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過全以為日後美事連連,豈料兩年過去,他的種種妙法無一有用。

原來,小龍女將他關在一間大屋子裡,在外面給他講一些精法妙意,傳他武功,他也是干急沒用。

從那日起,小龍女將古墓派的內功心法,拳法掌法,兵刃暗器,一項項的傳授。

如此一來,楊過已盡得所傳,進境奇速,只功力尚淺而已。

小龍女年紀漸長,越來越是出落得清麗絕倫。

但小龍女冷冰冰的性兒仍與往時無異,對他不苟言笑,神色冷漠,似沒半點親人情份。

楊過深以為意,心忖:如此下去,我的小弟弟豈不是被憋壞了,我得想個法子出去。

但古墓深深,不知其路通向何方,若是亂闖只有死路一條。

這些日子以來,楊過雖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實際上心裡著實急得要命。

這一日,楊過正唉聲歎氣,房門忽被打開,卻是小龍女俏立門外,楊過不禁大喜過望,叫道:[姑姑,可放我出去嗎?]小龍女寒著臉不答,只是轉頭默默前行。

楊過不知是福是禍,心下不安,也只好跟在後面。

小龍女七拐八拐,走進了一間密室,楊過進去一看,呵,這可真是別有洞天啊!室內暖如三春,輕紗綠毯,更妙的是還有紅燭粉床,立刻禁不住叫道:[啊,姑姑,這裡是你的閏房嗎?]小龍女也不轉身,淡淡道:[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師父說等我十八歲時,她自會帶我來,可惜,她不在了。

]楊過心道:姑姑的師父到是很古怪的。

定眼一瞧四周,呀的一聲叫了出來,原來,牆上有許多春畫,筆法流暢,栩栩如生。

小龍女不悅道:[你喊什麼?]楊過指著畫,結結巴巴的道:[姑姑,怎麼會有這些啊?]小龍女卻出奇的鎮定,道:[那就是本門的不世神功——玉女心經,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和我一同修煉我門的最高武學。

]楊過聞聽差點沒樂暈過去,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來費功夫!姑姑啊,大美人,我這回要好好玩玩你了!原來,小龍女這一門,乃是走男女交歡,修習無上內力的路子。

小龍女自幼在此,但卻全然不知,只是師父臨死時,令她十六歲時尋一男子,十八歲入春夢閣,便長辭人間。

這才有小龍女東海驅鱷,救下黃蓉一干人等。

楊過見小龍女眼中含著眼淚,輕咬著嘴唇,緩緩的將一件雪白的衣裳一件件的脫下。

真是我見猶憐,楚楚動人,讓人都忘記了她平常是如何的冷若冰霜。

雪白的外衣緩緩落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珠圓玉潤的雙肩,既不是瘦可見骨,也不是脂厚肉豐,就是那麼恰到好處。

外衣褪下之後,只剩一件雪白的褻衣,緊緊裹著小龍女凹凸有致的身段,乳尖部位尚可看見微凸的乳頭。

楊過的大雞巴漸漸地硬了起來。

小龍女動作雖慢,但終究有脫完的時候。

最後楊過終於見到了小龍女全裸的玉體。

且不說別的,就說那對雙乳吧,渾圓豐潤,而且有著少女特有的堅挺,乳尖上翹,微微發亮,乳暈是淡淡的粉紅色,似乎散發著令人暈炫的光輝。

小腹平整,陰戶上長著些許細密而黑的陰毛,都向著中間生長,就像是在指引楊過的小弟弟桃園洞口的寶穴所在。

小龍女雖自稱是楊過的師父,但終究是含苞待放的少女。

她見楊過眼光一直在自己身上飄移,便害羞的舉起雙手,一手遮雙乳,一手遮陰戶。

楊過靠上前來,忽然聞到一股特殊的香氣,幽幽淡淡的,似麝香而非麝香,似薰香而又不是薰香。

小龍女將身體挪上床面躺了下來,這一動香味更濃,楊過這才知道原來是小龍女身上的處子之香。

楊過抬頭看看小龍女,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小龍女,一副清秀的瓜子臉有著一對細長而密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還含著剛才哭的時候未掉落的淚珠,小小的鼻子,下邊接著小小的雙唇,雙唇雖小卻是豐厚,透著紅潤的光澤。

小龍女見楊過如此看她,害羞的閉上眼睛,眼角淚珠液出,就要在她粉嫩的臉上劃下一道淚痕。

楊過心道:看她平日凶霸霸的,原來還有如此小女兒神態。

見狀頭一低,嘴巴便親小龍女的眼睛,將欲滴的淚珠舔食入肚。

小龍女更不敢張開眼了,臉在瞬間變得如撲滿胭脂般的艷紅,楊過心中暗笑︰原來你也會害羞呀!楊過已經開始用手愛撫小龍女全身,頭埋在小龍女雙股之間,一面吸聞小龍女的處子馨香,一面用他柔軔的舌頭舔弄小龍女的陰核。

「嗯——啊——」小龍女敏感的輕哼,忠實的反應著楊過的挑逗。

楊過的小弟弟不經挑逗,自己已經自動自發的整裝待發了,扶著小弟弟,對準已經流水潺潺的桃園洞口,緩緩的送進去,才送入一點點,只在洞口探了探頭,便遇到了阻礙,那一層薄薄的門檻守衛,為她神聖的生命神殿,做最後的一點抵禦,抵擋這如猛獸般的巨槍進入。

不過,螳臂終究是無法擋車的,那一點微薄的力量,又怎能擋住這龐然巨獸的攻擊呢,楊過微一用力,跨下的巨槍已經滑過潰敗的守衛,進到生命起源的殿堂。

小龍女疼得皺起眉頭,雙手在楊過背後抓下十道血痕。

楊過瞭解小龍女所受的苦,跟這十道血痕相比,直是天差地遠。

因此他一聲不哼的,繼續緩緩的抽送。

漸漸的,小龍女的眉頭鬆開了,十指也不再摳著楊過的背,雖然仍有一絲絲的痛,但小龍女已經漸漸可以感受到交合的歡愉。

那一絲痛楚,反而讓她更能細細比較體會出那一點珍貴的舒暢快感。

小龍女的陰戶更加的充血了,楊過的小弟弟被小龍女的緊緊的肉穴夾擠著。

楊過發覺小龍女的密穴中,有著比黃蓉更多的細肉褶子,在每次陰莖一進一出的時候,微微的刮騷著。

楊過更用心的刺激小龍女,更細心觀察小龍女的每個眼神,每個表情,捕捉任何一個可以令小龍女醉心的刺激。

小龍女一面要忽略破瓜之痛一面還要在人生第一次的高潮中保持一點清醒,她很勉強的運著功。

終於,在楊過的細心照料,溫柔的激發下,洩出她的第一次陰精。

楊過再次進攻,尚未消退的小龍女在楊過一次次的抽插時,反應給楊過的是一次次的收縮,緊緊的束著楊過的陰莖,這美女真有不同常人地方,楊過再也忍不住了,將那股蓄滿真氣的陽精,隨同小龍女的每次收縮,一次次的射入小龍女的陰穴。

「啊-啊-啊-」每次楊過的陽精射入,小龍女便也發出一聲快樂的呼喚,楊過減緩攻勢,讓小龍女稍微恢復一下,好將剛才的陽精中的真氣練化吸收,然後趁著還未消退前,再次進擊。

小龍女再次攀上雲層頂端,滿心歡喜的洩出最最富含真氣的陰精。

在經歷過人生的第一次後的小龍女臉色紅潤,更見柔媚,嬌喘連連,吐氣如蘭。

仍在小穴中的楊過的小弟弟,只有稍稍疲軟一點,不久便再次膨脹起來。

楊過當然想再幹一次,小龍女又將剛披上的衣服慢慢的脫去,她一身絕美身軀也一點一點展露出來,小龍女又將髮髻打開,烏黑的頭髮就像飛瀑般散落開來,直垂到腰際將剛剛才露出的雙峰又貼上黑霧,楊過忍不住要伸手去撥開黑霧,小龍女卻雙手抱胸護住,不給楊過得逞。

楊過也不勉強,因為在這樣的美女面前,任何粗魯的言行都是不可原諒的。

楊過將目光往下移,來到了密林之處,只見黑而亮的陰毛疏落有致的散佈在下腹部在隱約之中仍可見到那一道溪谷。

楊過忍不住將嘴湊上去親吻著小龍女的秘肉,輕輕的,溫柔的,帶一點朝聖的心輕吻著。

楊過正沉醉於小龍女的雙股之間時,鼻尖又鑽進一絲幽靜清香,淡淡的,柔膩的,清心的香味。

楊過又仔細的聞了聞,發現這香味來自小龍女的淫液,楊過用舌頭舔起泛出的淫液,舌尖傳來一點鹼味,可是鼻腔卻更充滿了那特殊的香味。

由小龍女淫液犯流的情形,任誰都知道她已經動情了。

楊過當然也知道,不過楊過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用他的舌頭舔著小龍女的秘核,卷食小龍女所泌出的淫液,享受著蘭花般的香味。

此時的小龍女已不只是動情而已了,漸漸的她也慢慢的攀向她人生的第一次高峰。

她羞澀而不安的遵循著她天生的本能,扭動著身軀,喉嚨也發出被壓抑的呻吟聲。

於是楊過令小龍女面向下俯伏,屁股高墊,頭部向下,他跪在她的股後,雙手抱扶於小龍女腰部,由後方插入小龍女的小穴。

楊過在小龍女背後,飽覽小龍女的圓肩,潤背,細腰,豐臀,原來小龍女的背面也是如此誘人。

由於需要用兩手支撐身體,因此楊過的雙手可以盡情撫摸小龍女玉乳,扣握細腰,撫擦陰核,在抽送進退之際,可以緊摟纖腰,狠力抽送,直達最底部。

小龍女本能的搖擺臀部配合楊過的運動,使得陰道左右能受到更大的刺激,再加上楊過快速的運動下,小龍女也迅速的洩出陰精,讓楊過吸取練功。

運功中的楊過將動作減緩下來,小龍女卻頻頻搖動臀部,玩弄著楊過的跨下靈獸。

楊過很快的運行完畢,導引回到下陰,便配合起小龍女又再度加快抽插速度。

由於楊過的小弟弟此時充滿了真氣,因此似乎更見膨脹,兩人都感到比先前更強烈的摩擦,傘緣在這樣的刺激下,傳來如觸電般的快感,令楊過再也把持不住,將這股陽精射入花叢的最深處,滋養這久旱的花叢。

楊過初操小龍女,體味到了她與黃蓉不同的妙處。

加之他二人乃修的是雙修之功,幾次性交下來,楊過自感跨下神槍更是威猛無比。

他每次與小龍女相見,都極力貼近她的豐胸妙體,將跨下硬邦邦的大雞巴在小龍女的屁股和大腿上頂來頂去,乞求歡愛。

小龍女雖也嘗到操穴的美感,但她還畢竟謹循師命,只是在月圓之夜,才裸體相對。

那楊過既得美人,又不能日日快活,直急得抓耳撓腮。

於是乎,滿月之時,便成了他生活中的重大節日。

卻說這古墓地處終南山深處,這山上乃是全真教的道觀所在。

這日,教中弟子尹志平閒來無事,在山中遊蕩。

眼見一處險峰林立,景色之秀美,到是從未見過,激發了性情,便施展輕功,攀上頂峰。

這頂峰之上果然又是一片天地,尹志平環顧四周,大呼過癮。

抬眼處,前面竟有一條飛瀑,水瀉如銀,煞是壯美,便將過去。

他撥開枝葉,正待細品,忽地不由低呼了一聲。

原來,那飛瀑之下,湖水之中,竟俏立一位清麗絕倫的白衣女子。

尹志平生平所見的女子可謂不少,但如此驚艷之色,可從未目睹。

心中暗忖:此女莫不就是師父們所說的古墓異人小龍女!待他再定眼看時,又是一呆,只見那女子輕解羅衫,拋至石巖之上,一身潔白如玉,妙乳圓臀,真是世中少有尤物。

尹志平呆呆發愣,只覺跨下的大雞巴充血膨脹,立時要爆炸一般。

這時,湖中竟又多了一個男子。

他不過十七八歲,生得高大英俊。

只見他脫去衣服,挺著尹志平自歎弗如的粗大雞巴,慢慢劃到白衣女子背後,輕輕抱住她的身子,將那根堅停的肉棍從白衣女子的屁股下插入,兩隻大手放在她的美乳上輕揉。

女子仰頭靜靜的享受著大雞巴深入小穴的快感,一手反扳男子的屁股,一手扶在石壁上,姿勢竟是美極。

這一男一女正是楊過和小龍女。

楊過感受著小龍女光滑如鍛的皮膚,用心的抽插著她豐滿的小穴,不挺的親吻著小龍女的耳垂。

當小龍女攀上第一次高峰後,她轉身扳著楊過的肩膀,低聲道:[過兒,我們的修行已經圓滿。

以後只要你喜歡,姑姑就——]楊過喜歡煞了她的嬌人神態,吃吃笑道:[你怎地?]小龍女臉兒一紅,蚊聲道:[姑姑就讓你操——]她本絕世純女,完全不知這等粗俗之言,只是楊過平日對她耳熏目染,這空歡喜之時竟說出來。

楊過大受刺激,捧著小龍女的腰身道:[姑姑,我還要操你!]而又拱開小龍女低垂的粉臉,低聲道:[姑姑,我想操你的屁眼兒——]小龍女沒想到楊過會提出這樣的玩法,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楊過早已將她翻過身去,讓她兩手扶住石巖,翹起屁股。

楊過用力抱住小龍女的纖腰,瞪大眼睛,欣賞著她輕輕扭動的屁股。

仔細看時,在黑黑的恥毛附近,溢出的蜜汁的陰唇完全浮顯,扭動屁股時,散發出無比芳香的氣息使楊過的肉棒更為勃起,緊靠在他的肚皮上。

楊過伸手摸摸小龍女兩半雪白屁股間那褐紅色的肉縫,[啊!]小龍女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動,呼吸有點急促,意想不到的強烈刺激,衝向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楊過看著暴露出來而微微泛光的屁眼,舉起了引以為榮的巨炮,戲道:「姑姑,不要怕,不會很痛的!」楊過用手握住肉棒,把龜頭對正屁股溝,然後慢慢上下摩擦。

「啊——」小龍女的屁股竟有些顫抖,長髮輕輕的抖動。

楊過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頂在小龍女的屁眼兒上。

「啊!不要!」小龍女畢竟初次被操肛門,心中多少都有點恐懼,她想逃避,可是楊過從背後將她用力抱住,好像要享受插入快感般的慢慢向前挺進,巨大的龜頭推開緊緊合壁的肉門進入裡面。

「哦!」疼痛使小龍女哼了一聲咬緊了牙關,簡直像巨大木塞強迫打入了肛門。

「姑姑,太大了嗎?不過你馬上會習慣的。」

楊過早已被插入小龍女屁眼兒那種奇妙的感覺所迷醉,他像勝利者一樣,說完就更用力刺入。

「唔——」肉棒深入的衝擊,小龍女忍不住仰起頭。

「痛嗎?姑姑,還有一些就全進去了。」

「啊——怎麼可能——難道過兒的雞巴只插進一半嗎?]小龍女在痛苦中感到驚訝,但就在這時候,她知道那是事實,因為肉棒比剛才更深入。

「唔——」肛門裡充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

眼睛都不能眨一下,小龍女張開嘴,身體大理石一樣停在那裡不能動。

[姑姑,還沒有正式開始啊——」楊過的話使小龍女深深後悔,早知操屁眼如此痛苦,怎能輕易就順從他呢。

粗大的肉棒前後活動時,柔軟的肉壁纏在上面,隨著肉棒的進出翻起或陷入,每一次,小龍女都深深歎息,強烈的衝擊感,使她屁股感覺到快要裂開的樣子。

「姑姑,馬上就會覺得舒服了。」

楊過開始發揮經過百戰的技巧,在淺處充份搖動後,突然深入到底。

就在這樣靜止幾秒鐘以後,慢慢向外抽出。

同時,粗大的手指在小龍女最敏感的陰核上帶有節奏強弱的揉搓,每一次都使小龍女像木偶一樣的扭動屁股。

發覺龜頭碰到屁眼深處,小龍女不由得發出那美妙的哼聲使楊過一面抽插,一面從前面抓住她的乳房。

「啊——」小龍女好像受到電擊,發出哼聲的同時,身體像波浪一樣不停地起伏。

「啊——過兒,饒了我吧!」小龍女拚命咬緊牙關,抵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

可是當背後有巨大肉棒猛烈刺入時,咬緊的牙關也不由得鬆開,漸漸產生昏迷的感覺。

「嘿嘿嘿,姑姑,你的屁眼開始夾緊了。」

楊過雙手抱住小龍女纖細的腰身,肉棒進出的速度逐漸高高舉起雪白的屁股,小龍女光滑的肚子向波浪樣起伏,屁眼每當被深深插入時,就發出醉人的哼聲,皺起美麗的眉頭。

雄偉的肉棒,在小龍女的屁眼裡猛烈進出。

幾乎無法呼吸的痛苦和強烈的快感混在一起,小龍女被帶到了從沒有經驗過的性感高峰。

[嘿嘿,姑姑,你要洩出來了吧!]楊過的肚皮打在小龍女豐滿的屁股上,發出奇妙的聲音,他額頭上滿是汗珠,開始進入最後衝擊。

「啊,過兒,好痛!」「來了!」楊過淫邪的大吼一聲,龜頭深深進入到屁眼。

「啊——」「哎喲——啊——」小龍女發鶯啼燕囀,全身開始顫抖,眼睛裡像是有閃光爆炸,全身被陌生的性感高潮吞沒。

楊過在這個時候,仍舊不停的抽插。

很快被送上第二次的高潮絕頂,小龍女覺得全身好像要破碎般似的。

「嘿嘿,姑姑,再洩出來一次吧!」在楊過猛烈的衝擊下,小龍女進入第三次高潮。

「要死了——」在連續的高潮中,小龍女不顧一切的發出哭聲。

楊過從肉棒感受到屁眼連續達到高潮的痙攣,這時才將精液射入小龍女的肛門裡。

「姑姑,以後,你是我的女人了。

你要記住除了我,別的男人都不可以操你。

如果你做了,那你就不會再是個好女人,也沒有人再會愛你!」楊過拔出沾滿蜜汁的肉棒時,小龍女軟綿綿的倒在石巖上。

在快樂的餘韻中,偶爾身體顫抖幾下,小龍女默默的將楊過的話記在心頭。

楊過披上衣服,在小龍女的小嘴上親了一口,微笑道:[姑姑,你且休息,我去峰上給你採一些山果來。

]言訖,雙腳在水面上一絞,飛遁而去。

小龍女激情余蕩,體力盡透,躺在石巖上竟睡了過去。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