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西安,一個很古老的城市。

我第一次來西安的時候,才18歲,那是為了讀大學。後來在大學裡認識了我老婆,關係一直持續下去,雖然有時候也爭吵,最後還是邁入結婚的殿堂。現在我老婆已經懷孕了,關於我和她的故事,我不想在這裡敘述,我現在想講另一個女孩子的故事。

她的名字叫章兒,很抱歉,我在這裡用了個假名。我認識她的時候,她19歲,我26歲。我們是在上網的時候認識的。那天我加上她後,就問她,願意聊性不,於是我們就開始了彼此都認為是痛苦的生活。

那天她打開視頻,我看見她的樣子,並沒有驚艷的感覺,也就是鄰家一女孩子。她告訴我她有一男朋友,現在兩人在同居,所謂同居也就是她男朋友經常去住在她那。我問她做一夜情不,她很遺憾的告訴我,為什麼昨天沒有說,因為她昨天想做,雖然她沒有做過。就這樣我們反反覆覆,最後她還是沒有答應做。但彼此留下了電話號碼,實際上當時我對她並不抱有什麼希望。

卻沒有想到,在第二天,收到了她的短信,她說想做我的情人。我的第一反應認為她是個騙子。於是我就告訴她,我很喜歡女孩子用嘴讓我舒服,來試探她的反應。她回信息說:「可以,但是不知她的技術好不好。」接著她又說:「她會有什麼好處呢?」我反過來問她:「你想要什麼好處呢?」到此,我們結束了這一天的聊天。

我們第一見面的時候,距離那天已經是半個月了,中間的事情紛紛雜雜,如果有機會會在以後的章節中講述一下。那天我們見面是在秋天,天氣有點陰涼,和現在的氣候差不多,黃昏的時候風吹在人的身上,會感到涼颼颼的。我來到她身邊的時候,她已經站在樹下等了我很長時間,想起來真是很抱歉。當時太陽已經下山,天空灰濛濛的,後來就深黑一團。旁邊的幾個路燈倒是光閃閃的。後來我們一起去了肯德基,她吃了一個漢堡,還喝了一杯橙汁,再後來我們來到房間裡。

做愛之前,我們還去沖了澡,當時水不是很熱,房間裡的暖氣也不是很熱,我很憤怒,就又穿上已經脫掉的衣服,去找老闆。老闆倒是很爽快,答應馬上就加大暖氣供應,而實際情況卻是,房間溫度一直沒有什麼變化。後來由於一直在被窩裡和章兒纏綿,也就懶的和老闆去磨嘴皮。

關於和章兒做愛的細節,我不想多說,不過她卻給我一定的刺激。我剛進入她身體的時候,她睜大了眼睛看著我,然後對我說:「幹我。」我當時就愣了一下,在她之前,我雖然也接觸過好幾個女孩子,卻第一次遇見這樣直接的。做完後,她對我說:「你喜歡騷貨不?」

中間還發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在我們做的過程中,她男朋友打過來電話,當時他在外地,我們停止了運動,章兒就開始和他聊天,語氣有點冷淡,但是過程很鎮靜,我就把下面湊到了章兒的臉邊,章兒看了看我,就一口含住,然後一邊通話,一邊做動作。

以前我是不會這樣做的,也從來沒有這樣想過,那是我和另一個女孩子做愛的時候,她的電話響了,當我禮貌的退出,準備等她接完電話後再進入,沒有想到她卻一口含住,當時讓我很刺激。所以章兒對於我並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女孩子,而我對章兒也許是第一個,當然我沒有問過,但是在以後的談話中,我感覺出來的,當然至於是不是,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了。

其實我第一次親眼見到章兒的時候,是讓我很吃驚的,她和視頻上的樣子有很大的差別。現在很多女孩子在視頻上是個美女,但是現實中卻是醜不可言,但是章兒是個例外。她身材纖細,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一直喜歡瘦瘦的女生。她的樣子很清秀,感覺是鄰家的妹妹。如果我只見到她,而後來沒有和她做愛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想到,她在床上是很瘋狂的。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我們第二次做愛,是在我住的地方。

我見到章兒後,她對我說:「去你那吧。」我現在想起來,也許她對第一次做愛的地方不是很滿意,也許是不想讓我再花費房錢。

我當時就租住在一個城中村的房子裡,住在2樓,有一個房間,還有一個客廳,外帶廚房和衛生間。房間裡只有一張床,是個雙人床,還是我以前在外地讀書的時候,我老婆自己去買的,當時我們還沒有結婚,她就住在集體宿舍,一般週末才在我那裡過夜,她卻沒有想到那裡卻是我和她之間的秘密地方。

我和章兒來之前,還去買了蛋糕,因為她告訴我她很喜歡吃蛋糕,尤其是奶油的那種。在那張雙人床上,我把蛋糕塗在我身上,章兒都會去吃掉,而且是舔的乾乾淨淨,我本來也打算塗在章兒的全身,用舌頭給她快樂,但是最後,只是塗在她的胸部。

我現在想起來,才知道我當時的動機並沒有章兒那麼單純,而我只是一個利用者。所有的悔恨與懺悔都是在冷靜之後,獨自一人思考的結果,對於我和章兒的故事,也是我很多天反覆糾結的產物,她一直要求我寫我們之間的故事,我一直在拒絕,而今天我在寫,她卻不知道了,我也不想讓她知道。

章兒的胸部不大,但很結實,是我喜歡的那種,有一次我親她胸部的時候,她對我說:「我最喜歡人吃我咪咪了。」我和章兒的一個默契之處在於我們親吻的時候很長,花樣很多,舌頭在彼此口中糾纏,有一次竟然親了15分鐘,這創造了我親吻的記錄。

在接下來的一次做愛中,我和章兒約好晚上,但是早上的時候,她發來信息說:「她不能來了。」我問她原因,原來是她大姨媽來了。我就很鄭重的告訴她說:「我們見面又不是為了做愛。」這是一句連我都不相信的鬼話,章兒卻相信了,晚上她到我這裡來,我撫摩著她的頭髮,享受著她的口舌服務,持續了半夜時間,最後沒有出來,結果第二天還是要求她繼續。

我在這裡不能不說,章兒是我遇見女孩子中,口舌服務最好的,她會把分身含在口中,然後螺旋式的上下吞吐,尤其深喉時間非常長,她還會照顧到我的蛋蛋那裡,我當時就認為章兒的男朋友調教手法十分出色。我就很好奇的問章兒關於她男朋友的事情,章兒告訴我,他很喜歡剃毛毛,所以章兒下面很長時間是光光的,我就告訴她,我也要修剪毛毛。章兒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做,一直到現在。

回憶總是很痛苦的,更多回憶痛苦的本身在於失去,而失去的東西卻如海市蜃樓一樣,在你腦海裡看得見,卻摸不到。我現在還和章兒生活在一個城市,只是不在見面。我知道她住在哪裡,她也知道我現在的住所,也許只是對方無法忘卻過去,所以一切都不是那麼釋然了。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是說深喉的,說深喉其實就是1975年美國的一個情色篇,英文名字叫Deep throat,當時被20多個州封殺。看來所謂的美國也並非是想像中的開放,至少在1975年。

有一次我和章兒一起回我住的房間,經過一個小胡同口,那是一個大約有近500米左右的胡同,寬度有1米5左右,在西安這樣的胡同很多。那天天色已黑,大概是晚上9點多,我和章兒走在了路中間,我對章兒說:「現在沒有別的人,趕緊親一下。」

章兒明白我的意思,就迅速蹲了下去,把我掏出的下身,含在口中,來回在口腔中運動。當時感覺特別刺激,四周無人,整個胡同裡有一個女孩子在為一個男孩子做Deep throat,大概做了有一分鐘,畢竟擔心被人發現,終歸不是一件好事情,終歸不是正大光明在光天化日下的舉動,但是這一刻,我一直記得。

回到房間內,我感覺在胡同裡不過癮,剛閉上門,就把章兒往我身下拉,章兒很賣力的在討好著我。我感覺不到在她口腔裡有任何阻礙,所以我一直認為章兒的技術是很棒的。

我以前也遇見過一個Deep throat很棒的女孩子,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原來性是這樣的美好,可惜我只和她做過一次,具體說是兩次。在一個下午做的,當時做完後,她很依賴的依偎在我的胸口,但是被我有意識的閃躲,我還清楚的記得她當時臉上的失落。走出房門後,我在前,她在後,一直走到車站,互相說了一句再見,就永遠也沒有見過。

和章兒在一起,其實在開始的時候,我就以為我們的關係很快的結束,和我往常的女孩子一樣,卻沒有想到,前三次的做愛,只是我們的一個開始,而後面的故事,卻是那麼的長。

今天看了一本書,才知道杜鵑的別名叫子規,此外還有很多其它的名字。名字就像是每個人的代號,代表著所有自身的符號。很多人總以為換了一個名字,就可以忘卻了現在所有的,可實際上,到最後你才會發現,你還是你,沒有什麼改變。

我和章兒認識後,她每隔一晚上就會過來陪我,其餘的時間就陪他男朋友。

也就是說,我們一起擁有著章兒的身體,如果我是一,三,五,那麼他就是二、四、六。雖然聽起來總是那麼彆扭,可事實上生活一直在繼續,在當時誰也沒有現異常,如車輪般像前推進。

每次做愛前,我都會和章兒在一起熱吻,然後脫光衣服,身體糾纏在一起。

有一次,我說我們玩點刺激的吧,告訴章兒準備用繩子綁住她的手腳,然後再做愛。章兒答應了,我卻找不到繩子,最後臨時想出辦法,解開鞋帶,綁在章耳的手腳上。想像很美好,但是做愛時候很彆扭,至少在換體位上感覺很困難,最後把腳上的鞋帶解開,這樣雙方都有了自由的發揮。

在章兒之前,我和另外一個女孩子也玩過捆綁遊戲,當時用的是她的內衣,她翹著屁股,趴在我的面前,眼光望去,粉紅的私處有幾根黑色的毛髮。她的毛毛不是很多,應該是我見過最少的,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傳說中的白虎。

我從後面進入她的身體,會感覺她的收縮,我不能不承認她的緊縮性是來源於她平時做愛很少。

她告訴我她有個男朋友,在高中談的,不過分手了,讀大學不在一個城市,但是放假會在一起做愛。她的第一次把身體交給他是在高中時代,而大學時代的性愛次數是很少的,她現在已經工作了,一個不錯的單位,主要是有個不錯的老爸。

她還告訴過我,他們曾經玩過用棒棒糖放進她的下面。我聽到後有點激動,告訴她,我也要玩。她答應了。所以第一次見我的時候,就在包裡帶了一個棒棒糖,後來她取出來交到我手上,我一點點的塞進她的下面,最後看著棒棒糖完全進入她身體,最後只剩下一個細細的小柄。我輕輕的抽動,她臉上露出異常的表情。來回幾下後,我感覺不是很過癮,就找了一個小黃瓜,洗乾淨後,用套套包住,塞進她的身體,這次的動作更輕。

後來我讓她自己動作給我看,她很聽話,不過我最後發現我對所謂的SM,是沒有很大興趣的,所以就再也沒有和她做過類似遊戲。事實上在做捆綁遊戲的時候,我用她的腰帶抽打著她的屁股,不是很重,主要是擔心她痛,雖然她說不痛,但是我仍舊沒有用力,由此可見,我還是一個好男人。

後來我總結了,痛苦的根源在於你太好,所以就是你想不停的更換姓名,你還是你,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和章兒在一起的日子,每天她來找我,我都會去車站接她,然後一起進入房子,再然後就在一起做愛,再然後就摟在一起睡覺,一直到天亮,我再把她送到車站,看著她離開我。有一次,我送章兒走後,就收到她的信息,她告訴我,我的好她永遠都會記得。這讓我很感動,但是沒有告訴過她,她不知道。

我和章兒做愛的時候,我喜歡她騎在我身上,她的屁股扭動的很厲害,這讓我能清楚感覺到她身體部位。有一次,她一邊做一邊對我大叫,我要做你老婆,我要做你老婆。我沒有說話。後來她也不說,就一直在那動,最後我軟在她的身體裡,她趴在我的身上,誰也沒有說什麼,最後進入夢鄉。

我是一個不相信愛情的人。

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她是一個相信愛情的人。所以她會不停的做愛,而且和不同的人做愛,她說她只想通過做愛來找一個真正愛她的人。而我和她一樣,也在不停的做愛,和不同的人,可目的大家卻是相差很遠,我只是通過做愛來證明愛情的虛無。

我們一直在尋找自己的東西,我對她說,如果有人知道你是一個喜歡做愛的空姐,會掉下眼球的。她的外表很甜美。她對我說,那麼你呢,我沒有說話。

她也有一個男朋友,她男朋友有淫妻情節,每次做愛都扮演她的同事,同學或者鄰居來和她做愛。有時他們還扮演古代的老爺和小妾,或者小叔子和大嫂。

他們需要愛的激情,至少在做愛上是這樣。他們在公園裡做過一次,她對我說,她完全沒有感覺。

我也在公園裡做過,和一個嬌小的女孩子,那次她有備而來,在我準備進去的時候,她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套套,然後才讓我進入她的身體。那時天色已黑,我們在一個公園裡,採取的是傳統的男上女下,她把衣服鋪在上面。我感覺很刺激。

在之前的幾天,在公園裡,我還在她的口裡出了一次。當時我問她有沒有口過,她說沒有,我告訴她現在大家都這樣做,就按了下她的頭,她很自覺的低下頭,含住我的下面,上下吞吐,技巧不是很好,但是刺激的感覺充斥著我的整個身體。

當時我們坐在長凳上,中間還有好幾個人過去,看起來都是情侶,在找一個合適的地方愛撫或者做愛。每次有人經過的時候,我都示意她不要動,她就緊緊的含住我的下面,等人走後,繼續運動,最後噴射在她口中。她有一個男朋友,不過已經分手。也做過一次一夜情,她說什麼姿勢都做了,就是沒有用口。

我和章兒也在公圓裡做過一次,當時還是白天,也在樹林裡,不過樹木很稀疏。不遠處還有一對男女,女孩子趴在男孩子的腿上,長長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臉孔,外人一看就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我也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就讓章兒趴在我的兩腿間。當時氣氛很激情,但是最後我沒有出來,那對男女走後,我們還路過他們坐的地方,留下幾張衛生紙,太沒有公共意識了。

後來章兒已經很倚賴我了,我對她說,如果你要和他做愛必須要得到我的同意。本來是一句戲言,章兒卻是當真了。有一次晚上,我正和我老婆在床上的時候,章兒打來電話,我嚇了一掉,趕緊關掉。早上打開電話看到章兒的短信,她說你不接電話,就別怪我了。原來是他要和章兒做愛,章兒向我申請。後來我問章兒做了沒。章兒點了一點頭,還說幫他用口了。

每天都有新的愛情生長,也會有舊的愛情死亡。愛情就像是人的生命一樣,有開始,就有結束,所以萬事萬物,都不能逃脫命運的詛咒,愛情也一樣。法國大革命的時候,有句著名的口號叫作:越是要做愛,越是要革命;越是要革命,越是要做愛。可見性愛的本身已經完全超越肉體的束縛,可以涵蓋很多領域。

和章兒做愛久了,就會想很多做愛的花樣。我對她說:「我再找一個男孩子吧,我們一起弄你。」

當時我正在她的身體裡,她微閉著雙眼,羞紅的臉腮輕柔的對我說:「那你找。」

我說:「好啊。」

我就把一個手指伸進她的口中,她頓時很貪婪的舔吃著,從我的一個手指舔到另一根。

有另一個女孩子曾經舔吃過我的腳趾,她很愛我,最後愛到想完全霸佔我,所以我離開了她。那次她來紅了。當時我躺在床上,她激情的在我臉上親吻,隨後滑落在我的胸上,再到小腹,包括我的兩腿之間,順著我的雙腿,最後一一的含住我的腳趾。我感覺全身都飛了起來,但是我的下面卻是軟軟的,她事後也問我為什麼會是軟的,我也答不上來,只好對她說,那是因為別的部位太舒服了。

章兒還有一個姐姐,比她大兩歲,不過我沒有見過。在做愛的時候,我經常對她說,要不叫你姐姐一起。她每次都會反過來對我說,把你老婆叫上,我們一起。她知道我不會讓她見我老婆的,她很好奇,有好幾次要看她的照片,但是都被我拒絕了。

我不認為這是個錯誤,也許現在對於她所有一切都是一個幻想,隨時可以破滅,如果她見到一個具體的影子,就會有一個真實的假想敵,到時一切不可收拾的時候,對於所有人都是一個痛苦,包括她在內。

章兒認識我以後,很快換了個新工作,她的同事還有一次見過我,對她說,你男朋友很帥啊。章兒對我說這些的時候,臉上很幸福。我的心情卻是很不好。

章兒的新工作制服很好看,上身緊緊的,下身是個好看的短裙,我看到她的制服就對她說,我要你穿著這個和我做愛。在床上,章兒從裙子裡脫掉內褲。我讓她趴在我的身前,從後面掀起她的裙擺,露出她的屁股和一抹叢林,我拍打著她的屁股進入她的身體,她回應著我的動作,會不停的回頭向我拋色色的眼神,晃動著她的小屁股。

本來以為一切都是這樣發展,卻沒有想到突然發生了一件事情,改變了整個的生活節奏,我和章兒的關係出現了認識她以後最後的裂痕。

好幾年前我有一個愛好,就是寫小說,其中有一篇寫了一個古代的妓女,她每天晚上辛勤工作,白天就在院子裡曬日光浴,下身當然赤裸,毛也沒有了,早就自己修剪光了,這樣可以治癒婦科病,還不用打針吃藥,相當的環保。

後來又多了一個愛好,就是收集小說,昨天在ebook裡下載《巨豆圖書館》,金幣竟然用光了,後來想進原創論壇都進不來,最怒的是,小說解壓出來竟然是壞的,看來所有的事情在它的發展過程中都會有意想不到的另一面,生活總充滿著變數,隨機數學是很好的讀本,建議有興趣的朋友去讀一下。

章兒很喜歡我的那一篇小說,每次更新出來,都會第一個去留言。她還喜歡看我收藏的小說,讀到情濃處,雙腮嫣紅,會不停的看我,媚眼如絲。

我用手輕輕的放在下面,感覺已經很濕潤了,有時候會在裡面抽動幾下,但是時間不長,最多的時候,是在外面輕輕的捏弄,最後手指上全是水水。

在做愛的時候,我會把粘有水水的手指放進她的口中,模擬另一個男人停在她身體裡。

開始章兒同意我叫一個男人一起愛她,後來只同意我和他男朋友一起愛她,當然這只存在做愛的過程中。

事後我沒有問過她,我好像沒有這樣的慾望。所有的慾望只在做愛的過程升起,最後又在做愛的尾聲湮滅。也就是說在沒有做愛的時候,我是一個好人,在做愛的時候,我就不是一個純粹的好人。

斑竹kutt也是一個好人,在我金幣被扣完後,他安慰了我,給了我幾個金幣,證明了他是一個好人。我也是一個好人。證據是:我曾經用行動證明了我好人的本質。

***  ***  ***  ***

有一次,我遇見了一個女孩子,但是沒有見過面,她的聲音很好聽,讓人有暖洋洋的感覺,後來我就約她一起做愛,她答應了。

我見到她的時候,頓時很失望,她是我見過長相最差的,很胖,沒身材,很丑,無相貌。後來有一個朋友說,聲音好聽的女孩子,長的都不怎麼樣,我對此深感贊同。

在我的那張雙人床上,她把我姦淫了。

她騎在我的身上,肥大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動,我閉上了眼睛,希望這一刻即快結束。等她發洩完後,馬上含住了我的下身,實話說,我當時除了有噁心的感覺,絕無他念。

很快她要求來第二次,被我拒絕了。本來第一次我就想拒絕她,但是為了不傷害她,我還是承受了,這說明我是個好人,第二次我拒絕了她,說明我好的還不夠純粹。任何純粹的東西最後死亡的都比較早,所以我拒絕純粹。

她有一個男朋友,好像還是軍隊的,從那一次後,我再也沒有和她聯繫過。

***  ***  ***  ***

我還進過一個女孩子的屁屁,但是也不是那麼純粹。事情是這樣的。我認識了一個女孩子,聊了20分鐘,我們就一起約好做愛。

後來我們進了學校旁邊的賓館,她很小心,說她弟弟就在這個學校讀書,擔心被他看到。

在房間裡,她吃了我的下面,技術還好,她說是她以前的男朋友教她的,我們在做的過程中,還轉戰到浴室,在那裡我進入了她的屁屁,她也同意了,但是進去後,她大叫起來,說很疼,我就動了幾下,很快出來了,這從另一個方面說明我是一個純粹的好人。

她在和我做的時候表現很主動,我想主要是好久沒有做了吧,她和男朋友分手有一段時間了,她說她很喜歡做愛。她現在還是一個學生,讀大四。她告訴我她們宿舍還有個女孩子的口號是,讓所有男人都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本來我想把她發展成一個很好的對象,用來一起做3P呢,但是她後來的舉動讓我很反感,所以就沒有做成。不知道這對她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具體事情是這樣的:

做完後,她竟然從包裡拿出了一根煙,自顧自的吸起來,這讓我很反感。我不抽煙,更不喜歡抽煙的女人,何況是一個在我面前光著身子抽煙的女人,我可以看到她的奶子挺在胸前,可以看到小腹下面濃密的毛毛,如果想看,更能看到兩腿之間女人的秘密。可所有一切被她破壞了,大煞風景。所以當時很快就匆匆告辭了。

她後來還給我信息,問我能不能再繼續。我想她那天應該是想做愛了。但是我拒絕了她。從這方面看來我好像又不是一個純粹的好人。

***  ***  ***  ***

我也進過章兒的屁屁,也是在她同意以後,不過也只進去了一小段,我擔心她太疼了,事實上她並沒有說疼。這從另一個方面說,我在做愛的過程中,確實也具有好人的一面,至於純粹與否,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後來章兒對我說,我是第一個進她屁屁的人,我很高興。

和章兒做的久了,就喜歡玩一些花招,我在做愛的時候,就問她,是不是在和爸爸在做愛,她就在那叫著「和爸爸在做愛」,我就說那媽媽呢,是不是被鄰居大叔插著呢,她也很快的回應著,「就是呢,媽媽被插著呢。」我說你經常回家,是不是被爸爸上呢,她就很細節的回應著我。

我們經常做這樣的角色變換遊戲,樂此不疲。

***  ***  ***  ***

另一個女人就不喜歡這樣的遊戲。

她是我做愛對像中年齡最大的,當時我26歲,她36歲。她那天穿著一個紫色的內衣,那是我事先交代她的,讓她穿著性感的內衣來見我。

我和她做第一次的時候,只是單純的運動,沒有什麼好說的。我還和她做過第二次,那是第一次結束後的一個星期,她又打電話叫我,說是感覺我很好,主要是談吐方面。

我現在認為,她的心中我一定好的很純粹。

那次我躺在床上,看著她一上一下的吞吐著我的下面,想起她告訴我她還有個10歲的兒子,感覺很興奮。我還在視頻裡見過她和她的兒子,小傢伙長的虎頭虎腦。如果他要是知道,我曾經和他媽媽上過床,她媽媽在我的身下婉轉呻吟會是什麼反應。

她住在另一個城市,是坐火車來看我的。在火車上她和我發短信聊天,我們就商討怎麼做。

我說:「你一下車,我們就在車站裡做。」

她說:「好啊,不過會被人看見的。」

我接著說:「怕什麼啊,誰看見,就讓他一起加入好了。」

我們還說了好多做愛的方式。

其實做愛最重要的是做前的情緒,事實上,等你做的時候,才會發現一切都是那麼索然無味。

她的口淫水平讓我很失望,我一直以為年齡大點的女人,經驗會豐富些,但是她證明了我的猜想是錯誤的。好幾次她的牙齒都碰到我的下面,這讓我對她很失望,不過時間長了,也就好了。這只能說明她老公平時對她教導不力。

她還告訴我,她是一個學校的語文老師,有一個男老師曾經勾引她,她告訴她老公,她老公說,那肯定是你平時發騷呢,她是笑著說的。

她的身材不錯,凹凸有致。她是第一次背著老公做愛,但是看不出有什麼緊張情緒,女人如果心變了,和男人一樣,都是很快忘卻一切的。

***  ***  ***  ***

章兒陪我的時候,我會說我要懲罰你。她說為什麼,我說因為你陪他了。

那她說,你想怎麼樣呢。我說,我要射你嘴裡面。她點點頭同意了。在做愛結束的時候,我會對她說,快點,我快出來了。她很快的起身,含住我的下面,讓它在裡面噴灑,一滴不剩。

***  ***  ***  ***

和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聊過純粹的話題,她告訴我,她本身就是純粹,換句話說,她的一切行為都很純粹。

她告訴我,她和她老闆做愛,雖然那個男人的年齡可以做她的爸爸。他把她關在一個房子裡,然後脫光她的衣服,用各種姿勢來享用她的身體,就這樣呆了一個星期,得到一筆錢。她說這純粹是為了錢。

她還告訴我,她每天都在房間裡高潮的大叫,那種痛快充斥著每個細胞,每次他進入她的身體,她就會想像是人民幣塞滿了她下身的通道。她說她很純粹,完全是為了錢。

她還有另一個純粹的地方,她有很多性玩具,那是她老公買給她的,每天都會輪流塞進她的身體,她的下身很潤滑,禁不住挑逗,水水就會打濕她的內褲。

她老公會為她用口,直到她筋疲力盡高潮的到來嘎然而止,她還說她的一切都很純粹,是為了愛。

我告訴她,你是一個好人。

***  ***  ***  ***

世界上有很多好人和壞人,夾雜著很多的純粹與不純粹,歷史的前進,總在人的一念之間,人生也未嘗不是,我和章兒的關係一直伴隨著生命在前行,對於我們,經歷越多,就會有越多的不純粹,最後每一個人都從一個好人,變成了一個不純粹的異思想者。

今年西安的冬天不是很冷,據說歐洲那邊氣溫很低了,全球還在為氣候變暖爭爭吵吵,這好像不關我的什麼事情,作為一個普通的人,活著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當年讀余華的活著,感受到文字的感動,我一直認為中國最好的作家是王小波和余華,最近在看不惑之天命大姐的文章,寫的很好,我很少誇人,她是個例外,奇怪的是她好像已經在論壇消失很久了,期待她的歸來。

再從冬天說起,章兒的男朋友是成都人,這裡就叫他樊吧。有一年冬天,章兒跟樊回了成都。章兒說他家的旁邊有很多山,他們還在山上做過愛。

章兒告訴我,那天雖然太陽依然掛在天上,空氣還是有點冷的,她把褲子和內褲脫到腳脖處,會感到涼氣撲在她的屁股上,還往她的裡面鑽。

章兒還說,她的下面其實已經濕了,在他們爬上山後,樊就一直在撫摸她,開始只是在摸她的奶子,後來樊就把手探進她的下面揉搓起來。

山上有很多樹,後來樊就靠在一棵樹上。章兒把樊的雞雞掏出來,用嘴含住上下吞吐。

關於章兒的口技,我在前面也有所提及,剛認識她的時候,她問我喜歡什麼樣的女孩,我對她說喜歡口交好的女孩子,然後反問她的技術是不是很好。她對我說她不知道。不過她第一次幫我口交的時候,我就認為她的口交水平至少可以排到我經歷過女孩的前三。

章兒對我說她在山上幫她男朋友口交的事情,這讓我感到很嫉妒。我會想起他們在山上口交時的情景。我想當時樊應該斜靠在樹上,章兒就半蹲在他的褲襠旁,先拉開他的褲鏈,這時樊的雞雞應該變的很大,章兒用嘴輕輕的含住樊雞雞的上端,然後套弄。

章兒幫我口交的時候,很長段時間都是深喉的,我的下身會在她的口腔內膨脹,感覺在她的口腔裡滑動。章兒喜歡在口交的時候不停的擺動著頭部,舌尖在馬眼四周纏繞。

章兒說,她幫樊口交一段時間後,樊就會讓她扶在樹身上,然後解開她的腰帶,把她的牛仔褲和內褲一起褪下來,然後用雞雞塞進她的下體。

章兒還對我說,她感覺當時特別的刺激,四周全是樹木,整座山安靜的像在沉睡,有時會聽見大小不一的風聲,她的屁股裸露在空氣裡,風吹過來,好像有個陌生人在撫摸她的屁股。

章兒說,她當時還有個感覺,好像在遠處有個人在看他們做愛,那個人在看著樊脫她的內褲,她的毛毛全部都露出來,還有她的小逼。

她頓時有了害羞的感覺,她說她當時閉上了眼睛,樊在她的體內狠狠抽動,她的下身好像不停的在流水。樊在不停的拍打著她的屁股,她的嘴巴好像在含住那個偷看他們做愛的男人的雞巴,她對我說,她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她感覺自己好淫蕩,但是身體確實非常的舒服。

她說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小逼收縮的特別厲害,她就用一隻手在揉搓自己的奶子。她說她的奶頭早就立起來了,整個奶子又挺又硬。

章兒說這樣的感覺就像那次和我一起做愛一樣。那天我們躺在床上,章兒騎在我的身上。她最愛這種姿勢,她的屁股搖晃起來就好像電動馬達一樣,她對我說,樊經常就在她這樣的動作下,一瀉千里了。

章兒那天在我身上運動著的時候,我不停的摸著她的奶子,她的奶子不是很大,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一直喜歡小巧的奶子,當然奶子如果很豐滿,我也不會排斥。

當時我想起了角色扮演,就對她說:「是不是爸爸在幹你呢。」

章兒很聰明,領會了我的意圖,就對我說:「是爸爸在幹我呢,爸爸你使勁的幹我吧。」

我對她說:「你是不是每次回家,你爸爸都幹你呢。」

章兒說:「是啊,每次回家,爸爸就偷跑進我的房子裡,插我的小逼。」

我對她說:「那你爸爸是怎麼插你的小逼的。」

章兒說:「他回家就摸我的小逼,小逼有很多水,爸爸就從後面插進去,最後還射在我的嘴巴裡。」

我又對她說:「那你媽媽呢,是不是找你鄰居大叔幹逼了。」

章兒說:「爸爸不在家的時候,媽媽經常和鄰居大叔幹逼。」

後來章兒對我說,那次做愛特別刺激,從那次以後,我們經常玩角色扮演,每次身體和心理都有強烈的滿足。

關於角色扮演是很能促進性生活的。我認識一個空姐,長得很漂亮,她告訴我,她和她男朋友經常玩角色扮演。有時候她會扮演嫂子,她男朋友扮演小叔,趁哥哥不在家,偷偷的幹她。他們還會扮演地主和他的小妾。

不過很多時候,他們喜歡扮演身邊的朋友,她說她男朋友經常扮演他們認識的人,然後插進她的身體,讓她含著別人的雞巴,射進她的嘴裡。

她對我說,每次做愛她都有高潮,剛開始只是正常體位才會有高潮,後來後位、側位以至於任何體位都會產生高潮。

她還說,其實她男朋友不知道,她經常和他們的一個朋友做愛,她會真的含住那個人的雞巴,讓那個人在她的嘴裡,她的小逼裡抽動,那個人可以隨意的撫摸她身體的任何部位,可以毫不顧忌的拍打著她的屁股,射在她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她對我說,這樣很刺激。

她還和很多人做過,在她上學的時候,當時她和她男朋友不在一個城市,她就和同班的一個男同學做愛了。

她對我說,她當時可以看得出,那個男生很想插她,她也很想做愛,她的下體會流出很多水水,後來他們就在一個賓館做愛了。

她說,那天晚上,她被那個男生扒光了所有的衣服,小逼就完完全全的呈現在他的眼前,那個男生就用手指插了進去,剛開始是一根,後來竟然插進了三根手指。

她說,她當時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身體就像在天上飛一樣。她抓住那個男生的雞巴,用嘴含住,從頂端舔到蛋蛋,最後舌尖滑在他的屁眼上。

她跟我說,這是她第一次和另外一個男人做愛,也是第一次幫男朋友以外的男生口交,她感覺全身在顫抖,身體的細胞都酥了一樣。

我和很多女孩子做過愛,也知道很多人的秘密,章兒對於我的事情,能感覺到,但是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她也沒有問過。

章兒說,那天在山上,樊把精液全部射進來她的嘴裡,她還用嘴幫樊把雞巴清理乾淨,樊的雞巴短小但是很粗大,她含在嘴裡感覺很充實。

章兒說,那天回到家後,他們在床上還做了,她一直幻想著樊在插她,她在幫另一個男人口交,所以她叫的特別大聲,樊的爸媽肯定都聽到了。

章兒說,那天回到家,已經是很累了,她和樊一起在浴室裡洗澡,樊在刮鬍子的時候,看見她小逼傍邊的毛毛,就說要剃光她的毛毛。

她說當時她分開雙腿,樊就在她的小逼上幫她剃毛毛,當毛毛剪完的時候,她流了很多水,她把屁股翹起來,讓樊進入她的身體。

她說那次樊幹的時間特別長,她也叫的特別大聲,等他們從浴室裡出來的時候,她都沒有好意思看樊的爸媽。

我知道之後,也一直想幫章兒剪一次毛毛,但是這個願望直到今天都沒有實現。人總有很多願望,我小時候就喜歡躺在麥地裡睡覺,麥地的四周開滿了油菜花,黃黃的,太陽溫暖的灑在臉上,我感覺那是最舒服的事情,我當時就在想,要是能這樣的活著多好啊,可是現在還是沒有實現。

在讀初中的時候,我和班級的一個女孩子關係很好,她很漂亮,用我現在的審美觀點來說,她還是那麼漂亮,她讓我叫她姐姐。後來我聽說她被我班的另一個男孩子幹了,當時是在那個男孩子的房子裡,那個男孩子扒光了她的衣服,然後就幹了她。我知道後,就一直想這個女孩子不穿衣服是什麼樣子,直到現在我也沒有見過她裸體的樣子。

章兒告訴我,其實她第一次在野外做不是和樊,是和她的第一個男朋友,根據她的說法,我大概推算了一下,當時她應該是15左右。

她對我說,那是她的第一次,那個男孩子把她帶進玉米地裡,那是她第一次做愛,她很害怕。

她還說,後來那個男孩子經常會把她帶到家裡。那個男孩子和他奶奶住在一起,晚上的時候,就偷偷的溜進來和她做愛。

具體的情節,章兒沒有告訴我,那是她的初戀,我尊重每個人的隱私,只要別人不說,我不會追問什麼的。我不喜歡論壇裡的某些類別的人,在回憶他們的性事時候,總在背後說那個女人的壞話,性是享受,而不是所謂的嘲弄,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

就像不惑之天命大姐所說的那樣,我寫就是要寫真實的感受,虛假的東西我為什麼要寫。很多時候,源於生活的事情,才是最打動人的。

我和章兒認識後,就經常在一起做愛,她住在城市的那一邊,我住在城市的這一邊。每隔一天她就坐車到我這裡和我做愛,那其餘的時間就和樊做愛,我就經常的在想,她和樊在一起做愛的樣子。

在我的腦海裡,她每次和樊做愛的時候,都是要幫樊口交的,她會用舌頭纏繞在樊的雞巴上。她還會坐在樊的身體上,雙手按在樊的胸前扭動著她的屁股,她換姿勢的時候,會看見樊胸前的紅手印。樊每次插她的小逼的時候,她都會叫的很大聲。樊會使勁的拍著她的屁股,然後對她說,騷逼,使勁的搖晃。

最後在樊要射出來的時候,章兒會用嘴含住,然後緊緊的裹住樊的雞巴,等樊噴射完後,用舌頭舔乾淨上面的每滴精液。

章兒平時很文靜,長得像李冰冰,好像每個見過她的人都這樣說,不過做愛的時候,她從來不嬌柔做作,我很喜歡這樣的女孩子。

有一次她對我說,應該買個電動的雞巴,這樣就更好了。我答應了她,不過直到現在都沒有買。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
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
麗晶美女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超色的護士網友
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
搞上了18歲的表妹和26歲的表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