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蕾是我的知心好友。我們之間幾乎無所不談,從生活點滴到暗戀的對象,甚至自慰的技巧,我們都會彼此交換心得,因此,我們也都知道對方的一些小秘密。

認識筱蕾是在高中的時候,當時我們是同班同學,家又住的近,每天早上一起上學,下午一起回家,自然培養出濃厚的友誼。大學以後雖然上了不同的學校,但還是繼續保持聯絡,偶爾聚在一起聊聊天,談談心事,感情比親姊妹還要好。

在「性」方面的觀念,筱蕾並不像人家這麼淫蕩,不過她的性生活在某方面而言,比我更不被傳統的道德觀念所接受,因為……筱蕾和她的父親亂倫。

筱蕾的母親在我認識她之前就已經過世了,而筱蕾又是獨生女,從小就跟父親相依為命。

當女兒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心愛的妻子又不在身旁,我似乎有點可以體會伯父的心態。更何況筱蕾可算是一個相當漂亮的女孩子,……她有著標緻的五官,尤其是那雙大眼睛,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

她的身材和娟娟比起來雖然略為嬌小,但胸部卻比人家的還豐滿,這樣的一個女孩,恐怕每個男人看了都會心動吧!

事實上追求筱蕾的男孩子也不少,不過我知道筱蕾深愛著他的父親,雖然她也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卻又無法拒絕父親的感情,經常在矛盾之中猶豫不決,最後還是選擇了繼續錯下去。

我很清楚筱蕾對感情執著的個性,所以也沒有多費唇舌去勸她。況且,我和筱蕾比起來又好得到那裡去,年紀輕輕的性經驗就比別人多……,當然,人家自己是不會覺得怎麼樣啦,只是有不少人都還不能接受娟娟這樣的行為罷了。(不過我可沒有和自己的父親或哥哥有亂倫的行為喔!讓一些讀者失望了吧……。)

筱蕾也知道許多娟娟的小秘密,她知道人家不太常穿內褲,還常常開我玩笑,趁著四下無人就把手深入我的短裙內挑逗我的私處,當然偶爾我也會「反擊」,把筱蕾的內褲脫下來,不讓她穿回去。

我不是同性戀,但我很喜歡筱蕾,尤其喜歡看她紅著臉頰害羞的樣子,所以經常用身體開她的玩笑,像是摸摸她的胸部,捏捏她的屁股,有時候還做更「過火」的事……。

有一天晚上我到筱蕾她家去和她聊天,兩個小女生在臥房裡一聊就是好幾個鐘頭,而且還越聊越開心,這時候筱蕾就故意開玩笑逗我。

「嗯,娟娟你今天又穿這麼短的裙子,是怕別人不知道你沒穿內褲是嗎?」

「哪有啊!是你自己偷看人家的,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穿那麼緊的T恤,是怕別人不知道你的胸部大是嗎?」

「人家只是有點大而已啊,你的乳頭才又圓又挺呢!」

她一邊用言語分散我的注意力,一邊已經用手攻進我的短裙內了。

「好啊!筱蕾你又偷摸人家,看人家怎麼對付你!」

其實筱蕾今天穿的裙子也很短,我撲過去想要把她的內褲扯下來。

「呀!女色狼啊!」

她一邊笑一邊要阻止我。

「好啦好啦!不跟你玩了……」

人家故意假裝放棄的樣子,使筱蕾失去了戒心,等她不注意的時候,就以很快的速度讓她來不及抵抗,脫下她那件白色棉質的內褲,現在她也和我一樣是個沒穿內褲的女孩了。

不過她並沒有吃虧,當我正在脫她內褲的時候,她趁我下半身沒有防備,趁機把手伸進我的短裙內,開始玩弄我的私處。

我沒有抵抗她的攻擊,反而放鬆身子讓她可以盡情的摸我。……從私處感受到女孩子那纖細的手,我竟然感到舒服,流出了許多淫水。

「哎喲……,娟娟你真的好淫蕩,這麼快就濕了……」

今天筱蕾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老是開人家這種玩笑。

「你怎麼這樣講你的好友……。好,我倒要看看你多清純。」

我也開始攻向筱蕾沒穿內褲的裙底,她一邊想要掙脫,一邊又不想放過我,繼續揉動我的私處,兩個女孩子就這樣在床上扭成一團,最後形成「69」的姿勢。

我開始用手指撥弄筱蕾稀疏的陰毛和稚嫩的陰唇,然後輕輕地揉捏她的陰核,過不了多久,她也流出一些淫水。

「喔~清純小百合也開始潮濕了喔!」

我故意嘲笑她,使她不甘示弱的反擊,學我用手指撫弄我的陰核。接著我將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她也將手指插入我的陰道;然後我進進出出地抽插她,她也進進出出地抽插人家。

反正我對她做了什麼,她就以牙還牙,也對我做相同的事。

很快地我們就讓對方喘息呻吟了起來。

「啊……啊……啊……」

筱蕾呻吟的聲音輕輕柔柔的,聽起來雖然不比我淫蕩的叫聲吸引人,但也相當的好聽。我看她如此的投入,決定今晚一定要讓她享受一下高潮。

我將她的短裙捲起到腰部,露出她雪白無暇的臀部,然後用食指慢慢抽插她的陰道,等她漸漸流出更多的淫水以後,再把中指也一起插進去,並加快速度,在她的陰道中翻攪;我的另一隻手也不閒著,隨著抽插的節奏,按摩著筱蕾的陰核。

她被我搞得很舒服,雙腿微微地抖動,淫水也大量的流出。不過她忍耐著將同樣的技巧使用在我身上,使我獲得相同的快感,發出誘人的淫叫聲。

「啊……啊……輕一點,筱蕾……嗯……啊啊……」

「啊……娟娟……別弄人家的那裡啦……啊……啊……」

我們在筱蕾的房間裡盡情的叫著。

後來我開始用舌頭舔,不但吸她的陰核,也舔她的菊花蕾,使她很快地達到了高潮,乳白色的液體泉湧而出,沿著大腿內側滴到床單上。

她繼續無力地舔我的陰核,還不停用手摳我的菊花蕾,沒多久我也達到了高潮,流出大量的液體,沾的她滿臉都是。

「一起去洗個澡吧,娟娟,今晚你乾脆住這裡好了。」

我以前就曾經在她家過夜,而且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學,剛剛又玩累了,我的確有點懶得回家。

「……好是好,不過我沒有帶換洗的衣服耶。」

「沒關係,我的衣服借你。你打開那邊的衣櫃自己挑,不過內衣褲恐怕……,啊,反正你又不穿。」

我輕捏了一下她的耳朵,然後打開衣櫃拿出一件襯衫,就和筱蕾一起去洗澡了。洗完澡後筱蕾換上了睡衣,而我只穿了一件襯衫,兩個人就躺到床上去睡。

筱蕾背對著我側躺,我就從背後抱著她,然後用手抓著那對豐滿的乳房,筱蕾也將手從她身後放在我的私處上。

「晚安,娟娟。」

「嗯,筱蕾晚安。」

我們就維持著這個姿勢睡著了。

隔天筱蕾七早八早就醒了,她要去晨泳,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不要啦,人家還想睡,而且人家又沒帶泳裝,還要回去拿,真麻煩……」

「我看你是怕身材被我比下去了吧……。」

「哼!胸部大了不起啊!人家要繼續睡了啦。」

我說完後就真的翻身繼續睡,她只好一個人出去了。

不知道又睡了多久,我好像夢到被人撫摸著私處,被人用手指翻開我的陰唇,插入我的陰道,我很快地就流出了許多淫水,過了一會兒,我覺得陰道被塞入了一根粗大的東西,那種感覺好真實,不由得開始呻吟了起來。

「啊啊……嗯……啊……」

不!這不是夢,我張開眼睛,果然看到筱蕾的爸爸正在幹我。

「啊……伯父……不要……啊……」

他看到我嚇了一跳,立刻停止了抽插的動作。

「娟娟?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

他有點驚慌了,但那根東西還是插在我的陰道裡。我想他一定是把我當成筱蕾了,我剛剛穿著筱蕾的衣服側躺在筱蕾的床上睡覺,臉部又被長髮遮住看不清楚,不仔細看的確很像筱蕾,也難怪連他父親都會認錯。

我羞紅著臉不斷地喘息著,他大概想說插都已經插了,乾脆就繼續搞下去,難得

女兒以外的其他女人,又是個年輕美麗的騷貨,就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

「啊……不要這樣……伯父……啊啊……」

「娟娟乖,讓伯父好好的疼你……。」

筱蕾的父親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體力仍然不輸給年輕人,幹了我好久都沒有要射精的跡象,倒是我已經被插得全身無力,快要達到高潮了,他把我的左腿抬起,扛在他的肩上,然後又開始慢慢地抽插,雖然慢,但每一下都插到了底,弄得我搔癢難耐,不斷的淫叫。不久後他開始加快速度,才一會兒功夫就讓我了。

他讓我站起來背對著他,並要我低下腰用手扶著床,臀部高高地翹起,就在我第一次高潮還沒平復的時候,他又從後面插了進來。

「啊……人家不行了啦……啊……啊……」

他抓緊我的腰用力的前後抽送,每次向後抽出的時候,都用陰莖帶出一些淫水,從我的大腿內側徐徐地流下。

我被他幹到腿軟,無法再繼續站著讓他插,他就把我放到床上讓我躺平,然後再張開我的雙腿,繼續插進來。

然而他只是抽插,從頭到尾用力的插,也不脫我的襯衫,也不抓我的乳房,當然也沒有吻我,好像把我當成

欲的工具一樣,只用陰莖盡情的蠻幹,這樣讓我沒什麼罪惡感,畢竟我和伯父之間只有性的存在,沒有任何愛情的成分,即使他實實在在的上了我,而且幹到我的陰唇翻了出來,我還是不會覺得我是他和筱蕾之間的第三者。

而伯父也相當厲害,完全不用靠什麼花俏的技巧,只用最原始的插入,就把我帶上了第二次的高潮。

然而他還是沒有射精,而且好像還不打算放過我,絲毫不理會我的高潮與淫蕩嬌柔的叫聲,仍然持續著他的活塞運動。

我開始覺得我好像是個淫賤的妓女,因為即使他這種毫無感情的抽插,我也越來越覺得興奮,叫床越來越大聲,口氣越來越淫蕩。

「啊……啊……伯父你……好……厲害……啊啊……伯父……插我……啊……用……力的幹娟娟吧……啊……啊……弄得人家……好舒服啊……用力的姦淫我……啊啊……」

我從來沒有在別人面說出那麼淫蕩的話語,但是我越這麼叫就越覺得舒服,一直到我

了好幾次,最後失神昏厥過去才停止呻吟。我想我大概一共有五、六次的高潮吧!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滿臉都是精液,我只好去浴室清洗。

等我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發現伯父正若無其事地在看電視,他看到我醒來了,就對我說:「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對吧?」

我瞭解他的意思,便點點頭說:「我剛剛在睡覺啊,什麼事都不知道。」

然後對他笑笑,坐下來和他一起看電視,不過我坐的位置和他還有一大段距離,因為我現在還是只穿著襯衫,我怕待會兒筱蕾回來有什麼誤會。

很快地,筱蕾游完泳回來了。

「爹地~,我回來了。」

說著便親親她的爸爸,在他身邊坐了下來,他也用手摟住筱蕾的肩膀。

「娟娟,你終於醒了呀!」

我對她笑了笑,便繼續看電視。

由於電視節目很無聊,我又開始打起瞌睡來,就這樣用手扶著額頭在沙發上半躺著,這時他們父女的動作越來越親熱,看到我睡著了,伯父竟然開始深入筱蕾淺綠色的短裙中拉下她的內褲。

「不要啦!爹地,娟娟還在這裡……」

她不說還好,一說我就醒來了,不過我不做任何動作,只是偶爾偷偷瞄他們一下,假裝還在打瞌睡。

他一手拉起筱蕾的短裙輕撫她的私處,一手伸進筱蕾的小背心中挑逗她的乳頭,筱蕾雖然被弄得很舒服,但只能急促的喘息,不敢發出呻吟的聲音。

筱蕾純白色有蕾絲花邊的內褲被扔在地上,整個人被抱起,坐在她父親的兩腿之間。

他拉開拉鍊,掏出早已勃起的陰莖,慢慢地插入筱蕾的陰道,然後開始在沙發上做愛,筱蕾被幹的有點失去控制,開始輕輕地呻吟起來。

「啊……啊……爹地……啊啊……筱……蕾好喜歡……啊啊……啊……」

她爸爸大概怕吵醒我,就把地上的內褲撿起來塞入筱蕾的口中,使筱蕾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筱蕾,乖女兒……好緊……弄得爹地好舒服……。」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不讓筱蕾發出聲音,自己卻說的那麼高興。

他就這樣幹他的親生女兒,幹了大概一個多鐘頭,實在很誇張,萬一中途我醒來怎麼辦,不過其實我一直是醒著的,只是他們不知道罷了。

總之幹了那麼久,把筱蕾幹的都快昏過去了,他才抖了幾下,直接在陰道裡面射精,這時我也看得淫水直流,在沙發上弄濕了一大塊。

他們整理好衣物以後,就繼續若無其事地看電視,不久後我也張開眼睛繼續看著無聊的節目,筱蕾可能剛剛被操得很累,沒多久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時我還在想著剛剛那一幕,淫水又流了出來,我便起身想去洗手間解決一下,沒想到剛進浴室,筱蕾的爸爸就衝了進來,翻開我的襯衫以後,又把他的陰莖插進來。

「啊啊……不會吧……啊……伯父……你今天已經射了兩次了……還想要嗎?」

「喔!原來你剛剛看到了啊,難怪這麼濕。」

接著就開始快速的抽插,我在別人家的浴室裡,被我好友的爸爸用力的幹著,而且筱蕾就在外面客廳,讓我覺得異常刺激。

不過這次在我的扭腰配合之下,他只幹了十幾分鐘就射了,他抽出來將精液射在我的肛門外,然後用手指插入我的菊花蕾,讓我很快地達到高潮。

我今天竟然被這個中年人幹了兩次……。

之後我雖然常常到筱蕾家,但再也沒有像那次這麼刺激的經驗了,當然筱蕾還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也不知道她爸爸曾經上過我,我還是偶爾和她互相撫弄,使對方達到高潮,然後相擁而眠。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