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朋友衛東約我出去吃飯。

我在家洗過澡,然後騎了摩托車過去。到的時候,衛東和他的兩個朋友已在那坐好。那兩個男的我都還是初次見面,一個說是某醫院的醫生,長得有些白胖,另一個則又黑又瘦,年紀倒是比較輕,沒什麼正經行業,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的,看來就是個社會上的混混。

衛東看來和他也不太熟。我有點後悔答應出來吃這頓飯,媽的還說有美女。

客套幾句,衛東說再等個人。等了段時間,那黑瘦青年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問說怎麼還沒到,電話那頭應該是答說快到了。

黑瘦青年掛斷電話,隨口罵道:「這騷貨,不知道是不是在路上給她的哪個男人撞見,然後捉去哪裡操逼了,讓我們等

黑瘦青年聞言大笑。我和衛東則對將到的這女人充滿興趣,問過才知道來的是那醫生所在醫院的的一個護士。這麼久。」

那醫生嘿笑道:「你不知道上次某某說,有天晚上載她到黃蜂山兜風,夜黑人靜,在路邊松樹下就操過她。」

等過一陣,幾聲敲門聲響,進來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看身材保持得不錯,苗條中曲線玲瓏,五官小巧端莊,看起來還有些清秀。

「怎麼來得這麼遲,不是路上撞見情人了吧?」那醫生說道。

「有這麼多情人的話倒好。」那女人果然見慣風月,隨口說。

「在座四位,隨便你選,要不都做你的情人吧。」黑瘦青年笑嘻嘻的說。

「說的好聽。」女人臉不紅心不跳的徑直坐下。

聊天中隱約知道,這叫羅秀萍的女人已經離婚,單身帶著個女兒,也就難怪她如此大膽不羈。

一行人邊吃邊聊。我和新認識的兩位男士沒多少話題,他們說話太粗,讓我很難融入。幸虧有這婦人,談笑風生,不但葷段子聽著笑得風情萬種,就她自己也說得津津有味。我雖然插不太上話,好歹聽著還覺得這女人蠻有意思,越看越是覺得滋味十足。

吃到九點多才散,羅秀萍沒有騎車,黑瘦青年說送她回去。那羅秀萍沉吟不語。醫生和衛東也隨即加入自薦陣容說可以送她回去。

羅秀萍啐道:「看你們都是些色鬼,要送我也要他送。」說罷指著我。

我對他們三個笑了笑,說:「那就我送她回去吧。」

衛東笑道:「還是你有艷福啊。」

那兩人見羅秀萍已這樣說,也不好再說什麼。

我騎上摩托車後,她坐在後邊和我保持著一些距離。

駛出他們視線後我問她:「為什麼要選我送你?」

羅秀萍道:「怎麼?不樂意啊?」

我笑說:「就算我有眼不識美女,也知道搶手的必定是寶貝啊,搶都搶不過來,怎會不樂意?」

前面紅綠燈,我剎車剎得猛了些,羅秀萍慣性作用上身向我傾過來,胸脯貼在我後背上,我戲道:「看你這麼苗條,想不到上面還蠻有肉的。」

羅秀萍在我的肩膀打了一下,嗔道:「看你飯桌上斯斯文文的,想不到這麼壞。」

我說:「你不看看你上我摩托車時,他們那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好像我鐵定美色豐收了,我不沾點好處,豈不是白白蒙受不白之冤了麼?哎,我也是無奈啊,誰讓你選我呢。」

羅秀萍道:「油嘴滑舌,你們男人沒個好東西。」

我說:「那也是被你們逼的啊,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逼啊逼……」

羅秀萍聽出我後邊的言外之意,又用手打我肩膀,啐道:「看來你不但壞,比他們還更壞。」

我笑道:「那你現在肯定是發瘋般的愛上我了吧。為了慶祝我們這段感情的出生,咱們去兜兜風吧。」我轉而向城外開去。

羅秀萍道:「別發瘋了,我還有事呢。」

我說:「我也有事,不過我現在什麼事都不想管,只想美女有段浪漫的兜風之旅。」我加快了摩托車速度,道:「摟著我點。」

羅秀萍無奈,伸手抱住我的腰。她沒有強要下車,說明對我確實還頗有好感,談吐斯文點還是有好處的。

到了城外,我放慢了些速度,道:「美女,有點冷呢,能不能貼著我點啊?」

羅秀萍不理我,道:「你要帶我去哪啊?」

我一踩剎車,羅秀萍身子傾在我背上。她揮手輕打我肩膀,罵道:「討厭。」然後將身子輕輕貼在我後背上。

我說:「哇,真舒服!很有戀愛的感覺呢。」

羅秀萍道:「你還這麼年輕,和我怎麼戀愛?」

我說:「我說的是感覺,何況戀愛也不分年紀。」

我把她載到一處僻靜的河堤,帶她去草地上坐。

羅秀萍有點怕,道:「會不會有蛇啊?」

我說:「不會,我經常來。」

羅秀萍道:「哼,在這騙過很多女孩吧?」

我摟著她的腰在草地上坐下道:「怎麼?吃醋了?」

羅秀萍扭著身子想要掙開我的手,道:「吃什麼醋,你個小屁孩。」不過她又接著道:「你不是真的想要和我戀愛吧?」

我相信這只是她撩撥而已,而不是真心想這麼問。

我左手用力環摟著她的腰不讓她掙脫,右手輕摸著她腰肢道:「可以嗎?」

羅秀萍道:「我才不相信你會追我這樣大你好幾歲的女人。」

我說:「不是說一切皆有可能麼?」

我摸著她的腰發現它漸漸的在變軟,知道她已有些動情。乾柴需得烈火上,我毫不猶豫,伸手去解她襯衫下邊的衣扣。

羅秀萍抓著我的手說:「別亂來。就算你想追我,你這也發展得太快了吧?」

我壞笑道:「發展得快沒關係,只要後面夠持久。」轉而伸手去摸她胸部。

羅秀萍罵道:「流氓。」雙手推擋,卻禁不住我的手在她胸脯上遊走,推擋良久仍擺脫不開,最後歎了口氣,偎倒在我身上不再抗拒。

我伸手解開她胸口的衣扣,看見她米黃色的乳罩裡面裹著半裸的一對豐乳。我先在乳罩外面握了握她的乳房,然後再探進乳罩裡面貼肉握住,感覺溫涼溫涼的,但手感很豐富。

我小聲笑道:「果然是蠻有肉的。」

羅秀萍不說話。我鬆開褲子,掏出早已挺直的肉棒,捉過羅秀萍的手讓她握在手裡。

羅秀萍猶豫了一下,終於順從而熟練的套弄起來。我解開她的乳罩,肆意的抓弄著她的乳房。羅秀萍輕喘起來。我伸手去接她的褲鈕,羅秀萍道:「這裡太空曠了,你可別想在這裡和我做。」

我說:「沒事,你看周圍連個鬼影都沒有,再不然,咱們可以到那顆樹後面去。」

我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手指碰到她的陰唇,已經濕的不行,手指背能感覺到內褲都已經濕了一片,我笑道:「騷貨,已經這麼濕了,我要不在這裡幹你,下次你還能理我?」

羅秀萍拿開我的手,忽然俯身把我的肉棒含在口裡嘬了起來。

她的口技一流,我爽得不行,讓她趴在草地上就要後入她。羅秀萍說:「不行,太顯眼。你坐著,讓我來。」

她讓我攤開腿,她自己則背向著朝我的胯部蹲坐下來。

我歎道:「哇,觀音坐蓮哪!寶貝你可真有一套。」

我扶著肉棒,讓它準準的插入羅秀萍的肉縫,然後抓著她的腰。

羅秀萍緩緩的坐下到一半,抬高屁股,又再坐下,直到最底部,然後週遭一摩,爽得我心底都麻了。她的裡面雖然不怎麼緊實,水也很多,但她的技術確實一流。她就這樣起坐扭動,淫水將我的褲子都濕了一片。

我扶著她的腰,配合著她的動作,直到她累得不行坐在我懷裡。我把她推到草地上,讓她狗趴著,掰著她的雙臀奮力朝裡衝殺。

羅秀萍「啊啊」叫喚了一陣,用手往後推我道:「不行不行,動作太大了,到那樹後面去。」

我深頂兩下才放開她,兩個人提著褲子溜到樹後。羅秀萍在樹後扶著樹幹,撅起屁股。我正要提棒殺入,手機卻響了起來,卻是衛東那傢伙。我懶得去接,按了靜音扔在草地上,抬著肉棒挺進狹縫中。

「騷貨,爽麼?」我拍著她的屁股道。

羅秀萍呻吟著道:「嗯……挺……挺爽的……哦……你夠厲害……啊……」

我大肆衝殺數十回合,高潮處直搗黃龍,將滿腔精液射進她子宮深處,顫過好久才抽出肉棒,帶出一大滴濃白的精液。

「媽的,野戰真夠爽的!」我拉上褲子,長舒了口氣說。

羅秀萍弄好衣服,張口說:「最近手頭有點緊,能不能先借五百塊錢用用。」

我說:「哇,你不是把咱們這段美好的感情只當是場交易吧?」

羅秀萍不悅的說:「說什麼呢,你以為我是出來賣的啊?真的是手頭緊。」

我扯過她說:「借也不是說不可以,不過今晚你可得讓我好好爽爽。」

羅秀萍道:「你還沒爽夠啊?還想怎樣?」

我拉著她在草地的樹陰裡坐下,解開她胸口衣衫,鬆開她裡邊的乳罩,把玩著她的乳房,道:「等會開個房,今晚玩得盡興點。」

羅秀萍沉吟了會,道:「我女兒不在家,去我家吧,省下兩百塊給我好了。」

我說:「你還挺會划算的。那更好。」

羅秀萍就要起身,說:「那走吧。」

我拉住她說:「別急,路上的時間也別浪費,給我來個美乳按摩。」我解開她的衣服,摘下她的乳罩裝在褲袋裡,幫她穿上衣服扣上扣子。

羅秀萍臊得有些臉紅,道:「你這色狼要不要這樣?給人發現多難堪啊!」

我說:「不扒了你衣服誰知道你裡面沒穿啊。等會在車上摟我緊點,給我使點勁。」

羅秀萍道:「真討厭。」

騎上摩托車後,羅秀萍乖乖的摟著我,將一對乳房貼在我背上,暗地裡來回磨蹭。那飽滿的肉質感充滿了誘惑,我讚道:「不錯,爽翻了。」

羅秀萍卻低聲罵道:「變態。」

徑直到她家,房子挺寬敞,佈置得還挺整潔,是她老公離婚時判給她的。

她說先去洗澡,她的臥室裡有浴室,我隨著她進去,見裡面還有個挺大的浴缸,正好,能來個浴缸大戰。

羅秀萍不肯和我共浴,我好說歹說,好不容易才說服她。

我放好水光溜溜的躺在浴缸裡,看著羅秀萍在面前脫衣。雖然年過三十,不過她確實還是個非常有風韻的女人。

她的皮膚很白,腹部平坦,胯部很寬,一看就知道是性生活比較豐富的人,絕妙的是她的乳房非常飽滿,襯著她顯得嬌小玲瓏的身材異常的誘人心魄。

她一隻手捂在胸前,遮著她胸前兩點,這欲蓋彌彰的姿勢,讓我的下面很快硬了起來。

她跨進浴盆,我一把扯過她,讓她俯臥在我面前來個波推。她的雙乳滑溜溜軟綿綿的在我的胸膛上摩來摩去,那感覺真妙不可言。

摩過一陣,肉棒已爆挺,我推轉她身子讓她跪在浴缸裡抬棒往她的肉縫裡插進。水灌進她的陰道裡衝開她的淫水,一直有點粗粗的感覺,接觸感很強。

羅秀萍開始大聲的叫起來:「啊……好棒啊……噢……再深點……哦……好硬……啊……」

我抓著羅秀萍的兩邊屁股大肆抽插,浴缸裡水花四濺:「騷貨,喜歡給我幹不?幹得你舒坦不?」

羅秀萍扭動屁股迎合著我:「舒服……哦……好舒服啊……盡情的幹……幹我吧……哦……我好喜歡被你幹……啊……好人……你好棒啊……」

雖然已經射過一次,不過給這騷貨扭來扭去,還是有點吃不消有點想射,深頂後連忙抽出肉棒。羅秀萍也軟軟的坐倒在浴缸,躺在我懷裡,輕喘著道:「你還真挺厲害的。」

我說:「算你有眼光,別人怎麼吃的消你這騷貨。」

羅秀萍哼哼道:「看你外表還蠻斯文的,我可沒看出你是色中禽獸呢。」

我笑著說:「我倒是一眼就看出你是十足的騷貨。」

羅秀萍轉過身來跨在我身上面向著我,在水裡將我的肉棒捋硬,抬起屁股慢慢坐下,肉縫張開,將我的肉棒「吃」進去,在水裡起伏顛簸起來,一面「嗯嗯啊啊」的呻吟著。

我挺著身子,雙手狠抓著她的乳房,狠狠道:「賤貨,老子還沒發威,你倒橫起來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嗯……老子幹死你這騷貨。」

羅秀萍在水裡騎在我身上放蕩地扭動屁股,差點沒把我的寶貝給弄折。我死守精關,偏不射出。羅秀萍扭動中忽然陰道收緊,緊緊吸住我的肉棒。我心底一顫,差點沒守住,連忙屏息靜氣。

羅秀萍自己高潮了一回,軟下身體,罵道:「算你狠,媽的。手上用這麼大勁幹嘛,老娘的乳房都要給你抓爆了。」

我鬆開手扶住她,看她的雙乳果然被我抓得紅紅的一片,忍不住笑出來道:「不用點勁,哪頂得住你這股騷勁。」

洗完澡上到床上,我讓她給我口交。

羅秀萍說:「你也爽了這麼多次了,先把錢借給我。」

我笑笑道:「寶貝,說實在的,你雖然比我大好多歲。不過憑你這般的功夫,我現在確實是很被你迷住了。你放心,我肯定借給你,不,不是借給你,這一千塊錢,就當我真心和你好的見面禮吧。希望咱們能長長久久的。」

說著拿過褲子,從褲兜裡拿出錢來,數數也只有1300多,索性道:「來,都給你吧。我對你是真心的。把家產都給你嘍。」

羅秀萍眉開眼笑,道:「你這人雖然又色又流氓,不過還算我沒看錯你,你身上還是有招人喜歡的東西的。你放心,我不是要你的錢,我會還給你的。」

我笑道:「不單是我身上吧,應該是我身下有更招你喜歡的東西。」說著挺起棒棒。

羅秀萍啐道:「去你的。」

我她推倒在床上,拉開她的身子,讓她的手臂展開,按住她的胳膊,從正面開始插她,道:「小淫婦,嘗嘗本大王的威風吧。」

羅秀萍配合的叉開雙腿,拱起膝彎夾著我的身子,開始呻吟起來。她的身子漸漸的收緊,肉穴裡卻越來越濕滑,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我放開身段,大肆衝殺。羅秀萍雙腿纏著我,大聲呻吟,同時夾緊雙腿。我覺得精關抖動,知道不能持久,愈發兇猛衝突。

羅秀萍大聲叫著:「啊……啊……爽……好爽……啊……啊……你來啊……來啊……啊……再來會……再來會……」

我深深地頂在她裡面,肉棒被她兩邊肉壁緊緊夾住,一陣亂抖。羅秀萍死死將我纏住,好一陣才鬆開癱倒。

我趴在她身上,感受著她柔若無骨的肉體,歎道:「寶貝,你真是尤物啊,死在你身上的心都讓人心甘情願。」

羅秀萍輕喘著道:「要死可滾遠點。你也不錯!以後對姐好點,有你舒服的時候。」

我聽她自稱為姐,心中那個激動,乾姐姐可是世上最美好的禮物。我立馬答應:「是。以後有弟弟一口吃的,絕不敢給姐姐半口。」

羅秀萍哼哼道:「說得這麼好聽,到時候看你怎麼做。哎呦!你下來吧,壓死我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