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一個絲襪騷貨,個子170 左右,短裙,看到她的腿我就受不了了,我草,絲襪,還是肉絲,要知道她整體的搭配是清純的那種感覺,可是搭配一條肉色連褲襪,就顯得非常淫蕩了。

通過朋友介紹我知道了她叫解宋雨,這個才高中畢業的肉絲騷貨。我通過許多方法,終於知道了她的聯繫方式,於是這天我叫這騷貨出去玩,目的自然就不用說了。我本以為這貨今天不會穿絲襪出來,沒想到啊,老天爺還是挺疼我的,她居然穿著肉色連褲襪,兩腿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著迷人的光,我的老二早就抬頭了。

我把她叫上車,「我們去哪啊?」她問。

「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還不知道已經落入了我的魔掌之中,我把車開到一個昏暗的巷弄裡,她有點不安的問:「你這是要去哪啊?」

我說:「這是我家一間很老的房子,你跟我進來拿點東西。」

她儘管有點不安,但是還是跟我走了過去,我心裡暗想:這裡可沒有什麼我家的老房子,這裡只有你滿是我精液的子宮了,哈哈。

她不緊不慢地跟我走著,心裡還不知道她將要被我的大雞巴征服呢,我看走的也出不多了,我立馬回頭摀住她的嘴。她的眼睛裡露出驚慌的神情,顯然已經明白了我要幹什麼,我威脅她道:「不許叫,要不然你覺得不會活著從這條巷子中走出去。」

她眼裡滿是恐懼的點點頭,我一隻手摸著她的奶子,一隻手摸著她的絲腿,哦,她的絲襪腿簡直太美妙了。

她滿是恐懼的說「你不要強姦我好麼?我可以給你錢」

「錢?你看老子是像缺錢的樣子嗎?老子就是要操死你這個騷貨,操,麻痺的外表那麼清純穿一條肉色絲襪,擺明了讓人家來操你,老子這就成全了你」

她眼裡滿是淚水的顫抖著,估計是嚇的夠嗆,也可能是因為我那隔著絲襪的手有意無意的碰到了她那小騷穴,她的身子不自主的顫抖起來。

解宋雨是屬於那種略微豐滿型的騷貨,我摸著她的絲襪大腿,一路滑到小腿,然後由摸回去,她那騷的不行的臉上掛著淚水,更是增加了我想操想她的慾望,我看著在月光下反光的肉絲,我用鑰匙上的小剪刀剪開了她內褲的兩側,這樣就能不用脫絲襪就能把她的內褲抽出來了,我看著下半身只穿著絲襪的解宋雨說:「把鞋子脫了」

她流著淚的眼睛裡滿是疑惑,沒有馬上脫了。

「操,難道你想死麼?趕緊給我脫了。」

於是她把一隻嫩腳從鞋子裡褪了出來,我看著反著銀光的肉絲腳,再也壓不住內心的獸性,馬上捧著舔了起來。她的腳略微帶一點汗味,剩下的全是淡淡的蘭花的香氣。

她還真是一個騷貨,被我舔著腳微微的嬌喘起來,我褪下她的裙子和上衣還有胸罩,她可能覺得下身有條絲襪的原因,兩隻手捂著胸部。

我扇了她一巴掌道:「操,你這個婊子,難道還沒有覺悟麼?」

於是翻來覆去的扇了她十幾巴掌,然後開始強吻她,剛開始這個騷貨還是有一點反抗,後來竟然主動把舌頭伸到了我的嘴中,我摸了摸她的陰部,居然已經濕透了。

我對她說:「蹲下!」

她似乎還有一點矜持,不過這點矜持也不如我的巴掌來的實在,於是這個騷貨妥協了。

我解開腰帶,拿出我的大陽具,從認識這個騷貨的那天開始我就為這天做准備,一直沒有洗澡,她蹲下聞見我大雞吧的味道竟然有點想咳嗽的意思,我立馬對我這幾天的成果很是滿意。

我說:「不用我教你怎麼做了吧?」

她還是沒有動,可能是味道實在不怎麼樣,於是我又扇了她幾巴掌,一隻手抓著她的頭髮,一隻手捏住她的鼻子,她無法呼吸,自然就張開嘴巴,我就一插到底,然後迅速的抽查起來,次次深喉,她的臉紅了起來,然後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我知道這並不是因為屈辱,只是因為我插的太深了。

我把大雞吧抽了出來,然後她開始咳嗽起來,我等她緩過來。她抬頭看了我一眼,似乎知道該怎麼做了,於是開始自主的舔起來,那口活別提多棒了。

剛開始還好,到了後來她逐漸被我雄性的荷爾蒙所迷惑,自己哼哼起來「嗯~ 嗯嗯~ 」加上劇烈的喘息聲我立馬有了想射的衝動,我看著她的另一隻手摸向了自己的騷穴,我知道是時候了。

我把她拉起來,看著她美麗的肉絲反著淫光,心想這麼美的一雙肉絲撕破了就太可惜了,於是我開始用龜頭隔著絲襪摩擦她的陰部,讓絲襪上沾上我的前列腺液。

我這麼一摩,解宋雨這個騷貨就受不了了,開始往後撅屁股(她兩手扶著墻,我從背後插的)可是我偏偏不插進去,急的解宋雨不行,她回過頭,用渴望的眼神看著我。

我道:「剛才你這個騷貨不是很有骨氣麼?這麼了?想要了?」

她默默的點點頭。

「想要就拿出想要的樣子來。」

「哥哥,我想要?」

「你想要什麼老子怎麼知道?」

「妹妹想要哥哥的那個。」

「操,哪個,你這個騷貨說明白了。」

「妹妹想要哥哥的大雞吧」

我隔著肉絲一下就插了進去,解宋雨大聲的叫了起來,但想到這裡還有人住,就壓抑自己的呻吟,一隻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還是哼哼唧唧的。絲襪大大的增加了摩擦的力度,爽的我不行,但是我看到解宋雨那樣我又很不爽。於是我加大了力度,想讓這個騷貨叫出來。

「操,騷貨,你不叫,老子偏偏操的你叫。」

於是這個騷貨再也忍不住了,大聲的叫了起來:「嗯~ 嗯嗯~ 哥哥……你……好……厲害……雞巴好大……給我……」

「操,你這個騷貨還叫我哥哥,叫自己妹妹,你有沒有被操的覺悟?」

「啊……好爽……爽死我了……老公……親親老公……我……錯了,我是騷貨……哦……嗯~ 你……快操死我這個……小騷貨啊!」

在絲襪和這個騷貨的叫聲下,爽的我是不行。

「嗷……老公……再快點……再快點……把我這個騷貨草上天……我快不行了……好爽啊……老公的……雞巴好厲害,我的小騷屄……哦……嗯~ 快被……操……爛了……」

我知道在絲襪的作用下磨的解宋雨的小騷屄也很爽,甚至透過薄薄的肉絲我看見瞭解宋雨的小騷屄已經被我操的紅腫了,大陰唇翻了起來。可是,這個騷貨還是不停的要,我的獸慾爆發了,加大了速度。

「啊……救命啊,操……死人……騷貨要被老公的……大……雞巴操死了,啊啊啊……」解宋雨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聲音,於是驚動了四周的人。

這裡是老房子,住的都是些退休的老人,大家都打開門來看,於是看到了我正在猛操這個騷貨,可是沒看多久就被自家的老婆子拉了回去。

「大家……別走啊……啊啊啊……快看我這個騷貨啊……好爽啊……」

「操,沒想到你這個騷貨這麼騷,老子一個人還滿足不了你這個騷貨。」

「嗯~ 我是騷貨……我是騷貨……我想要別人操啊……哦哦……」

這時候我發現有一家人沒關門,是一個老頭,我明白了,估計是早年喪妻,老頭自己一個人。我大聲道「老頭,老看著多不過癮啊?不想過來爽爽?」老頭聽見我的話眼睛當時直冒綠光,我心想:我操,這貨年輕的時候估計比老子我很能操。老頭顫顫巍巍的走過來,不知道是老了還是激動的。

老頭走過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解宋雨腿上的肉絲,快速的解開腰帶,拿出他的寶貝。我一看,好傢伙,起碼20多公分啊。

「老頭,行啊,挺牛逼啊。」

「呵呵,還好還好。」老頭不好意思的說著,但是行動上這個老淫狼絲毫沒有放慢的意思,拿著自己的雞巴往解宋雨的絲襪屁股上磨。

「啊……好爽,老雞巴也好爽,好熱啊……嗯……雞巴好燙……嗷……」

由於我正站在後面操這個騷貨,老頭估計也覺得用雞巴磨她的屁股很費勁,於是脫下瞭解宋雨的平底鞋,搬著解宋雨的絲襪腳就給他足交。

「啊……啊……腳腳,我……的腳腳……好爽啊,快……再快點……嗯~ 嗯嗯~ 再快……」

騷貨解宋雨也很享受這個過程,可是由於老頭搬著她的腳時間太長了,再加上基本上操的她也沒有力氣了,解宋雨轉過身去給老頭口交。

「啊……啊啊……雞巴……好粗……好大……好長……好……香啊……哦……」

我一聽接著就不操了,「操,難道老子的雞巴不好麼?」

解宋雨當時眼淚都快下來了「老公別停,快操我,我錯了,老公的雞巴最棒了……我是騷貨……我想要雞巴啊……老公……老公……快操我的小騷屄啊,快點,我不行了……」

我猛的又插了進去,這時候絲襪早就已經操破了,解宋雨也已經高潮了四次了。我特別喜歡聽口交的時候口水與雞巴吸吮的聲音,估計老頭也是,於是老頭忍不住射瞭解宋雨一嘴。老頭並沒有拔出來,解宋雨回味無窮的給老頭舔乾淨雞巴。可能是老頭憋了太久了,解宋雨都來不及往下嚥精液,順著嘴巴流了出來,我一看這樣我也收不了了。

「操,騷貨,老子要射了!!!哦」

「老公……親親老公……射給我……快……射進……我這個騷貨……的子宮……」

我一聽,精關再也忍不住了,一鬆,滾滾濃精射了進去。這個時候,解宋雨已經爽的翻白眼了,流著眼淚,伸吐著舌頭,嘴巴也已經聽不出說的什麼了。

「呃……呃……好……燙……精液……燙,呃……呃……」

突然,解宋雨如同解放一般發出一聲呻吟,「啊……」

我一看原來她失禁了,尿液連同射進去了精液都如開閘的洪水般洩了出來,甚至連老頭射進她嘴裡的精液也咕嘟咕嘟的從嘴巴裡冒了出來。

她失禁完了就昏死了過去,我把這個騷貨拖上車,心想:以後有個肉絲騷貨玩了。

回來的幾天裡我都沒有再去找解宋雨,因為那天晚上操的她實在是夠嗆,她的騷屄已經紅腫的幾天不能再操了,於是我就放了這個騷貨幾天假。當然我在她臨走時沒有忘了拍下照片威脅她,畢竟安全第一嘛。

但是再者幾天裡我卻無聊的夠嗆,因為嘗到了第一次強暴肉絲的甜頭那種感覺實在是無法形容,於是想起了中學一個叫滕偉的騷貨。她的名字可能比較像男的,但是她卻是以個實實在在的騷貨。也許是她的父母想讓她像男人成功才取了這個名字,而她也的確有像男人的地方--身高。這個騷貨身高也有170 多,比解宋雨還要高,但是也要比解宋雨還要騷。

這天我實在是憋不住了,於是給她打電話。

「喂。」

「喂?你哪位啊?」

「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原來是你啊,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我心裡想,不是想操操你的肉絲大腿麼?嘴裡卻說:「沒空就不能給你打電話麼?」

她道:「我說不行了麼?」

「好了,不逗你了,我們好長時間沒見面了,怎麼樣?這個週末有時間麼?」

「嗯,有的。」

我又說道:「那好,這個週末你來找我吧,週六早上10點吧。」

「嗯,行,那就先再見嘍。」

終於到了週六,她來到我家,我算準了時間,裝作再修車,躺在車的下面。

其實車子哪裡有什麼問題,我只不過想實施我的計劃而已,前戲必須要做充足。

「你先等一下,我先修好車,很快的。」

「嗯」她輕輕的答應一聲。

卻不知道我躺在下面看著她的肉絲美腿,短短的裙子,薄薄的高亮肉絲,我最喜歡這種高亮的了,反著淫蕩的光芒,誘惑著我,還有那雙露著腳面的平底鞋。我心裡暗想:我操,騷貨就是騷貨,穿TM平底鞋都這麼騷,等會我會不會精盡人亡啊。

趁著她不注意,我一下子抓住她的一隻腳,脫下平底鞋,從車下滑了出來,然後把她按到車上,瘋狂的舔舐她的絲襪腳。果然這個貨夠騷啊,絲襪腳比解宋雨的美味不知道多少倍,其實解宋雨的已經很美味的了,沒想到滕偉這個騷貨的腳更香。

滕偉沒見過這個陣勢,一腳就踢了我的臉,然後慌張的就想跑開,我哪能讓她如願以償呢?當時她的絲襪腳還在我的手中,我順勢一拉,她就跌倒在地上,我心裡一驚:我操,這騷貨的絲腳這麼滑啊,差一點就失手了,差點讓她跑掉。

我趁著她跌倒的機會順勢拉上了車庫的捲簾門,心想,這下你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了。

我拿起洗車的水槍,開始朝著倒在地上的滕偉噴,她從剛才到現在一句話都沒有說,估計是嚇的已經不會說話了。看著她腿上的肉絲,我心裡有些不忍,心想:哎,這麼好的一雙肉絲就要毀了,不過沒關係,幸好我早提前買好了肉絲。

於是我開始朝著滕偉身上噴水,但是沒噴多長時間我卻發現這個騷貨竟然抽搐起來,我心想:壞了,她怕是有什麼病吧,可別出人命。

誰知道我剛關了水,她卻用極騷極魅的呻吟說:「別停……別停……我快丟了……我快……丟了……快,拿水槍射我……射給我啊……」

我操,還真是騷到骨頭裡啊。於是我就開開水槍,主要瞄準她的臉還有兩個奶子還有肉絲下面的騷屄,沒過多久,她不動了,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

這個騷貨高潮後就昏了過去,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去,把她的身體擦乾,然後給她穿上衣服,我覺得穿著衣服再脫去才有那個感覺,當然為了省勁我沒有給她穿內衣,這時候,她醒了。

「你麻痺的,你還敢拿水沖我?」她說著,上來就開始打我巴掌,上來直接把我打蒙了。

我心裡道:這是什麼情況?我當然不能吃虧,接著反扇她,我一扇她,她就不說話了,我心想也不能打過了,等會還得操她呢,我得節省點體力,誰知道她又開始打罵,我知道了,她是有輕微的受虐傾向。好,你不是有受虐傾向麼,我虐不死你。

於是我找來一根繩子,把她捆到椅子上,然後開始給她放黃片,全是肉絲的,然後我就轉身離開了,她似乎知道了什麼,大喊道:「你幹什麼的?回來啊,趕緊回來啊~ 」

我能回去麼?可能麼?哼,你不是受虐麼,我就好好虐虐你,我出了門找了幾個朋友喝酒,哈哈。

等著我回去,她已經快不行了。兩隻眼睛裡的淚都快流出來了,身子在椅子上扭啊扭的,我掀開她的裙子看看了,淫水已經氾濫成河了。

她看到我回來了,大聲道:「你怎麼才回來啊~ 快來,快來操我,我不行了,我的小騷屄癢死了,快拿你的大雞吧捅我,快啊……」

她嗲聲嗲氣的說,我心想,這有受虐傾向的就是不一樣,不和解宋雨那個騷貨似的,上來就這麼直接,既然你這麼直接,我不上不是顯得不好了。

於是我解開她的繩子,也解開了我的褲腰帶,掏出雞巴,她立馬就跪下開始舔我的大雞吧,可是剛才我還沒懲罰夠呢。於是,我在她的嘴中撒尿了。

滕偉這騷貨剛開始沒反應過來,於是嗆了一下,咳嗽起來,我立馬把尿撒到她的臉和頭髮上,等這騷貨咳嗽完了,我還沒撒完,可能是因為酒喝的比較多。滕偉意識到我還有尿,於是立馬用嘴巴含住了我的雞巴,開始喝我的尿,我看著她的喉嚨一下一下的,而且她抬起頭,用非常淫蕩的眼神看著我,小香舌還不停的舔過我的龜頭。

我操,我正尿著尿呢,她居然用舌頭舔我的馬眼,那感覺就像全身過了一遍電流一樣,爽死我了。

這時候我的尿撒完了,滕偉立馬脫了衣服,只穿著肉絲還有露著腳面的平底鞋,單膝跪地,兩條又長又直的肉絲美腿誘惑著我,這時,她一手摸著自己的奶頭,一手摸著自己的騷屄說:「老公……人家的小屄屄濕的好厲害啊~ 你看看人家的淫水都和洪水似的了~ 你快看看嘛……都是你害的,綁著人家讓人家看黃片,還讓人家喝尿,特別是還讓人家穿這麼性感的肉絲,人家忍不住了啦~ 你快操我這個小騷屄好不好嘛~ 」,滕偉不虧是騷屄,比解宋雨厲害多了。

於是我和操解宋雨一樣,隔著絲襪把雞巴插進了滕偉的屄裡,滕偉不虧是騷貨,我剛進去她就大叫起來:「啊……進來了……老公的大雞吧進來了……好硬……好粗哦……啊!!!!老公,大雞吧老公……親親老公……操我的老公……你慢點啊,人家的穴穴快……被你……操爛了……嗯~ 嗯~ 不,快點,還是……快點操我,啊!!!!哦……嗯……嗯……不要……停,不……要停……人家好爽啊!!!!」

我聽了這些話,精關一下子就守不住了,立馬就射進了滕偉的子宮裡。

滕偉卻急了,「啊?你怎麼能射呢?趕緊給老娘硬起來,快點再來操我,我的小穴還癢著呢……」

可是今晚上我喝了太多酒了,有點頭痛,也累了,於是就沒搭理她,誰知道她卻從桌子上順手拿起我前幾天喝完留下的酒瓶(660ml 的那種)自己往屄裡塞了進去,抽插起來。

我一看,酒瓶上面細的那一部分已經完全進去了。她一遍抽插還一遍大叫:「啊……你怎麼這麼硬啊……哦哦哦……嗯……而且……好長啊~ 啊!!!還這麼冰……好……舒服……以前從沒試過這種感覺……啊!!!來了……來了……來了啊……啊啊啊!!!!!」

接著,滕偉就全身抽搐了,很顯然,她已經高潮了。

我剛才從沒見過這樣玩的,於是用DV錄了下來,並用這個威脅她以後在我需要的時候必須要穿著肉絲讓我操,她無力的點了點頭。

這時,我拿起她剛才插屄用的酒瓶,裡面居然有半瓶的淫水,我說:「滕偉啊,你怎麼流了這麼多啊,爽不爽啊?」

她有氣無力的答道:「當然啊……」

我看了看手中瓶子裡的淫水,晃了晃,只見淫水掛在了瓶壁上,我知道,這是好淫水,質量上乘。於是,我二話不說,仰頭喝了一小半,滕偉看我這樣,又來了精神,又要讓我操她。雖然說我有點累了,可是喝了滕偉的淫水我瞬間感覺精神好了不少,於是對她說:「好,不過你先換上衣服,當然內衣還是不要穿,而且還得穿絲襪。」

「不用你說,這我知道。」

「那好,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

「嗯」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1 點了,我把滕偉帶上車,向目的地前進。當然,滕偉是不知道目的地是什麼的,不過我覺得她應該會喜歡的。

到了一個橋洞的下面,我打開車門,一腳把滕偉踹下了車,「啊!!!」滕偉痛的大叫了一聲,卻不知道吵醒了在橋洞下面睡覺的乞丐,這個橋洞平時都會住著一些無家可歸的乞丐,所以我把滕偉帶到這裡來,滿足一下她的受虐傾向。

乞丐用晚上撿垃圾用的手電照了一下,發現是一個大美女,而且腿上的肉絲在手電的照射下反射著淫蕩的光芒,乞丐的眼睛立馬就直了,但是看到我在旁邊,卻沒敢動。

我說道:「你想幹什麼儘管做好了,我只不過是一個觀眾。」

我這句話說罷,彷彿看見了乞丐眼中的綠光。乞丐一下子就朝著滕偉撲了過去,滕偉嚇的大叫起來,這一叫,把剩下的乞丐全吵醒了,一共7 個。

撲向滕偉的那個乞丐衝上去就抱著滕偉親了起來,骯髒的舌頭直往滕偉的嘴裡伸,滕偉一遍掙扎一遍發出「唔~ 唔……」的聲音,這時,其他乞丐也趕了上來,有的摸腿,有的摸胸,有了脫了滕偉的平底鞋舔起她的肉絲腳來。

這時,一個乞丐掀起滕偉的裙子說道:「我操,兄弟們,這娘們真是騷啊,沒穿內褲啊!」

摸胸的那個乞丐說:「連奶罩都沒帶啊。」

這徹底的激發了乞丐們的獸慾,他們三下五除二就把滕偉的衣服脫了,當然絲襪沒有,他們雖然是乞丐,但也知道絲襪是美的,於是開始操起滕偉來。

滕偉騎在一個乞丐的身上,這個乞丐把他那骯髒不堪的雞巴插入了滕偉的騷屄中。

他們雖然知道絲襪是美的,卻耐不住性子,把絲襪哪裡撕開了個洞,而另一個則從後面插入了滕偉的屁眼兒,滕偉當時爽的翻白眼了都。

「啊啊啊!!!太……刺激……啦!!!」她張開嘴大叫,又一個乞丐順勢插入了她的嘴中。

這時有兩個乞丐站在後面把玩起滕偉的肉絲玉足來,他們用滕偉的絲襪腳摩擦他們的雞巴,滕偉顯然也非常受用,嘴巴發出「嗯嗯……唔……唔……哼哼……」的呻吟來。

最後那兩個乞丐見沒地方玩了,站在兩側想拿起滕偉的手,讓滕偉用手給他們擼,誰知道滕偉沒等他們拿起她的手,自己動起手來。

這樣,滕偉一個人正好和7 個乞丐玩了起來,而我在旁邊用DV拍了起來。

滕偉翻著白眼,嘴裡「嗯嗯……啊啊……唔……唔……」不知道發出什麼聲音。

我問滕偉:「這些人操你這個騷貨夠不夠啊?」

滕偉的嘴巴此時含著乞丐的雞巴,舌頭卻已經伸出了嘴外面,圍著乞丐的雞巴打轉,口水和前列腺液混合著乞丐雞巴上的灰順著滕偉的嘴角流了下來,「哦……了……哦……了……」(夠……了……夠……了)。

「爽不爽啊?」我問道。

這時,滕偉還沒來得及回答我的問題,這7 個乞丐竟然全射了。

「奧……浪啊……奧浪……啊!!!!(好……燙啊……好燙……啊!!!!)說完這句,她竟然反著白眼伸著舌頭渾身抽搐起來,我知道,她又高潮了,而乞丐們也沒有停止的意思,每個人都玩了一遍她身上的七個地方,一共射了七七四十九發才沒有力氣回去睡覺去了。

我知道,我這個新的肉絲騷貨玩具回去得清潔檢查一下才能再用了。

回到家裡之後,我非常的後悔,不應該讓那些乞丐去操滕偉的。因為這幾天我又沒有肉絲騷貨操了,想到這裡我就鬱悶的不行。

就在這天我上街,碰到了一個朋友,張晨晨,她穿著一個黑色的紗的短裙,但不是透明的那種,上身是普通的T 恤,腳上穿著一雙厚底的黑色人字拖,披肩才長髮,戴著一副眼鏡,但是我總覺得哪裡不對,我往她腳上一看。我操,穿人字拖還穿絲襪啊,肉絲啊。由於是晚上,馬路上車輛的燈光打過來,我都能看到肉絲反射的淫光,我的小弟的頭就抬了起來。

「是你啊,好久沒見了啊。」她說道。

我說:「是啊,很久不見了。」

「怎麼,有時間沒?喝一杯的?」

我心想,我操啊,主動約我去喝酒啊,這種事我可不能錯過。

由於離酒吧不遠,於是我們就步行了。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她聊著,突然我說道:「你怎麼穿人字拖還穿絲襪啊?」

她卻微微抬起一隻腳,由於是拖鞋,就好像她挑著一樣,說:「怎麼樣,我的絲襪好看麼?我啊,太喜歡絲襪了,滑滑的,穿上別提多舒服了,但是穿拖鞋穿黑絲又怕別人看出來,所以只好穿肉絲了,沒想到你還是看出來了,呵呵。」

她笑的很淫蕩,我看她的腳尖眼睛都直了,接著我們繼續走著,我稍微慢她一點,在後面看著她的肉絲小腳丫,她的個子不算高,腳丫自然也屬於小巧精緻型的。

因為是晚上1 點多了,街上也沒有人,我實在是壓制不了我的慾望,也不想喝不喝什麼酒了,直接從後面蹲下,抱住了她的絲襪腿,開始上摸下摸,「晨晨,好久不見你的腿好漂亮啊,還穿上這麼性感的絲襪,好漂亮,我受不了了。」

「哎呀,你……別摸啊……現在還是在街上呢~ 啊……你摸……的我好舒服啊……嗯……」

我心道,這也太敏感了吧,我只是摸摸腿和腳啊。

「晨晨,我記得你以前不穿絲襪啊,怎麼現在開始穿了啊?」

「舒服……啊……主要……原因是,有一次……我去酒吧……穿了絲襪……結果……被輪姦了……啊……好舒服,你快點摸……我的……腳……我發現……穿著絲襪讓人摸……我……都會高潮啊……」

我又摸了幾下,不摸了,道:「走,我們先去喝酒吧」

誰知道,張晨晨卻不幹了,我還沒等站起來,她的一條腿就盤到了我脖子後面,壓著我的臉貼上了她的肉絲腿。

張晨晨說道:「不行,你快摸我……快點……我不行了,剛才都要丟了,你卻不摸了,你怎麼這麼欺負人家呢……快摸我嘛……」

我讓她背靠著電線桿,然後我用臉蹭她的陰部,然後手從她的絲襪大腿一直摸到腳,張晨晨就開始嗯嗯啊啊的不停地叫了起來。

「老公……你摸的人家可爽死了……哦……我的絲襪腳……滑不滑啊……親親老公……啊!!!你……別舔我……的那裡啊……哦……嗯……好舒服……」

「別舔你的哪裡啊?」

張晨晨說完別舔我就不舔了,看看等等你怎麼求我舔。

「親親老公,快舔舔啊……舔……我的……快啊……舔我的騷屄……我癢的不行了……嗯~ 老公,你的舌頭……好……棒……」

這時,我感覺有淫水滲了出來。「你這個騷貨,隔著內褲和絲襪淫水都滲出來了,你老是說,今天晚上傳著肉絲出來是不是要勾引人輪姦你啊?」

「嗯……我是……騷貨……我就是……想讓人……輪姦我的……老公……啊……好舒服……淫水流出來了……淫水流出來了啊……」

我用小剪刀剪開了她內褲的兩側,從絲襪中把內褲抽了出來。然後我自己也脫下褲子跪在地上用繼續舔她的騷屄,沒有了內褲的阻礙,淫水想開了閘的洪水一樣,而張晨晨的肉絲腳已經從那雙厚底黑色人字拖中褪了出來,用她的肉絲腳尖摩擦著我的雞巴,我的馬眼已經分泌出前列腺液了,慢慢的濕透了張晨晨那隻美麗精巧的肉絲小腳。而我此時正品嚐著從那蜜穴中流出的瓊漿玉液,張晨晨的淫水真的很香甜,所以我舔的就更賣力了。

「嗯……老公……你的……舌頭怎麼……這麼……厲害啊……嗯嗯……嗯……啊……老公……你的雞巴……好熱啊……又熱……又硬……還流出那麼多……暖和的水水……啊……啊……我不行了……老公……我要丟了……我要丟了……」

說罷,張晨晨開始抽搐起來。

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我依然隔著絲襪舔舐她那流出來了甜甜的淫水,突然張晨晨叫了起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我嘗到了一股鹹鹹的味道,然後竟然噴湧出來,這個騷貨竟然失禁了,這可是聖水啊,我長大了嘴巴接著,還不時的用舌頭隔著那已經被淫水和尿浸濕的肉絲舔一下張晨晨這個騷貨的陰蒂,每次我的舌尖滑過張晨晨的陰蒂的時候,她都會抽搐一下,而且還喊著一些語無倫次的話。

我抬頭看了張晨晨一眼,她竟然已經爽翻白眼了,舌頭也已經像狗一樣吐到了嘴的外面,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你還真是隻小母狗啊,不僅伸舌頭,都在電線桿下尿尿了。」

「呃……呃……我是……小母狗……啊……我是主人的小……母狗……我是……親親老公的……小……母狗……」

等張晨晨緩過勁來,我們這才去了酒吧。這真是個好地方,看美女的好地方。

我們點了一杯酒慢慢喝著,等到付錢時才發現,她竟然忘帶了。

「你還請我喝酒呢,怎麼連錢也不帶,是不是就穿著肉絲出來讓人操完你再請你啊?」

我說道,張晨晨委屈的點了點頭,我心中頓時鬱悶無比,還他媽真是這樣啊。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我拿起手機,把上次滕偉在我家用酒瓶插自己騷屄的那段視頻給張晨晨看了起來。

誰知道,張晨晨只是看了一眼,臉色竟然立刻潮紅起來,馬上拿起剛才喝剩下的空酒瓶,隔著肉絲就往自己的屄裡插。我一看這情況,立馬把她扶上吧台,同時拿起酒吧中的麥克風。

「大家注意了,今天我出售一種特別的酒,保證好喝,現在,我就請大家親眼觀看這酒的釀造過程,大家看看誰想買啊?」

這時,大家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過來。張晨晨穿著厚底黑色人字拖和無內肉絲,坐在吧台上。

這時我已經叫DJ關掉了音樂,全場鴉雀無聲,我把麥克風放到張晨晨的屄那裡,張晨晨拿著酒瓶,伴隨著著一聲「咕唧」的聲音酒瓶進去了,緊接著就是「啊……啊……這感覺……果然不一樣啊……冰涼的……酒瓶……它真的是……

好硬啊……啊奧!!!我不行了啊!!!!「

現場只剩下無數吞嚥口水的聲音和如狼般的眼神,還有音響中發出的「咕唧,咕唧,咕唧,滋滋滋……」的聲音,當然,還有張晨晨的淫叫聲。

「老公……你快……給我拍下來……快……我以後……要每天都看……哦……嗯嗯……絲襪……絲襪磨的……騷屄好爽啊……啊啊啊!!!」

她這麼一說不要緊,全酒吧的人都拿出手機拍了起來,張晨晨看見那麼多閃光燈在閃,就忍不住了,「啊!!!啊!!!!啊!!!!!!啊!!!!!!

丟了!丟了!!丟了啊!!!!!!「

聲音一浪大過一浪,最後發出「啊……」的一聲,淫水就噴進了酒瓶中,但是我知道這還是不夠的,於是把酒瓶拔了出來,又插進了張晨晨的尿道中,然後開始揉她的陰蒂。

才揉了兩下,張晨晨就就驚呼出來,「老公,你……啊啊啊!!!!!!」

淫水和尿液足足灌滿了一酒瓶。

我們把酒給了酒吧的老闆,而老闆則答應我們以後來都免費,張晨晨非常滿足的和我離開了酒吧。

離開酒吧之後,我和張晨晨準備坐公交回我家,好讓我繼續的操這個騷貨,我們上了車。

今天車上的人非常多,幾乎就是人挨人了,公交車慢慢的走著,途中有些人下車了,這時車才顯得寬敞了一些,由於人少了,人們也能看見下面了,於是幾乎車上的人都看向了張晨晨的那雙絲腿。由於在酒吧的時候張晨晨的肉絲已經被撕開了,而且她也沒穿內褲,所以這時候人們都能看見淫水和尿順著她那反著淫光的肉絲腿上流下來。於是有幾個人忍不住了,慢慢的湊到了張晨晨的身後,把手放到了她的絲襪屁股上,摸了幾下,然後順著摸到了逼,輕輕了挑了她的陰蒂一下。

誰知道這一下不要緊,由於昨天晚上玩的太猛了,張晨晨現在敏感的不行,所以一下子就尿了出來,嘩啦啦的,這時整個車廂都安靜了,人們都順著聲音看向的張晨晨。這一尿出來不要緊,又很多人都忍不住了,過去摸張晨晨的絲襪腿和絲襪腳。

這時有一個18 ,19 歲的小男孩臉紅的跑過來說:「姐姐你腿上和腳上穿的那是什麼啊?我看見了怎麼JJ漲的好難受。」

這時張晨晨兩隻手拉著車裡的拉環扶手,我從前面抱著她的兩條腿,她的兩隻腳已經懸空了,正好在小男孩的臉前,張晨晨滿臉潮紅的說:「小弟弟……姐……姐,這個叫做絲襪,啊……,你……喜歡……姐姐的絲襪麼?啊……啊……嗯……你們摸……的我……摸的……我好爽啊!!!!嗯~ 」

在看這個小男孩點頭如搗蒜,說道:「喜歡,喜歡,我喜歡死姐姐的絲襪了,姐姐,我的JJ好難受啊,怎麼辦啊?」

這時已經有人忍不住了,掏出了雞巴開始插張晨晨,她的屁眼也已經被人占據,甚至連膝蓋後面也被雞巴佔據了,我看著膝蓋後面張晨晨大腿與小腿之間的的雞巴進進出出,心裡暗道:哎,這個地方我還沒玩,就被人佔了。

「啊……啊……,你們……你們……你們的大雞吧插的我好爽啊!!!!我……啊……我要……快點給我……快點……給我大雞巴!!!我要升天了啊!!!!啊~ 」

張晨晨被插的正爽,嘴裡喊著語無倫次的話,沒有理小男孩,小男孩這時已經難受的把手伸進了褲子裡,撥弄起自己的雞巴來。

我看到說:「小弟弟,不要害羞麼,脫下褲子來吧,你看這麼多大哥哥都脫下來了,來,脫下來,哥哥教你怎麼讓JJ不漲了,好不好?」

小男孩臉紅的點了點頭,我把張晨晨的一條腿放的低了些,讓她的腳正好對著小男孩的雞巴,然後和小男孩說:「來,把JJ放到姐姐的腳底下。」

小男孩聽話的把雞巴放了進去,然後我讓他自己把張晨晨的拖鞋托住了,這樣就能把雞巴夾在腳底和拖鞋之間了。

「來,看見哥哥們怎麼動了麼?把拖鞋拖住了,自己動動試試。」

「嗯」小男孩輕聲答應道。

小男孩抽插了沒幾下,就渾身顫抖,面色通紅的和我說:「哥哥,好舒服啊!」

我微笑的點點頭,這時,小男孩已經爽的不行了,他的雙腿呈內八字了都,一隻手拖住張晨晨的拖鞋,一隻手抱著張晨晨的絲襪小腿,嘴巴也開始舔張晨晨的絲襪,我心道:不愧是人類的本能啊,小孩什麼都沒經歷過第一次就知道怎麼玩。

「哥哥」這時已個聲音打斷了我,「哥哥,想尿尿,JJ裡好像有東西要出來了。」

小男孩渾身顫抖的說。我一聽,立馬把張晨晨放了下來,讓她像狗一樣趴著,好不耽誤別人操她,然後把小男孩推到了張晨晨的面前,她二話不說就自己把小男孩的雞巴含在了嘴裡。

「奧……樂……奧樂特雞趴(好熱的雞巴),嗯!嗯!嗯……」張晨晨含著雞巴說道。

「哥哥,不行了,不行了!!要尿出來了,怎麼辦啊?」

我道:「沒事,你尿就可以了。」

「可是……在姐姐的嘴裡……」

「沒關係的,要不你看看姐姐讓不讓你尿?」

張晨晨一聽這話,以為我不讓小男孩射在她的嘴裡,於是拚命的吸,生怕小男孩不在她嘴裡射了。

「哦哦哦!!!」

小男孩終於忍不住在張晨晨的嘴裡射了,張晨晨想,這是處男的精液,我得喝了啊,可是誰知道,這時候,她竟然高潮了,渾身抽搐起來,腳尖也繃直了,翻起來了白眼,吐著舌頭,口中的精液還沒來得及喝下就吐了出來。

「呃……呃……呃……啊……啊……啊!!!!」於是我拿著皮帶,拴住了張晨晨的脖子,她像狗一樣抽搐著跟我下了車……

我好不容易將張晨晨拖回了家,一到家門口,發現站著兩個人,一個叫邱爽的騷貨和一個叫蘇曉曉的騷貨,邱爽穿著穿短裙帆布鞋和藏藍色的連褲絲襪,而蘇曉曉則是熱褲黑色高跟加肉絲。邱爽是外表很騷的那種女人,她的一顰一笑都透露著她骨子裡的騷氣,而蘇曉曉則是很冷漠的,但是我知道,只要用點手段,她不會比邱爽這個騷貨騷的差多少的。

「你們在等我?」

「對啊,啊!!!」邱爽發現了我身後牽著的張晨晨,嚇得叫了出來。

「晨晨,你沒事吧?你怎麼了啊?」

我站著沒有說話,只是繞過他們把家門開開,走了進去,這時候,張晨晨的真的像狗一樣撲到了邱爽身上,抱著邱爽的腿就進了屋,而我也眼尖手快,看到張晨晨撲倒了邱爽,我就從蘇曉曉背後一把抱住,把她拖進了屋。

邱爽也是被十幾個男人操過的人,知道將會發生什麼,而且她骨子裡的騷性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幹她了,所以一進屋,她就立刻變了個人。

「親愛的……你要幹什麼啊,把人家拖進屋裡來……」

「操,我要幹什麼你不知道麼?你這個騷貨,老子想上你很久了。」

這時張晨晨已經和我換了過來,把蘇曉曉按倒在地,吻著她的嘴,而蘇曉曉則掙扎起來,張晨晨肉絲上的精液也弄了蘇曉曉一身,蘇曉曉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對張晨晨說:「小母狗,這騷貨就先交給你了,我去玩玩邱爽這個賤逼的。」

張晨晨聽了我的話,連忙把手伸進了蘇曉曉的衣服中,摸起她的奶子來。而我則拉著邱爽進了另一個房間。

一進房間邱爽就自己脫了帆布鞋,然後迅速的把我按在床上,我心想:這他媽是誰要幹誰啊?我一把把她推開,「賤貨,給我換上肉絲,我今天不操死你這個騷逼」

說著我從抽屜裡拿出一條肉絲,而邱爽脫絲襪的速度那叫一個快,而且換上的也很快。

「你快點來操人家的小騷逼……快點嘛……」

於是我掰開邱爽的絲襪腿,隔著絲襪就插了進去,邱爽「啊!!!!」的一聲大叫,我的大雞巴就全部插了進去。

絲襪的摩擦力摩擦的我和邱爽都很爽,而且邱爽不愧是邱爽,我只抽插了幾下她的淫水就完全的把絲襪的襠部浸透了,我知道這淫賤的騷貨在我還沒插進去的時候就已經濕了。

邱爽的肉絲腿也盤上了我的腰,雙手攔著我的脖子,「大雞巴親親老公……好……爽啊!!!好……爽啊!!!啊!!!」邱爽大聲叫道。

「你這個騷逼,你叫邱爽是不是求著別人讓你爽啊?」

「是……是……我就是啊!!!我就是……求著別人……讓我……爽啊!!!啊!!!哦哦……好爽……雞巴……雞巴……給我啊!!!給我大雞巴……嗯嗯……我要……我要啊……我要大雞巴啊……插到底了啊!!!哦哦哦……」

我摸著邱爽36D 的大奶子,她的奶子在我的手中變換著各種各樣的形狀。

「賤貨,你的奶頭怎麼變得那麼硬了啊,嗯?快點告訴我」

「老公……大雞巴……老公……我的奶頭……好硬啊……嗯……好爽啊!!!」

她邊說著,我的手指不斷的挑弄著這個騷逼的奶頭,而且加快了雞巴抽插的速度,這時的絲襪已經被我操破了,而且我一加速,邱爽這個騷逼也受不了了。她的肉絲美足已經繃直了,翻著白眼,吐著舌頭,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聲音也沒有剛才那麼大聲了。

「呃……呃……老……公……我要……死了啊……你……又騷又賤……的爽爽……要死……在老公的……雞巴下了啊……」這時候邱爽的身體也開始不斷的扭動了。

我一看她這是快不行了,於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啊!!!啊!!!殺人了!!!大雞巴老公殺人了!!!!我要被大雞巴操死了!!!啊!!!!好爽啊!!!好爽啊!!穿著絲襪被操好爽啊!!!老公要操爛我這騷逼小母狗的絲襪逼了啊!!老公!!老公!!啊啊啊啊啊啊!!」

邱爽這時終於不行了,大聲的喊了起來,盤在我腰上繃直的絲襪美足跟著大腿不停的顫抖抽搐著,兩隻手不斷了在我背上亂抓,好像想要抓住什麼,可是什麼也抓不住。

逼裡的淫水伴隨著雞巴的抽插「噗呲,噗呲」的輕噴出來,而邱爽這個淫賤的騷逼也已經失禁了,她的尿浸濕了我的床單。

「啊啊啊啊啊!!!!老公啊!!!我的絲襪逼啊!!!」

說完邱爽就高潮了,渾身抽搐著,而且翻著白眼吐著舌頭,口水也流了出來,而我這時也把雞巴抽出來插入了邱爽的嘴中,射了出來。

「呃……呃……好好……喝……好好喝……精液啊……」

這時我撿起了邱爽扔在地上的藏藍色絲襪,塞進了邱爽的逼中,道:「等會換上你的藏藍色絲襪我再操你這個小賤逼,現在我出去看看曉曉那個騷逼被我的晨晨母狗調教的怎麼樣了。」然後把翻著白眼抽搐的邱爽一個人留在房間裡。

等我走出房間發現蘇曉曉已經不行了,她半蹲在桌子前,然後雙手爬在桌子上,兩條肉絲大騷腿張著,張晨晨則坐在地上,用酒瓶插入了蘇曉曉的絲襪逼中,隨著酒瓶的抽插發出「噗呲,噗呲」聲音。

「呃……呃……不……行了……我不行了……晨晨……你……放過我吧……好爽啊……」蘇曉曉反著白眼說道。

看來張晨晨真的很喜歡我用酒瓶插她,連對付蘇曉曉這個騷貨她都用上了。

張晨晨一看我出來了,馬上就不管蘇曉曉了,也顧不得站起來,狗一樣的爬到了我的面前,「老公,我受不了了,你也操操我這個是我騷逼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低頭看見晨晨已經換上的新肉絲上已經滿是淫水和尿的痕跡,分不清是她的還是蘇曉曉的,我說道:「小騷貨,怎麼這麼騷啊,都濕成這樣了,是你的還是蘇曉曉那個賤貨的啊?」

張晨晨怕我不操她了,馬上就喊道:「是我的!!!是我的!!!親親大雞巴老公,是我這個小母狗流的啊!!!」其實還真是她自己的。

我低頭看了張晨晨一眼,「你的厚底黑色人字拖呢?穿上,你不知道你這個賤貨穿肉絲然後穿上厚底人字拖會騷的不得了了麼?」

張晨晨聽我說完這話,馬上就站了起來,跑到門口穿上了她的人字拖,然後用很騷的聲音對我說道:「老公,你的小騷逼母狗已經換上了,你趕緊用大雞巴來懲罰我吧,我要親親老公的大雞巴。」

我看了滿臉潮紅,已經站不穩的蘇曉曉一眼,而蘇曉曉這時也看向了我,但是出於她那僅存一點的自尊,她什麼都沒有說。

我心裡道:小賤貨,等會我就讓你求著我操你,看到時候你還會不會這麼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然後,我脫下褲子走向了我的肉絲騷貨母狗張晨晨。

正在我脫下褲子走向張晨晨的時候,邱爽從屋裡走了出來,我看了一眼就驚呆了,因為邱爽穿上了白色的絲襪,我道:「賤貨就是賤貨的,怎麼穿上白絲了呢?好,這次我就操你操個夠,看看你還騷不騷。

「張晨晨一聽這意思是我不操她了,馬上就委屈的不行,然後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很快速的走向沙發,拿起自己的包,從裡面拿出了一條黑色的連褲襪,褪下滿是尿液和淫水的肉絲穿上了新的黑絲。」

怎麼了小騷貨,你也是等不及讓我操你了是嗎?「張晨晨瘋狂的點著頭。

然後邱爽和張晨晨相視一眼對方說道:「我是白絲大賤貨邱爽(我是黑絲小騷逼張晨晨),我們是主人的小母狗~~」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好玩的辦法,說道:「既然你們是小母狗,我就讓你們變成真正的小母狗。」

說著我就領出了一隻德國黑貝,張晨晨和邱爽看到後吃驚的張大了嘴,也不知道是嚇的還是興奮。

我一下就把黑絲張晨晨踹倒在地上,正處在發情期的黑貝看見了直接就爬到了張晨晨的背上,挺著粗壯的公狗雞巴就插了進去,大家都知道狗的雞巴上有個凸起的,插進去除非是射了,否則是拔不出來的,張晨晨拚命的在黑貝的雞巴下掙扎著「啊!!!救命啊!!!我不…..我不是…真的想讓公狗幹啊~~~嗯嗯~~~啊啊啊!!!」可是狗怎麼會聽得懂,依然繼續抽插著,而且頻率比人可快多了,「好….爽 …..好爽啊!!!簡直….哦~~簡直~無與倫比!!!啊啊啊!!!」當然我也不能閒著,我看向了白絲賤貨邱爽,這個小淫逼看到張晨晨被狗操,蜜穴不覺分泌出了淫水,我道:」白絲爽爽,你的絲襪怎麼濕了呢?不是剛換上的嗎?」誰知道我剛說完,這個賤貨馬上跪下脫下我的褲子舔我起我的雞巴來,我低頭一看,問道:「爽爽,你的水晶底高跟魚嘴鞋是什麼時候換上的啊?我怎麼沒有看見啊?」「老公~~老公~~大雞巴老公,求求你,快點操我吧…..我的絲襪逼受不了了,求求你把又粗又硬的雞巴插進來好不好~~」我一聽這個話就受不了的,馬上隔著邱爽的白絲插了進去。

「哦哦~~進來了~~進來了~~又粗又硬的…..雞巴…..好熱….好熱的雞巴啊~~我要…快點給我~~我要….我要雞巴~~」邱爽的白絲美腿盤上了我的腰,隨著我的抽插,邱爽盤在我腰上的絲襪腿不斷地顫抖著,塗著透明指甲油的美麗小腳趾也繃直了,「老公….親親大雞巴老公,快….再快點….再快點….我的絲襪逼受不了了啊!!!」我明顯的感覺到邱爽的騷逼在絲襪的包裹下一抽一抽的,伴隨著我的抽插也能明顯的感覺到絲襪和淫水帶給雞巴的阻力。

邱爽那36D的奶子也在我的抽插下不斷的顫抖著,粉紅色的奶頭驕傲的挺立著。

反看張晨晨那邊,她已經被狗操的不行了,而德國黑貝卻沒有停下的意思,張晨晨只是用膝蓋跪在地上了,手已經撐不住了,任由黑貝的大雞巴在她那黑絲包裹著的小淫逼裡進進出出,而我看到此時張晨晨的表情馬上硬的不行了,她反著白眼,吐著舌頭,美味的涎水已經不受她控制的從她的嘴裡流了出來,渾身抽搐著,美麗的絲襪腳上一隻拖鞋也已經不知去向,從她的黑絲上和地上的淫水看她已經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了,嘴裡也已經喊不出什麼「呃….呃…..爽…..從來…沒有這麼…爽…..狗狗好…厲害……黑絲…..肉絲…..白絲灰絲…..我以後要天天穿絲襪被操啊…..啊!!!啊!!!啊~~~」伴隨著一聲呻吟,張晨晨又迎來了一次高潮。

看著張晨晨這騷屄的樣子,我更是忍不住了,只能把全身的慾火全部發洩到邱爽這個賤逼身上。

邱爽那兩條修長的美腿和玉足在白色絲襪的包裹下呈現出美麗的粉紅色,還有那穿在她騷蹄子上的水晶底魚嘴高跟鞋。

「老公~~親親大雞巴….老公….我的絲襪….我好喜歡絲襪…..我要人人都來操~~~操我…用力操我….操我的…絲襪逼…..操我的….絲襪腿….操我的絲襪腳啊!!!!啊!!!啊!!!啊!!爽死我了!!大騷逼…我是…大騷逼….大騷逼邱爽快被老公操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說著,邱爽抽搐起來,我已經把雞巴從她的絲襪逼中拔出來了,而她還是在不停的抽搐,我看了一眼,白色絲襪逼那裡已經被我操了一個洞,而此時她的逼彷彿在和我說話一樣一張一合的。

我毫不猶豫的拿出了一根煙,插入了邱爽的逼中,用打火機一點,立馬就著了。

「行啊,騷逼爽爽,你的逼還會抽煙呢,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喝酒啊?」說完,我立馬拿出一瓶啤酒,打開之後就把瓶口塞進了邱爽的逼中,往裡面灌了進去。

酒瓶進去的瞬間邱爽剛要說話,她以為我會是像對滕偉和張晨晨那樣用酒瓶操她,可惜她錯了,話到嘴邊還沒有說出了,就變成了爽的不行的淫叫「噢!!噢!!!爽死了!!爽爽要爽死了啊~~~」剛停止抽搐的身體又開始抽搐起來,而且這次更明顯,彷彿溺水一樣,拚命的抽搐著,而邱爽下面的騷逼顯然也很厲害,一瓶酒很快就被她的逼給喝了個乾淨。

而沒有了酒的酒瓶我也沒有要拿出來的意思,還在邱爽的逼中不斷的抽插著。

等著邱爽這個賤貨快高潮的時候,我一下子把酒瓶從她的逼中拔了出了,而啤酒也伴著尿液噴射出來,看著帶著白色泡沫的啤酒從邱爽的逼種噴射出來,我立馬用一個杯子接了一杯。

「也不知道是張晨晨造的酒好喝還是你這個賤逼釀的酒好喝,我來嘗嘗」說罷,我一飲而盡。

那味道,果然不錯,騷到了極點。

此時邱爽已經昏迷了過去,當然不是受折磨,而是因為太爽了大腦極度興奮而受不了昏迷的,但是我也沒有想要放過她的意思,我把她一扛,然後把張晨晨和蘇曉曉反鎖在了家中。

出門前我還特意又帶了幾條顏色各異的絲襪以備不時之需。

我開著車把邱爽這個賤貨帶到了上次乞丐們操滕偉的地方,然後把她扔下了車,乞丐們這次看到我又帶了一個女人來眼睛直放光,而且是一個只穿著白絲的騷貨就更別說了,我把帶著的那些各種顏色的絲襪繫在邱爽的脖子上,然後一腳把她踹向乞丐們。

「你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別給我玩死了就可以,早上我來接她,下次還有更好的騷逼。」

我轉過身向車子走去,而這時我聽到了邱爽的喊聲「不!!不要啊!!求求你們!!啊~~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啊~~~我的絲襪….我的絲襪腳啊~~~媽媽….媽媽….快來救救我啊!!!啊啊啊!!!」顯然是乞丐們比上次操滕偉賣力的多,但是很快就聽不到了邱爽這個騷貨的叫喊聲,我知道那是乞丐們把雞巴插到了她那和逼一樣騷的小嘴中。

回到家中,蘇曉曉已經被張晨晨這個騷貨調教的差不多了,她又騷又賤的內心已經展現的淋漓盡致,此刻,她正在黑貝的雞巴下呻吟著,「我也是….我也是…大騷逼啊~我比你騷晨晨還要騷!!!啊!!啊!!!好爽….爽….我比賤爽爽還要賤!!!!哦~~嗯~~太舒服…了」蘇曉曉穿著肉絲和尖頭細高跟在狗的雞巴下呻吟扭動著,而張晨晨這個騷貨則穿著黑絲和人字拖跪在他們後面,舔著狗的雞巴和蘇曉曉的逼,蘇曉曉流出的淫水和黑貝分泌的水一起被騷晨晨喝了下去。

因為實在是太累了,我也沒有操這兩個騷貨就回到房間去睡覺了,第二天一早,我開車來到了乞丐們聚集的地方。

乞丐們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邱爽一個人躺在草地上,邱爽兩條修長的美腿上的白絲已經換成了黑絲,哦,不對,原來是兩雙絲襪,黑絲裡面還有一雙肉絲,而其他顏色的絲襪都塞進了她的騷逼和屁眼中,上面覆蓋的精液已經讓絲襪看不出是上面顏色了。

邱爽的嘴裡還咕嘟咕嘟的冒著精液,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乞丐們操她操的不過癮,又從周圍叫了幾號人去操她。

現在邱爽的胃裡面全是精液,吃精液已經吃到飽了。

我心裡萬分無奈,哎…這個騷貨也得休息幾天才能玩了。

過了幾天,邱爽這個騷貨總算恢復過來了,於是我讓她穿上了黑色細跟尖頭高跟鞋,還有超薄的肉色絲襪,還有黑色的小西裝和短裙,一副OL的模樣。

帶著她來到了郊外,然後拿出相機,開始對著這個騷逼拍了起來「對對對,姿勢再騷點,很好,不錯,屁股撅一下,嗯,把裙子撩起來,操,邱爽你這個賤逼竟然不穿內褲只穿絲襪,自己隔著絲襪摸自己的逼,很好。」

「老公,我求求你,快來操我吧,我受不了了,絲襪磨的我的下面好難受啊,你看看,水都流出來了,絲襪都濕了呢~」我一看,還真是。

不愧是騷貨,自己摸了自己幾下淫水就像洪水一樣了。

這時我也不管了,直接脫下褲子插了進去「進來了~~進來了~~老公的大雞巴進來了,好爽~~好爽啊~~嗯….哦…..邱爽…邱爽在….和老公….打野戰啊!!!大家快….快來…看啊….邱爽的騷逼~~流淫水了!!啊!!啊!!老公,大雞巴操死…我…操死我啊!!我就是騷逼!!我就是….賤貨…我就是…小母狗啊!!快點!!快點操死我啊!!」 我從後面用力的對著邱爽的騷逼抽插,還不時的用手抽打她絲襪包裹的美臀,每次拍打邱爽都會呻吟一聲「哦~~啊~~啊!!啊!!!嗯~~嗯~~」她越叫我就越用力的抽打,「老公~~別打了….疼啊!!疼!!哦!好爽~~」雖然她嘴上說著不讓我打,喊著疼,但是每打一下邱爽的騷逼都會不自覺的抽搐一下。

我把這個賤貨平躺著放在草地上,開始正面的操她,把邱爽兩條纖細修長的肉絲美腿架在了我的肩上,伴隨著我一下一下的抽插,邱爽穿著腳上的高跟鞋也隨著我的頻率不斷的晃動。

我用相機拍下了她淫蕩的表情和被絲襪包裹住的美腿。

「老公…大雞巴…大雞巴老公…爽爽,爽爽的絲襪逼啊!!!啊!!!好爽啊~~嗯~~快點操我,我是大騷貨!!我是大騷貨!!!我是大騷貨邱爽!!!人人都可以….都可以….啊!!!啊!!!操的絲襪騷貨….我是人人都可以操的….絲襪騷貨啊!!啊!!啊!!啊!!」邱爽這個騷貨喊著就高潮了,一隻玉足上的高跟鞋已經不知去處了,塗著透明指甲油的小腳趾已經繃直了,兩條被肉色絲襪包裹住的美腿盤在我的腰上不斷的抽搐,我知道這個賤貨已經高潮了,這個騷逼吐著舌頭,嘴裡的涎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不斷的翻著白眼「我是…大騷貨….我是大…騷貨…邱爽是大騷貨….邱爽的絲襪逼…大家都來…..都來操啊!!!我是大騷貨啊!!!我是大騷貨!!!」 這時我把雞巴從邱爽的絲襪逼中抽了出來,然後對著她的嘴抽插起來「咕嘰…咕嘰咕嘰…嗯~~嗯~~」雞巴在邱爽的嘴中進進出出和邱爽的口水撞擊發出的淫蕩的聲音,而邱爽的舌頭也伸了出來圍著我的雞巴打轉,簡直爽的不得了。

我又拿起了相機,拍下了邱爽那淫蕩的臉和那反著淫光的肉絲美腿。

再這個騷貨的口中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我終於忍不住了,把濃濃的精液射進的這個賤逼的喉嚨中,而她也沒有絲毫的猶豫,咕嘟咕嘟的喝了進去,只留下一小縷精液沿著她的嘴角流了下來。

「老公,精液好好喝哦,我以後每天都要穿著不同的絲襪讓人操,每天都要喝精液。」

「你這個騷貨,是不是恨不得讓人操死你啊,你這個絲襪賤逼,每天除了穿絲襪就是穿絲襪,看我不操死你。」

說罷,我用剛射完的雞巴又插進了邱爽的逼中。

「啊!!啊!!操我…操我…我要啊!!我要~~我要..大雞巴..給我啊…給我大雞巴啊…老公~~邱爽快~~快被你操死了!!我要被操死了啊!!我要穿著絲襪被….老公的….大雞巴…操死了~~啊啊啊!!!」 喊著邱爽這個騷逼又高潮了。

我把邱爽獨自扔在了路邊,說道「我先回去了,這裡離公路也不遠,怎麼回去就看你的了。」

說著我走上了車,開著車走了。

直到3天後邱爽才回到了我家,我看著這個騷貨,身上穿著一身連體的黑色絲襪,上面不知道佈滿了多少的精液,而我給這個賤逼開門的時候,她還在不停的揉著自己的奶子。

後來她說我才知道,我走後她來到了公路上遇到了一夥人,看著她淫蕩的肉絲美腿和她流著精液的小嘴,不由分說就操了她,並且把她帶回了市區的家中,可是這個賤貨不停的要,這幾個人竟然吃不消了,於是才放了邱爽這個騷貨回來,我一看這個情況,心裡頓時涼了,他們把這個騷貨調教成了這樣,我該怎麼辦呢, 這幾天這個黑絲騷逼不得把我搾乾啊。

於是我開始了煉獄般的操邱爽的生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