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的一天,我正在單位談客戶,突然手機響了起來,是表妹打來的,表妹在電話裏哭著說:「哥,我被人欺負了!」

我一聽,邊安慰妹妹,邊開始了解情況。

原來,表妹所在的學校是海澱區一所女子職高,由於妹妹天生長的是個美人胚子,所以總有一些校外無聊的男孩子放學後到學校門口追堵我表妹,因為這原因,表妹在學校內不免遭到了一些女生的嫉妒。

那天下午剛一放學,表妹就被高中三年級的幾個小太妹揪進了廁所,一個叫小苗(化名)的女孩子在我妹面前耀武揚威,抽了我妹十幾個耳光,最後還向我妹索要1000塊錢,並揚言如果周五之前不把錢送來,就要找幾個男人輪奸我妹妹。

妹妹在電話裏小聲說:「哥,這個女的特厲害,她鎮海澱、鎮香山呢!」

妹妹的話激怒了我!說實在的,小弟雖然已經很久不混了,但是,各地界上玩主還是都會給小弟幾分薄面,大姐大我見的多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小丫頭片子就敢口出狂言的說自己鎮海澱鎮香山,哼哼,我到要會會這個大姐大!

第二天下午,我帶著東子、老金早早的就來到了學校門口等著學生放學。三點半,學生開始陸續走了出來,先看到的是表妹,表妹緊張的走到我身邊,回頭指著後面人群裏的一個黃毛小丫頭說:「哥,就是她!」

說完,象逃跑似的轉身鑽進了下學的人流中。

那女孩由遠而近,我開始打量起她來,這個女孩一頭披肩的長發被染成了金黃色,個頭有1米65左右,上身穿一件短袖低胸文化衫,衣服上誇張的印著一個鮮紅的嘴唇(看起來更象是個被掰開的陰唇),下身穿著一條好象被用刀子劃過無數刀的破裙子(據說這款式今年在北京挺流行)。

這女孩子的身材還真的不錯,也許她的專橫讓她感到自負,所以她走路的姿勢都一跳一跳的,豐滿的乳房也有節奏的一跳一跳的,我看著覺得挺好笑,可我還是沒樂出來。

當她從我身邊走過時,我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微笑著對她說:「你好,你是小苗吧?」

她楞了一下,本能的回答了一聲:「是,你……」沒等她說完話,我一把掐住她的後脖子,將她塞進了車裏,東子和老金跟著把她緊緊的夾在後座中間,我猛踩油門,車子飛快的沖出了人群,隻留下飛揚的塵土和跟在小苗身後那幾個呆若木雞的小太妹。

車裏,小苗足足愣了十幾秒中,然後大聲的叫了起來:「你們幹嗎啊……我也不認識你們,快放我下去,你們混哪的,我大哥……」

她的話陡然停止,原來,東子從懷中掏出的那把明晃晃的尖刀頂在了她的腰間。

「哼哼,小妹妹,別怕,一會你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我轉過頭微笑著對她說。一個黑色的套子套在了她的頭上,一路上,我開著CD聽歌,沒有一個人說話,但從後視鏡裏,我看到東子的手不老實的在小苗的大腿和胸上有意無意的磨蹭著,小苗這丫頭的確見過些世面,一句話也沒說,默默的坐在那裏!!

車足足開了兩個小時,快六點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已經來到了密雲北部一個偏僻的小鎮裏,我在這裏買了一個小院,本來是周末全家人休閑度假之用,現在卻有了新的用途。

我們徑直走進北屋,打開燈,紅色的燈光撒滿整個房間,讓人感覺很舒服,我把房間裝飾的還算奢華,地毯、XX、電視、雙人床一應俱全,我曾經總是喜歡帶些女孩子到這裏共渡浪漫之夜,但今晚,沒有浪漫,隻有瘋狂!

我們摘下小苗的頭套,坐在了XX上,笑呵呵的看著小苗木呆呆的站在屋子的中央,小苗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讓我們感覺很好笑,我想小苗到現在也沒弄清楚這突如其來的一切都是怎麼回事吧!過了一會,小苗漸漸恢複了狀態,她試探性的說:「三位大哥,您們這是什麼意思啊?我不認識您們啊……」

「脫……」我隻說了一個字,小苗一楞,顯然對我這個字沒有準備,她楞在那裏,雙手垂在身體兩邊,「脫!!」我又堅定的重複了一句,小苗這次清楚的聽到了這個字,我看到她的臉剎那間變了一下顏色。

「大哥,求求您,我怎麼了,我怎麼招上您了,我真不認識您……」小苗急促的略帶哭腔的向我求饒。

「別廢話,快把衣服脫了!」東子掏出刀子,惡狠狠的說。

「小苗,你還是自己來吧,別讓他們動手!」我發出了最後通牒。

「大哥,我媽還在家等著我呢,大哥,求求您們了,我錯了……」小苗的眼淚流了出來。

還沒等她說完話,老金從後面一把揪住她的頭髮使勁向後一甩,小苗「啊」的大叫一聲,一個趔趄仰面摔倒在地上,老金順勢猛撲過去,一下子騎在了小苗的身上。

「啊,幹嘛啊!救命!!」小苗驚聲尖叫起來,其實她的叫聲是根本不會有人聽見的。

東子走過去,用刀尖頂著小苗的脖子說道:「別再出聲,再出一聲,我就劃一刀!」我知道,東子真的敢這樣做!

小苗是個聰明人,立即停止了叫喊。

老金看後,淫笑著開始扒小苗的上衣,小苗緊緊咬著嘴唇,屈辱的眼淚順著面頰流到了嘴角。

老金揪住文化衫的領子向上一提,小苗的衣服就掀起了一大截,露出白白的肚皮,我看了一眼,發現少女的肚臍很性感。

老金再一使勁,文化衫從小苗的頭上褪了下來。

小苗戴著一個白色的花邊乳罩,乳罩緊緊扣在圓鼓鼓的乳房上,隨著老金的動作一抖一抖的。

老金抓住乳罩的中間部分,使勁一拽,「啪」的一聲,乳罩的扣牌崩開了,小苗豐滿白嫩的兩個大乳房像小兔子一樣蹦了出來,「啊!」小苗禁不住又叫出聲來,但馬上又緊閉起嘴唇,雙手卻本能的要遮護著暴露的乳房。

「把手躲開!」東子低吼了一聲,小苗無奈的把手又垂在了兩邊,任由老金肆意蹂躪。

老金摸了摸她的乳房,用手指輕輕捏了一下她的乳頭,小苗羞辱的閉上了眼睛,嘴角一翹一翹的,好像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老金把手順著小苗的腹部向她的下身滑去,小苗似乎也意識到了老金下一步的舉動,她猛的睜開眼,憤怒和怨恨的目光射向老金,雙手緊緊的抓住裙子說道:「求求你!別再脫了!」她在做最後的抵抗。

老金看了看,兇惡的目光露了出來,他左手揪住小苗的頭髮向後拽,小苗的腦袋仰了起來,這時老金舉起右手照著小苗的臉蛋左右開弓,連抽了四個耳光,頓時,小苗白嫩的臉頰上留下了清晰的手指印,我想小苗這時一定被老金抽的滿眼冒金星了吧!

小苗迷迷瞪瞪的好象要昏過去,嘴了輕聲呻吟著:「不要、不要!」可是手卻不自覺的松開了裙子。

老金見狀,呵呵淫笑著一把扯下了小苗那條本來就已經破爛不堪的裙子。小苗穿著一條白色的花邊內褲,大腿長的很豐滿,也許經常打架踹人的緣故吧,所以腿上基本沒有什麼多餘的肥肉,大腿和小腿的比例也很勻稱,屬於那種讓男人一看就想摸摸的類型。雖然小苗被打的處於半昏迷狀態,但是本能使她還是緊閉著大腿,這反而顯得更加的性感和撩人。

「大哥,你別光看著啊,幫幫忙!」老金回過頭叫我。

我起身走了過去,開始幫小苗脫鞋子和長筒襪,小苗的皮膚很滑嫩,讓我忍不住想多摩搓幾下。

當我把她的襪子和鞋子脫掉後,老金一把就將小苗的內褲褪了下來,看著眼前美麗的裸體,我的陰莖一下子暴硬起來。

她的陰毛象一個心形一樣柔順的下垂,我和東子一人抓住小苗的一隻腳,向兩邊猛拉,小苗兩腿之間的部位一下子在我們三個人面前暴露無遺。此時小苗已經基本回過神來,她咬著自己的手指頭,嘴裏發出抽泣聲。

小苗的下陰很幹淨,粉紅色的陰唇縮在嫩嫩的肉縫裏,一看就知道沒被幾個男人幹過。

老金和東子都是老手,但還是被眼前這刺激的一幕搞的呆愣在那裏,老金用手指輕輕撫摩著小苗的陰部,用中指的指肚在肉縫的中間快速的摩擦著,而東子則玩弄起小苗的大乳房來。

「別他媽玩了,快幹活!」雖然此時的我也被欲火燒的難受,但我還是冷靜的發號施令。他們兩個人立即停止了手中的活動。

說實話,今天把小苗劫持到這裏,並不是真想強暴她,隻是想把她扒光後照些裸照,讓她以後不要再欺負我妹妹。

「站起來!」我命令著。

小苗聽後,慢慢的坐直身體,蜷縮著慢慢的站了起來,雙手始終遮掩著自己的下體。

「把手背到身後!」

小苗猶豫著,手沒有動,這時,老金猛的抬起了巴掌,小苗一看,立即把手背到了身後,我知道她被打怕了!

東子走了過來,手裏拿著數碼相機,開始前後左右的給小苗照相,閃光燈在小苗的身體上折射著一道道的白光,小苗什麼也沒有說,隻是在哭,她知道,說什麼也沒有用!幾張照完後,東子命令到:「平躺下!」

小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卻毫無辦法,落在惡狠狠的歹徒手中,結果隻有任人擺布!小苗又平躺在了地毯上。

「自己把腿分開,自己用手扶著自己的腿,把你的B讓我們看看!」

老金用骯髒的語言戲弄著小苗。小苗緩緩的分開腿,雙腿間的肉縫隨大腿分開的程度而漸漸變得清晰可見,小苗雙手扳住自己的腿,臉側在一邊默默的承受著!

東子蹲在小苗的雙腿之間,輕輕撥弄開陰毛,由老金用手指分開小苗禁閉的肉縫,用數碼相機連續拍攝了多張陰部特寫,小苗的陰道口被手指撐成了圓形,象一張小嘴一樣張開著,時不時的一陣收縮,老金故意用了勁頭,「啊!疼!」

小苗呻吟著!我們則對視壞笑!

「翻過來在地上爬,把屁股撅起來,要把腿分開!」我下達了一個新命令,小苗沒有辦法,順從的翻過身來開始叉開腿在地上爬起來。

我們三個人跟在小苗的後面,對著扭動的肉體連續拍攝,小苗的陰部在爬行過程中被臀部的扭動遮掩的時隱時現,讓我們看了都是欲火難忍!

老金的眼睛都有點紅了,「出聲,給老子叫兩聲!叫的不好,小心我他媽抽你!」老金吼叫著。

「我,我不會!」小苗低聲說道。

「不會?你沒讓男人操過嗎?你不會老子就教教你!」第一個受不了的是老金,他開始快速的脫去了褲子,陰莖一下子跳了出來,在燈光的照射下,龜頭泛著亮光,在尿道口處已經分泌出了白色透明的液體,我知道他要幹什麼,可是,我沒有去制止他,因為,我也開始脫褲子了!

小苗還在慢慢的向前爬著,她背對著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堅硬的陰莖正在向她細嫩的肉洞挺刺過來,老金第一個撲了過去,他雙手扣住小苗的纖腰,陰莖對準小苗的肉縫不容分說的一棍插了進去。

「啊……」小苗睜大了眼睛,被這從身後突如其來的插入刺激的大叫了一聲,渾身顫栗起來,身體被老金巨大的肉棒插得象蝦米一樣弓了起來,我看到老金的肉棒從陰道裏滑了出來!

「媽的,給我把屁股撅好了!」老金叫罵著,右手狠很的打了小苗的翹臀,雙手用力,一下將小苗的腰又壓了下去,小苗的屁股一下子高高的翹了起來,老金重新將巨大的肉棒插入了小苗的陰道裏!陰莖像活塞一樣快速的抽動著,小苗嘴裏隨著抽插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媽的,誰說你不會,你這不是叫的挺好嗎!!哥哥再給你點刺激的!」老金說完,雙手抓住小苗的肩膀,猛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比一下用力。小苗垂下的乳房隨著抽插的節奏快速的前後抖動著,小苗的陰道已經被刺激的分泌出了不少東西,我相信這完全是生理的一種本能反應。

「啪……啪……啪……」肉棒抽插過程中與陰道壁摩擦時發出的聲音響徹房間,小苗低著頭,翹著屁股,痛苦的忍受著老金的蹂躏。

我再也等不及了,快速走到小苗的前面,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將她的腦袋向後一提,小苗的臉抬了起來,小嘴微微的張開著,我左手卡住小苗的下額,使勁一捏,小苗的嘴一下子就張開了,我不由分說,將陰莖全根頂進了小苗的嘴裏!

「快給我唆!你要是敢弄疼了我,我他媽要你的命!」我威脅著說道。

小苗的嘴裏很溫暖濕滑,我雙手扶住她的頭顱,配合著老金後面的抽插開始有節奏的享受起來。

小苗雙手撐著地,嘴裏發出「唔……唔……」的呻吟聲,我想她現在一定倍感屈辱吧!

東子呢?東子在幹嘛呢?我一看,原來他正在給這刺激的場景拍照呢,他時而把鏡頭對準老金陰莖和肉縫的結合處進行拍照,一會又走到我跟前給小苗含著陰莖的面部來個特寫,他還挺有藝術細胞!

我和老金抽插了十來分鍾,感覺高潮快要來了,急忙停止了奸淫,因為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們要好好玩玩這個豐滿性感的小丫頭!我從酒櫃裏拿了一瓶白蘭地,由東子和老金掰開小苗的嘴,開始給她灌酒。

「不、不,求求你們了,我不會喝酒!」小苗甩著頭拼命求饒,可一個小女孩怎可能拗的過三個男人呢,很快的,將近一瓶白蘭地被灌到了小苗的肚子裏!

小苗臉色泛紅,幹噎了幾下,沒有吐,但是已經開始昏昏沉沉了!嘴裏叨咕著:「我不喝,你們都是壞人……」  我抱起他的身體,把她扔在了柔軟的雙人床上,「兄弟們,咱哥幾個今天比一比,看咱們誰幹的次數最多,怎麼樣?」我淫笑著提議,立即得到了那哥倆的積極響應。

我第一個爬上了床,爬上了小苗的身體。小苗仰躺在床上,此時沒必要太多的調情和挑逗,我直入主題,雙手分開小苗的雙腿,跪在她的腿間,將陰莖整根插了進去。

由於剛才被老金抽插的緣故,小苗的陰道裏已經很濕潤了,我快速的抽插一點也不費勁,一下一下的頂著。

在酒精的刺激下,小苗嘴裏發出了呻吟聲:「啊……啊……不要……不要插!」我不理會,繼續快速的抽插著。

老金和東子看不下去了,他們也爬到了床上,嬉皮笑臉的說道:「大哥,你功力深厚,按你這麼幹,我們哥倆可得等到明天早上,咱們還是一起來吧!分別插!」我默許了。

於是我們把小苗翻過身,讓她趴在床上,我躺在下面,繼續插著她的陰道。

老金跑到洗澡間,在自己的陰莖上塗抹了好多肥皂,又對著小苗的肛門吐了好多唾沫,然後慢慢的把陰莖頂進了小苗的肛門裏,兩根陰莖開始同時快速的幹了起來,東子則揪起小苗的頭,開始讓她口交。

小苗渾然不知同時被三個男人奸污著,不過從她的表情看得出來,她體會到了快感!隻見她緊皺著眉頭,一副享受至極的淫蕩樣子!

「兄弟們,咱們沖刺吧,一次操翻她!!」半個小時以後,我發出了最後沖刺的命令,於是,三根肉棒開始加速,分別在小苗的陰道、肛門、嘴裏進行最後的抽插!

第一個受不了的是老金,隨著他的大叫,一股股精液全部射進了小苗的肛門裏,隨後,我和東子陸續在一陣瘋狂的抽插中一瀉千裏!隻有我沒有把精液射在小苗的體內,我怕她會懷孕!

小苗被幹後趴在床上喘著粗氣,我們三個人坐在一旁的XX上抽了根煙,第二輪奸污又開始了……

那一晚,我們每個人都幹了小苗起碼三次,好象老金幹了四次,我記不起來了,再後來,呵呵,小苗成了我們的小阿妹,沒事的時候就和我們哥幾個玩4P遊戲,但要說最爽的,還真得說是和她這第一次的輪奸經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