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座城市中,有一個犯罪組織。他們綁架美麗的少女,並且輪奸、性虐待這些女孩,同時,還強行把淩辱、折磨她們的場面拍成錄像帶和裸照,然後以此來要挾這些女孩,向她們敲詐巨額錢財,或者引誘、逼迫少女們成為妓女賣淫,並控制她們,從中獲利。

如果有的女孩不願意屈服于他們的淫威,他們就會把這些錄像帶剪輯成A 片,和裸照一起在黑市出售,由于他們在照片和錄像帶上進行處理,沒辦法看清這些人的真面目,所以,警方根本沒辦法查清他們的真實身份。第一章

18歲的曲櫻剛考進模特學校。有一天放學很晚,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天已經黑了,路上一個人也沒有,她心裡有些害怕。

突然,路邊沖出了四個男人圍住了她,曲櫻害怕地大叫起來,但是卻沒有人聽見。那四個男人用毛巾捂住曲櫻的嘴,然後把她架著擄到路邊的一間房子裡。他們把曲櫻按倒在床上,一個人按住她的雙手,一個按住她的雙腿,另一個用攝像機在一旁拍攝,他們制服了曲櫻,然後撕碎了曲櫻的衣裙和內衣褲,把她脫得一絲不挂。

曲櫻美妙的身材引得這些男人欲火焚身,他們淫笑著稱贊:“這個女孩的身材真好,奶子大,腿長,腰又細。”“是啊,到底是模特,這回我們哥幾個可以好好過過癮了。”“哎?你們看,這個女人的下面顔色那麽淺,難道還是處女?”

說著,另一個男人用力掰開了曲櫻的陰唇,向她的陰道裡張望。曲櫻又疼又羞,哭喊起來。

“哈哈,這回爽了,她真的還是處女,我看見處女膜了。”那個男人大笑起來,“好,哥幾個先幫我按住她,我先給她破身。”

說著,那個男人飛快地脫掉了自己的衣褲。曲櫻看到他們要強奸自己,拼命地掙扎、哭叫、哀求,但是卻一點用也沒有。

那個男人說:“小姑娘,看好了,我就是你的第一個男人啊。”

然後他不顧她的哭喊、反抗,把自己又粗又長的陰莖強行插進了曲櫻的陰道,奪去了她的貞操,曲櫻的陰道還非常的乾燥。她只覺得有一根象鐵棒一樣堅硬的東西插進了自己的身體裡,下身象是被人活活地扯裂了一樣,這樣的劇痛使她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而那男人的雙手同時在曲櫻的全身上下摩挲著,用力地擠捏她豐滿的雙乳,使她發出陣陣呻吟。他的陰莖在曲櫻的陰道裡上下抽插著,處女的陰道壁又溫又軟,緊緊地箍住那個男人的巨大陰莖,而曲櫻陰道裡的處女血也成為了潤滑劑,隨著男人的抽插從她的陰道裡一點一點流出來。男人的每一次推進都給正在被他強奸的曲櫻帶來極大的痛苦,曲櫻覺得每一次推進就象在用鋸子鋸開她的陰道、她的身體。而那個男人卻從這樣的抽插中得到了消魂的樂趣,他享受著強奸處女的美妙感覺。

那個男人摧殘了曲櫻30分鍾以後,把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玷汙了她純潔的身體,曲櫻的處女血已經染紅了一片床單。

然後,輪到了剛才按住她雙手的那個男人,他抽出一把匕首,揮舞著匕首對曲櫻說:“來,咱們換個姿勢來玩玩。你給我跪在床上。”

曲櫻已經被折磨得全身無力,根本無法反抗,她只能屈從地跪在床上,雙手撐在床上。那個男人滿意地放下匕首,脫光衣褲,跪在曲櫻的身後,雙臂繞到了她的胸前,雙手用力地捏住了曲櫻的豐滿的雙乳,從後面把陰莖插進了她還在流血的陰道,開始再次強暴她。雖然曲櫻剛剛失身,但陰道還是很緊,仍然箍著那個男人的陰莖。那個男人非常受用地淩辱著她,曲櫻也再一次遭受了強暴。同時,剛才強奸她的那個男人拍攝了她被強奸的裸照。那個男人射精以後,滿意地抽出了染著鮮血的陰莖,放開了曲櫻。曲櫻筋疲力盡地背朝天倒在床上。

接著,輪到了剛才按住她雙腿的那個男人,他也脫光衣褲,然後他在陰莖上戴了避孕套,躺到了曲櫻的背上,他用手撫摩著曲櫻可愛的耳朵,對淚流滿面的女孩說:“美女,你的身材太棒了,玩你的處女身一定很爽,不過可惜,有人搶在我前面搞過你了。不過不要緊,你前面的處女沒了,還有後面的處女呢。哈哈哈,來吧,看看你的屁眼能不能受得了我。”

曲櫻害怕地哀求:“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了。我會受不了的。你還是從前面……吧。”說到這裡,她的臉都紅了。

但是那個男人卻獰笑著說:“就是要你受不了啊,哈哈哈哈。寶貝兒,可要準備好啊。”

說完,他把自己的陰莖使勁地插進了曲櫻狹小的肛門,曲櫻疼得差點昏過去。曲櫻的肛門根本容納不了那麽粗壯的陰莖,被硬生生地撕裂了,鮮血又一次從她的身體裡流了出來。

那個男人卻非常舒服,不停地大喊大叫著:“他媽的,真舒服,這小婊子的屁眼真緊,可能比她的前面更緊。”

那個男人的陰莖在曲櫻的直腸裡不停地抽插著,被肛奸的痛苦甚至比她剛才被強奸失身的痛苦更加劇烈,這種強烈的疼痛使曲櫻不停地呻吟著,男人的每一次動作都使得她猛地吸一口氣。

那個男人發泄了以後,離開了曲櫻的身體,接過了一直在拍攝的那個男人手裡的攝像機。一直在拍攝的那個男人已經把衣褲都脫掉了,他一把抓住曲櫻的長發,把她的頭拉起來,然後他把陰莖伸到曲櫻的面前,說:“好了,小婊子,輪到我來爽你了,你給我好好地吸我的家夥。”

曲櫻羞得滿臉通紅,咬緊牙關說:“不,不要這樣。”

那個男人用力地打了她一個耳光,喝道:“他媽的,你已經是破鞋了,還裝什麽處女,裝清純啊?給我吸,要不然就把你的眼睛挖掉,再割掉你的耳朵、鼻子。”說著,他用一把匕首貼著她的臉上下移動。曲櫻只能無奈地用她的櫻桃小口含住了那支又醜陋又臭的陰莖,那男人的陰莖幾乎填滿了她的口腔,她用舌頭舔著那男人的龜頭,那男人帶著淫褻的表情玩弄著她的頭髮和耳垂。曲櫻柔軟的舌頭舔著那個男人的龜頭和他陰莖上的敏感部位,使得那個男人很舒服。

他很快就把精液射在了曲櫻的嘴裡,他用匕首威脅曲櫻:“不準吐出來,給我咽下去。”

可憐的女孩只能咽下了這骯髒的液體。然後這四個男人又各自輪奸了曲櫻幾次。徹底泄欲以後,那四個男人又把筋疲力盡的曲櫻捆綁起來,並取出電動陰莖和皮鞭,架好攝像機,開始對她進行性虐待,他們把電動陰莖插在她的陰戶裡和肛門裡,又輪流用皮鞭抽打她,她雪白的胴體上留下了無數鞭打的紅色印痕,曲櫻被他們折騰得生不如死。

曲櫻被虐待了3 個多小時以後,這些男人終于停手了,他們把曲櫻被輪奸和性虐待的錄像和照片放給她看,一邊淫笑著,一邊對她說:“你看看你的表演,多風騷啊。”“是啊,天生的妓女。哈哈哈。”

曲櫻痛苦地流著眼淚。

一個男人對她說:“現在你已經被我們操翻了,如果我們把這些錄象和照片賣出去,你想想看,會怎麽樣?”

“不,不。”曲櫻用微弱的聲音答道。

“那麽,這樣吧,你做妓女,為我們賺錢,我們就幫你把這些東西保密。”

“不,不行。”曲櫻拒絕了。“好吧,那明天你就會成為新一代的A 片女王了,哈哈哈。”

“不,”曲櫻淒慘地哀叫著,“好吧,我答應做妓女。”

她最終還是屈服了。曲櫻被這些男人帶到他們的總部囚禁了起來,從第二天晚上起,曲櫻每晚都會在紅燈區遊蕩,勾引嫖客,任由那些嫖客糟蹋她的肉體換來金錢,並把這些錢全都交給那些男人。而且,那些男人又怎麽肯放過曲櫻那迷人的魔鬼身材呢?曲櫻成了他們的性奴隸,經常遭到他們的輪奸和性虐待。

另一個女孩——18歲的高中學生——趙雪在郊區的一條人跡罕至的小路上騎車,突然,一個男人從路旁跳了出來,把趙雪連人帶撲倒在地,一群男人馬上圍了上來,他們把昏了過去的趙雪擄進了一間隱蔽的山間小屋。那間小屋裡有十幾個男人,那些男人把趙雪的雙手綁在她的背後,領頭的那個男人高興地說:“這個小美女真是可愛,身材也不錯,好,我們可以好好地發泄發泄了。”

然後他掀起趙雪的短裙,把她的內褲扯到她的大腿上,另外兩個男人一人抱住趙雪的一條玉腿,向兩邊分開,並且使趙雪動彈不得。那個男人得意地欣賞著趙雪粉紅色的陰戶和覆蓋在上面的薄薄的一層陰毛。他用手撥開趙雪的陰毛,看著她的陰道口,把嘴貼在她的陰戶上,用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猥褻她的陰戶,撥弄著她的陰蒂。

“哈哈,這個小姑娘還是個處女呢,沒有被人玩過。”這個男人的舌頭碰到了趙雪的處女膜,發現了趙雪還是處女之身,非常興奮。

這時候,趙雪被他猥褻得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已經被捆綁,有許多男人正在淫褻地看著她,而且,還有一個男人正在舔她從來沒有被男人看過的陰戶,她知道了是怎麽一會事,害怕得瑟瑟發抖。

那個男人對她說:“不要怕,你馬上就會很舒服的。”

他繼續舔趙雪的陰戶,他的舌頭摩擦著她的陰道壁,舌尖一下一下地輕輕觸碰著她如同花蕾般柔軟的陰蒂,把這個小美女折磨得呻吟不斷、痛苦不堪。趙雪的陰道受到這樣的刺激,不由自主地分泌出了許多溫暖的液體。那個男人的舌頭嘗到了她的體液,他的嘴離開了趙雪的陰戶,說:“小寶貝,你的騷水是甜的,哈哈哈。好吃,來,你也來嘗嘗。”

他淫笑著吮吸著這些液體,還不時地用嘴含著這些液體去強吻趙雪,把她的體液混合著他的口水一起喂進趙雪的嘴裡。他舔了足有半個小時,趙雪的陰道已經完全濕潤了。他擡起頭來,嘴巴周圍全都是趙雪的體液,他滿臉淫笑地看著顫抖不已的女孩子,對她說:“小騷貨,現在真的要開始玩你了。準備好了嗎?”

他猛地撕開了趙雪的上衣,她白色的胸罩包裹著她飽滿的雙乳,趙雪的大半乳房裸露在外面。他垂涎欲滴地把手伸向了趙雪的胸罩,把她的胸罩向上推,她的雙乳完全脫離了胸罩的遮蔽,雪白的乳房和嫣紅的乳頭顫抖著,更加引起了那個男人的慾望。

他用手用力地捏住趙雪的右乳,用他的指甲掐著她的乳頭,女孩的右邊乳房上馬上留下了幾條淤痕,乳頭也被他的指甲劃破了,鮮血流了出來,趙雪疼得大聲叫起來。而那個男人卻依然淫笑著,說:“這就受不了了?更疼的還在後面呢。”然後他又看著趙雪流血的右乳頭,說:“呵呵,下面還沒流血,這裡就先流血了。好,讓你左右對稱。”說完,他由低下頭。用嘴含住趙雪的左乳,先是用舌頭舔她的左邊乳頭,同時,輕輕地用牙齒蹭她的乳房,趙雪哪受得了這樣的挑逗,她低聲呻吟著。

那個男人突然用力地用牙齒咬住她的左乳頭,隨著趙雪的又一聲大叫,她的左邊乳頭也開始流血。那個男人滿足地看著淚流滿面的女孩,用刀割開了她的裙子,又開始用刀割她的內褲。

趙雪強忍疼痛、拼命地哀求著:“放過我吧,求求你放過我吧。”因為她知道,如果內褲也被扯掉,她就會將毫無疑問地失去貞操,而且還會遭到這些男人的輪暴。那個男人故意割得很慢,享受著趙雪的無助和絕望。終于,他把趙雪的內褲也割開,從她的雙腿上扯了下來。

那個男人興奮地脫掉衣褲,對趙雪說:“小女孩,對你的處女膜說再見吧。”他粗暴地把又粗又長的陰莖插進了趙雪的陰道,處女膜被撕裂的痛楚使趙雪慘叫起來,處女血也從陰道裡流了出來。聽著趙雪的慘叫聲和呻吟聲,那個男人得意地享受著她白璧無瑕的身體,他的陰莖在趙雪的陰道裡肆意發泄著,一直到20分鍾以後,那個男人才把他骯髒的精液射進了趙雪的子宮。

糟蹋了她的處女身以後,那個男人離開了趙雪的身體,但是,另一個強壯的男人馬上就撲向了這個被折磨得動彈不得的女孩,他的陰莖馬上插進了趙雪還在流血的陰道,再一次強暴了她。那些男人淩辱了整整她兩天兩夜,輪奸了她幾十次,他們還用肛奸、口交、乳奸等各種手段淩辱、奸汙趙雪。同時,那些男人把趙雪被強奸以後的慘狀拍了下來,特別是給她被折磨得紅腫、流血的陰唇、陰道以及她被捏得遍布淤青的雙乳還拍了特寫。那些男人泄欲以後,趙雪由于遭到了多次粗暴的強奸,下身已經完全不能移動了,只是覺得象散架一樣地疼,陰戶和肛門裡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整張床單。

一個男人對趙雪說:“如果我們把這些照片和錄象帶在學校裡賣給你的同學,你想想看,你是不是就會成為全校的名人,所有男生都會想跟你上床的,哈哈哈。”“不!不!不!不要啊!”趙雪痛苦地慘叫起來。“那也行,只要你答應做妓女賣淫,給我們掙錢,那我們就幫你保密,怎麽樣?”“那……好吧。”可憐的趙雪只能含著眼淚答應了。

于是,她就和曲櫻一樣,被那些男人囚禁了起來,白天,她就是這些男人的泄欲機器,晚上,她要換上那些男人提供的“制服”:上身是鏤空得近乎透明的胸圍,下身是短得幾乎遮不住陰戶和臀部的短裙,裡面不能穿任何內衣褲。趙雪每天晚上都在地下紅燈區徘徊、接客,承受著一個又一個陌生男人的變態折磨,有時,遇上性能力強的嫖客,一連要乾她5 、6 次,幾乎把她乾得奄奄一息。有一次,有四個男人包了她一夜,足足乾了她18次,弄得她整整3 天不能走路。趙雪只能在這人間地獄中煎熬著。

另一個女孩—同樣是18歲的魏姝在當地的一所高中上學,同時在一家網球場兼職做陪練,由于一直運動,她的身材很好,那些男人有一次去那家網球場打網球,他們注意上了魏姝。于是,在一次魏姝騎車去網球場的途中,他們事先埋伏在她的必經之路上,然後象綁架趙雪一樣,把魏姝連人帶車撲倒在地,魏姝拼命地掙扎著,那些男人用蘸著乙醚的布蒙住她的口鼻,迷昏了她,把她帶到了他們的老巢。這些男人把魏姝放在地上,然後就迫不及待地撕扯她的衣裙,她的運動衫很快就被撕破了,那些男人看見了魏姝黑色的運動內衣包裹著她白皙的雙乳,使她的乳房顯得更加豐滿撩人,同時他們還聞到魏姝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淡淡的體香,這使得這些男人更加性慾亢奮。他們又馬上扯掉了魏姝的運動內衣,她誘人的雙乳裸露在這些色狼的眼前,少女挺拔的雙乳微微顫動著,就象是兩塊美玉一樣。那些男人都忍不住用手捏、摸著她的雙乳,她的乳房上馬上就留下了許多縱橫交錯的淤痕。

然後他們又撕爛了魏姝的網球裙,把她的內褲也扯到了她的腳踝上,這時,魏姝的身體上最神秘的部分—她的陰戶也已經裸露在這些男人的面前了,一個男人咽著口水蹲下身來,微微分開魏姝的雙腿,然後撥開她的陰毛,輕輕地掰開她的陰唇,向她的陰道裡看。“哈哈哈,太棒了,這個小妞果然還是個雛,還沒有男人碰過她。哈哈,俺們又可以玩個處女啦。”這個男人看到了魏姝陰道裡面的那一片粉紅色的薄膜,興奮地向他的同夥們宣布。

那些男人歡呼起來,他們都已經被她性感的胴體引得欲火焚身,他們一湧而上,一個個都開始搶著脫衣褲,搶著要第一個占有這個貞潔的女孩。他們各不相讓,開始互相爭執起來。

他們的頭頭看見局面不對,大喊一聲:“大家住手!”這些色狼們才停下來。他們的頭頭說:“不就是一個處女嗎?以後,有的是處女可以讓我們享用,有的是處女可以隨我們想怎麽操就怎麽操,乾什麽要打起來呢?我有一個辦法,我們把這個婊子綁起來,然後每人輪流用手指摳她的下身,每個人摳1 分鍾,不過不準摳破她的處女膜。看誰把她摳醒,誰就可以第一個乾她,怎麽樣?”

那些男人們都接受了這個方法。于是,他們用繩子把魏姝的上身捆綁起來,把她的雙手捆在背後,墊在她的臀部下面。然後,他們都脫光衣褲,按照抓阄的順序開始在魏姝的嬌軀前排起了隊,開始一個個輪流用手指猥褻她。魏姝昏迷得很深,一開始,那些男人摳她的陰戶時,魏姝連一點反應也沒有。直到第16個人的手指伸進她的陰道裡時,她才恢複了一些意識,她發出了非常輕的呻吟聲,陰道也開始微微地蠕動,但是她仍然緊閉雙眼,沒有醒過來。那些男人發現了魏姝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更加興奮地期待著自己可以幸運地占有她的處女身。直到第24個人把中指和食指插進魏姝的陰道裡,開始摳挖時,這種劇烈的刺激才使她呻吟著醒了過來。

魏姝醒來時,發現自己被捆綁著,躺在地上,胸罩和上衣已經被撕破了,誘人的雙乳已經裸露了出來,裙子也已經被扯破,內褲被拉到腳踝上,身體上幾乎一絲不挂。而且有個男人正在用手指猥褻她的陰戶,下身傳來的一陣陣奇異的感覺使得魏姝不由自主地大聲呻吟著,同時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那個男人發現魏姝醒了過來,把手指抽出來,然後興奮地說:“哈哈哈,太爽了,我是第一個。哈哈,我是第一個操她的人!”

魏姝剛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她剛要掙扎,那個男人已經按住她的雙腿,把她腳踝上的內褲也扯了下來。接著,魏姝的雙腿就被人用力向兩邊分開,而且腳踝馬上就被用繩子綁在什麽東西上面,她的雙腿只能保持張開的姿勢,也和她的雙手一樣動彈不得。

那個男人看著還在掙扎的女孩,淫笑著說:“寶貝,不要亂動了,沒用的,你那麽漂亮,那麽性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會在夢裡夢到你呢。”他指了指旁邊架著的幾架攝像機,繼續說:“我們會給你拍個電影,女主角是你,而男主角就是我”他指了指他身後那些已經急不可耐的男人們,“還有他們。我們會讓你體會到女人的真正快樂。哈哈哈。”

魏姝已經嚇得魂飛魄散。那個男人馬上撲了上去,壓在魏姝的身體上,他碩大的陰莖用力地插進了魏姝的嬌嫩的陰戶,頂破了她的處女膜,隨著魏姝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她的下身湧出了鮮血,這標志著她已經不再是處女了。由于魏姝的雙手墊高了她自己的臀部和陰戶,那個男人的陰莖的插入角度使得他抽插起來很舒服,他得意地折磨著可憐的女孩,他的陰莖在魏姝緊窄的陰道中的每一次抽插都使得她發出慘叫聲和呻吟聲,他的雙手也不遺余力地猥褻著魏姝的身體,尤其是她挺拔的雙乳,她的雙乳被他用力地捏、擰,幾乎都變了形。那個男人糟蹋了魏姝半個小時,才把精液射在了她的子宮裡。

然後,那個男人剛剛滿足地離開魏姝的身體,其他那些已經等不及了的男人們就一湧而上,開始慘無人道地輪奸她。可憐的小女孩就象一只小羊羔一樣,慘叫著任由這些禽獸的擺布,他們用各種手段和各種體位強暴她,從前面、從後面……口交、乳奸、肛奸……魏姝被他們輪奸了足足2 天2 夜,被折磨得昏迷了十幾次,又被折磨得蘇醒過來。

這一切,都被牆角架著的一台攝像機拍了下來。最後,這些男人們每一個都在魏姝身上滿足地發泄了獸欲,地上和魏姝的身上到處都是魏姝的鮮血和那些男人的精液的混合物。魏姝昏死地倒在地上,她的陰戶、雙乳都被強暴和折磨弄得紅腫了,她的嘴角有兩條精液流過留下的痕跡,臉上也到處沾著精液。那個帶頭的男人說:“用水把她弄醒。”于是,他們用一桶冷水潑在魏姝的身上,把她澆醒了。

魏姝忍著身體上的痛苦,擡起頭來,那些男人淫笑著圍在她身邊,正在傳閱著拍下來的一些照片。他們把照片扔到魏姝面前,那上面拍的都是魏姝赤裸的身體和她被強暴、輪奸的悲慘情景。魏姝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屈辱,痛哭起來。

一個男人蹲下身來,對魏姝說:“小寶貝,你的身體可真是銷魂啊。我們的電影也拍得很精彩。要不要欣賞一下?”于是,他們打開了一台電視,屏幕上馬上出現了魏姝失身時的情景和她被兩個男人同時口奸和肛奸的情景。“不!不!不要再放了!”魏姝痛苦地大喊起來。那個男人繼續對她說:“如果我們把這些照片和錄像帶寄到你的家裡和學校裡,你看會怎麽樣呢?哈哈哈!”

“不要,求求你們了,我給你們錢。什麽條件我都答應。”魏姝哀求他們。“好,只要你願意做妓女,接客為我們賺錢。我們就不把這些東西公開,怎麽樣?”那個男人得意地淫笑著,威脅魏姝。魏姝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屈服于這些男人的逼迫,也成了妓女。她和曲櫻、趙雪一樣,每天晚上都被迫在紅燈區接客。幾乎每天夜裡她都會被不同的男人玩弄、發泄。有時一夜之中,她就會被十幾個男人強暴,而且經常幾個男人一擁而上,同時輪奸她,而肛交、口交、捆綁等性虐待的花樣也只是家常便飯,魏姝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她過著無比悲慘的生活。

在這座城市的另外一所高中裡,有兩個18歲女學生,她們的中文名字分別叫楚冰和沈雲。她們都是當地人和委內瑞拉人結婚生下的混血兒,所以長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是一對校花,學校裡幾乎所有的男生都為她們兩個而著迷。她們兩個是一對好朋友,一起從委內瑞拉回到故鄉來上學,在同一個班上學。由于學校地處偏僻,離市區太遠,她們還一起在學校附近合租了一間平房。

但是不幸的是,她們的房東的侄子就是那些色狼中的一個成員,有一次,這個侄子到房東這裡來玩的時候,正好看到楚冰和沈雲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這個色狼馬上就被她們吸引了。于是,他聯絡了他的同夥們,準備找個機會對這兩個女孩下手,這個男人也更加頻繁地往他的叔叔—也就是楚冰和沈雲的房東家裡跑,以尋找機會下手,很快,他已經和楚冰、沈雲混得很熟了,而且從她們的體檢卡上知道了他們兩個還都是處女。而楚冰和沈雲還蒙在鼓裡。

很快,暑假到了,而他的叔叔因為心髒病,晚上就要住院了,那個男人這天又到楚冰和沈雲的住處去送他的叔叔去醫院,他的叔叔對他說:“小哲,叔叔明天要住院了,這裡的房子和這兩個女孩你就照顧一下吧。”

那個男人心中一陣狂喜,他知道機會來了。這時,楚冰走了過來,對房東說:“大叔,明天我要和一些同學到附近的另一座城市去旅遊,明天晚上就回來,沈雲身體不好,她留在家裡,你不用擔心,小哲哥哥會照顧沈雲的。”

那個男人馬上說:“是的是的,我和我的朋友會照顧沈雲和楚冰的。”他心裡想:“好啊,明天我就來好好照顧照顧你們。”

第二天早上,沈雲早上起床,穿著睡衣從牛奶箱裡拿了她訂的牛奶,準備放進微波爐裡加熱吃早飯。這時,那個男人來了,他關心地對沈雲說:“來,我來幫你弄吧,你先去弄面包吧。”說著,他接過了沈雲手裡的牛奶,幫她把牛奶倒在杯子裡。

沈雲感激地說:“謝謝小哲哥哥。”然後就轉身去拿面包了。那個男人乘沈雲沒有看見,悄悄地把一片藥放進牛奶裡,然後再把牛奶放在微波爐裡加熱。加熱以後,那個男人把杯子拿出來,遞給沈雲。然後他看著沈雲把牛奶喝光了。

只過了幾分鍾,沈雲就覺得突然頭暈目眩,她對那個男人說:“小哲哥哥,我有點頭暈。可能是病還沒好。”

那個男人心中暗喜,知道是藥力發作了。他裝作關心地對沈雲說:“那趕快躺在床上睡一會兒吧。”沈雲聽話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到了床上。她馬上就睡著了,睡得不省人事。

那個男人輕輕地叫著沈雲的名字:“沈雲,沈雲。”他的聲音越來越大,直到他確認沈雲已經被藥力麻醉,怎麽也不會驚醒她時,他的臉上露出了淫笑。

他打開了房門,早就在門外等候的他的8 個同夥馬上走了進來,他們來到沈雲的房間,看著這幅美女春睡圖,他們贊歎不已:“真是漂亮啊。”“是啊,到底是混血兒啊。”

沈雲只穿著睡衣側臥著,她的玉臂、玉腿都裸露在外面,而豐滿的乳房也是若隱若現。這些色狼馬上就開始作惡,為了防止驚醒沈雲,他們小心翼翼地把沈雲的身體翻過來,割斷她的睡衣的帶子,把她的睡衣割開,從她的身體上扯了下來。沈雲只穿著內衣的胴體更是無比誘人,這些男人只能強忍著自己勃發的性慾,繼續小心翼翼地割開她的胸罩和把她的內褲慢慢地往下扯。馬上,沈雲就已經一絲不挂了。

這些男人又把沈雲的手腕分別用鐵鏈綁在床頭的兩個角上,接著,他們又把沈雲的腳踝分別用鐵鏈綁在床尾的兩個角上。同時,他們在床邊上又架起了一架攝像機。等一切都安排好了,房東的侄子拿出一瓶噴霧劑,剛要朝著沈雲噴,又拿起被扔在地上的沈雲的內褲,惡作劇般的塞進了沈雲的嘴裡,然後才朝著沈雲噴了一下。

沈雲從昏迷中慢慢醒過來,由于藥物的影響她還有一些頭疼。她吃力地睜開眼,看見那些男人站在她的身邊,淫笑著看著她,她嚇了一跳。然後她就發現自己已經一絲不挂,而且被綁著,嘴裡還塞著一塊布,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那些男人發現沈雲醒了過來,便開始淫笑著走向她。另一個男人用攝像機開始朝著沈雲的身體拍攝。沈雲害怕地四處張望,卻看見了房東的侄子,她“唔唔”地向他求助。卻看見他迅速地脫下了衣褲,露出了他雙腿之間那個高高勃起的醜陋的東西。沈雲終于明白了他的意圖,她拼命地掙扎著,但是她的四肢都被用鐵鏈捆綁著,根本掙不脫,只是發出“叮叮當當”的金屬聲。而她身體曲線的起伏和雙乳的跳動卻更加使那些男人性慾亢奮。

房東的侄子用力按住沈雲的腰肢,然後他坐在沈雲的身上,他用他的雙手在沈雲的身體上上下摩挲著,特別是她的乳房和她的陰戶,他用力地把她的雙乳輪流壓扁,又用手指一根一根地拔掉了沈雲的十幾根陰毛,聽著沈雲發出的“唔唔”的呻吟聲。他的性慾越來越亢奮了。他的身體壓到了沈雲白皙的胴體上,他強壯的胸肌壓迫著沈雲的乳房。

然後,他看著沈雲美麗的臉龐,說:“我最喜歡聽女孩子的慘叫聲,特別是處女被開苞時的那種慘叫聲,哈哈哈哈。”說完,他把沈雲嘴裡的內褲拉了出來,又馬上把他已經勃起、充血的陰莖插進了沈雲柔嫩的陰戶,劇烈疼痛使沈雲大聲慘叫。但是沈雲的陰道非常緊窄,緊緊地包裹著那個男人的陰莖,那個男人沒能刺穿她的處女膜,他說:“呦,真的是個小處女,居然這麽緊,好,看我怎麽推進去,戳穿你的子宮,哈哈哈哈。”

他陰莖的推進受到很大的阻力,他就更加用力地把他的陰莖向著沈雲的陰道深處推進,而邊上的男人們都在鼓掌叫好,給他助威。他的每次推進都給沈雲帶來非常大的痛苦,每次他推進一點,沈雲就要發出哀鳴甚至是慘叫,那個男人在推進了十幾次以後,終于刺穿了沈雲的處女膜。

隨著沈雲羞辱的又一聲慘叫,失貞的鮮血從沈雲的陰道裡噴湧而出,這也成了那個男人陰莖的潤滑劑,那個男人在沈雲身上發泄了很長時間,把她的身體弄得象散了架一樣,最後終于發泄了他的獸欲。而沈雲被強暴失貞的經過也被拍了下來。

那個男人剛離開沈雲的身體,另一個男人便又撲了上來,他的陰莖比房東的侄子更加粗壯。而沈雲雖然剛剛遭到了強奸,失去了處女身,但是她的陰道仍然非常緊窄,這樣粗壯的陰莖也一樣無法順暢地進入她的身體,那個男人比房東的侄子也要更加孔武有力,他更加用力地將自己的陰莖向她的陰道裡推進。沈雲也又一次遭到了更加痛苦的折磨。這個男人同樣地在她身上發泄了很久,沈雲差點被弄得昏過去。

另一個男人說:“嗯,這個女人的下身看來需要做做手術,不然的話,搞她的時候會很累的。”說完,他就把一根橡膠棒用力插進了沈雲的陰道裡,然後開始調節,隨著他的調節,沈雲感覺到那根橡膠棒在漸漸地膨脹開來,很快,她就覺得下身疼得不得了。而那個男人解開了沈雲的手腳的束縛,把她翻過身來,然後再重新綁好,其實,這時,沈雲已經被糟蹋得根本無力反抗了。

那個男人說:“你的前面已經在做手術了,現在我來親自給你的後面的洞也做個手術。”說完,他帶上了一個帶有橡膠突起的特制避孕套,撲向了沈雲的身體。他的陰莖帶著避孕套一起插進了沈雲的肛門裡,陰道裡的膨脹和肛門被撕裂的雙重痛苦使沈雲活活地疼暈了過去。那個男人在她身上發泄了大概20分鍾才得到了發泄,離開了她的身體。沈雲再一次疼得醒來時,她身上已經沒有一點點力氣了,而她手腳上的鐵鏈也已經都被解開了。有一個男人壓在她的身上,正在凶狠地強暴著她。沈雲支持了一會兒,就被他的陰莖又弄得昏了過去。

就這樣,一會兒醒過來,一會兒被奸得昏過去,一會兒又被折磨得醒過來。最後一次醒過來時,沒有人壓在沈雲的身上,她看見牆上的鍾,已經是晚上6 點了,也就是說,她已經被這些禽獸折騰了7 個多小時。沈雲已經被他們輪奸了幾十次,她覺得渾身上下疼得象散了架一樣,身上黏糊糊的,沾著很多精液,她的陰道都已經被他們弄得松了,嘴裡還有一股怪味道。

而房間裡的男人已經多了許多,現在有21個了。那些男人正在一邊看他們剛剛錄下來的錄象,沈雲看見自己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任由這些禽獸蹂躏的樣子,看到一個男人把快要射精的陰莖插進昏迷不醒的她的嘴裡,然後在那裡面射精,她的眼淚馬上流了下來。

而那些男人卻喝著啤酒,拍手叫好,還互相品評彼此在強暴沈雲的時候的表現:“你怎麽那麽沒用,這麽兩下就射了?人家小姑娘還沒讓你插夠呢。”“你也不比我好多少,你不也是25分鍾就射了?小姑娘還要呢。”“好,有種的話,我們等一會兒再乾她,看看誰時間長。”“好!”這時,沈雲的手機響了起來,一個男人馬上抓起來看了看,說:“哦,短消息。哈哈哈,是另外那個小美人發的,她馬上就回來了。”那些男人馬上歡呼,然後他們開始準備。他們把沈雲重新綁在床上,用內褲塞住她的嘴。

過了一會兒,就響起了楚冰用鑰匙開門的聲音。房東的侄子和另外一個男人穿好了衣褲迎上前去,房東的侄子向楚冰介紹:“這是我的朋友。”

楚冰笑了笑,問房東的侄子:“沈雲呢?”

“哦,她還是不舒服,在房間裡休息。”

“哦。”楚冰回答。

這時,乘著楚冰在和房東的侄子說話,另一個男人用一塊蘸著乙醚的布從背後蒙住了她的口鼻,楚冰馬上就昏了過去。

“好了,搞定了。”那個男人朝著沈雲的房間裡喊道。

10個男人魚貫而出,他們淫笑著把楚冰拖到沈雲的房間裡,對沈雲說:“好啦,你的朋友也要被我們操啦。哈哈哈,我們呆會兒告訴你,是你棒還是她比較棒,哈哈哈。”

他們把楚冰拖進了楚冰自己的房間裡,把房門反鎖。然後,他們把楚冰的衣裙全都撕扯下來,把她也脫得一絲不挂,然後把她用和沈雲一樣的姿勢綁在床上,架起了另一架攝像機。然後,他們欣賞著她的裸體,楚冰的身體和沈雲的身體在性感程度上不相上下,雖然楚冰的乳房不如沈雲豐滿,但是楚冰的腰肢卻比沈雲要更加纖細,腿也比沈雲更長。

楚冰慢慢地醒來了,房東的侄子脫下衣褲,走了過去:“呵呵,楚冰妹妹,我早就想跟你好好地玩玩了,來吧,來,看。”他指著自己的陰莖,“你看,我多想得到你啊,來吧。”

“不!不!你這個畜生!”楚冰雖然拼命掙扎,但是卻根本無法逃脫厄運,房東的侄子撲向她,開始同樣粗暴地猥褻她的身體,楚冰雖然厭惡他,但是身體的反應卻很強,她開始呻吟。房東的侄子發現了這一點,他開始更加放肆地侵犯她的性敏感區,同時,他碩大的陰莖也插進了楚冰的陰道裡,強奸了這個小女孩,奪走了她珍守的貞操。

楚冰雖然痛苦,但是她的身體要比沈雲敏感得多,她居然在被強奸時達到了性高潮,居然開始迎合強奸她的男人。房東的侄子興奮地在她的肉體上發泄著自己的獸欲,同時,不停地在楚冰的耳邊用汙言穢語刺激她:“小婊子,沒想到你竟然這麽蕩,好啊,來啊,我搞死你。”

而楚冰雖然也是羞恥萬分,但是她的身體卻仍然反應強烈。房東的侄子在她身上射了兩次精,足足搞了有一個多小時,才離開了她的身體。然後,楚冰也被其他這些已經欲火焚身的男人輪奸,他們同樣花樣百出地肛奸她、乳奸她,口奸她。楚冰無奈的掙扎和她羞辱地遭受強暴的經過也被拍了下來。

與此同時,沈雲正在她自己的房間裡被另外一些男人糟蹋得死去活來。沈雲和楚冰就此成為了這些男人的玩物,他們輪流強暴她們,還肛奸她們,逼迫她們口交,甚至對她們進行性虐待。

沈雲和楚冰被他們足足輪奸了1 個星期,然後這些男人把已經動彈不得、遍體鱗傷的沈雲架到了楚冰的房間裡,沈雲看見楚冰躺在床上,她的雙腿張開著,雙腿間站著一個男人,那個男人的陰莖正插在楚冰的陰道裡,正在強奸她,同時另一個壯漢騎在楚冰的身上,他的雙手正抓著楚冰的雙乳,擠出一條乳溝,他又把自己的陰莖插進她的乳溝裡,然後抽插著陰莖,楚冰就這樣一邊被從陰道強奸著,一邊被乳奸著。而楚冰已經被刺激得非常興奮,雖然她心裡知道自己正在羞恥地被輪奸,但是她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作出了高潮的反應。

架著沈雲的幾個男人中有一個看著這樣香豔的情景,被撩撥得欲火高漲,他把沈雲推到床邊,讓她用雙手撐住床,臀部自然高高地翹了起來,那個男人從後面把陰莖插進了沈雲已經飽受蹂躏的陰道裡,他對沈雲說:“好,看看你們這兩個混血女孩誰能讓男人先射出來。”

然後他就開始再一次強暴她。沈雲和楚冰的呻吟聲使那些男人都淫笑了起來。楚冰身上的那兩個男人幾乎同時射出了精液,乳奸楚冰的那個男人把精液都射到了楚冰的臉上。很快,強奸沈雲的那個男人也在沈雲的身體裡射精了。

那些男人們滿足地放開了這兩個女孩,然後,他們把他們拍攝的這兩個女孩被輪奸、虐待的錄像和裸照給楚冰和沈雲看,對她們說:“如果我們把這些照片拿到你們的學校裡,那你們可就不止是校花了,還是校妓。哈哈哈。”

“不要!不要!”女孩們哀求著。

“那這樣,你們去做妓女,給我們掙錢,否則……”走投無路的沈雲和楚冰只能向他們屈服了,她們也象曲櫻、趙雪、魏姝還有許多其他女孩一樣,成了人盡可夫的妓女、成了這些男人的泄欲工具和搖錢樹。

雖然大多數時候,這些男人總能成功地逼良為娼,但是他們也有失手的時候。在當地的一家醫院裡有一個名叫蔡瑜的漂亮護士,她剛從護士學校畢業,才18歲,有一張甜美的臉和一付小巧玲珑、非常迷人的身材。那些男人中的一個在這家醫院住院時看見了蔡瑜,于是就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他假稱自己想要追求蔡瑜,用錢買通了護士長,從她那裡拿到了蔡瑜的值日時間表。

在一個周五晚上,正是蔡瑜值班。她正坐在辦公桌前看一本言情小說,忽然聽見有人敲值班室的門:“救命啊,救命啊,出車禍了,救人啊!”

蔡瑜馬上放下小說,打開門,只看見一個男人扶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

那個男人說:“剛才出了車禍,他被車撞了,您快救救他吧。”

蔡瑜忙說:“把他先放在椅子上吧,我這就打電話給值班醫生。”說完,她就轉過頭去,想要去打電話。

突然,背後伸過來一只手,用一塊布捂住她的臉,蔡瑜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就什麽也不知道了。等蔡瑜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在另外一間房子裡,她身上仍然穿著護士服,躺在一張床上,手腳都被分開,而且被用繩子捆綁著。

“你醒了?”蔡瑜回過頭去,看見了那個扶著人來求助的男人,還有另外兩個男人,站在床邊。

“你們是誰?想要乾什麽?”蔡瑜害怕地問。

“我們?哈哈哈”那個男人淫笑著,“我們都是色狼,至于想要乾什麽?你應該知道的啊?哈哈哈。”

“啊!你們想要……不!不要!我才18歲,還沒談過戀愛呢,求求你們了。”蔡瑜明白了他們的可怕企圖,可憐地哀求著。

“哦?那就是說,你還是處女咯?好,太好了。”那個男人更加興奮了,還轉過去對他身後的那兩個男人說,“我就說她還是處女吧?哈哈哈。”那兩個男人也很興奮。那個男人又轉向蔡瑜:“小護士,你跑不掉的,既然你沒有談過戀愛,那麽,我們今天就讓你嘗嘗男人的味道。我們會好好地玩你的,絕對會讓你爽個夠。”

“不!不!救命啊!”絕望的蔡瑜大聲喊叫起來。

那個男人淫笑著看著他:“你喊吧,這裡是郊區,我的別墅,附近絕對沒有人的。喊破喉嚨也沒用的。”說完,他就撲了上來,開始撕扯蔡瑜身上的護士服。蔡瑜雖然拼命反抗,但是卻一點用都沒有,她的護士服被撕成了碎布。蔡瑜的身上只剩下了胸罩、內褲和她頭上的護士帽。

“啊,太棒了,太美了,”那個男人看著蔡瑜的身體,說:“你的身材真好。你知道嗎?按照規矩,我們抓來的女孩要送回總部的,但是你實在是太美了,我舍不得失去這個給你開苞的機會。來吧,讓我先來好好地享受一下吧。”

他開始撕扯蔡瑜身上僅剩的內衣褲,蔡瑜馬上就一絲不挂了,她的肌膚緊而有彈性,閃亮著青春的色澤。雙乳豐滿而又堅挺,高高地聳立在她的胸前,雙腿之間的陰戶覆蓋著一層薄薄的陰毛,若隱若現,無比誘人。那個男人看著蔡瑜這樣誘人的魔鬼身材,一邊不停地咽著口水,一邊脫著自己的衣褲。而另外兩個男人也一左一右站在兩旁,一個拿著攝像機,一個拿著照相機,給蔡瑜拍著裸照。那個男人這時已經忍耐不住,他猛地撲向蔡瑜,他的雙手抓住了女孩的乳房,蔡瑜又痛苦又羞澀地呻吟起來。那個男人用力地又搓又揉,蔡瑜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劇烈。

那個男人一邊折磨蔡瑜的雙乳,一邊對她說:“小姑娘,你的奶子還真是棒啊,又大又挺,你如果嫁人,你老公可真要爽翻掉。以後生了孩子,也不怕沒有奶水,你老公到時候也能分一點你的奶來喝,對健康很有好處的。”蔡瑜被他羞辱得不知道怎樣才好。那個男人把蔡瑜的雙乳都捏得變形了,他才放開手。然後,他坐起身來,用手抓著自己已經勃起的陰莖,給蔡瑜看,“你看,這個你認識嗎?哈哈。”蔡瑜羞得不敢看。“這個叫小弟弟,不過現在它已經是大哥哥了。”

那個男人淫笑著說。然後,他撥開蔡瑜的陰毛,用手指沿著她的陰戶上的那一條肉縫上下移動著,使蔡瑜不自覺地發出呻吟聲,他問蔡瑜:“這個,是什麽你知道嗎?”蔡瑜緊咬著牙關,不發出呻吟聲。“這個是小妹妹,現在,我的大哥哥馬上就要去看你的小妹妹了。你準備好了嗎?”那個男人淫笑著看著蔡瑜。

“不!不要!”蔡瑜聽說他要強奸自己,馬上哀求他。“不讓大哥哥看你的小妹妹,小妹妹怎麽知道大哥哥多厲害呢?”

說著,那個男人把自己的陰莖強行插進了蔡瑜那剛剛成熟的陰道裡,那些男人都聽見輕微的一聲“啪”的聲音,馬上,蔡瑜就慘叫起來,她的陰道裡也流出了鮮血。他們知道這是女孩的處女膜破裂的聲音,這聲音和她的陰道裡流出來的鮮血一樣,標志著蔡瑜已經失去了她的童貞。那個男人在這個小女孩的陰道裡用力抽插著,蔡瑜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他的陰莖,而處女膜撕裂的鮮血成了潤滑劑,使他的感覺非常好。他的雙手不遺余力地揉搓著蔡瑜的雙乳,蔡瑜被這樣折磨得再也忍不住呻吟起來,而她的呻吟聲使那個男人更加興奮不已。那個男人在蔡瑜的陰道裡抽插了40多分鍾,才把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

他的同夥把這經過拍了下來。那個男人拔出了陰莖,在蔡瑜的耳邊對她說:“小寶貝,你可真是性感啊。”然後,他站起身來,接過了一旁的一個男人手裡的照相機,對那個男人說:“輪到你了,上吧,好好玩玩她。”“不!不要!”蔡瑜已經被糟蹋得沒有力氣了,哀求聲輕得誰也聽不見。那個男人興奮地脫掉衣褲,騎到了蔡瑜身上,就坐在她堅挺的雙乳上,然後,他把他那令人作嘔的陰莖伸到蔡瑜面前,對蔡瑜說:“你已經不是處女了,但是你的嘴還沒有被人玩過,來,給我口交。”沒想到蔡瑜咬牙切齒地說:“畜生,你要是敢把這個東西伸進我的嘴裡,我就咬掉它。”那些男人沒想到蔡瑜的性格這樣剛烈,楞了一楞。

但是,他馬上拿出了一個性虐待工具—口交球帶,那是一根黑色的帶子,中間有個球,那個男人馬上把這條帶子系在蔡瑜的嘴上,讓蔡瑜咬住中間那個橡皮球。

那個橡皮球中間有個洞,那個男人把陰莖插進了這個洞裡,然後長驅直如地插進了蔡瑜的嘴裡,蔡瑜用力地咬,但是橡皮球根本咬不動,那個男人的陰莖很順暢地填滿了她的嘴,噎住了她的喉嚨,幾乎使她喘不過氣來。蔡瑜的舌頭無法躲避,舔在那男人的陰莖上,象是在給他作潤滑,她又溫暖又軟又濕的粉舌使這個男人非常舒服,他得意地在蔡瑜的嘴裡抽插起來,很快,他在蔡瑜的嘴裡射了精,由于嘴被堵著,除了一部分精液從蔡瑜的嘴角溢了出來,其余的大部分精液,蔡瑜都無奈地咽了下去。受到這樣的羞辱的蔡瑜痛哭起來。這個男人也得意地離開了蔡瑜的身體。他接過了另外一個男人手裡的攝像機,說:“輪到你了,這個女孩很爽,好好享受吧。”

第三個男人淫笑著看著已經被弄得花容失色的蔡瑜,說:“我不習慣吃剩飯的,我要玩她身上另外一個沒有被人玩過的洞。”另外兩個男人心領神會,把已經無力反抗的蔡瑜翻了過來,重新把她的四肢綁好。那個男人淫笑著脫掉了衣褲,從背後撲向蔡瑜,他在蔡瑜的耳邊說:“寶貝,準備好再失一回身吧,會很疼的,哈哈。”說完,他就把戴著浮點避孕套的陰莖插進了蔡瑜的肛門,女孩發出一聲慘叫,疼暈了過去,她的肛門也迸出了鮮血,那個男人卻興奮地在她的肛門裡抽插起來,直到射出了精液。

蔡瑜緩緩醒來時,第一個強奸她的男人又一次壓在了她的背上,也在肛奸她,劇烈的疼痛使蔡瑜馬上又暈了過去。再一次醒來時,蔡瑜發現自己已經又被翻了個身,全身上下疼的不得了,根本動彈不得。而那些男人正在一邊看他們拍下的錄象帶。蔡瑜看見那些男人瘋狂地輪奸著已經不省人事的她,他們在她身上拼命發泄著他們的獸欲和精液。那些男人看見她醒了,就對她說:“小婊子,你已經被我們操成破鞋了,如果我們把這些錄像和照片公布出去,你肯定嫁不成人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