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小村莊裡有個婦人,名叫朱海燕。這婦人年剛三十,其夫張佳,外出經商。

朱海燕平日幹些農活,倒也勤快。就是有一件不好,那就是好賭,打骨牌,擲骰子什麼都會。

一旦有空,就和同村幾個婦人賭開了。這日,朱海燕吃完早飯,來到一個賭友家。

賭友家正忙著哪!四個人正圍坐在桌子旁打著骨牌呢。

朱海燕一看,有三個都是平日熟悉的賭友。

另一個是個小伙子,長得是一表人材,卻不認識。

主人見朱海燕來了,連忙招呼坐下,並對小伙子說:「趙漢,這位是朱海燕,我的好朋友,你們認識一下。」

趙漢放下手中的牌,上前施禮:「朱姐姐,小弟趙漢有禮了。」

朱海燕一見,邊忙還禮:「趙漢弟不需多禮。」

兩人都坐下,趙漢繼續打牌。

打了一圈,趙漢就主動下來,讓朱海燕上來打。

從這以後,朱海燕和趙漢就常在一起打牌。兩人很快就混熟了。

趙漢原來是鄰村的一個青年,年已二十,平日也喜歡打賭,尤其是和婦女們,正因如此,所以沒哪家女子敢嫁他,因此至今未婚。

一日,趙漢來到朱海燕家,家中只有朱海燕一人。兩人就坐下玩了回骰子。趙漢道:「我去叫幾個人來一起玩吧!」「不必了,我們玩不是挺好的嗎?」「我們只有兩人,朱姐姐就不怕別人說閒話嗎?」

「只要我們心中無鬼,別人就讓他說吧!」

「如果我心中有鬼呢?」「你,你心中有什麼鬼啊?」

「朱姐姐美麗動人,我怎能不心動。」「我真得美嗎,我一個三十來歲的人了,你哪能看上。」「朱姐姐啊,你不知道,女人就三十歲最美了,太年青了反而不懂事。」

朱海燕聽了,滿心歡喜。再瞧瞧眼前的年青人,英俊不凡,不由心動,滿臉通紅。趙漢見此,已知其意。「朱姐姐,我有點不舒服,你快扶我躺一回兒。」朱海燕把他扶進自己的臥房。

剛進臥房,趙漢就一把抱住朱海燕:「姐姐救命,姐姐救命。」朱海燕挺起胸膛,一雙鼓鼓的乳房聳起,趙漢情不自禁兩手抓住。

朱海燕見此,她假裝不知,乳房任他摸著,口中卻說:「趙漢弟,你這是為何?」趙漢雙手抱起朱海燕,把她放到床上。迅速解開她的衣服,一對又大又白的乳房挺立在胸膛上。

趙漢雙手抓住雙乳房輕輕地撫摸著。「啊!你這是為何?嗯--嗯--」趙漢口中說道:「姐姐救命,姐姐救命。」說完,伸出舌頭,舔著乳頭。朱海燕不禁發出陣陣的呻吟。

她的乳頭已變得很硬,豎立著。趙漢輪流吸吮著她的兩顆乳房,雙手慢慢地打開她的雙腿。他一撈她的內褲底部,陰戶早已氾濫成災了。趙漢的手指不停地摩擦著,揉搓著,淫水不斷地從底褲滲透出來。

他蹲了下去,從胸部一直吻到陰埠。順著光滑的大腿,他脫掉了她身上最後一件衣物,並把雙腳架在他的肩上。

朱海燕的陰毛不多,稀稀鬆鬆地,陰唇呈淺棕色,綠豆大的陰蒂紅潤欲滴。他開始舔她的大陰唇,指尖壓住陰蒂不停地轉圈。好吃,味道太好了!沒過多久,他滿臉都是淫水。

趙漢站起來,解開褲帶,褪下短褲,他抓住陰莖,龜頭不斷敲打她的陰唇。

「想不想爽啊?」 「不,你別這樣,不要啊。」她喘息著。

「有很久沒做了吧。」龜頭摩擦著陰唇。 「嗯…好弟弟,…快點進來吧。」

看著她的淫態,原先清秀的外表早已不見了。趙漢把龜頭抵在陰道口,慢慢地推了進去。

「啊……」他倆同時叫出聲來。真他媽的緊!又濕又滑又溫暖,像酷暑吃到冰棒,像嚴冬躲進被窩,趙漢恨不得把睪丸也插進去。 閉上眼睛,享受了一會兒這種奇妙的感覺,他開始由慢到快地抽動起來。

「舒不舒服?」

「嗯……」 「喜不喜歡這樣?」

「嗯……」

趙漢突然加快了節奏,身體重重地撞向她,睪丸有力地打擊著她的肛門。

「Oh……喜歡,……太愛了……,舒服……,慢……輕點……」她語無倫次。

「老公幹得爽,……還是我幹的爽?」趙漢降低了頻率。

「你……,好……」 「你公公幹過你嗎?」

「……,……」

趙漢又開始大力地抽插。「哦……!,……幹過,……偷偷地……」她閉著眼睛,滿臉漲地通紅,不知是羞愧還是高潮,額頭已經滲出汗滴,雙乳被撞地上下劇烈搖擺。「願意我們同時幹你嗎?」

「不!……!……不願意……」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陰道劇烈地收緊,淫水大量地湧出來,順著睪丸滴在地上。趙漢被她夾地實在太爽,精關失守,一股熱流從底部冒出來,順著陰莖從龜頭打了出去,直中她的子宮口頸。

「啊……,啊……」,她倆大叫著同時達到高潮!

她緊緊抱住他,他癱在她身上。她的陰道有規律地一夾一鬆。 從此以後,只要張佳外出經商,他們就常在一起通姦。

過了幾個月,張佳外出經商了,趙漢突然也沒了蹤跡。這可急壞了朱海燕,她左等右等,怎麼趙漢還沒來。

問問那幾個賭友,她們也不知道。朱海燕吃不香睡不甜,整日思念趙漢,打骨牌都沒心思了。有個賭友知其心意,特地跑到趙漢家,一打聽,原來趙漢到他的姑媽家去了。兩個月後才能回來。

朱海燕聽說後,稍稍放下一點心,卻也是秋眉不解。

好不容易過了這難熬的兩個月,趙漢終於回家了。朱海燕馬上備下一桌酒菜,約來幾個賭友,並讓一個賭友去請趙漢。趙漢喜洋洋地來了。一夥人坐下,推杯論盞,說些閒話。

只有這朱海燕和趙漢,兩人眉目傳情,恨不得早點抱在一起。眾人見此,都起身回家了。

趙漢與朱海燕進入了某旅社的一三八號房間時。他一關上門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那火熱的嘴唇。「唔…朱海燕也狂熱的反應他。

趙漢的手已經十分不安份的在朱海燕的全身上下探索著,而朱海燕的手也在趙漢的背部摩搓著。

趙漢幾下脫下朱海燕的衣服,朱海燕燕的兩隻堅挺、渾圓、雪白的乳房跳彈了出來,兩隻乳房地頂端就是兩粒如櫻桃的乳頭。看得趙漢愛不釋手的輕輕揉搓了起來。

但是趙漢似乎仍嫌不夠,就俯下頭去用嘴含住了櫻桃。接著,他又緩緩的吸吮著乳頭,再把舌尖舔弄著小燕的乳暈四周輕巧的打轉著。

朱海燕被他吸吮得一張櫻桃小口,忍不住嬌哼出聲︰「哼…唔…唔…」趙漢的手又緩緩游了下去,直到了那早已春潮氾濫的桃源洞口,他在芳草棲棲的洞口又一陣揉搓。

趙漢此時進一步的又把她的褲子給脫下來,趙漢又脫下自己的衣服,肉棍朝她的陰戶洞口,狠狠的頂進去。

朱海燕那濕淋淋的浪穴拚命的挺向肉棍迎合。噗吱…噗吱…小燕閉著雙眼浪叫道︰「唔…好舒服…這一下…我真的很舒服…哦…太痛快了…唔…」

趙漢看到朱海燕那付滿足的樣子,心中十分得意,如果女人不想要的,單方面弄起來就沒有意思了。 男人就喜歡看女人滿足的樣子。

趙漢心中一高興,更是使盡吃奶的力量加快速度抽插起來,把朱海燕抽的淫水如浪潮般的順屁股溝流下來。

趙漢下面的肉棍,死命的亂頂亂撞起來,把朱海燕整個人魂飛魄散,屁股直搖擺。

「唔…哦…爽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哦…寶貝…林…」

朱海燕浪叫連連。下體的肉洞被猛烈的抽插得十分舒暢。所以,她更覺得十分興奮。

趙漢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餘下,忽然改變了戰術。改使九淺一深的戰術吊她的胃口。沒幾下,朱海燕就嬌喘連連了。

因為,他的九淺一身一直在逗弄著朱海燕,所以朱海燕挺起下半身使肉洞盡量的挺高。

趙漢又一下子插了到底。

「哦…」

朱海燕嬌喘著說︰「唔…我這一下子…真的爽死了…我會活活的被你…弄死… 」「哦…別這樣…別這樣…逗人家…我好癢…請狠狠的用力插吧。」

趙漢並不理會她的要求,仍舊以九淺一深的戰術應敵。朱海燕此時真的全身騷癢難耐,忽然使力甩開雙腿,緊緊地勾住他上下起伏的臀部。

趙漢此時已不能抽得太高了。

朱海燕又口齒不清的浪叫道︰「趙漢弟…快…哎喲…我會死…我快要癢死了…我癢」

趙漢一見朱海燕的模樣、浪聲,就知道朱海燕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時候了 趙漢就猛烈的吸一口氣,再憋住呼吸,突然猛烈的抬起屁股,將肉棍拔出肉洞再猛烈的全根盡入。

「滋!」肉棍已全根沒入。

「呼…」朱海燕的滿足呼聲。

趙漢就奮起了全身的吃奶力氣,一會兒功夫,又已猛烈的抽插百餘下,插得她淫水直流。

朱海燕的淫水如黃河決堤般的傾洩而出,從屁股溝流到床單上,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

趙漢又將他那根肉棍,左衝、右刺把整個肉洞當水池,在裡面游來游去。

朱海燕忽然大叫︰「哦…哎喲…我的好…好趙漢…我太舒服了…我要洩…洩了… 」

趙漢一聽已到時候更是加緊抽插。

忽地趙漢猛的感覺到肉棍的前端的龜頭上,被一股熱流沖激到了,熱得使他全身舒暢。

趙漢一陣顫抖後就猛烈的射出大量的精液,朱海燕被林凱的又熱又強勁的精液沖得全身舒軟。

朱海燕一聲嬌呼︰「哦…好燙…」兩人就相擁著,昏昏沉沉的進入夢鄉。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老爸把龜頭插進女友下體
阿爸的情人
傻小子和俊媳婦
愛穿絲襪的舅媽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兒子的馬老爸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