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長的肉棒在小穴中快速抽弄著,女人被恥辱的擺成「V」字型,雙腿緊緊盤在男人的肩上,兩個肥大的乳房隨著姦淫的動作在胸前亂晃,長髮搭在秀麗的臉龐邊,腦袋無力的搖擺著,小嘴裡發出一陣陣悅耳的吟喔:「用力,插死我,小穴好爽,呃……啊啊,又要洩了」。男人的動作隨著浪叫聲越發加快,火熱的肉棒將陰道旁的嫩肉都操得翻了出來,淫水順著火龍流出穴外,濡濕的陰毛閃閃發光。

「啪,喔……」,一條白線射上了電腦屏幕,擋住了還在做愛的男女,「媽的,又射了,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搞上一次啊」?紀軍啐了一口,他是一家小公司的職員,已經二十初頭,卻還是處男一個,雖然有女朋友,可對方還不願獻身給他。

「算了,去找文姐要點吃的」,文芳是紀軍的鄰居,雖然只有三十一二,可丈夫卻已去世多年,平日紀軍就愛到文姐家中去蹭幾餐飯吃,而文芳也把紀軍當弟弟看待,還給了他房間的鑰匙。

紀軍打開房門走了進去,「咦,怎麼會沒人呢」。突聽「嘩嘩」的水響傳來,原來文芳正在洗澡,往浴室一看,玻璃門上一道婀娜的女性曲線若隱若現,該凸的凸,該凹的凹,紀軍不由嚥了一口口水。「好美啊」,一時色膽興起,躡手躡腳走到浴室外從門縫向裡偷窺,只見一具白嫩的酮體在水中起舞,修長的玉腿,美麗的背脊,更有那一對肥大的奶子,和腿根處那一片帶著水漬的陰毛,中間一條細縫在水流的沖洗下不斷開合,紀軍的呼吸頓時粗了起來。

文芳其實早就知道紀軍開門進來,只是以為他來吃東西(確實如此),所以沒有叫他。可這時卻感到身邊有一道炙熱,帶著肉慾的目光盯著自己。偷偷一瞟,便看見門外一雙賊眼正在窺看自己的裸體,只讓人渾身發熱,腿腳發軟。文芳已經三十多歲了,正是需要肉體滋潤的年紀,可丈夫已死,陰道已有好幾年未曾迎接肉棒的寵幸,整個人都處在找男人的淫蕩和守身的道德交戰中。

這時被紀軍肆無忌憚的看了自己的酮體,淫蕩的思想頓時毀掉了理智,只想和自己視為弟弟的紀軍來場盤腸大戰。不由扭動嬌軀,將雪白的肉體完全呈現在紀軍面前,兩條修長的大腿輕輕摩挲著,將小穴有意無意朝門縫一露,雙手故意在肥嫩的胸部和挺翹的臀部上揉捏,把成熟女人的魅力發揮的淋漓盡致。紀軍在門外偷窺本已面紅耳赤,更受到文芳有意的撩撥,更是慾火焚身,一邊繼續偷窺,一邊抽出早已硬挺的肉棒套動起來。

文芳聽到門後紀軍漸漸變粗的呼吸聲,自己也是淫水直流,溫熱的水流沖在陰唇上,打得小穴酥麻無比。再也忍受不了啦,文芳猛然打開浴室門,故作驚訝的叫了起來,只嚇得紀軍慌忙摀住她的小嘴,胯下懸著的肉棒也貼在文芳的大腿上摩擦。「文姐,是我,我……我對不起」,紀軍已被嚇得手足無措。

文芳故作害怕道,「小紀,你要怎麼樣,快放手」,口裡雖然叫著別人放手,自己的手卻攀上了男人的腰際,大腿夾著肉棒有意無意的搓弄,一雙大奶子抵在男人堅實的胸口上,這番挑情手段豈是血氣方剛的紀軍能抵擋的了的。

「文姐,求求你,讓我……我……幹」,紀軍將文芳推在牆上,一隻手還捂著她的嘴,另一隻手則在背脊和挺翹的屁股間撫摸,「好美,文姐你好美,我要你」,粗漲的肉棒在陰道口亂頂著,卻找不到入口,粗壯的大腿將女人緊抿的雙腿頂了開來,小穴已變得寬鬆潮濕了,一條淫穢的液體懸在肉棒和洞口只見,不能再忍了,文芳體內積蓄了數年的慾火已經徹底點燃,小嘴微啟,將男人的手指含在口中允吸,纖手撫上了那讓自己燥熱的肉棒,引導著塞入小穴中。

「啊,好粗……噢,弟弟,幹我,快用力」,淫蕩的聲音再也壓抑不住,修長的玉腿攀上了男人的腰,屁股隨著操弄用力擺動。「快,你的棒子好粗啊,我早該要了,喔」,已顧不上羞恥,雪白的奶子在男人強壯的胸肌上磨蹭,小穴的肌肉不斷收縮吞吐著中間的陽具。

「姐姐,好爽,幹穴好爽啊」,紀軍的屁股用力挺動著,將自己硬挺的陽物一次次用力插進陰道深處,直覺龜頭被一團火熱的嫩肉包裹著,一張一弛,彷彿有無數張小口在吸允一般,手掌猛地抓住了一個奶子用力揉了起來,嘴含著另一邊的乳頭咬弄著。

「啊,疼」,胸口傳來一陣陣脹痛和男人用力過猛的拉扯感,可小穴中的淫水彷彿更多了。用力夾著肉棒,小腹飛快的挺動。「好爽,幹死我,用力幹啊」,又是重重的一頂,龜頭結結實實的插在子宮上。「啊,我要飛了,好……喔……好棒」,如潮的陰精包住了火燙的肉棒。「唔,我也射了」,交合的男女終於緩緩倒了下來。

「文姐,我……對……」,紀軍摟著虛軟的文芳。「別說了,文姐喜歡被你操,以後你隨時可以來找文姐,好弟弟,你剛才把文姐操得好爽,你滿足嗎?」

「當然,我也幹得好爽,文姐的小穴好緊,好棒」,淫蕩的對話讓剛剛縮小的肉棒又鼓了起來,「好粗,好長,沒想到弟弟你又這麼大的東西,否則我早就找你幹我了」。小手撫上肉棒,抓住陽具上下套動著,雪白的長腿在男人腹部摩擦。

「文姐,我要」,虎臂一展,抱著文芳邁進臥室,雪白的肉體攤在床上,兩腿大張,陰道還不斷分泌著激情的淫液,男人的手指插進了小穴,在陰唇撥弄著,抽插中帶著片片浪水。「好弟弟,快給我,我受不了啦」,手探向男人的肉棒,往自己的小穴裡塞,男人不為所動,手指的抽插卻更加快速。

「說,我是天生淫婦,說啊,說了我就給你」。不行,說了就會永遠受他控制了,可小穴的酥癢讓人難以抵抗,「不要,求你快給我吧」,雙腿早已分開,小腿盤上了男人的虎背,屁股拚命向上扭著,吞吐淫穢的手指。男人突然抽出手指,插進微喘的女人的小嘴,「快說,我是天生淫婦,不然就不肏你」。帶著騷味的液體隨手指的抽送在小嘴裡流過,女人的神智已經不清醒了。

「我……,我是天生淫婦」,小穴又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嘴巴無意識的允吸男人的手指。「大點聲」

「我是天生淫婦」,女人喊了出來,兩手緊緊捉著肉棒。

「我幹死你」,紀軍也忍受不住了,肉棒飛快的在寬鬆的陰道裡抽送,女人美麗的腦袋被刺激的左右晃動,長髮披散在被單上,「我是天生淫婦,好爽,頂到子宮了,啊啊啊」,小嘴裡不斷逸出淫語。紀軍將兩條長腿扛上了肩膀,將潮濕的陰道更加暴露,肉棒瘋狂的抽插著,雙手抓住兩乳拚命揉捏。「操死你,看我用肉棒頂死你」,女人的臀部隨著入屄飛快的挺動。「啊,不行了,我要洩了……」小手突然緊緊抓住了床單,陰道的嫩肉猛力收縮著,將男人射出的白漿吸進小穴中。

「媽的,真爽」,想起昨晚的精彩和今早文芳的口交,坐在辦公室裡的紀軍不由渾身燥熱,肉棒將西褲頂了起來,畢竟第一次就碰上那樣淫蕩的尤物可不簡單啊。

「阿紀,想什麼呢,去吃午飯吧」,小美打斷了紀軍的綺思,她是倚天空客的頭號美女,也是紀軍的女友,穿著得體的套裝,高挺的乳房將衣服頂起,依稀看得見兩個暗紅的乳頭,修長的大腿露在裙外,略窄的套裙將挺翹的臀部曲線顯現出來,美麗的大眼睛正盯著紀軍狐疑的看著。

好美,尚未完全清醒的紀軍抱住不知所措的小美,將高聳的臀部放在電腦桌上,大嘴覆了上去,左手隔著衣衫揉捏挺立的大奶子,右手卻將窄裙捲到腰際,粗壯的大腿將小美抵在桌上無法動彈。「你幹什麼,啊,不要」,小美掙扎著,卻不知何時傲人的雙峰已落在男人手中,陰道也開始分泌出淫液,「這是什麼感覺,好……爽」。

「啪」,清脆一響,紀軍臉上多了五個指印。「我……」少女的矜持讓小美推開了紀軍。「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我女朋友,為什麼不肯讓我碰你」,紀軍憤怒的甩開大門向外走去,「大不了回去找文姐」。

「啊,嗯……啊」,紀軍推開文芳的家門,一陣熟悉的淫喔聲便傳入耳中,「難道這淫婦敢找男人?」

紀軍憤怒的推開房門,卻見文芳正渾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渾身佈滿細汗,靚麗的臉上滿是淫蕩,雙手握著一根長長的電動棒正在抽插自己的陰道。「紀,啊,你回來了,姐姐昨天被你操的好爽,今天你一走我好想你,所以……」,文芳看著紀軍羞澀的說道。「快給姐姐,好嗎?」

尚未排出的慾火讓文芳徹底喪失了理智,抱著紀軍的大腿哀求著,朱唇隔著褲子咬著堅硬起來的肉棒。

「這才是女人」,在小美處熄滅的慾火又燃了起來,紀軍飛快的脫掉褲子,將鼓脹的肉棒狠狠插進了文芳的小洞。「插死你,要你裝清純,淫婦」,身下的文芳彷彿變成了小美,紀軍拚命的抽插肉棒,發洩自己的慾望。

「啊,好爽,小穴好爽,比電棒爽多了」,得到陽具的文芳拚命的挺動著屁股,雙手抓著自己的奶子使勁揉搓,「啊,用力,插死我啊!」

三十如狼,果真不錯啊。

側頭在架上自己肩膀的長腿上舔了一下,又成功引起身下女人的顫抖,紀軍猛地將文芳翻轉過來,命令她趴跪在床上,從背後插了進去,結實的腹肌打在緊湊的屁股肌肉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好爽,用力頂,快……快……噢,用力啊!」

文芳聲嘶力竭的喊著,努力收縮陰唇,夾著男人的肉棒,不肯讓陽具從陰道抽出。「啊,是什麼,啊……」

下方的陰道突然被突開,一個長棒物頂在子宮,與男人的肉棒前後夾著花心頂磨。

「太爽了,我不行了」,瘋狂的搖動屁股,抽動小穴,小手緊緊抓著床單,文芳轉頭向後看去,只見紀軍手持電動棒從陰道前面插了進去,肉棒仍在臀後抽動著,電棒與陽具同時用力頂在陰道的最深處。「啊,不行了,我要飛了」,如潮的快感從體內傳來,子宮已經不能再酥軟了。

「啊……」又一次的前後夾擊,淫水狂湧了出來,陰道的嫩肉死死夾住了兩根棒子,身體有規律的顫抖著,「好爽,我被你操死了,喔,不要……」。陰道的快感又強了起來,原來男人打開了電棒的震動開關,小穴裡的嫩肉還在淫蕩中又一次蠕動起來,紀軍抽出肉棒晃到文芳的臉前,「文姐,給我舔」,粗大的龜頭抵在小嘴上,牽著縷縷精液。

「唔,嘶……嘶」,小嘴被充滿了,火熱的肉棒在口中抽送著,女人已無法抵擋上下同時的姦淫,香舌捲住口中的陽具舔弄著,貝齒也在棒身上輕咬,陰道則緊緊包裹著電棒,隨著震動挺動身體。

「蕩婦,用力舔」,毫不吝惜的扭著女人挺立的奶子,即將爆炸的感覺讓男人鎖著胯下的眸首,在小嘴中瘋狂抽送著肉棒,「唔,啊……」,射了,一條白線飆進了女人的口中,無法容納的液體順著嘴角流下,又是一層收縮,小穴無聲的崩開,再次攀上了高潮。「好爽,好棒」,滿足的眼淚滑落臉旁,感激的舔著沾滿精液的肉棒。

「姐姐,謝謝你,只有才對我好」

「怎麼,和小美吵架了?」

軟軟靠在男人結實的懷裡,纖手在肉棒上撫弄著,「她和我談了三年戀愛,卻總不讓我碰她」

「那是她沒準備好吧,文姐教你這樣……這樣……」

「謝謝文姐」

「只要你經常來陪陪我,我就滿足了」。

「叮叮鈴」

「我是紀軍,哪位?」

「阿紀,是我,我向你道歉」,小美柔柔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嗓子有些沙啞,顯然剛剛哭過。

「你找我幹麼,還想修理我嗎?想裝聖女去找別人吧!」

欲擒故縱,這也是文姐教的招數之一,「我可沒那麼多三年陪你白耗。」

「對不起,是我的錯!」

小美又哭了起來,「我想見你!」

「算了,別哭了,我正在家裡,你還是別來,免得我又想抱你」,果然和文姐說的一樣,紀軍暗喜著。

「不,我馬上就來」,電話掛斷了。

「文姐,你也在啊」,小美怯怯地走進房裡,青春的吊帶上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32D的豪乳被緊繃的上衣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苗條的腰上繫著長僅遮臀的迷你裙。

「小美,我聽小紀說你們吵架了,便來勸勸,年輕人應該好好相處嘛」,文芳將小美拉到一旁交談著,順便給紀軍打了一個眼色。

「啊,用力插,我要你的肉棒,操我……喔,好爽」,屋裡突然充滿了淫蕩的叫床聲。怎麼回事?小美疑惑的聞聲看去,電視裡兩女一男正在糾纏著,男人的肉棒在屏幕上看來是那麼巨大,硬挺的在女人敞開的陰道裡抽動,淫水裹著的陰毛卻被另一女子含在口裡舔吸著。「想不想要啊,文姐也會幫你舔的,紀軍的棒子可比那個還要大呢」,文芳抱住愣住的小美,手從衣襟處伸了進去,在乳頭上畫著圈圈,長腿也擠在小美的腿間,隔著裙子和肉棒摩擦小美的陰道。「嗯,文姐,你……不要啊」,小美呻吟著,嬌軀卻無法擺脫文芳的控制,只能緊抿著雙腿扭動。「小美,小紀他讓文姐又重新嘗到了女人的快樂,你就不想要麼?」

輕輕咬著小美的耳珠,文芳的手指探進了內褲,卻發現內褲裡還有未乾的余漬,「原來小美你剛才爽過啊,是不是想阿紀呢?」

原來小美在辦公室裡被紀軍挑撥後,體內的慾火卻無法宣洩,只有在廁所裡用手指將高潮釋放,可是那被男人強要的淫慾感覺卻讓初嘗情慾的她無法滿足,這才會鼓足勇氣來找紀軍。

「喔,不要,文……阿紀,救我」,手指伸進小穴了,緊緊的抿著雙腿,卻將手指送的更深。

紀軍在旁看著文芳挑逗小美,早就硬起了肉棒,大步走向小美,雙臂一抱,把小美和文芳都摟在懷中,肉棒隔著褲子在小美的屁股上磨蹭著,兩隻手卻在文芳的臀部上游移。「不要,啊,底下流了什麼,啊」,小美叫喊著,陰道裡分泌出許多的浪液,身後的肉棒頂在屁股溝裡,小穴李的手指還在抽弄著淫水,更何況奶子也在文芳的挑弄下越發脹大。是時候了,文芳脫掉外衣,未著內衣的酮體露了出來,胯下的陰毛密密麻麻,沾滿了淫水,纖手一勾,小美的內褲也被脫掉了,臀部一頂,肥大的陰唇緊緊貼在小美的小穴,柔軟的陰毛不斷摩擦著,高聳的奶子也緊壓著小美的玉乳不斷旋磨。

「啊,啊,不……」,怎麼可以這樣,小美掙扎著,可身體卻在文芳的淫弄下放蕩起來,「屁股上是什麼,好燙」,小手摸了過去,「天啊,怎麼會這麼粗?」

驚嚇讓小美忘記收回放在肉棒上的小手。「喔」,本就硬脹的肉棒被小美的冰冷小手一摸,紀軍不由悶哼一聲,忍不住了,猛地扯掉小美肩上的吊帶,高聳的奶子跳了出來,雙掌在文芳和小美兩對肥大的奶子上使勁揉捏。小穴好癢,被文芳玩弄的淫洞酥軟無比,急需什麼東西來填充裡面的空虛,對,就是手中的肉棒。

「我要,把你的棒子給我」,淫慾讓清純的小美拋開了尊嚴。

「你不是裝聖女嗎,現在也要我來插,我偏不給,整死你」,雙手更用力的扭著小美的奶子,肉棒高高翹起,在小穴外面輕輕點弄,卻不肯插入。

「求求你,我不行了,要,啊!」

慘叫聲劃過,緊繃的陰道突然被火辣辣的痛苦所籠罩,「不要,快抽出去,啊啊!」

「插進去了還想不要,我抽死你」,紀軍捉住小美的細腰,臀部用力挺動著,把火熱的肉棒送進了陰道深處。「小美,忍一忍就會快活死你,你看文姐想要還沒有呢」,纖細的手指在自己的小穴抽送著,另一手則用力搓揉著肥大的奶子,腿根的淫水狂洩,文芳嬌喘噓噓的對小美說著。「啊,要高潮了」,手指插得更快。

好像不那麼痛了,還有一點點爽?屁股開始自動前後扭挺,肉棒的活動越來越快,小穴已經變得寬鬆了。

「舒服嗎?」

「嗯?」

女孩的矜持讓小美無法回答,但下身瘋狂的迎合已經說明了一切,「啊,好棒!」

「舒服嗎,說!」

男人突然停止了抽動,「啊,舒服,舒服,快動啊!」

屁股向後用力挺著,奶子上下波動,晃得彷彿要掉下來一般。

「舒服就叫,我要聽你叫」,把女人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用力捏著,胯下的肉棒把陰道頂在牆上前後抽插。

「好爽,用力,我爽死了,啊啊啊!」

屈服了,小美發出淫蕩的嬌啼,穴壁的陰唇卻更緊的夾住肉棒,「插死我啊,我愛大肉棒」,再也不拒絕了,主動抓著奶子,瘋狂扭著身體,花心被肉棒刺穿了,「啊!」

好爽,好美,整個人都要飛了,高潮後的軀體再也無力支撐,緩緩順著肉棒滑了下去。

「真沒用」,扭著奶子,紀軍抽出濕淋淋的肉棒走到文芳身前,提起一條玉腿,從小穴刺了進去,「啊,啊,好弟弟,用力插啊!」

豐富的前期早已讓陰道充滿了浪液,方便肉棒的抽插,「文姐,你的陰道好緊,夾得我好舒服」,把兩條彈性的大腿抗在肩上,狠狠咬了一口,紀軍猛烈的頂在陰唇上。「啊,啊,太爽了,只要你舒服我就爽了,嗯,快點……」,文芳拚命的搖動著肥大的屁股,努力吞吐著肉棒,「不行了,啊,又洩了」,用力抓著男人的肩膀,小穴扭曲著,彷彿要把男人的射精完全吞進體內。

「好棒」,舔著肉棒的穢物,「弟弟你真棒,把我和阿美都操得好爽,你滿足嗎?」

「當然,有你們我就滿足了」,又一次覆上裸女,惹得美人再次狂洩。

第二天再紀軍的辦公室裡,紀軍坐在辦公椅上,小美跪在地上口交,一雙小手緊握著粗大的陰莖緩緩撫摸,不停上下抽動,把赤紅的包皮翻進翻出,露出巨大的龜頭,幾滴乳白色的精液已躍躍欲出。

靈活的小舌在棒身上來回舔弄,肉棒沾滿了唾液,最後小美張口把肉棒吞了進去,模仿陰道的動作允吸陰莖,感到肉棒已經越來越大,裙下的內褲也濕透了。紀軍看著小美在自己的胯下搖擺著,美麗的臉蛋上充滿淫蕩的表情,肉棒被一種溫暖包裹著,「太爽了」,紀軍抱著小美的腦袋,用力往腿根一推,肉棒深深插入小美的喉嚨。「喔……」,嫩嫩的喉管被頂的有點痛,可一股男人的氣味在嘴間發酵,讓腿間的小穴更加潮濕。

「阿紀,幹我,我要……」,吐出肉棒,小臉緊緊靠在上面摩挲,飢渴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紀軍,「怎麼?忍不住了,要插嗎?」

「要,要」

「插哪裡?」

「插……插下面」,被淫慾控制心神的蕩娃什麼話都說得出,主動解開了上衣的紐扣,兩團雪白的乳房被包在紅色的蕾絲胸罩中,分外誘人,短裙也在俏臀的扭動中捲到了大腿根部,露出淫蕩的丁字內褲,浪水已經滲出褲邊沿著大腿滴了出來,內褲正下方顯出一團黑色。

紀軍淫笑一聲,「小淫娃,看我整死你」,猛地一提,將小美拉到自己的大腿上,火熱的肉棒隔著內褲在陰道前抽動,大嘴沿著鎖骨滑到乳房上,喊著乳頭用力允吸,把整個乳暈都擠得散了開來,手指則滑進內褲在小穴口撫摸早已濕透的陰毛。「不要,那裡會濕」,私處被男人掌握,小美只能扭動屁股微微掙扎。

紀軍抽出被沾濕的手指,伸到小美眼前,淫蕩的浪水懸在指頭上發出淫穢的光芒。

「看,這是你流出的,想不想嘗嘗」,好邪惡,可怎麼會如此讓人興奮,順從的把手指含在口裡,浪液流進口中,有點甜!人也有點暈暈沉沉的了。「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用力揉搓奶罩中挺立的乳頭,下身卻用力往上一頂,堅挺的肉棒幾乎要把內褲都頂進小穴裡。

「啊,快幹我啊」,小手胡亂的在男人身上摸著,屁股往下挺動,就這樣隔著丁字褲套弄起肉棒。「真是個小淫娃啊」,命令人扶著大樓的落地窗站好,雙手分開小美白嫩的大腿,把褪下最後一絲遮掩的私處展現在窗下經過的人們面前。「不要,會看到啊」,好刺激,可僅有的一絲矜持讓小美扭動著想抿住雙腿,可就在此時,男人的陽具猛地從後面插進了小穴,「啊,啊,用力,好爽,快幹,幹死我把……」

陰道中的快感讓小美瘋狂擺動著屁股,陰毛在玻璃上摩擦著,小手卻反在背後抓住男人的陽具用力往小穴裡塞,「真是太棒了,好……爽,啊,用力,你好強啊……」乳房貼在落地窗上,男人的大手罩在上面用力捏著。「叫啊,我就是要讓你看看你的浪樣,小淫娃,大聲給我叫啊!」

加快了姦淫的速度,肉棒飛快的在陰道中穿梭著,結實的小腹打在女人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猛地把小美的頭髮一扯,用力在美麗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啊,痛」,被虐待的小美渾身一顫,陰道卻也一緊,把陽具困在溫暖的包圍中,「不行了,快用力肏死我啊,喔……」洩了,小美的小穴淫水狂湧,沾滿了肉棒,也隨著抽插流到了屁股上、大腿上,還有……紀軍的臉上?

紀軍跪在地上,伸出舌頭用力舔弄著陰道口的朱蒂,大手抓著一把陰毛摩挲著,用力一吸,吞下一口甘甜的浪汁。「太爽了,我不行……又……又進去了,洩死我吧……啊,啊!」

瘋狂的擺動著屁股,眼淚都爽的流了出來,口水也順著嘴角滴在身上,陰道裡的抽動讓人無法抵擋。「我還沒射呢!」

把女人拉得跪在地上,肉棒又一次兇猛的刺了進去,就那樣互相跪著做愛,無法阻止的快感又一次把小美拖進了肉慾的深淵,雪白的裸體像一條肉蟲一樣在紀軍的胯下蠕動,口中已爽得叫不出聲,只能隨著快速的抽插發出陣陣快樂的低泣。終於,肉棒又一次重重頂在花蕊上,將一股又濃又白的精液射進了女孩深處,小美被爽得哭了出來,陰道用力夾著肉棒搖擺著,把男人的精液吞進陰道的深處,雙腿夾著紀軍的虎腰不斷抽搐,和身上的統治者一道瀉出真元,享受高潮的快樂。

就這樣,紀軍夜夜和文芳、小美兩人享盡淫樂,午休時則和小美在辦公室偷情,入屄的技巧可說是一躍千里,次次都將如狼似虎的文芳和初識情慾、精力旺盛的小美姦得小穴狂洩,嬌聲求饒。可說是享盡艷福,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女人會加入他們的生活。

寧芬,二十二歲,倚天空客老闆的女兒,今年剛從國外求學歸來,任副理一職,平日冷若冰山,和美麗活潑的小美同樣艷麗無比,但因性格原因,只能屈居美女榜第二位,故對小美一直抱有成見,欲找茬將其開除。

這天中午,寧芬因加班中午未回家吃飯,想抓緊時間檢查一下公司職員的工作情況,可在經過紀軍的辦公室時,卻聽見裡面傳出陣陣蕩人的呻吟和男人沉重的喘息聲,怎麼回事?寧芬悄悄從門縫往裡面看去,天哪,兩具裸體互相糾纏在一起,女的肌膚白嫩似雪,大腿纖細修長,根部一團漆黑如墨的細毛,沾滿淫水,又白又大的奶子高高挺起,上面卻還覆著一雙巨掌揉捏搓弄,再往上看,美麗的小臉……啊?

那不是小美嗎?沒想到平日清純的小仙子居然如此淫賤,大白天居然和男人在辦公室偷情,看不收拾你。

正欲推門而入,可是一陣浪叫卻阻止了前進,「啊啊啊,不行了……嗯,好爽,哥,你的棒子好粗,頂得我好爽啊……」,這麼醜陋的事有什麼好爽的,好奇心讓寧芬又低下頭向裡窺看,只見小美攀在男人身上,雙腿緊緊圈住了男人的臀部,把男人抵在牆上,纖細的小腹飛快的搖擺帶動豐滿的屁股前後挺動,又大又軟的奶子正被男人含在口裡,上面沾滿了唾液的痕跡,一雙小手則緊緊抓著雙肩,籍著男人強壯的身體挺動嬌軀,眼角滲著淚水,小嘴還在不斷呻吟,吐著浪語,腦袋彷彿發狂的搖擺著。

「她的屁股怎麼擺的那麼快?」

仔細向小美的臀部看去,一根又粗又長的黑色棒狀物在小美的陰道裡飛快的抽插著,把小穴外的陰唇都操成了艷麗的粉紅色,每一次的深入都帶出小美一聲滿足的歎息。天哪!那是什麼?那麼長和粗的東西在陰道裡難道不痛嗎?偷偷瞟向肉棒的主人,一身結實的肌肉,身材高大,大概有1.85把,難怪能將嬌小的小美抱在懷裡姦淫,面貌似乎很英俊,略帶邪氣的臉龐散發著無比的魅力,胯下粗長的肉棒更是勇猛無比。

輕輕碰了碰自己的小穴,嗯,好酥,雙腿險些軟掉,怎麼好像還有些液體從小穴流了出來,粘在腿上好不舒服。「啊……我要死了」,怎麼回事?迅速看去,只見小美緊緊抱著男人渾身顫抖著,奶子在男人的胸膛上摩挲著,陰道仍夾著肉棒不願放鬆,怎麼我也覺得……興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寧芬緊抓著衣領跑回辦公室,腦海仍然充滿了剛才的畫面,雙手不自覺的探入裙底,這……怎麼內褲會是濕的?我怎麼這麼淫蕩,寧芬羞愧的哭了出來,可小美和紀軍做愛的影像卻再也揮之不去。

當晚,寧芬洗完澡粘在臥室的落地鏡前,92-49-92的魔鬼身材在鏡中一覽無遺,未著寸縷的酮體充滿了淫邪的魅力。這是我第一次看自己的小穴呢,從鏡中看著自己胯間的黑色森林,濃郁的陰毛排成三角形,中間一條淫靡的肉縫,在洞口還有一粒小肉珠隨著微風抖動。「這麼小的陰道怎麼能容納那麼大的肉棒啊」,纖細的手指情不自禁的伸向胯間,在陰毛上撫摸,著是什麼感覺?

好麻、好癢,不小心碰得陰蒂一顫,整個人彷彿被電擊一般抖動不已,好爽,手指用力按著陰蒂揉弄著,喉間溢出一陣陣呻吟,看著鏡中自慰的自己,我這是幹什麼,可手指帶來的快感卻讓人不能停止。那是什麼,為什麼會有水流出來,一條浪液滲出肉縫,沾濕了寧芬的手指。

我好淫蕩啊,鏡中人的臉上春意盎然,那是我嗎?中指緩緩伸進陰道裡,有點緊,可很快在淫水的滋潤下寬鬆了。

「啊,嗯,爽啊」,開始叫春了,沒想到小穴竟然能擠進一根手指,而且好爽,彷彿要把陰道裡的嫩肉吸出來一般,難道那肉棒插進來的感覺比這更爽嗎?手指越插越快,喔……不行了,我要爽死了,手指好像變成了肉棒在陰道抽動。「啊,啊,爽……爽啊」,第一次達到高潮,居然是用自己的手指,看著鏡中沾滿浪水的大腿,寧芬第一次覺得好興奮,也好淫蕩。

第二天中午,寧芬匆匆租了幾盤A片帶回家中,「啊,好強,用力,我要洩死了」,女主角淫蕩的叫聲和誇張的姿勢讓寧芬面紅耳赤,天啊,腿怎麼可能折到背後,手指無意識的在陰道中扣挖,手掌摩擦著陰唇,大奶子在床單上磨蹭,好爽,寧芬已被淫慾控制了心神。那個男主角的棒子好像還沒有紀軍的長,陰唇被操得翻過來了,倒在床上看著電視裡正在姦淫的男人,自己好像變成了女主角,而男主角居然是……紀軍,小穴彷彿正被那又粗又長的肉棒姦淫著。啊,喔,不行,還不夠爽,又伸入一指,還不夠……

抓過身旁的遙控器插進了陰道,喔,好粗啊,屁股搖擺起來,另一隻手用力揉搓著乳房,冰冷的遙控器被溫暖的陰唇糾纏著,「啊,啊,爽死了……」

和電視中女主角同時叫出聲了,陰道一陣抽搐,高潮過後的寧芬看著手中沾水的遙控器,天啊,我都做了什麼,腦海中卻浮現出紀軍英俊的臉龐和粗大的肉棒,「好像要」,帶著滿足和羞愧的淚水,手指仍插在私處,寧芬緩緩的睡去。

接下的數日,寧芬在偷窺、A片、手淫中飽受淫慾的折磨,而在自慰時腦海裡總不自覺的想起紀軍強力姦淫小美時的勇猛,讓人如火焚心,直到這天機會來了。

「紀軍,開會時間馬上到了,請做好準備」,寧芬推開紀軍的辦公室門走了進去,「又是一個想見他的借口」,寧芬自嘲著。

咦?怎麼紀軍的呼吸那麼重,難道生病了,迅速步到紀軍身邊,「天啊,你們在做什麼?」

還沉迷在淫慾的二人被猛然驚醒,躲在桌子下替紀軍口交的小美將臉靠在紀軍腿上不敢面對寧芬,而紀軍倆忙站起來欲解釋,可卻把依然硬挺的陽具露了出來,還頂在近在咫尺的寧芬的大腿上,引得她渾身一顫,淫液驟得一洩,「就是它,好像要」,盯著赤裸的肉棒,寧芬說不出任何話。紀軍慌忙把肉棒塞進褲子裡,堅挺把襠部撐得老高,「副理,你聽我說,我們……」

「別收起來,我要」,寧芬在心中吶喊著,淫水流得更猛了,透出內褲流了下去,紀軍的話一句也沒聽進去。

「副理」,紀軍還在解釋著,卻覺得褲腳被拉了一下,低頭一看,小美正指著寧芬的大腿竊笑,順指看去,只見一縷白濁的浪液順著大腿發出淫靡的光芒。

「難道……」,紀軍心念一動,突然伸手在寧芬的屁股上一抓,將她摟入懷裡,好軟好大,「啊,你做什麼,快放開我,不然我要叫了!」

寧芬在紀軍的懷裡使勁掙扎著,可心中的惡魔卻讓她就這樣沉淪,紀軍邪笑著伸出一指,「副理,你流了這麼多水,就不需要我幫忙嗎?」

把浪液在寧芬的小嘴一擦,把女人的屁股緊緊貼在自己的腰部,肉棒隔著衣褲在女性的私處摩挲。

「不行了,底下好爽,我要……」,淫慾戰勝了廉恥,男人的挑逗比自己手淫強了無數倍,臀部開始不自覺的擺動,讓陰道收到更大的摩擦,「奧,不要,放手啊!」

柔弱的低吟沒有任何說服力,反而更加刺激男人,「不要?可你把我的手夾得那麼緊,我怎麼放手呢?」

什麼!我夾他的手?天啊,他的手什麼時候按在我的陰唇上了,好癢,快用力啊,把我的內褲脫掉,屁股瘋狂的扭動著,臉靠在紀軍的肩上,想要阻止溢出口的浪叫,渾身酥軟無力,只能隨著紀軍的手掌顫抖,突然,屁股一涼,天,內褲被脫了。「阿紀,副理的內褲很風騷喔」,小美把寧芬的內褲脫了下來,在手上玩著,還用力嗅了一下,「好香喔,寧姐的浪水滋味肯定不錯吧」,腦袋沿著修長的大腿舔了上去,香舌在小腿、屁股上舔著,最後頂在粉色的陰唇上用力吸允,把浪水吞進了嘴裡。

「啊啊,不要,那是什麼,啊……」寧芬被陰道快感徹底淹沒了,肥大的奶子也在此時落入了男人的大嘴,上面沾滿了唾液。「好髒,好爽,我……我要,幹我吧!」

這是失身也沒什麼好說的了,被上下玩弄的感覺讓寧芬急欲得到紀軍的肉棒,兩手無力的抱著小美的腦袋,將其往自己的小穴按的更深。

「副理、紀科長,開會了」,門外的叫聲驚醒了淫蕩的三人,我都幹了些什麼?恢復神智的寧芬倒在紀軍身上嚶嚶哭著。「別哭了,剛才不是很快樂嗎,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是呀,紀哥哥的棒子可厲害了,總是把我和文姐操得爽死過去,有你我們就能報仇了呢!」

紀軍和小美紛紛安慰著寧芬,過了半晌,才有紀軍扶著腿腳酥軟的寧芬往會議室走去。

是夜。「我們回來了!」

紀軍抱著羞怯的寧芬走進了房間,小美和文芳紛紛迎了上來,「寧姐,以後我們就在一起了」

「阿紀,你小子不賴啊,又釣著一個這麼漂亮的美眉」,兩人嘰嘰喳喳的便要脫寧芬的衣服,嚇得寧芬直往紀軍背後躲。「你們別鬧了,小寧還是處女呢」,紀軍說出寧芬剛才告訴他的事,「你倆乾脆表演給小寧看看,誰演得好,我就賞她五百大棍」

「好哥哥,賞給我吧!」

小美抱著紀軍的大腿,用口咬開拉鏈,在棒身輕咬,眼睛充滿了淫蕩。「小美怎會如此淫賤,好像小狗一樣」,寧芬的身體也燥熱起來,雙腿無意識的摩擦著,小穴開始分泌浪液了,美臀抵在紀軍的襠部,「怎麼這麼熱啊,讓人想脫掉所有的衣物」。

紀軍踢開小美,笑罵道:「小淫娃,快去,否則我三天不幹你」

「什麼嗎,有了新人就忘舊人」,小美口裡嘀咕著,卻還是聽話的爬到文芳身邊,「芳姐,阿紀不要我了,你可要痛我啊」,像一隻慵懶的小花貓,小美窩在文芳懷裡摩挲著。

文芳將小美拉起,櫻唇霎地貼了上去,香舌微吐,在小美口中挑逗著,不時把那條小舌也勾出唇外,在外面舌戰。過了一會,兩人不再滿足口上的淫戲,雙手在對方身上撫摸著,欲解開衣裙,文芳把小美的熱裙捲到腰際,伸手在肥大的圓臀上捏了一把,「小浪蹄子,又穿著這麼淫蕩的內褲啊,來,讓姐姐滿足你」,纖手在僅能遮住小穴的丁字褲上一勾,便將小褲褲褪了下去,中指狠狠的刺進小穴抽動起來,每次抽出還不忘在陰蒂上撥動一番,爽得小美弓起身子,頭高高昂起,發出放浪的叫床聲。文芳乘勝追擊,低下頭去,在小美的陰唇上不斷挺動小舌,舌頭捲成筒狀在陰道裡又刺又舔,配合著手指的抽送,在小美身上製造一波又一波的狂野高潮。

「啊,用力,刺進去啊,好爽,嗯……文姐,你的舌功越來越棒了,弄得我好爽啊,啊啊!」

小穴抽搐起來,雙腿緊緊抿住,把文芳的舌頭和手深深夾在陰道裡,濃濃的陰精源源不斷的流入文芳口中。真香啊,嚥下一口浪水,文芳起身脫掉衣服,胯下的陰毛已滴滿了水珠,緩緩落在地上,撥開小美的大腿,將小穴壓在小美的私處上,兩團濡濕的陰毛緊緊貼合著不斷摩擦。左手抱著小美的一條玉腿不斷撫摸,偏過玉首在大腿上舔著,右手則按在自己肥大高聳的乳房上用力揉弄,口中也開始發出激情的呻吟。小美當然無法逃出文芳的控制,大張著雙腿,流滿浪液的陰道使勁挺動,可愛的陰唇一張一合操得翻了開來,兩手在地上亂擺,奶子就像溜溜球一般上下擺動,「喔,爽死了,我要死了,文姐,快用力啊!」

纖足猛地一直,顯示了主人的高潮。

好淫蕩,觀戰的寧芬心跳加速,胯下淫水亂湧,酥胸急速起伏,就連被紀軍拉在腿上也不自覺。「看來我還不如兩個女人有魅力喔」,調笑的在女人耳邊哈了一口氣,把耳珠含在口中一咬,害得懷中美女一顫,成功回過神來。

「你什麼時候……」,看著男人和自己赤裸的肉體,寧芬嚥下一口唾液,雙手撫上男人古銅色的健美肌肉,火熱的肉體貼在一起引發出陣陣淫潮。紀軍把手繞過寧芬的小腹,撥開了胯下的肥大陰唇,手指伸入其中快速抽插,另一隻手在美乳上使勁抓弄,無惡不作的嘴則在女人的背脊上允吻舔吸,製造出一團團吻痕,留下滿背的記號。

「啊啊啊,不行了,要爽……哥,快幹我啊」,陰道中的嫩肉使勁吸著手指,「比我自己做時爽多了」,肥臀左右搖擺著,修長的雙腿不知不覺敞了開來,騎在男人粗壯的大腿上前後摩擦。手指越動越快,越進越深,「啊,快,再快點,我要洩了」,屁股用力夾弄手指,猛然一緊,喉嚨溢出一聲尖叫,「啊,爽……太爽了,好舒服」。等等,剛才好像還有一聲尖叫,是誰呢?撐開爽閉了的雙眼,朝前看去。

上帝,她們在做什麼?只見小美和文芳正上下挺動著,兩個陰道間,居然有一根……電動棒?塑料的電棒不斷震動著,上下兩端被兩個淫蕩的小穴包裹著,兩具美麗的胴體不斷起伏,四座豐滿的玉乳緊緊擠壓著,裝作男人的文芳在小美身上用力挺動肥臀,把電棒吞進吐出,每次深入,兩人都發出癡迷的浪叫。

「我要,我也要棒子幹小穴」,寧芬盯著紀軍的肉棒,雙眼發出無聲的邀請。

「想要,自己做」,把寧芬的小手放在粗大的肉棒上,從桌上取過一瓶液體,在小穴上塗了一些。「這是聖藥喔,保證你爽歪歪」,被擦了印度神油的陰道好像被萬蟻叮咬一樣難受,雙手拚命抓住肉棒上下撫摸,好癢,忍不住了,提臀頂在陽具上,雙手撥開陰唇坐了下去。「好痛」,破身的痛苦抵不過春藥和慾火的折磨,忍著劇痛套弄著肉棒,緊繃的小穴在肉棒進入的一剎那登上了第一次高潮。

紀軍不給寧芬絲毫的喘息,雙手托住女人的屁股,臀部飛快的向上挺動,把肉棒一次次用力插入陰道,雙手抓住女人的奶子使勁扭咬。「不行了,好爽,用力插啊,插死我把!」

屁股越動越快,「啊,我要洩了,爽……爽死了!」

初次被肉棒頂上高潮,寧芬爽得哭了出來,陰道還緊緊夾著尚未射精的肉棒。

「紀哥哥,你好強啊,操得我好爽」,躺在男人懷裡撒著嬌,「我還沒射呢,還能幹嗎?」

輕輕點點頭,寧芬把自己徹底交給了眼前的男人。紀軍把寧芬放在地上平躺著,自己坐在肥大的屁股上,把肉棒從後面狠狠插了進去。「啊,啊」,好爽,這是什麼姿勢,好像騎馬一樣,而自己就是一匹母馬,無力擺動屁股迎合肉棒的抽插,只能大聲喊出自己的舒爽,「大肉棒,插死我吧,我是馬,是匹母馬,快點肏死我」,肉棒又一次深入,頂在子宮裡,連續百餘下重擊後男人射了,又濃又白的漿液射在花心上,女人只覺一股暖流襲過,陰道又一次收縮,人精疲力盡的緩緩睡去。

紀軍又抓過已高潮數次的小美和文芳,再次與她倆纏綿,又分別射了一次後才相擁而眠,臨睡前還把疲軟的陽物塞進寧芬的小穴中。從此,四人過著夜夜笙歌,白天偷情的放蕩生活,在倚天空客形成一則佳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