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方守正」今年28歲,已婚、是個酒店廚師。太太「慧心」比我大7年,以前是我補習老師,現在是投資公司副總裁。我們結婚已經9年多了,其實我和她的開始也甚不倫,可能遲些再說給你們聽。但這個故事是關於我太太兩個姊妹的。

去年初,太太說自己36歲年紀開始老,想要小孩,我們便積極「造人」太太成熟了比年輕時更開放,所以我們的性愛也相當頻密,小電彈、皮靴、網絲通通齊全。計劃試了接近一年都沒成果,太太建議找醫生驗身。報告發現太太子宮酸素過高,不能產子,我們都很傷心,但得接受現實。我們考慮過領養,但太太不喜歡,人工受孕不通因為問題在於女方。去到最後只可以借用別人的子宮,但誰會免費願意幫人十月懷胎呢!況且這等勾當在香港是違法的呢!

太太想到找來剛剛離婚的姐姐代產,她說既然自己的卵子有問題要借用姐姐的卵子,再花上數十萬圓人工受孕後再植入姐姐體內,倒不如要我直接跟姐姐那樣那樣,豈非更好!

我聽後假裝大發雷霆,說怎麼可能,但其實大姨「慧貞」雖然剛剛40歲,卻是個相當有女人味的美婦。慧貞膚色白晢所以看來很年輕,一般人都以為她只是三十出頭。大姨身材大約36C/28/38,五尺三寸高,是個資深大律師。由於工作需要,大姨衣著十分保守,永遠都只穿一式一樣的黑色緊身套裝加黑絲襪高跟鞋。她是個工作狂,亦因此5年前和丈夫離婚了。她們沒子女,所以離婚後,慧貞可以全情投入工作,短短數年已經是全港數一數二的刑事律師。

想到有可能跟這個遙不可及的大姨做愛,我只是想已經興奮了。但我還是假裝慨憤,最後慧心還送了一隻名貴手錶請我幫忙。其實我這關容易,她姐姐那關卻很難了。

第一是這個想法近乎亂倫,怎能要一個深信法律的女性去當這些事呢!第二是慧貞已經放棄了男人和愛情,只有工作。第三是大姨已經多年沒行房,要她突然跟男人做,是有技術上的問題的!但是我太太性格就是想到便一定要做,所以她便直接跟慧貞說了。大姨聽後不但沒有答應,還狠狠的鬧了慧心數個小時,幸好慧心父母早已不在,否則可能更麻煩。

太太回來哭著對我說,「姐姐說了不,便是不了!」

我說她們姓「司馬」的女兒個個都是說一不二的呢!

如此相安無事又過了數月,大家漸漸把這件事忘了。這天突然太太興高采烈的問我聖誕節有空去旅行麼,我說可以,她便說相約了姐姐妹妹和我四人一同到北海道過節。我起初也沒覺得什麼,直到起程前,太太突然說當醫生的妹妹「慧嵐」要代同事留守醫院,我便覺得有點可疑。

北海道12月是非常凍的,我們沒有滑雪,只打算到處吃魚生和浸溫泉。第一天晚上我們在自己的酒店吃過飯,慧心便邀請大家到酒店內的風呂。這個是個男女共浴的傳統風呂,大姨慧貞起初還不想在這裡浸,但經慧心遊說也只好答應。

我先到風呂,看著外面下雪,暖暖的溫泉真的很浪漫呢。太太和大姨來到,見太太脫光衣服下水,大姨脫下毛巾,裡面卻穿了一件頭的老土泳衣。雖然如此,她在我面前下水,我望著她雪白的肌膚和豐滿的乳房,還有那圓潤的臀部,也立即有些身理反應呢。

慧心在水裡多次勸導姐姐脫去泳衣:「家姐,這裡只得我們三人,別害羞,脫光浸浴舒服多了!」

「慧心!別胡鬧了!我說不便是不!」

慧心父母早死,慧貞十八歲便要兼職養家供妹妹入大學後還可以當上大律師,她的毅力是不能置疑的。而且慧心和妹妹也相當敬畏這個姐姐,比母親更甚。

最後我們靜靜的享受了溫泉,能跟這兩個美人浸浴,我其實已經很滿足了。

接下來的數天,我們都按照慧心的建議到小樽、登別、函館等地方觀光,在臨回港前的晚上,我們到了一家出名釀酒的小店吃飯,席間店東不斷的給我們試不同的清酒,算下來每人都喝了四、五瓶酒呢。

慧貞自幼行走江湖,酒量了得,我和慧心都喝得大半醉了,她反而清醒地扶著妹妹回酒店。上到了房間門口,慧貞說過晚安,慧心卻說要再飲,姐姐說不,但這次妹妹卻大吵大鬧說要喝完房內那小小的一瓶「大吟釀」才肯睡覺。

大姨最後勉強答應,祝酒時慧心說:「多謝家姐多年來照顧我,供書教學……比媽媽還要好……」

邊說邊哭。

「好了好了……別哭了,慧心乖……乾杯,姐姐知道你疼我……」

說著便扶她到床上休息了。慧貞放下杯子亦回房間去了。

慧心在床上睡了數分鐘左右突然起來說:「守正!我遺漏了手機在餐館!」

「真的!你有帶手機到那裡麼!」

說著我在她手袋及房間內尋找。

「咦……哈哈哈……好像沒有,對了,吃飯前我留了在姐姐房,你可以幫我去拿嗎?」

她想到沒是遺失手機,便又躺臥在床上睡了。

「真是給你嚇壞了!」

我拿了房門卡,便往大姨房去了。

怎料我敲了數次房門都沒人應,心想可能她在洗澡,既然手機在裡面,明天再拿也不遲,便打算回去。就在這時,房門慢慢的打開,我看見慧貞搖搖欲墜的托著頭開門,我便立即上前把她扶著,問:「大姨……你怎麼了!不舒服麼?」

「啊!原來是守正,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酒醉吧……但我很少這樣的……」

還未說完便往後墜了。我立即把她整個人抱住,我觸摸到她手臂時,發現非常燙,便說:「大姨,你好像是在發燒呢!來我帶你看醫生去。」

我把她背起,首次感到那對柔軟的乳房壓在我背上。

「不需要喇……我沒事……只是口乾而已……」

於是我便把慧貞放在床上,倒了杯茶給她喝。我看見她面頰通紅,眼光呆滯,喝過熱茶後她覺得更熱,便除下絲質恤衫,還剩下黑色吊帶小背心和牛仔褲。雖然如此,這刻的慧貞的表情和坐姿卻異常地性感,她把左腿蹺到右腿上,用左手大力的按著小腹,整個人像蛇般扭曲。

「大姨……你怎麼喇,肚子不舒服嗎?」

說著我便蹲在她面前,輕輕摸了她手背一下,誰不知慧貞反應極大,整個人彈了起來,說:「沒有……我沒事的,我想只需洗個澡便沒事了……」

說話時候,她的表情很奇怪,全程沒有望著我。

我深感不妥,便追向她迴避的目光,再近距離望著她的眼睛,她可能知道我察覺有異,也不再迴避,正正的望向我。只見慧貞眉頭緊皺,眼睛濕濕,面頰通紅,連嘴唇也是漲漲的,勉強地說:「守正,放心吧!你先回去陪慧心吧,我能夠照顧自己的……」

我一直望著她的表情,我看到慧貞的眼睛在我的面上打量,由我眉目到鼻子到嘴唇,到最後她輕輕瞇了眼,嘴角竟然微微的動起來,這表情呈現了一刻,她便搖了兩下頭,飛快轉身入了浴室,其時還說:「那你先回去吧,我洗澡了!」

說著把門關上。

我本來也打算回房間,但我經過浴室時依稀聽到裡面傳來微微的呻吟聲,好像她在哭泣似的,想到整件事情的奇怪,我便留下來,確保她出來後沒事。為免她誤會,我還是大聲對她說:「大姨!我還是放心不下,我待你洗澡完沒事我才回去吧!沒關係,慧心睡了,我反正有空呢!」

說著我便開了電視,裡面沒有回應,轉眼傳來了水聲,我便安心在看電視。

又過了十數分鐘,裡面水聲停了!但是過了很久,慧貞都還未出來,我再等了一會,覺得不妥便打算去敲門。

「格叻……」

門終於打開了,我也順勢打算回房:「大姨……你出來便好,那你早點休息吧,明早我們要一早起程回港呢!」

怎料慧貞從浴室出來把我攔住,見她放下了一把她慣常束起的長髮,身穿浴袍,一臉風情的說:「哎唷……你還在這裡便好了,幹嗎這麼急回去呢!我有說話要跟你說呢,先坐下好嗎?」

看見這情景,我整個人呆了!

我十年來都從沒見過大姨把長髮放下,她永遠都把頭髮結髻,這刻看來,她彷彿年輕了十年有多!她的肌膚一向都是三姊妹中最好,不塗脂粉的面容真的一點瑕疵都沒有。慧貞這種女人是禾竿蓋珍珠呢,平常總是硬崩崩,總是穿得密密實實,把所有女人的魅力都盡收藏,怎麼原來是個大美人呢!

慧貞緩緩的行過床邊,到了落地窗前的沙發椅坐下了。她把左腿蹺在右腿之上,整條美腿在浴袍底下露出,相當誘惑的姿勢。我那刻真的嚇壞了,心跳不停加速,傻傻的站在浴室前。

「這……這是……你……怎麼……我……」

「什麼你你我我……來,我的好妹夫,坐到床邊陪我好嗎?」

我點頭示意,但仔細看她的面容,見她的臉比早前還紅,笑瞇瞇地望著我,眼中充滿慾望似的。

坐在床邊,慧貞要我靠近些,然後拖住我的手說:「放心守正……我沒事,相反,我想跟你說的就是……這刻我很開心呢……我已經很多年沒這樣的開心了,身體很舒服啊……當然有你在陪我,更開心呢!」

這肌膚之親雖然只是拖手,但慧貞熱燙的體溫我卻完全感受到。接著,她撥了長髮,左右腿對換交疊,再說:「好妹夫,你說實話,大姨我是否老了,你看皮膚都開始皺了,對嗎?」

雖然事情發展至此,我還是驚魂未定,眼前又有如此美艷的熟女,但這個問題卻很容易答:「當然不是啦!我就是讚歎很少看見大姨的這一面,原來多年青,比起任何少女都要美得多!」

「才不是呢,小伙子……你這樣逗老娘,人家大你十年有多,你不是有什麼企圖吧?」

大姨甜笑地說。

「這都是真話呢,我經驗雖然淺,但至少可以肯定大姨是我認識當中最美的女人!」

怎麼我也開始打情罵悄起來!

「對嗎?比慧心還要美!」

「你是三姊妹中最美的一個呢,難道你不知道?」這句說話慧貞十分受用,笑顏盡露,說:「好妹夫,你這樣輕薄的說話,不怕我告狀麼?」

聽她這麼說我也有少少擔心,但看見大姨此刻風情萬種,真的什麼也不怕了:「那只好是牡丹花下死吧……我都只會實話實說!」

慧貞這時突然起來,站在我面前,說:「我跟你鬧著玩而已,這裡北海道的事……就留在北海道吧。難道……我不知道你留下來的真正原因麼?」

說罷便把浴袍脫下,赤裸裸的在我跟前。

我的天呀!那裡來的好運,這麼絕色的熟女竟然會赤裸在我面前。大姨全身的肌膚都哲白,那對乳房和我早前在風呂幻想的一樣,又大又圓又挺。但是最美的還是纖腰接著臀部的曲線,那完美的線條只會在成熟的美女身上找到,這曲線加上稍粗的大腿和修長的小腿,能把任何血氣方剛的男性迷倒。

我頓時感到一股熱流直達下體,肉棒不由自主的硬起來,我迅速蹺腳遮掩。

「好妹夫,今天很累呢!大姨年紀大了,可以替我按摩肩膊嗎?」

說著便面向床上躺下。作為成人,這裡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但是那個畢竟是自己太太的姐姐,我的道德防線還在。

「好吧……」

我站在床邊,彎著身把手放在慧貞肩膊上,輕輕的按摩,但反而被罵:「哪有人這樣按的,來吧,坐到我背上按吧!」

我當然照樣做,但首次坐在大姨的裸體上面,我的心不停「噗、噗、噗、噗」跳呢。

我輕輕的按了數下,便逐漸加強力度,聽到慧貞開始有反應,輕聲吟:「噢……噢……噢……噢……啊!舒服呀!」

救命呀,每一句的呻吟都是騷軟蝕骨的叫聲,尤其是來自一把成熟的女性聲線,我感到下體不斷膨脹,跟著她的吟聲搖動。

「啊……嗯……嗯……嗯……對了,就是那裡!大力點……噢!厲害呀……」持續的呻吟聲音早已令我神魂顛倒,我受夠了!是你逼我的!

我停下來把大姨反轉過來,整個人壓在她身上,用嘴唇跟她接吻,她不但沒有絲毫抗拒,還主動跟我捲舌。大姨的口水很甜,舌頭很滑,而她的濕吻技巧很好,我倆在床上互吻了接近十分鐘雙方才願意停下來。

接著慧貞迅速的把我衣服脫光,看見她這麼主動,眼神充滿慾火,我突然想起慧心逼她喝下的酒,那時每杯酒早已經斟好,莫非她偷了我的媚藥!想起來大姨的表現跟當年的她一樣,我便明白為何端莊的大姨會如此發春!

這刻大姨見我心神彷彿,便繼續用自己的身體跟我磨擦,令我心想,既然難得太太要我享用這大美人,我又何不成人之美!想到這裡一切疑團解開,我立即恢復心情,集中精神享受不倫之性!

我突然反客為主的把慧貞抱住,往她乳頭上吸啜,不忙用手玩弄她的另一邊乳頭。慧貞對我突如其來的進攻感到極其興奮,竟然「噢!」

的叫了出來。玩弄了一會,我心裡一直渴望探勘另一個地方,便逐漸往她下方移去。

大姨似乎意會到我所想,大力的摟實我,狂吻我耳孔後輕聲的說:「人家那裡……很久沒有了……我……害羞……呢」這句說話把我的魂魄也勾了去。這副成熟的胴體竟然是多年未經人道,真是太誘人了。

「大姨……那我不碰你那兒便是了!」

「不……那又……不需要,人家心癢了……你……只要溫柔些便可……守正?」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變得很細小了。我再次向桃源出發,來到慧貞的陰部,她配合地微微張開大腿,我把頭往那裡嗅了一口,一陣濃烈的熟女香味傳來,肥皂味夾雜著像麝香般的淫水,好像麻醉了我的臭覺神經,啊……原來她是這樣的味道!

我忍不住輕輕用舌頭舔向她的陰唇,她那裡有如處女般敏感,待舌頭碰到陰唇她仿似觸電的抽搐了幾下,更騷叫了幾聲:「噢!」

之後很自然地擺放小腿在我的肩膊上,這個姿勢好淫穢呢!這刻,我的大姨已經發情得完完全全濕透,無論我怎樣喝下那甜蜜的淫水,總是會源源不絕的供應。慧貞發現我在喝她的分泌,覺得頗難為情,道:「哎唷……不要啦……那些東西髒呢!」

「胡說!這才是世上最甜的美酒呢!」

說著我把舌頭伸長的插入,陰唇貼著我的鼻孔,我用勁的前後抽插,同時用手指輕撥她濃密烏黑的陰毛。

「啊呀……唔……撩大力點好嗎!很癢呢!」

其實此刻我的肉棒已經充血多時,擎天的巨柱跟著我搖擺不定,大姨突然起來,把整個身子倒轉了,69式的讓我品嚐美鮑,同時給我舒暢。

她用舌頭在我龜頭底部的神經開始舔起而後捲動,接著便在龜嘴吸啜,我感覺到一些精水流了出來。慧貞很享受的不斷舔,好像是小孩吃棒棒糖一樣,還不時說:「唔……好吃,真香呢……噢……真甜啊!」

想不到孤獨多年的美人,一拾起陽具,那些技術便都全回來,不一會她便開始含下整條巨棒。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大姨一邊替我口交一邊讓我舔她,很快我便興奮過度,但我不能早完事,大姨多年以來的首次必定要有高潮的。所以我把肉棒拔出,卻聽到她失望的「呀……」了一聲。

我立即解釋說:「呀……我忍不住了……好妹夫要插入大姨了……來,接住了……」

「啊!什麼!」

這說話令慧貞從迷糊中醒來,說:「怎麼可以!一定不能!」我卻已經把持不住,說:「好姐姐,別這樣對我……我忍不住了,我要呀!」慧貞還是堅持不肯,向前想逃走,我便說:「你不癢麼!只有是給我插入……才能解你飢渴呢!」

她停下來想了一想,輕輕的按住下陰,也認同身體的需要。

我見她猶豫,便把握時間,將她壓在床上,劈開她的大腿,讓肉棒向上輕輕一頂,「唧」一聲,我們二人終於合二為一了。

差不多同一時間,我倆都因快感叫了出來:「噢!」

大姨立即反了眼睛,把我緊緊的抱住。我亦開始慢慢一下一下的抽插,濕潤的陰道令交合非常舒暢。首先我是每一下都插到底部,她會應聲呻吟:「嘩!」

我逐漸加速,她的呼吸也興奮地加速。

我抱她起來,女上男下的讓她的陰核跟我的盆骨磨擦,讓她邊插邊磨,有兩種快感。她也十分受用,整個人都發起情來,說:「阿正!這姿勢美妙啊!磨我吧……噢……舒服死我了,我最愛的守正!」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叫我名字更讓我興奮,我更大力的抽插,說:「慧貞!我愛死你了……你知道我其實一直暗戀你麼!」

她聽後把我抱住,強吻著我,舌頭不停在挑撥,不忙說:「真的麼!那你盡情插吧,我是你的了!」

我突然感到下體壓力增加,要洩了,便說:「愛人……我要爆精了,你全接下吧!」

慧貞呼吸變得非常急速,也是時候高潮,但卻說:「唔……拔出來吧……這樣人家會懷孕的啊!」

口裡是這樣說,腰間卻不停地搖。

「寶貝……太遲了,我們一同去吧!」

我說。

「好……好……好呀,寶貝……盡情射吧……把我填滿吧!」

「啊呀!」

二人同聲大叫,連綿不絕的精液全數射入慧貞穴內,我射完一次又一次,美人卻咬緊牙關靜靜的抽搐,連腳趾也都全彎起來……終於靜止下來,太太的大姐躺在妹夫懷中,下陰還不停地流出精液。不一會,她好像漸漸從媚藥中醒過來,輕輕把我推開,躲進被窩中,我見她羞愧地迴避我眼神,也靜靜地拾起衣服,更衣後我便回了房間。

回到房間已經是二時,原來我們大戰了兩個多小時,幸好太太還是熟睡不醒,但我心中卻知道這些一切都是她的安排,想到大姨現在的心情,我對她起了無盡憐愛之心。

翌日,我們三人吃早飯時都沒談話,看來大家都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事,看見大姨慧貞又束起了髮髻,黑色樽領衫長褲,我差點不能相信昨天晚上的是她的呢!

第二章

回港後,慧貞罕有地跟我們失去聯絡。致電給她總是碰上留言信箱,她甚少回覆電話,就算是回覆也總是說工作太忙了。只有她的妹妹「慧嵐」偶然還有機會跟她用膳。

如是者過了半年,太太慧心終於忍不住闖上了姐姐的事務所,二人閒談了幾句,慧心便逼迫姐姐晚上來我們家裡吃飯,起初慧貞堅拒,但最後都給屈服了。

我在酒店當總廚,算是歷來最年輕的一位,其實我也真的有點才華的。

由於工作關係,在家裡我甚少自己操刀煮食,但這天慧心要求我一定要親自為姐姐煮她最喜歡的燒鵝肝牛扒,想到自北海道至今,半年沒見過她,也十分掛念呢!所以我必定要弄最美味的佳餚給她品嚐。

慧貞晚上八時才到達我們家,這天晚上她又慣常的一身全素色打扮,米黃色的樽領加上黑色西褲套裝,不施脂粉的她把長髮束起成髻,面上木訥的表情真的是座冰山呢……晚飯也算融洽,可能大姨是因為我親手弄了她最喜歡的美食,逐漸她的心情也和緩起來。

我們多月來沒見,互相談及工作和生活的趣事,看見大家又如往常一樣,真是愉快。

飯後,慧心突然拉了大姨入房說密話,我便在廚房洗碗。

不一會,房內傳來吵架聲,我立即跑到門前,聽到慧貞說:「夠了夠了!我聽夠了這些瘋言瘋語了!你是否變態的?那有人迷魂姐姐跟自己的丈夫搞鬼的!你……」

姐姐激動得哭了起來。

「我又不是要你們來真的,我只是想你替我們生小孩而已!」

「……你知道什麼是道德倫理麼!我怎麼教了個惡魔出來?你別再說了,我是肯定不會答應的!」

「姐姐,難道你不替爸爸媽媽著想,妹妹是哪樣的,我又不能生,你也四十歲了,我們家族難道要絕後?」

「心!你不要跟我來這套,爸媽從來都不是那麼迂腐的……有後便有後,沒有後便沒有後,那有得強求!」

慧貞就是這樣的,從來對人生都是那麼有看法,有智慧的。

她就是強而不蠻,剛中帶柔的一個女人。其實她的胸襟比很多男性廣闊,又重親情,試問有多少人比至親出賣,還可以這樣輕易原諒呢?

「姐姐,我真的不明白,這又不是難為你,北海道那晚上,你不是很開心嗎!」

「你!你還敢提起這件事!我猜守正也不知道你下了藥吧!你對得住他麼!」「姐姐,你離婚前都已經很久沒幹那回事了,到現在不只六、七年吧!你還是個女人嗎?怎會沒有需要呢!」

慧心自小便是這樣,慧貞為了彌補失去雙親之痛,總是給與妹妹最好的,自己不吃也留給妹妹,弄成慧心公主的脾氣,說話總是口不擇言。

「你怎可以這樣說的!我是你的大姐!」

說罷,慧貞便衝出房門,還把我撞過正著。

「大姨……大姨!」

我嘗試叫著慧貞,但她卻一支箭般離開了。

這時慧心才慢慢從房中出來,我也看不過眼:「心!你……這樣說太過份了!」

「我說的不是真話嗎?她不是孤單一人嗎?我這樣很難為她嗎?」

一連串的問題,好像有點道理,是歪理……

我看她們兩姊妹可能要冷戰很久了,怎料隔天的下午,慧貞特別早下班,來了我家便一直在睡房跟太太談話。一直由三點到大約六點,我想知道應否煮飯,便想敲門,卻聽到房內傳來慧心的哭聲。

我緊張起來便偷聽了:「唔……只好到美國試試……」

「怎麼你不早說呢……我還以為……」

「姐姐也不用擔心,慧嵐不是說嗎,吃中藥有機會沒事呢?」

聽後我呆了!

什麼!我立即打開房門,二人坐在床上手牽手。

「慧心!你說什麼!你有病麼?」

「正,你都聽到了……反正都要跟你說的,其實是這樣的,我一年前發現自己患了子宮頸癌,已過了第四期,看過醫生說還有大約一年半壽命……」

「什麼!怎麼你不早說!」

慧心哭著說:「我這種是稀有的」陰性血型癌「不能做手術的,說了也沒有用!」

「那有沒有找別的醫生確診?」

「當然有呢!都給慧嵐看過了。」

太太的妹妹是婦科醫生,在英國那邊當了三年。

既然自己妹妹都看過,那一定不是假的了……「怪不得這年來你做盡這些怪事……」

我說。

「對,我是於我們驗身時發現的,其實我不是子宮酸素過高,只是不想你知道我時日無多了……」

這刻慧貞早已哭得雙眼通紅了,便說:「……對,怪不得她在北海道做了那件事……原來她是想在她去後還可以有小孩陪伴著你呢,阿正!」

我整個人跌倒在地上呆了。

那天晚上我也不記得我們有沒有吃過飯,時間好像停頓了,但又很快地流走。

這晚,大姨留了下來陪慧心睡,我便在客房睡了。

次晨,我起來發現兩姊妹不見了,便打電話給太太,發現有短訊:「守正,不要擔心我,我會在姐姐家居住,這邊有女傭,我還會請看護,我會在這裡住上一星期,期間姐姐會到我們家陪你,昨晚她已經應承替我們作代母,她這個星期排卵,請盡量配合吧。為了我的感受,請暫時不要找我。」

我也不懂得形容這刻的感受呢,自己太太患上絕症又何來心情呢,但想到這是她最後的心願,也不得不接受,況且大姨絕對是個絕色情人呢。

今天下班時心情十分緊張,到底大姨到了我家沒有?今天晚上又會怎樣呢?

謎題很快解開了。

入門後,我看見慧貞正在擺放行李,她身穿黑色套裝,腳穿拖鞋,向我說:「守正,回來了?」

「對,大姨……我回來了……」

真是尷尬的氣氛。

待我經過客房才知道慧貞已經把行李在客房放好,衣櫃裡都擺放了數件衣服,我也不便多望,便迅速入了自己房間。

休息了一會,我換了衣服後,便打算預備食物,卻發現慧貞也換了便服在洗菜,我立即上前幫忙,說:「大姨,這些事我來做吧……我是廚師嘛!」

「就是因為你是廚師,整天都在煮飯,下班了,讓我來做吧!」

我卻爭著幫手,說:「這樣怎行呢?我來做吧……」

突然慧貞把手上的蔬菜丟在洗手盆,說:「守正……我不是客人呢,我會住在這裡一會的,難道你打算什麼也不要我做麼!」

我想了一想,便道:「大姨罵得對……那麼我去看電視了……」

因為慧心不懂得做菜,所以我們如果不是我煮,便通常是在外面吃的,這天吃到大姨的手勢,原來家常便飯也有別的風味呢!晚飯時,我們刻意迴避不談慧心的病,只是談天說地,我想這天來一直都是愁雲慘霧,我倆難得休息一會,心情都輕鬆點。

飯後,我堅持要洗碗碟,慧貞便回了房間預備洗澡。

洗完碗碟,我便聽到水聲,是大姨的洗澡聲,這又令我回想起北海道的情景。

但是此刻的大姨卻是清清醒醒的啊。

我躺在大廳看電視,不一會竟然睡著了,迷糊間感到有人替我蓋了綿被,並傳來陣陣幽香。

可能是這兩天的壓力大,真的很累了,醒來已經是十二時,大廳的燈都關了。

我起來拾起被窩,看見客房門已關上,心中竟然舒了口氣。

怎麼呢!我不是也期待跟大姨再一起麼?這些日子來,每次打手槍的對象不都是她麼!現在人家活生生的睡在隔壁,這裡便只得孤男寡女,怎麼又退縮起來!我回到房間,拿出睡衣便到浴室洗澡,熱騰騰的蒸氣中,我彷彿看到女性的曲線,看來跟大姨相處了半天,我下意式地又起了淫念。

所以洗澡後我便迅速回到房間,鎖上門,開了電腦,上了常到的色情網址,看了一會,我便拿出肉棒來輕輕撥弄。

「原來你是喜歡這些的!」

突然我背後竟然傳來慧貞的聲音,我真的差點嚇破膽,便整個人跳了起來。

她立即輕輕拍我的心口說:「啊!對不起阿正,不要怕,不要怕,我一直在床上你沒見到麼!」

我回過魂才發現眼前的慧貞是多麼的陌生。

大姨原來偷偷的換上了慧心平常用來跟我做愛時穿著的性感睡衣,黑色絲質花邊的胸圍跟同款式開孔內褲,還穿上了吊帶黑色絲襪和睡房高跟鞋。

我從下至上打量,看見她又放下了那頭烏黑的長長美發,雪般白滑的肌膚配搭性感到極點的裝扮,我那刻真的呆了十數秒!慧貞被我瞪著,本身非常保守的她想到自己穿成這樣在男生面前,突然覺得很害羞,便坐在床上,用雙手蓋著面目,說:「啊……別這望了……我穿得很奇怪,是嗎……羞死喇……很醜呢……我還是換衣服去了……」

怎麼原來在臥室裡的慧貞說話是如此嬌悄的呢!她的動靜這刻看來還很像個少女呢。

「不……才不是呢,我只是沒見過這麼美艷性感的你呢?」

「花言巧語!在北海道那時不是……」

說到最後她也覺得害羞,亦沒有說完句子。

「對,那次真是震撼呢!但我喜歡你花心思為我穿成這個騷樣子……你的腿很美啊!」

「當真!」

說著大姨便把美腿蹺起來,輕輕的踢動高跟鞋,再說:「阿正……我年紀大你這麼多,其實這樣要你……跟我……那個……真的是可以嗎?」

眼前的這個風騷女人真的是慧貞麼!「大姨……別說成這樣子吧……老實說,任何男性看見眼前的這個你都會想跟你做那個吧……」

「但是……我們這樣做會不會對不起慧心呢?」

大姨問。

「我們也只是成全她的心願吧!」

看見她眼神中還帶點猶豫,我輕輕的搭著慧貞的肩膊再說:「……好姐姐,我們只是肉體上的交合,其實跟做運動沒什麼大分別呢?」

聽到這說話,慧貞「嘰」了一聲笑了出來,說:「你這小伙子,總愛胡說,這是什麼歪理,做那個……怎能和做運動相比呢!」

大姨連這些教訓人的表情都是那麼嬌悄和富女人味的!說著,她示意我坐到她旁邊,說:「……但你說得對,這都只是肉體上,我們都愛慧心,做這些都是為她,不需要內咎。對嗎!」

我點了頭,然後把我的手放在她穿了黑絲襪的大腿上,雖然慧貞已經刻意以性感裝扮來吸引我,但當我們有肌膚接觸,她身體還是輕輕抽搐了一下。

畢竟上次在北海道時,慧貞的神志不清,這刻我倆都十分清醒,慧貞活生生是個淑女,多年來沒行房事,突然面紅起來。

她感到面紅耳赤,都覺得很尷尬,雙手蓋面地說:「……我怎麼喇……又不是少艾處女,怎麼會這麼緊張呢……」

我立即站起來,把燈關上,說:「大姨,你先躺在床上休息一會,我很快便回來……」

說著便跑往大廳去,卻聽到她說:「……你……怎麼這個時候還……」

不一會,我便回來,發現慧貞經已脫下高跟鞋,躲到被窩裡面。

我左手拿著兩隻酒杯,右手拿著香檳,說:「看看是什麼!」

「啊!原來你去了買酒回來……唔……這不是很麻煩嗎?」

她說。

我坐在她身邊,斟了杯酒,遞了給她,卻見她眼紅紅地望著酒杯,一口起喝光了,溫柔輕聲說:「阿正……你真是體貼,知道我害羞便跑去買香檳回來……」我再把酒杯斟滿,這次她舉了杯,對我說:「……從來都沒有人為我這樣做,多謝你……」

「大姨,只要你喜歡,我往後會對你更好的!」

她又一次把酒乾了,放下酒杯,突然摟住我的頸部,深深的吻了一口,說:「……在這裡,不要叫我大姨好嗎?」

「……嗯,知道了……慧貞……」

我也放下酒樽、酒杯,掀起被窩,把她整個人抱了入懷,跟她不斷地濕吻。

不知怎麼,我們的身體都很配合,動作位置都很有默契,我們的舌頭在不停捲動時,我的手已不知不覺地撫弄著她的胸圍。

這件晚裝很薄,所以她能感應得很清楚每一下的愛撫,她的乳房特別敏感,都是因為太久沒幹這事情了。

「噢……唔!」

慧貞輕輕的呻吟,躺臥在床上翹起腰部,我便用嘴唇輕輕吻向她雙乳。

我把她的胸圍除下,看見那對堅挺的巨乳,粉紅色的乳頭,又會有誰相信這是個四十歲婦人的身體呢。

舌頭不停的在她的乳頭舔轉,慧貞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出盡力抱住我的頭,並說:「噢……很癢呀……啊……」

同時,她伸手往自己的下面,隔著性感的內褲,輕輕的磨,又在陰核那兒畫圓圈,閉上眼睛十分享受。

我看見這景象,下體經已充血已久,這刻在內褲的頂部跑出來透氣。

我在她耳珠吻起來,接著又把舌頭伸入她耳孔,味道又香又苦,但卻已令到慧貞叫了起來:「噢……呀!」

我又在她耳邊說:「……原來慧貞平常是這樣解決的哦……真淫穢呢……」

這句說話彷彿提醒了她正在撫摸陰核,立即停了手,害羞地說:「……才沒有呢!我……」

雖然她停了手,但面上的笑容眼神卻越來越迷惑了,便索性劈開雙腿夾住我的左腿,我的膝部緊緊的貼著她的陰戶。

那裡雖然隔著內褲,這刻裡面的淫水卻早已滲透出來,整條小內褲都深透。

想到自己一直敬佩的大姨,平常多嚴肅端莊,這刻竟然自願地用陰唇磨我,我是否做夢呢!肉棒這刻開始漲得有點痛,剛好慧貞的手碰到了,驚叫了一聲:「哇……這麼粗壯的呢!」

同時也溫柔地撥弄了兩下,那嫩滑的手帶給我驚喜的快感。

「唔……貞貞,你來幫我吧……很辛苦啊……」

慧貞聽到我對她的暱稱,整個人都熱情起來,說:「唔……很喜歡你這樣叫我……來,脫了它!」

她替我除下內褲時,擎天的巨柱就放在她面前,她害羞地面紅了,說:「哇……嗯……很大啊,香呀!」

她二話不說的替我舔起來,之後更上上下下的幫我出力吸啜,激烈的快感迅速滲透我全身,但她的表情卻比我還享受似的。

慧貞的耐力非凡,不斷的替我舔啜,輕易地已經十分鐘,但我怕到她痞在地上辛苦,終於把她扶了起來。

我從她後面摟住,那對絲襪貼著我的大腿,又性感又舒服。我在她的頸開始吻起,到背部,到腰部,一直吻到臀部。

我的雙手亦四處遊走,在她的大腿上撫摸,又把她臀部輕輕打開,她很自然地向前彎了身,露出了肛門和陰戶。

我在那裡一嗅,多個月來我時常懷念的就是這刺鼻的香氣,濃郁的成熟女性體味湧至,我忍不住伸出舌頭往那裡深深舔,濃濃的白色淫液被我喝下後,我把我的鼻子在她的陰戶上磨擦,弄得我整塊面都是淫水。

這連串動作把她拋到九天之上,她忍不住大叫:「噢!不要喇……正正,那兒髒呢,人家還未清洗那裡的啊……啊呀……」

「怪不得這麼香呢!貞貞,我要多喝些!」

說著我便在出力地在那裡舔食,又用舌頭插入深處,她更興奮說:「噢……那裡……舒服呀……」

之後她說了一句我不相信會出自她口的說話:「正正,我要喇,請你進來吧!」

多麼直接又動聽的一句話,我卻還想聽到更多:「……什麼!我不明白啊?」

慧貞知道我在打情罵悄,便附和地說:「……我要正正的肉棒,請你幹我的小穴吧!」

最後的那幾個字特別柔媚。

我輕輕的把那對被黑色絲襪緊套的性感美腿承托在我的頸膊,我往小腿上一聞,吻了一下,之後便拿起那條不倒的金槍,把龜頭跟陰唇磨擦,遲遲不插入。

過了一會,慾火焚身的慧貞終於忍不住了:「啊呀!寶貝呀,不要作弄奴家了……我全身都在燒呢!」

「那你要我怎樣呢?大聲說出來吧!」

我笑說。

「我要正正的大肉棒插我那搔癢的陰穴啊!」

我還未等她說完,我往前一頂,整條陽具入沒至頂,我的盆骨碰到她的陰核,她立即大叫:「嘩!噢!」

我加速的抽插,保持著我上她下的姿勢不斷插,慧貞緊閉雙眼,咬住下唇,不斷叫:「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同時又用手把我抱緊,跟我濕吻。

過了一會我把她反過來,她騎著我,這個姿態可以看清楚她整個人,特別是那個半開的胸圍,腰間凌亂的襪帶扣,誘惑的美腿,和此刻充滿淫蕩表情的臉龐。

我忍不住說:「貞姐姐,你真的很美,如果可以永遠跟你這樣,那多好!」

「噢噢噢……我也很舒服呢,哇!不要停呀!」

「貞貞,清醒的你被上次更浪呢!你真迷人!」

「對嗎!我上次也有點朦朧……今晚你要令我難忘的啊!」

說著她便彎腰下來跟我親嘴,她的口氣很香甜呢!我被她挑戰便抱她下床,她也頑皮地穿回高跟鞋,走到牆邊雙手按著牆,翹起屁股,回頭擺出一副成人電影女角的姿勢,我心想:「……她是如此的有情趣,又性感入骨,只可惜收藏在冷冰冰的外表底下!」我飛快在她後面插入,這時的她瞇著眼,咬著唇,我大力不停的插了十數下,見她突然靜了,只是沉沉地呼吸,大力地捉緊我雙手,不斷搖,陰唇更逐漸縮緊,我知她快高潮了,我自己又何嘗不是呢,便說:「啊呀……噢!愛姐姐,我可以放縱盡情在你裡面爆嗎?」

「啊!啊!啊!啊!啊!還需說的,寶貝,射吧,全數射在我裡面吧,我要為你懷孕呢!我要啊!」

「啊!來了!」

「嘩!熱的!」便這樣,我不停地將很多很多熱騰騰的精液灌入這個美艷熟女的淫穴裡面。

慧貞彎了背,緊閉眼,大聲地呻吟了一句:「噢!」

大量的精液從那裡流到兩腿內側,黑色的絲襪都變白了!一連串的喘氣呻吟聲過後,我輕輕的把慧貞抱住,嘗試給她一個吻,但她把手指放在自己嘴唇上說:「阿正……別搞錯了,我們只是為了生育而已,平時你還是我的好妹夫,對嗎?」

慧貞的語氣又變回那個端莊的模樣。

我難以掩飾失望的表情,苦笑說:「……我明白的,慧……大姨……」

說著,慧貞也起來收拾衣服回到客房睡覺,在她離開房間的一刻,一種強烈的感覺突然令我覺得很迷茫,怎麼眼前的這個人會有完全不同的兩面呢。

一刻是熱情如火,但迅間又變得冷漠無情,我也只有呆了的坐在床前。

關了燈,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腦海裡儘是剛才慧貞的表情,房裡還清晰可以聞到她女性的氣味呢,轉眼間已經是三點半。

突然有敲門聲,之後門打開了,黑色的背影是慧貞來的,她輕聲說:「唔……你睡了嗎?」

我答:「還未……睡不著呢……」

她關了門坐在床的另一邊,再說:「……你不開心……是為了什麼?」

「……我想是……為何你會突然對我這麼冷淡吧……我還以為你喜歡我的……」

她沒有回應,寂靜的房裡我在黑暗中聽到她在哭,說:「……我可以喜歡麼!這麼多年來,我以為我已經不需要男人,怎料突然與你一起了,我都分不清楚我是喜歡性,還是喜歡你呢……」

「自從北海道之後,我每晚都會想起我們,我真的是變態的!你知道麼,我怎會喜歡了有份迷惑我的人呢!」

「但是我沒有!我根本也不知道……」

「我現在當然知道,但那時候我還是半猜半疑……無論如何,我時刻記掛著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夫,還是個比我年輕十二年的男子,你說,我變不變態呢!」

我終於明白了,她裝作冷淡是因為她覺得喜歡我是羞恥。

但是在這一刻,她來到我的床前,意思已經不可以更明顯了,所以我突然主動把她摟住,她也不抗拒,我說:「……我又何嘗不變態呢,我每晚合上眼都見到你的享受表情,聽到你的叫聲,甚至當我望著慧心時,也看到你的神情呢……我們兩個變態的在一起,不好麼?」

聽到這裡,慧貞主動地跟我濕吻,這次倒是首次我倆互表心意後的第一吻,我們都不想分開,直到她差不多窒息才停止。

之後慧貞把睡衣脫下,赤裸裸的坐上我的肉棒上,我們亦再一此激烈的交合。

不同的是,完事後她主動的躲入我懷抱裡,像個小 女 生般睡著了。

朦朧間她吻著我,輕聲說:「很喜歡你這樣抱著我,保護我……」

次晨我猜想她會又回復那個冰冷的模樣,怎知相反地,她在我懷中醒來對我說:「我們還有六天……讓我們做六天的真正夫妻吧!」

我又驚又喜,我做夢也沒有想過會跟太太的姐姐當起夫妻來,更沒想過這個冰山美人,融化了之後是如此的可愛呢。

我洗澡後,慧貞已經煮好早餐等我,飯後我們一同更衣,上班前還肉緊的激吻了。

為了可以珍惜每分每秒,我們上班後都申請放五天半的假期,所以我們下晝便又在家中一起了。

可能是因為激情爆發了,我倆一回到家中,還等不及關門已經又再地上糾纏起來。

從下班到晚上九時,我倆都在床上渡過,還真的記不起我在她體內射了多少次,只知道慧貞面色變得很紅潤,我還笑說她吸了我的精華,在反老還童呢。

之後我兩手拖手往附近的餐廳吃飯,侍應都認識我和太太,看見我跟另外一個女人如此親暱都呆了。我還跟他們說這位是我的大姨呢!

便是如此,我和大姨便以夫妻的身份共處了這七天,我們日間到沙灘游泳、看電影、踏單車、吃東西,晚上便在床上水乳交溶,盡情享受性愛。

快樂不知時日過,很快便到了最後的一晚,我倆到了名貴的扒房吃晚飯後,回到家中,一邊喝紅酒一邊跳舞,慧貞這幾天來,衣著打扮跟化妝都變得很年輕,她這刻穿著的性感長裙在翩翩起舞,真是比起任何女明星都要漂亮多!入夜,她特別為我穿上了一套她新買的性感晚裝和高跟鞋絲襪,她更罕有地要求我為她拍照。

她擺出各色各樣的色情動作,脫下內褲抱住大腿的要求我拍下她裸露的肉照。她說要送這些相片給我,因為她往後老了,也能給我最美麗的回憶。

我問她作為大律師,這樣做不怕嗎,她卻說為了我開心,什麼也願意做。我們這晚總共做了七次,到後來慧貞說下面開始麻痺我們才停下來,但是慾火卻不息止,我還是要她替我口交了我們才睡覺。

醒來的時候,慧貞已經走了,桌上留了張紙條,說:「親愛的老公,這數天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雖然我們要回到現實去,但我體內有你的精華,心中有你的愛意,已經給我足夠的能量供下半生用了……永遠是你的慧貞。」

【未完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