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魔法師帶著阿拉丁來到沙漠深處的一個廢墟中。魔法師走到一面殘破的牆前,仔細看了一陣子之後,他從懷中掏出一塊乳香,然後讓阿拉丁找來了一小堆枯樹枝放在一起點燃,並把手裡的乳香投進火中,對著冒出來的青煙低聲吟起咒語來。他念些什麼,阿拉丁一句也聽不懂。就在這時,濃煙籠罩下的大地突然震動起來,隨著霹靂一聲巨響,地面一下子裂開了。

阿拉丁看到地面的震動,被巨響嚇得轉身就跑,但馬上被魔法師手中的魔杖打倒在地。「阿拉丁,乖乖的進去把我要的東西拿出來,我會讓你們全家變得非常富有,再也不用過以前那種苦日子了。」魔法師看著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的阿拉丁,他從手上取下了一枚戒指遞過去:「戴上它,需要的時候摩擦一下它。它會保護你平安的。」

阿拉丁接過戒指,半信半疑的戴在手上。等濃煙散盡,他看到地面上出現了一塊帶著拉環的大石板。「魔法師先生,您讓我幫你做什麼?」

「口裡念著你父母的名字,然後拉開石板。」魔法師一臉莊嚴的看著他。

阿拉丁照著魔法師的話,一邊念著父母的名字,一邊用力拉開了那塊石板。

一個黑洞洞的洞口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長長的台階從洞口一直延續到黑暗的深處。

「下去吧,我的孩子。你要記住,一直向裡面走,在盡頭有一盞燈,你把它拿出來。千萬要記住,除了燈之外,其他的所有東西你都不能碰,否則你永遠也回不來了。記住我的話!」

阿拉丁點點頭,小心翼翼的走下了台階,進入了洞中。當他感覺走完了台階踏上了堅實的地面的時候,四周突然燈火通明。等他的眼睛適應了亮光之後,就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寬敞的大廳中。大廳四周到處散落著金光閃閃的財寶和五光十色的鑽石、瑪瑙、翡翠。阿拉丁的心中怦怦的跳著,他知道,只要順便把這些財寶拿些出去,自己就不會再過以前那種窮日子了。但是他牢牢記住了魔法師的話,慢慢向大廳的深處走去。

在大廳的盡頭出現了一道小門。阿拉丁按照吩咐像打開入口一樣打開了那扇門走了進去。在房子中間擺放著一張桌子,上面孤零零的擺放著一盞破舊的燈。

除此之外,房子裡再沒有任何東西。阿拉丁從桌子上拿起那盞燈準備放進懷中,突然發現燈上有一些灰塵,他伸手輕輕將上面的灰塵拭去。突然,手中的燈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阿拉丁急忙閉上了眼睛。

「是你在召喚我嗎?」一個縹緲的聲音在房間中迴盪著,一團模模糊糊的東西在阿拉丁面前的空中靜靜的漂浮著。

「你是誰?」阿拉丁強忍著心中的恐懼,渾身顫抖的看著那團東西。

「我是燈神。我已經在這裡等待了三千年了,終於等到了你的到來。我會忠心的為您服務,滿足您的三個願望。只要您擁有手中的這盞燈。」那團東西有些激動地回答。

「是嗎?不管我提出什麼樣的願望你都能替我完成?」阿拉丁沒想到手中的這盞燈如此的神奇,他把那盞燈拿得更緊了。

「當然,我可是偉大的燈神,不要把我想像成那種低能的神靈。」

「低能的神靈?」阿拉丁還是頭一次聽說神靈也分等級。

既然可以提三個願望,阿拉丁決定先提自己的願望,然後再把神燈拿出去交給魔法師。他低頭想了很久,有些不確定的問:「不管是什麼願望嗎?」

「當然。」回答是肯定而不容辯駁的。

「哦,我想看看你的樣子。我希望你是個美麗的少女。」阿拉丁頭腦有些發熱。

要知道,我們可憐的阿拉丁還從沒有見過美女,平時只能看著那些厚厚的面紗在心裡猜測被包裹的那張臉蛋。

「我滿足你的這個願望。」那團東西慢慢變大,漸漸的籠罩整個房間。一個嬌巧玲瓏的身影出現在房間中。

阿拉丁揉揉眼睛,他的面前站立著一個美貌的少女:秀美的臉蛋、白膩的項頸、雪白的香肩、藕般的玉臂。高聳的雙峰被一件小小的上衣緊緊的包裹著,兩個小小的突起在胸前顯現。平滑的小腹暴露在空氣中,一條緊身的長褲包住了豐滿的玉臀,一雙小巧的玉足赤裸著。

不知不覺中,口水順著阿拉丁的嘴角流下,他忘記了還等在外邊的魔法師。眼前的少女完全佔據了他的腦海。

「美麗的女神,我現在提出我的第二個願望: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現在這個樣子。」

「雖然你這個願望有些奇怪,不過我還是滿足你的這個願望。」少女嫣然一笑,就像春天盛開的花朵,是那樣的嫵媚,一雙大眼睛看著眼前變得傻乎乎的阿拉丁。她現在在猜測著眼前英俊的少年的第三個願望是什麼。燈神以前遇到的那些人從來不會提這樣的願望,他們的願望都很簡單:財富、權力、美女。所以燈神非常容易的就打發了他們。可是眼前這個平凡的少年前兩個願望卻是那樣的簡單,讓她都感覺到有些可惜。

也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年輕人讓自己的心裡有一絲異樣的感覺,他給自己的感覺是那樣的奇怪,讓自己產生出一種想親近的感覺,她希望能幫助他,但是卻顯得力不從心。因為按照慣例,提完三個願望之後自己就要離開這裡。她現在只能等待著滿足他的最後一個願望。

阿拉丁輕聲地問:「我叫阿拉丁,在我提出第三個願望之前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對不起,我沒有名字。」燈神有些黯然的回答。從來沒有人問過她這個問題,每個得到神燈的人都急不可待的希望得到自己可以得到的一切,而從沒有人問過她的名字。

「是嗎?那我現在提出我的第三個願望。我想給你起個名字叫芙乃爾。你能滿足我的這個願望嗎?」阿拉丁平靜的詢問著的燈神的意見。他絲毫不後悔自己如此輕鬆的說出三個願望,在他的內心裡雖然厭煩了清貧的生活,但是他願意用自己的雙手去創造美好的明天。更重要的是,他不相信幸福會從天上掉下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有些同情眼前的少女,竟然沒有屬於自己的名字。

「啊……」燈神一下子愣在那裡說不出話來。眼前的這個少年太讓自己意外了,他的第三個願望竟然是給自己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燈神在心底裡呻吟著,在幾萬年以前,她厭惡了那些貪婪的嘴臉,並發誓說如果誰給自己起一個名字,那個人就會成為自己唯一的、永久的主人。現在該是自己履行自己的誓言的時候了。

「怎麼,你不願意滿足我的這個願望嗎?」阿拉丁一直沒有等到燈神肯定的答覆。

「芙乃爾?這是主人給我起的名字嗎?太好了,我喜歡這個名字。」燈神想通了,她決定履行自己的誓言。她非常興奮的點著頭,像個小女孩一樣歡呼雀躍著。

「芙乃爾,現在你已經滿足了我的三個願望。非常謝謝你。」阿拉丁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對燈神來說多麼有意義的事情,他打算說出事情的真相。「我是受人之托來取神燈的。等一會兒,我就要把這盞燈交給還在外邊等候的魔法師,因為我答應過他。」

燈神(哦,現在應該叫她芙乃爾)一下子愣住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極度失望湧上了她的心,她現在已經喜歡上眼前這個新主人了,這已經不光是誓言的問題的了。「不!我不能失去這位新主人。但是我又不能違背他的命令。難道這段令我期待的時光就這樣結束了嗎?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對了,我就用那個方法吧。希望我不會失敗。」想到這裡,芙乃爾下了決心。她極力控制住自己的激動,用平靜的口吻問阿拉丁:「主人,你覺得我美嗎?」

阿拉丁一愣,旋即毫不猶豫的回答:「芙乃爾,你非常的美。我認為世間再也沒有比你更美的人了。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則,我必須……」話沒說完,一股香風撲面而來,隨即被柔軟的紅唇將他未說完的話堵回了肚子裡,一個火熱柔軟的身體撲進了自己的懷中。阿拉丁連忙伸手想推開芙乃爾,但是觸手之處感覺異常的柔軟細膩。他稍一愣神,就迷失在芙乃爾那美妙的熱吻之中。

阿拉丁來到這個世界19年了,可是他從來沒有和一個女孩子這樣親密過,他的手摟住了芙乃爾纖細的腰,痛吻著那甜美的紅唇。

芙乃爾也迷失了,她從來沒有和任何人這樣親密過。「原來親吻的感覺是這麼美好。」她的雙臂緊緊地摟住阿拉丁的脖子,貪婪的品嚐著這美妙的滋味。

阿拉丁的手從芙乃爾的腰間滑下,來到了豐滿的玉臀上愛不釋手的撫摸著,並將一隻手慢慢插入芙乃爾的褲子裡,直接愛撫著那光滑的臀部。

難耐的瘙癢從臀部傳遍全身,芙乃爾難耐的扭動著身體。她沒有想到自己變出來的這具身體竟然會如此敏感,她全身顫慄著,雙手鬆開阿拉丁的脖子,在那健美的身體上撫摸著,微微翹起的瓊鼻中發出沉重的呼吸。

阿拉丁不捨的放開芙乃爾的紅唇,雙手慌亂的拉扯著她身上的衣物,他迫切的希望看到那嬌美誘人的身軀。

芙乃爾抓住了他的雙手,嬌笑著將他拉出了那個房間。

外邊的大廳變成了一間寬敞的臥室,一張華麗的大床被四周垂下的紗幔所圍繞。阿拉丁馬上明白了少女的意思。他毫不費力的將少女攔腰抱起走上那張床。

阿拉丁一邊仔細的端詳著少女那張美麗的臉,一邊快速的脫光自己身上的衣物,隨手拋在一邊。他的臉上蒙上了一片潮紅,雙眼中流露出無邊的情慾之火。

他坐在少女的身邊,小心翼翼的解開少女身上那件小小的上衣。隨著最後一顆紐扣被解開,一對雪白高聳的玉乳掙脫束縛顫巍巍的展現在阿拉丁的眼前。他低下頭,張嘴將一座雪峰上的紅櫻桃含進口中,細細的品嚐著,靈活的舌頭在小小的乳頭上打著轉。他清晰的感覺到那棵小櫻桃慢慢變硬。他的一隻手勉強握住了另一個乳房,另一隻手在芙乃爾的小腹上遊走。

少女雪白的肌膚慢慢變紅,她雙眼緊閉,小嘴微微張開,不時發出誘人的嬌喘。兩條修長的玉腿緊緊併攏,大腿使勁的相互摩擦著。芙乃爾感覺自己雙腿之間那兩片緊閉的貝肉之中慢慢得流出了絲絲液體,桃源洞的深處陣陣發癢,好像她的身體突然之間變得非常空虛。

在少女無聲的配合之下,阿拉丁用一隻手就褪去了少女身上的最後一件遮蓋物。他抬眼向下看去,一片金黃色的彎曲的絨毛呈一個倒三角形鋪在雪白的小腹根部。

他覺得自己下體那根玉柱變得堅挺無比,玉柱上的血管有力的收縮著,使本來就雄壯的玉柱變得更加粗大。他轉過身體,將自己的頭靠近少女的大腿根部,仔細的看著他從沒有見過的美妙景色。

在金黃色絨毛的遮蓋下,兩片薄薄的陰唇緊緊地貼在一起,一顆小小的肉芽從陰唇的頂端微微探出頭來。一條細細的、粉紅色的縫隙正在緩緩的流出一絲亮晶晶的液體。阿拉丁將少女的雙腿大大分開,隱藏在臀間圓圓的菊花無可奈何的暴露在空氣中,它有些不甘心的輕輕收縮著表示抗議。

阿拉丁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一股熱血湧上了他的大腦。他毫不猶豫的張開嘴,用靈活的舌頭在陰唇上慢慢舔著,他的手指好奇的撫摸著那朵美麗的菊花。

芙乃爾全身酸軟,任由自己的雙腿被分開舉起,從陰唇和菊花瓣上傳來了令她快要瘋狂的快感。她微微張開眼睛,發現阿拉丁胯下那根堅挺粗壯的玉柱就在自己眼前晃動,她無法控制的張開紅潤的雙唇,將玉柱迎進自己的口中。

從玉柱上傳來男人特有的氣味,這股氣味刺激芙乃爾的嗅覺,更刺激著她的大腦。她柔軟的舌頭在玉柱頂端細細舔吸著,頂端的小口中分泌出的液體被她貪婪的吃進肚子。一陣讓人眩暈的快感突然從陰蒂鋪天蓋地的席捲了芙乃爾全身,陰道內的肉壁不受控制的劇烈抽搐著,大股大股的液體從陰道口噴出,沾滿了阿拉丁的臉。

「主人,快、快!!」芙乃爾吐出口中的玉柱,急切的懇求著阿拉丁來佔有自己。

年輕的阿拉丁也不斷被玉柱上傳來的快感所震撼,他迫切的想發洩。聽到芙乃兒的呼喚,他飛快的轉過身體,玉柱在芙乃爾的胯間四處亂頂。

芙乃爾溫柔的將阿拉丁引導至兩片已經腫脹的陰唇缺口處,然後閉上眼睛等待著自己被主人的玉柱貫穿。

阿拉丁的玉柱終於陷進了一個火熱的縫隙中,他把全身力量都集中在自己的胯下,用力向前一頂。在橫流的愛液潤滑下。玉柱突破了一道薄薄的防線,深深插進了芙乃爾的身體。

「啊……」兩個人同時叫出聲來。不同的是阿拉丁感覺自己的玉柱被一團柔軟的、火熱的肉壁所包裹。肉壁不斷的抽搐著、收縮著,企圖將入侵者趕出去,但是卻徒勞無功,反而讓阿拉丁享受了從未有過的快樂。

而對於芙乃爾來說,那叫聲是痛苦的。雖然她是神靈,但是她的肉體卻忠實的將感覺絲毫不漏的傳進她的腦海。在玉柱突破防線的一瞬間,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被那根凶器撕成了兩半,脹脹的充實感、撕裂的劇痛,讓她像是突然跌進了地獄。

她全身痛苦的扭動著,好像所有力量好像完全消失了,只有雙手下意識的抱緊了阿拉丁的虎腰,制止他繼續進入自己的身體。

阿拉丁有些詫異的低下頭,他不知道為什麼不讓他繼續享受那無與倫比的快樂。但他看到了芙乃爾緊閉的雙眼和兩顆晶瑩的淚珠,以及那有些蒼白的俏臉。

「芙乃爾,你怎麼了?」阿拉丁已經將身下的女人當成了自己終身的伴侶,他急切的想知道芙乃爾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痛……我感覺被你撕成兩瓣了。」芙乃爾在阿拉丁焦急的追問下輕聲的說道。

「是我弄痛你了?我真是該死。我、我現在就把它拿出來!」阿拉丁明白了之後就打算退出芙乃爾的身體,但是他剛一動,就看見芙乃爾的臉上痛苦的扭動了一下,他馬上不敢動了。他心疼的親吻著芙乃爾的嘴唇、眼睛、額頭和臉蛋,希望借此來緩解女孩的痛苦。

不知道過了多久,芙乃爾發出一聲異樣的呻吟,把阿拉丁嚇了一跳。「我沒有動呀,難道我又不小心弄疼她了?」阿拉丁有些自責的想著。

「主人。我好癢呀,您動一下好嗎?」下體的疼痛漸漸消失,隨即被酥軟的酸麻感所代替,她希望自己身體裡那種極度的空虛感能被主人解除。

阿拉丁沒有說話,他小心翼翼的將有些軟下來的玉柱向芙乃爾的身體裡輕輕頂了一下。

「啊……好舒服呀。主人,能快點嗎?我受不了了……」芙乃爾一邊大聲喊叫著,一邊用自己的雙腿夾住了阿拉丁的虎腰,用力的挺起自己的下體迎合那根凶器。

阿拉丁的玉柱又一次受到了肉壁的擠壓,舒服得他倒吸了一口氣。而芙乃爾的叫聲對他來說不亞於上帝的福音。玉柱很快在陰道中恢復了元氣,阿拉丁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興奮的情緒,抱住芙乃爾豐滿的玉臀用力的抽動著玉柱。

在阿拉丁的努力之下,芙乃爾很快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她的臉上佈滿了紅暈,小嘴微微張開,大眼睛非常享受的閉在一起,滿頭的秀髮隨著她身體的擺動四散在地上。那對豐滿的乳房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著,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傲然挺立在雪白的山峰上。她平滑的小腹在雙腿的幫助下,緊緊貼在阿拉丁的身體上。

在燈火的照耀下,兩具雪白的肉體在床上緊緊的糾纏在一起,不時從低垂的紗幔中傳出肉體撞擊時發出的「啪、啪」的聲音和阿拉丁的喘息聲、芙乃爾的嬌吟聲。

在阿拉丁的埋頭苦幹之下,芙乃爾已經不知道登上了多少次極樂的頂峰,大量的液體從她的陰道中流出,在床上形成了一團大大的水漬。她已經用完了自己的所有力量,她癱軟在寬大床上,身體已經無力再迎合阿拉丁那有力的撞擊。

「主人,你太厲害了。我堅持不住了……」芙乃爾感覺自己的水已經流盡,陰道中的快感慢慢降低,肉壁在不斷的摩擦下開始紅腫。

阿拉丁正在埋頭苦幹,聽到芙乃爾的話,他有些喪氣的輕輕拔出依然堅硬的玉柱。潰然的翻身躺在床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那種極度的快感讓他感覺自己想把身體裡的一些東西發射出來,但是好像總是到不了那最後的頂點。

芙乃爾的心中也充滿了負罪感。雖然自己享受到了從沒享受過的快樂,但是自己的主人卻沒有享受到那種極度的快樂。她不甘心讓主人失望,她坐起極度疲憊的嬌軀向主人的胯下移動,她要用自己的嘴讓主人爆發出來。

阿拉丁正在煩惱之際,從下體再次傳來了那種銷魂的快感,他抬起頭看見芙乃兒正努力的將粗大的玉柱盡可能深的含進口中,他收回目光,卻被芙乃爾那高高撅起的玉臀所吸引。那朵粉紅色的菊花微微張開,旋即又馬上縮成一個小孔。

阿拉丁再次興奮了,他一下子坐起身體,將那美麗的臀花拉到自己眼前,伸出一根沾滿了液體的手指,緩緩的插進了那朵美麗的菊花。

「主人~~」芙乃爾的後庭遭到襲擊,她連忙吐出口中濕漉漉的玉柱,想阻止主人,但她又停住了。後庭並沒有傳來她想像中的疼痛,只是有漲漲得感覺。

算了,如果主人想插得話就讓他插吧,只要他能得到滿足。想到這裡,芙乃兒將自己的雪臀向後高高撅起,方便阿拉丁的行動。

阿拉丁在芙乃爾身後跪直身體,將玉柱頂在微微張開的菊花上,緩慢而又堅定的將玉柱一點點插入那朵菊花的深處。

芙乃爾再次被撕裂的感覺所包圍,但是她咬著牙堅持著,她不願意自己的主人失望,這也是自己的責任。

阿拉丁感覺玉柱被肉壁包裹得更緊,他藉著玉柱上沾滿的液體,終於完全的進入了芙乃爾後庭深處。他有些歉疚的對芙乃爾說:「芙乃爾,忍耐一下好嗎?我想享受到那種極樂的快感。」

芙乃爾沒有說話,只是咬著牙將自己的臀部向後送。

阿拉丁快速的抽動著玉柱,剛才殘留的快感再次被喚醒。看著那朵美麗的菊花被自己一進一出時帶出來又縮進去,阿拉丁的心中充滿了強烈的征服感。肉體加上心理的雙方面刺激,使阿拉丁的感覺更加的敏感。一浪浪的快感衝擊著他,在他的腦海中快速堆積著。他感覺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快感越來越強烈。一股帶著酥麻的熱浪從小腹迅速的席捲到全身,一股滾燙的精液從玉柱頂端湧出,深深的噴灑在芙乃爾的後庭深處。

兩個人同時倒在床上,阿拉丁將芙乃爾的玉體抱進懷中。芙乃爾無力的靠在阿拉丁的胸膛上,白色的精液順著被撐大的菊花慢慢的流出來。

芙乃爾癡迷的看著疲憊的主人那英俊的面龐,將紅潤的小嘴貼在阿拉丁的耳邊:「主人。你知道嗎?現在我只能屬於你一個人了,是因為我以前的誓言,更因為你的善良。」她的臉上掠過一絲羞澀,「現在再加上你在床上征服了我。所以現在你是我唯一的主人。」

阿拉丁扭過頭在芙乃爾的臉蛋上吻了一下,有些煩惱的閉上眼睛問她:「是真的嗎?我現在根本不想讓你離開我身邊。但是外邊那個魔法師該怎麼辦?我答應過他的。」

芙乃爾笑了笑,從身邊拿起一盞燈讓阿拉丁看:「主人,你把這盞燈交給他吧。反正我以後不再受誓言的約束了。我現在可以完全離開這盞燈,永遠的陪在你身邊了。」

阿拉丁接過燈,拿在手上仔細的端詳著,他決心自私一回。

「主人,你手上帶的這個戒指是哪兒來的?」芙乃爾突然問。

「哦~你說這個呀,這是那個魔法師送給我的,說它可以幫助我。」阿拉丁把戒指放在芙乃爾眼前給她解釋。

「太好了!我有伴了!」芙乃爾有些激動地說。

「嗯?你是說……」阿拉丁有點明白她的意思了。

「沒錯,主人,在戒指裡面也有一個神靈。不過她還遠遠比不上我的法力,不過給我作伴還是很不錯的。」芙乃爾笑著給阿拉丁解釋。「不過現在,我們還是讓他去給魔法師送燈吧,他可能已經急壞了。」說完,芙乃爾揮揮手,一個長得和阿拉丁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他們眼前。

那個人畢恭畢敬的接過那盞燈,轉身向洞外走去。

「芙乃爾,那個是?」阿拉丁驚訝的看著消失在黑暗中的人。

「那是我手下的一個僕人,我把他變成你的樣子。你放心好了,他會把事情辦好的。」芙乃爾溫柔的把臉貼上了阿拉丁的臉。

「那我們什麼時候離開這裡?」阿拉丁有些想家中的媽媽了。

「等一會兒吧,等那個魔法師離開之後我們就走。現在,我來和主人一起看看戒指中的那個神靈吧,我想她一定非常美麗的。」芙乃爾一邊說一邊用手撫摸著阿拉丁胯下那根仍然有些堅硬的玉柱。

「嗯,好吧!」阿拉丁答應著,他摩擦了一下那個戒指,然後將身邊柔軟的身體抱在了懷裡。

一陣清煙慢慢出現,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洞中響起:「主人,我正在等待著您的吩咐。」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白毛女老婦版
我老婆的趣事
女白領遊戲日記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