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疲憊的插入我老婆的乾枯而又空洞的陰道時,我就想起了《鐵血戰士》裡的一句話,電影裡那個配角死跑龍套的說:「我對著我老婆的陰道說你的陰戶好大啊啊啊……我只是說了一遍!可是我的老婆非說我為什麼要說兩遍……」

我老婆沒生育過孩子,我的陰莖也不算粗大。我至今沒有明白,為什麼一開始緊裹了我纖細陰莖的她現在讓我在她的大嘴和寬闊的陰道裡有點無從選擇?

我決定開發一個新的緊裹的地方,當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捆綁住了我老婆在她痛苦流涕中把我膨脹到極點的陰莖強插進的她的肛門時。我第一時間聽到的是一聲滿足的舒服的呻吟,而在這一聲鼓勵支持並且滿足的呻吟裡。我的陰莖失望的頹敗在了我以為緊裹異常但是相對空闊的那條肛門裡。

我抑制不住的打了她,我說我操你媽的,你這個婊子!在我耳光裡她嘴角掛著血絲大聲的嘲笑著我。在惡毒的諷刺和挖苦裡我一敗塗地的放下了我高高揚起的手。

不能離婚!因為我的岳父在他們這個地方想讓誰死讓誰死。因為他們有人陪著你死。想當年我被她的女兒「強行」俘虜的時候,當然說「強行」是為了我覺的一個男人應該有的面子。我像一個娘們一樣唾棄了跟了我很久的女友,那個沒有在乎貧窮和平凡的女孩。半推半就的成全了自己成全了我老婆要找一個帥哥的虛榮。

當我和我老婆結合的一剎那我覺的我成功了,告別了鄉村告別了貧窮告別了土裡土氣的父母鄉親。而我一次次的不接我父母的電話導致他們不再打來時。迎接我的反爾不是榮華富貴而是丈人和舅子的一個個白眼。

當我濫醉後被兩個舅子堵在了一條小巷裡被打翻在地,一隻冰涼的皮鞋底踩上了我自以為傲的英俊的臉。永遠再別打我妹妹,你要明白,你沒有了她,你就連條狗都不是。記著,一指頭都不能。當我費勁的爬了起來看著他們揚長而去的背影,吐著嘴裡的血我惡毒的把眼神放射了出去。

當我開始尋找答案的時候我才發現除了我,其他的人知道我的老婆是一條永遠都在發騷搖擺著屁股的母狗。我家的床上,KTV的包廂和衛生間,野外的車裡,到處都有她和不同男人們交合後留下的痕跡。

甚至在傳說裡我聽到一個男人洋洋得意的對我吹噓著某一天下午他和我老婆在喝嗨以後開著車去了野外,老婆爬在汽車引擎蓋上搖晃著讓所有男人都仰慕的雪白迎接著這個男人的碩壯和粗長。

男人淫糜的笑著說你知道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當他一次次大力的抽動陰莖在我老婆濕潤到不得了的往外吐著白沫的陰道時。他突然發現不知道何時自己的陰莖上已經有了一層濃重的血色,他扒著我老婆的屁股往下一看,那雙分開的細長雪白的大腿上已經有兩道鮮艷的血痕順著大腿深處在隨著一次次的抽查蜿蜒而下。那紅和白的交映,觸目驚心。

男人接著對我說,當時男人被這樣的情景刺激到濕漉漉被緊裹的陰莖馬上暴漲了一倍。而這種暴漲讓我老婆馬上的開始肆無忌憚的大聲喊叫。主要是這個婊子太白了。男人一邊唏噓著一邊對我說。嘖嘖的回憶著那天的情景。男人停止了抽動,任陰莖停留在不停索取和搖擺著的臀縫裡,你來月經了,我們停止罷。男人說。

我老婆呻吟著脫離了讓她迷戀萬分的陰莖轉過了身體,看著自己雪白的兩腿間的鮮艷,看著男人濕淋淋糊滿了淫水和血痕的陰莖,開始舔著嘴唇媚笑,你介意嗎這樣?我老婆問他。男人頓了一下說我不介意。當我老婆蹲了下來在他的雙腿間握著他因為放鬆而微微開始綿軟的陰莖用她的嘴唇開始套弄的時候,我老婆含糊的說著,我也不介意。

男人開始對著我歎息,男人說自己閱女無數從來沒有見過想我老婆這樣淫蕩的婊子甚至是賤人。男人說當自己看到我老婆嘴在自己的陰莖上吞吐著開始往外溢出紅色的口水時,他再也忍不住的扯住了我老婆的頭髮摁住了她的頭死命的把暴漲的陰莖抵進了我老婆的喉嚨處噴射了精液。男人說那是他有生以來射的最爽的一次。

男人說沒過幾分鐘我老婆喝了幾口水沖完了嘴裡剩餘的精液並且嚥了下去的時候。她馬上撲了過來。男人說:「當我看到她雪白的雙腿和腿間快要凝固的血痕時。他不由自主的又硬了。」

聽著男人講述著他如何開始了第二次狂暴的抽插我老婆早已迫不及待雙腿高揚了躺在車蓋上大張了的陰戶,並且是多麼什麼的配合和滿足。我鬆開了因為攥了太久關節有點發白的手。

我站了起來對著還在憧憬著還想再有這麼一次的男人。我對他說謝謝你這麼精彩的故事。還有件事,我就是XX的老公。再見。在他的目瞪口呆裡我轉身離去了。

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有時候我的所謂的朋友們在我到來的時候總是會多次戛然而止的話題。然後會浮現出的意味深長的笑容。我也終於明白了。原來不是我想的那樣,是我的問題。

上次的暴力導致了我出入那個所謂的家時象空氣一樣,我忘了說,我岳父住的是別墅。而他說要女兒養老所以我們住在一起。多次唾棄的白眼和行同陌路一到晚上就消失不見的老婆,我想我還是離開罷。

當我多年後踏上出生的那片土地時候我熱淚盈眶,我發現我以前鄙夷的地方在多年以後居然是如此的親切。當我推開我家的大門時,我甚至像個孩子一樣有點雀躍。我為我自己有這種情緒而不好意思。院子裡的空曠和冷清卻瞬間趕跑了我所有的想法。我馬上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而預感變成真實的過程快的讓我無法接受。

當我快步上前推開堂屋的大門時,第一時間映入我眼簾的,是屋子中間那張老八仙桌上的一個相框。像框裡一張滿是皺紋的臉慈祥的看著我站立的地方。當我顫抖著嘴唇不敢相信著渾身打著擺子的時候,一個老婦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從偏屋裡走了出來。靜靜的無語的看著崩潰的我。

我父親走了。就在我沉醉在我以為擁有了一切的精彩的時候。父親走的時候閉不上眼睛,呼哧著呼哧著看著那扇離他越來越遠的門。他希望看到的,我希望不是我。我跪在父親的遺像前用力的大力的打著自己越來越狠的耳光,在清脆的耳光聲裡母親平靜的說,我的後事已經交代給你爸的外甥了,做為他處理我和你爸的後事的回報是這院地方。這是你爸爸交代的。

母親什麼時候離去的,我不知道,當我在幾天後虛弱的站了起來離開後,我知道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了我的容身之處。

我又回到了這個城市,這個曾經滿足了我紙醉金迷的城市,我無所事事,用以前從我老婆手裡對哄和騙來的一點錢找了個破地方對付了下來。然後每天在早上坐上一輛輛公交車茫然地來回的在城市裡穿梭,看著忙碌熙攘的人群我目光呆癡,無以面對。我已經徹底的忘了,我以前是多麼優秀的一個業務員。

當一次不期然的目光交匯裡我發現了一雙久違的熟悉,而當我非常不容易的有點激動著想要招呼那雙熟悉時,那雙以往清晰明亮現在黯淡無光的眼眸冷漠的轉了過去,那眼神裡只有俗氣的中年的不齒的蔑視。我想幹什麼?說聲對不起末對她?我失望的坐了回去。我對自己說,你這個賣貨。

這天我看到了那個現在名義上還是我老婆的人。她花枝招展嫵媚異常的鑽進了一台看上去非常高檔的車裡。看著車揚長而去,我惡毒的想著這個婊子今天會不會大出血而死?當我咬牙切齒的回到住的地方,才想起來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遊蕩,我已經沒錢了。

我想,是到了該瞭解的時候了。

我給我老婆打了電話,電話裡我冷靜的平靜的說,出來見一面罷,一切應該結束了。我老婆在電話裡不屑的說有什麼可結束的?不是已經結束了末?我馬上卑微著可憐著,我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千年修得共枕眠。想想我對你的好!最後的一面,讓我見見罷。感覺著電話那頭的猶豫,我卑微的補充著,我明天就要離開再也不回來了。也許是想起了什麼,她開始乾脆的說,你在哪?

事情和我想像的一樣,由於我一貫的討好巴結以及我不怎麼強硬過的性格,她很輕鬆的一個人來到了我住的地方,這個沒住幾個人的待拆遷區讓她很是鄙視和唾棄,你看你現在怎麼混成這樣了她噁心的看著我說。我阿諛著媚笑著說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能沒有你。說著我打開了門,把翻著白眼的她帶了進去。

我冷笑著坐在屋裡唯一的一張大板凳上看著破床上棉被裡裸露出來雪白的大張的那兩條長腿,曾幾何時這雙雪白美麗的長腿絞出了我多少次的高潮,而它們現在只是無力的癱在了那裡,徹底不再高揚不再囂張。

那是當然,當我關好門看著她鄙夷著環境的後背正要說什麼的時候,我憤怒的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掌切在了她的後頸上,居然和電視裡一樣,她哼的一聲就癱軟了倒了下去,我哈哈一笑翻出了買好的尼龍繩,脫光了她捆好了她把她放在了床上。

我站了起來,面無表情或者是猙獰的走了出去,鎖好了門我朝著我早已經鎖定的人走去,那個流浪在附近身材魁偉骯髒破爛沒有智商的乞丐。選擇他的原因很簡單,一次偶然的路過我被他從破裂的褲襠裡磊碩了垂下的那條陰莖所震驚,我可以保證這條陰莖比我在任何一部歐美的A片裡所見到的誇張也毫不遜色,因為光是從它的綿軟狀態就可以猜到它勃起後是如何的猙獰。

從有了這個想法的時候我一個包子一支煙的假裝了路過扔了給他,沒多久他遠遠的見到我就開始討好的憨笑,我想可能他一點也不傻。我走到他的面前,我說著打著手勢讓他明白,他順從的站了起來,留戀的看了他的一堆破敗,唯唯諾諾的跟著我走了過來。

關好了門,我沒有理會站在屋子中間的乞丐,我逕自的走了過去,一把掀開了開始蠕動著的被子,我老婆驚恐的眼神告訴了我她現在是多麼的恐慌,我看著她被我用她的內褲塞住的嘴嗚嗚著我對著她甜美的微笑了,我走到乞丐的身邊,拉著他的手往床前走去,乞丐有些抵抗,抵了身體不知道怎麼是好,我用了點兒力,把他拽到了床前,一把把他推到了在我老婆赤裸裸的身體旁邊。

我摁住了他的手,把它摁在我老婆保養的高聳的完美的很有彈性的乳房上。我帶著他的黑手在雪白的乳房上揉動著用力的捏著,我想他一定是感受到了舒服的綿軟和溫暖,慢慢的不再隨著我的手的擺弄,開始貪婪的捏揉了起來。我覺的自己很成功。

我老婆在乞丐的黑手蓋上去的一剎那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挺動著身體想要擺脫開來,很遺憾,對於一個雙手被捆綁在背後的人來說很困難,我一邊鼓勵著乞丐繼續,一邊開始脫去了自己的衣服,看著我老婆看著我居然還在憤怒的眼神我笑瞇瞇的跪在了她的腿間,抱著她的腿我把早已經勃起的陰莖抵在了她的肛門上,我看著她說你知道的,儘管我不喜歡這裡,但是沒辦法。

說著我低下了頭,一邊抵抗著她希望合攏的雙腿一邊往龜頭上吐著口水,當我的陰莖頂開了她已經不怎麼緊閉的肛門時,她放棄了似的不再掙扎,兩眼空洞的看著屋頂,綿軟了身體任我抽動著,我笑了,我說別著急,其實我根本不想幹你,只是……我點點了乞丐,我說他得有人教,而乞丐看著這一切喉嚨裡開始呵哧呵哧,捏著雪白乳房的黑手越來越有力的捏揉著。

看著我老婆的漂亮的面容開始隨著揉捏扭曲著,我開始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把她的雙腿抱起壓了下去,把她折了起來,為的是讓乞丐更好的看到陰莖是如何在她肛門裡進出,我故意的誇大了臉上舒服的表情,大力的起伏著身體,讓陰莖盡根的快速沒入在她的肛門裡,看著她嗚嗚的搖擺著頭身體開始抽搐著想擺脫,我憤怒了,我騰出了一隻手打在了她的臉上,看著她憤怒的驚愕我又開始笑,我說別這樣,我是非常希望你能享受下面的過程的。

說著我誇張的大聲吭哧著把陰莖全部插進她的肛門裡抽搐著射出了精液。因為我已經看到了想要的東西,乞丐已經完成了勃起,那條充滿了爆起的紋路的陰莖誇張的從褲襠的破裂處頂了出來,耀武揚威的在那裡衝動不安的跳動著。

我強行的把她的頭扭了過去,我喘息著笑著說,LOOK,這就是我為我們的婚姻結束為你準備的禮物,我希望你到今天為止還沒試過這麼大的。看著我老婆眼睛裡的驚恐我呵呵的笑了起來,我讓了開來,把乞丐引導在了她的兩腿間,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陰道裡已經開始往外溢出著透明的液體,慢慢的滑落在了還在一張一合彷彿呼吸著往外排擠著精液的肛門上。

我鼓勵著乞丐像我一樣脫去他的那一身破爛,乞丐照做了,當他脫去衣物的時候我和我老婆都瞪大了眼睛,我是驚奇,而她是驚慌,我們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可以骯髒到這樣一個地步,乞丐滿身的污垢已經像鱗片一樣結成了大塊大塊的痂,而讓我沒想到是乞丐的身上居然已經有好幾個地方在潰爛了流淌著黃黑色的膿,我馬上往後閃了閃。

同時發現乞丐猙獰的大龜頭附近也有同樣的現象,我惡的一身冷氣席捲了全身,馬上穿好自己的衣服,當我慌張的穿著衣物的時候我看見我老婆看我的目光裡有一種絕望的哀求,我一時間楞住了。在那一瞬間我動搖了想放棄想阻止乞丐的進入。

今天我終於想起那天讓我放棄阻擋的理由,我想起和她結婚的那天希望父母來,而被拒絕的理由是不相襯,我猶豫著答應了。我想起婚後想讓父母來看看,這次拒絕的理由是她的父母不喜歡。我又猶豫著答應了。

我想起我父母打來電話被她野蠻的搶去說我很幸福過的很好馬上要入贅她們家連姓也要改。我憤怒了一秒。為什麼只有一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她掛了電話笑著解開了我的皮帶含住我的陰莖時。我居然不憤怒了。

其實我不恨她,到今天我恨的只是我自己,而不好意思的是。我把對自己的憤怒轉嫁在了她的身上,我很卑鄙……

乞丐在她雙腿間的陰道和肛門之間猶豫了,迷茫了半天困惑的看著我,出於恐懼我沒有實現前面幻想了要指導的想法,我費解的虛空指指點點著,我的目的是她的肛門,乞丐大概的明白了,學著我的樣子一手拎起老婆的一條腿,一手扶了胯間粗壯暴長的陰莖,抵在了我老婆的雙腿間,腰間開始用力的頂了進去。

看著乞丐的呲牙咧嘴看著我老婆開始扭曲的面容和痛苦的表情,我知道乞丐已經如我願的進入了我希望的那個地方,我靠近了一點,看清楚的我倒吸了一口冷氣,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的肛門可以被擴充到這樣一個地步,我老婆隨著乞丐陰莖的深入開始不安的扭動著身體,表情居然也開始猙獰,當乞丐呼了一口氣的時候我看見乞丐的陰莖基本上已經插進了我老婆的肛門。

陰莖根部肛門被誇張的擴成一個半圓箍在那裡,從乞丐的表情上我知道他非常非常的舒服,在習慣了開始的緊箍以後乞丐開始慢慢的試圖抽動起來,而這個時候我老婆嘴裡的內褲再也不能阻擋她的喊叫,一種我從未聽過的嘶喊和喘息從內褲和嘴角的縫隙裡撲出來。當乞丐不管不顧的開始發著力抽動著他的陰莖時,我聽到了一聲滿含絕望的痛苦的悶吭。

我看見了,乞丐的陰莖上沒過多久就帶出了一絲絲的血痕,慢慢的血液的面積越來越大,在血液的蜿蜒中我老婆的胯間開始變的漆黑一片,慢慢的隨著這種蜿蜒我老婆的雪白的雙腿上也開始有了黑色的痕跡。看著乞丐喘著粗氣噴著口水用力的吭哧著。

我開始慢慢的往後退,我有點看不下去了,當我在空間不大的房間裡退到無路可退時,我看到的是令我今生難忘的詭異的一場情景,一個滿身骯髒遍體流膿的人慢慢的把自己的骯髒和漆黑蜿蜒到了他身下的那個人身上,黑色的水漬慢慢的掩蓋了雪白的乳房,大腿。

而更讓我喘不過來氣的是在他們交合的地方,隨著陰莖粗暴的進出大股大股的鮮血不停的湧了出來,先是床單,然後順著床單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上,沉重到每一滴血滴,都可以在地面上砸起一個小坑。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大聲的喊了一聲,打開了門跑了出去。

那天我不知道跑了多遠,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怎麼樣最快的離開這個地方,這個讓我無法再呼吸的地方。

我為什麼要死?我想,就讓我這樣卑鄙賤格的活下去好了,這未嘗不是一種很好的懲罰。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