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傑(當然是假的),今年29歲,我要說的是05- 06那兩年我在TG洗浴做演出時發生的一些事情。

現在想想已經是5- 6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的我們風華正茂血氣方剛正事人生中最好的時候,那是我的在天津市內的一家公司做策劃人員,也是在那時認識了本文另一個主人公- 阿輝,我那時最好的朋友,現在的一般朋友。那是的我們整天無憂無慮的不是想著怎麼去泡妹妹,就是談著那個洗浴的小姐活好又漂亮,日子過得跟蛀蟲差不多。

去做演出完全是因為阿輝,因為他以前小的時候受過音樂方面的教育後來又在某文工團混過,就經人介紹偶爾去塘沽的洗浴做男歌手,那時候每場的演出是80- 100塊錢,雖然不是什麼大錢,但平時喝個小酒操個小妞也差不多了,而我進入這個圈子完全是意外,記得是有一次他們的弄音響的有事回家了,阿輝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幫忙,而我也沒事就過去了,因為我喜歡玩這些燈光音響的,哪裡的總監覺得我弄得不錯,就讓阿輝跟我說,讓我留下來沒事跟他一起來演出他唱歌我弄音響,我記得我去的第一個場子是TG的金海堂,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拆了,哪裡的舞台總監叫剛哥,挺不錯的一個人至少我這麼覺得。自從進入這個圈子慢慢的接觸的人越來越多,那是的節目比較簡單,男歌- 女歌- 二人轉- 完了就是艷舞,也就是脫衣舞,一晚上的演出也就結束了,男歌女歌沒什麼好說的就是後兩嗓子,基本上去的人都是看二人轉和艷舞去的,二人轉那叫一個黃,倒霉的是沒事了還總拿我這個音響開玩笑,偶爾呢我還要給他們客串一下演個小品什麼的呵呵也挺有意思,二人轉完了就到了演出的重頭戲- 脫衣舞了,一般演出前她們都會把音樂盤給我,告訴我在什麼時候放什麼音樂,那時候專業點的都用MD盤據說是音質好,一般的也有用MP3和CD盤的,不過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因為音響都是一般的所以聽不出什麼來,對我來說這個時候我的位置是比較好的,因為我在舞台的旁邊,我這個位置看脫衣舞有清楚位置又好,因為脫衣舞也有區別別看都是脫衣服,這個分閃點和露點這是不一樣的,閃點就是脫了胸罩,到內褲了給你閃一下然你看看毛也就完了,但是露點就要全脫了,一般露點的對我來說就比較爽了,因為DS表演是正對觀眾而我是在她的後面,所以她在脫內褲的時候配合動作有彎腰什麼的我在後面就一覽無遺了,呵呵!艷舞完了一天的演出也就結束了,一般我跟阿輝都會去吃飯,大多數時候是吃燒烤喝點酒然後打車回市內,那時候還在市內住呢,演出完了到塘沽火車站拼車20一位回市內。

要是不回就找個洗浴,找個小姐聊聊,想玩了就幹一炮,不想玩了聊聊就睡了!一般我們去的最多是寶馬香車,因為那裡有個阿輝的相好的,每次去了他能打免費的炮,每次阿輝那個相好都能給我介紹個活比較不錯的,做個小保健偶爾也能打一炮,看大家的性質,洗浴那些做小保健的小姐有的也很飢渴就看你怎麼去挑逗了,每次我們去了都是小保健38簽2個,就能打一炮,也挺好玩的。

做了一段時間之後阿輝被人介紹去海天演出了,我還是偶爾的去幫忙,不同的只是場子換了而已,還有就是阿輝的出場費也漲了漲到150了呵呵,海天那時候是塘沽數一數二的洗浴,很多北京的人都開車去那裡玩,因為那裡物美價廉,全套198吹拉彈唱都有了,而且小姐數量多,我們在那演出的時候又一次我注意了一下大概有40- 50個小姐在金魚缸裡,那叫一個五光十色呀,去海天沒多長時間阿輝告訴我他在杭州道租房了,讓我過去一起住,我到了之後才知道房子是海天的一個小姐(叫她小麗)租的,他們倆好上了所以他搬過去了,那是一個2室一廳的房子我們每人一間,他倆一間我自己一間,小麗每天都去上班而我們就去演出,我們演出一般晚上11點左右就完了,小麗眼看值不值夜班,不值夜班的話1- 2點就可以回家了,偶爾她也會12點左右跟我們一起走,然後去吃點東西,完了回家,可能因為是小姐的關係吧,他們做愛反而不多,因為房間隔音不好連說什麼都能聽見,他們偶爾做一次愛,我這邊就跟現場直播一樣。

有一天一起吃飯小麗說:我們這樣做愛,你聽著多不好呀,要不這樣我把我的好姐們介紹給你,當個瞎巴(地方語言炮友的意思),沒事玩唄。

我當然說好了。過了沒兩天小麗把小雪領來家裡吃飯了,我一看還是個美女呢,身高160左右吧不過身材很好,那天穿的是一身白連絲襪都是白的,呵呵和我胃口因為兄弟我喜歡絲襪,看著絲襪雞巴就硬……不鹹不淡的吃了個飯,飯桌上小麗給介紹這是阿傑,阿輝的哥們,弄音響的大學生。

小雪低著頭一邊吃一邊說:「知道!經常看見他,帥哥,我們早就注意到了,比你家阿輝強,阿輝連點肉都沒有,跟小雞子是的,我們都說阿傑比阿輝好看,身材比較壯……

小麗一看有門:就說那你們倆好唄,反正你也沒人正好咱倆是姐們他倆是哥們,你也搬過來住吧。

我以為小雪會拒絕呢,畢竟第一次吃飯,連我都有點不好意思!可是人家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還說讓我明天跟她去拿行李,這就完了!當天晚上就跟我睡一個床了,但是什麼都沒做,連天都沒聊,沒做是因為她來例假了,小姐只有來例假才能休息,不聊天是因為不知道聊什麼,就這麼她趴在我身上就睡著了,早上醒來看著她的睡姿真的很可愛,如果她不是小姐,我真想讓她做我女朋友了,很恬靜很安逸很可愛……看著看著她醒了,上來就一句:你雞巴硬了!

當時我那個汗呀……就隨便說了一句:還不是你這個小妖精給弄得,本來沒多想,就是隨便說了一句,結果小雪說:我幫你弄出來吧,你是想用手呢還是用嘴呢!說著沒等我選就直接用手抓住我的弟弟開始上來套弄了,我說:那就用嘴巴」說著我自己脫了內褲,小雪直接張嘴就開始口,實話說技術真的不錯,加上早上晨勃比較硬,口了沒一會就有射的感覺了,我跟她說:「我想射了」我發誓我當時的意思真的是告訴她我想射了,沒想別的!

小雪直接說:射吧,直接射嘴裡吧!說完繼續口

說實話不是第一次射嘴裡了,但是這次感覺真的很好,射的過程中她一直在用舌頭輕輕地墊在龜頭下面,一股溫溫熱熱的感覺真的是很爽,不是單純的她張著嘴你射,那根射外面沒有區別,射完了我以為她會吐了,結果她又讓我驚訝了,她直接嚥了,給我來了一絕味道不錯。

我這個汗呀……起來沒事因為小麗去上班了。而我跟阿輝也是晚上才有演出。就一起幫小雪去拿行李,她家裡我們這不遠。打車10塊錢,在中國城附近,一進屋看到幾個人正在玩牌呢,3男1女,男的都挺帥,女的就有點一般了,一看就是那種不化妝不出門的人,在家穿個睡衣還是無袖的側面看見MM了,內褲是黑色的,坐在那幾個人玩牌九呢,我開始以為是小雪的朋友,也沒打招呼就是點了個頭,小雪自己進去跟那衣服,我跟阿輝看他們玩牌,玩的不大100鍋的,4個人玩一個是莊家,鍋裡100元,下家第一個50對門30底門20,2張牌比大小,莊家輸了要是全賠那就輪到下一個人坐莊也是100,要是莊家沒輸完還省錢,不管剩多少,都要有人直接開,上不封頂,當然莊家鍋裡超過200就可以鎖了,給下一個人坐莊,也不知道是哪裡的規矩不過看著挺有意思,就這麼看了一會小雪拿了個箱子出來了,也沒跟他們打招呼我們就走了,晚上小麗回來我們去吃飯,小雪去衛生間,阿輝問小麗那些人是誰,才知道那些男的是中國城的少爺,也就是我們所謂的鴨子,他們住在一起說白了就是合租,有需要了玩一下,反正他們不在乎,這也就是塘沽流行的什麼雞鴨戀,沒有結果的完全是為了打發時間,後來還知道裡面有個叫洪明的跟小雪說情侶不算情侶,說不算情侶吧又經常在一起,反正就是那麼個關係……

吃完了大家一起打一輛車去海天上班,小麗去換衣服小雪跟我們直接去準備節目,忙了的夜晚又開始了,安排好節目阿輝出去準備服裝什麼的了,因為海天的舞台比較大他們的音響室和演員的休息室是分開的一個在左一個在右中間隔著10多米的舞台呢,一般只有節目開始之前他們送伴奏的時候會過來打聲招呼,演出中間很少過來,這個時候的印象室就我和小雪,節目開始了沒什麼意思千篇一律的男歌女歌,二人轉,到海天又加了一檔特技魔術,方正沒什麼意思,下面的觀眾也都沒什麼興致,大家都在等著艷舞呢,小雪也看的無聊了,就在後面的沙發上玩手機上QQ,終於等到魔術完了,我換上艷舞的音樂,今天的女艷演出服特別性感,面上帶著羽毛面具,上身是黑色內衣外面是藍色的紗衣,下面是吊帶的黑色絲襪+ 紅色的高跟鞋,一出場下面就熱鬧了,又是口哨又是叫好的,看的我也血拔弩張,小弟弟直接翹了起來,這些聲音似乎打擾到了玩手機的小雪,小雪湊過來從小窗戶裡看了看,說:" 你們男人就喜歡這個,又不能幹有意思嗎?
說著她注意到我的雞巴挺了,就蹲在地上用手指點著我的小弟

弟問:「你喜歡她嗎?這麼大反應」

我把她抱起來放在腿上:「當然不是我又不認識她,只是她比較性感而已,那個男人看了性感的女人沒感覺呀!而且她今天穿的很性感!」

她用雙手扳這我的臉讓我看她說:「你是不是喜歡絲襪呀,我們上班的時候經常遇到喜歡絲襪的,問我們可以穿著絲襪玩嗎,可是我們一般上班都是不穿的,有時候我會放1- 2雙在手包裡,你說是不是喜歡!

我都感覺到我這時候有點臉紅,半開玩笑的說:「是呀,我比較喜歡絲襪,我喜歡性感的!」

小雪放開我的頭的說:「正好我也喜歡絲襪,我喜歡穿絲襪,以後就穿給你看,你喜歡什麼的我就穿什麼的,好不好!」

我有點失神,但馬上反應過來:「好呀,淡然好了,看到絲襪我雞巴就硬,你看現在就是呀!」說著我把牛仔褲的拉鏈拉開掏出憋得有點發紅的雞巴給她看。

小雪用手摸著,忽然抬頭問我:「你剛才是不是去尿尿了」

我說:「是呀,下午喝的啤酒,肯定要上廁所呀怎麼了」

小雪抬頭俏皮的看了我一眼說:「沒事,我喜歡你的味道」

說著就在音響室裡給我口了起來,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這麼瘋狂,一門之隔就有好幾十人在看艷舞,而我一邊看艷舞一邊享受著小雪的口交,這的太瘋狂了,沒有幾分鐘我就射了,射的很暢快,很徹底!

小雪擦了擦嘴邊的不知道是口水還是精液,問我:今天怎麼這麼快,是不是在這裡很刺激呀,呵呵我就喜歡刺激,喜歡這種感覺。阿傑你說我是不是有點變態呀?

我抱起小雪在我腿上說:「這不叫變態,這很正常,每個人的喜好都不同,我還喜歡絲襪呢,雖然這麼瘋狂的做愛還沒試過,但肯定不是變態,因為我也喜歡這種感覺。」

小雪抱著我的臉在親了一下:「老公你真好,我愛死你了!」

正說著阿輝進來了,說:「你們收斂點行不行呀,這還有人呢?」

我和小雪異口同聲的說:「我們沒把你當人,謝謝」跟小雪在一起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在一起都1個多月了,這段日子裡我們4個住在這個小房子裡過著貌似很性福的生活!每天晚上演出回來,這個小屋裡就充斥著叫床的生意,此起彼伏的!開始的時候小雪還有點害羞不好意思,但是漸漸的聽著裡面那麼肆無忌憚的,大家也就心照不宣了。呵呵!甚至有的時候我還會有意無意的跟阿輝比較下時間看誰做的時間長。在這裡小自豪一下,我贏得次數比較多!那時候哥們年輕呀,一夜七次郎不敢說,不過最荒唐的一次1天1夜做了15次,這是我至今的記錄。

白天沒事的時候我們會去洋貨逛逛,阿輝會去買個假zippo還有假的手表會去裝逼,我記得最清楚的是帝駝小王子他花了80買的,非要讓我也一起買一塊,當時看著好玩就買了,回家就送人了,現在想想真的很有意思!偶爾小麗和小雪上班的時候,我就會和阿輝兩人去洋貨那邊逛(別說我們為什麼總去洋貨,因為塘沽實在沒有什麼地方可去了),我會看到好看的衣服給小雪買點,偶爾送她1- 2件小禮物,每當這個時候小雪都很感動,其實都是不值錢的小玩意。布娃娃啦,錢包了,拖鞋了,等等,每次我沒這個回去之後當晚小雪做愛都會很瘋狂,很盡興,而且很容易高潮,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也不知道,就是每次我送她東西,她都特別渴望跟我做愛……

自從我給小雪買東西了,小麗也就纏著阿輝說你看人家阿傑總給小麗買東西,你也不給我買,每次這個時候阿輝都會說:行,行,行,要什麼都買。可是一次都沒買過,弄得後來我都不好意思再給小雪買了,即使在外面看到喜歡的給小雪買了,我也告訴小雪偷偷地別讓小麗知道了……

在海天做了2個多月的時候,因為朋友的一些關係,我們換場子去工農村的富祥做了,剛到哪的時候,還真有點不習慣,場子比海天小多了,不過那邊的小姐真不不錯,而且在演出的時候,小姐是站成一排,站在最後面看節目的,當然也有一些小姐會跟客人坐在一起,在哪裡揉揉捏捏的,慾火實在不行了就上樓去放一炮,爽完了在下來繼續看!剛去的時候因為害怕阿輝剛到哪裡沒人捧場,我就找了很多哥們晚上去哪裡玩,在阿輝唱歌的時候,點啤酒給送上去,氣氛以烘托就起來了,找4- 5個人沒人送個2- 3瓶,下面的客人就又跟著起哄的了,這麼找自己的人當托兒,做了4- 5次之後,就不怎麼需要了,因為哪裡的客人基本上都跟阿輝混熟了,每天都有幾個人在送,也就不用我們自己花錢了,畢竟10塊錢一瓶呢。

因為離開了海天,所以跟小麗和小雪在一起的時間就少了,每天我們演出5點多出門晚上如果不出去玩1- 2點回來,出去玩的話就沒點了,而小雪他們是每天2- 5點7點- 12點有的時候晚上12點之後還要值班,所以我們的時間正好錯開,雖然住在一起但是有的時候1周真的見不上2- 3次,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和阿輝玩上網絡泡妞,那一陣只要演出完就取網吧包夜,那時候還要很多聊天室呢163呀新郎呀QQ呀等等後半夜在網上的女的就沒有良家婦女,那時候我們經常半夜打車直接從塘沽往天津市內殺,到市內某個網吧接上人就找那種半夜的路邊攤,吃點烤串喝點啤酒,然後直接找賓館,開幹!!!

不過也不都是好事,記得一次我們半夜3點了,在163聊天室裡,刷屏喊:有出來喝酒的女嗎?……喊著喊著有個好像叫" 不想回家" 的跟我們說話,說無聊想一起玩會,當時我們一看有譜,直接問你在哪,告訴我們在大沽南路,我們直接衝出網吧,打車80直殺大沽南路,到了之後打電話,讓我們在一個洗浴門口等,等了半天過來一個小女。長的吧不好看也不難看,過來聊了一會,就跟我們說找個地方歇會吧,我們一看很直接嗎,就說過好呀,走吧!結果跟著她七走八走走到了一家很小很破的所謂茶座哪裡,要知道當時的時間已經上清晨4點多了,我們就問來這裡幹嘛,她說在這裡休息喝點茶,當時我就納悶了,誰大清早得到喝茶呀,那個時候托兒的概念還不是現在那麼人人皆知,當時沒有這個概念,但是本著我們是來大炮來的,直接賓館吧,結果那姐們一直在說,先坐會然後在去賓館,當時本來就困,她這麼說我就火了,就說:草,愛去不去,不去拉雞巴蛋倒,我們走了,說著我就拉著阿輝,攔了一輛車就直奔塘沽,到了家也6點多了找了個地吃早點的時候我們回憶這個事,才想起來有酒托呀什麼的這麼一回事,那時候才反應過來我們差點被騙了,真的很驚險呀。

那件事之後我們阿輝在網上泡小女的行為明顯少了很多,每天就這麼演出睡覺,我偶爾回家住兩天,就在一切都很平淡的時候,忽然有一天晚上演出完,阿輝很神秘的跟我說帶我去個地方。

我以為是哪裡呢,結果他把我帶到了跟我們住的地方隔這一條馬路的寶馬香車,那裡也是個洗浴,我就說他,你有病呀,媽的天天在洗浴演出,演完了還來洗碗玩,結果他跟我說等著有好事,我們草草沖了一下就上樓,直接跟小弟要單間,阿輝說了個號碼之後,小弟就出去了,一會就進來一個長的很清秀的小女孩,進來就抱著阿輝叫老公,我看傻了,這時阿輝跟那個小女孩(後來知道叫小華)說:這是我哥們阿傑,你給她找個漂亮的,說完小華就出去了,一會領了一個身材高挑的女的進來,目測估計有170左右,進來了就說這是我好姐妹小珠,怎麼樣老公這個夠漂亮吧。不是哥們咱自誇,那個時候哥還年輕,還真可以用帥來形容,小珠也不客氣一屁股就坐在我的床上了調戲上我了:大哥很帥嗎!怎麼樣今天出台嗎!

當時把我給驚了!雖然我知道在洗浴那種地方,像小雪那樣清純的不多,但是想這個小珠這麼豪爽的也真不是很多,在塘沽洗浴玩了這麼久,我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調戲了,當時弄得我半天沒說出話來,這可把阿輝給樂壞了,哥們笑得差點背過氣去,我這個鬱悶呀,我反應過來一把拉過小珠,她順勢倒我懷裡,我的魔爪就放在她得胸上就警告她:調戲我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呀!

結果人家小珠一張嘴親了我一口,又把我下了一跳,我想常出去玩的哥們都知道,小姐是從不跟客人接吻的,小珠給我來這麼一手弄得我還真被動,結果阿輝和小華又笑的差點背過氣去,我就這樣被這個小珠一晚上驚了2次,最後的結果我想就不用我說了吧,呵呵!我們什麼都沒幹小珠給我按了會,讓我揉了會胸,他們就走了,下樓結賬的時候,我見阿輝給小華買了3個鐘,小保健35一個鐘,我很納悶,但也沒說,結完帳出來,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他把小華幹了,結果我又驚了,大家在一個屋你怎麼幹的,他說就是在小珠給我按摩我趴哪裡睡了一會那陣,他跟小華蓋著被子,在被子裡把小華幹了,因為寶馬香車那個時候不能做大保健,所以他倆沒出聲,他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往後的事情呢阿輝跟小華越來越好,每次去他們都會在被子裡幹一炮,而我則繼續做小保健,不同的是小珠有的時候來有的時候就不來,我也無所謂,反正是陪阿輝來的,就這樣時間長了我擔心這事讓小麗知道,就跟他說準備怎麼辦,2個要誰呀,結果阿輝說2個都要,小麗會給他錢花他也不煩小麗而他也喜歡小華所以準備就這麼交著,我看他樂在其中,也就不好說什麼了,就勸他去在買個手機卡,用兩個號,那樣不容易出事,而我也不用夾在2個朋友之間為難了,樂得清靜當不知道,繼續跟小雪在一起,可是當我想這樣的時候卻發現小雪這邊出狀況了,她要回家了,好像是家裡出事了,要回去,可能不回來了,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還真的觸動了一下,雖然我一直把小雪當成一個炮友更適合一點,但是當她要走的時候,還是會難過,我問小雪:真的不回來了嗎?

小雪低著頭說:恩!估計不回來了,我一直跟家裡說在天津這邊上班,家裡最近給我說了個對象,前段時間我已經見過了,他們準備讓我回去結婚!

雖然以前多少知道一點是這個原因,但是聽見從小雪的嘴裡說出來是另一回事,我也不知道我怎麼說出的那句話,就說了一句:那祝你幸福!然後我就跟阿輝說,我準備回家一段時間,這邊的事你先頂著,有事你叫我!

說完我就下樓打車回家了,也沒有送小雪,也沒有告別,甚至沒有打一個電話,我跟小雪的故事就這麼結束了,呵呵是不是很假,但真的就是這麼回事!

小雪什麼時候走的我不知道,不過在我回家的第2個星期,阿輝給我打電話說出事了讓我趕緊回去,於是我跟家裡說了一聲,就往回走,到了之後見到阿輝問怎麼了,他跟我說不是他出事了,是二人轉x哥(這個人在塘沽二人轉做得很大,這裡就不透露人家的信息了)出事了,我聽了事情的原委之後才知道,這個X哥因為場子的事情跟一個人鬧了點矛盾,想找點人辦點事,我聽完就說沒問題,有什麼事就說吧,想怎麼弄就說,當天晚上演出完,我和阿輝就跟那個X哥做到了一起說這個事,本來我覺得沒什麼多大點事呀,找點人把那個人打了,要打成什麼樣X哥發話就行了,打的輕了完事X哥擺一桌大家吃點就完了,要是打得重了,人家報警了X哥出點錢讓哥們出去躲躲也就完了,就這麼點事!結果那個X哥說他不像打人,就是想找點人站在他後面給他撐撐面子,不用動手,嚇唬嚇唬那個人就行了,我聽完X哥說的我就不想管了,第一我跟你X哥並不是很熟,我是看在阿輝的面子上給你找人得,我他媽大老遠的找朋友過來之後,光讓人家跟你這裝小弟,完了還什麼表示都沒有,哪有這麼辦事的呀,哪怕你請大家馬路邊烤個串也是那意思,到時候吃不吃還不一定呢,誰也不缺你那點吃的,你的意思是我那些朋友帶人來了,沒動手!你也就不用掏錢了!真有點意思!當然當時我沒說什麼,就說了我回去看看!

讓他等我消息!送走了這個X哥,我就跟阿輝說你這是交的什麼人呀!有這麼玩人的嗎!還不少要人,讓幫忙找個10- 20個人,讓人家過來看看給你裝個小弟,你長臉了,讓人家該幹嘛幹嘛去,這事我真辦不出來,人家都是我朋友,能來幫你是情意!咱不帶這麼玩人的!阿輝也很為難,可是他跟我說這個X哥在塘沽有點實力,手裡的場子不少,幫了他以後對阿輝肯定有好處,總之阿輝跟我說了半天,意思就是幫他這個忙,草!弄得我上不來下不去的,後來實在沒辦法了,畢竟是哥們!就給家裡的朋友打了個電話,讓他帶10多個小孩來塘沽,給我幫個忙!事情的經過就不說了,反正我沒跟著去,丟人!拜託朋友跟著阿輝一起去了,聽說辦的還不錯,X哥說要請那些人吃飯,朋友沒吃直接給我打了個電話就回家了(後來我自己回家拿錢請了那幾個小兄弟喝了點,當然這都是後話了),這個事情算是過去了,我跟阿輝又恢復到了當初的那種生活,我依然還是經常陪著阿輝去寶馬香車,不同的是再回住的地方就是阿輝和小麗而我只有自己了通往內蒙錫林浩特市的客車上,我百無聊賴的望著車窗外呼嘯而過的風景。早上

匆匆的從天津趕往北京,現在又坐上了通往內蒙的客車。儘管很累但我卻感不到半分的睏意,視線裡已經滿是一片片的被綠色覆蓋的田野,而我的腦中閃現的確是一段段凌亂的記憶碎片。

這輛客車的終點是一個叫錫林浩特的地方,坐在我旁邊的是我的哥們兄弟阿輝還有他新交的女朋友丹丹,我們之所以坐在這個客車上的原因還要從前幾天說起。

大約有半個月的時間吧,那時候我們正在富祥洗浴演出,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來這裡玩的一個人胖哥(因為一些原因不能說太明白大家理解),他是來塘沽這邊接車(買車)順便看看陶瓷的,他在錫林浩特開了家洗浴,剛才看了阿輝的演出,所以問問我們有沒有考慮去他那邊演出,當然價錢好說,一晚上阿輝在上面演出,我都在台下跟這個胖哥討論去那邊演出的事情,畢竟錢是很有誘惑力的,胖哥跟我說,整個舞台都承包給我們,一天1800。在胖哥做的旁邊的那張床上我看到了一個女孩子(小艾),有點豐滿不過長得蠻不錯的,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很有社會經驗的女孩。

「你看!你們還有什麼要求嗎?」胖哥一邊看著台上的演出一邊跟我說。

「這個我要跟我的朋友商量一下」我隨口答了一句。

「呵呵,這樣吧我今天也累了,也這麼晚了,我就先回去了,這個是小艾你們留下電話,有什麼事你們直接她。」胖哥說著指了下小艾。

「嗯!好的!」說著我轉向小艾留下了她的電話「那我們就先走了,你們玩」說著胖哥帶著小艾就走了……

等阿輝演完我們在回家的車上我問他這個事情的一見到時候,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去哪不是掙錢呀!那都無所謂!」說著拿出手包裡的江山點了一支、「那好,那我明天就去跟小艾商量下具體的事情」

「那我們走了小麗怎麼辦?」我忽然想起了小雪「帶著一起去唄!她去哪不是做呀!再說了那邊也是洗浴還能照顧一下呢」說著阿輝給小麗打了個電話問下班了嗎,一起吃飯!

得到肯定答覆後,我們直接接上小麗去了我們經常去的那家燒烤店,當給小麗說要去內蒙的時候,小麗出奇的高興,而且表現的很興奮。

「我喜歡草原,早就想去那邊玩了,這下正好!」我要去草原上玩了,可能是阿輝也喝了點酒,就隨口說了一句「在草原打一炮怎麼樣」

我正準備讓他們收斂點的時候

小麗隨口一說「好呀!那肯定爽」

接著小麗笑嘻嘻的跟阿輝說「老公我們回家打炮吧!我想了」

「我操!你們倆有完沒完呀!當我不存在是嗎!走了趕緊回家,免得丟人」說著我起身去結賬。

正當我們準備打車回家的時候,小麗的電話響了,「喂!你媽逼的誰呀」

「哦!是英子呀!幹嘛我正準備跟我老公回家打炮呢!」

「什麼!打牌?幾個人呀!草我那給你找人去呀!」

說著小麗扭頭問我「要不咱玩會牌去,順便給你找個妞洩瀉火」

「我無所謂玩就玩唄」這個英子長的不錯,我早就惦記著呢,只是以前小雪在我不好意思!

「行你等著我們,一會就倒」說著小麗就告訴司機去某某小區拐了2個彎就到了她家住3樓,進去一看是個兩室一廳英子正在屋裡看電視呢。

「草你們怎麼才來呀,我都雞巴悶死了!」

「來!玩會牌!閒著無聊!」說著英子塔拉著拖鞋就下來了滿屋子找牌,「草!無聊不會找個少爺打炮呀」小麗他們都這麼開玩笑我們也習慣了「滾你媽蛋的!趕緊玩牌,玩完了在打炮!」

「正好!今天阿傑還單著呢,剛還想去洗浴呢,乾脆直接找你吧」

「好呀!168大保健!」我們阿輝聽著這兩個人在哪說話都愣了!

這也太那啥了吧!雖說小姐見多了,但是這麼直接還真有點不適應!咱是良家婦男呀!

說著幾個人就坐那玩上牌了,玩的是推牌九,100一鍋,一把清!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明白,反正我們這邊是這麼玩!

哪天不知道是英子點背還是哥們點好,我就拿出300塊錢來,一會我都贏了好幾天了,最厲害的一把我贏了英子4000多,因為是一把一清開骰之後剩下多少錢都要開骰,我記得我是剩了30,英子要開骰,結果姐們連開了3把都輸了,非要接著開,就這麼30- 60- 120- 240- 480- 960- 1920……,那一把就輸了4000多,完了英子又去屋裡拿了看厚度有5000- 6000吧接著玩!也真是邪門哪天全都贏,練不會玩牌的阿輝都贏了1000多,就是英子自己輸,玩到最後錢輸光了,還欠我3000多,看時間都早上4點多了,阿輝和小麗也困了,就說不玩了,倆人直接就去其中一間臥室說是去睡覺了,剩下我這挺尷尬的,不知道幹嘛!

「你找個地方睡吧,剩下的錢改天我取了給你」英子說著站了起來往廁所走,「算了吧!不用了你也輸了不少了」其實大家都知道賭桌上欠的帳離開桌子差不多也就黃了,那還不如做個人情呢!

「你真不要了!那多不好意思呀!要不我陪你幹一炮吧!」說著英子衝著我挑了挑眼睛!

「你也太貴了吧!不是168嗎怎麼現在變了!」

「呵呵!這不不是在場子裡嗎?」

我們倆正逗著呢,屋裡傳來了小麗的叫床聲了,這裡不得不說小麗的叫床聲震得很誘惑,不知道是有意的還是自然的,叫的還很有節奏!最要命的是這姐們做愛的時候還喜歡說話,什麼「草我呀」「老公使勁呀」「我愛你老公呀」讓人聽著確實血管怒張。

這時英子跟我比劃了下讓我小聲點,我們慢慢地走到他們的門口,英子輕輕一推,門開了一道縫,我們就看到阿輝正扛著小麗的腿玩命的頂呢,這時的小麗還穿著她那雙銀色的高跟鞋呢,上衣還穿著,下面裙子推到了腰上,絲襪直接撕了,這場面要多惹火又多誘惑,我站在英子後面看在哪看的津津有味的,我就從後面抱住英子你把手伸到英子的睡衣裡開始揉那對咪咪,揉了一會我剛把手伸到內褲裡,就摸了一手的水,這時英子轉過身直接蹲下就解我的褲子,解開直接就開始口,我這一邊看著裡面一邊被英子口著,一激動差點沒忍住,我趕緊把雞巴從英子嘴裡退出來,拉著英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把英子網上一推,讓影子趴在沙發上,從後面就開始幹,我還趴到英子耳邊一邊舔一邊說讓她小聲點,結果一開始幹,英子就開始叫,聲音一點不比小麗小,我一看得!!就這麼幹吧,可能也是比較激動吧,聽著裡面自己又幹著,估計也就10分鐘不到吧,就有射得感覺了,我就問英子

「射哪呀!」

英子說「射裡面吧,我吃藥了」

說完我加快了頻率,不一會一陣哆嗦,我射了!

英子直接就躺在了沙發上,我也累了拿旁邊的面巾紙,擦了擦小弟弟,又幫英子擦了擦,我也靠在英子身邊睡著了。

我醒來是被電話吵醒的,我一看是家裡的電話,說有事讓我回去,我想正好回家跟家裡說說去內蒙的事情,於是起來去衛生間沖了個澡,出來穿上衣服,去阿輝那屋,看見2人還在睡呢,小麗還保持著昨天的裝扮,不過高跟鞋脫了,我推醒了阿輝,跟他說我回家有事,我看看昨天贏得錢,一共是6000多,我抽了大概2000左右把剩下的都扔給阿輝。我出門的時候英子還在睡呢,就沒打擾她!

下了樓我才想起來,媽的昨天草英子沒帶套,這要是得個病可他媽的虧大了,越想我越怕,直接打車回家,問問沒什麼事,我就想去醫院檢查,可是不好意思去,就在那就結了好久,正在糾結要不要去檢查呢,電話響了,我一看是小艾,問我在哪呢,我說我在家,告訴她有事可以找阿輝,順便吧阿輝的電話給了她,讓他們先談。

處理完家裡的事情,跟家裡也說了說內蒙的情況,家裡的意見是,可以去看看,但要注意安全,在家吃完午飯,就打車回塘沽,車上給阿輝打了個電話,都下午1點多了,聽聲音哥們好像還沒起床呢,我跟他說我回來了,問他在哪,他告訴我在車站北路的某個酒店裡,我還跟他開玩笑說「草!你跟小麗還玩把情趣,不再家裡做,去酒店是吧!」

「算了!一會你到了跟你說吧,我先掛了!」阿輝好像有事,我正納悶呢,我忽然想起做天我給小艾阿輝的電話,今天阿輝沒在家睡,會不會……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