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安求職記

多麼雄偉壯觀的建築啊,都趕上人民大會堂了,陸小安心中暗歎。望著門上熠熠閃光的國徽,門口進進出出的人群,心想再過幾個小時,我也將成為這裡的一分子了,滿腔豪情湧入,挺了挺胸,帶著無限憧憬走了進去。

陸小安是色城大學馬克思主義哲學專業的應屆畢業生,由他的專業可想而知,肯定是畢業即失業一族,好在他家在色城頗有門路,幫他謀到了一個來這裡面試的機會。

進了接待大廳,陸小安向前台小姐道明來意,不一會兒,大廳後面走出來一位艷光四射的御姐少婦,她一頭黑亮的秀髮盤在腦後,圓潤小巧的耳垂上的鑽石耳釘在燈光下發射著耀眼的光澤。

天鵝般修長白皙的勃頸上帶著一條白金項鏈,領口解開了三顆扣子,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膚,黑色的蕾絲胸罩邊緣清晰可見,拿著文件夾的手指修長柔軟,纖細的手腕上套著一隻皮表帶的古董機械表。

再往下看,修長的腰肢,短裙下肥美的圓臀,一雙被黑色絲襪緊緊包裹的修長美腿微微翹著,一雙小腳套在深棕色的小羊羔皮靴裡,邁著輕巧的步伐朝他走來。

陸小安正低頭貪看黑絲美腿,冷不防,胸口給拍了一下,接著手臂又被美婦捏了一把。『你就是陸小安吧,』

美婦瞇著眼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著陸小安,『儀表堂堂,好俊一小伙子啊。我是你的直屬上司,如果你能通過面試的話。你叫我娜姐就行了。』

『娜姐好。』

陸小安的臉上立刻堆起微笑。『我先帶你去見我們老大。』

娜姐領著陸小安出了接待大廳上二樓,走到樓梯拐角處時,又趁他不備,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記。

『我們老大是土星村人,從前當過村長,平時最喜歡我們叫他村長,顯示他的平易近人,你也叫他村長好了。』

娜姐邊走邊在陸小安耳邊吩咐,一隻空閒的手在陸小安身上也不知捅了多少下,摸了多少把。

走到一間大辦公室門口,一個穿西裝不打領帶,腳踩名牌耐克球鞋的瘦高個,正朝她們點頭哈腰地笑。『我說老蛇!』

娜姐衝著瘦高個嚷道:『你的事情我幫你解決就行了,幹嘛跑這裡來麻煩我們領導。快走快走,去我辦公室等著。』

瘦高個陪著笑走開了。

陸小安跟著娜姐進門,偌大一間辦公室分成裡外兩進,外面是一個小會議室,一排長桌,一圈椅子,娜姐領著陸小安徑直進了裡間,裡間靠著落地窗的地方是一張氣派的大辦公桌,辦公桌上插著一面國旗一面黨旗,桌後坐著一個四十開外的中年人,臉上坑坑窪窪書寫著歲月的滄桑。

中年人正在接電話,看見二人進門,努了努嘴,示意二人在旁邊的長沙發上落座。陸小安規規矩矩地坐下了半個屁股,娜姐則走到了中年人身後給他按摩肩膀和頭頸。『嗯,春運開始了,工作一定要抓緊。好,再見。』

中年人放下了電話。

『村長叔,他就是陸小安。』

娜姐說道,『我們這裡好久沒進帥小伙子了,你可一定要把他留下哦。』

『村長叔您好,我叫陸小安。』

『你叫我村長就行,我們這裡只有一個人能管我叫村長叔。村長SHU,村長SHU,怪不得賭球村長老輸。』

村長說道。

『簡歷帶來了麼?』

陸小安連忙從公文包裡拿出簡歷,恭恭敬敬遞上。娜姐走到他身前,一隻手接過簡歷,另一隻手趁機在他褲襠裡捏了一把。村長接過簡歷,隨手放在桌上,問道:『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什麼專業?』

『色城大學。馬克思主義哲學專業。我的在校成績是全優。』

『馬哲專業,夠冷的。』

村長嘀咕道,『學這個的不是有門路的去當官了,就是餓死了,跑這裡來的還真少見。』

陸小安心說,可不就是家裡還有點門路,以才能到這裡來的麼,嘴上卻只是陪著笑了兩聲。

『我們這裡可是幹實際工作的,光會耍嘴皮子~~咳,咳。』

村長咳嗽了兩聲,原來娜姐給他捶背時在他背上狠狠敲了兩下。『我在學校就比較注意理論和實踐的結合,』

陸小安又遞過一份文件,『這是我的畢業論文,請村長您過目。』

村長接過論文,題目是『拒絕破碎的命運~~論馬克思主義哲學在河蟹社會拯救腐爛的心建設新世界』

,一目十行地掃了一遍,說道:『嗯,不錯,理論功底很紮實,話說我們這裡也的確需要一個筆下來得的秀才。我這裡算是通過了,下面幾位部門主管還要對你進行面試,希望你能夠順利過關。』

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娜姐的手,『娜娜,人你帶走吧。』

娜娜的辦公室就在村長辦公室旁邊,同樣裡外兩進,只是沒有那麼大,一進門,娜娜關門上鎖,招呼陸小安入座,慇勤地給他倒水,忙碌了半天才在辦公桌後坐下,拿起陸小安的履歷和論文裝模作樣地看了起來。

『小安,你過來看看,這段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姐姐會討厭弟弟?』

娜娜隨意在論文中挑了一段,裝作不解的樣子問道。陸小安走到辦公桌旁,娜娜見他走近,輕輕一推手邊的文件夾。文件夾緊挨著放在桌邊的水杯,一推之下,把水杯打翻,茶水濺了陸小安一身。

『哎呀,真不好意思。』

娜娜從椅子上跳起來,扯出一張紙巾,在陸小安的衣襟下擺和褲子上一陣亂擦。『都濕透了,還是脫下來放暖氣片上烤烤吧。走,上裡屋。』

娜娜不由分說,推搡著半推半就的陸小安進了裡屋,關門上鎖,屋裡很快傳來窸窸窣窣脫衣服的聲音。

『小安,你的身材真好,腹肌都有六大塊。』

『呃,謝謝。』

『小安你冷不冷?姐把暖氣開大點吧。』

『呃,不用了吧。。』

『好熱。。』

『娜姐,你別。。。』

『這樣舒服多了~小安,你怎麼流鼻血了?快擦擦。。』

『呃,我,我沒事。』

『呀,你的內褲也濕了,一起脫下來吧。』

『不用不用。。』

『小安你的小弟弟真大,你看姐一個手都握不住。』

『不,不要。。』

『小安你這個壞東西,小弟弟這麼快就硬了。哇,還在長,不肯停了。』

『。。。』

『小安你真壞,把姐的內褲也弄濕了,脫下來一起烤烤吧。』

『小安,看你臉上燒的,溫度比暖氣片都高,就放你臉上烤烤吧~~』

『舒不舒服?姐的手上功夫好不好?』

『別磨磨蹭蹭的了,快來啊。』

『對,就這樣,你這個小壞蛋,是不是存心吊姐的胃口啊,快點~~』

『OH,YES~~』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作者按:此處。。。讀者:此處無刪節。我們都知道的,就是十四下。》

陸小安:呸呸,你才十四下,我又不是那個金。。《作者:小安你閉嘴。呃,此處刪節N千字。》一個多小時以後,裡間的門打開了,陸小安的腦袋伸了出來,探頭探腦四下看看沒人,這才長舒一口氣,走了出來。

沒一會兒,娜娜也走了出來,衣衫不整,雲鬢散亂,眼圈發黑,嘴唇紅一塊白一塊。『都是你給鬧的,』

娜娜對陸小安嗔道:『姐去趟洗手間,你在這裡先盯著,要是有人來辦公,你就幫我打發了。』

『打發?怎麼打發?』

『隨便怎麼打發。』

娜娜一面掏出粉盒照鏡子,一面不經意地說道:『來這裡的都是求咱們的,隨你怎麼打發都成,只要什麼都別答應。反正以後這也是你的工作。』

說完扔下陸小安,逕自走了。

陸小安轉到辦公桌後,在大皮椅上坐下,心想大領導貌似對我挺滿意,又把頂頭上司哄得開開心心爽歪歪,看來這份工作沒跑了。正得意間,門口走進一人,瘦瘦高高的,正是先前在走廊上遇見的那個老蛇。『您。。早,請問娜姐在嗎?』

老蛇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現在不在,有事你跟我說,現在這裡我說了算。』

陸小安豪氣沖天地說道。『您。。貴姓?』

老蛇嚇了一跳,心想這裡換主人了?不過剛才走廊上看到這小子跟娜娜走在一起,倒也不疑有它。

『我姓陸,』

陸小安迅速進入角色,『你到底有什麼事?』

『也沒什麼大事,我就是來看看,我的黃金杵會所的營業執照批下來沒有?』

『這事很難辦。』

陸小安無師自通,『也不是不能辦,得看怎麼辦。』

『我跟娜姐。。。』

『娜姐是娜姐,我是我。』

陸小安不客氣地打斷他,『沒事你請回吧,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

我是送了一張會所的永遠免費VIP貴賓卡才搞定娜娜的,不過送這小子貴賓卡不合適,老蛇心下盤算,看這小子像個愣頭青,還是乾脆點吧。老蛇計議停當,直接掏出一疊綠油油的紙鈔,放到了陸小安的面前。陸小安看著鈔票上的偉人頭像嚥了口唾沫,毫不客氣地塞進了自己的小皮包裡。

『您的事啊,』

剛要大包大攬,突然想起娜娜臨走時,囑咐自己什麼都別答應的話,『很是易辦,我跟娜姐會幫你的。』

老蛇倒也乾脆,不再多說,衝他笑了笑,告辭出了辦公室。還沒正式上任就有大筆外快進賬,這工作真好,陸小安心裡美滋滋的。

正在胡思亂想中,卻聽見門口傳來一個嬌滴滴怯生生的聲音:『大哥,請問。。。』

陸小安抬頭一看,門口站著一名妙齡少女,頭髮攏在一起,在腦後隨隨便便紮了個馬尾,清秀的臉上不施脂粉,身穿一襲銀灰色格子絨布連衣裙,裙擺過膝,遮住了小腿,只露出一雙米黃色半高跟絨毛靴,靴幫上隱約可見掛著一隻絨毛卡通小熊的飾件。

『快請進,』

陸小安站起身來,走到門口拉起少女的手,到沙發前一起坐下,『你叫啥名字?有什麼事?跟你小安哥說。』

『我叫左嬌嬌。』

少女輕輕掙脫陸小安的手,稍稍往外挪了一下,『我和我爹在土星村俱樂部對門開了個小吃店賣豆腐為生。那天,幾個流氓風的手下,說我們沒交保護費,把我們的店給砸了,我爹也給他們打傷了。』

陸小安知道左嬌嬌所說的流氓風,是色城當地的一個土匪惡霸黑社會頭子,手下有一幫子流氓,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普通人提起流氓風,無不又恨又怕。不過陸小安現在可不是普通人了,身後有人民專政的鐵拳撐腰,不管他是什麼風,都能一拳KO。

陸小安固執地再次握住左嬌嬌的手,斬釘截鐵地說道:『妹子你放心,有你小安哥在,一定能為你討還公道。』

左嬌嬌喜出望外,剛道了聲謝,卻聽得陸小安接著說道:『你該怎麼謝謝你小安哥啊?』

左嬌嬌支吾道:『那你說,該怎麼謝?』

『我去你店裡吃豆腐,怎麼也要給我打個折吧?』

『那是一定的。』

左嬌嬌喜道。『嗯,我就愛吃你的豆腐。』

陸小安說著,一隻手環到左嬌嬌的身後,摟住她的腰肢,上下摩挲著,左嬌嬌稍稍掙扎了一下,便不做抵抗,俏臉漲得通紅,低著頭任由陸小安上下其手。

陸小安大喜,手上用力,把左嬌嬌摟進懷裡,使出抓乳龍爪手,肆意輕薄。左嬌嬌看上去體態輕盈,胸脯卻出乎意料的豐滿挺拔。陸小安慾火中燒,低下頭嘟起嘴在左嬌嬌的嘴唇上、臉頰上不停亂啃,一隻手襲胸,一隻手往下直奔左嬌嬌的下身。左嬌嬌臉上胸前,任由陸小安胡為,雙手卻牢牢護著下身不讓碰,守住最後一道防線,沒有讓陸小安的鹹豬手得逞。

陸小安有些意興闌珊,只覺得褲襠內漲得難受,他拉開褲子拉鏈,釋放出早就按捺不住的大雞巴,『今天天氣乾燥,暖氣又燒得太暖,哥熱得快受不了了,妹子你幫哥按摩按摩。』

說著拉起左嬌嬌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雞巴上。

左嬌嬌冰冷的小手,握住陸小安滾燙的大雞巴,略微遲疑了一下,就生澀地上下套弄了起來,陸小安舒服得喘了幾口氣,又嫌一隻手不過癮,拉起左嬌嬌的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蛋蛋上,左嬌嬌一隻手套弄著大雞巴JJ,一隻手揉搓著蛋蛋,動作越來越嫻熟,陸小安覺得自己舒服得快要飛起來了。

他意猶未盡地看了看左嬌嬌紅撲撲的臉蛋,說:『你的小嘴真可愛,給哥吹吹簫吧。』

左嬌嬌遲疑片刻,紅著臉囁嚅道:『我就幫你舔幾下,你可不要再出什麼妖蛾子了?』

『那當然。』

陸小安滿口答應。左嬌嬌俯下身子,櫻桃小嘴一張,把陸小安的大雞巴的頂端吞進嘴裡,還有一大半露在外面的軀幹,仍舊用手握著。

陸小安覺得雞巴的上半截被溫暖濕潤的小嘴包裹著,下半截被涼爽乾燥的小手緊握著,冰火兩重天,似乎整個身子都舒服得在天上飛。左嬌嬌的舌頭在陸小安的雞巴頂端打了幾個轉,嘴唇包住雞巴吸吮了幾下,張開小嘴,想把雞巴吐出去。

陸小安卻不容她脫逃,伸手按住她的腦袋,猛地往下一壓,左嬌嬌猝不及防,雞巴的頂端一下子戳到了她的喉嚨深處,嗆得她連聲咳嗽,可喉嚨被堵住了咳不出來,胃裡翻江倒海,好不容易才抑制住了嘔吐的衝動,兩行眼淚卻控制不住地奪眶而出。

陸小安獸性大發,毫無憐香惜玉之心,一手按住左嬌嬌的腰肢不讓她動彈,一手揪住她的馬尾巴配合自己的雞巴來回抽動。左嬌嬌只覺得大雞巴在嘴裡不停戳刺,像是要把喉嚨刺穿,陸小安的身體不停撞擊著她的腦袋,空中揮舞著的兩隻流星錘不停抽打著她的臉頰。

左嬌嬌直翻白眼,神智逐漸模糊,覺得自己不是被他撞昏,就是要被他嗆死,兩隻小手徒勞地捶打著陸小安的大腿,拚命扭動身體卻被陸小安牢牢按住,雙腳在半空中亂踢,活像一條砧板上的魚,所幸的是,陸小安在劇烈的快感襲擊下也沒能堅持多久,大叫一聲,一注濃精射入了左嬌嬌的口中。無視左嬌嬌的嗚咽和劇烈掙扎,滴盡餘瀝,這才戀戀不捨地放開了左嬌嬌。

左嬌嬌拿了張紙巾吐出嘴裡的精液,又乾嘔了好一陣,這才緩過氣來,杏目圓睜,惡狠狠地盯著陸小安。『呵呵,好妹子!』

陸小安打了個哈哈,『你小安哥答應你的事~~』

他一肚子搪塞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就被左嬌嬌打斷了。左嬌嬌瞪了一眼陸小安,丟下一句:『姓陸的,你等著瞧!』

,一跺腳轉身走了,臉上還帶著兩道淚痕。

陸小安有些奇怪地撓了撓腦袋,想不明白也就不多想了,剛拉上褲子,補妝完畢的娜娜重又容光煥發的出現在他眼前。『剛才那個女孩怎麼哭著出去了?』

娜娜一臉狐疑,『你把她怎麼了?』

『沒怎麼,』

陸小安毫不遲疑地回答道,『她求我辦事,我沒答應她。她就哭,我還是沒答應,她就走了。』

『這樣啊?你還挺堅守原則的嘛。』

『那當然,娜姐的吩咐就是最高原則。』

『呵呵,我帶你去見花主任,這老傢伙最是財迷,你只要許給他點好處,肯定能順利通過。』

娜娜把陸小安帶到走廊盡頭的一間辦公室,進門打了個招呼,就匆匆走了。

花主任三十多歲年紀,戴著一副金絲眼鏡,肥碩的胸前佩戴著一枚牛逼閃閃的勳章,看上去文質彬彬的花主任,她只是盯著陸小安看,既不打招呼,也不請他坐下。陸小安有些尷尬地鞠了個躬,剛要自我介紹,卻見花主任朝他攤開了一隻手掌,嘴裡說道:『拿來。』

陸小安答應一聲,拿出簡歷遞了過去。

花主任不接,仍舊攤著手掌說道:『我這個人最是正直公道,一分錢一分貨。你給我多少錢的好處,我給你說多少錢的好話,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陸小安沒想到他這麼直接,楞了一下,下意識地打開了皮包,裡面有老蛇剛送他的一疊綠鈔。花主任動作如電,從陸小安手中搶過皮包,往桌下一塞,頃刻間皮包無影無蹤。

陸小安一時反應不過來,傻乎乎地問道:『您知道裡面有多少?』

花主任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和顏悅色、諄諄善誘地說道:『小安啊,幹我們這一行的,就要有一雙鷹一樣的眼睛,只要掃一眼,就能判別出對方送你的東西價值幾何。你還要好好學習啊~~好了,我這裡的面試你通過了,你放心,我會在村長那裡為你說好話的。』

陸小安正要道謝,卻聽到門口一陣喧嘩,接著框噹一聲響,房門被人踹開,緊接著一條彪形大漢嘴裡罵罵咧咧地闖了進來。『是哪個癟犢子玩意兒封了老子的大眼睛夜總會?』

彪形大漢圓圓的臉上留著絡腮鬍子,威勢逼人,只見他圓睜雙目,戟指怒喝:『姓花的,是不是你幹的?』

『飛哥你別激動,你聽我解釋。』

花主任惶恐地站起身來,把手搖得跟風車似的。『解釋你個球,老子先打你個生活不能自理。』

彪形大漢怒吼一聲,作勢要衝上來打人。『飛哥你聽我說,這件事,嗯!』

花主任指了指身邊的陸小安,『這件事是小陸主任經手的,你跟他慢慢商量,不要傷了和氣。』

轉身悄聲對陸小安說:『小安,組織上考驗你的時候到了。飛哥是流氓風最鐵的兄弟,得罪不得,你跟他好好談談,想法把他糊弄走,這就算是你的面試考題了。』

說完小心翼翼地從彪形大漢身邊繞過,一溜煙跑沒影了。

陸小安看著眼前的彪形大漢,只見他一臉虯髯似乎根根豎起,活像一頭雄獅正要向自己撲來,不禁雙腿一軟,噗通一下坐倒在地上。花主任出了辦公室,把門拉上,躲在門背後側著耳朵偷聽屋內的動靜,沒過一會兒,身後傳來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腳步聲,回頭一看,是娜娜來了。

花主任指了指屋內,示意娜娜小聲,娜娜會意,湊過來低聲問道:『裡面進行得怎麼樣了?沒出什麼意外吧?』

『一切正常!』

花主任小聲答道:『肉肉正在大發虎威呢。』

門內隱隱傳來大漢的聲音:『過來。。趴這兒。。屁股翹高。。。』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

劈啪聲伴隨著陸小安的慘叫聲傳了出來,花主任聽不下去了,焦急地說道:『肉肉怎麼玩真的啊,瞧把人打的。』

說著就要推門進去,卻被娜娜一把拉住。娜娜在他耳邊嘀嘀咕咕說了幾句,花主任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說肉肉怎麼火氣那麼大呢。這陸小安看上去挺老實的,沒想到還真是個人才,嘿嘿。』

『這小子真不地道。』

娜娜悻然道:『我還以為先前已經把他吸乾了呢,沒想到這個小淫賊還有這麼多存貨。』

門內的劈啪聲和慘叫聲接著傳來,娜娜聽了一會兒開始站立不安,正猶豫著要不要衝進去時,門內的聲音停止了。

沒過一會兒門開了,大漢走了出來。『老花,娜娜,讓你們見笑了!』

他的心情似乎已經陰轉晴了,『晚上,掛金燈娛樂城,我請客。』

『怎麼能讓你破費呢?』

花主任指了指門內,試探道:『是不是該讓這小子請客啊?』

大漢一愣,隨即點頭笑道:『對對對,這小子不錯,該讓他請客。你說是吧,娜娜?』

『我只管帶著嘴去吃,』

娜娜撇清道:『你們誰請客我才不管呢。』

『哈哈,那我們先走了,你慢慢過來。』

說著和花主任一起走開了。娜娜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兒才推門進去,只見陸小安站在屋子中間,神定氣閒,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你沒事吧?』

娜娜關切地問道:『剛才那人,他走了嗎。。。他走了嗎?』

『那個黑社會流氓啊!』

陸小安輕蔑地揮了揮手,『我對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臨之以威,把他趕跑了。』

娜娜強忍住笑,說道:『那快去村長那兒吧,他在等你。』

『嗯。』

『你怎麼走路一瘸一拐的?』

『沒事,被那傢伙踢了一腳,我不跟那粗人一般見識。』

陸小安跟著娜娜回到村長辦公室,進門一看,村長坐在外間的會議桌頂端,他的左手邊坐著花主任,花主任下面居然是給自己塞錢的老蛇,右手邊卻是那個叫做飛哥的虯髯大漢,他懷裡摟著一個身材惹火的妙齡女郎,正在他她耳邊喁喁細語。

陸小安忍不住多看那女郎一眼,沒想到被她狠狠瞪了回來,陸小安嚇了一跳,赫然發現這個女郎竟然是被自己弄哭了的左嬌嬌,雖說女大十八變,可她從豆蔻少女一下子變成了花信少婦,變得也太快了些。

娜娜看出了他眼中的惶惑,在他耳邊小聲解釋:『飛哥大名叫岳小飛,外號肉肉,你別看他凶霸霸的,其實人很好的,以後混熟了,你也叫他肉肉就行,他是左嬌嬌的老公。』

見所有人都到齊了,村長宣佈開會,嚴肅地說道:『在座各位,剛才都用各自的方式,對陸小安同志進行了面試,現在談談面試後的想法吧。』

說著打開面前的筆記本,『娜娜,你先說。』

『陸小安這個年輕人聰明伶俐,說起瞎話隨口就來,口蜜腹劍嘴巴特甜,相貌英俊一表人材,對提升我們單位的形像很有幫助,勤快能幹,活力四射,床上功夫一流。』

『唔。』

村長面無表情,提筆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其實他什麼都沒記,只在本子上隨手畫了兩隻蝴蝶,記筆記是做給下屬看的,讓他們對自己多些敬畏。『老蛇,你說說。』

村長繼續點名。『這小伙子我喜歡,』

老蛇說道:『按事先說好的計劃,我給他塞錢,他眼都不眨一下立刻笑納了,收完錢以後翻臉比翻書還快,也不說給我辦事,立刻要趕我走。心黑手狠臉皮夠厚,將來肯定能成大器。』

『嗯。』

村長面沉似水,又在筆記本上畫了只大雁,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小安,老蛇給你的錢是公款,待會兒別忘了交回財務那裡去。』

陸小安大急,心想這錢早就拿給花主任了,還賠上我一個真皮皮包。

剛要說話,花主任出聲為他解圍了:『給出去了的錢就用不著收回了吧。年底快到了,我看這筆錢就算給小安的年終獎金吧。』

『還沒正式錄取就發年終獎金?』

村長一邊畫畫一邊說,『看來花主任你對他也很滿意?』

『那是當然。』

花主任沖陸小安眨眨眼,侃侃而談。

『我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正直的年輕人。他一進門,我就衝他索賄,軟硬兼施威脅利誘,可他卻就是不給,毫不動搖,絕不妥協。總書記說,年輕幹部要培養浩然正氣,我在小安身上就看到了這種正氣。總書記還說~~blahblah,blahblah~~』

把陸小安足足誇了十幾分鐘。

『唔唔。』

花主任的長篇大論足夠村長在筆記本上畫了頭老牛,『把他誇成了一朵花,也不知道收了他多少錢,肯定不會少。』

村長心裡嘀咕,臉上笑瞇瞇的,把視線投向了右邊的兩位。

『這人討厭,說好只用手的,卻得寸進尺欺負人,毫無做人的底線,太無賴了。』

左嬌嬌果然還不肯放過陸小安。『那件事就算了吧,不要再提了。』

村長合上筆記本,揮手驅散左嬌嬌的不快,『他佔了你的便宜,你們家肉肉已經教訓過他了,我看就兩清了。有什麼賬,你們以後3P的時候慢慢再算。肉肉,你什麼意見呢?』

肉肉拉起左嬌嬌的手,撫慰似的拍著,嘴裡說道:『小安不錯,能屈能伸大丈夫,我還沒動粗就趴下了。以後碰到突發事件時,肯定能保護自己吃不了虧。還有啊,他的菊花挺緊的,我喜歡。』

『看來大家對他都很滿意?還有沒有不同意見呢?』

村長環視一圈,見沒人說話,於是鄭重地對陸小安說道:『陸小安同志,通過今天的面試,我們一致認為你就是我們目前需要的人才,如果你本人沒有異議的話,我代表國家,代表組織,代表在座諸位,歡迎你加入我們色城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大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少婦無奈的出軌
清純玉女菲菲
女神的最後請求
外拍遭迷姦
他把她弄到高潮後就把精液射到另一個女人的小嫩穴裡
處長的老婆
屈辱的女友
第一次見到表嫂
4個女大學生慘遭輪姦
在學姐的婚禮上玩3P

熱門小說:
迷姦我可愛的妹妹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