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回到屋外的時候,我偷偷從窗口看進去,屋中滿是大漢,我稍數一下,大概有十個左右。然後我看到文森也來了,在屋裡走來走去。

「哎呀,文森也找到我這祖屋來,這次可慘了,他還找來這麼多大漢,看來這次他真的想要來個大報復。」我心裡焦慮著,但還沒決定要怎樣辦,我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男人,用棍子把我的頭一敲,我昏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坐在屋子裡,全身給綁著。在我旁邊的還有我哥哥阿標,和他兒子小勤,他們也像我這樣,全身被綁著。

而我妻子雅雅、小女兒小靜和小勤的妻子小悅都給剝得一絲不掛,但她們沒有給綁住,只是她們很害怕地擠在一起。我們周圍就是十幾個壯漢把我們圍住。

文森哈哈笑說︰「阿賢兄,你真夠意思,沒有單獨把老婆送來給我玩玩,現在反而奉上全家,我也不客氣了。」說完揮一揮手,那些壯漢三五成群,各自抓起女人,玩弄起來,一瞬間全屋充滿著尖叫聲。

我的妻子給三個男人圍著,男人把她的雙腿分開幾乎120度,其中一個男人的肉棒先插了進去,肉棒全根沒入時,那男人發出興奮的嘿嘿笑聲。我猜想他心裡一定覺得奸人家的妻子實在是很爽的事。

我看著妻子雅雅給那些男人姦淫著,心裡很不舒服,但下體的肉棒卻和我打對台,興奮地舉起來。那邊雅雅也忘記現在是被強姦的事,被那男人抽插得快感連連。

「啊……舒服……你大雞巴…好爽啊……啊……啊……真會幹……啊……」雅雅忍不住發出誘人的呻吟聲,每當肉棒插入時,她全身都狂亂地抖顫著,她那份平時賢妻良母的尊嚴已經不存在。

我妻子興奮起來,小穴裡浪水不停地噴出來,使那人的肉棒抽插得更暢順。旁邊那高舉黑黑粗粗肉棒的男人看見這樣的情況,忍不住坐在地上,把肉棒也塞進我妻子的小穴裡。

「啊……不行……我的小穴……會裂開的……啊……啊……」雅雅發出抗議時,那男人已經把肉棒也全塞進我妻子的淫洞裡。真想不到女人那洞洞的彈性是那麼大的,兩根肉棒竟然可以同時插在她的小穴裡。

那兩個男人倒是很配合,兩根肉棒一出一入,輪流佔據著我老婆那肉洞的深處,雅雅全身都扭動起來,屁股也不停地搖動著。

第三個男人看見自己不能佔據雅雅的下體,只好把肉棒在我妻子的面前搖晃著,雅雅就用自己的雙手扶著自己那兩個圓大的奶子,夾著那根肉棒,讓那男人的肉棒在自己的胸前搓磨著。

「啊……啊……好爽啊……好棒的……大雞巴……啊……用力干我……好厲害啊……好厲害的雞…雞巴……」我的妻子的洞穴給那兩個男人的肉棒一起插著她整個小腹脹得快要裂開了,她則不停地呻吟聲。

我看過很多A片那女主角淫蕩的情景,但現在自己的妻子給別人輪姦時的情景更激烈、更淫蕩,實在不能怪我的老二挺直豎立。

雅雅這時被幹得完全失去了理智,張著大腿,給兩個男人一起騎著。這時她也已經說不出話來,因為有另外兩個人站在她身後邊,她雙手各握著一根肉棒,輪流替他們口交,當她的舌頭卷弄著右手那個肉棒時,那人突然射精出來,將一大堆精液全射到她的臉上。

我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會落到如斯地步。但雖然這可能是文森對我的報復,但看我妻子的樣子,她倒是很享受的樣子。

另一邊小悅的情況也好不了那裡去,她也給兩個男人同時圍攻著,其中一個迅速地扯開她的大腿,把硬梆梆的肉棒狠力地插進她的小穴裡,狂猛地抽插數十下,弄得她呻吟連連,淫水成河,另一個人就用她小淫穴流出的淫水,塗在她的屁眼上,把粗腰一挺,將肉棒一下子插進了她的肛門裡。

「啊……不要……太大了……不要再插進去…我的屁股開花了……不要……不要啊……啊啊……」小悅好像哭了出來,在我身邊的哥哥和侄兒也看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但小悅承受能力真好,很快就有不同反應了。

「啊啊……好舒服……啊……好哥哥……多干幾下……用力干我……盡情干我……我要大雞巴啊……啊……好爽……啊啊……你你們真會幹……啊……」小悅的呻吟聲響徹整個祖屋,小穴裡的淫水橫流。

我輕聲對小勤說︰「小侄兒,你別傷心,有時看著老婆給人家干,也是很爽的事嘛,況且你也看過小悅給人家幹過很多次。」

其實我不說,他也會同意我的意見,因為這小侄兒的褲子裡也撐起一個大帳蓬。

我那小女兒小靜也給兩三個男人圍著,一個男人正用一隻手在揉她的陰核,摸她的小穴。

「啊……嗯……」小靜給他撩起了性慾,他就把她兩條幼嫩的大腿抬高,把他的肉棒直插進去。

「啊……太大了……我會破裂……爸爸……救我……他們會幹死我……」小靜慘叫著,但給那男人狠力地擠插二、三十下之後,她洞穴的淫汁便像小河流那樣流了下來。

我看著自己可愛的小女兒被這些男人輪姦著,心痛得厲害,但沒辦法,我全身給綁著,又怎樣可以救她呢,只好眼巴巴地看著她繼續給人輪姦。

這時插著小靜淫穴的那男人已經射了出來,精液把小靜的整個私處弄得亂七八糟,另一個男人見那人一走,立即上來,把小靜按伏在地上,把她兩個小屁股用力向兩邊分開,露出她那淺棕色的小屁眼。

那男人的肉棒長長尖尖的,好像一根長釘,對準我小女兒的屁眼一下子就刺了進去。

「哇呀……爸……我快死了……啊啊……」小靜痛得臉都扭曲了,見我愛莫能助,她又叫起媽媽來︰「啊……媽媽……快救我……你女兒快……快給人干死了……」但我妻子那邊已經應付不瑕,沒法子去救這小女兒。

「好了,是處罰的時候了。」文森突然站在我面前對我說︰「首先,是你的老婆。」說完就叫那些男人把我妻子雅雅拖到我面前,我差一點認不出她,她原來端莊的臉,現在已經遍佈黏黏糊糊的精液,下面陰毛也已經一塌糊塗。

「老公,你到底那裡得罪這幫人,他們把你的妻子女兒都輪姦遍了……」雅雅對我說︰「你是不是欠人家錢,那快還給他們吧,你忍心再看我們給他們輪姦嗎?」

文森在我面前,把雅雅雙腿捧起來,將他那粗大肉棒插進她的淫穴裡,說︰「太太,不是欠我錢,而是你老公奸了我老婆,所以我現在要來報復,我要奸你全家。」雅雅和我都無話可說,文森的大肉棒狠力地抽插著。

雅雅知道事情真相,也不再同情我了,反而更加迎合文森的姦淫。

「啊……好哥哥……好老公……你幹得我很爽……啊啊……」雅雅呻吟聲,自己摸捏著那對驕人的奶子,還把文森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前說︰「來吧……捏破我的奶子……弄破我的大奶子……干破我的水雞……」

文森真的用力地捏著她的奶子,還去捏弄她的乳頭,在他幹了一、二百下之後,我妻子已經高潮連連了。文森這時抬頭叫他的手下把腰間那支像警棍的棒子遞給他。我見他把那棒子沾一下我妻子小穴邊的淫水,就對準我老婆的屁眼捅了進去。

「啊……我的天啊……好哥哥……你弄裂了我的屁屁……啊啊……不要再動了……」我太太痛得掉出眼淚。

文森當然不聽她的哀求,把那棍子抽動起來,再次捅進雅雅肛門的深處,雅雅這時再次興奮地達到高潮︰「啊……原來屁眼給……棍子插是……是很爽……啊……」淫汁再次湧了出來,但可能是太刺激了,她開始支持不了。

到文森射出精液時,她已經昏了過去。文森的手下也沒把插在她肛門的那支木棍抽出來,就把她拖到靠近前門的小柴房裡。

小悅那邊,她身下的小穴和屁眼各給一個壯男的巨大肉棒插著,而嘴裡也同時給兩根大雞巴插著。那兩個男人還將她的頭使勁地按在他們的下體,小悅像一條被人釣起的小魚在空中不斷扭動掙扎著。

小悅到底是個農村姑娘,從來沒經歷過這個的姦淫,她一直放任自己,讓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興奮著,高潮一次接一次,結果不一會兒,她已經精力透支,全身軟軟地躺在地上,完全作不出任何反應。那四個男人見她沒有反應,只好放開她,她也昏了過去。

這時文森已經抱著我的小女兒,來到我面前淫媾了起來,他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和屁眼之間穿來插去,把小靜奸得呻吟連連。

剛才正在抽插小悅屁眼的男人這時走到來,我看到他那支肉棍沾滿了小悅的穢物,一陣腥臭傳來。他走了過來,想要小靜為他口交,小靜見到很害怕,閉著嘴轉開臉。

那男人過來捏著她的鼻子,小靜不得不張開嘴,那支腥臭的肉棒弄入她的嘴裡,把她那張小嘴巴弄得都是屎漬,那男人看得興奮極了,很快就把精液射得她滿臉都是。文森因為剛才已經做過,所以這次不久也就把精液洩進她小穴裡。

文森揮一揮手,一個很粗大的壯漢走來了,他的身高體重我想有小靜三倍之多。他剛才還沒動過任何女人,這時才脫下褲來。他那肉棒沒有他身體的比例,只有別人一半長。其他人都笑他。

他老羞成怒,把我女兒小靜壓在地上,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裡,發瘋一般地抽插著。

「啊……呵呵……嗯……啊啊……」小靜呻吟著。我想她應該是沒問題的,能夠應付這個壯漢,因為他那雞巴只有人家一半,小靜也經歷不少人,所以我以為她沒問題。

但是這肥大的壯漢的體重加上他的衝力,小靜好像吃不消了,呻吟聲越來越小,不一會兒黃黃的尿液從她的小穴裡冒了出來,接著屁股也拉出屎來,然後整個人不動了。那大漢還沒射精,沒趣地站起來,原來小靜也昏了過去。

「哈哈,阿賢,你看我奸你全家,真是爽極了。」文森大笑說︰「這個故事教訓你,不要胡亂去姦淫別人的妻女。」

其中一個手下說︰「大哥,要不是把這些男人殺死?」我聽了心全冷了。

文森哈哈大笑說︰「不要殺死他們,讓他們看著自己的妻女不斷地被男人姦淫,然後痛苦而死,豈不更快活?」

聽到文森這樣說,我才悄悄鬆了一口氣,但那些凶神惡煞的手下真不是講笑的,我真的怕他們瘋起來把我們殺死,所以我開始用反綁的手偷偷解開繩結。

他們等著雅雅、小悅和小靜醒來,又在我們祖屋裡姦淫起來,不過這次他們倒沒有故意放在我們面前干,而是把她們帶進各個房間裡輪姦,徹夜姦淫著。

在這祖屋裡,我們還安放著祖屋的神位或照片,如果這些祖先有靈的話,他們看到自已後輩雅雅、小悅和小靜被人家輪姦,一定再次氣死。

我們幾個男人倒是沒人看管了,我偷偷把繩子解開了,心裡惦念著還坐在屋外車子裡的大女兒小婷,她是我們家裡最後一個貞女,我要好好地保護她,不要連她也給壞人姦淫,不然就應驗了文森那句話︰奸我全家。

我偷偷爬出窗外,外面還是黑乎乎的夜,窗子離地不高,所以我爬出來還算順利。

當我打開車門時,見到小婷在車上睡去了,她那文靜的睡姿,加上她身上只有一件T恤和內褲,實在太誘惑了。但我沒有時間再欣賞她的美姿,匆匆開車,朝鄉村的小路飛馳而去。

但我開車時的聲浪很大,而且要開車頭燈,所以我一開車,立即給文森和他的手下發現了,祖屋裡頓時吵鬧一片,我只聽見男人粗啞的聲音叫道︰「快追、快追!」

我這時已經不顧一切,一踩油門,車子迅速逃離我的家鄉……

「爸爸,發生了什麼事啦?」我開車時把小婷吵醒了,她看我緊張地開著車子,有點驚慌地問我。

「等一下才告訴你,你扣好安全帶坐好。」我說完,從車後鏡看到後面有車子追來,我不理前面有什麼危險,一踩油門就往前直奔而去。看來我的技術還不錯,不太久我就看不見有車子追來。

我再開了兩公里左右,再也看不見後面有車子追來,才鬆了一口氣,看看周圍,才知道自己剛才沒看路牌,來到了一個海濱,旁邊不是農地,而是原始的蘆葦林,蘆葦都長得很高。我很高興,把車子開進蘆葦叢裡,看來這裡可以逃避過文森的追擊。

這時我歇了下來,才把剛才祖屋裡的情形告訴小婷,小婷聽了很害怕,但她仍擔心著媽媽和妹妹,說︰「媽媽和妹妹怎麼辦?」我歎氣地說︰「暫時不能救她們了,況且文森他們也只是想姦淫而已,不會害死她們。反而我擔心你,所以匆忙和你逃出來。」

小婷抱著我,伏在我的懷裡,像一隻小貓那樣輕聲地哭了起來。我的手在她背上溫柔地拍著她,她就熟睡了過去,而我今晚也實在經歷太多了,很累地抱著女兒睡去了。

夢中我和妻子雅雅又回到夏威夷的海灘上,我們坐在涼亭裡,她輕輕地吻著我,我感到她嘴裡散發出來的清香,我的舌頭也伸進她嘴裡,感受著那柔軟滑膩的舌頭。她身上只穿著三點式的泳衣,她抱著我,我把手伸進她的胸脯裡,輕輕地摸著她的令人趐麻的乳房,感受著她那兩顆奶頭在我手掌中豎起,輕輕地磨著我的掌心。

雅雅伏在我的身上,我感受到她身體的溫暖,耳朵感受到她小嘴呵出來的熱氣,我迷亂了。她輕輕地叫著我︰「爸爸,爸爸……」為什麼不叫我老公呢,叫我爸爸?我的心很迷,但知道這只是個夢,於是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不是妻子,而是大女兒小婷,她見我睜開眼睛,還是抱著我說︰「爸爸,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說完把她柔嫩的小嘴壓在我的嘴上,我這時又迷亂了,緊緊地抱著她,舌頭捲進她的嘴巴裡,勾著她的舌頭。

我的雙手在夢中已經伸進她的T恤裡,現在就開始輕輕地揉搓她的乳房,小婷已經長大了,懂得男女間這種事,在我的撫摸下,她很快就嬌喘連連。我的手不規則地向她腹下摸了下去,把她的內褲扯了下來。

這一次她沒有反對,當我的手觸摸到她那小穴門口時,她全身一顫,我已經感覺到她小穴裡已經分泌出濕濕的蜜汁。

我心裡的歹念又起了︰「小女兒小靜給我品嚐了,就是這個大女兒小婷從來不給我,今天就把她佔有吧!」想到這裡,反過身來,把小婷壓在身上,粗腰把她的雙腿壓向兩邊。

「爸爸,求求你別傷害我……」小婷只是稍稍用手推著我,但沒有很強烈的反對。但她的話好像針一般刺進我的心裡,我想起自己的劣行,就是因為自己這種淫亂的念頭,招致了人家的報復,招致妻女給人家輪姦。

「爸爸不會傷害你的……」我緊緊地抱著小婷,對她說道︰「我只會讓你舒服。」

我把她抱在懷裡,手指輕輕地撫弄著她的小穴,食指揉著她小穴上方那個小陰蒂。

「呵……呵……爸爸……好舒服……原來這樣是好舒服……」小婷全身都趐軟了。

我很高興,我這樣沒有佔據她,反而讓她很舒服地享受著我手指的功力。

我的中指淺淺地探入她那溫暖的小穴裡,輕輕地攪動著,小婷全身都搖晃起來︰「啊……啊……啊……爸爸……啊……」我把她的T恤拉到胸脯之上,她那兩個初成熟的乳房隨著她的扭動而顫動著,我的嘴就在她那顆抖動奶頭上吻了上去,用牙齒輕嚙她的奶頭,她全身都僵了,我的手指就磨得更用勁。

「唔……呵……啊……爸爸……我好像……舒服極……啊啊……」她全身發顫,到達了高潮,小穴裡的淫水噴了出來,原來她也有雅雅的遺傳,是個多汁的女孩。

高潮過後,她軟軟地伏在我的胸脯上,輕輕地說︰「爸爸,謝謝你。」我在她額上輕輕吻了一下,說︰「快睡吧,明天我們還要趕快逃回城市去報警。」

我們父女兩人就這樣甜甜地抱在一起睡去了。

「呵呵呵……還真有情趣……抱著自己的女兒睡覺……」

我給吵雜的聲音吵醒了,一睜開眼,原來已經是大白天了,只見文森和另外三個男人圍著我的車子,對著我的車廂裡大笑著。

「哎呀,怎麼給他們找到。」我嚇得手足無措,先推醒小婷,小婷見到這樣情景也嚇得尖叫起來,我立即踏油門,但車子不動了,原來電油給他們放光了,而輪呔也給他們弄破了。

「文森兄,放我們一條生路吧。」我見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只好哀求他。

文森哈哈大笑說︰「阿賢兄,我可沒有要你死啊,我只是想奸你全家而已。我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個亭亭玉立漂亮的女兒,你交她出來給我幹一次,我們以後的仇怨就一筆勾銷吧。」

小婷聽到這時,忙拉著我的衣服,躲在我的身後,哭叫著︰「別傷害我……別……」

但這一切都徒勞無功,文森揮一揮手,幾個手下立即打開我的車門,把小婷強搶了出去,用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再用繩子把我連座位捆綁起來。

小婷給那個肥大的男人強抱出車門時,不斷地哭叫著︰「爸爸,救我,救救我!」她雙腿亂踢著,那男人抱著她的纖腰,在她掙扎下,把T恤都扯了上去,T恤裡面她什麼衣服都沒穿,光溜溜的屁股和私處都露了出來。

「哈哈哈,你真是人小鬼大,原來裡面是真空的,是不是想給男人干呀?我們一共有四個人,你很快就會爽死了。」文森對著我女兒淫笑著。

小婷叫著︰「快放開我!」文森示意那男人放開她,她的腳一巾到地上,就想拔腿逃跑,文森一步衝上去,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回身邊說︰「小妹妹,別跑得那麼快,你還沒給我爽過呢!」

文森把小婷整個人制服在我車子前面的車蓋上,反臥著,文森把她的T恤向上掀起來,我女兒那兩個圓圓白白的屁股暴露在這惡魔的面前。

「哦,好可愛的小屁屁!」文森說完,用手分開她兩個小屁股,小婷想要掙扎,但身體給另外兩個男人按著,使她上身伏在車蓋上。

文森的手指朝小婷兩股之間摸了進去,只見小婷全身顫抖,嘴巴叫著︰「不要搞我……不要弄我那裡……啊……啊……別弄……啊……」她本來夾緊緊的雙腿開始不能反抗起放鬆開了,文森的手指弄了進去。

文森摸弄著她的屁股一會兒,開始全身燥熱起來,立即脫光自己的衣服,那下體挺起的肉棒比以前更粗更大了,看來他對我這個美貌的女兒真的動起很大的淫念。

文森把小婷的雙股分開,巨大的肉棒對準她那蜜穴插了進去。

「啊……好痛……不要……啊……」女兒叫了起來,我心裡一陣疼痛,但也沒有辦法幫助她,只能眼巴巴看著自己可愛的女兒給人家強暴。

「他媽的,真得還沒被人幹過,裡面窄得厲害。」文森的突擊不成功,小婷的小洞容納不了他的巨棒。「看來要先玩弄一下她才行。」

說完他把小婷反轉過正面來,把T恤扯掉,這時小婷全身都赤條條了,兩個圓圓大乳房抖露了出來,文森把她整個人放在車蓋上,然後伏在她身上,用嘴去吮吸咬嚙著她的兩個奶子。

最初小婷還一直在掙扎著,但當文森用舌頭逗弄她的奶頭時,她全身都趐軟了,小嘴巴裡輕輕地哼出聲音,文森趁機把手指放在她陰部,用大拇指扣進她的鮮紅小穴裡,然後不斷上下左右地擠弄著。

「啊……不要……你們不能這樣……啊……」小婷反抗的聲音越來越弱了。

「你他媽的,也是很淫蕩嘛。」文森把手抽出來的時候已經牽出一條條絲狀的淫液,然後把手指放在她嘴裡,小婷不自覺地吮吸著他的指頭。

文森雙手把她的兩片鮮嫩的陰唇分開,仔細地向著她的小洞洞。

「不要這樣看我……」小婷給他的動作羞得滿臉通紅。

文森把自己巨大的肉棒挺起來,說︰「不看也可以,就開始干你吧。」說完把肉棒對準她的小穴,挺了進去。

「啊……好痛……不要再進來……你的……太大……啊……」小婷忙要推開他。這次有了淫液的滋潤下,文森就把肉棒硬闖入我女兒的小穴裡,中間好像被什麼隔住,但他沒有憐香惜玉,粗腰一用力,把整支肉棒直插到底。

「啊……痛死……我……爸爸……啊……我不要……你太大了……啊……」小婷受不了這個的衝擊,痛得在眼角流出眼淚。

當文森開始抽動他的肉棒時,快感已經把女兒的痛苦淹沒了,她開始配合文森的姦淫動作而上下擺動著身體,她「啊……啊……」地叫起來,小穴裡噴出淫液來,看來她已經有了高潮。

旁邊的一個男人已經不能等待了,他把褲子脫下,把他那肉棒拿到小婷的面前說︰「小妹妹,一邊被干,一邊吹喇叭吧。」我還在想小婷如何拒絕他,可是小婷竟然用手握著那男人的肉棒,伸出舌尖,吸吮著他那還是半軟的肉棒,那肉棒慢慢硬了起來,巨大的龜頭脹得像個小拳頭。

那男人的肉棒在小婷的嘴裡不斷抽動著,竟然比文森更早洩了精,白黏黏的精液噴得小婷滿嘴都是,那人射精時還強擠在小婷嘴裡,使她不得不把精液吞下肚子裡。

「真想不到自己的寶貝女兒會這樣給人家射在嘴裡。」我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可能是很慕那個男人,因為我自己也常幻想能夠這樣對待小婷。

另外兩個男人看到那男人得益了,也忙著脫下褲子,把兩根大雞巴湊到小婷嘴邊,小婷這時也只好順從地交替地為他們作口交服務。這兩個男人更是貪婪地一個佔有她一個奶子,不斷摸捏著,逗弄她的奶子和奶頭。

文森一邊幹著我的女兒,一邊對在車裡的我說︰「阿賢兄,你看到自己女兒被我干,有什麼感覺?」說完擺動粗腰幾十下,插弄著小婷,小婷哼哼地叫了起來。文森說︰「你看你的女兒還真會唱歌呢。」

其實他不需要我回答,他只是需要這樣侮辱的話語刺激,果然不一會兒,他自己也氣喘起來,把肉棒直插到底,然後全身僵住了,而我女兒這時也「啊」聲大作,雙腿亂顫。當文森拔出他那肉棒時,黃白黏狀的精液從小婷的小穴裡流了出來,滴在我的車蓋上。這時我的車蓋上有了精液,也有小婷那處女血,紅白兩種顏色份外搶眼。

小婷一直給自己那種貞操的概念綁著,現在給這些惡魔破瓜之後,反而真正享受到那種被男人幹的樂趣。

文森穿回褲子時,小婷面上竟然有一股失望的表情,文森這個老奸巨滑的男人怎麼會看不出來,於是用手逗弄著小婷的臉問︰「小妹妹,你還不夠嗎?」小婷羞慚地別過頭去,文森說︰「小妹妹,你不說話,我們今天的姦淫就到此為止了,我放過你們吧。」

小婷這時竟然對文森說︰「你們不干我了?」

文森說︰「當然不是,你看我那三個兄弟還沒干你呢。不過我們是很有尊嚴的,你不哀求我們,我們不會幹你的。」

小婷這時躺在我的車蓋上,扭動著她那誘人的少女身軀,說︰「那我哀求你們來干我吧。」

其中一個男人於是上前把她反臥在車上,壓著她,扶起她那雪白屁股,「噗嗤」一聲從背後直插到底。

「啊……好大啊……」小婷這時浪叫起來和之前的哭叫已經完全不同,她現在主動地扭著自己的屁股,去讓那男人的大雞巴穿插著她的小洞穴。那男人一會兒撫摸著她的兩個奶子,一會兒把她那對奶子擠在車蓋上。

「啊……好叔叔……你真能幹……好舒服……啊……啊……」小婷這時大聲呻吟浪叫起來,我在車上看得雙眼快要掉出來,從來想不到我這個最純潔的女兒會變成這個樣子。

小婷抬頭看到我滿臉疑惑,對我說︰「爸爸……我從來不知……不知道……被男人干……會這麼爽……啊……再大力干我……啊……」她一邊跟我說話,一邊扭著小腰,她背後那男人給她這樣一弄,瘋狂地抽插著她。

「啊……爸爸……你看……你的女兒……很喜歡……被姦淫…啊……」小婷已經沒有剛才那種痛苦,換來的是一臉興奮。

那男人抽插著小婷時,把她的兩個小屁股撞得「啪啪」作響,小婷不再跟我說話,不斷呻吟︰「啊……好哥哥……干我……用力干我……啊……」那男人把小婷那兩片嫩陰唇乾得都赤紅腫起,肉棒每次都直插到底,應該每次都撞在小婷的花心上,所以每抽插一次都使小婷發浪起來。

終於在把小婷弄上兩次高潮之後,那男人自己也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小婷的小穴裡。

那一天早上,他們四人輪流把小婷姦淫了數十次,到了中午時分,他們都累壞了,文森才叫他們放過我們兩父女,把綁我的繩子解開,然後走了。小婷還直挺挺地躺在車蓋上,全身都塗滿了精液。

*  *  *  *  *

我和小婷回到祖屋時,屋中只剩下我哥哥阿標和他兒子小勤。我妻子雅雅、小女兒小靜和小勤的老婆小悅都不見了。據阿標和小勤說,她們給文森和手下抓走了。

文森可能跑到那個深山裡,把我的妻女都當成老婆了,所以即使我不斷到處尋找,都找不到她們。

小婷也離開了我,我想她心裡一定怨恨著我。後來她碰到一個電影星探,為她改藝名為「X宣」,以她的美貌氣質,加上大膽的暴露性愛演出,很快就紅了起來,最近還去日本發展。

我仍然失業,沒有再請我作司機,只是有時作替班,幫一些TAXI司機交更時,替他們駕駛一兩小時。我孤獨一人,兩年後把屋子也賣掉了,睡在天橋底變了流浪漢。不過倒也很快樂,每天隨便什麼時候都可以醒也可以睡。

這一天又睡到中午,肚子有點餓才醒來。

「爸爸。」我剛醒來就聞到少女的香味,好久沒聞過。我睜開眼睛,見到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在我面前,對我說︰「爸爸,我找你找了很久,你跟我回家吧,我現在很有錢了,可以養你。」

她是小婷,現在當紅的歌影視三棲明星。她身邊還有一個女性朋友。

「你找錯人了,我沒有女兒,你再不走,我就砍死你。」我像瘋子般大叫起來,把她推開。

小婷和她的朋友驚慌地離開了。這時在遠處已經有好幾個影迷歌迷在大喊︰「X宣!X宣!」追著她簽名。

等小婷走後,我才流下淚來。不過我知道我做對了,我已經害了全家,現在她在事業高峰,我絕對不能和她相認,絕對不要再影響她。

但自此之後,我天橋下的「家」每天都多了飯盒,剛剛過去的父親節多了一束花……

(全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