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安山中學五朵花,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關玉玲、龐燕。

其中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人是讀師範同班同學。

畢業時分發單位,三人自願到師資嚴重缺乏的偏遠山區學校,並且要在同一所學校,於是就分發到安山中學任教。

偏遠山區學校,農家采收期間,大家均相互幫忙,今天甲農戶、明天乙農戶,需要大量人力勞動,所以十多歲孩子也需幫忙,學校來上課的學生就少了大半,對那些沒來上課的同學,基本上學業就跟不上進度,因此惡性循環,每況愈下。

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人是有理想、有抱負;才會自願下鄉,向學校提議,晚上六點半借用學校三間教室,分一、二、三年級三班,讓早上沒上課的同學,來補上課程;教室夜間照明不足,需要加裝電燈,為了學生上晚課的安全,學校周邊也需加裝路燈來照明,由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位老師負責教學,且無鐘點費、津貼。

家長會認為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位老師的提議,立意良善,且自願無償奉獻無異議通過,專案向上級申請加裝學校周邊路燈、教室照明,當硬體設備完善之後,開始實施夜間補上課程。

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位年輕老師,無私行為起了拋磚引玉作用,同校年輕的關玉玲、龐燕二位老師也自動加入,號稱安山五朵花,平時都穿顏色、樣式一樣的服裝。

當時的校長因先前曾對關玉玲老師有不禮貌的言語騷擾,五朵花討論後收集相關證據向上告發,校長因而被停職查辦。

夜間補上課程,實施後大筆的電費,學校根本無法負擔,且學生上午勞動後都已相當疲累,所以上晚課時大半都在打瞌睡,學習效果不彰,新到任的校長想停止夜間課程,但被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關玉玲、龐燕五位老師悍然拒絕,認為學生的受教權是誰都不可剝奪。

新校長分別找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關玉玲、龐燕五位老師溝通協調,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關玉玲、龐燕五位老師口徑統一:「校長如果再說,就告校長性騷擾,且馬上有四人能幫作證人。」

新校長不想因電費問題,得到(丙)的評比,就申請提前退休,該校校長一職就一直空缺中。

拓笠找縣長及縣委書記,並提出針對(安山中學五朵花)一事,可行的解決方案,縣長及縣委書記均認為可行,通知各相關單位配合,原本上級裁示【協調相關人員,勿讓事態擴大,避免其他老師傚法比照辦理。】

是消極壓下不作為的心態使然,拓笠卻要用積極作為態度來解決問題。

下午上班後,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人敲局長室門。

拓笠道:「三位老師請進,請坐,對不起我拿資料一下。

我是新任局長,你們表現讓上級長官很頭痛,但是我覺得你們的奉獻犧牲,堪為全國教師的表率,杏壇中的楷模,本人不是學教育出身,為借重你們是教育科班專才,想從你們三人擇一來擔任副局長一職。

一周時間,題目:我國教育革新之展望,報告書經評比選一名任副座,其餘兩名在局本部二級單位任職,所以你們待會找主任秘書;領取縣府教育文化小區宿舍鑰匙,利用明後天假日回去搬行李,下星期利用局本部圖書室撰寫報告書。

三位老師以上有問題嗎?」

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人答:「沒有!」

拓笠說:「就這結束,如有問題可隨時來找我。」

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人答:「謝謝局長,局長再見。」

拓笠心想【一個長髮披肩、一個短髮瀏海、一個綁馬尾卻都穿著同一款式,怪怪的服裝,腰繫著大紅色中國結,穿著粉紅的包仔鞋,金框眼鏡,像極廟會時表演的車鼓陣、12婆姐,真是俗氣的村姑。

三朵花我看是三朵大喇叭花。】

晚10時許,門鈴聲;拓笠起來走去開門問:「哪位?」

趙袖娟答:「局長!我是趙袖娟。」

拓笠道:「趙老師!請進,先請坐,剛醒來讓我洗把臉。」

趙袖娟說:「局長!抱歉打擾,因為有事想請教您。」

拓笠答:「什麼事?」

趙袖娟問:「局長,請問如何評比報告書?」

拓笠道:「選擇我的副手,當然由我來評比。」

趙袖娟說:「局長的意思是說您就能決定由誰來擔任副座了?」

拓笠答:「是的。」

趙袖娟高興說:「局長選我,我能讓你輕易肏到我們三位姐妹,您先聽我說完,再做決定,我交過男友,因他劈腿,使我恨男人,於是誘導張翊芳、王俐莎搞同性愛,三人形成鐵三角,她們倆沒碰過男人,不知異性愛比同性愛更舒服,可是一旦說到男人就形同背叛,三個女人朝夕相處,總是討論些生活瑣碎,多年來,讓我真覺得好累。

所以我幫您帶來我的姐妹掏,您幫我讓她們體會真正做愛的滋味,那我們姐妹三人之間,也許就只有感恩而無背叛的問題。」

拓笠說:「對不起!聽你這麼說,讓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袖娟說:「局長!我都講這麼明瞭,你卻不敢回答,你還是男人嗎?」

拓笠答:「就是因為你已經講得這麼明白,而且還經過仔細裝扮,顯然誠意十足。

所以不知該如何婉拒,你才不會受到傷害,但還是可討論其他方法。」

袖娟說:「對不起!打擾了!」

起身要走,被拓笠按壓在沙發上。

袖娟心想【原來是故意刁難。】

問:「您想不想先看看內容,再來做決定好嗎?」

拓笠頭如搗蒜般猛點說:「真的可以嗎?我想看、我要看。」

袖娟說:「你將我壓著不讓我起來,我怎麼讓你看。」

拓笠立馬起身讓開,袖娟站了起來,撫媚看著拓笠,慢慢地自己將衣物一件一件脫下,只剩下奶罩和內褲沒脫。

袖娟笑說:「柳下惠,先把你的口水擦一擦,都快滴下來了。

你想抱抱我嗎?」

拓笠叫:「哇!好棒的身材,前凸後翹的魔鬼比例!」

袖娟說:「可能中學是體操隊的緣故。」

拓笠問:「是體操隊!怎麼沒去參加奧運拿金牌呢?」

袖娟答:「那時,奶奶忽然變成像現在一樣大,無法順利在平衡木上做動作。」

拓笠說:「什麼!奶奶不一樣大?無法在平衡木上動作,兩邊差很多嗎?可是外觀看不出來。

來吧!讓我幫你解開它?」

拓笠伸手想解下袖娟的奶罩!袖娟自己雙手護胸說:「幹嘛?剛才已經婉拒了,還想看什麼?」

拓笠答:「說的也是,一邊大;一邊小,確實沒什麼好看的。」

袖娟氣得自己脫下胸罩說:「你看人家哪有一邊大、一邊小!」

拓笠說:「看起來白皙又堅挺,至少是35D罩杯,乳暈大小合適,小小乳頭滿紅嫩的,接近滿分的極品。」

袖娟聽拓笠說完,用雙手掌交叉抱著,不給看。

拓笠說:「你現在摸著它們,觸感如何?可以告訴我嗎?」

袖娟笑說:「感覺真好,你想摸摸看嗎?」

拓笠大叫:「我要吸奶!」

說完用身體壓著袖娟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摸,一面舔。

袖娟雙手推不開拓笠的頭。

袖娟迷人的嬌哼更加刺激了拓笠的性慾,拓笠舔著袖娟紅嫩的小奶頭,袖娟被舔的乳頭立刻變得硬硬的。

袖娟扭動著身體想擺脫,拓笠回頭把袖娟另一個乳頭含在了嘴裡,用舌頭快速的舔弄。

袖娟叫:「啊~不要這樣!嗯~好難受不要!求你了!」

這時拓笠另一手放開了袖娟的乳房,慢慢伸到了袖娟的大腿上,隔著小三角褲,摸著她最神秘的下體。

拓笠發現袖娟的內褲濕了一大片,要脫袖娟的內褲,袖娟同時發現拓笠的企圖,連忙雙手拉著內褲叫著:「局長你還未承諾,不可以喔!」

這時袖娟躺在沙發上,兩個乳房高高的聳著,兩條玉腿緊緊的併攏,拓笠用力拉開袖娟的大腿,把頭伸進去,將內褲拉開,細細的看著小面積的陰毛,下面小陰唇兩片黏著,包覆著陰蒂和陰道口,是個美麗迷人的苞珠穴。

淫水順勢流下,濕潤著黑褐色凸出的屁眼。

拓笠用舌尖挑開袖娟的小陰唇,讓如豆大的粉紅陰蒂挺出來,拓笠大舉用舌頭舔、吸陰蒂。

舔到袖娟雙腿緊夾著拓笠的頭,挺起屁股猛搖。

袖娟叫:「局長;快點動作,我撐不住了!」

袖娟越夾越緊,拓笠越舔越大力道,袖娟高潮了淫水如泉水湧出,拓笠迅速將自己的衣褲脫掉。

拓笠一手抓著熾硬如火的雞巴伸向早已氾濫的小穴,拓笠握著龜頭在陰道口撩了幾圈,淫水已經多到流到陰囊那裡,將龜頭抵住陰道口道:「不可以,我尚未承諾給你!還是不要插進去算了!」

袖娟按耐不住說:「局長;我不需要你承諾什麼?只求你動作快點!」

拓笠看著袖娟問:「你確定?」

袖娟猛點頭。

拓笠運用腰力往屄一頂,袖娟也順勢輕擺柳腰迎合,將早已張開的小穴直直的挺上去。

袖娟大叫:「嗯!啊~局長你插什麼進來?」

兩人四目相對,拓笠說:「應先讓你認識一下我弟弟,沒碰過大傢伙,就這樣直接闖進去,嚇到你了嗎?」

袖娟笑說:「是沒碰過這麼大的,扺怕是中看不中用。」

拓笠笑笑說:「看你還能嘴硬多久?」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您真厲害…」

拓笠壓住袖娟,大雞巴一下一下地在濕滑的陰道裡頻頻抽插,龜頭傳來的難言快感,袖娟也跟隨著節拍,用陰戶一吞一吐,大量淫液順著流下來喊:「…啊…啊啊…好啊!快肏死人了…」

一邊抽插,拓笠一邊低頭欣賞著,春色無邊的場面,見一條大雞巴在袖娟鮮艷欲滴的兩片小陰唇中間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外的淫水給帶得飛濺四散。

袖娟整個陰部由於充血而變得通紅,小陰唇緊緊地夾著青筋畢露的大雞巴,陰蒂早已充血變硬,但經反覆揉磨,使它越來越漲,越來越硬,變得有如花生米般的大小。

「啊…我的親哥哥…啊…您真會弄…啊…我的小屄舒服極了…啊…我要洩了…嗯…啊…啊…」

聽到袖娟的淫詞浪語拓笠更加興奮了。

加快了速度,而袖娟還在不斷擺動的腰部,下體一聳一聳地高低套弄著,小臉兒紅紅的仰得高高的,微張著性感小嘴,舌尖在唇上撩舔著,雙手緊抱拓笠的頸,一頭烏黑的秀髮也隨著左右甩著,突然袖娟一聲大叫:「我完了啊…」

一大股陰精狂洩出來,也達到了高潮。

拓笠問:「袖娟你是體操隊,身體應很柔軟,一字馬會嗎?。」

袖娟站到沙發下,左腳抬高彎曲慢慢向上伸直,形成左右雙腿180度一直線。

拓笠走到袖娟左側,面向袖娟,拓笠握著雞巴半蹲,龜頭抵住袖娟的屄口,頂了幾下,終於插了進去。

拓笠的大雞巴猛插猛搗,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屄洞邊緣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則是不撞到花心不停。

速度極快!力量極足!袖娟右腳踮起腳尖支撐整個身體,片刻;身子直抽蓄倒在沙發上。

拓笠躺坐沙發,指示袖娟跨坐身上,倒插蓮花式,袖娟用淫穴套吞拓笠的大屌袖娟套上慢慢吞食整隻雞巴,袖娟兩顆奶奶正好在拓笠眼前晃來晃去。

拓笠用口舔袖娟的奶頭,一手勾著袖娟的腰。

龜頭在袖娟的屄中,向上用力猛往上挺。

衝擊頂撞袖娟的花心,袖娟雙腳半蹲著顫抖,淫水一股接一股,順拓笠的屌流下來,拓笠陰毛一片水汪汪,難怪這姿勢也稱為倒插蠟燭,袖娟顫抖的雙腳一軟,淫穴坐吞大屌到底,使得拓笠的龜頭直栽入花心心蕊,引發袖娟噴射潮吹,兩腿抽蓄,拓笠的雞巴被袖娟的淫穴緊緊夾著,無法拔出。

須臾;袖娟大喘一口氣,如釋重負般看著拓笠幸福微笑。

拓笠問:「怎麼了?」

袖娟依畏著拓笠說:「謝謝你!你讓我很有把握,若將張翊芳、王俐莎兩人帶來,她們倆肯定會感激我,但是不知怎麼來說服她們。」

拓笠心想【有此一箭三雕的好事,怎能錯過,應打蛇隨棍上。】

隨即抱起袖娟說:「我教你吧!」

走入臥室,將袖娟放在床上。

再教導袖娟如何播放A片。

拓笠說:「你先回去帶一個來,播放A片和她一同觀賞,不久之後,假意忍不住想搞了,我會先待在客房,當你們上床後,我就來這床的下邊,你在床上盡快脫光她,舔濕她的屄屄。

再換我上床接手舔她的屄,你快舔濕我的雞巴,讓我幹她。

你就可以準備去帶另一個來。

當你帶另一個回來前,我還是會先在客房等你們。

再用同樣方式進行幹第二個,是否瞭解。」

袖娟點頭說:「瞭解,局長先等我一下,我現在馬上去。」

說完穿好衣服離開去帶人來。

不久之後~袖娟帶了俐莎回來,袖娟說:「很好看的片,你會喜歡的。」

俐莎問:「這是誰的家?」

袖娟說:「全家去旅行都沒人在家,只有我們兩人,來快進來吧。」

片刻之後~俐莎說:「袖娟你舔的我好爽了,你看洋人的雞雞好粗大,插入不知什麼滋味?」

袖娟說:「俐莎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俐莎依舊躺在床上,兩腳開開讓袖娟舔淫穴,不過已悄悄換成拓笠接手,袖娟舔拓笠雞巴,拓笠挺屌插入俐莎穴中。

俐莎大叫:「袖娟你拿什麼插我,啊!你是誰?」

想掙扎卻動也動不了。

拓笠保持一秒插一下的速率,采九淺一深慢速抽插著俐莎的小穴。

俐莎叫:「啊…啊…我的親哥哥…啊…啊…您真會弄…啊…啊…我的小屄舒服極了…啊…啊…我快要死了…嗯…嗯…啊啊~」

拓笠說:「俐莎!你的小穴如處女般好緊,淫水一波接一波,潑到我龜頭上。」

俐莎問:「你到底是誰?怎知我名字!」

拓笠道:「親哥哥我是你的上級領導,教育局長。」

俐莎說:「教育局長!你怎能強姦我這良家女呢?」

拓笠說:「良家女會三更半夜,來我房間看A片,搞同志做愛。

剛剛還淫叫著:「親哥哥您真會弄,我的小屄舒服極了,我快要死了…敢說你沒有嗎?」

俐莎說:「對不起!局長我真的是良家女,不知為何?第一次跟男人做愛就讓我有種很幸福的感動,隨口叫了幾聲,奇怪袖娟帶我來這兒,怎麼不見她人呢?」

拓笠說:「她去帶張翊芳老師來,我們先到客房去。」

將俐莎從床抱起,雞巴依然插著。

俐莎像八腳章魚般緊掛拓笠身上,雙手環頸而抱,雙腳夾緊拓笠腰部說:「局長!我好怕掉下去。

先讓我下去好嗎?」

拓笠說:「你四肢現在緊夾我身體,下面騷屄有我大雞巴撐在裡面,真爽,我才捨不得讓你下來。

還要邊走邊肏你。」

拓笠雙手托著俐莎的屁股準備走向客房。

俐莎驚恐說:「局長你真不懂得憐香惜玉,我會一輩子恨你!啊啊~插太深了~啊~小屄會被搞破~啊~破掉了~」

拓笠說:「我都還沒踏出半步,你就喊破掉了,我知道你們女同志最愛亂拿條狀物當作陽具,互相塞入陰道、屁眼取樂,久而久之,越拿越大支,所以陰道、屁眼就比正常做愛的女人寬鬆了許多。」

說完隨即上路。

俐莎聲嘶力竭喊:「啊~我沒有…不要!」

客房就在主臥室旁,拓笠邊走邊肏屄,走沒幾步就感到一股欲射精的衝動,趕緊雙手抬高俐莎的屁股,讓雞巴從俐莎的屄內脫離,快走到客房床邊將俐莎放在床上,拓笠雙手撐在床上,俯瞰下面俐莎蒼白的臉蛋,緊閉雙眼,流下兩行淚水。

拓笠喘了好幾口氣,雙手抬起俐莎的雙腿扛在肩上,後將雞巴插入俐莎已滿出淫水的小穴中,由慢而漸漸加速肏屄。

肏了片刻之後,俐莎閉著雙眼:「嗯~嗯…啊─」

的呻吟叫床。

拓笠加強力道抽插叫:「寶貝!」

俐莎睜開淚眼婆娑的雙眼看著拓笠。

拓笠低頭親了一下俐莎的嘴問:「還好沒受傷!肏起來好爽,你舒服嗎?」

俐莎搖擺著屁股,示意拓笠繼續肏,雙手抱著拓笠的頭向下壓,自己嘟著嘴要跟拓笠親嘴。

邊親嘴邊說:「不要停,我好喜歡現在這種感覺。

良家女快被你肏成蕩婦了。」

拓笠看俐莎未施胭脂的櫻桃小嘴,低頭看被自己雞巴抽插的小穴說:「寶貝!聽說女人嘴和小穴是相對映,你的小穴和櫻桃小嘴簡直是一個模樣,你那兩片小陰唇,當我插入時,兩片小陰唇就隨著我的陰莖捲入你的屄內而不見,當我抽出時,兩片小陰唇又隨著陰莖被扯出而向外翻。

左右兩片小陰唇像極了你的櫻桃小嘴上下兩片嘴唇~」

邊肏屄邊敘述給俐莎聽。

俐莎大叫:「啊~不要再說了…」

整個身體僵硬發抖,雙腿直抽蓄,拓笠見此狀況,挺直腰桿持續猛肏屄。

俐莎叫:「啊啊…局長你好會肏喔…我快受不了…喔…我快尿出來了啊……啊…已經尿出來了…啊…被你肏到要死了…啊…我又要死了…我死掉了…」

俐莎像虛脫一樣,躺在床上喘著氣。

拓笠看著俐莎張口喘氣,櫻桃小嘴實在可愛,拔出雞巴,跨坐在俐莎的奶奶上,用龜頭抵著俐莎的櫻桃小嘴,再直插入俐莎口中。

這時,拓笠聽到開門聲。

拓笠抽出俐莎嘴裡的雞巴說:「袖娟好像帶張老師來了!俐莎你快去幫袖娟,我隨後就到。」

俐莎問:「局長要我幫袖娟什麼事?我全身無力請幫忙拉我一把。」

拓笠將俐莎抱起說:「幫忙搞定張老師。」

翊芳已一絲不掛躺在床上,袖娟舔翊芳的乳頭,一隻手摸陰戶。

翊芳說:「袖娟我忘了帶工具來,這裡有工具嗎?」

袖娟笑笑答:「這裡沒有工具只有陽具。」

俐莎說:「兩位姐姐都不等我,袖娟我們一起處罰慢來的翊芳。」

翊芳覺得好多只手摸得她好舒服,忽然雙腿被抬起,淫穴被不明巨物插入,睜開眼睛大叫:「啊!有個男人,你是誰?」

拓笠說:「翊芳,快點叫我親愛的老公,你們兩人,一人一邊舔奶奶,我要幹到你叫我親愛的老公為止。」

用每秒兩次的速率,采三淺一深,抽插翊芳的淫穴說:「翊芳,你真好幹、淫水一波波,用我被你淫水淋濕的龜頭,撞擊你的花心。」

翊芳緊閉雙眼,強忍都不出聲。

袖娟說:「俐莎你看咱們翊芳真是好樣!淫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局長,我看你要請8人抬的大花轎,將咱們翊芳明媒正娶回來,翊芳才有可能稱呼你親愛的老公。」

翊芳張開雙眼一看說:「局長?真的是教育局長,啊~我親愛的老公,你插得好深,啊…啊…我的親…老公…啊…啊…你真會肏…啊…啊…肏得我小屄真是舒服極了…啊頂我花心…嗯…頂到我心花朵朵開…啊…」

到達第一波高潮。

拓笠停著說:「你們兩個該學學,翊芳的叫床聲,尤其叫春的內容,真經典,全都正面表列。

翊芳為何先前要你叫我親愛的老公,卻都不吭聲,一聽到袖娟要我請8人抬的大花轎,將你明媒正娶回來後,才開始叫床!真想要嫁給我嗎?」

翊芳說:「人家原不知是阿貓還是阿狗,就想要我叫他老公,門兒都沒有!聽說是局長,一看,果然是局長,情不自禁,就把當時的感覺說出來而已,怎就說人家小女子叫床好聽又有內容的。

小女子覺得局長您真會幹,幹得小女子我欲仙欲死,真要命,若小女子真嫁給您了,恐怕會被您給活活肏死!」

袖娟說:「肉麻當有趣!聽不下去了!俐莎走我們看影片去,讓他們自己搞。」

說完自己走到電視機前的床邊,坐在床緣看影片。

拓笠伸手去拉住俐莎,不讓俐莎跟袖娟走。

拓笠問:「袖娟你說翊芳、俐莎都沒碰過男人,為何兩人都沒落紅?」

翊芳、俐莎同時說:「早就被袖娟給搞破了。」

拓笠小聲說:「你們倆睡夢中被袖娟叫醒帶來,所以素顏、穿著睡袍。

你們看袖娟穿著套裝、濃妝艷抹的精心打扮,她來直接說她願給我肏,換取副局長一職,被我婉拒後。

袖娟將自己衣物一件接一件脫到只剩奶罩、三角褲對我說:「柳下惠,先把你的口水擦一擦,都快滴下來了。

你想抱抱我嗎?」

翊芳、俐莎聽了大笑說:「局長,袖娟真的稱呼你柳下惠。」

拓笠點頭說:「氣死我了!」

一陣笑聲引起袖娟注意,袖娟起身走過來。

拓笠知道袖娟在後面故意加碼說:「後來經雙方同意做一場無關交易的性愛交流。

袖娟說被男人幹,比起你們三女玩同性愛,感覺實在太棒了,要我幫她那兩位未經人事的好姐妹,也能體驗被男人肏到欲仙欲死的感覺。

見我沒回答,袖娟又說願獻出她的處女屁眼,所以當我幹她屁眼時,不僅自己將屁眼掰開,連叫都沒叫一聲。」

站在拓笠背後,袖娟聽到局長亂掰,說她為讓姐妹幸福而犧牲獻出處女屁眼的事跡,感覺十分尷尬。

袖娟說:「局長,已經午夜12點了,我先走了。」

俐莎說:「袖娟等我一下,我們一起回去。」

回頭看翊芳。

翊芳說:「你們先走不用等我。」

拓笠說:「等一下你們別走,才剛要開始而已。」

袖娟、俐莎兩人走後。

拓笠被翊芳緊緊抱著問:「親愛的老公想同時要我們姐妹三人嗎?」

拓笠說:「只有你真懂我心。」

翊芳說:「非也!如果她們沒走,我也一樣無法繼續做下去,實在是太尷尬了。」

拓笠說:「可能一時還無法適應吧!」

翊芳說:「親愛的老公你的好大,和電視上洋人的差不多,還是真實的比較好,感覺就是不一樣,舒服多了。」

拓笠問:「不然你們都拿什麼東西來替代?」

翊芳說:「和袖娟試用過好多東西像小黃瓜、紅蘿蔔、酒瓶甚至球棒,但通通都不太理想。

還是男人的較有感覺。」

拓笠說:「我還聽說有人塞橡皮嚓,結果塞得太深而拿不出來,到醫院求助。」

翊芳說:「喔!是俐莎筆抽太快,筆蓋掉在裡面差點拿不出來,從此俐莎都只敢用手指。

親愛的老公剛才肏俐莎沒覺得她穴比較緊嗎?」

拓笠問:「筆蓋最後是怎麼拿出來?」

翊芳說:「越想拿越是拿不出來,搞得大家精疲力盡,睡了一覺之後,筆蓋竟然自己跑出來。

親愛的老公寶貝借我摸摸看好嗎?以前從不曾見過。」

拓笠躺在床上,翊芳握著大屌說:「親愛的老公我想學電視用嘴吃它。」

拓笠說:「好吧;讓你先幫我吹一吹。」

翊芳說:「好!」

對著大屌用嘴使勁大口地吹風。

拓笠問:「你在幹什麼?」

翊芳說:「吹啊,親愛的老公你沒看到我正在吹嗎?」

拓笠說:「你現在看一下電視,就像那樣。」

翊芳說:「我原本就要吃了,是你要我先幫你吹一吹的。」

拓笠說:「好吧!要吃就快吃吧!」

翊芳的口技實在欠佳,拓笠要翊芳坐在床上看A片學習,雙手撐在後面,兩個乳房高高的掛著,雙腿張開成M字,中間那片黑黑的陰毛卻暴露在他面前。

拓笠興奮的喘著氣,用力拉開翊芳的大腿,把頭伸進去,細細的看著這個美女迷人的屄。

拓笠看到兩片捲曲的小陰唇緊緊的縮著,用雙手拇指和食指分別拉著左右兩片小陰唇向兩邊翻開,原本捲曲的小陰唇被拉撐開後,有如蝴蝶之雙翼,唇邊緣呈黑色,屄口為暗紅色。

亮晶晶淫水從屄裡面流出來向下流到屁眼,菊花呈放射狀,中心點屁眼內凹,聚集些淫水於此,使暗紅色的屁眼油亮反著光。

翊芳的蝴蝶屄兩片小陰唇用手指塞入穴口裡,沾滿淫水後,再挖出來向兩邊展開,拓笠用舌頭去舔食小陰唇上的淫水。

讓如紅豆大的粉紅陰蒂挺出來,拓笠大力用舌頭舔、吸陰蒂。

舔到翊芳雙腿緊夾著拓笠的頭,挺起屁股猛搖擺。

拓笠陽具一挺,滋一聲插進了早已濕透的陰道,一進去後只覺周圍軟軟的暖暖的肉壁貼了過來,把陽具包得緊緊的,舒服無比,立即大抽大送起來。

翊芳臉上騷意盈盈,雙手摟住了拓笠腰部,底下屁股輕輕扭動起來,配合拓笠的抽插有節奏地挺動著,粗大的陽具大插大抽,陣陣麻酥的快感似波浪般湧上來,一浪接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口中禁不住浪叫起來。

翊芳叫:「啊~我親愛的老公,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啊…我的親老公…啊…啊…你真會插…啊…啊…插得我小屄真是舒服極了…啊您真會幹,啊…啊…幹得小女子我欲仙欲死,真是要我命,啊…啊…會被您給活活肏死。」

翊芳說:「親愛的老公好好躺著,讓小女子好好服侍親愛的老公。」

翊芳先舔拓笠乳頭,舔右乳頭時,右手捏拓笠左乳頭。

一會兒換邊。

舔拓笠的龜頭時,邊舔眼睛都看著拓笠,看拓笠爽的表情,就加強力道。

舔的整只都濕透,翊芳跪著開始深喉嚨,努力吞食。

翊芳頭上上下下吞食拓笠的大屌,雙手手指捏兩邊乳頭輕揉,三管齊下,拓笠連忙制止翊芳動作,起身抱住翊芳。

在翊芳耳邊說:「親愛的老婆,你好棒,讓我好想肏你。」

翊芳說:「親愛的老公好好躺著,讓小女子來。」

翊芳跨坐拓笠身上,倒插蓮花式,翊芳用淫穴套吞拓笠的大屌,翊芳套上慢慢吞食整隻雞巴,翊芳兩顆奶奶正好在拓笠眼前晃來晃去。

拓笠用口舔翊芳的奶頭,一手勾著翊芳的腰。

龜頭在翊芳的屄中,向上用力猛往上挺。

衝擊頂撞翊芳的花心,翊芳雙腳半蹲著顫抖,淫水一股接一股,順著拓笠的屌流下來,拓笠陰毛一片水汪汪。

拓笠躺在床上,翊芳趴在拓笠身上,兩人緊緊抱著,喘著大氣。

翊芳說:「親愛的老公原來跟男人相幹真爽快,小女子以後天天都給親愛的老公肏。」

拓笠說:「那恐怕不行,我無法天天都肏好幾個女人。」

翊芳說:「親愛的老公,我知道你結婚了,但不必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翊芳舔拓笠右乳頭時,右手捏拓笠左乳頭輕揉,眼睛看著拓笠含情脈脈。

拓笠用大屌抽插,向上猛頂。

翊芳大叫:「親愛的老公,變得好大。

我的小屄好爽…你快肏啦…啊啊…我就快要升天了啊…我快爽死了啊……嗯…!」

拓笠抱緊翊芳說:「你把我乳頭舔的好爽,繼續舔,我快不行了,不要停。」

翊芳叫:「我安全期,射進來,我從沒被射過,拜託射死我。」

拓笠喊:「你不要再說了,快舔我乳頭。」

拓笠、翊芳同時喊叫:「啊~親愛的老公(婆),爽死了。」

上午拓笠到局本部圖書室,張翊芳、王俐莎、趙袖娟三位老師穿相同的服裝卻都分開各自正在寫報告書,拓笠進去故意問:「三位今天要去參加廟會表演嗎?」

沒人回答,氣氛凝重,只有王俐莎抬頭對拓笠笑笑,拓笠就到書架拿本書坐到俐莎旁。

拓笠在紙上寫【怎麼回事?】給王俐莎看。

俐莎寫【袖娟罵翊芳是個花癡,對男人阿諛諂媚,翊芳反譏袖娟想出賣靈肉去換取職位,被幹後職位沒換到還拖人下水,且都要我說公道話,已形同水火。】

拓笠寫【舌戰、口水戰以前都三人一起玩?這次為何不加入。】

俐莎寫【此戰非彼戰。

剛剛在宿舍兩人幾乎大打出手。】

拓笠寫【是為了我這個男人爭風吃醋嗎?若真打起來你壓誰會贏。】

俐莎寫【無可奉告!】拓笠寫【今天要去參加廟會表演嗎?】俐莎寫【NO】拓笠寫【良心的建議,把服裝設計者~車裂。

BYE?】俐莎看後,拓笠就離開了。

拓笠回局長室,不久,敲門聲「局長,是我趙袖娟。」

拓笠說:「請進。」

袖娟關門後,走到拓笠旁叫:「親愛的老公。」

拓笠捉袖娟的手摸自己下面說:「要獻慇勤昨晚還盛裝打扮,現在的裝扮看得我都硬不起來。」

說完放手。

袖娟說:「晚上去找你?」

拓笠說:「對不起,今晚有事要辦,可惜一流身材卻配不入流的服裝。」

袖娟笑笑說:「親愛的老公,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再見。」

袖娟走後,拓笠撥電話到圖書室通知王俐莎要繞道來局長室。

不久之後,敲門聲「局長,是我王俐莎。」

拓笠說:「請進。」

俐莎問:「局長,為何要我繞道而來呢?」

拓笠說:「怕你被袖娟遇到。」

俐莎說:「局長您要我來,為何怕我被袖娟遇到,有不可告人的事嗎?」

拓笠看著俐莎穿這服裝,看起來滿可愛配著俏麗的短髮說:「昨晚幾乎沒睡,現在要補眠,請你下班時來叫醒我,再來討論如何讓她們和解,鑰匙你拿著。」

拓笠和俐莎回到家,打電話到何記點食物請蕙馨要回家時,順便送來。

拓笠問:「她們目前狀況如何?」

俐莎說:「持續冷戰中,都認真寫報告書,想取得職位來修理對方。」

拓笠說:「趙袖娟上午一進門叫我親愛的老公,看她穿的服裝,真倒胃。」

俐莎說:「我也穿相同的服裝,局長讓你倒胃了。」

拓笠說:「不會,你穿這樣很可愛。」

俐莎笑笑說:「局長,沒想到您人前說人話,鬼前講鬼話。」

拓笠說:「是因為你臉蛋漂亮,笑起來很甜美。不管穿什麼都好看。」

俐莎答:「花言巧語。」

拓笠說:「趙袖娟主動出擊,要別人依她的模式走,可是主導權在我,專走旁門,怎能把副局長給她呢?張翊芳雖不耍心機,直腸子,但副局長職務常常需負責溝通協調,恐怕翊芳是無法勝任。而俐莎你…」

俐莎說:「我是一個笨蛋,面對色狼巧言令色,卻畏於權勢,不敢奪門而出,脫離狼窩,既然認命不逃,只好化被動為主動。」

門鈴聲,拓笠去開門付錢拿餐點。

拓笠笑笑說:「小笨蛋先吃飯,再看看你如何化被動為主動。」

俐莎說:「我想看A片學習、學習。」

拓笠說:「跟我來我教你操作,影帶自選。」

俐莎邊吃邊看,拓笠客廳吃後到衛浴室泡澡。

拓笠洗完澡躺在床上,換俐莎洗。

不久之後~俐莎圍著浴巾坐到拓笠身旁,拓笠將浴巾拿掉,把俐莎抱著。

俐莎說:「局長,你已成功分化我們,而且3人都被你給上了,我本應喚醒我姐妹們,但如您說的主導權在您,孤女已無力可回天,懇請鈞長核准賤妾擔任您忠心的座騎,聽從您的差遣,如蒙恩准,深感德澤。」

拓笠說:「准你當我馬子,不愧是當老師的,用詞遣字真精準。」

拓笠一雙大手緊緊握住聳挺白嫩的乳房,用力地揉摞著,不時用拇指挑逗著俐莎那充血勃起的乳頭,乳頭被撥動地不停顫動著顯得是那麼的無助。

俐莎的大陰唇中央凸出兩片粉嫩小陰唇,是標準的鮑魚屄,須用手掰開,方能看到中間的小溪正氾濫成災,淫水溢到外面,把整個淫穴洞弄得濕糊糊的。

拓笠用手指去摳俐莎的花蕊,俐莎馬上升起激烈的反應,然後用嘴堵在俐莎的淫穴洞上面,伸長舌頭去剝開陰唇找到上面那顆珍珠,然後就用嘴去含著陰蒂,拓笠才撥弄一下,俐莎馬上就用大腿緊緊夾住拓笠的頭,腰部快速地上下起伏得到高潮了。

俐莎在拓笠的舌攻之下,接連來了好幾次高潮叫:「啊啊……喔…了……別……別……啊啊……不好啊……啊啊……局長你好會舔喔……我快受不了……喔……我要尿出來了啊……啊……啊……尿出來了……啊……被你舔到要死了…啊……我又要來了……我來了……我要死掉了……啊……啊……啊……」

巨大水柱噴向拓笠的臉,大力衝擊使拓笠一陣暈眩,拓笠搖搖頭意識恢復清醒。

四周看看興奮大叫:「俐莎,我知道筆蓋是怎麼跑出來了。」

俐莎說:「什麼跑出來?」

拓笠說:「潮吹時大量淫水噴出連同將筆蓋沖刷出來。」

俐莎說:「我不知你在說什麼?」

拓笠說:「翊芳告訴我說你拿筆自慰,筆抽插得太快,筆蓋掉在屄裡面差點拿不出來。

你再假裝聽不懂,看我如何修理你。」

俐莎說:「主子,賤妾慾求不滿,祈求主子您的蹂躪、懲治。」

拓笠把陰莖慢慢提起又慢慢插入,讓粗大的肉棒摩擦到俐莎內壁的每一處皺褶,龜頭在俐莎的敏感點上不停地搗動著,隨著上百次的抽送,俐莎開始發出淫蕩的聲音,最後一點殘餘的理智讓俐莎死咬住枕巾,用鼻子發出了激情急促的喘息聲,兩手在拓笠背上不住的撫摸,兩腿緊緊地纏繞著拓笠的腰部,纖柔可愛的小腳尖隨著抽插在空中飛舞踢蕩著。

拓笠慢慢地提高頻率和力度,每一次都提到洞口再猛地頂到屄底,由九淺一深,三淺一深,次次深入。

排出的愛液隨著抽送不止地流注,陰囊擊打在會陰部位發出啪啪響的水漬聲,陰莖根部一次次撞擊著陰蒂頭,肉體的歡悅,瀰漫的性味,讓俐莎摒棄了端莊秀麗的表象,開始一步步走向狂野。

拓笠把俐莎咬住的枕巾抽出,俐莎害羞地用手摀住了嘴,發出時而低沉時而高亢的呻吟。

用雙手插入俐莎的腿彎把俐莎下身提起,拓笠蹲著低馬步依然穩健地蹂躪著俐莎敏感的花心。

俐莎看到自己豐腴滑膩的陰唇隨著陰莖出入不停地開合放,擠出絲絲白色的淫液,俐莎最後的防線終於潰堤,開始像個蕩婦一樣嬌聲呼喊起來。

俐莎喊:「哎喲~哎喲~癢~啊!癢~啊!啊!太美了啊!媽媽!我要死了!我被玩死了!」

拓笠看俐莎擦有胭脂的櫻桃小嘴,低頭看被自己雞巴抽插的小穴說:「寶貝!女人的小嘴和小穴是相對映,你擦有口紅的櫻桃小嘴和小穴簡直是一個模樣,你那兩片小陰唇,當我雞巴插入時,兩片小陰唇就隨著我的陰莖捲入你得屄內而不見,當我把雞巴抽出時,兩片小陰唇又隨著陰莖被扯出而向外翻。

左右兩片小陰唇像極了你的櫻桃小嘴上下兩片嘴唇。」

俐莎說:「不要將每個敏感部位的分解動作具體描敘,聽得我一直淫水直流。」

俐莎那嬌媚的臉蛋上滿是迷醉快樂的神情,胸前乳波甩動,全身汗出如漿,顫慄呻吟不斷,一副欲仙欲死的可愛模樣。

陰道不停地湧出一股又一股的炙熱淫液,感到俐莎陰道深處一陣難以形容的強烈刺激傳來。

拓笠腦海裡一片空白,龜頭便死死地頂住子宮口上,精液猛地噴發入體內。

每一次噴射都讓俐莎情不自禁地顫動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