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多謝各位祝我生日快樂。Sunray 的生日過得很愉快。心情大好,一於賣大包,再送上一個全新故事。

見大家猛催 Bluemoon 兄寫神鵰外傳,就讓 Sunray 也來湊湊熱鬧,寫點東西解解大家的悶吧。這故事與 Bluemoon 兄的神鵰外傳並無關係。各位神鵰外傳的忠實讀者,請繼續等待 Bluemoon 兄的大作吧!

先旨聲明,Sunray 無意冒犯 Bluemoon 兄和金庸先生。這故事只是一時興起的無厘頭搞笑作品,以博讀者一粲而已。


「砰」的一聲,驚堂木重重落下!尹志平嚇的心頭一跳,他連忙用手扶穩插在胸口的長劍。這柄劍是小龍女親手送入他胸膛的,他不忍心拔出來。

他抬頭看看座上的閻王,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原來地獄是這樣的。閻王大人生得真高大啊,有好幾十丈高;頭上戴著頂有兩隻像牛角一樣的帽子,身上穿著套淺藍色的奇怪服飾。在頸上還綁了條黑布帶。好奇怪啊!

(想像不到嗎?Sunray 給點貼士,那就是日本漫畫家鳥山明的漫畫「龍珠」中的閻王。好玩嗎?)

   「犯人報上名來!」聲音大得連尹志平的耳膜都幾乎震穿了。

   「貧道…不…罪民…不…」一時間,尹志平不知該怎樣稱呼自己。

   「砰!」驚堂木又再重重拍下。把尹志平整個震起,他嚇得伏在地上,不敢動彈。

   「囉囉嗦唆的!快說!」

   「是…是…小民姓尹,原名乂平,是山西人士;為全真教志字輩弟子,故名尹志平。」

又是「砰」的一聲,「甚麼乂平?怎會有這麼混帳的名字,你娘親的!(這句是閻王的口頭禪。)算了,算了。本王問你,你是否強暴了小龍女?」

   「小民認罪。」尹志平一面說,一面抬頭偷偷地向宏偉的閻王殿四處張望。

閻王殿好大呀!除了有判官和牛頭馬面之外;還有兩個人坐在閻王大人的旁邊。坐在閻王右手邊的是個怪人,頭上長出兩條像蟑螂一樣的長長觸鬚,鼻上架著兩片黑色的小圓片,身上的黑袍有個大大的「界」字。

住在左面的是個乾瘦的老翁,有著長長的白鬚,鼻上也架著一樣的黑色小圓片,而且在背上,奇奇怪怪的揹著個大龜殼。

(這兩人是誰?請各位猜猜吧!不過,猜中無獎。)

閻王說:「不必多說,本王要你覆述一次強暴小龍女的過程。你必須要詳詳細細的說出來,你娘親的!不可有半點遺漏,否則重重有罰!」

   「是!是!」尹志平恭敬的應道。「大人,事情是這樣的。話說那一晚…」

   「你娘親的!且慢!」閻王喝上了他。「先戴上這個頭罩。」傍邊的判官先生馬上遞上一個奇怪的頭罩。

   「這是…?」尹志平有些遲疑。

   「叫你戴就戴吧!你娘親的!」閻王發火了。「這是本王專誠托人從廿三世紀用高價買回來的虛擬錄像機。」他望了望坐在左邊的乾瘦老翁:「很珍貴的,唉!總共花了我五百年的糧餉啊。」

尹志平根本不明白他在說甚麼,但也不敢追問。只有馬上戴上頭罩。咦!都蠻舒服呢!

(註:虛擬錄像機的用途,請參閱 Sunray 另文「強暴 – 未來篇」自有分解。

他見到閻王和左右兩邊的怪人,都匆匆的戴上一樣的頭罩。真是令人摸不著頭腦。

   「快開始吧!」一盆滾水淋落尹志平身上,把他淋得一身都濕了。他抬頭一看,原來是閻王大人口角流下的口涎。難怪黏黏的。

   「你娘親的!快說,快說。」閻王已不耐煩的在催促了。

   「是!」尹志平應道,腦海中浮現出那畢生難忘的一晚。

   「那一晚天氣特別燠熱,我吃過晚飯便回房間做晚課,也就是唸「道德經」。我一面唸經,腦中卻只有早幾天晚上和趙志敬撞破龍姑娘和楊過練功的情形。就是那一次天我們在後山花叢中見到他倆人赤身露體的說在練功。龍姑娘好像還受了傷哩。」

閻王大聲說:「前因後果不用說了!你娘親的!我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神鵰俠侶」我總共看了七次。你娘親的!虛擬錄像光碟是很昂貴的!」

又是莫明其妙的說話,甚麼「神鵰俠侶」?尹志平只得搔著頭應道:「是!」

   「我腦中滿是龍姑娘那白晰的雪膚,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唸經。於是我又溜到後山去。說話是想去乘涼,其實是想再踫到龍姑娘。我剛走到後山,便見到楊過那小子被一個怪人拉著走到樹林的另一邊。我悄悄的跟蹤他們,原來那人竟是西毒歐陽鋒!我嚇了一跳,正想跑回寺裡稟告師傅和各位師叔伯。卻聽到楊過說龍姑娘在樹林中被歐陽鋒封住點了穴道,我登時心中狂跳。」

   「我實在太想念龍姑娘了,便偷偷避開歐陽鋒和楊過的注意,潛回樹林。我找了好一會,才在樹林角落的小空地上,見到龍姑娘睡在地上!她真的好美呀,我又不敢走近,害怕被她發現。你該知道,她的武功遠在我之上。我躲在遠處觀察了很久,都不見她稍有移動。我想歐陽鋒的點穴功夫一定十分獨特,否則以龍姑娘的武功,又怎麼會衝不開被封的穴道呢?師傅曾經說過,西毒歐陽鋒的絕招叫做「蛤蟆功」,是很厲害的邪門武功…」

   「廢話少講!你娘親的!快一點到正題吧!」閻王氣得滿面通紅。

   「是…是…於是我拾起龍姑娘掉在花叢邊的手絹。上面沾有龍姑娘的香味,我對上一次見她用過的。據說是用金蠶絲識成的,刀槍不入…」他的眼角瞟到閻王大人的腳又氣得發震了,連忙說:「我怕她看到是我,便先俯伏地上爬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手絹蒙住她的眼。她果然一動不動的,胸口在微微的起伏,我看得痴了!」

   「我從來沒有在這麼近的距離看過龍姑娘,於是我大膽的湊近她美麗的面龐,細細的欣賞。她真是天下第一的美女啊,比天下第一美女黃蓉黃施主更加美上千倍。龍姑娘身上還散發出一種匯集了百花清香的無比幽香。我一時意亂情迷,便斗膽的吻在她的面上。她全身一震,嚇得我連心也跳了出來,全身都僵硬了。但後來見她仍是一動也不動,便放膽的在她面上和嘴上亂吻。」

   「我吻著吻著,龍姑娘的鼻息漸漸加重,呵氣如蘭,我鼻中盡是龍姑娘撲鼻的體香,心中燃起一陣從未試過的慾火。我的手不受控的在龍姑娘的身上亂摸。一接觸到她高聳的胸脯,我已感到全身血氣直往腦上衝,心中亂作一團的。最後,我一咬牙,伸手扯開龍姑娘的腰帶。」

尹志平沈迷在回憶之中,他沒有見到殿上人人的褲襠都已高高的撐起了。

   「我當時一時衝動,解開龍姑娘的腰帶,翻開她的衣衫。像冰雪一樣炫目的雪白肌膚,馬上暴露在我的眼前。我雖然從未見過女人的乳房,但我肯定龍姑娘的乳房,是世間上最美麗的!我根本制止不了自己吻上去。呀!又香又甜!比燒饅頭更加美味。」

   「燒饅頭?你娘親的!這臭小子的形容詞真是大殺風景。」閻王心中在咒罵著。

   「我一口含著龍姑娘的鮮嫩乳房,手在她像綢緞般幼滑的雪膚上撫摸。我的陽物已脹得很大,在褲子中頂得很辛苦。」

   「我慢慢褪去龍姑娘的下裳,一股奇香馬上充滿了整個樹林。我一看龍姑娘的下身,那真是世間獨一無二的美景呀!像花瓣一樣嬌嫩的陰戶上有著疏落的柔毛,中間的淺溝中正流出香濃的花蜜。我用舌頭舔了一下,那蜜液比玉蜂漿更要香甜。我已經色膽包天,就算用劍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能停下來的了。我試著用手指挑開龍姑娘的美麗花瓣;但一鬆手,花瓣又再緊迫的閤上。」

   「我只有一手用手指分開花瓣,然後用手指試探的插入龍姑娘的秘洞中。呀!那種緊湊的感覺,我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龍姑娘雖然不能動,但我知道她也是很舒服的。我見到她的蜜洞不斷滲出瓊瑤玉液,而且混身上下也浮現出像荷花一樣鮮紅的淺紅色。」

   「我已被熊熊慾火燒得失去了理智,便解開自己的褲帶,讓陽具透一透氣。我心中十分矛盾,一面是和夢寐以求的女神交合的難得機會;一方面理智又告訴我這是喪盡天良的獸行,真是兩難呀!我想,自己是全真教的大弟子,將來極有可能榮登掌門大位。但龍姑娘又實在令人心癢癢的,唉!」

   「你娘親的!到緊要關頭你還想甚麼廢話呀!你娘親的!」閻王急喘著氣,他的褲襠已高高撐起一個大帳幕。他急氣急敗壞的大聲吼叫:「求求你快一點好不好?」

   「是…是…」尹志平嚇了一跳,連忙接下去:「我脫去褲子,跪在地上,分開龍姑娘的雙腳。然後將陽具頂在龍姑娘的陰戶上,我知道龍姑娘很緊張,她全身都在顫抖,蜜穴中不斷的流出清香的花蜜。然後…」

   「然後怎樣?」閻王真的很心急了。

   「然後我用力一頂,陽具竟然滑開,撞在地上,痛得我幾乎喊了出來,幸好我手快把嘴掩住。」

   「哎呀!」

   「咦!怎麼閻王大人會在雪雪呼痛的?」

   「我歇了一會,又用手幫助了好久,陽具才重新脹起。於是我便再較正位置,將陽具貼在龍姑娘的陰戶上,然後慢慢用力將陽具插進龍姑娘的秘穴中。她全身一震,她的玉洞真的是又緊又窄呀!我忍不住用盡全力的直往前衝,一下子將整條陽具都插進了她那小小的洞裡去了…」

尹志平頓住了,沒有再說下去。

   「然後呢?」這次座上三人一齊衝口而出,這臭小子太可惡了,在這重要關頭還在賣關子。

   「然後…」尹志平怯懦的說道:「然後…然後…然後…我就打了一個冷震,射了!」

   「射了!」閻王惱得頭筋都現了:「才這麼一下?」

   「是…大人…只有一下。」

   「那麼你有沒有再來?」閻王心急如焚地追問。

   「我原本也想再來一次的,但陽具又卻偏偏軟軟的總硬不起來。我怕楊過會回來,於是便匆忙的用衣服蓋住龍姑娘的身體,然後慌忙逃走了。」

   「砰」一聲,「你娘親的!你娘親的!你娘親的!你娘親的!你娘親的!」閻王氣得一手掃落桌上的所有物件。「你這個混蛋,面對著千年難遇的美女,你竟然只有那麼的一下?」他氣得猛跺腳,把整個閻王殿震得東歪西倒、七零八落、塵土飛揚的。他亂叫亂跳,好一會才頹然的坐落在椅子上。

   「害我浪費了幾張昂貴的虛擬錄像碟,還在朋友面前丟了大臉。」他左右的兩人也惱得在直瞪眼,一面悻悻然的神情。

   「判官!現在宣判這個甚麼尹甚麼乂平的混蛋的判刑!你娘親的!」閻王的面仍是氣得紅紅的,快爆血管了!

   「罪民尹乂平,虛偽奸詐、荒淫無度、禽獸不如、欺師滅祖、殺人放火、包娼庇賭、偷扼拐騙、迫良為娼、為虎作倀、賣友求榮、陽痿、女人形、性無能、性變態、漢奸、出賣全人類…總之是壞事做盡,本王現在判他跌落十八層地獄,受盡所有刑罰,永不超生!」閻王一輪嘴的數個不停。

尹志平聽得呆了,到閻王一口氣說完,他才如夢初醒。「冤枉呀!大人冤枉呀!」

   「來人!把他押下去!」

   「冤枉呀!冤枉呀!」尹志平的慘叫聲在空洞的大殿上長長的漂蕩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風流和尚
奶媽的誘惑
色水滸系列之豹子頭林沖
夜游
思春
沉默的花邊
小村莊裏的婦人
姐妹
紅樓夢之大觀院
年輕村寡赤裸裸的風流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