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名,名喚筱蝶,從小我就是鎮上最受歡迎的小女孩,長大後身材逐漸變得曼妙。

我的發育算是非常良好,有修長而勻稱的雙腿、有纖細的小蠻腰、C罩杯的迷人雙峰,再加上長長烏黑的秀髮、艷麗絕俗的臉龐、明媚動人的雙眼、搭配高聳秀氣的瓊鼻,一成串的優點,構造出完美的女人。

我的母親陳瑤琴,年四十有餘,雖為中年美婦,但身材仿如正值豆蔻年華,少女般的身材,在鎮上是公認的美婦,雖然前年喪偶,但追求的人絡繹不絕,但一向高傲的母親從不正眼看這些追求者。

一日走在鄉間小路,由於地屬偏僻,人煙稀少,所以我刻意地加快了腳步行走,突然由路旁閃出三人,為首的是當地首富的兒子,是本地出了名的大流氓,名喚黃清標,此人年紀與母親相當,一直以來對我母女倆虎視眈眈。

驚見三人一臉淫邪,我顫抖地說:「你……你們……想幹嘛!……」邊說邊退。

黃清標奸笑的說:「筱蝶,怎麼今天一個人,要不要我們哥們陪你快樂快樂啊?哈哈哈……」黃清標一面說著,一邊向我逼近。

正當我要開口駁斥時,另外兩名男子突然衝上來緊緊抓住我的手,一人繞到身後緊抱著我的腰,我奮力地扭動身體掙扎,試圖擺脫,但柔弱的我有怎抵得過兩個孔武有力的男子?此時黃清標走到我面前,一手抓住我的下巴,淫笑的說:「筱蝶,呵呵!真沒想到你越來越漂亮……」接著一隻大手掌抓著我的乳房。

我急得流淚哀求,但,我的哀求非但沒作用,反而更加刺激起他們的獸慾,兩人將我強行拖到草叢裡。

黃清標見我被推倒在草地上,連忙解開褲頭露出怒挺的肉棒,初見男根讓我更加害怕,一股不祥的預兆讓我不禁失聲哭出。

接著我的內褲被強行脫去,怒挺的肉棒頂著「花徑未曾緣客掃」的穴口,眼看就要強渡關山……突然平地一聲雷:「住手!」一個年約近三十的男子走來,黃清標三人立刻捨棄我,其中一人開口威嚇:「臭小子,看你的模樣應是外地人,我勸你少惹閒事,不然等會要你好看!」那名男子怒斥他們:「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強搶民女,難道你們眼中沒有王法嗎?」話剛說完,三人同時攻擊那名男子,但那名男子身手矯健,一個正拳攻擊將一名男子打倒在地,接著又一個迴旋踢,踢中另一名歹徒的小腹。

黃清標看情形不對,立刻退後幾步,跟著招呼兩名同夥一起逃走,臨走時還不忘放話:「臭小子,有種就別離開,等著瞧!」我趁他們打鬥時,悄悄地把被脫去的內褲穿上,並且整裝完畢。

那男子打發他們後,轉頭對我說:「小姐,你沒事吧?」我點點頭,用滿是感激的口吻向他道謝:「先生,謝謝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他笑笑的說:「舉手之勞,沒什麼,別掛記在心。

對了,小姐你們鎮上有好一點的旅館嗎?我剛到你們這,正想找一處地方住宿。」

我說:「先生,你如果不介意,我家有多餘的房間,請到我家作客,讓我聊表謝意好嗎?」我誠懇地邀請他,眼神中充滿期盼。

他笑笑說:「這樣方便嗎?如果方便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在回家的路上,我們肩並肩走著,彼此互相介紹自己。

原來,他的名字叫做忠翰,是一位跆拳道的教練,原本來這裡是要找父親的,沒想到中途遇見我被歹徒欺負。

我好奇地問他要找的人叫什麼名字,一聽之下,原來他要找的人竟然是我過世的父親!當他知道我是他父親的女兒,非但大吃一驚,卻也有些沮喪。

吃驚的是,要找的人的女兒竟是如此貌美;沮喪的是,我跟他竟是同父異母,而他要找的人已然往生。

一路上我們邊走邊聊,不一會到了我家,母親見我帶一名陌生男子回家,訝異地問:「筱蝶,這位是?……」我趕緊介紹:「媽,他叫忠翰。」

接著我將今天發生的事情,以及我跟他談話的內容,據實告訴了母親。

母親得知來人竟是父親前妻的兒子,又是救我免於被辱的恩人,當然高興地邀請他一起用餐,並且讓他在我家住。

由於忠翰原本就是要找父親,一方面是他母親臨終托付,一方面自己也想遠離塵囂,所以很自然的就在我家長住下來。

原本我一直都將他當作是大哥哥看待,但相處久了,難免日久生情,愛苗滋長。

一日下午,我見他一人在客廳看書,正當無聊,突發奇想邀請他一起去看電影。

螢幕上的影片演到激情處,讓我不禁臉紅心跳,假意專心看著銀幕,實則用眼睛餘光偷偷看著忠翰,正巧瞄到他側過頭看我,接著他伸出厚實的大手握著我的手,頓時令我臉紅不已,纖細的小手象徵性地回抽一下,但他似乎無意讓我抽手,仍然緊握我的手,且在我的耳邊輕聲細語,接著大手放開我的小手,開始在我的大腿上來回游離,甚至於幾度欲闖關深入短裙內。

畢竟在公共場合,所以我連番阻礙讓他未能得逞,忠翰見我頗為衿持,於是捨棄手上的攻勢,轉而伸出舌尖,趁著戲院昏暗的光線下,在我的耳邊週遭、耳垂、耳背、耳窩,不斷地進行零星的舔弄,我被逗得呼吸急促,眼神中充滿了慾火,下體無法克制地滲出淫水。

我激動地獻出鮮紅欲滴的嬌吻,當四唇碰觸後,彼此都伸出舌尖糾纏,並在對方的口中翻滾著,時而吸吮對方的舌尖。

正當我沉醉在熱吻中,一隻手已經悄悄深入短裙,當我驚覺時,手指頭已經壓在陰蒂的位置上,隔著內褲,用指甲尖刮著陰蒂,我舒服得低吟,並提臀讓手指更確實地接觸陰蒂。

隨著手指的挑逗,我的身體開始顫抖,皮膚上開始起疙瘩,一股濃稠的陰精忍不住流出,我無力地將頭部靠在他肩上,並要求他帶我回家,因為身穿濕透的內褲很不好受。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是低著頭走路,臉紅的不敢直視他,任由他牽著冰冷的手掌。

雖然我知道我跟他這段感情是不應該的,但感情的事情卻是如此微妙,越是不行,越是矛盾,卻越是刺激。

走到半路我忍不住問他:「哥,我們這樣似乎不太好,禮教難容,別這樣好嗎?我們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說著,正想將手抽回,但他卻一點也不放鬆。

突然他歎了一口氣說:「妹,我也知道這是不對的,但,人非草木,從第一眼見到你,你的倩影就深深地烙映在我心裡,幾次夜裡我克制著自己不去想你,但,每當你出現在我眼前時,我總有一股衝動想將你抱在懷裡。

妹,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又何必在乎塵世的眼光,只要我們不去妨害到他人難道不行嗎?」忠翰一邊說,一邊用深情的眼眸注視著我。

一番聽似有裡卻又無理的論調,讓我不禁彷徨,心裡很想認同他,但禮教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讓我不敢逾越。

漫漫長路終有盡頭,眼看就快到家門口,我趕緊收回被他緊握住的手,進入家中並未看見母親,於是轉而走向母親的房間,推開房門仔細端詳確定沒人,正想轉身回房,卻被哥哥從後面攔腰緊抱,他將我抱入母親的房間,接著將我推倒在床。

我哀求著說:「哥,不要……你……不……不可以……」話還沒說完,一張溫熱的雙唇壓上我的紅唇,跟著濕滑的舌尖拚命地想頂開我的貝齒,我一再的閃躲,但最終還是屈服在他的烈火紅唇下,漸漸地鬆開貝齒並且主動地迎合,雙手還抱著他的後腦。

我們像兩團火,彼此燃燒著,剎那間我被脫得一絲不掛,寸縷無存。

一對白晰滑膩的乳房被他的大手籠罩著,他充滿熱力的手揉搓著我的乳房,並不時地揉捏奶頭,此時此刻,我早已春情蕩漾、嘴角含春,慾望如潮水般的氾濫。

他的舌尖順勢而下,將我的奶頭含入口中吮吸,時而輕舔,時而輕咬,舌尖不時地舔繞著乳暈,此時我的下體已經滲出不少淫水,甚至床單都濕了一小片。

舌尖離開奶頭後,順著身體的曲線,似有若無地在肌膚上輕輕掃過,又酥又癢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打冷顫,小腹不斷地抖動,似乎快抽筋,我忍不住嬌喘連連,呼吸變得異常急促,喉間不斷地發出誘人的低吟。

當舌尖滑到陰部時,我摒氣以待,雙腿微微用力緊合,但最後不敵哥哥的雙手,我的雙腿被掰開,整個陰部毫無遮掩地暴露在他眼前,我羞得無地自容,側著臉,雙手緊抓著錦被,神經繃得緊緊的。

突然感覺一股熱氣吹襲著陰蒂,低頭一看,原來他的鼻子輕觸著陰蒂,熱氣原來是來至於鼻息,我的身體立時豎起疙瘩。

接著感覺到一條又濕、又滑、又熱的舌頭,在我的陰唇週遭來回地舔著,並不時的舔著穴縫,舌尖由穴縫下沿,由下往上回舔,桃源洞口早已氾濫成災,陰毛早已被沾濕。

當舌尖探入陰道時,我忍不住提臀迎合,舌尖在穴壁上左撞右觸,我激情地哀求:「哥,給我……小……妹……不管了……我……要你……快給我……」哥哥聽見我哀求後,立刻迅速地除去身上的衣物,露出一根雄偉的男根,又粗、又長的肉棒,碩大的龜頭有如香菇頭。

我一見粗大的肉棒,非但沒有任何恐懼,甚至於主動握在手中,引領著哥哥的肉棒來到穴口,當哥哥身體往下一沉,龜頭立刻衝開兩片陰唇,一股撕裂的痛楚,立刻讓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啊……痛……好痛……哥……嗚嗚……輕……點……慢一點……妹妹快痛死了……」哥哥愛憐地親吻著我的臉頰,下體按兵不動,柔情地安慰著我。

直到痛楚稍歇,下體開始有些酥癢,我忍不住臀部上提,哥哥見我開始心動,於是肉棒開始往下抽送,龜頭衝破處女膜,直頂到花心,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當我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後,肉棒開始猛烈地抽插,陰道裡的處女血水伴隨著淫水,不時的被帶出陰道,整個床單被染成鮮紅。

肉棒勇猛地抽插,毫不憐香惜玉地頂撞,下體不斷地傳出肉棒插入後,陰囊拍打小屁屁的「啪!啪!」聲音,我忍不住發出浪吟:「哥……哥……重……一點……啊……啊……用……力……抽插……妹……妹……好……癢……癢……死……啦……好……舒服……哥……用力……幹……幹我……妹……要讓……讓你幹……好棒……好愛你……快……妹……妹的嫩穴……快被……被你……幹……幹穿了……嗚嗚……哥……妹……妹要……頂……頂不住了……啊啊……啊啊啊……死……死了……」在我狂亂的浪叫下,我首先達到高潮,高潮時陰道不斷地收縮,一股強勁的吸力迫使他射出滾燙的精液,他無力地趴在我身上,與我一起調息急促的呼吸。

我兩恩愛地擁抱著,直到氣息調勻後,肉棒萎縮滑出陰道,一股陰精、精液混著血水順勢流出體外。

哥哥正要爬離我的身體時,突然門被推開,母親看見我們兩人全身赤裸,頓時不知該說什麼?而我驚慌地拾起衣物趕緊穿上,母親氣呼呼地甩門而出。

哥哥趕緊穿好衣服,我們兩人膽戰心驚地走到客廳面對母親,哥哥首先跪下說:「阿姨,對不起!我是真的喜歡筱蝶……我……」說到這哥哥開始結巴,再也說不下去。

母親流著淚,臉色鐵青的說:「你難道不知道這是亂倫嗎?你們是同父異母啊!你怎麼面對世人的眼光,何況這是法所不容。」

我也跟著跪在母親跟前說道:「媽,對不起!我真的很難克制自己不去愛哥哥,請你別再責備哥哥了好嗎?」說著忍不住為這段兄妹戀情感到悲觀,不禁掬下眼淚。

不知隔了多久,母親輕輕歎了一口氣:「唉~~真是作孽,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也只好默認,但是絕對不准你們生養,免得禍遺子孫。

對外你們仍以兄妹相稱,在家嘛!就盡量避免在我眼前上演亂倫吧!」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回房間。

不久看著母親拿著沾滿血跡的床單去陽台,我跟哥哥兩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彼此吐出舌頭,互做鬼臉,甜蜜地親吻一下,兩人各自回到房間。

對於母親的默許,一則喜,一則憂。

喜的是,能夠跟心愛的人永遠在一起;憂的是,我們不能光明正大的稱夫妻,更加不得生養,這麼一來林家的香火就在我們這裡斷了。

然而哥哥並不在意能否香火繼承,只要兩人能夠永遠在一起就滿足了。

自從我的身體為哥哥所佔有後,第二天起,哥哥索性每晚都在我房間睡。

今晚我穿著一襲透明的薄紗,全身除了性感的蕾絲內褲外,裡面空無一物。

我們在睡前喝了些紅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兩人對於「性」特別渴望,哥哥摟著我的腰,雙唇順著柔細的長髮一路吻著,我雙手勾抱著他的頸部,他的唇慢慢吻上了我嫣紅的紅唇,仰起臉任由哥哥的唇、舌尖在我的唇內探索和挑逗。

原本放在腰部的手,不知何時滑落到我的玉臀,在我的臀部上又揉又捏,我的呼吸聲逐漸變得短而急促,胸前一對粉乳如波浪般的起伏不定,並且磨蹭著他結實的胸膛。

我的下體開始感覺到一根火熱粗壯的鐵棍緊緊頂著我的陰部,我忍不住扭動臀部,讓陰部主動地迎合摩擦著肉棒。

在哥哥的熱吻和揉弄下,我逐漸忘卻了害羞,陰部因摩擦肉棒,黏溜溜的淫水,開始慢慢如泉水湧出,一汩一汩的湧到洞口,薄紗裡面的內褲已經濕透,連陰毛都被沾濕。

在哥哥的揉弄下,我開始不停地浪叫著:「啊……哥哥……哦……哥……好癢呀……哦……嗯……妹……受不了……」哥哥聽我開始浪吟後,迅速地將我身上的衣物除去,順勢將我推倒在床沿,跟著除去自己的衣物,手扶著怒挺的肉棒,用兩根手指撐開我的陰唇,然後屁股一挺,肉棒藉著肉壁四周滑潤的淫水滑了進去,龜頭直頂穴心,我忍不住眉頭一皺,口中輕呼:「哦……嗯……好……脹呀……哥……哥……好粗……妹……好舒服……嗯嗯……」他將龜頭抵著穴心不動,開始搖擺臀部,讓龜頭在穴心上研磨,我被磨得心神俱醉、意亂情迷,快感一波一波的來臨,此時再也不忌諱是否母親會聽見,我放蕩地擺動臀部、口中發出淫叫:「哦……哥哥……美死了……我……好舒……服……哦……哥哥……你……你的肉棒磨得妹妹好癢、好麻……嗯嗯……就盡量幹……乾妹妹吧……求你……我……我要……給……」在我淫蕩的哀求下,哥哥開始抽動肉棒,力度一下比一下重,速度一次比一次快,一邊幹著我的浪穴,一面低頭將我的乳頭含在口中吮吸,我被幹得有如窯子裡的妓女,放浪的程度絕非母親所能想像。

「好舒服……哥哥……啊……哥哥……啊……我的……小穴……噯呀……哥……哥……妹妹……快……快要……美死了……嗯……嗯……嗯……重……再重一點……哥哥……嗯……噯喲……美死我……再重……再重一點……哥哥……妹妹的淫……水出來了……哥哥……喔……你真會幹……嗯……好舒服……我要洩了……喔……」在猛烈的插幹下,我的雙腿抖了又抖,收緊又伸直,兩臂一鬆,子宮裡一縮一放,一股熾熱濃稠的陰精從子宮深處冒了出來。

這時哥哥大叫一聲:「妹妹,我……啊啊……」趕緊拔出肉棒,用右手迅速地套弄。

一股男精從龜頭上的馬眼口噴發出來後,哥哥將身體往上挪動,將肉棒置於我的唇前,示意要我為他清理,我毫不猶豫地張開小嘴,將肉棒含入口中吮吸,舌尖在龜頭上攪動、舔弄,直到肉棒完全萎縮,吞入時鼻子碰觸到他的陰毛時,這才慢慢吐出肉棒,拉著他躺在床上,臉部靠在他的胸膛上,享受激情過後的餘韻。

在寂靜的夜晚,隱約聽到母親在隔壁房間發出不規律的呼吸,我想或許是剛剛我太過於激情,以致觸發了母親潛在的慾望,我在哥哥的胸膛輕拍一下,臉紅地埋怨:「哥,都是你啦!把人家幹得失魂落魄,害人家忍不住叫了那麼大聲,這下全都讓媽媽聽在耳裡,你看該如何是好?」哥哥笑著說:「那下次我們動作輕點,不然姨娘情何以堪。」

說完緊緊的把我抱著。

隔日一大早,哥哥出門辦事,家中就只留下我跟媽媽,突然間門鈴大作,我上前開門,一開門就看到黃清標等人站在門口,我趕緊要將大門關上,但為時已晚,他的一隻腳卡著門縫,接著用力推開大門,另一人接著在我即將喊叫時,用一條沾滿藥物的手帕摀住我的鼻子,藥味一入鼻後,我立刻不省人事。

媽媽見我開門許久未歸,疑惑地前來探視,當他看到我落入壞人的手裡時,忍不住大叫:「你們想幹嘛?還不快放了我女兒!」黃清標壞笑的問:「那個臭小子現在在哪?叫他給我滾出來。」

母親氣憤的說:「他不在家。

你快把我女兒給放了!」母親話剛說完,另一名歹徒持刀上前,鋒利無比的刀口抵著母親的脖子,我們兩人被強押到客廳,我的雙手被反綁。

黃清標問母親:「那個臭小子是你什麼人?你最好老實說,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話一說完,一隻大手緊緊握著媽媽的乳房。

母親一邊掙扎,一邊回話:「你放手……他是我先生前妻的兒子……你放手啊!你……」黃清標聽了之後大笑:「哈哈哈!原來筱蝶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那好,我現在就來幹他妹妹的媽媽。」

說完立刻抓住媽媽的領口用力一撕,媽媽的衣服被撕開,露出黑色的蕾絲胸罩,包裹著一對白晰無瑕的美乳。

這時我正巧醒來,看到媽媽狼狽不堪的樣子,我哀求他們放過我們母女,但他們非但不為所動,甚至於出言威嚇:「筱蝶,你別焦急,等幹了你媽媽之後,馬上就輪到你了。

哈哈哈!」黃清標用粗魯而迅速的動作將媽媽扒得一絲不掛,兩名歹徒抓住了母親的雙手,黃清標拉下拉鏈,將早已勃起的肉棒拉出,雙手分開母親的雙腿,龜頭對準穴口,正要沉腰插入時,哥哥衝出,揮拳打在黃清標的後腰眼上,他痛得趕緊閃開。

此刻母親的陰部正大開門戶面對哥哥,哥哥看了一時傻眼,黃清標見狀立刻一拳打在哥哥的肚子上,哥哥痛得彎腰捧腹,跟著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黃清標奸笑的說:「臭小子,破壞了大爺的好事,嘿嘿!剛剛看你阿姨的爛屄,你似乎很想品嚐一下對吧?」哥哥行動被受到限制,但仍氣憤地說:「無恥小人,欺負兩個弱女子算什麼好漢!有種放開我,讓我跟你較量較量。」

黃清標說:「小子,你阿姨的爛屄現在正癢得很,快點爬過來幫她舔舔,敢不聽話我先殺了你妹妹!」哥哥一直猶豫不決,但眼看刀鋒慢慢砍入我的肌膚,母親急著大叫:「不要啊……求你們不要……不要傷害我女兒……饒了我女吧!」跟著轉頭對哥哥說:「忠翰,你……你……救……救……你妹妹吧!嗚嗚……」歹徒在一旁吆喝催促,哥哥無奈的跪在地上,慢慢的爬向母親的浪穴,看著母親濃密的陰毛,再抬頭看著淚流滿面的母親,母親閉上眼睛點點頭,分開粉嫩的雙腿,原本被陰毛遮掩住的陰部頓時門戶大開,羞得臉上紅暈大起。

哥哥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在兩片陰唇上來回地舔著,並不時的將舌尖探入陰道抖動,母親由原本的羞怯轉而需求,臀部不時地隨著舌頭而擺動迎送,當兩名歹徒放開媽媽的手時,媽媽興奮地緊抱著哥哥的頭,臀部往上頂著嘴巴,喉間開始忘情地發出淫叫:「哦……好……酸……好麻……忠翰……阿姨……被你……嗯嗯……啊……舔……舔到……哦哦……快……用力……再……舔……舔深一點……哦哦……我要……高潮……嗯嗯……魂要飛了……啊啊……」媽媽興奮地將陰精排放在哥哥的嘴裡,接著歹徒命令哥哥將肉棒插入以完成確實的亂倫,哥哥無奈地脫下褲子,露出精壯勇猛的肉棒,顫抖的手扶著肉棒,龜頭頂著淫水氾濫的穴口,在母親的示意下,挺腰下沉,龜頭衝開兩片紅嫩的陰唇,破唇而入直頂穴心,母親驚呼一聲,開始承受大肉棒的抽插。

剛開始還含蓄地低哼,當肉棒抽插的速度加快、力道加重,母親開始浪放地淫聲浪語:「啊……好美……好美……哼……哼……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好久沒被……幹了……啊……啊……幹我……幹我……用力……嗯……啊……插我的……小穴快被插爛了……嗯嗯……」哥哥聽見母親浪叫,也開始肆無忌憚地抽插,並且揉搓媽媽的乳房,情緒完全投入,全然不像是被迫。

母親高潮將至,大聲浪叫:「唔……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用力……狠命一點……啊……要死……死了……你插穿……我……的……小……穴……了……舒……服……死……了啦……快……快別停……讓我……飛……天用……用……用力幹……姨娘要死了……啊啊啊……」在母親高潮後不久,哥哥接著發出低哼:「姨娘,我……啊啊啊……射……了……嗯嗯……」哥哥射精後,立刻拔出肉棒,黃清標笑著說:「臭小子,很爽吧!要不是我作媒,你可沒機會幹到你姨娘這麼騷的浪屄,呵呵!現在看我怎麼幹她。」

當黃清標得意忘形之際,掏出肉棒欲對準母親的穴口時,其餘兩名歹徒也正專心地看著這一幕,哥哥趁機發難,一個手刀劈在黃清標的脖子上,頓時使他昏倒在地;另外兩名見狀欲抵抗,但哥哥很快地身體一弓,一個側踢將那名歹徒踢倒在地,跟著再以大幅度的迴旋踢,將另一名歹徒的臉頰踢得紅通通的。

趁三人倒地不起,趕緊從酒櫃下的抽屜取出透明膠帶,將三人的手分別綁上,然後打電話報警。

媽媽含羞帶怯地穿上衣服,淚流滿面的衝回房間。

哥哥穿好衣服後立刻將我鬆綁,親眼目睹哥哥的肉棒插入母親的穴裡,一時間我還無法接受,但當時的情況實屬不得已。

哥哥要我上樓去陪母親,他在樓下等警察。

我進入母親的房間時,看到母親趴在床上抽泣,我上前安慰母親:「媽,您別哭了,事情都過去了,我……」母親回頭哭著說:「忠翰算來也是我的孩子,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畢竟是你爸爸的骨肉,而且,你已經跟他發生了不倫之戀,如今連我這個母親也……嗚嗚……」說完母親再一次趴在床上,將臉埋在枕頭裡,羞愧不已。

我提起勇氣的說:「媽,這兩年也辛苦你了,你還年輕,身材還是那麼棒,往後的日子還那麼長,不如……不如……媽你也作哥哥的妻子好嗎?只要我們三人不說,沒有人知道,我們一樣可以過著快樂的日子,享受人生。」

媽媽聽完我的話,抬頭驚訝地看著我,而我沒有多說,僅是點點頭。

母親的眼神,由剛開始的嚴厲轉而變成哀怨,宛如小媳婦似的。

母親羞怯地說:「可是……這樣怎麼對得起你死去的父親,他生前對我那麼好。」

我搭著她的肩膀說:「媽,爸爸很愛你,我相信他也不希望你孤寂一生,他也希望你快樂地活下去,如果忠翰哥能讓你快樂,我相信爸爸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欣慰。」

母親聽完我的話之後,一陣紅暈充斥著姣好的臉龐,連同白晰的脖子也紅透了。

片刻之後,哥哥在門外敲門,我徵詢母親的同意上前開門,我在哥哥的耳邊低聲訴說剛剛跟母親的談話內容,哥哥聽了瞪大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接著我要哥哥上前去安慰母親,說完我就先行離去,讓他們兩人獨處。

哥哥坐在床沿低聲的呼喚:「姨娘,對不起!我不該侵犯你的清白,但當時情形實屬難處,如果我不……不……他們就會砍殺筱蝶,所以我……」媽媽聽他說不下去,忙幫著解釋:「忠翰,姨娘不怪你,只是你跟筱蝶已經是不倫了,如今再加上我……姨娘都那麼老了,那……你會不會嫌姨娘淫蕩?」媽媽說完這句話,羞得臉紅像一塊大紅布。

哥哥說:「姨娘,你一點都不老,你跟筱蝶站在一起簡直就像姊妹,誠如筱蝶所說的『只要我們不說沒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如果你不放心,我們可以搬到別處,一處無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過我們的生活好嗎?」媽媽聽完喜玫玫的點頭。

哥哥看媽媽羞怯的樣子,忍不住將她輕輕按在床上,伸手解開她的衣物,握著她那高挺的玉乳,以熟練的技巧在她週身性感的地方玩弄挑逗。

媽媽經過哥哥的挑逗後,呼吸變得急促,臀部不時的頻頻扭動,眼睛放出那媚人的異彩,唇熱如火,性感非常;雙腿不自覺的張開穴兒,桃源蜜穴,春水氾濫,喉間不斷地發出蕩人心神的呻吟。

哥哥見母親動情,於是熱情地吻她的香唇,母親也伸出舌頭熱情地回應,彼此互相糾纏。

哥哥一邊吻,一邊將火熱大肉棒對準穴口,順勢「噗吱!」一聲直抵花心。

整根粗大的肉棒插入後,母親感覺陰道裡異常腫脹,但卻舒服得倒吸一口氣,久久才吐出長長的一口氣。

肉棒插入後開始猛烈地抽插,母親被幹得浪語脫口而出:「哦……好棒……忠翰……姨娘快被你插死了……插起……起來真……妙……嗯……真舒服……嗯嗯……哼……快……快用力……再深一點……插死我……插死我……好……好痛快……嗯……用力……插吧……插到花心去……啊……嗯……我……我要丟……要丟了……啊啊啊……」高潮過後,母親無力地喘息著,但哥哥仍然不改抽插的力道與速度,母親看哥哥意猶未盡,於是暗中使力,子宮深處一縮一吸的緊緊咬住肉棒,哥哥大叫一聲,驟覺一陣快感傳遍全身,加快速度作最後衝刺。

「姨娘,啊啊……我……要射……射了……哦……」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入母親的穴心裡,母親忍不住顫抖,全身無力地癱在床上緊緊抱著哥哥結實的身體。

此後,我們搬離該鎮,來到一處全無人認識的地方,白天我是哥哥的妹妹,到了晚上就變成哥哥的老婆;而媽媽白天是高貴嫻淑的女人,晚上變成淫蕩的母狗。

在床上母親總是喜歡趴著像只母狗似的任由哥哥幹她,甚至經常三人同床,淫叫聲此起彼落,還好我們是住在山上別墅裡,一大片的山地都是私人土地,就這樣過著「性」福美滿的日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