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暑假

我坐在樓下公寓的長椅上,正愜意的抽著一支香煙,望著遠方的夕陽發呆。

突然褲兜裡傳來一陣震動,我喜歡將手機調成震動,因為我不太喜歡鈴聲的喧鬧。我接起電話,」兒子,都幾點了,還不回來吃飯?」。電話的那頭傳來母親的聲音。」晚上不是要等老爹回來再開飯嗎?」我疑惑的問道。」你爸單位上的司機聽說有點事要耽擱兩個小時,咱們還是先吃吧!「母親的話音中透出一股幽怨與解脫。

我掛掉電話,拍了拍屁股,朝家走去。

回到家中,母親穿著那件去年夏天買的黑色短袖,下身穿著白色的短褲。我一直喜歡看著母親穿著深色的衣服,因為總給我一種端莊肅穆的感覺。

母親嗔怪的拍了一下我的頭,」到哪兒野去了,是不是我不叫你回來吃飯你就不準備回家了?」」沒去哪兒,就在樓下坐了一會兒!還有啊,媽,以後別拍我的頭了,我可是男人了,男人的頭,女人的腰,不能隨便碰的知道嗎?」我有點沒好氣的說道。」哎喲,我兒子都是男人了,來讓媽看看「母親有戲謔的口氣打趣著我,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

我壞笑著挺了挺下身,」我是男人了難道媽還不瞭解嗎?」

母親頓時臉就紅了,呸了我一聲。」整天沒個正經話,快去洗手吃飯了。「我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做了個鬼臉,跑進衛生間洗手去了,一頓晚飯吃得平平淡淡,母親從小家教就好,也一直都要求我們」食不言寢不語「,所以我們一家吃飯的時候基本都不會說話,吃完飯我打開電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無聊的換著頻道,母親收拾著桌子,聽著廚房傳來的沖水聲音,估摸著母親也快收拾乾淨了,我又喵了喵廚房。隱約看見母親正在擦手,我迅速的將短褲脫下來,扔到一邊,然後扒掉內褲,露出那個從搖頭晃腦而迅速變成直挺挺的小兄弟,接著我躺倒沙發上假裝閉目養神。耳朵卻一直關注著廚房那邊的聲音。

果然,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死小鬼,外面天都還沒黑,而且今晚你爸還要回來,你膽子怎麼這麼大?」我睜開眼睛,看見母親暈紅著臉站在我面前。」

媽,抓緊時間啊,爸還有三個小時就到家了,等他回來了就沒這麼好的機會了,我還要憋很多天呢!「說完我就直起身來,按著母親的頭往我的下身湊。母親的頭部傳來一股掙扎的力量,但是並不強烈,我不由分說的加大了力氣。剎那時我感覺我的下身進入了一個溫暖而潮濕的地方,那銷魂的感覺讓我瞇起了雙眼,背部朝著沙發緩慢的躺了下去。母親的雙手放在我的胯部兩側,舌頭舔弄著龜頭的一圈,隔幾秒鐘又用舌頭包裹著龜頭往上一拉,並不時的上下晃動著腦袋。

我此刻已經舒服得完全不想動彈了,睜開眼睛,看著母親那風韻猶存面帶紅暈的臉龐,還是忍不住伸手去撩了撩母親的頭髮,母親睜大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臉色更加潤紅了,並以加大小嘴中的力量來緩解她此時羞澀的心情。

享受著母親溫柔的吮吸,感覺電視中嘈雜的聲音影響了我的快感,我還是抬起手那起遙控將電視關掉,這個時候整個客廳迴響著清晰可聞的」嘖嘖嘖「聲音,我右手撫摸著母親的頭髮,左手卻有點不受控制了,於是我再次直起身來,左手順著母親的肩膀往下探,居然沒戴罩罩,我不禁大喜,先是整個五爪龍包裹住母親的乳房,狠狠的抓了兩把,直到下身感覺不到那種致命的吮吸感覺之後才在母親的白眼之中減小了力量,改為食指與拇指捏住乳頭輕輕的撥弄。下身又傳來那久違的快感,雖然說只停頓了幾秒,但是我感覺卻已經像過了幾年那麼久。

我玩弄著母親的乳尖,母親也響應著我的逗弄,我加速母親也加速,我加勁母親也加勁。感覺母親就像一個可以操控輕重快慢的口交機器。這種操控的感覺讓我有一種掌控世界的錯覺,我更加興奮了,下身也暴漲了幾公分,那種欲傾瀉而出的感覺讓我快要爆炸,我不僅加快了揉捏乳尖的速度,彷彿是為了回應我,母親的吮吸力量也一直在加大,吞吐的速度也在增強,我發出嘶嘶的聲音以宣洩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感覺。

我在母親的小嘴裡一洩如注,母親卻有點措手不及,以往我快射精的時候我都會提醒一下她,雖然自從第一次口交之後我每次都會射進她嘴裡,但是必要的提醒卻是必不可少的,因為每次我都射得很多很猛,而今天我直接射在了她的小嘴裡,就直接導致有些乳白色偏黃的液體不可抑制的從她嘴角里溢出。在射了有7、8秒之後,母親將小嘴從我下體邊移開,於是我又迎接到了兩記衛生眼。母親嘴裡銜著東西,不方便說話,她用手指了指我旁邊的小桌子上,我知道她是想用紙巾,但是我假裝沒看見,在母親的秀目註釋下,我表現出了臉皮厚的優良美德,只顧把玩著母親的酥胸,母親在我的堅持下不得不咽掉了口中的精液。

啪的一聲,母親打掉了我在她胸上作怪的左手,」死小鬼,你沒看見我讓你拿紙巾了嗎?」母親也直起身來怒目對我。」媽,我沒看見啊,我不是還在專心回味您的小嘴嗎,真是太舒服了!「我腆著臉,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你這死小子,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哼,再有下次你看我還給你弄不?」母親祭出了她最大的殺手鑭。

我頓時就慌了,」別啊,媽,您可不帶這樣的啊,我錯了,內褲都錯掉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其實知錯就改也是中華名族的光榮傳統不是!

看見我這麼快就服軟了,母親也噗嗤一聲笑了,」好了,暫且不和你計較,不過你內褲本來就掉了。「我低著頭一看,這不是,本來剛才內褲還掛在腳踝上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徹底被母親給扯下來了。看見我正低頭看內褲呢,母親擦了擦嘴角準備去洗手間洗漱下,不過剛好被我眼角的餘光所看見,不對,不該說的餘光,其實我的大部分心思還是在母親這裡,母親剛想走,我就抬手又摸到了母親的頭上。」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次哪兒能夠啊,再來一次吧。

「我哀求著母親。母親聞言又恨了我兩眼,露出一種無可奈何的表情。不過這種表情對我來說殺傷力太大了,剛剛有點疲軟的下身又蠢蠢欲動抬起了頭。和母親發生關系已經快一年了,一般都是兩次,前幾次基本都是射在母親的陰道裡,自從發現母親的小嘴這種功能之後,每一回的兩次都要一次嘴裡一次陰道裡才能平息我那澎湃的浴火。

繼續享受著母親嫻熟的技巧,這次我把右手也伸了進去,兩手一邊一隻把玩著母親的豐胸,母親的胸部雖然不算很大,但由於母親平時喜愛運動,所以儘管我已經18歲了,母親的胸部卻並不顯得下垂,母親在我的撫摸下也有點感覺了,時不時會停下自己急促的前後擺動,輕輕的呻吟一兩聲,然後接著吮吸,看著母親有點難受我卻無可奈何,要是在平時,我早就抱著母親往我的房間走去了,可是今晚爸就要回來了,爸也出差兩三個月了,估計也憋很久了,今晚上回來肯定是要瀉火的。我雖然不高興母親今晚要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但是首先她是這個男人的妻子,在這之後她才是我的母親。

在這個時候無論如何我也不敢去和這個名義上的老公搶這個頭籌,萬一要是晚上他們做愛的時候發現了母親的陰道裡還有我的東西,雖然不一定知道是我的,但是無論是哪個男人的,我相信父親都是無法忍受的。

由於之前射過一次,所以這次雖然是在我最鍾愛的小嘴裡享受,我還是很久都沒射出來,以致到後來,母親在含著我的龜頭的同時,還伸手在我的睪丸上輕輕的揉弄,有時候更是會突出龜頭在我的睪丸四周舔弄一下,各種舔弄和吮吸了二十分鐘後,當母親再一次用舌頭包住我的馬眼然後往後一吸的時候,我再次不可抑制的爆發了。」叮咚「,伴隨著門鈴聲的是我們慌忙的起身,收拾,窸窸窣窣的穿衣聲和廁所沖水的聲音,母親打開門,臉上帶著一股紅潮,我拿起茶杯漱了漱口,剛剛太急,為了怕父親回到家之後聞到那股濃烈的精液味,我拿起香煙使勁的抽了兩口,把煙吐在屋裡,然後把煙頭扔進下水道,拿著本雜誌使勁的揮舞了幾下,讓煙氣擴散一下,父親的煙癮很大,估計下了飛機之後就狠狠的抽了幾根,這麼淡的味道他應該也聞不出來,不過我在拿出煙的時候還被母親數落了幾句,估計要不是父親就在門外,我還得背她拽著耳朵繼續嘮叨個一兩個小時。」怎麼這麼久才開門,我都在外面站了快五分鐘了?」父親在門關換著鞋說。

母親一邊幫父親拿著鞋一邊回答,」我正刷到最後幾個碗了,就乾脆將碗刷完再出來的,你的寶貝兒子還在自己的房間裡上網呢!「從側面看著母親彎腰的姿勢,母親的胸部由於彎腰顯得更加的碩大,整個曲線給人一種流暢的感覺,屁股微微地翹起,這讓我想起了昨晚她這樣趴在我的床上讓我從後面進攻的畫面,這又一次刺激到了我的小兄弟。

我定了定神,」爸,不是司機有事要耽擱麼,怎麼這麼快就到了,早知道我們就等您一起吃飯了!「我平時在父母面前表現的還是非常孝順的,所以父母平時也以這個為榮,經常父親在同事勉強表揚我,不過我想他要是知道了我把母親給上了還會不會給出這樣的評價,可能會生劈了我吧!」單位上的司機有事耽擱了,不過我剛好碰見你王叔叔,他陪老婆女兒在S市旅遊,順便我就坐他的車回來了。「父親慈愛的給我解釋道,」對了,兒子,我聽王婧說你們的錄取通知書就快下來了,你要最好準備啊。

「王婧就是王叔叔的女兒,和我中學、高中都是一個班的,不過我被那個小妮子欺負了整整六年,大學應該不會在一個學校了吧,終於逃脫苦海了。不過一想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就要離開母親了,我就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父親也沒吃東西,直接去洗澡了,然後我在客廳裡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母親聊著,看著母親那秀麗的面容,我不僅再一次的失了神。」瞎看什麼,感覺回去睡覺了,你爸就在家裡,別過火。「母親壓低聲音訓斥我。」哦「我老老實實的站起來,無精打采的往房間走去,在我快進房間的時候,我看見洗完澡的父親走了出來,輕輕的摟了摟母親,往他們的房間走去,我捏了捏拳頭,看來這一肚子火只有明天等父親上班去了才能發洩出來了!

一大早上父親連飯都沒吃就直接去上班了,由於昨晚感覺懷裡空空蕩蕩的,我在床上翻來覆去一晚上,早上八點就頂著個紅眼圈起來了。(放假的時候可是起得很晚的,前兩個月我都是摟著母親每天睡到10點多才起床的)當我起床的時候正看見母親在客廳收著垃圾,昨天母親和張阿姨約著今天出去逛街,噢,忘了說一聲,張阿姨就是王叔叔的老婆。今天的母親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下身套著寶藍色的短裙,黑色的絲襪使得她那筆直的雙腿顯得更加的修長。我穿著短褲從房間裡走出來,由於晨勃所造成的隆起那一塊特別的扎眼,我躡手躡腳的走過去,伸手在母親微翹的屁股上啪的一掌拍了下去。「啪」的一聲,清脆的回聲響徹在客廳裡,看著母親屁股上的肉蕩起一圈波浪,頓時我的眼睛都直了。「誰?” 母親被嚇了一跳,直起身來,猛的轉過來面對著我。」除了我還有誰呢,媽。「我輕輕的吹了個口哨。

母親嬌嗔的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你個小色鬼,你爸才剛出門呢,你也不注意點,萬一你爸要是落東西在家裡了,回來拿東西不正好被遇見?」「哪兒有那麼巧,對了,媽,你和張阿姨約好十點鐘才出門,這麼早起來幹嘛呢,昨晚都沒休息好呢,不多睡會兒?」我帶著酸酸的表情看著母親。

紅著臉的母親推了我一下,「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快去洗漱一下,咱們下去吃早飯吧!」,我順著母親的力道往洗手間走去,「哎,媽,要不我們還是別下去吃飯了,我下面給您吃?」

「哈哈,你會下麵條?我在在家的時候可是連廚房都沒見你進過!」

「哎,這您可小看我了,去年您去小姨家玩了兩個月,我可是受夠了老爸那慘不忍睹的廚藝,於是自學成才,煮麵條和蒸雞蛋羹那可是連老爸都讚不絕口啊,而且下面給您吃又更簡單了,脫掉短褲不就行了?」我一邊說著一邊擠著牙膏。

母親卻是又氣又羞,過來掐著我的嘴唇不讓我胡說八道,「你要是不在五分鍾內洗漱好,我就自己下去了,廢話真多啊!」

最終母親還是沒下樓吃早飯,因為我確實想在母親面前露一手。” 王婧,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的?」我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拿著筷子在鍋裡轉圈。」哎喲,大少爺,我怎麼也得給您打電話啊,我聽周叔叔說你報考的我們市的師範大學?哇哈哈哈,真巧啊,我也報考的那個學校,你說咱們怎麼那麼有緣啊「電話那邊傳來銀鈴般的聲音,不過在笑的時候故意壓低拉長了聲音,讓我毛骨悚然,有點李大總管面對慈禧老太后的感覺。

「呵呵,真是……巧啊。」我乾笑了兩聲,隨即閉嘴不語。因為下面的吞吐突然加速,讓我不得不安心享受。也是我停頓了10來秒沒有下文了,那邊急了。「我說你怎麼不說話呢,是被驚呆了?本小姐和這麼有緣,你居然沒有感謝蒼天,感謝大地和感謝你的女神--我?」

我還真要感謝你全家。我在心裡念叨著。「我正在下面給我媽吃呢,沒空理你。要是沒事我可掛電話了。嘶……」

下體突然被堅硬的牙齒咬了一下,讓我倒抽了一口涼氣,不過我馬上還以顏色,下身使勁的朝裡面抽插了幾下。

「我沒聽錯吧,周大少爺還會下麵條?我還以為你連雞蛋殼都不會剝呢?」「你少廢話,沒事我掛了,改天再聊!」

我不顧那邊的「你膽兒可真肥、敢掛我電話、下次見面你死定了」的一系列威脅恐嚇,迅速將電話掛掉。關掉還在燃燒的天然氣,然後抱起還在身下為我口交的母親,朝臥室疾步走去。

「麵條還在鍋裡呢,不趕快撈起來吃掉就粘了。」母親在床上還不忘叮囑我,「可是,媽,現在我只想吃您!」

我不顧母親微弱的反對,迅速脫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用嘴堵住了母親那想說些什麼卻只是蠕動了兩下的小嘴,母親雖然和我發生了很多次的性關係,但是從來不主動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所以我不得不將舌頭放進母親的嘴裡,然後和她的舌頭展開了一番糾纏。不過我突然想起母親的舌頭剛剛才在我的下身上游走過,頓時臉綠了一下,只有安慰一下自己,幸好早上起來的時候我才洗了個澡。雙手伸向母親的胸前去一顆顆的解開紐扣,脫掉母親的上衣之後,我熟練的從母親背後解開乳罩,兩個乳房就顫顫巍巍的在我面前抖動,我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住了一個,然後腦袋埋著母親胸前,叼起了另一個乳尖開始吮吸。

這時候母親發出了一聲微微的喘息,母親在床上還是很保守的,和我發生性關係的時候,母親從來不說話,也不叫床,頂多舒服的時候輕輕的哼一兩聲。這一度讓我很沮喪,因為看過很多的AV電影,裡面的女主角才剛剛被插進去就叫的一個慘烈,難道是我雞雞太小?我的雞雞雖然不是很長,只有15cm,對於中國人來說已經是跨過溫飽直逼小康的水平了。或者是時間太短?距離第一次和母親上床已經有一年多了,我從剛剛開始的一分鐘必射小郎君轉變為不幹20分鍾不舒服斯基,時間也不算短啊。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不過堅硬如鐵的下身阻止了我繼續追根究底的念頭,我將母親翻轉過來,讓她爬在床上,翹起屁股,從後面掀起她的裙子,將粉色的內褲扒拉下來,我沒有脫母親的絲襪,也沒有將內褲徹底脫下來,只是讓內褲掛在母親的左腳腳踝上,因為這樣讓我感覺到更刺激。

我從後面看見母親的淡紫色陰道上面已經水波漣漣了,輕輕的剝開兩面的陰唇,裡面蠕動的粉紅色軟肉讓我鼻頭一熱,母親不滿的扭動了一下屁股,母親很少讓我直視她的性器,因為她說那樣會讓她很難堪。同樣母親也喜歡我趴在她的背上進行性交,這一點和我想通,母親是避免看到我發情的樣子讓她尷尬,而我是喜歡那種征服坐騎的滿足感。

暴漲的陽具此時已經飢渴難耐,我雙手扶著母親那包裹著絲襪的肥美屁股,將肉棒一點一點的送到母親那佈滿粘液的性器前,然後我深吸一口氣,迅猛而有力的插入了!

「嗯……」母親微微的喘息聲讓我更加瘋狂,下身像加了馬達一樣的挺動起來,而雙手將她肥美的屁股捏成各種形狀,不過有絲襪的阻擋,不能徹底的感受母親那滑嫩的軟肉,但是同時卻有迥然不同的粗糙刺激感,果然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啊!母親在我的衝刺以及揉捏下強忍著,再也沒有發出剛才那樣的喘氣聲,不過她剛開始只是偶爾往回輕輕的翹一下屁股,發展到後來和我行成默契,當我往裡插的時候,母親也將屁股往後翹,當我抽出來的時候母親又把屁股往前挺。我能從這些行動之中清楚的感覺到,母親也舒服了!

母親的舒服是對我最大的鼓勵,我繼續大力的抽插了10分鐘左右,感覺有點點累了,沒辦法,以前缺少運動啊,真是悔不當初啊,早知道我就應該從小天天練習俯臥撐了。於是我拍了拍母親的屁股「媽,您躺下,我想騎在您屁股上。」

母親的陰道偏低,所以她平趴在床上的時候我能很輕易的騎在她的屁股上並將肉棒插入進去並進行抽送,而且肥美的屁股肉是我最好的墊子。

我騎在母親的屁股上,像一個優秀的騎手正在征服一匹世界上最好的坐騎,不過母親應該是那種性格柔弱的坐騎,因為我在她的屁股上感覺不到她的搖晃與激昂。

如果上剛剛開始的抽插像疾風暴雨一樣,那麼現在的抽送就像三月的細雨一樣,溫和而綿長。我抽送著,後面乾脆直接也趴到母親的背上,整個人和母親緊貼著,只剩胯部偶爾才會離開母親的屁股,微微拱起,又迅速下壓,我輕輕的咬著母親的肩膀,時而輕吻著母親的脖子。下身的快感越來越強烈,我的動作越來越大,房間裡的「啪啪啪」聲也越來越響。終於在一陣劇烈的衝刺下,我將肉棒死死的頂在了母親最裡面的嫩肉上,然後享受著那幾秒鐘的極致快感。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眼罩
小彩的告白
淫母的誘惑
內射女友小婷
鋼琴教師
媽媽的穴真緊
學校偷窺的兩年間
在少婦新房裡做愛
兩個女友換著玩
目睹老婆被姦

熱門小說:
雙胞胎姊弟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