了,我第三次來看你了。」

我道:「是你救了我?」她點點頭:「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嚇人!」原來她還生氣。

「我睡了有多久?」我笑笑,問道,心中卻在盤算著,帝國的領土雖號稱無所不在,但威權卻集中在「大平原」上的「日出城」,只要我能夠離開大平原,被追上的危險便大幅地減少了,所以能走的話,我一定要爭取時間搶在追兵的前頭。

她天真地數著手指道:「你睡了足有兩天一夜。」

我難以置信地道:「什麼?」完了,假設我真的睡了那麼久,前途上一定佈滿搜捕我的敵人。

她在我的身旁坐下,很有興趣地看著我,卻不言語,似乎對我有很大的好奇心。肚子忽地不爭氣地「咕咕咕」叫了幾聲,我尷尬地望著她。她微微一笑,從身後取出一個籃子,打開蓋的布,一陣肉香傳送過來。

「謝謝,謝謝。」我一邊不倫不類的行著禮,一邊從她手中把香噴噴的食物接過來。說不清是故意的還是巧合,我的指尖碰到了她如脂凝滑的玉手。

電擊是什麼滋味?我想少女一定知道了。我裝做毫不在意,只用眼角的餘光注意她本能的把手縮回的樣子,她的俏臉一定燒紅了。

「好香!你的肉是什麼滋味?……」這話我不敢問,但在心裡不停的打著轉轉,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我定要嘗嘗這嬌娃的妙味。嘿嘿!我邪惡的笑了。

似是感覺到我的不懷好意,少女緋紅著臉頰瞪了我一眼。我一驚,連忙把話題帶開。

「你叫什麼名字?」我問道。

「我叫西琪。」她答道。

「西琪,嗯,這是一個好名字。那晚你在那裡幹什麼?」我想探聽一下她的虛實。

她聳聳肩肘:「練劍嘛!每天日出之前我一定到那裡練劍。前兩年,爺爺還陪我一起練,不過現在他身體不大好,不能陪我了。」說到這裡,眼圈一紅,有很大感觸!

好,老的老,弱的弱,還有誰能阻我,不過還是謹慎點好。我嚼完口內的鹿肉,追問道:「你爺爺,他在哪裡?」

西琪道:「到山上採藥去了,你的傷口還需塗一些草藥,否則很難迅速復原的。」跟著她又紅著臉輕聲道:「他說你相貌非凡,那個……特別健碩,帶著的寶劍是『帝國』第一流劍匠鑄造的精品,必然大有來頭,所以才要我將你藏在這柴房裡。」

我心中一凜,西琪的爺爺眼力高明,竟能憑劍的外形,推斷出是帝國製品,當我是非凡人物,是吉是凶,誰能預料?

這時我才感到身體的傷口均已包紮得妥妥當當。

西琪鼓著氣道:「人家告訴了你自己的名字,你還未說你的。」

看她入世未深的純真模樣,我衝口而出道:「我叫蘭特,是蘭陵的兒子。」說出了身份,才感到少許後悔,我是個不應該透露身份的逃犯。

屋外遠處傳來馬嘶聲,西琪跳了起來道:「我要去餵馬了。」說著已出門去了。

與此同時,一束陽光從屋頂的小天窗投下來,使柴房瀰漫著安逸與和平,眼前當急之務,先要養好身體,然後嘛……哼哼。

忽然門開,西琪神色倉皇地衝了進來,撥開我身旁地上的柴草,露出一個鐵環,我不解地看著她。

西琪手執鋼環,向上一拉,一個圓蓋揭了起來,因為蓋子與地板同一顏色和質料,不細看哪能分辨過來。

西琪將我的長劍拋了進去,叫道:「快躲進去。」

我雖不知原因,卻絕對信任她,要對付我,大可趁我昏迷的時候;而且她的清純使我對她大生好感,故毫不遲疑便縮進洞裡。

「是誰?」我抽空問道。

「我的男朋友。」

這還了得?我醋意大起,在她欲離開之前一把將她也拉了進來,我還沒有得手的小寶貝絕不許別人先碰。

裡面是只可容納個許人的小空間,跟著,我將一堆乾草放在圓蓋上,輕輕將蓋子移好,剎那間變成黑暗的世界。

「為什麼?」她不解的問道。我用手心堵住了她的唇,在柔軟的蜜瓣上微微摩莎著,她彷彿明白了什麼,不再發問。

窄小的空間裡,她緊緊地擠在我的懷裡,豐滿和充滿彈力的臀部,毫無保留地坐在我大腿上,我的嘴臉貼著她的秀髮,處女的芬芳隨著呼吸湧進我心靈的至深處。

隱約間我又可見物,原來小洞頂開了密麻麻一排排細小的透氣孔,所以並不覺得太氣悶。

我把嘴唇湊到她的耳邊,待要說話,剛巧她也想說話,頭向後仰,我的嘴唇自自然然碰上她嫩滑的耳珠,接著印在她的俏臉上。

她「嗯」地一聲,原本僵硬的身體變得柔若棉絮,融入我的懷裡,我不由自主地興起最原始的男性反應,她似有所覺地全身滾熱起來。

我待要說話,一陣急劇的馬蹄聲,由遠而近,轉瞬間已馳至。

我猛地從慾海裡驚醒過來,來得好。

柴房外傳來一陣叱喝的聲音,聽來人約是在十五、六人間,若以我平常的狀態,這實力還不放在我眼裡,不過現在全身創傷,虎落平陽,恐怕他們一半人已可以把我擊倒。

「砰!」柴房門給踢了開來,一把粗豪的聲音喝道:「有沒有人?」

另一把陰陽怪氣的聲音道:「這間柴房一眼看清,那還用問,若果人家蓄意躲起來,你想人家便會答你嗎?」

身前緊貼著我的西琪渾身輕顫,顯然對這陰陽怪氣的人有點恐懼,這樣一來我反而心中大定,因為若是她很愛自己的男友,自然不會如此反應。

另一個尖亢的聲音響起道:「上校,住屋處沒有人,阿邦他們到了農田那邊搜索,若果你馬子在,肯定逃不了。」

粗豪聲音道:「這妞子跑哪去了?」

陰陽怪氣的聲音道:「管她跑哪去了,繩子、蠟燭、浣腸器都準備好了,我上校硬起來連祈老頭也不怕。」

原來這小子是虐派的,怪不得可愛的小西琪這麼害怕。

粗豪聲音道:「你不怕祈老頭,就不會等到老頭上了山才來找人家的漂亮孫女。其實我真不明白,那西琪樣貌雖佳,但正正經經的,怎及得上城中那群騷娘兒。」

尖亢的聲音淫笑道:「上校一向歡喜蹂躪處女,你管得著嗎?」跟著是漸漸遠去的嘿嘿淫笑。

而在地穴中的我卻是另一番滋味。

我的臉貼著西琪那嫩滑的臉蛋,嗅著她吐氣如蘭的氣息,緊擁著她火辣的胴體,而當外面那些人說著那些不堪入耳的話時,西琪的心急促地跳著,身體也不由輕微蜷動,使我分外感到刺激。

趁她不敢抗拒,幾個手指扭動了幾下,鑽進了西琪溫暖的褻衣中。

「啊!」西琪低低的驚呼。我那兩隻不規矩的手一路上行,來到她的腋下,把整個人托起放在大腿上。西琪似是覺得不妥,小手推拒起來,但在這種尷尬的時地,她不願被人發現,因此只能半推半就了。

我翹起拇指,用粗糙的指肚細細摩著少女稚嫩的乳峰,西琪高聳的酥胸幾乎滑不溜手,當我用力握下時,她會倒吸一口長氣,而捏揉那峰頂的嫣紅時,她的身體則是微微的顫抖。我的雙手在玉胸上遊走不停,恣意狂放的開發她未知的敏感,不知不覺中,她處女的乳房脹大了,依我手上的觸覺,那峰中有一個堅澀的乳核。

西琪急促的喘息著,難過地扭動著腰肢,我喜歡她這樣。我用雙手扶撐著她盈盈一握的柳腰,固定她雙腿中心和我挺起的肉棒頂端相對,每當她擺動渾圓的臀部,我的頂端就會更深入一分,而更深入一分的後果是她必須更大幅度的扭擺來試圖躲避。

我們越陷越深。

的確是這樣,說不清到底是哪一方的功勞,我感覺到陽具的頂端被膩滑的液體打濕了,灼熱的溫度直接觸到西琪的肌膚。

「西琪,西琪。」我喃喃叫著她的名字,好半天,西琪才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我心中偷笑:「丫頭,我要讓你快樂得忘記一切。」

我的手放肆的探入她的幽境,揉弄著她那兩瓣溢出愛液的生命之門,西琪呻吟起來,如哭似泣,傳入我的耳中更令人欣喜,於是我毫不猶豫的解開腰帶就要上馬,這時……

「啪!」地穴的門打開來,一個相貌堂堂、身形高大、兩眼霍霍有神的老者探頭進來,眼光凌厲地在我身上掃射,西琪尖叫一聲,連忙整好衣服,如最善跳的羚羊般遠遠跳到一邊。

「你好。」我像白癡一樣問候老人。

「你好。」老人上上下下打量我一會,終於開口。

老者臉容雖在六十歲上下,但卻不見一條皺紋。

我弓身道:「多謝救命之恩。」

老者道:「不用謝我,若非西琪救你,我才不管這閒事,蘭陵的兒子。」

我愕然望向他,這人究竟是誰?憑什麼認出我是蘭陵的兒子?西琪也是剛剛才知道的。

我仔細打量著他,只覺氣度沉凝,自具劍手的風範。沉聲問道:「閣下高姓大名?」

他森厲的眼神在我身上打了一個轉,道:「祈北!」

我猛然後退一步,頭皮發麻,發夢也想不到在這裡遇到這傳說中的人物,帝國的另一名著名叛徒。

祈北冷哼一下,捋起衣袖,只見一道疤痕由臂上劃下直至手腕,他冷冷道:「這一劍就是拜爾父蘭陵所賜。」

西琪驚呼一聲,臉色煞白,對爺爺和我父的恩怨大感傍徨。當然這亦表示她對我大有好感。我又想起她灼熱的女體,她爺孫施與我的恩惠,一股熱血湧了上來,我將左手伸出,叫道:「父債子償,我父怎樣對你,你也怎樣對我吧。」

祈北仰天一笑,電光一閃,已拔出手中長劍,在西琪的尖叫裡,我感到一道涼意由臂膀急延至手腕處,心中歎道:「這手完了,以後還怎能拿劍。」

劍回鞘內,衣袖向兩邊滑下。

我愕然低頭察看,衣袖裂開,肌膚卻絲毫無損,這一劍恰好劃破衣袖,用力妙至毫巔,不愧是當年與我父齊名的不世劍手。

西琪驚魂甫定,眼中射出欣慰的神色。

祈北道:「虎父無犬子!當年蘭陵對大元首忠心耿耿,為何他的兒子卻成了帝國追殺的對象?」

我愕然道:「你如何知道?」

祈北道:「我剛才上山採藥,見到大隊帝國的黑盔戰士漫山遍野仔細查察,而你又滿身傷痕,加上時間上的配合,不是找你還找誰?」

我全身一震,道:「他們終於找到來了,我立即便走。」

祈北冷笑道:「走!走出去送死嗎?以你目下的體能,能走得十里遠近已是奇跡了。」

我頹然坐下,除非脅生雙翼,否則今次就算連胯間的第三條腿都用上也無濟於事。

西琪抱著祈北的手臂道:「爺爺!你救救他吧。」

祈北冷哼一聲,卻不答話,但也沒有一口拒絕。

我虎軀一震,如果祈北肯援手的話,當然情勢又自不同。

也許是看見我和西琪企盼的眼神而感動,祈北終於放下架子。

他恢復冷冰冰的臉孔,道:「躺下吧。西琪來幫忙,我要給他換藥,明天一早就送你去魔女國。」

「謝了。」我低聲道謝。

大賤師傳(2)

我常常想,人一生的際遇是否真的在冥冥中由未知的力量操縱著。就像今日的我,如果沒有西琪和祈北的援助,恐怕我已經葬身荒野。在這一路逃亡中,我越過了數次驚險至極的難關,但就是有一種運氣,把我自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只是不知道這種運氣會跟隨我多久。

也許,當一種力量把你從大地上高高托起的時候,也注定了你會重重的跌回去的契機。

現在不正是這樣嗎?

由於暫時打了個盹,導致我被大元首的走狗哥戰抓住,並粗暴地捆縛起來,與西琪並放在屋內的一角。哥戰坐在椅上,拿著我的劍檢視著,臉色陰沉得像暴風雨來前的剎那。

哥戰臉無表情地看著我這被擒者,冷冷道:「地圖在哪裡?」

我心中湧過一陣恐懼,沒有人能在他的手下不吐真言,但我的父親卻是個例外。我還記得刑室內不似人形的他,仇恨代替了恐懼,我咬牙道:「你將施在我父親身上的毒刑,用在我身上吧!不過恐怕你會得到相同的結果。」

「是嗎?」哥戰若無其事站了起來,他身上濺著上校的鮮血,形相猙獰。他緩步走到西琪跟前,忽地一把將蜷縮在地上的西琪抓起來,整個摟在懷裡。西琪雖然手腳被捆綁著,還是拚命哭叫和掙扎。

哥戰狂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我最愛掙扎的娘兒,尤其是這麼美麗的。」

「嘶!」西琪的衣服給撕下了一大幅,露出雪白粉嫩的背肌,她絕望地悲叫起來。我強忍著心中燃燒的慾火,努力的抑制著下體不在敵人面前出醜,然後冷靜地道:「放她下來吧!」

哥戰大喝一聲道:「地圖在哪裡?」

我道:「我沒有帶出來,還留在帝國裡。」

哥戰怒吼一聲,將西琪推得撞往牆上。

哥戰一把將我從地上抽起來,暴喝道:「在哪裡?」

我冷笑道:「即使我說出地點來,你會貿貿然相信嗎?」

怒火在哥戰的眼中燃燒著,我忽地屈起膝頭,重重地撞在他下陰處!不巧的是,正好與他堅硬的尖端相對。

「啊──!!」猝不及防之下,痛得哥戰全身痙攣起來。

「你!」哥戰一瘸一拐的站起來,抽出大劍,就要當頭劈下,我心知絕無幸理,於是閉上了眼睛。在這千鈞一髮的危急時刻,四周突然傳來混亂的聲音。

我猛然睜開眼,耳裡滿是「劈劈啪啪」的怪響,一時間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火!」是火災,我的心立即想到祈北身上,他一定是躡著大隊的尾後,直到哥戰在林中紮營,才以火攻來製造混亂。

「哈哈,祈北爺爺,您真了不起!」我暗暗在心中大讚。

「西琪!」祈北旋風般闖了進來,果然是他……

「喂喂!別走啊!看在我是你老友蘭陵兒子的份上,就當是順手救條可憐的小狗吧。」

祈北也不多言,一劍劈開我手上枷鎖,然後飛起一腳。

「砰!」我被踢了出來。

西琪也喜歡用腳踢人,原來其根源是在這兒啊。我騰雲駕霧般飛起,心裡不住的感慨祈北沒盡到好好教育下一代的責任。說實話,我對纖纖玉足踢在身上尚可接受,但要一隻枯瘦的男性之腳做同樣的事,卻令我心情沉重。

這是屈辱!!

我想要抗議,但是……在劃了一道曲折的弧線之後,我撞到了一棵大樹上。

「西琪不在!快走!」沒等我站起身,祈北如一陣旋風般跑了回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走!」一聲暴喝。如同「一陣旋風」般,我們離開了現場。

「啊──!」祈北不僅失去了孫女,更因此失去了理智,他對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臭小子!沒事帶著西琪亂跑什麼?跑就跑吧,但幹嘛跑到別人的陷阱裡!跑到陷阱裡也就算了,幹嘛被人抓住!他媽的被抓住也算了,幹嘛連累西琪也被人逮了!你、你……」他腦門上的青筋奇異的扭曲著,兩道綠幽幽的光從眼中向我射來。

「啊,殺氣!」我暗叫不好:「大叔……不,爺爺,有話慢慢說……」

「砰砰」兩腳,打斷了我小小的乞求。我順著山坡滾出數丈,狼狽不堪的坐倒,那邊祈北已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劍。

「不要……」我發現即使叫得驚天動地也一點效沒有,靈機一動,我突然想到了那件事。順便說一下,當時我的脖子離劍只有零點零一公分,在千分之一秒之後,我想到了一個使他不殺我的絕妙理由。

「智慧典的地圖你要不要?」

……

「嗆!」一聲金屬落地的脆響,我從指縫裡偷偷望去──我的上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祈北用一臉慈祥的笑意迎上來:「蘭特賢侄,我剛是和你開玩笑的,不要介意不要介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艱難的乾嚥了一下,命總算是保住了。

作人不能不知好歹,是不是?我連忙把圖畫了出來,當然,在重要的地方,我故意塗得模模糊糊,讓見聞廣博的他也看不出廢墟在那裡,這樣,他當然要對我保護有加了。

對了,西琪怎麼辦?我怎麼能把一個可憐又美麗的女孩留在一群禽獸之中!他們會拿她怎麼辦?肛交?深喉?浣腸?捆綁?還是灑上熱乎乎的蠟油?

我癡癡的想著,一不留神下面的弟弟又變得挺胸抬頭。

身為男人,絕不能看著自己的女人落在別人手裡……至少,也要讓我先拔頭籌!主意以定,我轉身就要走。

一旁苦苦鑽研地圖的祈北見狀,連忙把我攔住:「蘭陵的兒子,衝動只會壞事,大不了是被幾個早洩的小鬼戳幾下,有什麼大不了的?」

「真的嗎?」我有些難以置信:「這真是剛才要打要殺的那個祈北嗎?」

彷彿看出我的懷疑,祈北臉上現出個詭異的笑容道:「你看!」

我望向他手中拿著的一束黑黝黝的樹枝似的東西,奇道:「這是什麼?」

祈北並不直接答我的問題,卻道:「若果你是哥戰,既然將我們追失了,會怎樣做?」

我歎口氣道:「當然是以奸辱西琪為餌,誘我們再上當。」

祈北道:「那他們會非常後悔,因為今次誘來的,是任何陷阱也囚不住的猛虎。」他一揚手上的東西道:「這是巫師當年給我的迷香,今次正大派用場。」

我呆了一呆,一股希望之火從心中升起,就像過溺的人,抓著了浮木。

祈北果然是個老奸巨滑的傢伙,但事情的進展卻不像他想的那麼輕鬆,因為我們的對手不僅是哥戰那頭蠻牛,還有可怕的黑寡婦和巫師。為什麼會是這樣?還好我手中的一把劍功力了得,費了好大勁擒到黑寡婦來做交換。順便說一句,這全是我的功勞,和那個只會大話炎炎的老頭沒半點兒關係……他過去真的是那個帝國有名的祈北嗎?哼!

我肯定了巫師真正已退走後,迅速來到西琪身邊,這刻也顧不得她是姑娘身份,仔細將她檢查一遍,發覺她除了一些舊傷外,全身完好無缺,呼吸均勻,脈搏正常,只是昏迷過去。我輕輕拍打她的臉,她呻吟一聲,扭動身體,然後緩緩張開眼來,一見是我,不能置信地叫道:「蘭特!是你嗎?」眼淚奪眶而出。

我將她摟入懷裡,萬般憐惜。西琪渾身顫抖,情緒激動下泣不成聲,如此溫純的女子,偏有這般可怕的遭遇。

我有點難以啟齒地道:「你……你沒事吧,他們有沒……」啊!我真是個混蛋,在這當口怎麼能問這種話?

西琪搖頭道:「沒有!」我道:「還算哥戰有一丁點人性。」原本我以為他必定因公主鍾情於我,會侵犯西琪作為報復,一早就預了做輸家,這時倒有點刮目相看。

西琪哭道:「不!他是禽獸,本來想侵犯我,但看到掛在我胸前這個金牌,想了一會後,才放過了我。」

「可憐的寶貝,」我把她的頭按進自己懷裡,給她溫暖:「沒關係,讓蘭特哥哥來愛護你。」

我仍不放心,生怕這具美麗的胴體受到別的傷害,兩手遊走她的全身:「西琪,蘭特哥哥要把你內內外外全都查看一遍。」

西琪羞紅了臉,任我一雙手探入衣內愛撫著她:「這裡痛嗎?」

「不痛。」

「這裡呢?還有這裡?」

不到片刻,我的手已經飽嘗這嬌娃的每一分,每一寸。

「蘭特,」西琪略覺不安,一聲嬌吟,推開了我正在無微不至地關懷著她的手:「別這樣。」

「西琪寶貝,別怪蘭特哥哥急色,你就當遠來是客也要好好招待一下吧。」我可不打算讓這到口的小妞再飛走了。有時候機會錯過了,也許會再回來,但是再一次錯過的話,那就很可能永遠也不會再回頭。在這種心態下,我決定全心全意地享用小西琪這充滿青春活力的絕美肉體。

「乖,不要怕。」我一邊安慰,一邊把她向地上按去。我的動作十分溫柔,當然該堅決的時候也絕不手軟。就這樣,我們赤裸裸的糾纏在一起。

「上次爺爺打擾了我們,這次我們要共享極樂。」輕輕撫愛她金黃色雲彩般的秀髮,我看著她的大眼睛說道。

西琪的眼睛眨呀眨,在我的注視下,呼吸急促起來,不勝嬌羞的把通紅的小臉埋在我的肩上。

我邪邪一笑,這時的情景,讓我血氣賁張,不由記起一首古詩:

怒擎大棒,腿分處,潺潺愛液。

抬玉臀,仰面呻吟,豐乳激盪。

十寸棍中精與血,八淺二深抽與戳。

莫等閒,浪費童子身,空悲切。

處女膜,猶未裂!慾火漲,如何滅?

捻紅豆,插破子宮之頸。朝內射!

「好個插破子宮朝內射!」一聲讚歎從門外傳來。

「過獎過獎……咦!老頭?你怎麼又跑過來了?」我大吃一驚,連忙向那個冒失鬼看去,竟然又是祈北!

「這裡是險境,我專門來提醒你們倆不要太張狂。」

「……話是不錯,可你這樣子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我看著在胯下狂搓不停的西琪呆呆的道。

「沒辦法啦。」祈北跳過來扶住西琪的頭,腰部用力一挺……

「老頭,你不怕天雷劈嗎?」

「數十年的禁慾你知道是什麼滋味嗎?我死都不怕,還怕天雷!」祈北一副只願花下死的樣子。

我靠!真服了你了。「既然前邊是你的,那我就選後邊吧,還是那裡正統一些。」我一廂情願的想。

「你們當我是死人嗎?」西琪可不幹,嬌嗔著吐出小口中的陽物,向我們大叫道。

「唔……唔……」她吐出時動作過猛,祈北干曠了數十年的心靈一時承受不起,就要噴了出來。

寶物豈可浪費,不知從哪冒出一股神力,祈北硬生生按下西琪的小腦袋,大吼一聲:「我要你體內……一生一世藏有我的精漿!」

……

「滴答!滴答!」

「為什麼會這樣?」我喃喃自語。

一根鐵簪握在西琪手中,它刺在祈北身上。

「西琪……」西琪茫然轉過了頭,她原本純淨的眼中閃爍著妖異的幽光,這時遠處鼓聲傳來,她全身一顫,一個轉身,往洞外走去,我狂叫追出,她已消失在漆黑的林木裡。

「祈北!」我搶進洞裡,祈北倚洞壁而坐,臉上一片灰黑,眼神渙散。我悲叫道:「你怎麼了?」

祈北搖頭道:「我們中了巫師的圈套,他……我剛才說的那句……是引發西琪身上巫術的暗號……現在我身中鐵簪的劇毒,回天乏術,你要再理西琪,立即到魔女國去,到了那裡,你就會明白……快!他們絕不會放過你。」才說完,頭一側,一代劍手與世長辭!

「祈北!」我放聲悲呼。

我不停的問自己:有沒有什麼比失去重要的事物更令人惋惜?有的。那就是失而復得,而且是在只差一步的時候。

真的只差一步啊!我無限感慨。如果有一天,上天還願意再對我這個罪孽滿身的人有所恩賜的話,我發誓再也不會錯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