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欣在高考中憑著800多的高分考進了省內的一所重點大學。進入大學後不久,就有一位大三的男生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男生的名字叫智明,是校內學生會主席,並且是文娛活動的積極份子。很快地,嘉欣就成為了愛情的俘虜。兩人經常在校內出雙入對,感情也一天天的加深。在情人節的晚上,她終於獻出了自己寶貴的貞操。

新學期開始,智明在某台資公司裡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台商是出了名刻薄的,每晚不到10點都不能下班,有時還要到熬到深夜1、2點。兩人見面的機會少了很多,但只要一有時間,他們就會在智明的租住的房子裡纏綿一翻。

三月中旬,嘉欣找到了一份做家教的兼職工作。是輔導一個臨近高考的高三學生。孩子名字叫宇恆,是家裡的獨子,自小就被寵慣了,自從上了高中以後,已經請過差不多20個家教了,但幾乎沒一個是可以做超過一個月的。當然,孩子的成績也從沒好過。非常任性父母是做生意的,晚上沒個十一、二點也不會回家。孩子平時的起居飲食都交給保姆照顧。

意外地,在接受了嘉欣輔導兩個星期後的一次測驗裡,宇恆拿到了71分。雖然依舊並不怎麼樣,但相比起以前四、五十分無疑是一個大躍進。

孩子的父母知道後非常高興,特別是父親,他似乎非常喜歡嘉欣。

「嘉欣,小恆就交給你了。」接著還塞了200塊錢給她。

在做出成績後,嘉欣也非常高興。而且變得更加熱心。

一天,她像往常那樣來到了宇恆家。

「小恆,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

「那開始複習吧,今晚和你講一下關於『被動語態』方面的問題。」

每次補習都是在宇恆的房間裡進行的,由於保姆每天都收拾,房間非常整齊。而補習前,嘉欣都有備課,可見她是專注於這份工作的,畢竟是重點大學的高材生嘛。不過今晚宇恆好像有點心不在焉的。

「小恆,你有聽我說嗎?」

「啊!對不起,姐姐。」

宇恆一直都這做稱呼她,因為嘉欣年紀比他要大差不多一歲,而嘉欣則希望他叫自己做老師,但想想也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也沒去計較太多。

「沒關係,不要被一次的成功就沖昏了頭腦哦。」

「對了,姐姐,我有問題不是太明白想問問你。」

「哦,說吧,是什麼問題?」

「嗯……」

宇恆開始有點吞吞吐吐的樣子,一點都不像之前那麼爽朗。

「到底有哪裡不懂,是數學還是語文?」

「嗯……嗯……」說到這裡,宇恆提高了聲調「姐姐和男朋友做愛的時候都有些什麼感覺?」

「什麼?」

嘉欣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用充滿疑惑和捎帶羞怒的眼神看著宇恆。

「幹什麼問這種問題?」

「嗯……」

「你要是沒其他問題的話,姐姐要回家了。」

嘉欣滿臉怒氣,把東西收拾好便站了起來。

「等等,姐姐,我有東西想給你看。」

「是什麼東西?」

「你看過就知道了。」

接著宇恆點了一下旁邊電腦桌上的滑鼠,顯示器就開著了,原來電腦一直沒關,看來是早準備好的。

經過簡短的操作後,螢幕上出現了畫面,只見一男一女在床上,因為鏡頭設置的較遠的關係,沒能看清兩人的面孔,但就可以清楚看到兩人都是全身赤裸,隱約可以看到女人的乳房。

雖然沒有看清楚兩人的面孔,但房間的佈置卻是一目瞭然,而這已足夠讓嘉欣震驚,因為這所房間對她來說是再熟悉不過了。

「你……你給我看這些東西幹什麼!」

嘉欣說話的語氣非常憤怒,但眼神卻是充滿了恐懼。

宇恆看到了她的表情,臉上閃現了一個犀利的笑容。他伸出右手把嘉欣半摟在身旁。

「別急嘛,好戲還在後頭呢。」

又經過簡短的操作後,畫面變了,這次鏡頭拉近了很多,兩人都全身赤裸,正在熱烈地纏綿著。宇恆特地把音響聲量開大,頓時整個房間都充滿了那女人呻吟聲。畫面也已經能清楚地看到男女兩人的面孔了,這一幕足叫嘉欣精神崩潰,因為畫面裡的兩人正是智明和她自己,而那所房子當然就是他們同居的地方了。

宇恆看到嘉欣的樣子,左手便偷偷地放在嘉欣的左腿上撫摸著,

當宇恆的手正要向上移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雙怒目正狠狠地盯著他,接著聽到『啪』地一聲……

宇恆回過神來的時候只看到嘉欣離去的背影和她留下的一句話:「你太過份了,我要告訴你父母!」

第二天晚上,嘉欣來到了宇恆的家,但卻比往常晚了足足一個小時。她是經過了一翻思考後才去的,她沒把昨晚的事告訴任何人,因為她知道這事是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

開門的人是宇恆。

「我就知道姐姐今晚一定會來的,進我的房裡談吧。」

宇恆彷彿是一個勝利者一般。他昨晚很晚才睡著,嘉欣給他的那一叫耳光和最後留下的那句話,使他受到一陣衝擊。但當他冷靜下來細心地想了之後,他也得出了和嘉欣相同的答案,這事她絕對不會讓其他人知道。

進了房裡,宇恆坐在電腦桌旁,繼續他未完的CS大戰。

……

「昨晚我打疼你了嗎?」足足五分多鐘,嘉欣鼓起勇氣首先打破沉默。

「嗯。」嘉欣的勇氣換來的卻是一句冷冷地回應。

「如果打疼你的話,姐姐向你道歉,我也是一時衝動才動手打你的。」

「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來幹什麼?」

一句本來非常幽默的對白,但嘉欣聽了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你昨天的那個……那個……東西是你的嗎?」

「什麼東西?」

「就是昨天你……你給我看的……」

「昨天我給你看的什麼東西?」

「就是那個……片子。」

「什麼片子?姐姐你說清楚點。」

「……」

「是不是姐姐被別人『幹』的片子?」

宇恆突然提高聲調,連同椅子轉向嘉欣的方向。他還特意地強調那個幹字。這時的嘉欣猶如一隻受驚兔子,只懂睜著眼睛望著自己的學生。

「姐姐你是來要回片子的吧?」

「……」

「怎樣?不想要嗎?」

「想!……想要。」

「我可以給你。」

「那太謝謝了。」

嘉欣的眼睛彷彿是看到了希望之神向著自己揮手那樣。

「代價呢?」

「嗯……我……我可以給錢你。」

「誰要你的臭錢!」

宇恆突然大吼一聲,嘉欣在這之前實在無法想像得到自己的學生會變得如此的可怕。

「姐姐你是知道我想要什麼的。」

嘉欣當然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在家的時候她就有想到過會發生這樣的情形,此時的她反而稍稍的恢復了一點冷靜。

「小恆,你還年輕,有些事你還不懂,等你長大後就會慢慢明白的。」

「是的,我的確不是太懂,我前幾天就有想過給同學們看了。」

「小恆,你……你……」責備的話說到嘴邊就吞回去了。

這時候,嘉欣知道兩人的立場已經倒轉過來了,眼前的這個學生,已經不需要再像之前那樣聽從自己的話了。

「好吧……姐姐答應你,但是你不能摸我的下半身,還有你絕對不能把片子給別人看,你要全部給我。」

「沒問題。」

看到宇恆向小孩子一樣高興,嘉欣感到更加痛苦。

「上床吧。」

嘉欣知道現在面對自己的學生只剩下服從這條路可以走了。她慢慢地走向整齊而乾淨的宇恆的床,然後坐在了床上。

「趟下。」

忍耐,服從,嘉欣咬咬嘴唇,閉著眼睛趟了下來,眼淚則從眼角落到了床上。

宇恆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床邊。此時的他就好像一頭戰勝的獅子準備享用自己的晚餐那樣,但心情卻是緊張而興奮。

他伸出左手摸在嘉欣光滑的臉龐上。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但已足以讓宇恆的下體產生巨大的變化。

他一下就壓在了自己的家庭教師的身上,同時獻出了自己的初吻。他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著嘉欣柔軟的嘴唇,然後是牙齒,不過嘉欣卻咬緊牙根,使他無法再進一步。

於是,缺乏經驗的宇恆開始轉移目標,他的雙手在嘉欣的身上亂摸,嘉欣的乳房不算太大,卻非常豐滿,宇恆已經通過『電腦』看過無數遍了。但現在,他只想真真實實的再看一遍。不過這個願望卻被厚實的衣服阻止了,本來,南方四月天氣並不太冷,再加上宇恆的房子裝有暖氣,也許是有預知,嘉欣今天穿著特別多,但不管怎樣,她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宇恆坐在嘉欣身上,雙手開始把她的衣服向上推。但不管怎麼努力,也只能把衣服推到半身就無法寸進了,勉強能看到乳罩的蕾絲邊和那不帶一絲贅肉的肚子。他本來可以讓嘉欣坐起來把她的衣服脫掉的,但缺乏經驗的他再加上性急,就直接從蕾絲邊把手伸了進去。這次是他第一次切切實實地掌握住女性的乳房,是一位美麗的女大學生的乳房,也是幫助他學習成績突飛猛進的家庭教師的乳房。

嘉欣的雙乳非常柔軟,而且非常溫暖,宇恆簡直是愛不釋手。很快地,他就找到了他看過無數遍的粉紅色的乳頭,雖然沒能親眼看到,但他確信那依然是粉紅色的。

宇恆雙手的大拇指和食指開始夾擰著嘉欣的乳頭,嘉欣的身體立刻起了反應,嘴上『啊』地叫了一聲,接著便發出了輕輕地呻吟聲。

在玩弄了一番嘉欣的雙乳後,他摸上了嘉欣那光滑的肚子,然後慢慢地往下移。當他打算解開牛仔褲皮帶的扣子的時候,嘉欣猛然睜開了雙眼。

「不行。」

嘉欣坐了起來,並握住了宇恆的雙手。

「放手。」

簡單而有力的一句話比任何行動更加有效。

嘉欣鬆開雙手,用佈滿眼淚的雙眼發出懇求的目光。

「小恆,求求你,你答應過的。」

宇恆現在可以說已經完全喪失理智,很快地就把皮帶給解開了。

「哢嚓。」

那是門打開的聲音,兩人都被嚇了一大跳,並同時向房門看去。

不過那只是屋子大門打開的聲音,但那卻並不代表沒事,反倒表示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宇恆立刻離開了嘉欣的身體,坐回到桌前的椅子上,動作異常的敏捷,一點聲響都沒發出。

嘉欣則慌張地整理著自己的衣服和散亂的長髮,然後擦乾眼淚。當認為一切妥當後,她拿起了一本課本,站在了宇恆的身後。

「扣~~扣」隨著兩聲輕輕的敲門聲,房門被打開了。「這麼晚了還在用功啊,真是辛苦小你了。」說話的是宇恆的爸爸,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

嘉欣勉強裝出一個笑容,回答說:「是啊,我也準備回家了。」

「姐姐,我送你出門吧。」

「不用了,你早點睡吧。」

「小恆你就送姐姐去坐計程車吧,這麼晚了,一個女孩子回家,畢竟不是太安全。」說完,宇恆的爸爸就塞了一張50元到嘉欣的手上。嘉欣只好無奈地接受了。

離開了宇恆的家,沒走多遠,兩人就停了下來等計程車。她生怕宇恆會對她做出些什麼。

「你明天過來的時候我再把東西給你吧。現在的天氣不是太熱,你明天來的時候不要穿那麼多衣服,還有,穿條裙子。」

話帶有命令的口吻,好像說:如果你不照做,就有嚴重的後果。

沒多久,嘉欣就坐上了一輛計程車,踏上了回家的路,但她還不知道,今晚只是惡夢開始。

晚上7點,嘉欣來到了宇恆家。今天她穿上了一件粉紅色的襯衫和一條白色的長裙,外面再加了一件牛仔衫外套。她本來想多穿一件毛衣的,但當她想起宇恆昨天的話時就……

宇恆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坐在沙發上。

「姐姐你來了,進我的房裡去吧。」

進到房裡,嘉欣站在門邊,宇恆則像往常那樣坐在椅子上。

「房裡有暖氣,姐姐把外套脫掉吧。」

嘉欣瞄了宇恆一眼,但他並沒理會。她慢慢地把牛仔外套脫下,而宇恆則像在欣賞藝術品那樣看著整個動作的完成。

粉紅色襯衫加上白色長裙,把一個女大學生的氣質表露無遺。不管任何一個男人見到都會有一種佔有的衝動。

不過宇恆卻表現得異常冷靜,也許經過了一天的考慮,他的腦子裡已經有了一套如何玩弄這位女大學生並且是他家庭教師的計劃了。只見他用左手摸著自己的後腦勺,頭向左邊一歪……

「姐姐穿的內褲是什麼顏色的?」

「什麼?」

這個意外的問題使嘉欣一時間想不出應對的語句。

「是白色的嗎?」

「那個……是……是的。」

「拿起裙子讓我看。」

嘉欣實在想不出該作出什麼反應,只下意識地夾緊修長的雙腿。

「我說『拿起裙子讓我看』,你沒聽見嗎?」

「小恆,你……」

嘉欣真的想走,但今晚無論如何都得把事情解決掉才行,況且昨晚已經讓他玩弄過自己的雙乳了,自己的裸體也通過錄影讓他看過了,現在只不過是讓他看自己的內褲,嘉欣這樣安慰著自己。

嘉欣雙手抓住長裙往上拉,先是露出了健康的小腿,接著是膝蓋,差不多看到大腿時就停住了。裙子實在太長了,當然這也是嘉欣特地選的,因為宇恆要她穿著裙子來。

「還不能看到啊。」

「給你看,你就會東西都給我嗎?」

「是的,不過你得照我的話做。」

既然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只要再忍耐一下,嘉欣繼續安慰著自己。她拿起裙擺,把頭轉向另一邊……

這時宇恆看到了一雙充滿彈性的大腿,夾著白色稍稍隆起的內褲。

他站起身走向嘉欣。來到嘉欣跟前的時候他並沒停下,而是走到了嘉欣的背後。接著,他伸出雙手從背後摟住了嘉欣纖細的腰。

嘉欣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本能地掙開了他學生的雙手。

「別動,否則就不把東西還給你。」然後示意嘉欣站回原來的位置。

嘉欣的雙眼泛滿了淚光,但還是照著他的話做了。

宇恆摟住了她的細腰,並吻著她的粉頸。

過了一會,他的雙手便開始在嘉欣的身上上下其手,隔著衣服搓柔著她的雙乳。接著便解開嘉欣衣服上的扣子,每解開一顆,宇恆都感到異常的興奮,當所有的扣子都解開後,他把乳罩向上一推,嘉欣已經呈半裸的狀態了。

宇恆終於能夠看到嘉欣的乳頭,確實是粉紅色的。他迫不及待的把那把它在手中捏玩著,並搓弄著豐滿的乳房。

從背後最能把握住雙乳,看來經過了昨晚,宇恆已經長進了不少。

嘉欣知道不應該,但她那不爭氣的身體起了反應。

「小恆,求求你,不要這樣。」說話同時,嘉欣扭動著身體企圖避開宇恆的挑逗,但卻完全沒有效果,反倒激起了宇恆原始的獸性。

宇恆的屁股開始一前一後地動著,並空出一隻手把褲子脫下,露出了年輕的肉棍。

「蹲下。」

嘉欣並不知道他想幹什麼,再加上宇恆在她肩膀上用力一按,無力的身體便跪在了地上。

「姐姐,我實在忍不住了,用嘴幫我弄出來吧。」宇恆用肉棍頂了頂嘉欣的鼻子說。

「不行。」嘉欣紅著臉把臉轉開。

「你不肯的話,東西是不會還給你的哦。」說完,宇恆得意地在嘉欣面前晃了晃他的大鳥。

嘉欣失去童貞是個多月前的事,智明也是他的第一個男朋友,雖然在中學的時候已經有不少的男生向她表示過愛意,但她均以學業為重,一一拒絕了。在智明奪去她的芳心後,他們也只發生過不到十次的關係,而且都是帶著安全套的,加上嘉欣出身在一個保守的家庭,每次性交都是用最普通的方式。

現在,宇恆卻要她直接含著他的陽物,嘉欣感到自己受到了自出生以來最大的侮辱。

「怎樣?」

現在只有服從,本來是自己聽話的學生,現在反而變成支配自己的帝王。

嘉欣戰戰兢兢地把嘴靠近宇恆的陽物,但年輕的肉棍卻興奮地晃動著,她只好用雙手把握住它,然後閉上眼睛含在嘴裡。

嘉欣生疏的動作、猶豫的神情,任何純屬的技巧都無法可比。再加上柔軟的嘴唇、舌頭偶爾的輕碰和那大學女生獨有的氣質,宇恆的慾火馬上升到了頂點。

他伸出雙手握住嘉欣的頭,開始在嘉欣的嘴裡抽插著。

「啊,姐姐你實在太美了。」

忍不住說了句讚美的話,而嘉欣卻只能發出「唔、唔」的叫聲並默默的承受著。就在這時候,嘉欣的牙齒不小心碰到了肉棍,宇恆好像觸電似的,接著便把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嘉欣的嘴裡。

嘉欣想躲開的時候已經晚了,當肉棍離開他的嘴時再一次把精液射到了她的臉上。

「嘔。」

嘉欣頓時生出一股噁心的嘔吐感,並飛快地跑進了洗手間。

把精液吐出,但有不少已經射進了喉噥裡,噁心地感覺始終無法消除。她用水不停地沖洗著臉龐,差點連皮都破了。

整整過了十分鐘,嘉欣回到了宇恆的房間。

宇恆平趟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激情。

「你要的東西。」宇恆指了指桌上的一堆光碟。

「電腦裡的我也刪掉了,不信你可以看看。」

嘉欣用疑惑的眼神望著態度發生180度轉變的宇恆,但她卻怎麼也想不出會有什麼陰謀在裡面,但她還是馬上把光碟全部弄碎了。

她心想:也許是宇恆剛才已經得到了滿足的關係吧。

但她無論如何也無法說出『謝謝』這兩個字。收拾好東西後便匆匆地離開了宇恆家。

自從被宇恆玩弄後已經過了一個多星期,在這個多星期裡,嘉欣再沒去過宇恆家,因為他實在無法忘記那晚幫宇恆口交的事,每當他憶起宇恆的精液射在她的喉嚨裡的時候,她就會產生一股莫名的嘔吐感,有幾次她還懷疑過自己會不會是有了孩子。本來她已經向宇恆的父母請辭的了,但又敵不過兩老的盛情,無奈之下只好說要準備期中考。

這天,嘉欣從學校回到家。天氣已經慢慢開始回暖,她到家後便先洗了個澡。洗完澡後換上了一件灰色的寬身上衣和白色的短裙。健康的大腿有一半都露在外面。加上剛洗完澡的關係,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清香,任何詞語也不能描述出這位大學女生的美麗。

嘉欣的媽媽正在廚房裡煮飯,爸爸還沒下班。嘉欣一個人便在大廳看起了電視。

突然,門鈴響了。嘉欣走去開門。

「姐姐,好久沒見了。」

「你來幹嘛。」門外是宇恆,嘉欣用極惡劣的態度回復了自己的學生。

「沒什麼,我有些功課上的問題想向姐姐請教一下。」

「我不舒服,你下次再來吧。」

說完,嘉欣便想把門關上。

「唉喲,是小恆啊,來找小欣嗎?」

「嗯,我有些功課不懂,想問問姐姐。」

「好啊,不如今晚在這吃頓便飯吧?」

「那個……嗯……」

「不用那麼客氣了,來,進家裡坐吧。」

嘉欣媽媽的熱情,使她感到百般無奈,但也只有這樣了。

進到嘉欣的房間,宇恆就被嘉欣修長的美腿吸引住了。

「姐姐的腿好美啊。」

嘉欣下意識地向下拉了拉短裙。

「你到底來幹嘛?」

「姐姐不要那麼凶巴巴的嘛,那天晚上我們不是很好的嗎?我到現在都忘記不了姐姐含著我的肉棒那種興奮的感覺。」

「你……」

宇恆的臉閃過一絲冷笑,然後從書包拿出一張光碟。

「你居然不守信?」

「哦,之前那個我已經看過很多次了,都看膩了,而且質量又不好,這個就不同了,不但清晰,還很精彩呢。姐姐你不想看看嗎?」

嘉欣實在不知道宇恆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只是惡狠狠地盯著他。

宇恆並沒有理會她的反應,便把光碟放進了電腦裡。

畫面出現的一刻,嘉欣馬上驚呆了。就好像用木棒從後面打她的頭那樣,她只感到雙腳無力,坐在了電腦前的椅子上。

片中所播放著的是個多星期前的晚上宇恆在家裡凌辱嘉欣的情景。攝像機應該是放在一個正對著門的地方,所以當嘉欣離開的時候,宇恆要她站回原來的地方。正如宇恆所說,畫面十分清晰,特別是最後口交的那段,能清楚地看到精液射到嘉欣臉上的情形。

宇恆看到目瞪口呆的嘉欣,知道自己的家庭教師已經完完全全的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了。他站到嘉欣的身後,手從寬鬆上衣的領口伸了進去。

「你怎麼可以……啊!」

嘉欣猛地清醒過來,正想擺脫宇恆的手,但宇恆卻從身後一把揪住她那長長的秀髮。

「叫啊,讓你媽媽也進來看看啊。」

聲音不大,但眼神卻是凶狠的。淚水開始從嘉欣的雙眼留了下來。

宇恆毫不客氣地掀起她的上衣,開始撫摸著她身上每一寸肌膚。

「站起來。」

「啊。」

在發出命令的同時把嘉欣的頭髮向上拉,事發突然,嘉欣連同椅子倒在了地上。短裙向上撩起,露出了粉紅色的內褲。

「姐姐原來也會穿這麼性感的內褲啊。」

嘉欣狼狽地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求求你,饒了我吧。」嘉欣用含滿淚水的雙眼發出哀求。

「你猜如果剛才的片子智明哥或者其他人看了後會有什麼反應?」

「不要,求求你。」

「那姐姐以後必須聽我的話啊。」

「……嗯。」

現在除了點頭,嘉欣真的無法再做出其他選擇。

「你自己掀起裙子讓我看內褲,然後向我請求,請我脫下你的內褲。以後只有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你都要這樣做。」

「什麼,不行。啊。」

話沒說完,宇恆一耳光打在了嘉欣的臉上。

「不要……啊。」

又是一耳光。雖然有點痛,但嘉欣還是忍住不敢叫太大聲,生怕媽媽聽到。

「知道了……不要再打了。」

「你要答應我。」

「…………我答應你。」

「好,那還不按我的話做。」

嘉欣閉上雙眼,顫抖著雙手掀起了白色的短裙。潔白的大腿,慢慢的展現出來,在大腿跟露出了粉紅色的內褲。

「還有一句話你忘記說了。」

「脫……脫我的內褲。」

「好的。」

宇恆蹲在嘉欣面前,在粉紅色隆起的地方聞了聞。剛洗完澡的所散發出的清香,猶如處女一般。

「我要脫了。」

故意這樣聲明之後,宇恆的手指勾住了內褲的兩端。黑色的森林慢慢地呈現在宇恆的眼前。

「抬起腳。」

拉到腳底時,宇恆發出了這樣的命令,之後,嘉欣白色短裙下面已經是完全赤裸。

宇恆的眼睛發出亮光,凝視著下腹部的黑色森林,顫抖的手指開始了探險之旅。

「不要。」

嘉欣地股間不由自主地向後退縮。

興致被打斷,宇恆惡狠狠地盯著自己的家庭教師。

「你想讓智明看看那片子嗎?」

話一說完,宇恆便不管嘉欣的反應,再次蹲在嘉欣的面前,不過這次他自己用手掀起了白色的短裙。

這是宇恆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到嘉欣的花唇,雖然之前已經在A片裡看過很多女性的私處,但那些大多給宇恆一種骯髒的感覺。相比之下。眼前嘉欣的花唇,不論是粉紅的顏色,好像很難為情地和在一起的花瓣,再加上任何AV女角都無法可比的美麗清純的容貌……

「太美了。」宇恆由心裡發出了感歎。他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順著可愛的溪溝舔去。

「啊……不要這樣。」

哀求只會更加激動起宇恆的性慾。他並沒理會嘉欣的要求,反而伸出手指撥開粉紅的陰唇,仔細地舔著那裡的每一寸粘膜。

「吃飯了。」

嘉欣媽媽在大廳叫喚的聲音傳到了兩人的耳裡。宇恆很不情願地站起身來。

「就這樣出去,不准穿內褲。」

嘉欣知道無論這樣哀求都無法改變自己的學生所下的決定,只有默默地承受著,擦乾眼淚後,再進洗手間洗洗臉。

本來只給三人用餐的餐桌,現在顯得有點擁擠,但還是可以接受。嘉欣和宇恆肩並肩坐在一起,當然,這也是宇恆的要求。

「小恆真努力啊,到時一定能考上清華大學的。」

「叔叔別取笑我了,能和姐姐考上同一所大學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宇恆說完,望著嘉欣笑了笑。

電視機正播著某部連續劇,剛好今天播到高潮部分,兩位元老人家都在聚精會神地看著。

「啊。」

聲音很小,被電視機聲音覆蓋住,除了嘉欣自己沒有其他人聽得到。宇恆空出了左手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著。

「求求你,不用這樣。」

嘉欣用眼睛發出哀求的目光,但又生怕父母察覺到,只一瞬就繼續裝著吃飯、看電視。

宇恆當然沒有理會他的家庭教師的哀求,在豐滿的大腿上摸了一會兒後,手就鑽進了短裙裡。

嘉欣用力夾緊雙腿,不允許他的手侵入,因為短裙裡什麼都沒穿。

「痛。」

幾乎要這樣叫出聲。宇恆發覺這樣不行時,就擰她的大腿。為免讓父母發現,嘉欣只好慢慢地分開雙腿。

宇恆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讓自己的家庭教師分開雙腿,而且還是如此美麗的女大學生,以前只有做夢時才會發生的情景。他毫不客氣地伸出手在森林地帶搜索,手指慢慢摸到花唇,在那裡不停地蠕動。

在父母的面前被自己的學生凌辱,強烈的羞恥感和緊張的心情,使到嘉欣的下體產生之前從沒有過的激烈感覺,留出的花蜜沾滿了宇恆的手指。

「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說完便拉下短裙回到自己的房間。

學習就像召妓,出錢又出力;工作就像輪姦,不給你機會休息;生活就像自慰,都靠自己雙手;命運就像強姦,你反抗不了就要學習享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