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洺,21歲,在軍中服役,我和另一個很要好的學長裕翔是同一批放輪休出去的,他住高雄,我住桃園,收假的前一天,我就先回到高雄找裕翔學長,在他家住一天,再一起收假回營。過了一晚,收假當天的早上,我先出門下樓去買個早餐。

買到一半,就看學長背了包包,看到我就跟我說,隊長找他有事,要他提早收假回營,下次再補他一天假,裕翔學長很受隊長重用,我就跟學長說沒關係,晚上我自己收假回營就行,讓他別擔心,趕快回去找隊長報到要緊。我買完早餐,就回到樓上學長的家裡了,裕翔學長家裡還住著她女朋友曉玲,才高中畢業,但身材很好,胸部也很大。

我回到樓上,正要回客房時,看到了裕翔學長房間的門沒關上,我走近一看,驚艷了,裕翔學長的女朋友曉玲穿著性感的蕾絲網紗睡衣,網紗睡衣內可以清楚看到胸部透露著乳頭,學長房間裡有酒味,可以想是學長與曉玲做愛助興時喝的。

我看曉玲應該是睡著的,我躡手躡腳的偷偷進了學長房間,走近床邊更仔細的看著曉玲,網紗下面穿著的也是一件網紗內褲,可以隱約看到內褲內茂密的陰毛,我的下體已搭起帳篷,肉棒翹得受不了,曉玲的胸部隨著睡著的呼吸起起伏伏,我靠得近近看得好仔細,連我的呼吸都要被她起伏的胸部給控制了,還能聞到曉玲呼吸時呼出的濃濃酒氣。

我正看著曉玲的胸部出神時,曉玲的眼睛稍微瞇開來了,我嚇了一跳,正想著不知該怎麼辦時,就聽到曉玲喊著『阿翔!你起來了唷!怎麼沒有抱我?快點抱我啊!』。

我嚇到,還是在原地不敢亂動,曉玲一邊扭動自己的身軀,一邊用手撫著自己的網紗睡衣,又喊『快上來啦!幹嘛還穿著衣服?』。

我猜她不曉得裕翔學長接到隊長電話先收假回營了,然後可能是喝多了,把我誤認為是裕翔學長了,我才要稍做解釋,說著『曉玲,我…』。

結果曉玲就拉了我的手,把我硬拉上床,還拿著我的手抱著她的胸部,我瞬間感受到曉玲那奶子的觸感,當兵兩三年,母豬都能賽貂蟬了,更何況是曉玲這樣一個美女。我躺在曉玲的旁邊,一手還正撫摸著她的奶子,正在想不知道該怎麼辦時,曉玲轉身面向著我,說了一句『阿翔!我要…』。

然後曉玲的嘴就主動的吻上了我,然後她的手還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游移,甚至要脫掉我的衣服褲子,我享受著曉玲的手在我身上游移,雙手終於拿出一點勇氣去擁抱她的身軀,便開始與曉玲喇舌起來。

而曉玲的動作更是大膽,她伸手到我的褲子裡,直接抓住了我早已勃起的硬梆梆的肉棒,輕輕的套弄著,接著我不曉得曉玲她是不是真的喝醉把我當成裕翔學長認不出我來了,她把我的上衣脫掉,又趴到我下方,把我的褲子連同四角褲一併給脫掉,我全裸了,還彈出了我那硬挺挺的肉棒。

我已全裸的躺在裕翔學長房間的床上,趴在我面前的是裕翔學長的女友曉玲,而且穿得那樣若隱若現的性感,剛還與她舌吻過,她的滿嘴酒氣也讓我稍微失去了理智,任憑曉玲要對我做什麼,她伏在我下體,抓著我的肉棒,就往她的嘴裡含去。

我知道都到這個地步了,叫我怎麼能克制得住,我稍起身坐起來,曉玲趴在我的跨下為我口交著,我開始放肆大膽的往她的身體撫,往她的背摸著,往她的奶子抓去,順勢把曉玲的網紗睡衣撩起,跟著脫掉她的睡衣,我看到曉玲裸了上半身,我的肉棒硬得不得了,抓了她的頭,讓她更使勁前後的用嘴套弄我的肉棒起來。

大概是被曉玲用嘴服務得太爽,不曉得為什麼,我像失去理智般了,居然敢脫口說出『曉玲!我要幹你!』。

我才說出口,有些後悔,怕曉玲認出是我的聲音,誰知道曉玲她回我『嗯!阿翔!快插我!我也好想你趕快進來!』。

曉玲果然已經醉到把我當成了是裕翔學長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真的就不客氣了,我決定要放手做了,我讓曉玲背對我,我脫掉她的網紗內褲,她的內褲已經完全濕透了,不需要我再前戲,也是怕曉玲認出我,所以我才讓曉玲趴著,我從背後進入,我也能安心些,我挺起我的肉棒,看著曉玲已經翹得高高的屁股,我對准她的小穴,終於讓我插入了曉玲的身體。

我抓著曉玲的腰臀,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入曉玲的小穴,因為我實在不曉得原來幹別人的女友是這麼爽的事,而且還是一個高中剛畢業的正妹,我猛烈的抽插著,而曉玲開始淫叫,淫叫中還不停得要我幹得大力些『嗯…喔…阿翔…嗯…好爽…再大力點…阿翔…用力的幹我…』。

曉玲真的以為我是她男友裕翔學長了,我回應著她『曉玲…爽不爽…我要強姦你…我要幹死你…你被我幹得爽不爽啊…』。

曉玲她沒聽出是我的聲音,淫叫般的回應我『阿翔…我好爽…嗯…快幹死我…我就是想被你強姦…』,聽到曉玲這樣回應,我更是興奮的幹著她,姦淫著她。

我想曉玲既然已經意識不清到把我誤當成是裕翔學長了,那我也不怎麼需要害怕,我把曉玲轉過身來,以正面的姿勢再次插入曉玲的小穴,我稍趴下來壓著曉玲,雙手不停的抓揉曉玲的大奶子,這一次更是我主動的把舌頭伸到她嘴裡,與她開始喇舌,下半身也不忘前後的抽插著曉玲。

沒想到我真的在跟曉玲做愛了,中間我還說幾句淫穢的話刺激曉玲『曉玲…你真淫蕩…像個小淫娃…我要幹死你這個小淫娃…我要就這樣一直強姦著你…』。

最後一句我還慢慢的說得很清楚,曉玲回應著我『嗯…我是淫娃…我很淫蕩…嗯…快幹我…我要你強姦我…』,她的回應讓我求之不得。

我稍起身,抓著曉玲的雙腿往她的肩上壓,然後讓我的肉棒能夠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到曉玲的小穴深處,隨著彈簧床上下的律動,還有我每一下抽插撞擊的啪啪聲,以及曉玲那淫蕩的叫床聲,她叫著『啊…嗯…好深…喔…嗯…好大力…好爽…快…幹死我吧…我快爽死了…』。

都聽到了,是曉玲自己要我大力幹她的,我當然不客氣的大力抽插,然後接著聽到曉玲叫著『啊…嗯…阿翔…我快了…快要到了…啊…快…快了…』

我想曉玲是快要高潮了吧,而我自己也快射了,我就問她『曉玲…我也快射了…我要全部射到你裡面唷…』,其實也不是問她,根本是在宣告。

接著我知道我自己已經快要射精了,但曉玲還沒高潮,我稍忍著不射,繼續猛烈的抽插,跟著曉玲一聲『啊…啊…啊…』的喘淫聲。

她的整個身體抖動抽慉著,也感覺到曉玲的小穴一陣陣的緊縮,我就在這時候,一次把我熱燙燙的精液全部射到了曉玲的身體內,曉玲像是感受到我熱燙燙的精液般又呻吟了一聲『啊…啊…嗯…』。

我把她的腿壓著她的肩的動作沒有變,讓我的肉棒仍是挺挺的插著她的小穴,輕輕的再抽動幾下,讓我的精液完完全全的都射在曉玲的體內,我還問她『曉玲…爽不爽…我全射到你裡面了…』。

只聽她回應著『爽…好爽…都射進來吧…』。

一陣休息過後,我才稍微的清醒過來,驚覺底下插著的是裕翔學長的女友曉玲,我趕快起身,抽出我的肉棒,看到曉玲的小穴口開始緩緩的流出我的精液,我擔心流得整張床都是,趕緊拿了枕頭墊在曉玲的屁股下,讓精液別這麼快的流出來,其實內心深處卻有另一個邪惡的聲音說著,就讓曉玲懷孕吧。

說不定懷了我的孩子,裕翔學長卻都還不知道呢,但那也只是想想,我趕緊拿了衛生紙擦乾淨曉玲的小穴,曉玲整個人軟癱沒力的躺在床上動也不動,我擦乾淨,而在小穴裡頭擦不到的,我也就不管了,邪惡的想著反正說不定真的就懷上我的孩子也不錯啊。

看著曉玲應該是累癱到睡著了,我趕快把她的內褲與睡衣都穿回去,蓋上被子,清理了一下床上,然後走出房間,反鎖房門,不讓曉玲發現我有進去過,而且還姦淫了她。我在客廳看著電視,一直到中午我都吃過飯了,曉玲才從房間出來,出來的時候還穿了短褲,套了件罩衫,問我裕翔學長呢,我騙她說剛剛中午裕翔學長被隊長打電話提早召回營去了,我晚上再自己回營收假就好了。

她聽了不疑有他,就往浴室走去了,我想她應該沒有發現吧,而且她大概也會以為早上跟她做愛的人是裕翔學長吧,反正我打死不認就好了,房門都鎖著,也沒證據吧,只是不曉得像今天這樣的情形,還能不能有下一次呢?

────────────────────────────────────────

『女生篇』

我是曉玲,19歲,準備上大一,我是裕翔的女朋友,我都叫我男友阿翔,阿翔是我在網咖認識的,那時候他才剛入伍,還是個菜兵,雖然我們才認識一年,因為每次他休假都會和我約在網咖,之後便在一起交往了,高中畢業,我跟爸媽說念大學想自己在外面找房子租,所以就住到了阿翔家,阿翔爸媽另外又在別處住,所以阿翔是自己一個人,我住到阿翔家,就變成了我在幫他顧家,他專心在軍中服役,每次他放輪休,我們就天天做愛。

這次他有個學弟小洺,收假前一天就先到阿翔這等收假了,收假當天早晨,阿翔被一通電話叫醒,他軍中的隊長要他提早回營,於是匆匆收了行李就下樓要回營了。

我知道小洺下樓買早餐了,也知道小洺前幾次都一直瞄著我看了好幾次,小洺的體格跟阿翔差不多,好幾次我也看到他無法控制勃起搭出的帳篷,讓我看得心癢癢,好想讓阿翔以外的男人來上我。

這天真是好機會,阿翔提早收假回營了,小洺下樓了,我趕緊到冰箱拿了兩罐啤酒,一下子就灌下兩罐,我只穿了一套網紗的睡衣與內褲,就躺到床上去假裝睡著,房間的門也打開著,讓小洺以為是阿翔沒關門,果然,小洺買完早餐回來,發現了房間門沒關,他就走進來到了床邊,我知道小洺正注視著我,讓我很緊張,我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我多麼想小洺趕快撲上來幹我。

我知道小洺只敢看著,不敢對我亂來,我只好稍微瞇開眼看著他,然後對他說『阿翔!你起來了唷!怎麼沒有抱我?快點抱我啊!』。

要讓他認為我把他當成是阿翔了,雖然他聽到了,他卻還是不敢有動作,我試圖翻個身,手還故意撩著我的網紗睡衣,對他說『快上來啦!幹嘛還穿著衣服?』。

我要讓他以為我酒喝多了,真的把他當成是阿翔了,看他還是遲遲不敢上來碰我,就在我知道他準備想解釋他不是阿翔時『曉玲,我…』。

我馬上伸出我的手抓住他的手,把他拉上床,讓他躺到我旁邊,還抓著他的手去撫摸我的奶子,我好興奮,我正在勾引阿翔的學弟小洺,而且他待會一定會幹我。

小洺雖然躺在我旁邊,手也還在我胸部上摸著,但他應該還是不敢真的對我怎樣的樣子,所以我只好轉身面向他,假裝清醒的說了一聲『阿翔!我要…』。

勢必一定要讓他認為我真的把他當成阿翔,讓他才敢有下一步的動作,不等他抗拒我,我又馬上吻上他的嘴,手也伸到他衣服裡摸著他的身體,這時候小洺才敢輕輕的抱著我,我不客氣的把我的舌頭伸到他嘴裡,與他喇舌,趁著與他舌吻時,又把手伸進他褲子裡,抓住他那已經硬到不行的肉棒。

我輕輕套弄著他的肉棒,我真的想要了,稍微起身脫掉了他的上衣,又把他的褲子連四角褲也脫下來,讓他一絲不掛,他那硬挺的肉棒也挺現在我面前。剛剛舌吻的時候,我就一直趁機把我分泌的口水往小洺的嘴裡送去,試圖讓我嘴裡的酒氣能感染一些給他,看他能不能敢借酒壯些膽。

看到小洺的肉棒硬挺挺的在我面前,我趴在小洺的跨下,沒等他反應,抓著他的肉棒就往嘴裡含去,一邊吸舔,一邊套弄得口交著,我想小洺應該終於投降了吧,他開始有所動作,我還在口交著,他就坐起身,邊用手抓玩我的奶子,邊用手在我的背上游移著,跟著他順手把我的網紗睡衣給脫掉,終於他也忍不住想幹我了吧。

我能感受到他的肉棒更是硬挺起來,小洺的手還扶住我的頭,讓他的肉棒在我嘴裡前後抽插起來。我想到待會就要讓阿翔以外的男人幹我,我的小穴早已經把我的網紗內褲弄得濕透了,我已經好想要小洺趕快幹我了,這時候小洺突然說『曉玲!我要幹你!』。

我聽了之後,知道小洺他終於也忍不住了,於是我趕快回他『嗯!阿翔!快插我!我也好想你趕快進來!』。

聽到我說這句,他一定更能肯定我把他當成是阿翔了,他一定能更放心的開始幹我了,果然他讓我背對他,脫下了我那已經濕漉漉的內褲,我像只母狗般的已經等不及他趕快插我,我背對著他,把我的屁股翹得高高的,感受到他的肉棒抵在我的小穴口,然後他一個往前,小洺的肉棒終於幹到我的小穴裡了。

其實我的第一次給了阿翔,就沒跟別的男人做過,這次大膽的嘗試讓小洺來幹我,是阿翔以外的男人,內心裡的刺激不會比身體的興奮來得少,小洺他幹得我好爽,我放聲的呻吟起來,還要用言語刺激小洺『嗯…喔…阿翔…嗯…好爽…再大力點…阿翔…用力的幹我…』。

他一定認為我把他完全得當成阿翔了,小洺也開始說著『曉玲…爽不爽…我要強姦你…我要幹死你…你被我幹得爽不爽啊…』。

聽到他說要強姦我,要幹死我,我被這些耳語的感官刺激得更加放蕩起來,我開始回他『阿翔…我好爽…嗯…快幹死我…我就是想被你強姦…』,我就是要小洺像姦淫我般的幹著我。

就是要讓他認為我完全的把他當成阿翔了,他聽我這樣說完,終於他把我翻過身去,由正面的插入,一雙手還不停的搓揉我的兩粒大奶子,而且這一次是他主動的舌吻起我來,他的下半身也還是不忘的一直抽插著我,就像是一般男女朋友做愛般的幹著我,跟著我聽到他對我說『曉玲…你真淫蕩…像個小淫娃…我要幹死你這個小淫娃…我要就這樣一直強姦著你…』。

聽到他說要強姦我的最後那一句,我就更加的興奮,更加的覺得刺激,我就是想要小洺強姦我,我回應著『嗯…我是淫娃…我很淫蕩…嗯…快幹我…我要你強姦我…』我就是想要被阿翔以外的你強姦我,你知道嗎?

接著小洺他抓著我的雙腿,往我的肩上壓著,我的小穴被這樣的姿勢弄得更開,讓小洺的每一下抽插都能狠狠的幹到我的小穴深處去,小洺他真的在姦淫著我,我也爽得回應他『啊…嗯…好深…喔…嗯…好大力…好爽…快…幹死我吧…我快爽死了…』。

他聽到我這樣淫蕩的叫著,他的體力像是用不盡般的更大力的幹著我,我感覺到我的小穴,到我的小腹,有一股感覺,我想我快高潮了,我開始叫著『啊…嗯…阿翔…我快了…快要到了…啊…快…快了…』

就聽到他也在這時回應我說『曉玲…我也快射了…我要全部射到你裡面唷…』。

我根本爽到聽不到他說要射到我裡面。我只知道我快要高潮了,而且小洺還是不停的猛烈抽插,我不行了,不由得叫了一聲『啊…啊…啊…』。

然後我的身體一陣的抽慉,我也能感受到我的小穴無比刺激的緊縮抽慉,然而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我的小穴深處,有一股暖燙的熱流噴射進來,那是小洺也在我體內射精了,那股熱流讓我抽慉的小穴更加的刺激,使得我又不小心的呻吟了出來『啊…啊…嗯…』。

小洺並沒有馬上將肉棒抽離我的身體,仍是壓著我,肉棒挺挺的頂著我的小穴深處,讓他把他的精液射乾淨,他還問我『曉玲…爽不爽…我全射到你裡面了…』。

而我真的也爽到只能回應他『爽…好爽…都射進來吧…』。

小洺一陣休息過後,才終於起身,抽出他的肉棒,我能感覺到小穴突然沒了肉棒的充實感,裡頭的精液應該會趁這時流出,小洺也知道吧,他趕快拿了枕頭墊在了我屁股下面,不讓精液流出來,我想他該不會是想讓精液留在我身體裡,想我懷上他的孩子吧,這萬一讓阿翔知道怎麼辦。

不過好在他還是趕快拿了衛生紙清理我小穴流出的精液,雖然還有殘留在體內的精液沒摳弄出來,但也就算了,晚些我自己去浴室沖洗就好了,我整個人被阿翔以外的男人姦淫這樣的念頭刺激著,身體被小洺這樣激烈的猛幹後,我實在爽到累癱了,一動也不想動,於是閉上眼休息了。

等到我醒來時,時間已經是下午了,睡衣與內褲也已經穿回我身上,床鋪也稍有整理過,我看房間的門已被關上,而且還上了鎖,我想小洺還真是聰明,知道要製造假像,我穿上短褲,套件罩衫,走出房間,看到小洺在客廳看電視,假裝的問他一句阿翔呢,他居然騙我說阿翔中午才被召回營去,我想他大概是想讓我以為早上幹我的人是阿翔吧。

算了,反正是我自己設計好讓他來幹我的,隨便他怎麼掰吧,我趕快去浴室沖洗我的小穴比較要緊,在浴室裡沖洗時,我還已經開始在想著不曉得還有沒有下一次的機會,原來讓不是男友以外的男人幹是這麼刺激的事,反正至少是認識的,我也不太算是亂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