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經常到外地公幹的我,都對飛機上的空姐抱有幻想,有一間航空公司國X的制服就是透透的白上衣,加上若隱若現的bra帶,有誘人狂野的幼帶,端莊有男友老公的就著粗帶以防比人睇蝕,再保守一些的,著多件學生妹著的打底衫,但因制服好透,簡直同沒有著的無分別,有些打底衫都有花邊的令你更興奮,其胸圍款式更多,前扣後扣,一覽無遺,而顏色多為純白,突顯知性高貴的一面。

與其的工作成強烈對比,件上身衫又短,擒高擒低的同時,又會在上衫下露出小蠻腰,下身一條緊身的半截裙,走路時個屁屁摟下摟下,突出迷人的女性曲線。有時在後面還會睇到內褲邊形,見不到的又有可能是著了t-back,飛行時派餐渾圓的屁股高高蹺起,屁股的輪廓就清晰地凸顯出來。

一雙滑溜的黑絲襪,其盡頭可能同胸圍一套的內褲,行路時咯咯聲的高跟鞋,加上淡淡的化妝,整潔的髮型,噴上清香的香水,真系見到都會興奮!難怪那麼多人中意空姐!

而這套制服的剪裁就令細胸變大胸,大胸變巨胸,而窄裙裡的屁股,就令人覺得女人下面好窄,好像無比人開發過,好貴格,會夾到自己的陽具好舒服,所以在制服下,令本來無身材的女仔都會變成大胸大pat,人見人上的空姐!

有一次好夜見到空姐,在機場的巴士站,那位空姐23或4歲左右,初生之犢也,身材瘦少165cm左右高,是一手都抱得起那種,上圍估計為32D的吸手波,雖廟細但燈籠大,加上其緊窄的制服,其他等車的男人都在視姦她的不斷望。

那位空姐好不自在,只好不斷低頭玩電話以避開他們淫穢的目光。

終於車來了,她開步一走,就見到黑絲包住修長的大腿,差少少見到絲襪的盡頭,可見制服設計者用心良苦,只是給你睇到你幻想中的最興奮,而又不給你睇落去,如果不是那會吸引人去乘搭她們的航班呢?

今次我也是在外地公幹回港,她排在我前面,又是最後一班車無人和我們同車,我就在她後面盡情望她。

時值夏天,30幾度的高溫,她無著外套,奶白色上衣因汗水而透出了胸圍的輪廓,是幼帶3條線的,幼腰得22吋左右,突出的屁屁在窄窄的紅色制服裙下,格外緊實,又圓又實的似有35吋,好像叫你後上她一樣等你上。

上車後她要放行李,她的行李似乎很重,由於通道好窄,我就要等她放好行李我才可以有得放,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正面望著她。

不望猶自可,一望不得了,在巴士燈光下令人眼前一亮,小家璧玉的花容月貌,長髮、大眼睛、櫻桃小嘴,化著淡妝。最重要不知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她胸前其中一粒鈕不知是爆開還是沒扣好,鈕和鈕中間露出了半邊酥胸,還看睇到花邊半罩杯,胸前名牌上的名字叫Yuki林旭琦。

因彎身放行李,翹高了屁股的情景前後有十秒,讓我有股衝動想把她的裙子揭起來看,真繫好想大力拍去她的patpat正流口水中。

放完行李她上了上層,這樣的一個美女所穿的內褲究竟是什麼顏色呢?我就跟著她想偷看裙底,不過裙窄加上黑絲底下時間太快什麼都看不到,她一上到去就坐左繫上層左邊第五排,我就坐右面第四排,隔岸相對再窺看她,她已經倦極入睡了。

開車後不得了,一時只專心望女忘記拿handfree聽歌,於是就落樓下個行李取回。

當到行李架時,腦中突然湧起剛才的畫面,有一股想法,不如看看她行李入面有什麼東西!她睡著,司機又要專心駕駛理不到我,就淡定地拉開她行李的拉鏈。

拉開後一睇,都是衫,書,食物,手信,真繫好似別人去旅行的一樣,還有一袋入面有套著過未洗的國X空姐制服。我見到忍不住伸手摸左一下,好滑,從來都無想過可以摸到空姐的制服,還有香水味呢,看睇入面還有幾set同牌子的胸圍內褲,多數系白色蕾絲,有一個粉紅色胸圍,同一條黑色t-back底褲。

真是打飛機第一選擇,我老實不客氣的拿走其中一個白色胸圍,不過就睇個bra個牌見到真的有得32C,之前似D因為有墊防突點,之後把其他的放好,就回上層去了。

上到去,見到另一個情景,她可能以為我已落車,就好開放的坐。除去那對高跟鞋,成對腳掌放在自己張椅上面,著住裙都楝高只腳抱膝屈住整個人的睡。地心吸力下裙子下擺滑到腿根,露出一雙修長黑絲大腿,在太腿三分之二見到絲襪頭。

如果前面張椅系透明,裙底下就會全看光光,不過現實一定不會的啦,心裡暗罵她表明清純真放蕩!我坐回自己位取出手提電話,之後靜靜地走左去她旁邊。

她正睡得到頭重重,隨車搖動見到裙底裡了,黑絲的盡頭入面是襪褲,那雙黑絲襪褲非常的薄,看到入面系白色內褲,應該同胸圍是同一套的。

可能是由於出汗的緣故,中間的地帶格外突出,白色所覆蓋的地帶稍稍的有些隆起,將惹人遐想的地方包了個密實。又有兩塊白色東西,不知是衛生巾或是底褲邊,總之沒有好似學生妹的有著底裙。

從沒這麼徹底地看到空姐的雙腿,今次連她下體的白色底褲也能清楚的看到。這麼精采自然要用手機近影她,拍下極其珍貴的一刻。影了大約四張相,她好像醒了,我就急坐回去自己的置位。

巴士上她聽了一個電話,我偷聽到她原來住村屋,還要是我同村的,原來她已經訂婚後第一次工作回港,聽到她小聲罵她男友不來接佢不關心她,我聽到她有未婚夫也相當妒忌。

「 叮……」 她按鍾落車了,今次我先過她落樓下,希望捕捉那胸部春光,翹屁之喜。

不出所料,她還未知自己扣少一拉鈕,因為車未停定而不夠力搬自己行李失去平衡,整個人蹲了下來,但沒有倒下,在近距離再見到她黑襪褲內的白色底褲。

我急急扶起她,車子也再動了一下,變成了美女投懷送抱,我樂不可支,藉此由上領口清楚窺見在她鈕扣的空間到白色胸圍並露出了淺淺的乳溝,差點叫了出來,心裡暗地裡讚了一句:「好美!」

我忍住了心裡的興奮,但下體已挺起,當然空姐沒發現我的醜態,她還對我說了聲謝謝。

下車後,由機場開始我睇到那麼多好風光,又怕之前偷影的相被她發現,所以急急地行必經之路,林蔭小經回家。

此徑路燈十分少而暗,只有一米闊約200米長,旁邊有幾間荒廢村屋,男人老狗我都怕被人打劫,怪不得那個空姐罵他未婚夫不出來接她,一路快行一路聽見高跟鞋的咯咯聲漸遠,自己又快回到家裡,怎知……

「呀,救命呀……」

有人大了左一聲,之後就無聲無息,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理走為上著……等一下,剛才好像是那一位空姐的叫聲,回頭看一看吧。

當時見到一個男人從後用手帕掩住空姐的嘴,另一隻手緊握空姐頸項。

「不要……不要……」

她受不了地身體翻了過來雙手用力地推他,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她的手袋行李已散落一地,男人正想拖空姐入空屋有所動作。今次麻煩了,他到底想劫財還是劫色呢?

走出屋外,看到男人將手袋行李搬入租客已退租的村屋內,原來他已經把弄暈空姐並把她平放在一張床墊上,在暗暗的街燈下睇到屋內一角里那男子已抽出陽具,正戴上避孕套要將她就地正法。

我心想,空姐最後一個見到的人就是我,我是同她一個站落車,又不見到我的身影,如果她醒來知道被姦,自然就會覺得是我幹的。我一個人住,無證人之下,男人又有用套,我豈不是水洗都不清?膽粗粗只好救她吧。

在屋外大叫一聲,「你做什麼的呀?你不要逃,警察來了,呀sir,就是他啊……」

那男人聽後大驚,急忙把褲子穿起頭都無回就奪門而走,消失於黑暗中……

我入屋後想用手提電話報警和叫醒那位空姐之際,空姐就醒了,她很驚慌死死拉緊了裙子,見到我就想大叫。我情急之下怕被她誤會就撲過去掩住她的嘴,身體壓倒在空姐身上。她反抗咬我,我鬆了左手,她就大叫,「你剛才系巴士不斷的偷看我也算了,而家還想強姦我,救命啊……」

「不是我啊,剛才想強姦你的那個……」

我未說完她打左我一把掌,大罵:「等我男友來到你就知死,你不要走呀!」

今次完蛋了,給他男友來打一身不特止,還要被警察拘捕及控告企圖強姦,我不是發惡夢吧?

「你誤會了,都說不是我,請你相信我啦,好嗎?」

我好用力的捉住她膊頭,將她壓在床墊上,我當時並不是想真的要幹她,只是手肘無意中碰到她的胸部數次,並沒有犯罪的衝動。

不過經過剛才巴士上的偷窺,自己又無女友,而家還有這樣身體接觸,美女空姐的髮香跟呼出的熱氣都將我的性慾點燃了,下身開始有興奮的感覺,我……男人的本能終於抵擋不住,最後的道德與理智線最終失守,膽子粗起來,從此刻開始將再也無法回頭……

我打她一巴,不再對她存有一絲的同情或憐惜,「他媽的,講你又不信,你那麼想比人強姦丫嘛,好!」

這時候的我也毫無避忌地用雙手從後擁抱著她,摟住了那細細的蠻腰,碰到她白滑散發出的青春氣息的身體,隔著制服就迫不及待的撫摸起那發育完好的雙乳,並開始吸啜著空姐的耳後根,舌尖往她的耳窿深處舔去,由雪白的頸項狂吸從她體內傳出來的體香。

「你幹什麼,不要,停手別這樣!」

Yuki一雙纖細白皙的手努力去抵擋伸向身體的黑手,不停在我身上拍打拳擊。我雙手按住她雙手,她嘴不斷大叫,我嘴唇就強力壓住Yuki的小嘴對她濕吻。本能地女生對陌生男子的侵犯,只能用舌頭將另一舌推出去,所以沒有再大叫,幸好她沒有想到要咬我條?。

最後始終男女力量有別,她雙手已被我左手按左頭部上方,而我的右手不斷摸胸抽水,拉高Yuki的制服上衣,由腰間伸手入去隔住胸圍大力抓她的乳房,她大叫,「呀,不要呀,好痛呀,好痛呀!」

我摸完上面,也自然要摸下面,一路吻著她一路用右手從上伸入紅色半截裙入面亂摸,現在她不能再攻擊我,只能自保,企圖緊合雙腿防姦。

但事實上防線已被一個一個擊破,裙子被掀高,接連黑絲襪的褲襠被強行扯開,大腿被我大力用雙膝分開,其中一隻小腿只掛著小半遺下的絲襪,現在只有一條純白色的平腳花邊底褲擋住我的去路,上身還有一件因拉扯而變得不整的制服及入面的半罩式後扣胸圍。

此時,屋外突然雷雨大作,雷雨加上男人獸性大發的確十分可怕,突然,「呀!」

是我大叫一聲,她出腳踢中我要害,好在不是太中目標,她一陣掙扎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推開我掙著坐起身來。她見機快速的掙脫開我的手推開我,轉身就要往室外逃跑。

我就了痛左一痛之後立刻回神,急急起身去追捕她,幸好她一出門就被村屋的門檻拌倒,上半身掛在門外,上身正被大雨淋濕,正大叫救命。

「哎,這樣的大雨,你男友怎會聽到你叫呢,不如你叫來比我聽好過啦!」

我雙臂強拉她入屋,抱起她帶著她的行李上樓上的一間房,開燈再拉上窗簾布。

「不要呀,不要強姦我呀…嗚嗚…」Yuki嚇得直抖,雙手亂打著放聲大哭。

「我怎會強姦你呢,我們是在這裡做愛呀,老婆仔。」

剛才黑漆漆,現在開了燈及她上身淋了微雨,見到一套比透更透的制服,白bra比之前更為清楚,是一個杯罩面上有鏤花的胸圍。我忍不住一手拉開上身衫中間的鈕,原來是十分易除的按鈕式,不是扣鈕式。

見到白色胸圍正緊緊地包住雪白的乳房,「不要這樣!」她輕叫一聲,還想用手護胸,我照舊把她壓倒在床上,左手按住她雙手,右手到她背後鬆開胸圍的後扣。

這時空姐被按著手,掙得兩團雪白無瑕,比例勻稱的乳房從鬆掉的胸圍裡彈了出來,隨著亂扭誘人地晃動著,立刻完全在我的掌握中了。

太好了,於是我親吻了她胸前的項鏈,再撥高她的杯罩,用口好似bb狠狠地吸吮她的乳頭,由左到右,由右到左,再埋頭在裡中間食波餅瘋狂侵犯。期間Yuki不斷掙扎,身體左避右避,但吸吸下不知她是不是生理上有反應,反抗減少了。

我趁這機會放開了她雙手,一手掀高她的制服裙,雙膝分開她的雙腿,我連忙脫去衣服,再除去自己褲和內褲,露出比常人粗及長的肉棒。

肉棒掙脫了束縛,昂然挺立著隔住Yuki條底褲頂她小妹妹,她猜到即將發生什麼,搖著頭哭道:「不要……不要啊……」

一頂之下不太妥當,有一硬塊頂住,一撥開她的白色底褲,媽的原來真的是衛生巾,她m到。不過條巾由她起床載到現在都無血,應該系剛來完好乾淨,不過我那麼笨現在才知氣頂之下,「死八婆,m到也不出聲,信不信我全插你上前後3個洞?……」

「不要,不要呀…放過我啦,我有未婚夫,我還快結婚了……」

「放過你?你剛才你不是很狠很惡的嗎?」

我上身壓落去,左手按手,右手搞她下面,拉走衛生巾手伸入內褲撥弄著她軟軟的陰唇,之後再指插陰道,另一指就按摩她的陰蒂及陰道裡每一寸嬌美幼嫩的組織,真是好窄性經驗不多一點都不濕。見到她下面的陰毛濃密,以前以為毛毛長,性慾強,怎知條女搞了很久真的不動情。

我看著黑色絲襪在大腿還穿著高跟鞋,私密部位被我遍覽無遺,我更加興奮了,老二又變得比剛才更堅挺。

我迫不及待的把老二對準她的陰部,龜頭上面已經流出了一點透明的液體,我準備用一人之分泌,達到兩人之爽快。我不理她的反對,強行想插入去,不過她無淫水真繫好難入。始終是強姦,她再反抗下身不斷的左擺右擺,只是碰到白嫩的大腿內部,不許我對準她的陰道口,還趁亂打左我一巴。

這樣反而激起左我的獸性,左手再按住她的雙手在她頭的上方,我強吻Yuki的櫻唇,條?在她唇上耳朵面頰的放肆,再用剛才男人用的手拍掩住她嘴。看來那個男人是專業色魔,手手帕裡應該有迷藥,她很快就有點些迷迷地,反抗無那麼激烈。

趁這機會我再用右手扶正小弟,在乾涸的玉門外徘徊,始終是被強姦所以她沒有分泌,唯有就這樣的強插。

Yuki感到難受極了,下半身不斷地扭動著,之後雙腿一陣激烈地掙動,她還大叫:「不要啊,不要啊,呀好痛呀…呀……」

我經過多次的嘗試後,我的陰莖終於對準了位置,龜頭成功侵入了空姐的私處。雖然龜頭慢慢擠開了緊合的蜜唇,但我的陽具在陰道口還是遭到很大的阻礙,她開始不斷發出痛苦的呻吟聲,眼中再濺出淚花,陰道的肉璧因為疼痛而痙攣。

「不!不要動……不要動了!!好痛!!」

一直以為漂亮已訂婚的她是很早就被男友開封,只是她的陰道比較緊,或是她尚未完全濕潤,我撫著她的臉問道:「你是第一次嗎?」

「不要……求你停手……不要強姦我……我未試過的呀,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我不要對不起我的丈夫,請放過我吧……」

「我知道啊,剛才我在巴士上聽到你們的對話。」我心裡大喜,原來她是一具完整潔淨的軀體,一位純真的處女,想把第一次留給緡後的丈夫,「你未婚夫怎會那麼笨沒早一點幹你,請對他說聲抱歉,我先要走了。」

「啊…啊……啊…不要!不要!快停下來!啊…啊…好痛啊!」

下體感到的刺痛,Yuki知道自己快要失身,努力地踢著雙腿,希望用最後的餘力想要掙脫,去捍衛著自己最寶貴的貞操。

但是逃不出我的掌控,我繼續用著我的肉棒嘗試鑽入,一下又一下地把陰莖逐少部份地進入,每一次都先退後進,但每次都退得少、進得多,所以陰莖還是越插越深,沒有讓她有一絲幻想可以逃走的機會。

空姐雙腿緊緊的夾著我的腰,一雙粉拳捶在我身上,扭動著臀部反抗著。她的乞求和呻吟卻讓我慢不下來,最後我一鼓作氣猛然用力,在她「噢」的一聲驚呼中,巨大的陰莖終於捅進她的陰道內。

「好痛!」她自己用手摀住嘴,另一手揪著床單,她痛苦地閉起眼睛。睜開眼時,已經流出了眼淚。

陽具已刺穿那薄薄但是又是很重要的一層膜,Yuki見已經被我深深地插了入去,好像給我的陽具釘在床上一樣,失去剛才的反抗和掙扎,只系眼流著淚,手無再亂打,腳無再亂踢,我見她這樣,就放開捉住她的左手,右手都無亂摸,雙手攬住她背。

「老婆仔,你叫旭琦丫嘛,郁(動)啦,郁(動)才好妧有快感嘛…」

我放緩抽插,享受著處女空姐陰道的擠壓,待她破瓜時的痛楚稍為平息。她真繫好緊,以我的硬同粗,知道好多女都會死去活來,「好爽啊……你呢……覺得怎樣……」

多年來一直守身如玉,相信她男友多次求歡也會被嚴詞拒絕,但始終還是要裁在淫賊手裡提早成了一個小婦人,表情悲憤欲絕,「嗚嗚嗚,我不動呀,我不要你呀,放過我啦……」

我不理她,決定用下面與她溝通。我讓她換了個姿勢,一隻黑絲高跟美腿踩在地上,一隻踩在床上,我從後面一手摸著乳房,一手搭著她的肩膀,下起頭來,只見一絲絲落紅順著陰莖流下,就以處女貞血作滋潤,以龜頭來回磨擦著她的陰道,其撞擊的力道傳遞到她的上身,另一邊雪白的乳房也隨著韻律,來回彈跳著。

我露出勝利的笑容,欣賞著眼前的絕景;看著她被我幹得唉聲連連,呻吟聲迴響在整個屋內,真爽。誰叫你要勾引我,穿著那麼短的空姐制服裙,剛才救了你還要屈我想強姦你,害我真的要強姦你,都是你的錯,看我怎麼處罰你!

之後把她趟平後再插幾下,再次重複猛烈的抽插運動,初經人事剛被開苞破身,處女落紅的清純空姐那能受得這樣的淫風暴雨摧殘,再次不斷大叫掙扎,「停…停下來啊……」

一邊內褲及破爛絲襪的一雙41吋白滑長腿亂踢,我擠在Yuki雙腿之間,她怎可能會踢得到我,我每插一下,她咬著牙忍受從子宮傳來的震撼力,空姐抽泣著的哭聲都是高聲,尖叫「呀…呀」。

到我兩隻手都緊握Yuki 32c的竹筍波,白皙的乳房透著淡綠色的靜脈,已經是相當成熟的果實,「乳房好有彈性,不讓人玩玩實在可惜……咦咦 ,你未婚夫也有玩過嗎?」

其實我問也是多餘,到她這個年紀這樣渾圓挺立的雙乳亦沒有些微下墮,肯定未經過任何人的觸碰拉扯。我以指尖搓揉著空姐嬌艷欲滴的乳頭,那乳頭受到刺激,漸漸變得更為硬挺、更為腫脹,我時而擠按,時而吸吮,教她也不斷搖頭「唔唔」咬唇,自己用手捂自己的嘴,以免聲音太大引我覺得她有快感。

順著空姐的大腿來回撫摸,感受那絲襪摩擦的觸感,薄得好像沒穿絲襪那樣,而且手感極好,摸在絲腿上很滑很滑,陰莖就進進出出的刺進她體內最深處,我恨不能把龜頭也刺入她的子宮內,心裡瘋狂的念叨著,「操死你,幹爛你……」

「不要……輕一點……不要那麼粗魯……溫柔一點……」Yuki開始吃不消,只好低聲求饒。

我不斷抽出抽入,下下插到最入,沒有好似其他人那麼的九淺一深,我要將我所有累積至今的獸慾,毫無保留的全部發洩在她身上,才不會理會她那處女呼痛,舒不舒服,大家就現實些吧。

「哦呵……哦呵……哦……太深了……我會死掉的……哦唔……唔……饒了我……」

對她的嬌軀一波波地蹂躪,聽見她那種連氣都快喘不過來,嬌聲求饒的樣子,我大叫,「呼……呼……爽吧……說呀……說呀……」

「啊啊啊……啊……啊……啊……喔……!」掙得累得也說不出話來,只是渾身抽著哭, 每一次都使都發出Yuki 哀怨啜泣聲。她也以夾緊屁股的肌肉,挺起小穴作為回應,她只能本能的回應著我的抽插。

我不斷的抽插Yuki,真是奇怪,因為是在強姦我也怕被人看見,我想盡快射精完事,越這樣想,越是不射。再過左十幾分鐘,只聽到美女空姐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喘息也越來越大,感到Yuki 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把我的陰莖夾緊,穴心一下一下的吸啜著龜頭,陰肉緊緊纏繞著我的老二,一下一下來回的套弄,她的身體正在回應我的慾望。

男女性交的最正,又濕又暖的感覺回來了,「爽!好久沒這麼爽過!」加上一種虐待、強姦般的快感,生理和心理的雙重興奮,我露出極舒服的神情,就算一個沒有經驗的女人見一個正在上自己的男人有這個神情,知我就要射了。

雖然月經好完了,要到下星期才開始進入排卵期,不過她想改變被徹底姦辱的命運,「不!不要射在裡面! 」

她雙手想推開我,不斷推我的腰同心口拗動腰枝向後,但我大力捉實她的腰際,相互的黑森林再交織一起。

根本反抗都系多餘的,你越是推我,更加刺激了我心中征服的慾望,越是興奮就越快射!

於是把她的雙腿從肩上放下,分開兩邊,用我的身體壓在她身上,雙手從她背後用力摟著,這樣每一次不僅插入得深,而且還能摩擦她的陰蒂、摩擦她的乳房,揉弄她的身體,我也會得到更大的刺激,用力做最後的衝刺,下身加強抽送的動作,「忍不住喇,等我射死你,呀呀呀,Yuki呀Yuki,好舒服呀!」並用唇再次封住了Yuki的嘴,吸啜著她的小香舌。

被強行壓著雙唇又被吻著,接近崩潰的Yuki感到我快要到達高潮,隨之而來有數以億計精蟲闖進自己的子宮,現在卻只能發出嗚嗚聲,仍然無法把我擺脫,心裡又急又慌,眼眶也不禁流下斗大的淚珠,雙手一時用力捶打著床面,一時又捶打著我的背脊。

我緊緊地抱著這個初嘗人道的空姐,她的胸口也在急促的起伏,將接近爆發的龜頭硬抵著她的子宮口,全身打了個冷震,這時她像抱著我的手用力緊了幾下,身體抽搐了兩下,這讓我的快感來了,之後陽具不斷跳動,在她陰道最入面射精。

我們都無力起身,大家都大汗淋漓,Yuki 也感到陰道背進自己的意願將侵入的陰莖緊緊夾住,令惡器得到鼓舞把穢液不停噴進自已體內,密穴頂端也配合的一吸一吸,要把我好多好多的全部吸乾。

米已成炊已經沒有再掙扎,Yuki兩隻手就從我背上滑下去,攤開在兩邊,「唔唔」地高一聲低一聲在哭訴著陣陣暖流正直奔到子宮深處,我就伏在她身上,逗弄她硬凸起來的乳頭,充分回味著處女所獨有的滑潤的身體與挺立的雙乳,原來內射空姐那麼好玩,我撫摸著她的長髮說:「你的第一次不內射怎算完美的初夜呢?」

見到Yuki受辱流淚的樣子,加上鈕扣全開的白色上衣,拉高的胸圍,滿乳房的紅印,肚皮上的呼吸起伏因被姦飲泣的變短而速,因過度分開的雙腿變了闊裙的窄裙,在我肉棒摧殘下又紅又腫的陰部,多餘帶血絲的精液不斷從陰道裡每寸地方倒流出來,把裙子弄濕了一大片,大腿上的手印,破爛的黑絲襪,分散左地上平日為以為傲的黑色真皮高跟鞋,床上的一攤暗紅色血漬,知道自己攻陷了一個快為人妻的處女空姐,忍不住用Yuki的手機拍下又這個情景。

同時,大蛇又再次起頭,再次張牙舞爪,我這次不想再姦她下面,抓起Yuki的頭髮,將大蛇放到她口邊,示意她張口含著。

有落紅的陰莖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臉前,令她本能地別過臉去,她不肯就範,「不行,我不要!你放過我……鳴……你是無恥色魔…」

我一面玩弄著Yuki的尖筍的胸脯,「你自己來吹,我再快活一下!」

先前被強姦時,乳房在我的挑逗下,已經違背她的意願下產生反應,她不想再一次獲得這種羞恥的快感,急忙把我的手扯開。

跟住我強要她跪在地上,強行打開她的口,「好臭呀你下面……」她舌頭動了一下就停止不再動了,而含著的淚水悄悄地掉落,肩膀也起伏不定。

「對,因為剛插完你個臭西。」我感到不耐煩,發出威嚇︰「不含的話,你張開雙腿,又濃又糊的精液灌滿了下體的相就做你factbook裡的頭象!」

「不要啊……我含…嗚嗚嗚……」

Yuki握住我的陰莖一口含進櫻桃小嘴裡吞吐起來,唇與龜頭不斷地摩擦,用舌頭把陰莖舔著。心理暗讚Yuki口技實在不錯,技術之好完全不像是個處女。

倘開的制服讓我看到胸圍左搖右擺,兩個乳房也搖搖晃晃,已經令到我的慾火再度高熾,隨著我玩弄著她的兩邊乳頭,強大刺激令少女敏感萬分的乳頭起了老實的反應,她更要用力吸著我的肉棒,以免自己發出甜美的呻吟聲。

「對……用力吸……含深一點……要讓我舒服……用手套弄……翹高屁股,伏在我前面,再含深一點……」

頭髮不斷地搖擺著,我撥開她細膩如絲的秀髮,看著自己的陰莖在空姐小嘴裡被吸吮著,太爽了!吹左一陣,我的陽具又在她口入面跳動,要口爆了她。

她知我爆,又想推開我,我捉實她頭不讓她離開,要她把精液全部吞下及要舔乾淨才放開她。披頭散髮的空姐泣不成聲,一邊咳嗽一邊用手擦拭著嘴巴。

我亦滿意地放過她,警告她不要報警,否則裸照會網上瘋傳,之後離開。

到現在報紙都沒有報道空姐強姦的消息,看來她真的沒有報警,不過我發現原來狼藉污穢,不堪入目的裸照只有她的手提電話有,我自己是沒有留底,實在太可惜了,不過她也不會報警啦,難過要自己老公知道自己著了舊鞋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