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得承認我從小就不是怎麼優秀的學生,甚至在大家眼中是一個不則不扣的小混混。雖然我並沒有犯下天大的壞事,但小事不斷,傷透身邊人的心。我何其不想從新開始,找份安安穩穩的工作成家立業,但身邊的酒肉朋友卻不斷阻擾我的計劃。

自從去年認識小馨後,打從心底我真正相信我的機會來了。這並不是一般電影小說的情節,一位單純的小女生徹底改造了一個滿懷罪惡卻無法脫困的野馬;這是真實生活中不斷重演的橋段,機會與命運的捉弄。

小馨也並不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她很年輕時就踏入社會,接受現實生活的洗禮,她也交往過無數個男友,其中也是有包含如我般不羈的男人,但母性的一面總是讓她心存想改變另一半的夢想。

遇見她時,她有份穩定的工作,生活還算單純,我們因為被彼此對方外型的吸引,很快地就一發不可收拾,陷入愛的泥淖。

小馨撫媚的臉孔與完美的身軀讓我愛不釋手,纖細的腿部一直都是她最滿意的,時常穿著迷你裙、踩上高跟鞋嶄露她自豪的一面。走在路上十,她長髮飄逸宛如電視中的明星,時常都會引來許多男人的目光,將她從下到上打量一番。

她曾經當過空姐,所以早已習慣男人有色的眼光,現在當了OL更能購買自己喜愛的衣服來襯托她姣好的外貌。

我們在床上的結合更是令我百做不厭,本以為藉由身體的交融,我們可以做做短期的性伴侶,不過一旦與她熟識之後漸漸發覺她的內在美,她的好讓我重新省思我的人生與我未來的路,我希望也願意為他改變,走上社會比較允許或正常的路。

幾個月來似乎我的改變讓小馨寡目相看,我有了穩定的工作,雖然薪水不多,卻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起步。我也開始遠離之前的環境與朋友,雖然與狗肉朋友還是有在連絡,但已經與他們漸漸疏遠了。

我與小馨則是越來越緊密,她也承認從沒有如此愛過一個人,我們天天如影隨形,可以說是很幸福。

但每段感情都不是風平浪靜,總有些難題要面對,我們的問題導火線來自於一通電話。

一個熟人的電話。

他是以前與我一同混的道上兄弟,起先都還算正常,直到他話鋒一轉,很冷靜地跟我說我哥出了事,要我準備一些錢替他解決現在的處境,否則他老大是不會放過我哥。乍聽之下我當然不肯相信以為他在開玩笑,直到他讓我哥跟我說話,我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長話短說,我哥一直也都不是一個乖乖牌,他至今闖過的禍絕對比我多,也比我嚴重,他這次和一些大老上了牌桌,卻輸了他沒有能力償還的債。對方知道我哥身邊沒有錢,於是找上我來,要求我哥債弟還。但金額實在龐大,就連我與女友現有的存款都不夠救他。

正當我們在思考如何說服對方先放了我哥,然後我們再從長計議要如何還債,對方已開始條件。

「不如這樣,我們也不是那麼沒有良心,一定要逼你們到絕路,這筆錢我知道你們暫時絕對湊不出來,但我們會考慮給你們時間。」對方說著。

我心中一愣,哪有如此便宜行事的,果然他接著又說:」但是有件事你們必須要先做,否則我們也不會放人。」

他停了幾秒繼續說:」你也見過我們老大,他上次見過你們之後,對你女友可是讚不絕口。」

我聽到之後腦中天打雷劈,頓時空白,他的意思是?

「如果你讓你的女人來陪我們老大,每晚可以抵掉一大部份的錢,可以輕鬆地救你哥。」

我完全沒辦法回應,小馨在旁看著我的表情也很納悶。

「我知道一時你會很難接受,但你真的要好好考慮,如果你不希望你哥在我們這受到半點委屈,你知道該怎麼做。」對方話說完後立刻掛上電話。

我愣在那,直到小馨搖了搖我才清醒過來,我花了不少時間消化自己的錯愕,才緩緩地向她訴出對方的條件。

小馨聽了之後也是完全傻眼,愣在床邊。那晚我們彼此都沒有對話,因為對方的條件看似絕無可能實現,我也只能拚命思考如何去籌這一大筆錢。

我徹夜輾轉難眠,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睡著了,但卻突然被搖醒。小馨的手搭在我的手臂。

「你真的想保你哥出來嗎?」她問。

「想,但他們的條件是不可能發生的。我明天要問問另外一幫的朋友,看看…」

我說到一半,她打斷了我的話:"如果這是你哥最後的關卡,如果在這之後你哥可以學乖,如果可以不要把事情再蔓延,如果已經沒有其他選擇…就讓我去吧。」

說完她兩串眼淚已流下,我抱緊她,心知這就是對方要的,但這代價巨大。但我親哥又不能見死不救。我沒有回她,心中掙扎一夜,一方面又捨不得小馨付出自己的身體,另一方面又很自私地跟自己說只是一晚,很快就過的。

第二天我們彼此沒有太多交談,事態畢竟嚴重。晚上一到,手機響起,另一邊又是對方的聲音。

「考慮得如何?」

我的手發抖,緊抓著電話,看著小馨,令我心碎的是我從她的眼中看到異常的平靜,她閉著眼睛向我點了頭。直到對方催著,我只回答了一聲:」嗯。」

「很好,這樣才對,我給你地址,你等下把她帶過來吧。」對方回著。

一路上,我們都不發一語,我只能握著小馨的手,傳遞我對她的感激與愛。

那是一個郊區的獨棟別墅,屋子前停了多輛車子,我牽著小馨的手緩步走向大門。

「我們的主角到囉。」其中一個幫我們開門的小弟。

他們的老大走向前,色瞇瞇地看著小馨,手直接向她身過來。

「我要先見我哥。」我抗議著。

「等下你就會見到了。」那個老大回我。

老大粗魯地一把拉起小馨的手就要往旁邊的房間走去,小馨回頭含著淚望著我,我也只能呆立在那,什麼也沒辦法做。

小弟指揮我坐在房間對面的沙發,眼看著老大將小馨帶進房裡,連房門都沒有帶上,我在房間前面看得一清二楚,其他小弟也湊在房門口預備要欣賞老大上小馨的戲碼。

老大命令小馨站在床沿,面對著房間門,開始要將小馨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扒光。

「請你把門關上。」小馨苦苦哀求著。

老大並沒有理會她,主動將小馨身上的針織衫一個鈕扣、一個鈕扣解開,當老大脫去小馨的上衣時,小弟們各個吹著口哨,發出許多讚賞的聲音。而小馨C罩杯的白色胸罩已經毫無遮掩地展現在眾人面前。

「拜託,請你關門。」小馨不放棄地跟老大說。

「不要害怕,等下我會讓你很開心的。」老大回。

老大並不浪費時間,他很快地將小馨的胸罩單手除下。

「褲子就自己來吧。」老大跟小馨說。

小馨知道再怎麼反抗也沒辦法阻止今晚即將發生的事情,她脫下了自己的牛仔褲,只剩一件白色的內褲站在老大面前。

「你們誰要來幫忙脫她的內褲啊?」老大轉過身問在房間門口的小弟們。

有一個年輕小弟急忙喊著他願意,老大並讓他走向小馨。

小馨光著上半身,她用雙臂遮住自己的胸部,擠出深深的乳溝,小弟走到她前面直盯著她的胸部看著,雙手放在小馨的腰部,順勢將內褲往下拉至腳踝,小弟彎著腰,臉部的高度剛好在小馨的陰毛前,還趁機向陰部聞了一下才退回門口。

此時老大也已將衣服脫光光,看著他走到小馨身後,以為他直接就要提槍上場了,沒想到他命令小馨將腿張開,全身光溜溜,眼睛緊閉著,成大字形站在一群小弟前面。

小馨身體突然抖了一下,叫了一聲,驚嚇眼睛突然張開。原來就在小馨不注意時,老大靜悄悄將他的手指從後面直接插入小馨的陰道中。

「好痛!」小馨掙扎著。

老大似乎不理小馨的哀號,繼續一進一出的用手指在小馨幹幹的陰道中抽插,整個房子只有小馨痛苦的呻吟及小弟們的吶喊。

一根手指、二根手指、三根手指都放進去了,小馨呻吟聲沒有斷過,隨著老大的節奏,小馨的聲音也忽大忽小。

小馨面帶痛苦且羞愧的表情,雙手卻握著自己的胸部,大拇指弧口緊捏著自己的乳頭,往中間擠壓,呈現一條深深的乳溝,臀部則隨著老大的動作忽前忽後地搖擺。

老大有手玩弄小馨的陰部一會後,他終於將手指抽出並高舉著。

「誰說她沒有在享受啊?我手指上就是證據!」老大說著,接著又是小弟們一陣歡呼。

老大的手指看起來很是濕潤、晶瑩剔透,原來小馨她不自主有了生理反應,她的淫水流滿老大的手。

老大將小馨轉過身來,雙手放在她肩膀上施壓,令小馨不得以只能蹲下。老大撫摸著小馨的秀髮並自行加自己的外褲及內褲一起脫掉,露出那又黑又粗的肉棒。在小馨不注意時,老大的一個手掌放在小馨頭後突然往自己的下半身壓過來,另外一隻手則是握著小馨的下巴,硬生生地將他的陰莖放在小馨嘴唇上,用力一推,半根肉棒已經在小馨嘴裡。

此時後面的小弟們更是起哄、拍手,看著小馨的背影,赤裸著身體蹲在大哥面前為他口交,大家都悄悄地往前跨進一步,想看得更清楚些。

除了小弟的喧鬧聲,整個房間就只有小馨嘴裡有規律地吸允口水聲,大哥手放在小馨頭上,不停地擺動,看著黑黑的一根在小馨口內進進出出,有時甚至整只都沒入她的嘴哩,我坐在房外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馨在房內被一個陌生男人凌辱著,任由那些小弟免費觀賞。

不知過了多久,老大在小馨嘴裡時快時慢,一點也不溫柔,老大的粗暴讓小馨滿臉都是自己的口水與肉棒分泌出的初精,有的甚至還滴到小馨的腿上。

老大終於將自己的棒子從小馨口中抽出,還有一條長長的口水絲自小馨嘴唇連在老大的陰莖上,小馨看到很是懊惱試圖擺動頭讓它斷掉,但無論她怎麼甩都沒有用,這條絲還貼上小馨的臉頰上,又淫蕩又羞愧。

老大用力一把將小馨拉起並將她扔在床上,小馨害羞地將身體捲曲著,不讓其他人看到她的私密處。

老大看著小馨邪惡地笑了一聲,並轉身過來並指著兩位小弟說:」你們兩個過來。」

那兩個小弟受寵若驚,趕緊往房間內走入,老大繼續指示他們:」你們兩個一人站一邊,抓住她的手和腳。」

小馨聽到立即說:」不要,不要。」

老大說:」誰叫你那麼害臊,我們這是在幫你耶,你配合也是一次,不配合也是一次,你自己決定吧。」

小弟非常聽話,站在床的左右兩側,一手抓著小馨的手腕,一手則抓著小馨的小腿,令她成大字形,腿部還被他們拉的特別開,小馨的毛原本就不多,此時她的頭撇過去不看著任何人,她的陰唇卻完全地被暴露在外,表面看起來光滑有水,甚至看到小小的穴洞隨著小馨的呼吸而縮放。

老大看時機成熟,爬到床上,就在小馨的下面,一手去撥弄小馨的陰部,用了大拇指與食指將小馨的穴掰開,抖了抖肉棒,便將他的泛紅且膨脹的龜頭往小馨的洞裡塞,一吋一吋地往裡探,直到整根肉棒都插入小馨陰道中。

「啊~~~~」小馨大叫了出來,聲音又是痛苦、又是羞愧。她緊閉著眼睛,身體顯得僵硬,一切都任由大哥與小弟的擺弄。

「我就知道,你不僅人長得美,身材美,進入你身體的感覺真是不賴。」老大誇獎著小馨。

「不要…啊….嗯….不要啊。」小馨只能小聲地說著。

「各位,她以前是空姐耶,我就知道空姐最愛這套了,口中說不要,身體卻洩了底,等下做完你們要乖乖排隊,不要說大哥沒有照顧你們。」

小弟們聽到歡欣鼓舞,爭先恐後擠到房間內看著小馨表演,且已經開始協調先後順序。

小馨急忙叫著:」說好一次而已啊?!你們不能這樣!」

「如果你能夠讓大伙滿意,你老公哥哥的債務就能一筆勾銷,我們就不會再碰面啦。但如果你不想配合的話也沒關係,我們以後可以繼續保持聯絡喔。」老大威脅著。

小馨抿著嘴,顯然不知所措,但老大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衝刺,在小馨體內橫衝直撞。

小馨留下了傷心的眼淚,她為了我哥居然做了這麼大的犧牲。

老大對小馨絕不輕柔,老大每次的抽送都是用全力,身體撞擊的啪啪聲又大又響。雖然百般不願,但小馨的淫水卻越流越多,啪水聲也很清楚。

小馨的手腳都被小弟制住,整個人像一個大娃娃似的上上下下動著,被老大強姦著。其他小弟還趁著小馨無法動彈,對她上下其手,有的兄弟搶著摸她的胸部,捏她的乳頭,有的趁機撫摸她平坦的腹部及修長的美腿,更有一個直接將舌頭放進小馨嘴裡強吻著她。

小馨看似已經完全放棄,完全墮落,任憑大伙在她身上對她做出極羞辱的動作,她身上沒有一寸肌膚是沒有被摸到的。

我已經沒有辦法繼續看下去了,我低下我的頭試著將這一切當作一場夢,耳邊只聽到房間內男人的吆喝及歡呼聲,吵雜聲已經漸漸淹蓋小馨的呻吟及叫喊聲,偶爾還會聽到類似小馨在幫人口交的口水聲。

在地獄的時間過得特別慢,過了至少六個小時,天色眼看就要變亮了,這時房間內的聲音才逐漸安靜了下來,小弟們也走的差不多了。

我抬頭一看才發現小馨一絲不掛地站在房門口,她的頭髮散亂,妝也全花了,臉上夾雜著淚水與類似精液的液體。她已經無法站直,膝蓋朝內、雙腿彎曲扶著門框,全身上下都是精液,身上甚至還有許多紅色的,不知是被揉捏或是拍打下場。

她站在那不發一噢,我趕緊扶著她出來讓她坐在椅子上,欲轉身進房間將她的衣服拿出來,她拉著我的手,輕聲地道:」不要拿,我不要。」

想必是她也完全不想見到那些衣物了,但還是要穿,所以我仍進房取了她的褲子,順便拿了條毛巾將她全身濕答答的精液抹去,她低著頭讓我將我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便扶著她往外走。

走到門口時我突然想起,問了坐在旁邊的小弟,」我哥呢?」

小弟愛理不理地回我:」老大已經將他送走了。」

聽完我扶著小馨繼續往車子走,坐在車上後小馨整個人癱在車椅,閉著眼睛疲憊無比。

我回頭往那間屋子看過去,愕然發現一個我無法解釋的景象,我彷彿看見我哥和老大站在房子二樓的窗內笑著交談,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閉起眼睛又再看一次,這次他們兩個身影就不見了,我帶著困惑的心情趕緊發動車子離開這個罪惡的地方。

回到家後我抱著小馨上樓,我幫她除去身上的衣物讓她進去浴室沖洗,才發現她的褲子裡全是陰道流出的精液,不知昨晚被灌了多少陌生男人的體液,我緊抱著她不發一語,我想從今以後我會一輩子守護著她。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