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最最低等的仙人,幹的是在人間可以領到「9527」那樣編號的活。其實沒成仙之前我還是很NX的,在人間我可是號稱淫皇,哪個少女聽到這名字不會大驚失色,哪個婦人聽到這名字不會春心暗動。上至宮廷貴婦,下至鄉野村姑,哪種女人不是我想淫就淫的。

可是人心就是那個不知足啊,我竟然妄想著弄個仙女玩玩。於是我就開始不斷地找那些修真的女人姦淫,直到我把那個叫什麼娥眉的修真門派裡的女人吸個精光後,我發現像我這樣的人竟然也飛昇了。

可是仙界的生活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好,一上來我就被分配去倒夜香。更讓我感到悲哀的是,以我傲視人間的功力,在這裡連什麼都不是,而直接讓我想去自殺然後投胎的是,仙界竟然禁慾,真是默默無語兩行淚,耳邊響起駝鈴聲。這時我後悔啊,本來在人界多逍遙的日子的啊,數不清等美女等我去泡,我這是何苦啊!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原則,我痛苦並快樂著倒著夜香。

就這樣幾百年過去了,我依然倒著夜香,不過因為我的勤快努力,從原來為各種閒雜人等的倒夜香變成了為王母倒夜香。我也知道了,仙界之所以禁慾就是因為王母這個老妖婆。

倒夜香其實有很多好處,例如能知道很多別人不能知道的東西。我就清楚王母為什麼要發佈禁慾令,表面上說了為了清心寡慾,其實是因為她自己得不到滿足,所以也不讓別人快活。

為什麼有這個推斷,因為我掌握了仙界最大的秘密:玉帝竟然是個基。而發現這個秘密後,我的心不僅也開始蠢蠢欲動了。雖然我一直老妖婆老妖婆地叫,但是你要問我,這仙界誰最有女人味,那我說除了王母誰都沒這個資格。

嫦娥號稱仙界第一美女,但是她卻沒有王母那種高貴的氣質,而且王母身上透著一股熟透的女人味。進一步地講王母是整個仙界除了玉帝,最至高無上的存在,這更讓人多了一種去征服的慾望。

我想我堂堂淫皇在仙界默默無名地倒了幾百年的夜香,不做出點什麼對得起淫皇這個稱號麼,還有就是,我是淫皇啊,曾經無女不歡的淫皇啊,讓我繼續禁欲下去,我還不崩潰掉。

於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王母推倒計劃,就在我腦海裡形成了。但是弄王母上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難度絕對不比當年那猴子大鬧天宮低,甚至高得多得多,要是我也有猴子那本事,不用說王母,我連觀音都不放過。

可惜我沒有,所以我得慢慢計劃著,一步都不能出錯,不然就是我形神具滅的時候了。

仙界如果不禁慾的話,絕對是個好地方。那些在人間難得一見的奇花異草,在這裡滿地都是,隨你採摘。仙界的福利還是相當的好的,雖然我地位底下,我還是有著自己的府邸,雖然只是一座小房子,但是我還是很滿足了。

經過我幾百年不懈地努力,「淫仙露」這個世上最厲害的春藥就在我手中誕生了。這藥是我專門為神仙設計的,別說你大羅金仙,就算如來親臨,我也讓他春情勃發。而且此藥最大的特色,就是無須口服,一觸既發。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是倒夜香的,這就讓我跟王母有了間接的接觸,而且,這種接觸還是不可避免的。

推倒王母計劃就這樣開始了。

這天像往常一樣,我早早就起來然後跪在王母的宮殿門口等待。跟我一起跪的還有好多低級仙人,這些低級仙人地位跟我差不多,不過我分工不同罷了。不一會兒,我就看見一群鶯鶯燕燕簇擁著一個華貴的美婦人從宮門口走了出來。我趕緊把頭低下,裝作誠惶誠恐的樣子。等她們走出宮殿後,一個紫衣仙女在宮門口宣道:「現在你們可以打掃了。」

這個仙女是管理王母的宮殿的,地位相當高,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她叫什麼,不過搞定主人,那侍女那還不是遲早是我的?

我跟著一大群下仙後面走進了王母的宮殿,接著就又被幾個仙女分成了好幾隊。我的隊裡就我一個男仙人(嗯,這就是夜香使者的最大優勢了,除了玉帝,男神仙中也就只有我這夜香使者才有資格進入王母的寢宮),我們這隊是打掃王母寢宮的。進去後,就開始各幹各的了,不過有專門的仙女進行監督。

老規矩,我雙手捧著馬桶,然後畢恭畢敬地向那個主管仙女請示了之後就走了出去。清理馬桶有一個專門的地方叫仙露台。神仙們的尿經過仙露台就變成雨水降到人間。我捧著馬桶,聞到一股尿騷味以及一股讓人血脈賁張的淫香,定了定心神,我騰起雲來就向仙露台飛去。

仙露台洗馬桶的人很多,都排起隊來了,不過我有專門的位置。認真地把馬桶用仙泉處理乾淨後,就向回趕去,路上沒多少仙人,這麼早,大部分仙人都還在打坐。我迅速掏出淫仙露在馬桶抹了起來。回到王母的寢宮,向主管仙女請示後,我小心翼翼地把馬桶擺好。然後退在一旁等其他仙女打掃完畢。

等打掃完畢後,老樣子又排成隊出了宮殿。現在我的心簡直是懸在空中,在抹淫仙露的時候沒啥子感覺,但是現在我卻緊張得要死,王母那可是有著幾萬年修為的存在啊,萬一我的淫仙露被識穿,那我就掛定了。回到自己的窩後,一整天的時間,我都在惶惶不安中度過。

第二天早上,相安無事,我心裡一陣激動,這就意味著差不多成功了。

一樣的流程,我再次進入王母的寢宮,一進去我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女人淫液的甜美味道。我成功了,我心裡一真激動,但是立馬就平靜下來,像往常一樣地打掃起馬桶。

我知道,我已經成功了大半了,我已經成功地挑起了王母的性慾。從第一眼見到王母起,我就就知道王母慾求不滿,但是這是我第一次在王母的寢宮裡聞到這濃郁的淫香,這說明這個仙界的皇后的自制力那絕對是無與倫比的,能在幾百年的時間裡獨守空房卻沒自慰,那真的是很不容易。我也為別的仙女倒過夜香,我十分清楚自慰對那些仙女來說是家常便飯。

這次我沒抹淫仙露,這東西不能用多,王母是個精明的人,這一點我相當清楚,一次她可能當自己情慾失控,如果太頻繁就會產生疑心了,我不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不過按照我的計劃,有了這第一次,可能以後不用淫仙露,王母就會自覺地自慰了。我的任務就是,偶爾抹點淫仙露,給王母加加佐料,直到她忍受不了。

事實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剛開始王母房間裡那淫香是偶爾有幾天才出現,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香味出現得越來越頻繁,一直到每天都有,而且越來越濃郁。我知道推倒王母計劃很快就要成功了。

而王母整個人也換了個人似的,從我剛見到的時候那鎖在眉頭的幽怨到現在眉梢眼角蕩漾著春情,偶爾還會不經意間展露一絲媚態。但是王母畢竟是王母,就算這樣,根據我的觀察,她還是沒有完全地被慾望控制著,看來那幾萬年的修行還是很有作用的。

「奇怪,今天娘娘怎麼還沒出來?」旁邊竊竊私語聲起。

我也很奇怪,按理王母早就該出來的,今天等了半天竟然也沒見出來,不過我心裡也有點忐忑不安,會不會是我的計劃暴露了?正在我胡思亂想中,王母出來了。我順勢瞟了一眼過去,這一瞟不要緊,我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是王母嗎?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高貴莊嚴的王母麼?

雖然王母眼角那春情早就開始蕩漾了,但在這之前,那莊嚴肅穆的表情從沒變過,一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而今天,天啊,不敢想像,只見王母眼角含春,雙眼迷離,一副慵懶的神態,那神情就像一個幸福的小婦人,要多誘人就多誘人。

我眼都看直了。突然王母好像注意到我的注視,一眼掃了過來,我突然就像被電了一樣,天啊,王母竟然向我放電,雖然我早就期待這一天,但是絕對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但是好景不長,那放電的眼神,轉瞬就變得犀利。我才發現自己失態了,馬上低下頭,裝作很害怕的樣子,還不斷地顫抖著。

看來王母也沒真正注意我,就在眾仙子的簇擁下出去了。我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暗暗罵了自己一聲,怎麼說我都是經過大陣仗的人了,上過的美女比有些人看過的都多,怎麼就這樣失態了?差點就功虧一簣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今天的王母真是太太太誘人了。

打掃完,我回到了自己的小窩,開始下一步的計劃。現在我有百分百的信心搞定王母了,不過我還差一個機會,一個讓王母旁邊的鶯鶯燕燕都離開她身邊的機會。不過這個機會每年都有一次,就看我把握得怎麼樣了。

最近的日子對王母來說那絕對是相當難熬的一段日子,在她的一生中還從沒這麼難熬過。好像就是從一天開始,自己的情慾好像就突然之間爆發了,那天晚上她第一自慰了。她感到很羞恥,她是高高在上的仙界的皇后,竟然自慰了。

而更讓她沒想到的是,從這以後她每天晚上都寂寞難耐,全身酥癢,那感覺就像被萬條蟲子爬遍全身一樣,忍無可忍,接著不自覺地安慰,一直歇斯底里地洩掉為止。

以前雖然也是獨守空房,但從沒有這種感覺。不過她沒懷疑到任何人頭上,她盲目地認為仙界還沒有誰有這個膽子。隨著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她發現自己的情慾更是一天一天地在漲,有時候她都忍不住想拉個仙人進來雲雨一番,但是萬年的修行讓她每每在關鍵時刻總算是懸崖勒馬,但她發現這種自制力越來越弱,有時候她看到那個倒夜香的小仙都忍不住想拉他以給自己安慰。

而早上的事更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那個倒馬桶的小仙,竟然用那種赤裸裸的眼神看著自己,王母覺得那小仙的眼神充滿著渴望還有佔有,那是一個男人看一個女人的眼神。

從沒哪個仙人用這種眼神看過自己,在王母的記憶裡,就算玉帝也一樣。

蟠桃盛會快到了,我的機會就要來了。在仙界有天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在蟠桃盛會後的三天裡,各種仙人不得隨意走動。我試著打聽過,可惜沒個結果,只知道這條規定是在孫猴子大鬧天宮後才有的。這個機會我得好好把握,這條規定意味著,在蟠桃盛會結束後的三天裡,王母身邊空無一人,機會啊機會。

今天是蟠桃盛會了,各路大仙齊聚瑤池。各路小仙也是興高采烈,戰戰兢兢地忙活著。我則繼續倒著我的馬桶,但是今天不一樣,我在馬桶上抹了大量的淫仙露。想到晚上就可以嘗到王母那美艷成熟而有高貴無比的仙體,我有點患得患失。

大仙們開著蟠桃會,小仙們也趁著這機會走親訪友。我躲在小窩裡神不守舍地等著夜晚的降臨。在我的膽膽顫顫中,蟠桃會結束了。趁著夜色,我帶著一堆淫具躲進了王母的寢宮裡。

在我的期盼中,王母回到了自己的宮殿,一個人,真的是一個人。我的心跳開始加速。

今年的蟠桃會是王母這一生中過得最難受的。忍著全身的酥癢,坐在寶座上一坐就是一天。而下身那酥麻的感覺卻一陣一陣不停地傳來。就在玉帝旁邊,王母幻想著自己光著身子在眾仙面前自慰,幻想著各位大仙用那碩大的陽具來安慰自己,而在這中間王母腦中出現最頻繁的就是那個倒馬桶的小仙,還有他那大膽的眼神。

就在仙界最大的盛會上,王母高潮了兩次。仗著無邊的法力,王母並沒有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異樣。

王母拖著一身的疲憊,進了自己的寢宮。

在我的目瞪口呆中,王母手一揮,身上那華麗的衣服就沒了,只剩一個乳白色的肚兜,連褻褲都沒穿,然後徑直來到馬桶前面蹲了下去。

「王母在我前面脫衣服了,王母在我前面方便了。」我的腦海裡只剩這幾個念頭。

那豐膩雪白的肉體,那若隱若顯的黑森林,還有胸前那兩粒鮮紅的葡萄,我的口水就忍不住流了下來。

「誰?」王母突然大喝一聲。然後站了起來,對準床底,手上開始準備法術。

「完了。」我心裡只剩哀號一聲。對著王母,我知道根本不可以逃走,就算逃走也是死路。「唉,功虧一簣啊。」我鑽出床底,準備接受該來的命運。

「是你?」

我沒想到王母竟然還記得俺這個倒馬桶的,不過,那陰寒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嚇得我兩腿直發抖。

「啟稟娘娘,是小的。」反正要死,我就裝回英雄吧,雖然英雄沒啥子好下場。我把頭抬了起來,「轟!」暈了,我又暈了。王母竟然沒把衣服穿回去,我這一抬頭,剛好又看到了那神秘的黑森林,我能不暈麼?

看到我的反應,王母才發現自己幾乎就是光著身子,一抬手準備施法穿回衣服,可是心底的一絲渴望把這個動作硬生生地拉了回去。如果這時候我把盯著黑森林的頭再繼續向上抬的話,就會發現王母的臉上閃過一抹嫣紅。

「大膽小仙,你在這裡鬼鬼祟祟有何企圖?」說完這句話,王母心裡也納悶了,按照自己以往的性格,這小仙早死了千次萬次了。我怎麼了?王母不禁一陣迷茫。

我也奇怪,早做好了死的準備,王母竟然問出了這麼一個弱智的問題。當我抬頭看到王母那迷茫的眼神的時候,我心裡不禁大喊一聲:不用死了。

「娘娘,小的是來侍侯娘娘的。」我腦子迅速轉動,王母絕對是發情了,但是讓她接受我可能還有一定難度,我要拖延時間,拖到淫仙露發作,那就不是死不死的問題了。

「大膽,還敢在本宮前面胡說八道。」王母突然像下定決心般,就要痛下殺手。

「糟糕,這女人果然狠毒,說變就變。」我一著急,不管其他一下就撲到王母身前,抱住王母那算玉腿,大哭道:「娘娘饒命啊,小的是一片真心啊,小的真的想侍侯娘娘啊。」

「天,好美的雙腿,能摸到這雙腿我真是死而無憾了,當然不用死最好。」

我真的佩服自己,就快死了,竟然還有這種心思。王母的皮膚那真是好啊,又滑又嫩,還有那隱約的體香,真是王母裙下死,做鬼也風流啊。不過我估計我是形神俱滅的,鬼都當不成了。

當我抱住王母的雙腿的時候,王母全身一陣顫動,眼看就要施放的法術也消失了。喉嚨發出了一絲「嗯」的輕吟,可惜的是我沒聽到。

此時王母內心做著激烈的爭鬥。一個聲音:我要男人,就算倒馬桶的也行,我要人安慰,我受不了了!另一個聲音:你是王母,天界最高的存在,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淫蕩的事情?

在王母內心激烈交戰的同時,我的雙手也沒閒著,反正要死,先摸個夠本先。讓我沒想到的是,王母竟然就那麼呆呆地站著讓我摸。不過從那不時變幻著的眼神,我知道,我要努力地摸,不然絕對是死無全屍的。我的主攻目標就是那片黑森林,當我右手撫上那毛茸茸的神秘地方的時候,我聽到了一聲熟悉的呻吟聲。

我心中大叫一聲:加油!然後把頭埋了進去,王母不愧是王母啊,連淫液都是香噴噴的,那狂湧而出的淫汁意味著我活命的希望又大了一分。我用舌頭不斷挑逗著王母的那顆小豆豆,雙手在王母豐滿的臀部不斷地撫摩著。我估計這時候淫仙露應該也開始發揮效用了。

王母這時候,心中的交戰早已經結束。也開始了享受,雖然還有一絲不甘,但蜜穴裡傳過來的那陣酥酥、麻麻、軟軟的要命快感早把第二種聲音踢到九霄雲外去了。

「嗯……啊……」王母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手也不自覺地把我的頭使勁地朝密穴裡壓。

「呼,小命終於保住了。」我一陣放鬆。接著就使開全身解數來撫慰這個怨婦,我知道要是沒把王母給滿足了,我還是死路一條。

這時,我的舌頭早伸進王母的蜜穴裡面,像小蛇一樣到處挑動遊蕩。我的舌技可是我引以自豪的,在人間就靠這舌頭,我也能讓洩身無數次。

「嗯……嗯……抱我去床上……」王母呻吟道。這時候的王母早把什麼身份地位的忘得一乾二淨,現在她只想要一個男人,要一個能讓自己滿足的男人。

「小仙遵命。」我想能讓王母說出這句話該是一個男人最大的榮幸了,當然玉帝那基不算啊。

我粗暴地把王母扔到床上,曾經縱意花叢的我十分明白,對於這種強勢的女人,我要在床上表現得更強勢才能征服,這時候的我早不用為自己的小命擔心,少了這份擔心,征服一個女人,那可是我的唯一技能啊。

果然王母對我的粗暴沒有反感,一雙迷離的眼睛看著我,誘人的紅唇上下開合,吐著芬芳的香氣,飽滿的酥胸隨著呼吸上下起伏,隔著絲白肚兜我都能看到那兩粒飽滿,再下去就是那一手可握的纖腰,那對我來說不再神秘的黑森林現在粘滿了乳白色淫汁。真不愧是天界的第一女性啊!我心裡感慨著,為了這具完美的肉體,我現在是死也情願啊。

「羞死人了,你還在看什麼啊。」王母看我站那呆呆地看著她的身體,不禁一陣嬌嗔,「好人快來啊。」

聽到王母的嬌嗔,我清醒了過來,如果以前有人跟我說,王母會這樣跟人說話,那我是死都不信的,真是沒想到啊,果然是個極品女人。「靠,我發什麼愣啊,又不是沒看過女人?」一陣暗罵,然後撲了上去。

我早已經慾火燒身,一把把王母摟了過來,然後對著那濕潤的紅唇就吻了過去。讓我意外的是,王母的吻技顯得是相當的生疏,唉,看來玉帝這基真的不懂珍惜啊。我如饑似渴地狂吸猛吮王母檀口裡的甘露津液。雖然吻技生疏,但是王母卻也在努力地配合我把小舌頭伸過來讓我品嚐。

這一吻好似要到天荒地老,直到王母都快喘不過氣來我才離開了她的香唇。「啊……」王母撫著自己的胸口,不斷地喘著氣,隨著呼吸,那堅挺的乳房在肚兜裡不斷地跳動。

我從背後抱著王母,一隻手從肚兜裡面伸了進去,粗暴地撫摩,揉捏,擠壓那細膩的玉乳,另一隻手繼續挑逗著王母蜜穴外那顆充血漲大的小豆豆。

王母轉過頭來,繼續讓我享受檀口裡的瓊脂玉液。

我突然使勁一捏王母的陰蒂,「啊……」王母一聲長嘶,蜜穴裡的玉液狂湧而出,我豪不客氣地低頭照單全收。

洩身後的王母軟倒在床上,仰躺在床上俏臉酡紅,媚眸半閉,櫻唇微張,胸前的飽滿正有規律地隨著她急促的呼吸聲起伏著。看得我是慾火狂燒。

不廢話,我立馬除去多餘的衣服,提槍上馬。我對準王母的小穴就是一個直塞!

「哦……好脹,好脹……」剛洩完身的王母發出一聲嬌吟。

為了今天,我可是等了好幾百年了,像我這樣一個人能忍受幾百年的禁慾,我自己都佩服自己。那幾百年的慾火,我想要一口氣就發洩出來。

我下身不斷聳動,大肉棒在王母的小穴不斷進出,乳白色淫汁隨著肉棒不斷地湧出來。我一把扯掉王母身上的肚兜,然後毫不客氣地咬了上去。

「啊……輕……些……!嗚嗚……太深了……!哦唔……唔唔……太……重了……好人……我不……行了……!啊……!」王母眼珠一翻暈了過去。

這身體也太敏感了吧?

我不管這麼多,繼續努力著。

「嗯……嗯……」很快王母又醒了過來,還主動地扭動腰枝,戰力果然強大啊。

「好人……相公……你好棒……啊……啊……好舒服……」我知道,這個美艷的貴婦以後離不開我了。

畢竟是禁了幾百年的欲,突然一股快感傳遍全身,我知道我要射了。我緊緊抱住王母,然後下身使勁地捅了幾下,積蓄了幾百年的存貨,向王母的花蕊裡狂噴……

「啊……人家要升天了……」被我的精液一燙,王母也一下子高潮了,再次暈了過去。

片刻後……

王母幽幽地睜開眼睛醒了過來,我故意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從床上跳了起來說道:「娘娘饒命,小的該死,小的該死,不敢侵犯娘娘尊貴的玉體。」

王母看著我那滑稽的樣子,覺得很好笑,也有一種感動。這才是女人和男人的關係啊,跟了玉帝幾萬年,玉帝就從沒跟自己調過情。突然她腦海中閃過一絲明悟,她知道自己不單是身體就連那顆心也離不開這個男人了。

「大膽小仙,敢輕薄哀家,哀家現在就罰你永永遠遠地侍侯哀家。」看來王母也不是個沒情趣的人啊。

「小的領旨。」我哈哈一笑,然後上前緊緊地抱住了王母,這個以後屬於我一個人的仙界第一女人。

我知道美好的明天還在等著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惑兒子的寡婦
讓人思念的人妻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