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寧可欣和方風儀一撞鐘情,再撞芳心暗許,她嗆辣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敏銳而細膩的心,她根本就是一個心地善良,關心體貼人的美麗女孩,張牙舞爪只是她的表像而已。

其實她早已對英俊雅氣的方風儀情根深種,方風儀為了把美人兒追上手!堵人、站崗、送花,只差情歌沒唱;所有情人該做的事情,他都一一照單全做了,而這一切,都只為了要她當他的女朋友。

正當二人情投意合,你儂我儂

沒想舞國風起雲湧,江湖波濤再起--

不打算涉足江湖的方風儀,不得不再次面對江湖,

在這恩恩怨怨的江湖之中,他能否再次全身而退?

他能否再現他的英雄本色……?

第一章

滾滾苦海東逝水,浪花淘盡舞伶淚,火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下海幹舞女,像一般墮落風塵的女子一樣,大都是為了錢。

「白雲大舞廳」一如往常般,霓虹閃爍,門前車水馬龍,裡面鶯歌燕語,熱鬧非常,來捧場的客人絡繹不絕,當然也少不了那些富商名流之類的。

方風儀褪去臉上的稚氣,從一個充滿理想的大男孩,蛻變成一個成熟穩重的大男人。

他亡命國外三年歸來之後,在金艾文大班傾囊相授下,「白雲大舞廳」的生意蒸蒸日上,他旗下的小姐,一個比一個美艷,一個比一個風騷迷人。

方風儀笑臉迎人地和客人點頭打招呼,又叫最好的小姐出來坐台。這時候,阿誠急急地向他走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方風儀眉頭微蹙,轉身走向前面的卡座。

卡座上,方艷紅與客人之間,似乎發生了不甚愉快的事情。

「呂董,請你放尊重點。」撥開不規矩遊走在她大腿間的手,方艷紅笑容一斂,聲音變得冷峻無情。

還是不行,這麼多年下海,為什麼她還是學不會忍受男人在她身上游栘的手,以她這種身份是早該習慣的。

「艷紅,少跟我玩這套,你早讓人給上過床,還在這給我裝淑女啊!我呸。」呂宋陳矮胖,長一個啤酒肚,他滿臉不屑,滿嘴胡語,遊走在方艷紅腿上的手,更沒有移開的打算。

「呂董,舞廳的規矩,你是明白的,而我一向是這樣的。別以為有錢就能叫舞小姐陪睡覺……我承認,我跟不少男人發生性關係,但都是心甘情願做的。只要我願意,有錢也好沒錢也無所謂,我不願意,是沒人可強迫我的。」

她雖然是個舞女,但她也是個人,她需要別人的尊重,也有她自己的原則。對於呂宋陳的冷嘲熱諷,方艷紅絲毫不顯得卑微,堅硬不改的脾氣依然強烈。

「規矩?規矩和這比起來哪個重要啊?」呂宋陳不屑的口吻依然不改,財大氣粗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大疊千元大鈔,色瞇瞇地就往方艷紅圓潤飽滿的胸脯內塞

「雜碎!」沒有時間讓她冷靜,方艷紅只覺得萬分侮辱,她忿怒的站起,拿起茶几上還斟滿著酒的酒杯,把酒辣辣地往呂宋陳身上潑,更是不屑的掏出胸間那一疊大鈔往他的臉上甩去。

「賤貨!你敢用酒潑我……」呂宋陳沒想到眼前的舞小姐如此囂張,竟敢對他潑酒撒野,他手足無措的跳起,擦拭著臉上的酒清殘跡,生氣的舉起手就往方艷紅的臉上甩過去。

他是花錢來找樂的,不是來找氣受的,她以為她是什麼?在他看來,說得好聽是舞女,說得不好聽不過是妓女而已,她竟敢給他氣受?

「哎呀,呂董,您這在做啥呢,我們艷紅惹您生氣啦?」方風儀適時的出現,擋住了針鋒相對,怒火中燒的兩人,他急忙安撫著呂宋陳的不悅。

方風儀是個好大班,私底下對自己旗下的小姐,個個愛護有加。對這種仗著財大氣粗就想占舞小姐便宜的客人,他自有應對的辦法。

尤其他對方艷紅,她皎美的容顏,潔白的肌膚,一雙美目流瑩顧盼,風姿綽若,加上她從「大夜曲舞廳」跳槽白雲舞廳力挺方風儀,更是令他心生憐愛。

「幹什麼?你瞧瞧,你旗下的小姐對我做了什麼?」呂宋陳指著自己的DORUGABA西裝,看到名牌西裝上的酒漬更是怒不可遏。

「唉,艷紅,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呢?去去去,給我進去休息室反省。」方風儀嘴裡雖是責怪,但眼神卻暗示著方艷紅別再鬧事,這裡由他來處理就好。

「不小心?方大班,你說話未免太客氣了點吧!我一定要她親口向我道歉賠不是。」呂宋陳態度強硬滿面怒容,不讓方艷紅有任何退路。

「這……這……」方風儀左右為難,沉吟起來。

「大班,這不是我的錯,我不會道歉的。」方艷紅把俏臉一擺,脾氣依然強硬,更表明自己的立場。

「方大班,應該怎麼做;要不要賺錢,你自己看著辦吧!我相信你是聰明人。」呂宋陳志在必得的露出陰沉沉的笑容。他絕對相信錢才是他們的最愛,不然他們待在這裡做啥呢?

「呂董,和氣生財嘛,大家各讓一步,事情不就圓滿解決了嗎?大家一向都知道小姐們有票房的顧慮,就算接客,也只有在床上才能碰她們,剛才是您先壞了規矩的,也不能完全怪艷紅,當然,艷紅也實在太衝動了點,把呂董您灑得全身濕漉漉的。沒關係,呂董,這件事我一定負責到底,好不好?」方風儀軟硬兼施的動之以情,不希望得罪了這個財神爺。

「這個嘛……」只手托著下巴沉思,呂宋陳的意志開始顯得不定,似乎是對自己先壞了規矩引起的爭端感到一絲困窘為難,但要一下子就點頭答應對方和解,不是顯得太沒尊嚴了嗎?

「呂董,您大人有大量,就別和艷紅那女人家計較這種小事嘛,這傳出去對呂董您的聲譽有影響啊。」方風儀看準了呂宋陳眼神的猶豫,趕緊再加一把勁。

「算了,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和這婆娘計較,但今天的消費怎麼算?我來這不但沒有享樂到,反而受了一肚子氣,你說怎麼辦?」呂宋陳見有機可乘,便開始死皮賴臉的計算起自己的利益。

「不算,當然不能算您的坐台費,外帶您的西裝,我們還會免費幫您送洗,還有您下回來,我一定請您一瓶XO,呂董,您看這樣好不好?」方風儀眼光一向看得遠,見到對方態度稍微緩和,馬上不計成本的說道。

「好,我爽,方大班,你為人厚道,我下次來一定捧你的場。哈……哈哈……」呂宋陳對於省下一筆可觀的開支,滿意的笑著離開。

一場風波就此平息,剛才引發的小小騷動,也歸於平靜。

舞廳打烊,後面小房間的休息室裡。

「艷紅,你是越活越糊塗了是不是?」方風儀略帶責備的語氣,但仍帶關心,他實在不知如何教導這個令他擔心的女孩。

「大班,你知道那不是我的錯。」方艷紅沒有多做解釋,但仍然很強調自己沒錯。

「我們不談誰對誰錯這個問題,你幹這行也這麼久了,如何應付客人安撫他們的心,你還學不會嗎?」

方風儀搖頭歎氣,幹這一行,千萬得罪不得那些客人,他們來這兒還不都是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找樂子尋開心嘛,他能幫一次、兩次、三次……但若哪一天他不在舞廳裡,要是再發生這種事怎麼辦?真教人擔心

「大班,我知道你關心我,但那已是我最大的忍耐極限了。」方艷紅盯著牆壁感到些許的無奈。

「艷紅,有些時候忍一忍,總比你被帶出場,好一些。」方風儀瞥一眼神情有點空泛的方艷紅,打從心底不明白,為什麼方艷紅情願被客人帶出場任其玩樂,也不願客人在舞廳裡多碰她一下?

「這些細節,我以後會多注意的,大班,你放心吧!」方艷紅沒有多說什麼,空洞的眼神摻雜著幾許憂鬱。

「有事別悶在心裡,告訴我好不好?」方風儀見她神情恍惚,關切的問,他早已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在疼愛了。

「大班,我會有什麼事瞞著你呢?你別想太多了……」方艷紅向方風儀敷衍地揮一揮手,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

「沒事就好,打烊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方風儀見她不說,也不強迫她,只是提醒她該回去了。

「大班,謝謝你。」方艷紅露出由衷的感謝。

「下班吧……」方風儀揮了揮手,心思愈加愁緒。這女孩的自我意識愈來愈強烈了,不知是好是壞啊

這讓他想起方寒煙,寒煙也是令他操心的女孩,自從三個多月前,方寒煙因廖竹廣強暴江雨涵,在舞廳打了丁大班一耳光,憤而掀桌而去那晚,他和她深談過後,她便一直沒再到舞廳上班。

想當初她從「三人行」西餐廳過來,力挺他的「白雲大舞廳」時還滿懷信心,自信滿滿地揚言,要和他縱橫舞林,成為一代舞國名花。

但現在,她為了躲廖竹廣,連班也不上,他雖然很贊同她離開廖竹廣,但這種躲避的辦法,並不能完全解決問題。

廖竹廣連著三個多月來舞廳找寒煙,像瘋了一般,扯著他問他寒煙的下落,方風儀知道寒煙其實仍在臨海別墅,只不過廖竹廣不敢到別墅去,而王媽也和寒煙一起撒謊,因此令廖竹廣找不著寒煙的下落而已。

想至此,方風儀無奈地歎一聲氣。

「孽緣──」

真是孽緣,暴殄天物,好好的一個女孩,竟然跟黑道一個臭名昭彰的份子糾纏不休,這是方風儀替方寒煙惋惜不已的地方。

夜,越來越深了,方風儀披著一身的夜色,帶著一天的倦怠回到家中。從國外回來,他購置了這間高級公寓,這兒周圍的環境不錯,室內的裝飾也不錯,流線型的設計,黑白為主色調,整個房間充斥著一種剛陽之氣。

方風儀依窗而立,夜風徐徐,他手握酒杯,心境平和地遠眺漆黑夜空下寂靜的街景。他啜了一口酒,往事種種浮上心頭,前塵舊事也不過是幾年之間,但卻有份恍如隔世一般。

想起過去,他舉起酒杯遙對天空敬了敬,又啜飲一口。明天是大哥陳佑和季友梅的忌日,他從國外回來,只一次到過大哥的墳前拜祭,明天無論如何,都要到他們的墓前祭悼一番。

沒有陳佑,就沒有他方風儀,當他剛大學畢業,火車幫發生巨變,將他從原本陳佑羽翼的庇護下,不得不面對江湖中的恩恩怨怨。

那段日子是他最難熬也是最難過的,尤其是在國外,他並不適應那兒的環境,無法融入當地人的生活習慣,於是他回來了,回到久別的台灣。

「大哥,沒有你,也就沒有方風儀,如果當年能早點察覺到迦納慶的背叛,你和友梅姐都不用死……」

方風儀每想至此,便心如刀割。但死者已焉,來者可追,一切往事已隨風飄逝。他又舉杯向空中敬了敬,一飲而盡。

夜更深沉,遠方有二顆特別明亮的星星,恍惚就是陳佑和季友梅閃爍的笑臉,方風儀仰望著星空好一會兒,才終於離開窗口。

第二天,方風儀站在陳佑和季友梅的墳前,帶著幾分激動,又帶著幾分恭敬,默默地凝視著墓碑上那二張遺照。當年,他血洗祭悼式場,槍殺叛徒迦納慶與市場幫大哥眼鏡輝,為陳佑報了大仇。

「大哥、友梅姐,我來看你們了,你們安息吧!」方風儀把手上的鮮花,擺放在二人的墳頭,深深地鞠了一躬。

方風儀又默默地哀悼幾分鐘,轉身準備離開。

一個身穿黑衣,戴著墨鏡的男子從另一邊走過來,看著墳頭上的香燭和鮮花,他摘下墨鏡。

「你是小方?」男子看著原本瘦削斯文,現在已變得偉岸魁梧的背影,又驚又喜。

方風儀倏然回首,站在他身後的是幾年不見的阿猴。

「我是阿猴,你不認得我了?」阿猴熱切地上前,拍了拍方風儀的肩膀。

「認得,怎麼不認得?」方風儀笑了笑,沒想到他會在陳佑的墳前,和以前的兄弟相見。

「小方,你不是在國外嗎?回來怎麼不找以前的兄弟出來聚聚?」阿猴拉著方風儀的手,一改以前對他諸多的不滿。

也許隨著迦納慶的背叛,陳佑的過世,火車幫的解體,令阿猴終於明白方風儀並非是那麼沒用的一個人,尤其是他單槍匹馬,槍殺迦納慶和眼鏡輝,血祭陳佑大哥,令幫中弟兄更對方風儀刮目相看。

「我回來也沒多長時間。」方風儀淡淡地笑了笑。

「今天是大哥的忌日。」阿猴歎了口氣,他也是來拜祭陳佑的,他把一束花放在陳佑的墳前,向墓中的遺像深鞠一躬。

方風儀兩手插在褲袋,一身黑衣褲打扮,鼻樑上架副墨鏡,臉容冷峻,周圍墓碑林立,蒼松秀柏,幽森肅穆,他凝望著陳佑的遺像,心思又飛出很遠。

阿猴拜祭完,轉身拉著方風儀說要好好聚聚,方風儀看他一臉盛情,沉思了半晌,淡淡地點了點頭。雖然以前在火車幫時,他們並未深交,但今天的阿猴的確把他當兄弟般看待。

兩人回到市中心,找了家酒店坐下,阿猴要了一瓶XO,倒了一杯遞給方風儀,自己又倒了一杯。

「沒想到幾年過去了,想當年大哥在世時,火車幫是何等的氣勢。」阿猴幾杯酒下肚,便回憶起當年勇,提起當年事,兩人都不勝唏噓。

「是啊。」方風儀也啜一口酒,當年的陳佑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是他崇拜的偶像,如果沒有當年的慘變,他仍然跟在陳佑的身邊。

阿猴頻頻勸酒,也頻頻說起當年的往事,說到激動之處,更是一杯杯黃酒灌下肚。

「當年,我們都不明白大哥為什麼總是對你另眼相看,我和幫中的弟兄都很不服氣。」阿猴斜著一雙醉眼看著方風儀,又喝了一口酒,搖了搖頭,「後來我才終於明白。」

方風儀只淡淡地笑了笑,他哪會不知道,當年這些弟兄,因為陳佑對他的偏護,而對他格外的討厭,甚至是不服,迦納慶的背叛,更因陳佑對他的另眼相看,而積怨太深。

但畢竟事過境遷,對他格外照顧的陳佑也已去逝,他與幫中兄弟的恩恩怨怨,早已如風飄逝。

「阿猴,過去的事就別提了。」方風儀很有氣度地舉杯輕啜一口。

「不不不,我為過去有眼不識泰山向你道歉。」阿猴豪氣地舉起酒杯,向方風儀敬酒。

「你我兄弟一場,何必為過去的事耿耿於懷?」方風儀也舉起酒杯,和他碰了碰。

「我敬你,你是一條好漢;我佩服你,是你為火車幫報了大仇,我阿猴什麼都不懂,只是一個粗人,但我最懂得的是義氣。今後只要用得著阿猴的地方,你儘管開口。」阿猴把手上的酒一飲而盡。

難得今天二人前嫌盡釋,方風儀也倍覺開心,他和阿猴天南地北地閒聊起來,原來的火車幫,因為陳佑的去世早已四分五散。

當年的火車幫和市場幫同失幫主,兩幫人馬也發生過數次衝突,但終因失去頭領,如無頭蒼蠅般亂闖亂撞,令當時的警局甚為頭痛。

在台中另一個與火車幫、市場幫同分一杯羹的洪興幫,吸納了部分的火車幫派眾,勢力迅速擴大,阿猴也加入了洪興幫。

二人邊喝還聊,方風儀看看時間差不多,便向阿猴告別

方風儀回到舞廳,下午茶舞時間還沒開始,小姐們已陸續來到,在化妝室及休息室內閒聊。

方風儀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坐在皮椅上,啜飲了一口茶,他一隻修長的手放在桌子上,輕敲著節拍,目光落到牆上一幅用以裝飾的圖案上,圖案上是一個捧著水灌的長髮女子,白玉雕刻的美女帶著一份古典的神秘美感。

方風儀突然從座位上起來,走到外面向阿誠交待了幾句,便離開舞廳。

他駕著車來到寧可欣上班的幼兒園前面,他看了看手錶,離她下班還有一段時間,他坐在車廂內,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為何會跑到這兒。

幼兒園內,寧可欣帶著她班上的小朋友們,在鞦韆架與滑梯之間玩耍,她手上拿著一面小鼓,指揮著那幫有如小鳥般的小孩,清脆的童聲與鼓聲,時不時從對面傳來。

方風儀坐在駕駛座上,靜靜地看著對面那抹纖細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幾不易察覺的笑容,這小辣椒,很對他的味。

方風儀看著那抹倩影,不覺看得入神,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過去,他拿著放在車頭前面的玫瑰花,推開車門倚車而立,看著寧可欣從幼兒園出來。

寧可欣走出幼稚固,便看見倚車而立的方風儀,她沒好氣地一翻眼睛,也沒打算上前和他打招呼。

「嗨!」方風儀笑容可掬地上前,把手上的紅玫瑰遞給她。

「你來這兒斡嘛?」寧可欣沒接他的玫瑰,她和他也不過是見過二次面,吃過一頓飯而己,他來找她幹嘛?他們很熟嗎?

「別這麼生疏嘛,好歹我們也算是朋友。」方風儀並沒理會寧可欣臉上的表情,很熱切地把手上的花塞到她的手上。

「是嗎?」寧可欣撇了撇嘴,一副不以為然。

「難道不是嗎?」方風儀挑了挑眉。

寧可欣瞥他一眼,不過還是接過了那束花,還把秀臉埋在花束裡嗅了嗅。

「嗯,好香。」

「那我們走吧!」方風儀看著她乍然而放的笑容,心底蕩過一份從沒有過的柔情,美女他見得多了,他旗下的小姐,個個美女如雲,而眼前的寧可欣,雖及不上他旗下那些小姐們來得美艷,但她自有她的迷人之處。

她那賽白如雪的肌膚,烏溜黑圓的眼睛,總是晶晶亮亮,眨動著一份聰敏自信的神采,小巧細緻的秀鼻輕翕,圓潤的珠唇不點自紅,身上少了股風塵的味道,卻多了份秀氣慧中的氣質。

正是這份氣質,令他只想牢牢地抓緊她,不想讓她從他的身邊溜走。

「去哪兒?」寧可欣抬起頭,也不知是因為花香而令她迷醉,她只覺得眼前的男人,清逸瀟灑、飄散著一股男子氣概,她的心裡不覺怦然一動。

「你想去哪,我們就去哪。」方風儀看著她的眼睛,那張帥氣的臉上,散發著一股磊落的風采。

寧可欣看著他,心底怦怦地亂跳起來,她根本沒聽到他在說什麼,只是呆愣愣地恍起神來。

「可欣!」方風儀見她發呆,忍不住伸手牽著她的手,把她帶到自己車前,將她塞進車內。

「幹嘛?」寧可欣被塞進車內那剎,倏然從恍神中回過魂來,她渾身張滿剌,凶凶地問他,心底暗暗責怪自己像個花癡,被人賣了可能還幫人家數錢。

「去吃飯。」方風儀沒好氣地瞪她一眼,上一刻她還像個無知的小女孩,而下一刻她卻張滿渾身的刺。

剌?有點像方安莉,方安莉是他白雲大舞廳裡有名的帶剌玫瑰,那朵帶剌的玫瑰,還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呢。

「喂,我什麼時候答應你去吃飯了?」寧可欣衝他吼。

方風儀雙手握著方向盤,斜睨她一眼。寧可欣見狀,不依地大叫起來:

「你看什麼看?」

方風儀被她這麼一吼,嘴角掀了掀。

寧可欣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太凶了點,她抿著紅唇嘟起小嘴沒吭聲,她好像太不禮貌了,一副凶婆娘相。他把她當朋友,而她呢?卻幾次三番把他當流氓,不過也不能全怪她嘛,她跟他又不熟,怎麼能怪她?

「我先聲明喔,我們不會有後續發展的,你別花心機了。」寧可欣本想好聲好氣跟他說,但說出口的話,仍然很沖。

「你不可以把我當朋友看待?」方風儀轉過臉來瞥她一眼。

「我們又不熟。」寧可欣也瞥他一眼,哂起紅唇嘟嚷。

方風儀笑了笑,這女孩對人的防心極重,不會因為幾句甜言蜜語就暈了頭,正因為如此他才更喜歡。

方風儀把車停在餐廳的停車場,彬彬有禮地走到另一邊打開車門,請寧可欣下車。寧可欣跟他來餐廳吃飯也不是頭一次,走入格調高雅,散發著溫馨氣氛的餐廳,寧可欣的心情隨之舒暢起來。

點了餐,方風儀細心地照顧著她,寧可欣突然感到眼前的男子挺不錯的,也不知是不是這兒的燈光太溫馨,他給她一份很貼心的感覺。

或者她應該給他個機會,同時給自己機會?她時常這麼說方安莉,但為何輪到自己,她卻也跟安莉一樣了?

侍應生把他們的餐點送來,方風儀把她喜歡吃的,都放到她跟前。

「吃吧,我們可以從朋友開始,我保證,你會喜歡交我這個朋友。」方風儀吃著餐盤裡的佳餚,自信滿滿地對寧可欣一笑。

「哼,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鬼主意。」寧可欣卻很不給面子地駁斥他。

「會有什麼鬼主意呢?前二次是我開車不小心,差點撞上你,為表對你的歉意,我請你吃飯是很應該的。」方風儀風度翩翩。

「要說歉意?你上次也說是為了歉意,已經請過了。」寧可欣冷哼一聲,他肚裡在打什麼主意她會不清楚?

「一次不足以表我的誠意,你可以盡情地敲詐我。」方風儀半開玩笑半戲謔地看著寧可欣,要他使一點手段才能追上她,他會使的。

哈!這個男子是什麼人?哪有這麼好康的事?任她敲詐?是不是她不敲詐他?他會皮癢?

「你別有居心喔。」寧可欣可不笨,哪有人這麼慷慨之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別有居心倒沒有,但想交你這個朋友,倒是真的。」方風儀笑起來,舉手作投降狀。

「滿街都是人,你怎麼不去隨手抓一個來,卻偏偏挑上我?」寧可欣可不買他的賬,他說的諸很有嫌疑喔。

方風儀被她這句話逗笑了,這小辣椒嗆雖嗆,但卻不失她天真單純的心性。

「是啊,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挑上你。」方風儀話裡有話地,笑瞇瞇地看著她,看著她那張嬌顏上因他的話會有何反應。

他的話說得很噯昧不明,寧可欣霎時滿面漲紅,不自在起來。

「你是什麼意思?」寧可欣差點就掀桌子拍案而起。

「你飽了嗎?」方風儀答非所問,見她拿餐巾擦嘴巴,很體貼地問。

「飽了。」寧可欣揮了揮手,摸了摸飽得脹脹的小腹,甚至打了個飽嗝。

方風儀買了單,到停車場開車,車廂內二人都沒說話,只有徐徐流暢的風聲,以及路面周圍的喧囂聲。

寧可欣因為他剛才那句話,有點心緒不寧起來,聽他說那句話的時候,她的心「噗通」地跳了幾下,不過她很快就鎮靜了下來。

方風儀見她沒說話,他也沒說話,他握著方向盤,並沒把她送回家,而是把車開到山頂上,當他把車停下來,寧可欣才如夢方醒般跳起來。

「這是哪兒?我們為什麼來這兒?」寧可欣一臉慌張地打量周圍。

「你不覺得在這兒看星星,是很浪漫的事情?」方風儀嘴角含笑轉臉看著略帶一點驚慌的寧可欣,她是把他當色狼看還是賊看?她怎麼老是一副拒他於千里之外的神色?

「誰跟你浪漫了?」寧可欣沒好氣地嘟嚷,他到底要幹什麼啊?在這個山頭上,他要把她連皮帶骨吃了,大概也沒人知道。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方風儀看著前面漆黑夜空下閃爍的星星,突然向她說起他自己的身世。

「哦?」寧可欣瞪著他,不明白他為何突然把話題這麼一轉,轉到他的雙親去世上來,他雙親去世,應該跟這些星星沒關係吧?

「那時候我很無措,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方風儀低沉的聲音裡透著濃濃的落寞。

「噢。」寧可欣的心情,也隨著他的心情而起伏,大概是她自己是個孤兒,所以也能感同身受吧。「那你被送進孤兒院了嗎?」

「沒有。」方風儀搖了搖頭。

「哦?那你怎麼辦?」寧可欣突然被他的身世緊緊揪著她的心。

「幸虧隔壁的大哥收養了我,把我當弟弟般看待,才令我不至於流浪街頭。」方風儀想起那段從有到無,又從無到有,他是不幸中之萬幸。

「噢,那還好。」寧可欣由衷地輕吐一口氣,想到自己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真有份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是啊,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也多虧了那位大哥。」方風儀很感慨,對自己的身世,他從沒像今晚一樣,敞開胸懷讓別人瞭解。

「那位大哥現在人呢?」寧可欣對他充滿好奇,更對他話裡那位大哥充滿好奇,這麼好的人,真是難得。

「他現在已不在人世了。」方風儀神色黯然,想起陳佑,他還沒來得及報答他,他已去逝。

「噢,」寧可欣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她不好意思了吐了吐粉舌,「對不起。」

「沒關係。」方風儀看著她那可愛的舉動,眼眸中充滿了柔情,一掃心底的陰霾。

「今晚的星星真亮,月亮也很圓。」寧可欣很明顯地想岔開話題。

方風儀聽她這麼說,從心底發自內心的微笑。

「你呢?說說你自己。」方風儀在月色之下,目光炯炯地盯著她的眼睛。

「我啊?我沒什麼好說的啦,都差不多吧。」寧可欣揮了揮手,她也是個孤兒,她自覺沒什麼好說的。

方風儀見她不肯說,也沒勉強她。寧可欣說起幼兒園裡的小朋友,說到好笑處,忍不住咯咯咯地笑起來,說到小朋友的頑皮之處,那張小臉皺起一個小龍包般,充滿不悅。

「你會覺得煩嗎?整天對著那些小鬼頭?」方風儀關切的目光看著臉上表情豐富的寧可欣。

「怎麼會煩?」寧可欣不解地看著方風儀,她在孤兒院,也不都是這樣幫院長帶那些弟弟妹妹們?她對弟弟妹妹們充滿了愛心和耐心,所以她才會選擇當幼兒園老師。

「這麼說你喜歡這份工作囉?」方風儀問。

「當然。」寧可欣用力點頭。

「只要自己喜歡就行。」方風儀點頭。

寧可欣轉臉看著他,她發覺和他說話很輕鬆自在,他的話,很能安撫人不安的心,也許她和他會有個好的開始,在這星光熠熠的夜晚。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