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女人的命運都取決於老天爺是否給了她一張漂亮臉蛋;如果臉蛋不好,那就要身材好。

如果臉蛋和身材都不好,那便……嘿嘿……

美麗就是成功者的通行證!

我叫雅菲,已婚,三十二歲,是某名校的英文科主任。

我的漂亮,是全校公認的;而我的魔鬼身材,也令大部份男教師與男學生暗地著迷。

當然,三十出頭就有此高薪厚職是必須付出代價的;這天傍晚,當大部份師生都離校後,我身穿貼身套裙,腳踏黑色高跟鞋,走進校長辦公室。

校長是個年近六十的男人。

「校長,這份文件,請你簽個字。」我如風扶的柳枝,一路搖晃著,搖進校長室。

校長正在大班椅上小休;其實,我知道他是在等我來的。

「嗯,你先放在桌上吧!」校長睜開眼睛,上下打量著我。

「一個月沒見,你的身材更豐滿了。」

「是嗎?也許這段時間經常去做gym的緣故吧!」我邊說邊笑瞇瞇地靠近校長。

「啊!好香!你抹了什麼香水?」

「是你從巴黎帶回來送給我的Fahrenheit Toilette嘛……」

我順勢坐在桌面上,兩條被肉色絲襪緊裹的修長美腿極不安分地凌空晃悠著。

「你這次到北京去作學術交流,有沒有襯機品嚐過神州美女呀?」我嗲聲嗲氣地問,同時踢掉了腳上的高跟鞋。

「沒有沒有!我心裡惦記著你,哪有心思去想別的?」

「我才不信呢!」我撅了撅小嘴,又伸探出一隻才穿5號半碼鞋的纖纖的玉足。

「連半個電話都沒有,你真沒良心!恐怕,連你這個小東西都不認識人家了吧?」我一邊說,一邊用柔軟的腳掌去揉摸校長的褲襠,校長的下身迅速暴脹。

「哦……你這隻小腳兒……可真要了我的命啊!」校長抓住我的另一隻腳,把玩著我那綿長勻稱的腳趾頭。

「很多女人的腳趾都很笨拙,但你卻與眾不同,看!又頎長,又柔軟,嘖嘖……」校長對我的誇獎,聽在耳中,令我喜在心頭。

「來來,快把絲襪脫了,讓我親親你的漂亮小腳兒。」校長急不及待地伸手來掀我的緊身裙。

「哎喲……不行……不行啦……」我輕輕地打了一下校長的「魔掌」。

「怎麼了?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嗎?」校長大失所望。

「好朋友今天沒來……」我咬著下嘴唇,臉色緋紅,眼睛裡水汪汪的,絕對是媚態撩人。

「哦?什麼沒來?」校長詫異地問。

「我……我今天只穿了絲襪……沒……沒穿內褲呀!」我當然不是大膽到真空上堂,只是在到校長室之前到洗手間將內褲除掉。

「原來是有備而來,那就更要好好地欣賞了!否則,豈不是辜負了你的一片心意?」校長哈哈大笑,又想來毛手毛腳,但卻被我阻止了。

「別急嘛!我還打算送你一個驚喜呢!你先閉上眼睛……」

「好吧,便聽你的。」校長笑著合起雙眼。

我先將校長室上了鎖,然後來到校長跟前,便開始將下身衣物脫下,包括絲襪與裙子。

「好了,可張開眼啦……」

校長緩緩地把眼睛睜開,之後,我相信他的眼睛再也合不上了。

「怎麼樣?好看嗎?」

我非常淫蕩地叉開雙腿,袒露著跟饅頭般飽滿豐隆的陰戶。

校長的眼珠瞪得如貓頭鷹一樣。

「你這淫娃!你……把毛刮掉了!」

「是呀……你上次不是嫌我的毛太多太濃嗎?」

「喜不喜歡?」我將上半身往後挨,要讓校長看得更加清楚。

「媽的!簡直太美了!像一件精雕細琢的工藝品!」校長淫叫著說。

「嘻嘻……你要是喜歡的話,就摸摸嘛……」我一邊眼波流動,一邊用纖細的手指以若有若無之力滑行在光潔無毛的陰阜上極富挑逗性地自摸著。

「哈哈!只有你能讓我這麼猴急!」校長見我這副淫賤的模樣,頓時慾火直冒三丈;他跳起身來,飛快地脫掉長褲和內褲。

「我等你也等了一個月,我也好想要嘛……」

「那你老公呢?他沒跟你做愛嗎?」

「你真討厭……他只是三分鐘快槍手,又怎及你?」我伸長雙手,勾住校長的脖子,將他勾到跟前,呼吸急促地說:「我心裡想的,便只有你嘛!」

「當真?」校長眉開眼笑,忍不住在我的白嫩臉蛋兒上狂吻。

此刻正值中午,斜陽穿透鵝黃色窗簾直射進來,將室內的氣氛渲染得十分曖昧。

校長赤裸著兩條毛茸茸的粗腿,像圓規似的叉開,分叉處豎起一根肉棒,雖不是很長,卻勝在又硬又粗,而且長得彎彎的,就像一柄彎刀。

校長將他暴烈的陽物壓在我鮮嫩陰唇上,如小孩拳頭般的龜頭已嵌在我早已淫水汪汪的肉穴入口處,但卻蓄勢不發。

我開始著急了,一邊扭擺著肥碩的雪白屁股,一邊嗲嗲地催促他說:「快…快擠進來吧!我裡面好癢好癢呀!」

校長笑瞇瞇地說:「我就是喜歡看你著急的樣子…想要我插進去嗎?那就求求我吧!」

「你好討厭啊!要人家求你……」我撒嬌地說。

「嘿嘿……獲得快樂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校長滿臉淫笑。

我有些不滿地撅起嘴兒說:「啊……我好難過!我求你了……你快點吧!」

校長卻搖頭:「不行,態度不夠誠懇,再懇切一點吧!」

我咬牙切齒地擰了校長一把:「你呀!就喜歡聽我說下流話……」

校長嘿嘿地涎著臉說:「沒錯,那些下流話從你這大美人兒的嘴裡說出來,簡直比音樂還好聽啊…」接著又對我施展手段,他對女人身體構造非常熟悉,很快地便找到女人敏感的位置。

他連看都不用看,龜頭一縮一挑,便挑開了我濕透的小陰唇。

「哎喲!」我激動地打了個冷顫,臉上呈現出痛苦的表情……校長頂中了我的要害-陰蒂!

我淒淒切切地叫喚了一聲,雙腿夾緊他說:「別折磨我了……求求你……」

校長不為所動,繼續折磨著我這以身體換取名與利的賤貨。

他的龜頭很大,所以頂撞的面積也較廣闊,這就使我更加地不堪忍受。

「啊!啊!」我拚命地搖頭,搖得黑髮凌亂:「求你快進來吧!」

校長笑道:「哈哈!還不夠下流,淫賤點!再說一遍。」

「哎……我的好老公……快用你又粗又大的狼牙棒,操爆我的肉洞!用你又濃又多的精漿,灌滿我的花蕊吧……啊!啊!」

我的話還沒說畢,校長便突然發難;他的下身就像一條入洞的毒蛇,哧溜一下,直沒及頸。

「媽的!操死你這紅杏出牆的賤女人!」

「哎喲!好舒服……」我的四肢跟籐蔓似的,死死地纏住了這老男人……

「天哪!太深了……你挺到我肚子裡去了!」我顫聲說道。

「怎麼樣?很充實了吧?」校長得意地說。

「嗯……」我輕輕地點點頭,同時提出進一步的要求:「來!親愛的!使勁…用力讓我痛快!」說罷我上半身往後一仰,平躺在大班台上,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高高舉起。

「嘿嘿。」校長卻不慌不忙,凶器在我陰道裡緩緩地抽動著,讓男根充分地享受女人肉洞綿軟潤滑;他是個很懂得控制節奏和火候的人。

他還不放過我美麗的小肉足,校長一把握住腳掌,按摩柔軟的腳心,並舔那些可愛的小腳趾頭。

「啊……啊……啊……」跟隨火熱鐵棒一次次的插入,我一聲聲地婉轉呻吟著。

「舒服嗎?」校長以整好暇地問。

「好舒服好舒服啊!親愛的,你呢?」我激動地翹起了已是口水淋漓的腳趾……

「你的屄好緊,我舒服得很。」

我雖有過千次的性交經驗,但肉屄還是很緊,而且有一股韌力,能死死地夾住男人。

校長正發揮自己超人的性能力,他的凶器又像暴脹了!而且每一下都頂撞到底。

「親愛的……我……我……我要來了!」此刻,我已被幹得下身痙攣、渾身肌肉繃緊,連額角都凸出了藍色血管。

「好!讓我來加把火!」校長開始加快抽插頻率。

「蓬!啪!蓬!啪!蓬!啪!蓬!啪!蓬!啪!蓬!啪!」這男人的大腿在強而有力地撞擊著我的屁股,卵袋狠狠地甩擊在我的嫩屁眼兒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我……我要死了……」隨著我歇斯底里的嘶叫,一股熱流從子宮花芯如噴泉般失控狂洩,直澆校長不斷狂刺的利器。

此刻,就算天塌下來,我也不管不顧了!我的血液就跟沸水一樣,嘩嘩地,在管道裡奔騰流淌……

我終於從昏天黑地中清醒過來,高潮過後的我臉色鮮艷,煥發著驚人的嬌媚。

「你好厲害,我被你操死啦!」我心滿意足,忍不住讚美這還用下體壓著我的男人。

「美人,你可舒服了,我卻還硬著呢,你說怎麼辦?」校長嘴角含著微笑問道。

「那你可繼續來嘛!人家又不是不給你……」我動情地撫摸著校長的臉龐;而校長深嵌於我美穴之中的充血肉棒「突突」地跳了兩跳……我就是喜歡這種感覺。

「來不及了,今晚校董會有個重要的晚局,一定要參加的。」

我撲哧一笑:「那怎麼辦?你總不能這麼硬著去呀。」

校長也笑道:「我不管,反正你得想辦法,幫我解決問題。」

我忽有所悟:「你是不是想我像上次那樣……」

校長臉上笑意更濃:「上一次你是怎麼做?」

「我都忘記了!」我嬌嗔道。

「親愛的,我想射在你的嘴裡,就像上次那樣!」校長終於忍耐不住,向我提出請求了。

我滿臉暈紅:「什麼射到嘴裡,你的話真難聽……」

校長笑道:「你看你?今天你的表現不及之前…快點兒吧!我真的是要趕去開會呢!」

「那你得先拔出來呀!你藏在裡面,叫我怎麼……」

於是校長果斷地撤出他那熱乎乎、濕漉漉的東西。

我欠起身子,小手兒一招「海底撈月」,一把將硬邦邦的肉柱拿住:「你好狠心呀!說走就走!」

校長原地不動,兩手叉腰:「你要是恨它的話,就一口咬掉它吧!」

我嘻嘻地笑著:「你真的不怕我把它咬下來?」

校長反問一句:「你捨得嗎?」

「呸!」我啐了一口,屁股往下一滑溜,順勢跪倒在校長的面前。

「說實話……」我星眸迷濛地仰視跟前的年紀可以當我父親的長輩。

「我還真捨不得……」此時我兩人四目交流,均覺情意綿綿不絕。

「菲,親我。」

「嗯……」我柔柔地答應了一聲,然後張開紅潤的嘴唇,吐出濕潤的舌頭;我先不著急去舔他的重要部位,而是從大腿內側開始,右手的拇指在校長的龜頭上畫圈兒。

「啊……啊……」校長急速地吸氣,體內的游精不斷地從龜頭頂部溢出。

「好老公……你出了好多汗啊……身上鹹鹹的……」我一邊含糊不清地說話,一邊舔那只皺巴巴的卵袋。

「啊……快……快點!出點力吸!」看來校長已是強弩之末了,身體開始振動著。

「要射了嗎?」我停止了所有動作,仰著脖子問道。

只見校長齜牙咧嘴地點頭。我隨即用手掌握緊那滑溜溜的肉棒,飛快地、來回地吸吮。

「要出來了!要出來了!」校長怒吼淫叫。

「唔……」我把頭髮一甩,把腦袋一低,把嘴巴一張,死死地咬住校長陽具的頂端。

我感到大蛇的大動脈「噗噗!」地狂跳著,然後口腔裡就充滿了黏滑的熱液……

我趕緊把濃精往肚子裡咽,剛咽完一大口,又來了一大口。

「他都快六十歲了,還能製造出這麼多的液體,真是不簡單啊!」我心裡驚歎!

這次偷情隨著校長激射後結束了。當我走出校長室時,更是有點衣衫不整,頭髮凌亂,腳步虛浮。

「絕不能讓任何人瞧見我的這副鬼樣子啊!」才這麼想,就迎面撞見教體育的張Sir。

「咦?Miss張,怎麼了?你面色好像不太好啊…」

「沒……沒什麼……」我支吾以對。

「哦……你是剛從校長室哪兒出來吧?」張Sir現出一個古怪的笑容。

女人的直覺告欣我他好像知道我和校長的秘密關係,我的臉騰地紅透了。

「你瞧你?也不收拾好了再出來……」張Sir壓低聲音,並取出一包紙巾,遞了一張給我。

「快把嘴角擦乾淨吧。」跟著便走向校長室。

天哪!原來我大意到沒有將嘴邊穢物清理乾淨!此刻我嚇得身子僵立,呆站當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