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叫陳蘭香。52歲,我身高5尺1吋、體重130磅,三圍是42E、30、36,身材是屬於肉慾型卻又很性感的那一種。臉蛋屬於成熟師奶型,而且我走起路來左搖右擺,很像一樓一鳳,看起來胸部會很挺,臀部也就特別的翹。

在我舊年,我們全家住在鴨利洲公屋。我家有五個人,分別是老公、我、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

在我們家的巷口住著三個年約二十歲的男子,每天當我放工回家時,他們總會在樓梯口蹲著抽煙,並且對我說一些不堪入耳的話,例如像「妳的波很大」或是「死肥西」之類的,而我都是直接將大門關上,不理他們。聽老公說,他們三個平時在工地打工,整天無所是事,誰也管不了,討厭!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討厭他們啦!反而在他們叫我死肥西的時候,我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也許是因為我有點好色吧!而且當他們說我的身材的時候,我還有一點高興哩!只是我也很怕他們真的對我做出什麼,我還不想失去我的貞操。

有一個星期六,老公要回太陸,要到下禮拜才回來,女兒們跟朋友出去旅遊,而我那可惡的兒子本來要留在家陪我的,但他竟然偷溜到同事家去住了,結果家裡只剩我一個人。

晚上九點多,我正看著電視,突然想喝個飲料,『唉!如果那個死兒子在,就可以叫他幫我跑腿了。』現在只好自己去了。

因為天氣不錯,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加迷你牛仔短褲,裡面加一件粉紅小丁字褲,那件T恤很薄,我的淡藍色半罩式胸罩看得很清楚,丁字褲細帶子就露在屁股腰上,只是我也不在乎。

我到樓下的7-11買了一罐可樂就上樓了。就在我走到家門口時,突然感到有人在看我,回頭一看,原來又是巷口那三個男的坐在樓梯上抽煙。他們一看到我回頭,就趕忙轉過頭去,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趕緊將門打開。

就在打開門的同時,我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我還來不及開口的時候,就有一隻大手摀住了我的嘴,同時抱緊了我的上身,另一個人將我的雙腳抱起,我就這樣一邊掙扎、一邊被他們抱進了家裡。

摀住我嘴的那個人對第三個人說:「喂!大成,去把門關上!」那個叫「大成」的則在我們都進門後將大門反鎖住。

接著,他們將我抓進我的房間,並將我丟到床上,我趕緊退到房間的角落,並大叫道:「你……你們想幹什麼?!」那個剛剛抱住我大腿的說:「嗯?幹什麼?」他轉頭對那個剛剛摀住我嘴的人說:「喂!基佬,我們要幹什麼?」

「基佬」看著我說:「幹什麼?好好幹死妳呀!濕柴,你先上。」我假裝嚇得大叫:「不……不要過來呀!」

這時他們都已經把上衣脫掉了,我觀察了一下,那個叫基佬的身體最壯,其他兩個還好,但是都比我高了最少一個頭,我想逃掉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我決定先嚇嚇他們:「喂!我……我老公等會兒就回來了,你們……你們休想傷害我。」

那個叫大成的說:「嘿嘿……回來?等他們回來,妳早就不知道被我們幹到爽死、昏過去幾次了!」

我登時有點興奮了,心想:『怎麼辦?終於要被輪姦了,真好!』

然後,濕柴走過來抓住了我,並把我又拖到了床上,我再怎麼用力掙扎也是沒用。我一被丟到床上,他們三個就壓住了我,濕柴用一隻手扣住了我的雙手,並開始強吻我,還用舌頭在我嘴裡不停地翻攪;而他的另一隻手則把我的T恤翻開,並透過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停地扭動著身體,但他們很快就制伏了我。

基佬將我的牛仔短褲脫掉,並用他的大手撫摸我的大腿內側。突然有一股冰涼的液體潑在我的身上,原來是大成將我剛買的紅茶倒得我滿身都是,並說:「哎呀!這樣怎麼可以呢?我來幫妳舔乾淨吧!」

這時我的胸罩已經被濕柴脫掉了,在濕透了的T恤下,我巨大的乳頭看起來特別明顯,大成掀開我的上衣,並且二話不說就含住我的乳頭開始吸吮,「呀!唔……不……啊……」我忍不住開始呻吟了起來。

基佬聽到我的呻吟,就淫笑道:「嘿嘿!這死肥西開始興奮了,接下來有得爽啦!」他說完便開始隔著小丁字褲舔著我的私處。

這時我們四個身上都只剩下內褲了,我清楚看見他們每個人的褲襠前都隆起一大包,可以想像得到三個男人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而且尺寸都不小。我夾緊了大腿想阻止基佬的行動,但他卻用力地分開我的大腿,並將我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褲脫掉,「啊……」我已經放棄了抵抗。

基佬直接舔弄著我的肉縫,並用手玩弄著我的陰核,我興奮得不停流出淫水。這時濕柴和大成把他們的大肉棒掏了出來,並命令我幫他們口交,他們兩個的陰莖都好粗好長,我想最少有11吋,根本不是我能塞進嘴巴的尺寸,我只好像舔冰棒似的分別舔舐著他們又硬又熱的大肉棒,還用手上下套弄著。

大成似乎很舒服的說:「對!就是這樣……死肥西,妳把老子弄得越爽,等下我們大夥兒就插得妳爽個夠。」

這時基佬說:「好!我看妳也夠濕了,死肥西平時扮正經,原來是妓女都不如的賤老西!」他將內褲脫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彈了出來。天哪!他的陰莖果然是三個人裡面最大的,我猜超過了13吋,而且好粗。我興奮得雙腳亂踢,但他馬上抓住了我,並說:「來吧!好好享受我的『超級無敵大陽具』吧!」

他緩緩地將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初經人事的嬌嫩花蕊,才剛放進了一半,我就痛得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這時濕柴將他的肉棒塞入我的小嘴,防止我叫得太大聲,這樣即使我有一點痛也只能夠發出「唔……哦……嗯……」的聲音。

當基佬將他的陰莖完全插進我的小穴時,我已經痛得發不出任何聲音了。接著他開始在我小穴裡抽動,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個龜頭在裡面,再狠狠地插入,並且慢慢地加快速度。

他還一邊用淫穢的口吻說:「哦……哦……這死肥西夾得我好緊,真爽!」濕柴也開始在我的嘴裡進出,並對我說:「嘿!妳的嘴也真小,我被妳含得好舒服!」大成則抓著我的手幫他打手槍。

我的嘴和花瓣同時受到他們悽慘的蹂躪,身體好像完全變成了男人發洩性慾的性器官了,但是他們無比粗暴的動作,卻將我慢慢地推向快感的巔峰。粗大的陽具在我的舌頭上磨擦,又不時地深入我的喉嚨,帶給我一種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小穴裡更像是有一根又熱又燙的鋼棒在裡面進出著,陰道內原先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強烈又酥麻的快感。

我忍不住抓緊了手中大成的肉棒,而他似乎受不了了,喊著:「啊!要……要射出了!」並將一股股熱熱的精液射在我的臉蛋上。接著濕柴也受不了我的吸吮了,他快速地在我嘴裡抽插了幾下,然後將陰莖抽出,開始在我的身上射精,他的精液量好多,射得我滿身都是。

基佬把我的雙腳架到他肩膀上,抓緊了我的腰開始用力抽送,我隨著他的動作不停地大聲淫叫:「喔……嗯……唉呦!怎麼會……這麼爽呀……可以用力地……幹我了……啊……」每當他一用力頂進我的裡面,就有一陣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

他說:「怎麼樣,死肥西,我這樣搞妳爽不爽啊?」

「呀……好爽喔……親哥哥……好陽具哥哥……再……再幹……快一點……哦……小穴要……爽了……啊……來了~~」就這樣,我被他送上第一次升天。

在我還沉醉在高潮的快感時,基佬將我抱了起來,開始由下往上用力地幹我,這樣的姿勢讓他的陰莖更加深入我,「啊……啊……啊……」我的花瓣正因為高潮而猛烈地收縮著,他於是更加激烈地在我體內抽送。

大成在聽到我淫蕩的叫聲後,又開始興奮了起來,他將他重新勃起的陰莖抵著我的小菊花洞,「啊……你……你要幹什麼?唔……哦……」但正被基佬狂猛抽送著的我,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來的行動。

他把肉棒慢慢滑進我緊窄的肛門,我感到一陣比剛剛被破身更強烈的痛楚,而他的陰莖已經全部塞滿了我的後洞。他們開始在我體內一快一慢地抽動著,基佬抓住我的臀部、大成用力地揉捏著我的奶子,「輕點……輕一點啊!喔……啊……」前後同時傳來強烈的快感和痛楚,令我陷入了一陣迷亂中。

「啊……要爽了呀……喔……幹死我……求你們用力幹啊……」他們這樣幹了我大約二十分鐘,接著,他們幾乎同時地往我身體用力一頂,「啊……我又洩了……」我只覺得有兩股熱流灌進我的體內,我又達到了第二次的升天了。

在他們兩個從我體內抽出時,白濁的熱精從我前後洞流出,剛剛在休息的濕柴馬上過來接手幹我。我很自動地將屁股翹高趴下,雙手伏在床上,接著他從我後面狠狠地插入,「唔……濕柴哥……你好猛啊……這一下好深呀……真爽……」我就像隻母狗一樣被大肉棒猛烈地進出,我的兩個奶子被幹得不停晃動。

這時基佬開始在我的房間翻箱倒櫃,並從我的衣櫃裡拿出了一件頭的泳衣,我則正在自己的房間裡,被陌生人用背後式幹著。

「啊……好陽具哥哥們……大陽具爺爺……我不知道……原來……被人家輪姦……哦……會……會這麼爽……啊……噢……用力……啊……繼續幹我……我的小浪穴……浪穴需要……你們輪流來幹死它……呀……啊……我的穴又開始浪了……啊……好爽……啊……快……再幹進來一點……對,對……就是這樣……啊……爽死了……」而剛剛玩過我的兩個男人則坐在旁邊欣賞,他們還不時地說一些淫穢的話來羞辱我:「死肥西,快!扭動妳的腰!妳平常走路不是很會搖嗎?」、「喂!濕柴,人家死肥西嫌你不夠用力啦!」

我已經被他們幹到爽到不行了,只能一直發出「哼……爽……噢……爽……唔……」的喘氣聲。濕柴幹了我十幾分鐘後,就用力往我一頂,再拔出來把精液射在我臀部上。

他們讓我休息了幾分鐘後,就叫我起來穿上我的泳衣:「啊!這……這是什麼?!」他們竟然把我的泳衣剪了七、八個大洞,不僅兩個奶子露了出來,下部更被剪開了一個大洞,把我的陰部完全裸露在外。

基佬對我說:「嘿嘿!怎樣,我們『改造』得好看嗎?」我透過鏡子,看到我穿著破爛的泳衣,不禁臉紅了起來。這樣的我,比起全裸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慾。

他們三個一起湊了過來,並透過泳衣的破洞直接撫摸我的肌膚,我興奮得全身發軟,倒在他們的身上任他們擺佈:「嗯……好棒喔……喔……喔……我……哎……受……不……了……了……啊……」

他們抱起了我,將我帶到了浴室。我家的浴室不算大,四個人進去倒還容納得下,他們開始在浴缸裡放水,並把我全身弄濕,開始在我身上塗抹沐浴乳。大成說:「剛剛弄得妳全身都是精液,讓我們來幫妳洗乾淨吧!」接著,他們三個男人六隻手不斷地在撫摸我的身體,並搓揉出許多泡沫,他們的嘴也分別在我的敏感處吸吮。

「哦……啊……你們……啊……搞得媽媽的小穴……噢……好舒服啊……」他們有的用手扭轉我的乳頭,有的還撥開我的陰唇,將中指插入我的陰道。

「有三個男人幫妳洗泰國浴,舒不舒服啊?」

「噢……啊……好爽啊……媽媽還要……用力挖我啊……」我完全被他們三個男人征服了,他們弄得我淫水直流。

他們玩弄了我的身體大約十分鐘左右,大成就把我抱起來,靠在牆上站著幹我,「啊……你的陽具好大……插得媽媽……哎呦……好爽哦……啊……穴穴好爽啊……」幹得我不停地淫叫。

「死肥西,喜歡我這樣蠻幹妳嗎?」大成邊幹邊問。

「啊……喜……好喜歡……哥哥這樣用力幹……啊……媽媽的浪穴啊……好爽……啊……」

他們開始輪流地狠狠狂幹著我,每當有一個人快射精了,就換另一個人來接手。他們幹了我快三個小時都還沒有射精,我卻是連續高潮了七、八次。

這時大成突然對我說:「來!躺下!」我乖乖的曲著身體躺著,他坐在我的身上,並用我的乳房夾住他的肉棒,開始前後移動。他在我身上搓弄了快二十分鐘,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紅。接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看著他雄壯的身體壓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種被征服的快感,隨著他帶給我雙乳的快感,我不停「啊啊」大叫,然後他就把精液射得我滿臉都是。

接著基佬又把我修長的大腿抱起來幹,「喂!我們這樣幹她,會不會把她幹死啊?」大成問,「不會啦!你看她爽到快不行了,還一直求我們再用力地繼續幹死他哩!」基佬一面抽動,一面回他說。

「是啊……媽媽還要……再來……再來……媽媽好爽……你們把媽媽的……小浪穴……騷穴……賤穴……幹……幹到爽死啦……哇!」這時幹著我的基佬把我抱進了浴缸,用力地將我往上頂,他一邊頂,水花濺得四處都是。

我不停地上下跳動,終於到達了快感的最高潮:「媽媽……啊……不……不行了……爽死了……穴穴要美死了……媽媽……又要升天去了……啊……」

「好!死肥西,我們一起高潮吧!啊啊……」大成和濕柴早就打起了手槍,就在我高潮的同時,他們把又熱又多的精液射在我身上,而基佬也將一股股的熱精注入我的體內,然後我就昏了過去。

隔天早上我醒過來,發現我倒在床上,全身赤裸,我只覺得全身酸痛。我趕緊收拾我凌亂的房間,然後兒子回來了,我也不敢跟他提起這件事,而且那天是我的危險期,被注入了那麼多精液,我一定會懷孕。

之後,每天放工回家,他們仍舊坐在樓梯口抽煙,然後不懷好意地對著我淫笑,一副就是「還要再好好地幹妳一回」的樣子。我回到了房間,回想起那天的遭遇,興奮得馬上換上暴露的衣服,向巷口走去。

x   x   x   x   x   x   x   x   x   x

經過了上次有一次被三個鄰居狠狠的輪姦以後,才知道自己原來是這麼的脆弱不堪一擊。因此我自己準備了一個隨身電擊器放在包包裡面,以防又被壞人給偷襲,這個電擊器可發出5 萬W的電力,而且可以連續使用5分鐘。當然那件事我也沒告訴任何人,雖然事很有點回味,但總不能在自己的家附近成為話柄。

這天我去了銀行提錢,今天有點熱所以我穿著小可愛,因社太熱了就不穿胸圍,下面來件短裙,連絲襪也沒穿就頂著裸腿套著雙4吋的高跟涼鞋就出門了。把三萬的現鈔放在包包裡面回家,到了鴨利洲公屋,又在我們家的巷口站著四個年約二十歲的男子,我無意之間瞄到那四個男人在往這裡看,直盯著我的兩條高跟美腿。沒多去理他們,自顧自的往前走。

我站在樓梯口,四個男人先是略為驚訝猶豫,過了幾秒以後還是往我這緩緩行來,這時候我故意掉了鎖匙,我彎腰搭起時稍稍微的小開兩腿,讓他們經過我時可以欣賞一下若隱若現的裙內風光,反正他們應該是看不到的。果不其所然,四個男人目不轉睛的看著這裡,努力的想要看到短裙裡面那層黑的背後到底什麼顏色,遺憾的眼光寫在他們的臉上,我得意的輕抹一笑。其中一個帶頭的眼鏡男人注意到我的表情,於是走過來。

「請問太太你是住在這裡的嗎?」眼鏡男人問

「那請問你們一四個怎麼盯著我看呢?」

「因為我們幾個在商量誰敢先上來認識妳。」

「很抱歉喔要讓你們失望了,我不是這麼隨便的,而且『媽媽』我有老公了。」我故意強調『媽媽』,要他們知道我年記比他們大多了。

「哼…」眼鏡男人一臉被挑釁的表情,問我:「架子擺這麼高?對靚仔這樣子對嗎?看起來妳兒子也比我們大個幾歲,要這樣子就是了?」

我輕挑的說「不然呢?你們男人都一樣,就是賤!不然怎麼只敢遠遠看著又不敢過來?還不是色大膽小」

眼鏡男人這下被氣到了,聲音也大聲了起來:「妳現在是怎樣?欠人幹?」

我也不服氣的說:「要幹得到再說啦!」

突然之間後面有個男人已經忍不住怒火,大喊了一聲然後衝了上來,我早就料到有這場面,馬上從包包裡面想拿出電擊棒應戰,結果眼鏡男人看到我有武器,反應比我還快,一口氣湧過來擊中我手的虎口,硬生生把我的電擊棒從手中震掉到地上。

一看到唯一的武器就這樣被打掉,剛剛驕傲的氣勢瞬間蕩然無存,我心中大喊不妙,連忙轉身要逃,其他三個男人早已經從後面衝上來,其中一個踢了我的腳,穿著高跟鞋的我被這一踢給絆到,往前撲倒摔在地上,我努力往前爬,爬,怎知才爬行了兩三秒,腳踝就被手掌抓握住整個人瞬間被往後拖。

「不不不不不不…..!!!」被往後拖的我一面大叫一面用穿著高跟涼鞋的腿狂踢,在地上瘋狂掙扎,四個男人一時之間還無法把我完全制住,現場扭打成一團,包包,鎖匙都散亂在地上。

「抓住腿跟手!」眼鏡男人斥喝,其他三個人一聽到,很合作的個別緊扣住我的兩隻手,兩條腿,把我呈大字型掰開,我心想再被抓到就死定了!於是依舊用盡全身力氣又踢又打,讓他們除了抓住我以外根本沒餘力對我怎樣。

這時其中一個胖子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電擊棒,看了看眼鏡男人,他使了使眼色,我馬上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你敢!!臭小孩!!我報警你們就死定了!!把那個東西拿離我遠一點!!」胖子根本像沒聽到一樣,開啟了電擊開關,滋滋隱約作響,「不!!離我遠點啊啊啊啊啊啊啊~~~~~」說時遲那時快,胖男人握住電擊棒狠狠的電擊我的肚子,剎那之間我似乎全身的力氣隨著空氣蒸發如空,狂浪般的劇麻感佩著痛楚襲擊我全身,整個人瞬間就軟成一團,除了反射性的顫抖,完全無抵抗能力!

「電擊這東西真好玩呢」眼鏡男人看著在地上不斷抽蓄抖動的我笑著說,「本來是要拿來防身的竟然害死自己,哈哈」說完他手就順著我的臉龐曲線遊走來去,我兩眼向上翻白像隻死魚臉部不斷抽蓄,任由其他三人對我又摸又捏,腦中只有『不行了….這次愛亂挑釁,根本找死,唉!』這念頭。

胖子似乎有戀足闢,他兩手捧著我的腳又聞又親,還不時發出低沉呼吸聲,大力的來回聞我的腳指頭之後又放進嘴裡舔。

但是我又能怎樣?兩腳只能在那裡讓他聞舔個夠。另外兩個男人把我的機車給牽到旁邊去,回過頭來摸我的衣服,之後一口氣撕下衣服,這下子乳頭無所遁形了,他們又笑又鬧,還不時捏住我的粉嫩乳頭又轉又拉,好像在把弄著什麼小玩具一樣。我就這樣全身慢慢的被脫掉小可愛,裙子被拉上去,內褲被褪下,最後除了腳上那雙因為胖子要求而沒被脫掉的高跟涼鞋以外,一絲不掛。

「太太~~~哈哈,妳凶八八的可是看不出來原來身材真好,」眼鏡男人一面摸著我的臉一面說,「香噴噴的,出來有先香水伺候過一遍吧?剛剛那麼兇現在怎麼?被電的半句話都沒法說啦?被我碰上妳真幸運。」說完之後「啪啪」狠甩我兩巴掌,目露凶光:「這是剛剛看不起我們」,然後一手扯住我頭髮把我的頭往上拉,「啪啪」又是兩巴掌:「這兩下沒意思,我喜歡打女人而已。第一次打比自己媽媽年紀還大的女人,感覺好爽。」

「呃….呃….嗯….嗚嗚…..」我依舊全身電擊麻感流竄,嘴巴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發出一些根本聽不出意思的咕噥聲:「呃呃…喔…唔嗯…嗯…唔喔…」俏麗的臉龐就這樣任他來回打弄,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比自己兒子年紀小的男人打成這麼慘。

胖子左腳舔吮完畢了轉向繼續羞辱我的右腳,眼鏡男人則一面用手拉住我的乳頭又玩又轉,一邊命令我:「來,看著我」,雖然酸麻感漸退,我可以勉強轉動眼珠,但是我恨的要死根本不想照作,他又大吼一次:「賤女人!看著我!」在得不到回應之後,他氣的連甩我兩個巴掌,「唔!!….」這痛覺相當有用,我不得不乖乖用大眼睛看著他,「下賤死淫婦,剛剛不是嗆我們男人色大膽小嗎?我讓你看什麼叫做色大屌大」說完脫下褲子露出12吋大陽具,握著在我臉上摩蹭:「爽吼?爽吼?臉這麼小巧可愛,嘴這麼賤,我來用王牌制裁妳,哈哈」然後說著說著就用手捏住我的鼻子,我起先逞強憋氣,然而過了才短短十秒我已經無法忍受,嘴巴張開想吸氣的同時就被肉棒給進了來開始嘴幹。

「哈哈哈,好聽話,太太妳真淫蕩,小嘴又可愛又欠幹,真爽」

「咕嗚….嗯…..唔…..唔唔唔….嗯哼….嗯哼哼…..」

「真舒服,陽具在年紀大的女人嘴裡來回抽送,這還是第一次」

「嗯嗚….嗯….嗯….咕嗯….哼….哼哼….嗚嗚嗚」

「怎樣啊太太?妳第一次被比自己小的男人這樣子玩吧?看妳的嘴這麼柔軟又好用,我看經驗很豐富喔。」

「嗚嗚….哼….咕唔….唔….」

「剛剛凶悍的櫻桃小嘴,現在是我的口交服務娃,喔…喔喔爽…」肉棒無情的來來回回,我根本無法說話,他抱住我的頭兩腿夾住我臉頰,肉棒死卡在喉嚨裡不鬆,「嗚嗚嗚嗚嗚嗚~~~~~」我求饒的吟叫,他裝作沒聽見的繼續抱死我,就在我差點缺氧而暈去的那剎那他又把老二鬆開我小嘴讓我大口吸氣,然後照著這樣重複至少搞我的嘴三四次。

胖子其實在這之間早也已經掏出了他的武器,不過卻是把他那話兒貼在我腳背上來回的摩擦。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人。終於他脫下我左腳高跟鞋,湊著鼻子又開始貪婪的聞了起來,這樣子被人聞著自己的腳,就算假設有腳臭我也不能拒絕不給聞,丟臉死了。胖子同時把雞巴貼住我的左腳掌,上下上下的玩弄,一下子把老二塞住我大腳指和二腳指中間撐著,一下子手循著我小腿又滑又摸又捏,好像全身他最享受的就是我那一雙玉腿:「太太….妳的腿好美喔….哼哼。」帶著依舊低沉的呼氣,他一面稱讚我一面聞我的高跟鞋,幹我的腳。我又無奈又羞恥的只能繼續「嗚….嗯…唔….咕嗚…..」的作聲。

眼鏡男人拿回電擊棒,開啟開關,掰開我的兩腿:「這下一定很刺激,我要電爆妳的小穴」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去囉~~~~」撲滋滋滋的電流穿透我的蜜唇,順著百萬條神經襲擊全身,我反射性的弓起蛇腰,整個人隨著電擊棒滋滋滋的節拍瘋狂抽蓄。兩片小陰唇根本夾不起來,就這樣軟軟的被眼鏡男給進來然後開始抽插。

「喔….喔喔啊…..」

「爽死嚕~~~小穴好緊好多汁」

「啊…..啊啊啊…..呀….喔喔喔….喔….啊…..」

「太太妳平常一天要被幹幾次啊?有沒有男友?愛被強姦吧?恩?」

「喔….啊,啊啊,呀啊….喔…..嘖….」

「幹!死!妳!賤!貨!」每說一個字他就用力的幹到底一次,然後再抽出。

全身依舊在顫抖的我,意識早已經飛到九霄雲外,連舌頭都無法留在嘴裡,外翻著像條狗一樣,不停的口水流遍臉頰。眼鏡男肉棒一進一出又大力又到底,兩片蜜貝就這樣隨著雞掰也一進一出的內翻外翻。

眼鏡男人的火力越開越猛,過一會把我整個抱著肉棒繼續無情肆虐我的淫穴,胖子則一面聞著高跟鞋一面肉棒來回拍打我的臉正面,最後還放進我嘴裡讓我幫他吹舔。過了三十多分鐘,眼鏡男人終於準備。

「啊啊….不行了」他抽出肉棒,大片大片的精液落灑在我臉上。胖子則重複著把肉棒夾在我兩腳中間來回快速摩蹭,隨著呼吸聲越來越高,他也是一口氣全部噴在我腳上。

換上另外兩個男人了,先用便當式來回操到我又癱又累之後,又用狗趴式繼續大力狂搞我的淫穴,三人就像是個性愛嘉年華一樣不斷變換姿勢還有前後,我的小嘴和小穴從來沒有空過,就這樣持續二十多分鐘,陸續的抽出來射在我背上和屁股上。我子嘴巴開開,舌頭外翻的不斷喘氣,整個人像灘爛泥巴,臉朝下的趴在地上動也不動,錢紙亂落在一邊。

又換回原先的兩個男人,他們把我呈大字型的坐在牆邊,把露著淫穴還有不醒人事的我拍了好多照片,還拿出麥克筆在我乳暈上來回畫了好多圈圈,從乳溝寫上「賤女人模範媽媽」一路寫到肚臍上,鏡頭朝著已經癱軟的小穴又是一陣特寫,高跟鞋可想而知的被胖子給當作個人收藏品了,眼鏡男拿著像機,和我臉貼臉假裝是情侶自拍了好多張,拿走我所有錢,把電擊器插入我陰道深處,直入子宮,把電源開到最大,揚長離開。

小巷子裡面只剩下全身精光,精液滿身的我,趴在地上爛成一團,因為電擊而不自主地抽蓄,要等5分鐘後沒電才會停。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