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Benz行政人員房車開向花園,在停車位上停了下來。我匆忙從司機位下車,小跑向後面車門,打開車門。裡面走出來一個四十多歲西裝筆挺的男人。

忘了介紹自己。我叫阿賢,三十七歲,身體健壯。這個快五十歲的男人就是我那個姓陳的老闆,他做五金貿易的,每年生意額都過憶美元,我是他的司機兼保鏢,二十歲的時候已經是跟隨著他,他也對我恩重有加,我的太太也是他介紹的,當然少不了給我豐厚的薪金,使我建立一個溫暖幸福的家。

我跟著陳老闆走進大廈的酒店式的大堂,乘搭電梯上頂樓。

想起我幸福的家,不禁又要向大家顯耀一下。我的妻子叫雅雅,今年三十三歲,她十八歲就在陳老闆介紹下嫁給我,就生下我們大女兒小婷,再過些年誕下小女兒小靜。本來我很想生個兒子,但怕惹惱了米飯班主陳老闆。因為他太太生下一個女兒後,子宮腫瘤不能生育了。所以我和妻子也取消生子計劃。

陳老闆打開家門。我依慣性會陪他進屋巡視一下,沒有問題就會回到停車場洗車。

「不如先喝杯茶再下去吧。」陳老闆親切拍拍我的肩,說︰「反正我今晚沒什麼應酬。」

「謝謝陳老闆。」我彎身作楫地道謝一聲,仍然守份地在他諾大的屋子裡巡視。陳老闆的女兒房門關著,我敲敲門,沒有反應。

「那小妞跑到那裡去呢?還沒回家?」陳老闆自言自語。

我打開門,準備巡視一下。眼前的情形令我大吃一驚。陳老闆的寶貝女兒小芬的閨房混亂一片,毛公仔四處亂扔。

再下來赫然見到小芬直直躺在床上,上身沒穿上衣服,兩個少女的乳房暴露著,下身的HelloKitty內褲被褪下來在大腿上,露出剛開始發育的私處,那又腫又紅的小穴還流血乳白色的精液。最驚人的是那HelloKitty內褲不僅洩著少量的鮮血,而且胯間部份給弄穿了一個大洞。

我和陳老闆緊張地扶起小芬,她也慢慢醒來,我們才稍放下心來,替她穿上衣服。她在哭泣中斷斷續續地向我們哭訴她給一個網友入屋強姦的過程。

過了一會兒,陳太太也回家了,在她的安慰下,小芬心情平伏了下來。陳老闆把我拉到廳中,悄悄對我說︰「小芬是我的掌上明珠,這件事千萬不要報警,你幫我去查查,查到之後,我會派人好好地整治他一頓,奸他全家!我要他痛苦萬分!」我連聲「是是」地承諾,接受了這個任務。

我本來就很相信「因果報應」這個道理,所以下樓的時候,心裡越發覺得老天有眼。所謂淫人妻女,妻女必淫人。

陳老闆雖然算是我的恩人,聘用我,介紹雅雅給我,使我能夠成家立室。但是我還是不能忘記十年前的一個中午,我開門進家的時候,聽到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我悄悄地打開第一個房門,兩個小女兒正熟睡著。然後我走到第二個房門,裡面傳出來的呻吟聲,很明顯是我太太雅雅的聲音。

「這淫婦!光天白日做這樣的事!」我憤怒極了,順手提起一塊椅子,想把那個姦夫打個重傷。

房門沒鎖上,我慢慢推開一點點,果然雅雅給那個姦夫剝得精光,長長的秀髮散亂地披在床上,仰躺在床上,一對粗大的手在她那豪乳上使勁地捏弄著,她的雙腿也翹了起來,那男人粗大的腰擠在她兩腿之間,粗大的肉棒毫不客氣地在本來屬於我的「私家重地」出出入入。

「豈有此理!」我踢開房門,把椅子舉起。頓時他們兩個都給我嚇了一跳,而當我看到那姦夫時,我呆了,原來那人正是陳老闆。

「阿賢,你回來就好了,不好意思,我十萬火急,所以借用你太太一下。」陳老闆示意我坐下,他那根肉棒還沒有抽離我太太的小穴。

我垂頭喪氣地坐了下來,雅雅仍很驚慌地看著我,陳老闆對她說︰「別理阿賢,你今晚再和他恩愛去,現在和我溫存一下。」說完又是抽弄地來。

陳老闆這方面的能力相當不錯,粗大的肉棒在我太太的小穴裡攪動著,手指不斷捏著她的大奶子,她的奶頭都突了起來。雅雅忍不住這樣的撫摸,性愛的興奮使她豁出去了。

她閉起眼睛,把我當成不存在,繼續呻吟起來︰「啊……啊……陳老闆……用力點……」陳老闆淫笑起來︰「用力做什麼……說清楚一點……」我太太竟然淫蕩地說︰「陳老闆……用力點……干我……快……干死我……」

我看不下去,便走開了,我還聽到背後陳老闆還在逗弄我老婆的聲音︰「太太……舒不舒服……我厲害還是你老公厲害?」然後是我太太嬌嗲的淫聲︰「好舒服……你真厲害……幹得我好舒服……我真想給你操死……」

我咬牙切齒,自言自語說︰「我遲早也要幹你的妻子,你遲早有報應!」

但那只是我發出的咀咒,我當然沒機會也沒膽量去幹他老婆陳太太,當然陳太太比我大十歲,也使我提不起興趣去作出這種危險的行為。陳老闆之後還是多次來我家裡干我的老婆,有時甚至是在晚上,害我要睡在廳中。

所以這次他的寶貝女兒給壞蛋強姦了,我心裡不免有絲絲快意。「老天爺有眼,奸人家的妻子,最後自己的寶貝女兒也給人家奸了。因果報應,冥冥中真有定數。」

當然,他仍是我的老闆,他叫我去查,我當然要完成任務。幸好這個城市不大,我得到小芬經常上網網站的資料,再加上小芬描述那人的樣貌,很快就查出來。

原來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那人原來就住在我家窗口對面另一座大廈。那男人真名叫文森,「志輝」只是他上網騙小女孩的名字而已。文森原來是建築公司電腦部的文員,今年三十二歲,去年才娶了年輕的妻子叫做思思,但結婚不到一年,因為經濟不景,文森給公司解雇,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他一直都找不到工作,每天無所事事,就幹出這樣的壞事來。

「呵呵。」我站在自己家中的窗口邊,用望遠鏡看著文森的家。「呵呵,原來這個漂亮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思思。」我本來已經留意窗外對面這去年搬來的鄰居,因為那女人很漂亮,好像才二十出頭,每天下班後都穿著薄薄的睡衣在家裡走來走去,乳罩和內褲都能從薄薄的睡衣裡透出來。

以前我還幻想著能夠和這個女人共渡一宵,現在看來有機會了。

我按門鈴,文森出來開門。「你找誰?」他見到我滿臉疑惑,然後說︰「你不是對面窗的那個男人?」

幹他娘的,果然他也留意我的家,說不定還和我一樣用望遠鏡偷窺我們。但看他有點害怕的樣子,我就說︰「不要怕,我不是警察,叫我阿賢吧。不過你要快開門給我進去,不然你強姦陳小芬那小女孩的事情就會抖出來。」

他竟然給我這幾句話嚇得手腳都軟了,連忙開門給我進去,顫抖地說︰「阿賢先生,你……你怎麼知道?」

這人生得健健實實,竟是無膽匪類,只敢欺騙小女孩。我見他和妻子思思正在吃晚飯。思思見到我這陌生人進來,忙起身招呼。我見他們只是膽小的普通市民,於是更加氣焰囂張地把文森犯案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文森給我嚇得面無血色,他妻子思思更誇張,竟然嚇得跪在地上︰「先生,請你別說了……請別抓走我丈夫……」

我開始講起我腦中那種「哲學」︰「哈哈,文森,所謂淫人妻女,妻女必會淫人。這是因果報應。你要救自己,就要犧牲你的妻子。」

文森和他的妻子都呆了,我繼續說︰「讓我直接說清楚,我來的目的就是要替我們陳老闆姦淫你的妻子,這樣陳老闆心理才會平衡,也就不會再追究了。」

文森呆呆地搖搖頭,跌坐在沙發上。我看廳裡有很多他們兩夫妻的合照,有些還很年輕的,看來他們有多年恩愛的感情。看來我這詭計不容易得逞。

我以退為進,說︰「你們不答應就算了,我回去向陳老闆報告一下,讓他自己來找你們算帳。」

文森的妻子這時流下眼淚,連忙抱著我的腿說︰「阿賢先生,求求你放過我們……我……我……你想怎樣都可以……」

「思思……」文森瞪大眼睛,一下子抱著他這年輕美麗的太太,兩人抱著一起哭。

好一個令人感動的情景,但我沒有被他們感動,色慾已經佔據我的心,良心不見了,留下的只是一個狼心。

我把思思的纖纖玉手拉起來,把她拖進房裡,說︰「文森,你也可以進來看看,哈哈……」

他們的床單還是著紅雙喜和龍鳳配那種圖案,我把思思往床上一扔。思思是屬於小巧型的少婦,所以我不必用太多力,她就給我制服在床上。當然她也是不太敢反抗,因為她知道她是要為她丈夫賠罪的。

躺在床上的思思很是誘人,薄薄的睡袍在我用力扔她上床的時候翻了起來。我像一隻狼,向她撲上去,「嘶」將她薄薄的睡袍撕破,她羞得閉起雙眼不敢正視我。

我就更順利起把她奶罩脫了下來,兩團又圓又大的肉球抖了出來。

「干!簡直是上天的傑作!」我咀咒著︰「這麼漂亮的女人不干她十次八次真浪費。」

我心情很興奮,雖然我老婆雅雅也很漂亮,但已經生過兩個女兒,而且年過三十,吸引力當然沒法與眼前這個初婚少婦相比。我迅速把自己的衣服也全脫光了,伸手在她那胴體上下游移。

思思不敢反抗,但身體仍不能適應丈夫以外男人的撫摸,扭來扭去的。

我把她的內褲也脫掉了,那黑黑陰毛下的小穴也露了出來。我的手一下子摸了上去,中指挖進她的小穴。

「啊……」她忙用手想推開我的手,但又縮回去,因為她是不准反抗的。

我伏下頭去吻著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陰戶不斷的淌出了淫水,我的手指也就能順利地挖進她的小穴,先是中指,後來連食指也弄了進去。她的淫水滋滋,不斷的流出來,我就用手指摸她的陰唇和陰核,然後又插進她的小穴裡。

「唔唔……啊啊……」思思實在受不了,屁股開始往上挺去迎合我的手指。

我的肉棒這時已經向上翹起,暴脹像根棒球棍那般。我把她的身體壓著,將粗大陽具猛塞入她滑潤的小穴裡。

「哇……啊啊……」思思呻吟起來。

我從房門看到廳外坐在沙發上的文森,他看著老婆給我幹會有什麼感覺?我突然想起我老婆雅雅給陳老闆干的情形,於是把那種仇恨都發洩在這可憐的少婦身上。

思思給我抽插得呻吟連連。我就學陳老闆玩弄我老婆時的話︰「太太……舒不舒服……我厲害還是你老公厲害?」

思思嬌嗲地呻吟著︰「啊……舒服……你真厲害……幹得我好舒服……阿賢哥……插深一點……真爽死我的小浪穴……插深些……用力干我……」

「哇塞,原來淫人家的老婆是這樣爽的,特別在她的老公面前干她操她就更爽。」我心裡快樂極了,十年來對自己老婆被陳老闆姦淫仍然耿耿於懷,現在終於全部釋放了。「我現在明白陳老闆為什麼會說︰淫人老婆笑呵呵。」

我這時將她的趐胸緊緊的捏住,不斷地用拇指玩弄她那已經凸起的乳頭小豆豆。過一會兒,我就把她的一腿架在自己肩上,抱住了她那只粉腿,粗大的陽具就瘋狂的抽插。

我開始喘著氣,但還要不斷侮辱她說︰「你這小騷貨……你這蕩婦……我插死你……」說著,更重更快的抽插不已,頂得她呻吟連連。我對呆坐在廳中的文森說︰「你看你老婆……真是多淫汁……又騷又浪……真淫賤……」

我把肉棒抽出來,她翻過來擺成狗爬式,讓她圓大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我從她背後去揉搓她那搖搖晃晃的大奶子,但肉棒沒有插到她的小穴裡。

「阿賢哥……」思思剛才給我逗弄得性起,這時已經不顧一切羞恥的在哀求我︰「快……快進來……把你的大……插我的小騷穴……」

我故意把肉棒放在她小穴外面磨著,說︰「小母狗,你想要給我幹嗎?」

思思這時有些迷醉了,她把我的手推到她的纖腰上,摸起自己的大奶子,用的力度不比我差,把自己兩個乳房捏得變形,嘴裡發出呻吟的哀求︰「好哥……哥……快幹我這只……淫蕩的小母狗……我想給你幹……快抽插我的小浪穴……直至給你幹破為止……快……」

我聽得很爽,對廳外的文森說︰「哎,沒辦法,你老婆叫我幹她,我只好勉為其難,把她的騷穴干破吧……」說完就把粗大的肉棒再次插入思思的小穴裡,幹得思思的眼都翻白了,「好爽……好舒服……插死我吧……」思思大聲地浪叫起來。

「文森,你老婆太騷了,快過來幫我推屁股……」我扭著粗腰肉棒把思思小穴裡的淫汁都攪了出來。文森果然不敢迨慢,過來站在我身後,每次我肉棒向他老婆的小穴插進去的時候,他都幫我推一下屁股,果然又省力又有效,肉棒直插到思思那淫洞的深處,頂到她的子宮,龜頭差一點連她的子宮口都插了進去。

我這時已經顧不得用言語凌辱他們,快感從肉棒直升到大腦,然後遍佈滿全身。文森見她老婆淫聲四起,全身發浪,而我也氣喘吁吁,他知道我們快將要高潮。他慌忙說︰「阿賢先生,求求你別射進我老婆的洞裡,她在危險期……」

我沒理會他,繼續抽插著他太太,說︰「我就是要……把你老婆的肚子搞大……干大她的肚子……」

我已經說不下去,肉棒再抽插十幾下,然後直插入思思的淫洞深處,龜頭把她的子宮口撐開,然後撲撲撲地射出濃濃的精液,我想很大部份的精液都灌進她的子宮裡,其他的流在她的淫洞裡,在的肉棒的擠壓下再從小穴裡流了出來。

「唔,你老婆的確好爽!」我穿好衣服向文森和思思這對年輕夫婦道別。

思思仍氣喘地說︰「阿賢先生,所謂淫債肉償,我已經給你幹過,我老公那件事請你一筆勾銷吧。」

「哈哈……」我伸手大力捏了捏她那大乳房,說︰「小母狗,我懂得怎麼做的。」

說完便揚長離開了他們的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女友不穿內褲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