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約我跟恩恩一起去看MTV ,而他還約了阿男、瘋狗、山雞,說今天是情侶派對,大家都要約自己的馬子過來,這是我第一次帶著馬子見我朋友,為了面子,我要恩恩穿得漂亮一點,恩恩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小可愛,但這件小可愛設計的比較低,所以黑色胸罩有些部分露在外面,加上恩恩的胸部本來就很大,所以酥胸微露,然後配上一件短牛仔裙,美麗修長的雙腿,羨煞旁人,我跟恩恩進去包廂後,他們四個人猛盯我馬子,恩恩都被他們看的不好意思了,看到他們四個都在了,不過他們的馬子卻沒有來,我:「天南!你馬子呢?」

天南:「她等等就來了,來!我們先看MTV ,邊喝酒」

阿男:「來!來!來!乾杯!」

山雞:「晴天!我敬你!」

我看他們桌上擺了一大堆的啤酒,不知道怎麼帶進來的,而且他們是我大學的好友,明知道我不喝酒的還準備那麼多酒,但看在大家這麼盡興,我還是喝了,瘋狗開了一瓶給恩恩,瘋狗:「來!大嫂!我敬妳」

就這樣,瘋狗跟阿男開始對恩恩灌酒,而天南跟山雞一直敬我酒,MTV 在演什麼我們都不知道了,等到大家都有些醉意的時候,天南提議要玩國王遊戲,大家都舉手贊成,首先抽到國王簽的是山雞,他要我跟恩恩接吻,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大家都拍手叫好,我就跟恩恩接吻,接著換瘋狗抽到,瘋狗要天南跟恩恩接吻,恩恩問我介不介意,我說不會,只是玩玩而已,天南是裡面長的最帥的,恩恩跟他接吻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們兩人嘴巴還是湊在一起了,不知道天南舌頭有沒有伸進去恩恩的嘴巴裡,恩恩因為剛剛酒精的關係,又跟兩個男人接吻,臉上有些紅潤,在玩遊戲的時候,他們還不斷敬我酒,尺度越玩越大,這次又是瘋狗抽到,他要恩恩跟天南抱在一起然後互舔耳根,他們倆人照做,但恩恩好像不太好意思,我發現恩恩對天南有三分愛意,現場變得好像他們才是真正的情侶似的,完後,恩恩偷偷的在我耳邊說,剛剛天南抱她的時候,勃起了,講的很曖昧,我有些不高興,恩恩看到我的臉色,忙著安慰我說只是遊戲而已,輪到我抽到國王簽了,哼哼!這下非整死你們不可,我要天南舔瘋狗的菊花,剛剛吻了我馬子的香唇,現在讓你嘗嘗大便的味道,瘋狗脫下內褲,大屌袒露在外,恩恩不好意思看,用手遮住眼睛,但是從指縫偷看,瘋狗的雞巴比我大很多,天南豪不考慮的就舔了他的菊花,難怪人家都叫他遊戲高手,不過我擔心的是天南等等抽到國王簽不知道要怎麼整我了,不過還好這次是恩恩抽到,恩恩:「你們男生全部脫掉褲子,把雞雞露出來」

這令我太訝異了,我湊到她耳邊:「妳發浪啊!」

恩恩:「剛剛被你們這樣一玩,我現在好想要」

我:「妳可別做出對不起我的事啊」

恩恩:「不會啦!放心!我愛你」

聽到最後一句話我就安心了,大家脫掉內褲,結果一比,裡面我的雞雞最短小,雖然很沒面子,但是這就是事實,恩恩看得臉紅心跳,又看看我的,似乎對我的很不滿意,就在這個時候,恩恩突然肚子痛想上廁所,出去後,天南:「來!來!來!我們繼續玩!」

他們似乎沒有要把褲子穿上的樣子,如果只有我穿上就很奇怪,所以我也索性不穿,這次天南抽到了,天南果然對我下指令,要我一口氣喝三罐啤酒,我心裡開始起疑,為什麼一開始就一直要我喝酒,不過我還是捏著鼻子灌了三瓶,三瓶罐下去後,我開始有些暈眩,這時候恩恩也回來了,恩恩:「我拉肚子了」

,我:「妳是不是吃壞東西了?」

,恩恩:「沒有啊!不過現在變得好舒服^^」

恩恩心情不錯,又開了一瓶啤酒喝,這次阿男抽到後,要恩恩在桌上跳舞,我知道恩恩不會跳舞,不過還是硬上舞台,手足舞蹈的亂跳一通可愛極了,不過他們四個男的,猛盯她的牛仔短褲裡的蕾絲黑色內褲,一個個雞巴都越來越大,我就可以確認了,恩恩下來的時候,天南又開了一瓶啤酒給她,說是獎勵品,恩恩臉紅著邊喝邊偷看天南,接著山雞抽到,他要我們每個人都舔一下恩恩的胸罩,我發現他們越來越過分,不過恩恩卻說:「沒關係啦!只是胸罩而已,而且這邊只有我一個是女生,也只有我一個人有胸罩而已」

話這麼一說,他們的女友都沒來,到底是什麼回事,我一問天南,天南說:「她說她路上塞車,在等等!」

越來越可疑,我拉著恩恩,「我們要走了」

恩恩卻說:「沒關係啦!只有我一個女生也可以玩啊!我們多玩一會兒吧!」

我:「好!等等發生什麼事情,妳別後悔!」

恩恩脫下小可愛,露出黑色蕾絲的大胸罩,大家一直狂盯著她的大奶,我第一個舔了她的胸罩一下,接下來他們四個,我發現他們每一個人都舔中了恩恩的奶頭,把恩恩的奶頭舔到激凸了,恩恩好像很興奮,舔完後,我令恩恩立刻穿上衣服,結果阿男卻一把抓住恩恩的小可愛說:「不用穿沒關係了,我們都袒露私處了,還有差嗎?」

恩恩:「說的也是,反正盡興就好」

阿男把小可愛丟到一旁去,接下來天南抽到,天南:「男生都舔一下女性的陰毛」

我:「恩恩!拔一根給他們」

恩恩:「不要啦!人家最怕痛了」

我:「那這次先PASS」

天南:「好!如果PASS的話,等等要答應我做一件事」

恩恩:「好!」

我看他們越來越可疑,於是我假裝喝了酒昏倒,倒在一旁的沙發上睡覺,其實我是想偷偷的觀察他們想幹嘛,恩恩:「他喝醉了」

天南:「我們繼續玩吧!」

山雞空了一個位置出來,要恩恩坐在他們之間,接下來阿男抽到,阿男:「剛剛沒舔女性陰毛,那這次我們來個更刺激的,舔男性龜頭一次」

我聽到狂怒,在我喝醉後,就開始大膽起來了,我心中暗叫恩恩不要啊!恩恩害羞起來,天南搭著她的肩,天南:「沒關係!舔一下而已!我先來!」

天南站起來,把豎立的雞巴擺在恩恩的面前,恩恩害羞極了,正當恩恩張開櫻桃小嘴伸出小舌要舔的時候,天南一不小心跌倒,整根雞巴插入恩恩的嘴裡,恩恩立刻吐出來,恩恩:「討厭啦!你好壞喔!」

天南:「對不起!對不起!不小心滑了一跤」

我看是故意的吧!

接下來換山雞,恩恩張嘴靠過來的時候,他故意挺一下屁股,插入半截,恩恩:「你壞死了」

打了一下山雞的雞巴,這下讓山雞的雞巴更加堅硬,另外阿男跟瘋狗也照著山雞的動作去做,恩恩卻沒生氣,反而都拍了他們的雞巴一下,依我看恩恩是故意要觸碰他們的雞巴的,接下來瘋狗抽到,瘋狗:「剛剛女性舔男性生殖器官,這次換男性舔女性生殖器官」

什麼~ 我當下不知道該不該起來阻止,恩恩:「不行啦!太難為情了」

天南:「剛剛你舔了我們的生殖器,現在如果不讓我們舔,就太不公平了」

恩恩害羞的說:「好啦!只能舔一下喔!」

我心裡暗叫恩恩別被騙啊!

恩恩慢慢的脫下牛仔短裙,然後褪下黑色蕾絲三角褲,袒露陰毛,山雞把她的褲子全部往旁邊丟,恩恩躺在桌上,大腿緊閉著,天南:「恩恩!妳這樣,我們舔不到喔!快把腳張開」

恩恩真的乖乖的把腳張開,我心裡咒罵恩恩幹嘛那麼聽天南的話,被迷的神昏顛倒了,首先是天南把嘴湊上去,不過因為我這個角度看不到,不是只有舔一下嗎?怎麼那麼久,我假裝換個姿勢,他們大家都嚇到了,恩恩趕緊闔上腿,山雞:「放心啦!他睡得很熟」

接下來換山雞,我看到了,他們不止舔了一下,還不斷用舌尖舔逗恩恩的陰蒂,整顆陰蒂被舔的好腫好紅,他們一個個都這麼做,恩恩的表情很難為情又一副很享受的樣子,他們舔的恩恩整個私處都是唾液,舔完後,恩恩想趕緊把內褲穿上,可是天南卻說:「不用穿了,我們不也都沒穿嗎?」

恩恩看著我:「可是……」

瘋狗:「沒關係啦!晴天不會介意的」

就這樣恩恩光著屁股繼續跟他們玩遊戲,這次是天南抽到,我開始懷疑為什麼我跟恩恩幾乎都抽不到呢,一定是那些簽上有動手腳,天南:「阿男!把它拿出來!」

阿男拿了一根自慰棒給天南,天南:「恩恩!我要妳用這根自慰棒自慰給大家看」

恩恩:「不行啦!這太丟臉了!會被晴天罵的啦!」

阿男:「有什麼關係!晴天已經睡著了,這裡大家也都認識,有什麼好丟臉的」

四個男生齊聲:「拜託妳~ 」

我看恩恩快被打動了,我暗自叫苦,天南:「我們想看看女生是怎麼自慰的,然後回去教女友,增加情趣」

別被騙了啊!恩恩:「好吧!我就示範一下」

恩恩站上桌上,呈蹲姿,大腿開開,私處毫無遮蔽,恩恩一手愛撫著陰蒂,一手拿著自慰棒,立在桌上,然後慢慢的坐下去,恩恩邊示範邊偷看我有沒有醒來,恩恩害羞得不敢看他們,慢慢的整根末入,『滋』一聲,淫水慢慢流出,原來恩恩早就興奮到流出愛液了,山雞:「原來大嫂的陰道這麼長,那晴天的雞雞那麼短,怎麼滿足大嫂呢」

恩恩聽到更是不好意思的看著我,恩恩又慢慢的讓自慰棒出來,然後蹲著,一手拿著自慰棒快速的插動,原來剛剛只是在適應自慰棒的大小,另一手快速愛撫陰蒂,我暗自喊停,他們並沒有說要自慰到什麼程度,這樣就算自慰了,而恩恩誤以為是要自慰到高潮,恩恩呻吟著道:『喔……喔……爽……要……啊……要尿……尿……出來……來……了……喔……喔……喔……』恩恩高潮了,『啪嚓』像是洪水洩洪一樣,一堆透明液體狂洩而出,是潮吹,恩恩全身痙攣,無力的躺在桌上,大腿還不停的在抖動,肯定是剛剛喝了太多的啤酒才會潮吹的,該不會這也是他們的詭計之一吧!

大家拍手叫好,天南站起來對著恩恩說:「恩恩!妳剛剛答應我一件事情對不對?」

恩恩:「嗯!說吧!」

天南:「我要妳像電視上那個女人這樣對我」

大家都忘記看電視在演什麼了,這時大家齊看電視,一個女人正在跟一個男人做愛,原來這部是三級片,所以一開始沒什麼激情的畫面,所以我們才沒有覺得奇怪,現在已經演到後面精彩片段了,恩恩急忙說:「不行!不行!這次在怎麼說都不行」

說的好!給你們看完精彩的自慰秀了,你們還想得寸進尺,恩恩起身要走,天南拉住她的小手,恩恩一個不小心跌進天南的懷裡,天南:「不然這樣好了,妳讓我們用自慰棒每人插一下,這樣就不算對不起妳男朋友,而且遊戲也可以結束回家了,這樣好嗎?」

恩恩猶豫一下,恩恩:「好!只能一下喔!」

天南笑道:「當然!不過妳應該會不好意思吧!妳可以把眼睛遮上,我們有帶遊戲用的手巾」

瘋狗拿出手巾給恩恩,恩恩接過後,阿男:「我幫妳綁」

綁好後,他們要恩恩躺在桌上,然後腿打開成M 型,我看到他們竊竊私語,好像在說什麼,天南悄悄的爬上桌上,小心地不碰到恩恩的身體,然後瘋狗用手把恩恩的陰唇撐開,恩恩:「嗯~ 」

然後天南把大龜頭慢慢的塞入,藉著恩恩的淫水,慢慢的伸入,直到底,恩恩受不了的:「啊~~~ 」

我看到火大了,很想阻止他們,但是現在的我能做什麼呢!這樣抓奸反而更丟臉更尷尬而已,而且一定會跟恩恩分手的,我愛恩恩我現在並不想跟她分手,不過可恨的是他們都沒戴套子還好他們只插一下而已,很快就過去了,山雞叫道:「喂!換我了啦!」

天南依依不捨的抽出雞巴,不過恩恩的陰唇一閉一合的好像很捨不得那根雞巴,山雞的雞巴比天南的長一點,等到山雞插到頂的時候,恩恩發覺不太對,恩恩:「嗯…怎麼跟剛剛不太一樣長」

他們緊張了一下,瘋狗:「我們帶了很多支不同大小的假陽具」

恩恩:「喔!」

可憐的恩恩傻傻被騙,換阿男,阿男的雖然比較短但是比較粗,剛開始不好進入,但是恩恩的陰道收縮力很強,很快的就適應了阿男的雞巴,阿男正在享受在裡面的感覺時,被瘋狗往後一拉,急速抽出恩恩的陰道,讓恩恩快感了一下:「啊~~」

換到瘋狗的時候,我嚇了一跳,瘋狗的雞巴是裡面最大最粗的,比我的大了好幾倍,這恩恩受的了嗎?瘋狗剛開始龜頭就有點擠不太進去,好不容易龜頭整個進去,恩恩受不了的叫出聲來:「啊……啊……」

瘋狗慢慢的插到頂,恩恩像發瘋似的:「啊!啊!………這根好長好粗喔!」

天南:「舒不舒服啊?」

恩恩不太好意思小聲的說:「舒…服」

天南:「恩恩!妳是不是想要啊?」

恩恩:「沒有!我沒有!」

瘋狗:「不然妳的肉穴怎麼會吸得我那麼緊」

恩恩一聽,嚇到急忙掙脫,雙手想扯開手巾,但是綁太緊了,所以掙不開,瘋狗拔出雞巴,再度用龜頭頂開恩恩的小陰唇,藉著淫水的潤滑,一用力,『滋!』的一聲,就干進了大半根,連連挺動抽插之下,直抵恩恩的花心。

瘋狗:「真緊!」

阿男:「瘋狗!你別干壞了,等等我們怎麼幹」

天南:「恩恩!剛剛給妳喝的啤酒裡面有下春藥,所以妳現在才會那麼想要」

我跟恩恩聽到都大吃一驚,山雞:「妳就成全我們吧!現在說什麼也沒有人會來幫妳」

天南:「而且妳不想要我們大雞巴來安慰妳嗎?」

恩恩聽到猶豫了一下,恩恩:「不行啦!被晴天知道就慘了,我不能做出對不起他的事」

阿男:「剛剛已經做了啊!就索性做到底」

瘋狗:「而且晴天暫時不會醒來的啦!」

這時瘋狗又狂抽動,恩恩叫著道:『哎……哎呀……好痛……痛呀……哎唷……痛死……了……不……不行……插……我……哎呀……快……快拔……出去……哎唷……不行……呀……呀……哎唷……你……怎麼……那……麼狠……哎喲……插死……我……了……不能……插……我……快拔……出去……哎呀……哎……唷……喔……喔……喔……』

這樣一叫,瘋狗更興奮的狂插,天南:「瘋狗!別太過分!」

他們把瘋狗拉出來壓制住,阿男:「我們要先經過恩恩的同意」

天南幫恩恩解開手巾,恩恩起身躲到我身邊,瘋狗:「剛剛抱歉!」

天南:「恩恩!妳現在就算回去,晴天醉成那樣也沒辦法滿足妳,而且我們剛剛都插了妳的……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妳現在再做什麼沒人會說出去的,況且妳真的不想嘗試這麼大的雞巴嗎?」

天南頂著雞巴在恩恩面前,恩恩似乎心動了,恩恩:「我想……」

天南抱住恩恩,天南:「我保證會讓妳很舒服的」

天南深深的看著恩恩,恩恩:「好!但是這件事絕對不能讓晴天知道」

天南:「這當然」

天南把恩恩輕輕的放回桌上,索性解開她的奶罩,用手撫弄了乳房良久,含吮著奶頭,輕咬著乳部的嫩肉,只見恩恩的乳房白晰晰的,天南咬咬左乳又吸吸右乳,不停地在她兩個乳房上留下唾液,恩恩被吸乳的動作弄得嬌軀直顫,櫻唇直抖,偏偏她又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浪哼出來,沒想到在天南的挑逗之下,恩恩小手急著就要來抓天南的大雞巴再塞進她的肉縫中,讓我太失望了,連連插弄了起來。

插了不到幾十下,恩恩再也不顧我的感受浪得大叫道:『哎唷……好……爽喔………呀……嗯…嗯……哎……哎唷………啊…………喔…………唷……唷…………啊……啊………快……啊…………呀……哎唷………嗯……嗯……』恩恩把原來對她稍存的一點尊敬和畏懼都拋開了,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動屁股,揮著天南的大雞巴,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都頂到了她的花心,一邊還捏著她的大乳房,道:『干……大雞巴………會……插穴吧……舒……不舒服呀…………妳的……小浪穴……又騷……又緊……又浪……又多水……讓我……幹得……爽死了………小浪穴……以……以後……還……要不要……給我大雞巴……經常…來……插插……替…妳……的……小穴……止癢啊……』天南總算原形畢露,恩恩嬌軀顫抖,肥美的大屁股努力地挺動著,迎接大雞巴的插干,這時她已顧不得一旁熟睡的我是否會聽到,大聲地浪叫著道:

『好…………小……穴……被……被你……插得……啊……唷…………又……頂到……小……穴穴心……了……小浪……穴………以後……還……要……………插…啊……才……才會……過癮……喔……喔…………哎呀……不……行了……啊……小……呀……喲……喲…………喔……喔……喔……』

也許是因為春藥的關係,恩恩越叫越淫蕩,恩恩還沒高潮,天南就停止動作,天南拔出雞巴,退到一旁去,恩恩的陰穴裡慢慢流出精液,原來是天南射了啊!可惡!我暗自叫苦,恩恩就是不聽我的話,到時候懷孕了我可不負責,接下來山雞接手,他慢慢把雞巴插入,然後將恩恩抱起,恩恩雙手緊緊扣住山雞的頸部,等到山雞一坐下去,恩恩就叫了起來:「啊~ 」

因為山雞雖然不粗但是很長,以坐姿可以插到很裡面,山雞緊緊抱住恩恩,讓乳房可以緊緊貼住他的胸膛,恩恩也是實務的把腿大大的張開,好讓山雞好插入,恩恩一會兒呼痛,一會兒又叫癢,頭也隨著山雞的插動搖來搖去,很有韻律地呻吟道:

『哎呀…………干死……我的……小…穴……了………啊……喲……喲…穴……已…喔………舒服……啊……啊…………啊………轉呀……喔……喔……不行了……我的…………饒……饒了………哎呀……真爽………嗯……嗯……呀……啊……哎……哎唷……喔……喔……』

山雞有些累的動作變慢了,恩恩她小翹臀逢迎的動作可沒慢下來,小肉穴裡的淫水也一直流個不停,都沾濕山雞的大腿了,山雞的大雞巴挺直地抵緊恩恩的小穴心,享受著她陰精的沖洗,恩恩陰唇一吸一吮地夾著山雞的大龜頭不放,山雞停了,眼看著精液從他的陰莖慢慢流下來,山雞把恩恩放回桌上,抽出雞巴,這次換阿男了,阿男要恩恩手撐住桌上,然後把屁股翹高,原來是想從後面來,這是我最愛的招式耶!但因為阿男身高不高,加上恩恩有穿高跟鞋,阿男根本就幹不到,但是阿男踩到沙發上去,雞巴距離恩恩的陰唇剛剛好,恩恩雪白的美臀成葫蘆型的,看的阿男刺激惹得雞巴在她陰唇口漲大不少,阿男的屁股也一聳一聳地又插幹起來了,『啪!啪!啪!』聲響片整個包廂,恩恩不住叫道:「好……啊……喔……哎……哎呀………嗯…………輕點……哎唷……嗯……哎唷……嗯……嗯……呀……媽媽…………啊……啊……」

恩恩浪得扭腰擺臀來迎合阿男,好讓阿男舒服地在她小穴穴裡丟出來,淫叫道:

『嗯………嗯……嗯……呀………哎……哎呀……喲……喲……不……不行了…………』

阿男也射了,可是恩恩卻一直沒有洩,原來他們幾個都只是外表好看,比起我短小精幹都不如,無法讓恩恩高潮,我沾沾自喜起來,但最後瘋狗把恩恩放回桌上,瘋狗把恩恩的腿往上抬到恩恩的肩膀上,恩恩的陰唇向上一張一合的,瘋狗的大雞巴真不是蓋的,提起大雞巴找到她的肉洞口,藉著淫水的潤滑,『叱!』的一聲,整根就插了進去,恩恩忍不住喊道:「啊~~~~~~」

恩恩挺動著她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迎向瘋狗的大雞巴,好讓瘋狗幹得更深入、更快速,他的大龜頭不時碰到她小穴裡的花心,更使她原本挺動的屁股加大力氣,變成用力地狂扭和搖篩著,小嘴裡浪吟著道:

『哎唷………喔……喔……你的……大……雞巴……怎…怎麼…………呀……呀……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得……哎唷……喲……喲……快……大力地……插吧……喔……喔……再…再用……力……哎唷……喔……哎……哎呀………插……插到………子宮裡……了……啦……啊……啊………喔………喔……喔……』

恩恩居然會喊出大雞巴,可見真的很大,每次當瘋狗的大雞巴插到恩恩小穴的最底部,總會換來她幾聲貓叫春也似的淫浪哼聲,瘋狗見她不斷地婉轉嬌吟、嬌軀浪扭,那表情和動作,更是越干越大力,因為瘋狗的雞巴實在太粗了,恩恩的陰唇全部被擠了進去,我可以感覺到恩恩的小穴裡越來越濕,任憑瘋狗大力地肏著她的小穴,大雞巴又是抓狂地猛干她七、八十下,把她插的浪聲大叫道:

『哎呀………就是……這樣……哎……哎唷………服……服……爽…………哎……唷………喔…………哎喲……你的……大…龜頭……漲得……好大…把……人家的……小穴……心……頂……頂得……爽……爽死……了哎唷………快……不行了……哎喲……哎……喲……快……快了………了……喔……啊……啊……啊……』

從恩恩的穴口噴出了一大堆的透明液體,沾濕了整個桌子,還流到桌下,滴滴的響,恩恩潮吹了,瘋狗:「真是太爽了!居然能幹到潮吹的穴,而且我又跟妳的性器很合,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啊!看我干爆妳的陰唇」

恩恩並沒有回答他,因為恩恩這時候已經爽到腦袋空白,全身痙攣了,瘋狗大雞巴給她帶來的舒爽,瘋狗又大力地幹她,使她爽得喔啊直叫,到後來甚至媚眼翻白,嬌軀浪抖地淫叫道:

『哎唷……哎……呀…干……啊……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喲……喲……人家……好……酥……好麻……喔……酸……酸酸的……哎喲……大……雞巴……快……快要……忍……忍不住……了………這……這次……真的……不…不行了……哎……哎呀……人…人家……要…哎唷……怎麼會…………這麼……爽……喲……哎呀……喔……喔……好……好爽……』

恩恩又噴出一堆尿意,潮吹了,因為人在高潮的時候,又碰到她的性器,很快地會在高潮一次,恩恩大概從沒有被我插得這麼爽地痛快的高潮過,她的尿液一陣又一陣地猛洩著,洩到她週身爽乎乎地顫抖著,我看到瘋狗肛門縮起來,大雞巴也抖了幾抖,頂在恩恩的小穴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宮裡。

後來他們整理現場整理了好久,才把我叫醒,我假裝揉揉眼睛,問:「電影演完了啊!」

恩恩臉紅害羞的說:「是啊!我們回家吧!」

後來我發現恩恩跟天南有在私會,被我抓包後我們就分手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