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雯   27歲

 

沒有誇張的彩妝、沒有搶眼的衣著,素淨的臉上是巧奪天工的精緻五官,就算身上只是一件樣式簡單的T恤,但穿在她的身上,卻能勾勒出穠纖合度的迷人曲線,純白潔淨的皮膚加上黃褐色的秀髮,除了飄逸動人外,更顯出一份清靈氣質。

美女人人愛看,像媛雯如此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走在路上,要不讓人注意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過往行人經過時,莫不回頭多看兩眼,就算她的身邊帶著一個小孩,愛慕的目光並不因此減少。媛雯右手牽著的孩子,踩著地上的碎石往前走,一路上哼哼唱唱的,臉龐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隻沒有,,,一隻沒有,,,]

小女孩口齒清晰地唱著兒歌,媛雯則在旁邊啦啦啦地為女孩合音,並在女孩咿咿啊啊跳過忘了的歌詞時笑瞇了眼睛。漫步在歌聲笑聲中,家門就在前頭了,[啊!]

忽然,小女孩的歌聲停了下來,伸手指著前頭嚷了聲:[媽媽你看,是爸爸公司的壞伯伯!]

媛雯聞言皺起眉,她輕拍了下女兒的頭。[不可以這樣叫人家,沒禮貌。]

小女孩摸著挨打的頭噘起了嘴。[我們過去跟伯伯打個招呼,他今晚要在我們家吃晚餐,我們要很有禮貌的歡迎人家。]

小女孩認真地點頭。[嗯,好乖。]

媛雯笑著摸摸她的臉,兩人於是攜手朝前頭的我和經理走了過來。

擁有一雙明亮清澈的眸子,還有嬌艷欲滴的紅唇,一張天真無邪的娃娃臉、一副足以迷惑每個男人的魔鬼身材,她是我結婚五年的妻子—媛雯。見到媛雯以後,經理咧開嘴笑道: [弟妹,今天又來打擾你一晚!不介意吧?]

媛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經理直直地盯著她,雙眼瞇成一條線打量著媛雯的好身材。[伯伯為什麼昨天來找媽咪,今天又來找媽咪?]

女兒的童音喃喃低語,我鐵青著臉,聽著她繼續說道:[我不喜歡伯伯來找媽咪,他昨天壓在媽咪身上欺負媽咪,,,]

[你亂講什麼!]

媛雯拍了下女兒的臉,女兒頓時淚眼汪汪哭喊著:[伯伯明明就有欺負媽咪,我看見伯伯抓住媽咪的腳腳,不讓媽咪亂動,媽媽不是說過小孩子不可以說謊嗎?]

女兒軟軟的聲音抱怨著,我的心猶如刀割一般,露出略顯心酸的笑容。[經,,,經理,,,我們先進屋裡,,,孩子不懂事,,,給您看笑話了,,,]

媛雯抓著女兒的手怒氣沖沖走進屋內,我在後頭尷尬地和經理笑了笑,無奈地招呼經理入屋小憩。經理逕自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打量著屋裡的陳設,補上這麼一句:[這家可真溫暖!都想把它當作自己家了!]

我替經理倒了水,忍不住在杯子裡吐了口口水,[我呸!要不是為了等你離職後提拔我,我怎麼會讓你進我家!]

[這地方是租的?]

經理語氣裡帶著些許輕蔑,接過我手中的水,我咬緊牙無奈地搔了搔頭,垂頭喪氣地回答: [是,,,是啊,,,]

[有那麼漂亮的老婆,早點讓她出來賣,你可以少奮鬥幾年!]

經理說著喝喝水,無恥地笑著。強忍住心裡的抽痛,我語重心長對經理說: [經理,,,我非常需要這個陞遷機會,,,麻煩經理了!]

見我低聲下氣的模樣,經理有種君臨天下的氣勢,拍拍我的肩道:[這個嘛,,,就看今晚弟妹的表現了,,,嘿嘿嘿]

我努力抑下心中怒火,腦海裡早把經理千刀萬剮,[沒有套子了。]

媛雯甜美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中,安撫孩子後,她打開房門對我說保險套已經用完了。我懊惱自己竟然忘了補貨,[對不起,我沒注意,我馬上去買!]

避孕這檔事我相當謹慎小心,沒有做安全措施,我怎樣也不敢讓經理碰我老婆,我小心翼翼,就怕後患無窮。正當我要走出家門,經理叫住我,微微挑眉道: [記得買最薄的!]

我愣愣地點點頭,心中就算有再多的怨恨也都隱忍下來,還不忘提醒老婆先做晚餐。[做男人,做得如此卑微?老婆讓人用,還要替他買保險套,讓他用在我妻子身上?]

到了藥妝店,我心裡咒罵著,回想當初協議好的事項,如今好像一步一步被打破。

我和媛雯、經理三人協議的事項如下:第一點,當然是不能給外人知道這件事,其中包含我和媛雯的女兒。

可是女兒昨晚似乎看見了壞伯伯姦淫她的媽咪,將來懂事後,她會記得嗎?第二點,提供經理性服務,就只有一次,沒有第二次。但今天在公司,經理再三要求想和媛雯再來一次,經不起他的威逼,我又帶他回家享用我老婆。第三點,經理不可以脫她上衣,她不想給經理肌膚與肌膚最貼近的觸感。經理為了要上我老婆,也就胡亂地答應這點,而昨晚聽說他也有守這條規矩,又或者是說,經理想嘗試脫她上衣,但媛雯拚死抵抗,守住這條協議才對。

第四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必須全程使用保險套,而我現在來到藥妝店的目的就為這點。

[經理這渾蛋,上我老婆就算了,還想我買最薄的套子讓他爽?門都沒有!]

我草草挑了個普通保險套就回家,我拿出鑰匙插進鑰匙孔輕輕一轉,推門而入,咦?媛雯怎麼沒在做飯?我正納悶的時候,隱約聽見浴室裡傳出奇怪的聲音,我屏住呼吸、僵住一切動作,豎起耳朵仔細聽,是女人的呻吟聲,[保,,,保險套,,,保險套不是用完了嗎?]

那一瞬間,我說不清楚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我只感到自己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心跳如擂鼓,就連走向浴室門口的腳步的是軟綿綿的。我輕手輕腳地走到浴室門口,側耳聽了聽,沒錯!是媛雯厄啊!厄啊!的呻吟和經理急促的喘息。

此時我深吸兩口氣,然後輕輕地把門推開一道縫,屏息看過去,經理和媛雯正交纏在一起,經理從後方摟抱住媛雯,看得出他做得很賣力。兩人赤裸的身上上滑下許多汗水,從我的角度望去,媛雯的樣子已經很累了,經理俯身吻去媛雯眼角的淚,微鹹的水液還帶著熱度,[嗯!嗯!噢!弟妹你真美!]

[經理,,,不能,,,不能這樣,,,你沒戴套子,,,不能做!不能做!嗚,,,嗚,,,]

媛雯無助地落淚,經理趁我不在,強拉她進浴室性侵得逞,讓她無法不露出脆弱的模樣。[張開腿!張開腿!你夾太緊會害我想射在你體內!]

說著,經理撥開媛雯的雙腿,媛雯聽了經理一席話,沒有任何抵抗乖乖順從。[你在發抖?]

經理輕輕抽出陽具,但媛雯的花徑卻因為緊張而肌肉緊繃,讓經理的動作難以運動,反而像被她緊緊絞住似的,[噢!太緊了!弟妹!]

經理粗長的陽具在我老婆柔軟的體內動作,讓媛雯不習慣極了,她曲腿想要前進離開,卻被經理死死扣住臀部,不得動彈。[嗯!放鬆點!不然我會射出來!]

經理幾乎難掩興奮之情,由其媛雯此刻這麼明顯的青澀表現,更是大大滿足了他大男人的征服欲。[噢!噢!真美的身體!夾得我好舒服!噢!好弟妹!噢!]

現場除了經理大分貝的喘息、羞辱聲外,媛雯沒有任何言語,只是無聲落淚。在門外的我,沒選擇推門而入、也沒破口大罵這下流的經理,我的雙眼迷茫,瞇成一條縫,盯著屋內的一切,我心想,性愛不過如此,看得越重越看不清楚它的本色,其實這不就是場運動罷了?我不能說自己不難過,當下的我不敢去面對老婆被人姦淫的現實,更不敢在經理面前撒潑!我安慰自己:[媛雯只要陪人睡一覺,我就可以陞官!反正她也不是處女了,,,]

男人啊,果然是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想罵人,但看著自己老婆被人操,卻愈看愈興奮。

隨著經理的入侵,媛雯的身體也越來越熱,尤其是被反覆「照顧」的下半身,更是酷熱難耐,媛雯開始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了,她柔順無依的表情就像是超強力的春藥,[好女孩,你已經為我準備好了?]

經理滿意地看著兩人交合處沾染上的透明蜜液,瘋狂地在媛雯體內馳乘飛奔,將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高潮捲向媛雯。身為賢妻良母的媛雯哪能承受這麼多的快感?沒一會兒功夫她就嬌喘吁吁,無力地撐在牆上。[你這樣就不行了嗎?]

經理輕聲在媛雯耳邊調笑著,看著她雙眼無神的虛軟模樣,忍不住輕輕啃咬舔舐她的白頸,彷彿要將這白裡透紅的肌膚吞下入腹。[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經理的肉棒猛烈地撞擊著媛雯的陰道,飛快地抽動,我清楚地聽見經理的跨部撞擊我老婆屁股的聲音,以及他的睪丸擊打在媛雯陰部的聲音。很快,在經理的連續不斷的進攻下,在近十分鐘的高速運動中,他拚命以自己所能達到的最高速度在媛雯的陰道進進出出,全根拔出,又快速插進,一直插進陰道的最深處之後,[嗯!嗯!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噢嗚!]

經理終於忍不住下體的快感,猛然的一插!他奮力的將陽具塞進媛雯體內最深處,雙手緊擁著媛雯不讓她逃脫,嘩啦地射出一斗又一斗的精液,經理無可自抑地達到高潮,精華的種子更是全灌入我老婆媛雯體內。

就著樣經裡抱了媛雯3分鐘緩緩抽動,才鬆開手,這時媛雯已經沒有力氣,全身虛脫的她整個人癱坐在浴室地板,經理微笑看她,欣賞自己白濁的精液從媛雯這甜美少婦陰道中流出,才滿意地走出浴室。看著媛雯被人內射,我這憋屈的性格也就只敢在自己肚子裡嘀咕兩句,也沒那個勇氣揪起那內射我老婆的賤男人,和他來場昏天黑地的打鬥,只因為我懦弱。

經理走出浴室和我對上眼,[回來啦?不好意思,沒等你回來就忍不住先用了!]

他高傲的表情就像戰勝的將軍,不可一世地對我宣示,我老婆媛雯已經被他給徹底征服。[抱,,,抱歉,,,經理,,,今天,,,今天我老婆可能沒辦法做菜招待您了,,,]

[呵呵,,,呵呵,,,沒關係,,,沒關係,,,我改天再來!]

置於身側的手緊握成拳,看著經理喜悅的臉,旋步走出浴室,我覺得自己是如此怯懦,連老婆被人糟蹋都不敢吭一聲,望著媛雯滑坐在地,痛苦地閉上眼,我的心莫名地刺痛。[媽咪!媽咪!我們可以吃飯了嗎?]

女兒的叫聲將我們拉回現實,媛雯擦拭了眼角的淚痕,勉強打起精神,扶牆站起,把衣服穿好。走出浴室後,她自嘲苦笑對我說: [不用擔心,我很好,會回歸平靜的,,,]

那晚,用餐完畢我趕緊哄著女兒去睡覺,並且交代她,媽咪最近身體不舒服,別煩媽咪。小女孩懂事地點點頭,不經意地說了一句:[我知道,剛剛壞伯伯又欺負媽咪了,我會乖乖的!]

女兒的童言童語像把利刃,將媛雯被人姦淫的事實更深刻地刻入我腦海。回到房後,我不捨看著媛雯憔悴地模樣,對上她的眼,那雙盈盈水眸流露出被人糟蹋的無助與委屈,[這是最後一次了嗎?]

媛雯垂下眼睫,避開我的目光,哽咽地說著。我的一顆心被揪緊,老實說,我相當清楚這絕對不是最後一次,但我還是安慰地說道:[嗯!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就算我不陞官也沒關係,我不會再讓別人碰你!]

我把媛雯柔若無骨的嬌軀摟在懷裡,勾起她的下頷細細地輕吻著,[好老婆,,,委屈你了,,,我不會再讓人碰你了,,,就算沒陞官也沒關係,,,沒關係,,,]

我喃喃地重複這句話,視線找不到焦點,茫然的望著媛雯,[你沒升職,,,那,,,那我不是被白玩了??]

媛雯的嘴抿成剃刀般一直線,周圍的皮膚因壓抑的怨氣而泛白。 一時間我腦海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回應她,經理曾經摸過她的手、觸碰她的腿、深入她的陰道,這些過程可不能說算了就算了,見我不知所措,媛雯反到安慰起我來: [我知道這次的陞遷機會很難得,假如你推辭不了,,,就讓他來吧,,,]

她的言語,讓我感受到她對我的犧牲奉獻,我苦著張臉看著她: [謝謝你,媛雯!委屈你了,好老婆!]

媛雯沐浴過的清新味道竄入我鼻息,稍早她被經理折磨的那一幕忽然閃過我眼前,誘引著我男性慾火。我低下頭,緩緩拉開媛雯的浴巾,妒意讓我想重新宣示主權,我熱情溫柔地吸吮著她白嫩的粉頸,慢慢將滾燙的臉進逼她的胸乳,媛雯的胸前因

呼吸急速而起伏,敞開的浴巾非但沒勾起我更深的慾火,反而讓我停下動作望著她,不捨全寫在眼中。[經理,,,經理,,,他,,,他弄痛你了嗎?]

我輕撫著媛雯的胸口,發現她雪白的肌膚上有一點一點紅紅的吻痕,我目光直直地看著經理印在我老婆胸前的吻痕,媛雯不自在地停下動作,緩緩拉起浴巾。[讓,,,讓我看,,,讓我看他怎麼對你的,,,]

天啊!媛雯的整片胸口,甚至連粉嫩的乳頭也

紅點斑斑,甚至還有經理的齒痕,可以想見經理的唇曾霸道地佔有哪些屬於我的禁地。媛雯歎了一大口氣,像個洩氣的娃娃垂下頭對我說: [老公,,,不要看了!你躺下,,,我來幫你!]

媛雯綿軟的小手握捏我的陰莖,她用舌尖不斷地輕碰我的龜頭,一直舔一直舔,舔到我的棒身都是她的口水,我本能地反應著,拱起身子,渴望著她的吞吐,因情慾而迷濛的眼,微蹙著眉無恥地詢問她:[媛,,,媛雯,,,你,,,你有幫我經理口交嗎?噢!好舒服,,,老婆,,,]

她搖搖頭,瀰漫在眼底的熱氣凝聚成淚溢出眼角。

[真的嗎?]

媛雯的小嘴還沒被經理的醜陋陽具給征服,就算她只是哄哄我,我也心滿意足了[嗯!好舒服喔!老婆!噢!]

媛雯小嘴包夾住我整個龜頭,那濕潤溫暖的感覺讓我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氣,眼裡有毫不掩飾的濃烈慾望,[等,,,等等!]

我的聲音虛軟無力,慾望在我的血液裡狂奔流竄,媛雯也停下動作問到: [怎?怎麼了?]

我坐起身,伸出雙手,清清喉嚨說: [媛雯!我想進去!]

媛雯遲疑了一會兒答到: [可,,,可是,,,可是我身體裡,,,有你經理的,,,精,,,精液,,,]

[沒,沒關係,,,你別悶悶不樂,,,]

她看起來楚楚可憐,此時她的確實很脆弱,我小心翼翼地讓她跨在我身上,輕輕抓住她的腰,將自己堅挺的肉棒抵著她的花穴,讓她靠自己的力量緩緩坐下與我結合。[嗯,,,噢嗚!]

媛雯的陰道比平常更滑,更好進入,而當我插進去,拔出來之後,在交合處居然看見經理的精液佈滿我的肉棒,這是我第一次觸碰到除了自己以外,男人的精液,並且和我的龜頭相逢在我老婆的陰道裡。我把媛雯拉向自己,貪婪地吻著她,大手也不安分地撫摸她嬌美的身軀,[噢!好熱啊!噢嗚!老婆!]

我的粗壯肉棒被媛雯兩瓣濕潤陰唇包的密不透風,只見我插在陰戶中的肉棒每一次進出,經理的濃稠精液就不斷從媛雯陰道中被帶出。因為長時間沉溺在老婆被人姦淫的妒意中,使我跟媛雯交合不到3分鐘時間, 龜頭上的馬眼便強而有力地射出一股股滾燙濃精,不斷濺在媛雯的子宮壁上,至此她的卵巢現在已經完全浸泡在我和經理的粘稠精液之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看更伯伯強姦我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