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旅社」屬於較小規模旅社,經營者是他母親,母親理惠子主持大權。

丈夫死去已經四年,身處虎狼之齡,年齡正好達到四十歲,四十歲女人有著成熟肉體,更需要男人實際上慰藉,但是滋潤她肉體的丈夫已經逝世,空虛寂寞浪穴又有誰來憐惜,一個人孤單獨守空閨度日如年。

在寒次肅瑟的冬夜,身為母親的理惠子一絲不掛地鑽入被窩裡,生下來就緊貼理惠子肌膚長大的久彥,從來也沒有奇怪的想法,因為他本身也有裸睡的習慣。

理惠子的身體有點冰冷,擬似淒寒的北風棲息在這裡似的,但是只要身體一直臥著不動,體內就會昇燃一股熱源,好像被窩裡放了一具火爐,只要貼身靠近久彥就能安心睡眠,在雪國生長的理惠子,身軀好似白色年糕般溫暖,久彥到上國中為止一直吸吮理惠子的乳頭入睡。

   「都是你那麼愛吸,這個地方變的好大。」理惠子用手掌撫摸如姆指大突起的乳尖,由於夕彥愛吸,理惠子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久彥最喜歡理惠子胸前那對豐盈乳房,小時候總有那是隸屬自己領土的錯覺,至於其他部份,如下腹或陰毛叢生的下體,肥碩的屁股等等,因為有股莫名的恐懼感,所以不常親近。

有時候久彥腳尖會不經意碰觸到叢毛部份,那個時候的久彥立時縮回腳尖,那種樣子令理惠子看了覺的可笑,她會故意將下體上挺,使勁靠近抓住乳房的久彥,發出淫浪喘息聲。

   「這個地方有什麼可怕?嗯...」明知故問嘛!久彥很生氣張口狠狠咬住突出的乳頭。

   「哎呀!很痛...」理惠子轉身背向久彥,「我不管你了!乳頭也不給你吃!」然後發出酣息的聲音。

理惠子的身體很溫暖,但是朝向久彥厥起的屁股卻顯得很冰冷,久彥雙手抱住屁股的姿勢,看起來很悲哀的樣子,好像理惠子那的溫暖全讓冰冷的屁股一下子吸乾殆盡,還有他那雙小手碰觸如牆壁般大的屁股,無論如何伸展也搆不到理惠子的前面,掛著傷心的珠淚手掌抓住豐沃的臀肉,久彥好不容易睡著了,久彥從來也不知道父親的臉。

   「他到很遠的國家去旅行,回來的時候會給你帶很多當地土產喔!」理惠子只有一次對久彥這麼說過。

久彥還記得那個時候自已固執追問父親的蹤跡而被理惠子討厭的神情,從此以後他不再觸及那類話題,他心中想過,父親不在也沒關係,只要有媽媽理惠子,他就不會寂寞。

   「長的很像媽媽嘛...」

鄰近的客人對久彥說:「好像女孩子唷。」

每次這種讚賞都讓久彥刷地臉紅起來,長的很像理惠子...,被這麼說,心裡自然很高興,但是長的像女孩子...這點他可不同意,久彥很希望能做個堅強的男子漢。

他老是花很長的時間在鏡子前端祥,哎...如果眉毛再粗一點就好了,他眉毛細長有如上弦月,眼睛很大有雙眼皮和長睫毛,鼻子如水似細挺,唇形若櫻桃般艷,細緻的五官簡直是理惠子的翻板。

店後面有六個褟褟米大的起居室,中間有個火坑,久彥常常坐在火坑旁幫忙看店,用紙門隔開的鄰室有八個褟褟米大這裡當作寢室。

因為理惠很喜歡喝酒,微醺時會顯得很開朗的樣子,手舞足蹈口中還唱著淫浪的曲調,相陪的客人也會很高興拍掌附合,此時久彥總會有塞住耳朵的衝動,即使將頭埋在被蓋裡,起居室的笑鬧還是透過紙門聽得一清二楚。

理惠子被客人奉承的言辭捧的一時興時,敝開喉嚨放聲高歌。

   「哎喲...郎太花心到處去採花喲...」客人的淫笑聲如海潚翻捲而來,久彥雖然不太懂俚曲的意味,但是稍能理解那種吵雜的氣氛醞含下流低級的感覺,好不容易抱著怒氣的久彥終於睡著,如果這時候突然醒來,他會忘記生氣的原因,只覺得似乎有些不快殘存下來。

天亮時久彥帶著一絲不快的心情上學,這是奇妙的感情,感到自己不該如此被忽視,一種不幸的念頭在他腦中迴蕩,那種感傷的氣氛使世界蒙上片灰色,而久彥莫名浸淫在這種不透明的感受裡。

但在朦朧中會有雪白中心線的中間有一團墨黑體的陰影的感覺。器官流出晶瑩的汗珠,會把理惠子的腹部弄的黏答答,這時候理惠子不會說伙麼,是睡著了嗎?還是閉目裝睡,久彥也無法猜測。

但是不說話就表示默許,久彥大瞻恁意用性器摩擦理惠子的腹部,而且無論如何摩擦,理惠子的腹部也不會動,久彥用力挺入的部份,柔軟的肉會一點點凹進,因為周圍的肉過於豐滿,凹進的肌肉會將久彥的性器彈回來。即使被彈回來,久彥也不會中止這種行為,這種由理惠子腹部傳來的感觸,他使他一再地耽溺前的遊戲。

久彥並不知道這是自慰行為,由摩擦理惠子豐厚腹部的碰觸傳送到股間突起物的快感,讓久彥幾乎要受不了。

久彥有一絲想哭的心情,不得不抱住理惠子的屁股,不知什麼原因,抱住屁股同時,理惠子突然拱起身體,將渾圓的屁股對準久彥高高厥起,久彥沒有辦法,只好緊抓住豐滿白嫩的臀肉。

原本預定摩擦腹部的性器早已充血,久彥抓住理惠子冰冷的屁股忽然另有發現,哭喪的臉立即轉換開朗,他對理惠子充滿彈性屁股有了無法形容的感動。

這次洩精是久彥生下來頭一次的體驗,瞬間,理惠子的臀部突然緊張起來,筋肉不停鼓動,久彥下腹部貼的地方很癢,但是她呼吸氣息依舊不會紊亂,久彥睡著之際,理惠子偷偷從被窩爬起來到廁所去。

屋簷響起急鼓似的雨聲,由廁所窗口可以望見庭內的芭蕉樹,芭蕉葉向四方伸展,雨滴不斷落在葉上發出答聲音,寬大的葉片無法承載重量似的大力搖晃,灑落浠澕的雨水,理惠子就站在廁所的窗口,雙眼迷茫注視著如線般雨絲。

久彥到了中學三年級,身高急遽抽長,臉下冒出幾顆青春痘,鼻下也長了幾根淡青色鬍子。

   「唉呀!你越大越不好看了!」

在住宿的客人群中,常有酒醉客人對她毛手毛腳,甚至進而要示好求歡,但這此男人醜陋無比,這種卑賤下流舉動,更是令她感到厭煩,他們和死去丈夫年紀相若,並能使她滋生「性趣」反之效果,令她更緬懷丈夫過去種種。她不蘊出淫蕩,正氣更令她處之泰然,受的住內心慾念之衝激。

可是當大郎這名年輕男人來到這裡住進旅社,她息滅多時慾火變得高熾燃燒,她猶如乾柴遇到烈火,一發就不可收拾熊熊燃燒,無法忘懷的慾情,偏偏遇著大郎就快速燃燒,他是夢寐以求的男人,對她產生致命吸引。

每天到了晚上,男人影子就出現她腦裡,她的浪穴多麼需要陽具慰藉滋潤,她耐不住浪穴騷癢難熬,藉助山芋、化粧品瓶罐來治療浪穴飢渴。自己高亢慾火借它們來手淫,就是沒有大郎真正陽具來的好、插的舒服,日子這般苦悶,她不想接受煎熬了。

今天我不能再等待和忍耐,今晚我一定要去大郎住處明瞭原因,為什麼不來找我讓我空相思,她內心決定意念後不再猶疑,決心親自前去大郎住處察證原因。離開房間已是晚上十二點,旅社客人房皆寂靜沒有一點聲響。

   「太好了...陽具大有硬...插浪穴...舒服。」

   「老闆娘...浪穴夠騷...夠勁...我...」

床上疊了許多衛生紙,床邊到處皆有用過沾滿淫漬紙團,想來他兩戰役不只一、二次交手肉摶,這場乾柴烈火敦倫已歷經多次。

配合男人陽具插入,大郎不斷撫著女人屁股游移,理惠子浪穴被操舒服透頂,嘴裡「舒服,太好了」騷蕩聲絲絲入扣,男與女激情纏綿,直至男人跨下陽具射精貫入女人花心後才告落幕。

   「有什麼關係!我只知道浪穴淫水流得真多。」

   「今天時間比較長,陽具又硬,這種感覺十分美妙,浪穴舒暢無比回味無窮,如果我們結婚,每天晚上就可「歡樂」時間,大郎,我們早日結婚。」

大郎停下來看那縮起身子來的理惠子,這使得他更覺得一種性慾的衝動。,埋惠子那裸露的乳房,極為漂亮,大郎看到了露出的胸部,便把臉低了下去,用鼻子輕嗅著。

最後,大郎忍受不位也將自己下半身的褲子急速地剝落!他用手握著自己裸露出來的那根棒子,那粗大肥壯的棒子。那種既痛苦又恐怖的快感自身體中央急速地篡起到頭頂,在那種難以言諭的爽快中,理惠看到大郎手中的巨大棒子...

那美妙的感覺貫穿了理惠子的全身,舌尖在理惠子那龜裂的肉膜凹陷部份,上下往返著,滑來滑去!那種動作令理惠子爽快得,無法忍受了!她無法止住心中那慾望的火焰。她發出了淫叫聲。剛才那害羞的樣子,早就煙雲散了。

   「啊...」她的全身此時,真是苦不堪言埋在她的體內一直用力的動著,這第一次的痛苦,真是難以忍受。

但是漸漸的,痛苦遠離了理惠子,隨之而來的是陣陣快樂的電波,圍繞著她的全身。她的心裡愈來愈喜歡這一種男女間特殊的關係,那支棒子一直深入體內。理惠子有一種極痛苦的感覺。

大郎發出聲音,這使得正在回憶中的理惠子,驚醒了又回到現實的社會中。大郎把理惠子的大腿用力的拉開,她看到那黑黑的陰毛,好像正在迷惑著她。一種興奮的感覺在她心中蠢動著,但是她盡量克制著自己。

   「讓我來換一下吧!」大郎說著做了起來,用手從理惠張開的兩腳間,去撥弄那密麻麻的黑毛。

   「啊!是多麼漂亮啊!」

理惠子的下半身散發出了一種強烈而濃濃芳香,真的是好吸引哦!從她的密肉之間湧出她的愛液,大郎想著,這個女人真是個好色的女人。

大郎用手抓住自己的棒子。他把腰低了下去,很想要進去她的身體,理惠子用抓住大郎的臂膀。

   「把腳..微微..張開一點...」

   「嗚...」理惠子發出了嗚咽聲,她感覺到大郎的棒衝進了她的體內,她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會痛呢?」

   「不會..」

   「妳舒服哦!」

大郎故意的問,是因為想讓理惠子自己說出很舒服這句話。

   「這樣會痛是嗎?」大郎好像查覺到有點奇怪,便輕輕在她耳邊問她。

   「是啊!」此時的理惠子開口說:「等一下好嗎?」

   「理惠子...」

   「什麼,什麼...」

大郎的腰愈動愈快並且一度呼喊著女子的名字,理惠子心想著,大郎何時要射精呢?

大郎的身體全身感覺火熱,下面的肉棒也愈來愈硬了!此時的理惠子在子宮附近的肉壁,也一塊一塊地發熱了起來。她的腰也本能地上下擺動著!

這時,理惠子也因為這種十分激情的氣氛,完全投入了進去!她躺著,大郎在她的密洞中抽送、轉動,漸漸地她也感到十分滿足。

他推進陰部,在她的體內刺戟著,理惠子根本忘了去想,那趴在身體上面的男人,到底是誰?床上的大郎臉看起來繃緊緊地。
——————————————————————————–

   「早安,起床了...」

他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唇,在慌亂的擁吻中,拉扯地剝下了理惠子的衣服。因為理惠子的裸身在腰的部分碰觸著大郎的身體,便她一下子便察覺到了硬棒。

   「你...這裡太亮了...」

她腋窩下,全是大郎濕潤的唾液,而乳房也全部充血腫漲了起來。

大郎的掛布巾已經取了下來了!

   「啊...實在...」

明亮的太陽,所露著早晨的柔光射了進來這個充滿情慾的房間。

   「你...我覺得不要...」

   「昨天晚上和你做一次,便知道了怎麼改進使妳更加舒服。」

大郎的手伸進了自己的兩腿間,把那支像鋼鐵般堅硬的棒子拉出。

   「這東西是妳的呀!」他笑笑又說:「我們二人之間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呢?妳來握握我的棒子呀!」

   「理惠子!快點!...」

她將在自己下腹部附近的那支棒子,輕輕地握在手裡面。那潤澤光滑的龜頭部份和下面長長的枝幹部份,一次次地愈漲愈大了!理惠了的手指在那枝幹的部份摩擦著,感覺手中的棒子硬得像石頭一般。

   「理惠子,你讓我看看裸身...」

   「幹什麼了?」

她感到自己的胴體,正在大郎的視線凝視之下,像一道光射在身上般。她對這種情況,有一種無法遮掩的羞怯,突然從身體內部湧了上來。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貫通全身的快感。理惠子此時全身都興奮了起來。

在她身體的深處,溢出了女人那滑潤透明、帶耆芳香的愛液,那愛液流成一條線,在腿的內側滑落了下來,流動著。她漸漸感覺到大郎似乎感動地吐出了氣息!大郎的眼睛順著那流出來的愛液,一直追蹤著,追蹤者。

   「妳好好享受吧...只要好好地迎接我的這枝巨棒吧...」

那膨脹的肉柱,在裡面來來往往地運動著,在肉壁間搓擦蕃。發出了一種像肉唇擦動著愧戎,出出人入的滋滋聲聲響!

   「你...好棒...啊啊...」

理惠子從口中斷斷續續地發出了一種十分偷快、歡樂的浪叫聲,理惠子此時也變得猛裂起來了!她不斷地抬起身子來迎接棒子,讓棒子能夠更深入身體,她的腰往上浮動著去迎接。

終於,大郎將棒子插了准去,深入更深入侵入了她的洞穴中。大郎的鼻息吐出的熱氣,愈來愈快了!發出來的聲音也夾雜著歡喜的浪叫聲。

   「快...快出來了...」那熱切的聲音發出來了!

在這種快感中的理惠子和初夜時不同了!說出了深深沉醉其中的話,他仍然在猛烈地抽插著,速度愈來愈快...

   「理惠子...理惠子...」

   「你...」

   「好爽...」

   「啊...」在大郎發出聲音的同時,肉棒前端噴射出來了!

此時,理惠子的全身有一種四分五裂的癱瘓感,十分快樂!像是恍恍惚惚做了個夢般的感覺!
——————————————————————————–

   「你見過電影中的情節嗎?」

   「什麼情節?」

   「男主角和女主角躺在草地上...」

她轉過身來,故意將自己裸露的乳房對著他說:「在和暖的陽光下,在輕柔的微風中...一男一女躺在草地上作愛愛...」

大郎看著她,傻呼呼地怔住。

   「我從來沒有這麼做...」

   「你呢?大郎!」

   「哦!沒有...」

   「躺在草地上睡在露天的大自然裡玩!這樣做愛,一定與別的不同,一定是很有趣的。

她邊說,邊移動腳步。穿過山邊長長的野草,她向草後的一塊大石頭走去。在隱身進野草叢間前,她回眸向大郎一瞥。大郎睜大眼睛,一付受寵若驚的模樣。

   「你來啊!這裡的草好高好長,好像一層帳蓬。」

她隱身走進草叢中:「這裡還有一塊大石頭,好像一張床。」

他跟著走過來。她已經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在陽光下,她的肉體白得刺眼。

他邊走向她,邊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砰!」「砰砰!」...

她在大石上躺下來。側伏著,她面對著他。她完全是在等待他,那枚美滿的果實,飽滿的汁蜜,在待他去取。

他走上前去,他興奮得顫抖了。

她向他笑,接著,她用十二分柔和的聲音說:「你還不脫衣服?」

   「脫衣?...」他急急地應:「對,對,對,脫衣...」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脫光了。於是兩人在光天化日下幹起閨房中的事情來了o

他的舌尖觸到了她體能的肌膚,她快樂的全身顫抖。她倒在他的身上,現在,他與她混在一起了。她的手大膽而不拘地從他的身上摸下去,立即,她觸到了他大陽物衝動的地方。

充滿著活力,是一種力量,這一種潛伏著的力量,足以能夠征服她!

她的手穿進他的拉鍊隙縫中去。她的大膽而無忌憚,使大郎睜大了眼睛,他無法相信這一切是事實。他被她捕捉了,他己被她抓在手中了!他知道,這一生,他是已經毫無反抗地成為她的俘虜了...

   「你明知道我喜歡你...你故意作弄我,玩我...」

   「我不是玩你,我是要與你玩...我也讓你玩,我玩你,你玩我!」
——————————————————————————–

房間不大,只有一張書檯,一個電唱機的喇叭箱,和一張舊的帆布床。除了這些,就只有一個書架,上面散亂地放了好多書。久彥在帆布床沿坐了下來俯身拾起地上的啤酒樽。

久彥嘆了一口氣,起身動手替她收拾房間。自從上次久彥和母親理惠子的第一次後,他就念念不忘...

久彥是想來看看潤子。想到她,久彥的動作快起來了。

收拾好房間後,久彥可以請她進來坐坐或者,久彥到她的房裡去,只不知她的那位「長沼先生」在不在。長沼先生是她的男朋友,經常來找她,兩個人一關上房門,總有好大半天不出來,也不知道在房內幹些什麼。

久彥拿著啤酒樽,踏出房間,把它們放到廚房去。當久彥從廚房裡出來的時候,久彥忽然聽到廳房裡,發出一聲怒叱。

其實她並不大久彥許多。久彥今年十八歲,她頂多二十歲。而她那白晰的肌膚和嬌憨的神情看來,她卻好像只是個清純的少女一般。

愛美是人的天性,潤子不但長得美,而且身段豐腴,發育得十分成熟。她在家時又喜歡穿著一件透明的輕紗睡衣。有時她出房到洗手間去,輕紗被風扇吹揚起來,露出她晰白修長的玉腿,看得久彥血脈賁張。可是,當她的眼光接觸到久彥時,久彥不由自主的紅起了臉。也許就是這個原故,她才會喜歡久彥。

那天,整層樓就只有久彥們兩個人。久彥和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沒有開燈,只有一盞壁燈,發出暗淡的光。久彥偷偷瞥了她一眼,她臉上敷著一層薄簿的脂粉,在燈下看來,似乎特別嬌豔。

她剛從外面回來,身上還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很短很短的迷你裙。久彥只向她一隻肉光緻緻的玉腿瞥了一眼,一顆心便怦怦地跳了起來。俯下頭來,緘默著。

她似乎有意尋久彥開心,一點不放鬆。久彥俯下頭來,眼光接觸到她暴露在裙外的大腿,久彥的心一直在跳。她故意把裙向上一拉,拉了上去,把豐腴雪白的大腿完全顯露出來。

她的聲音帶著磁性:「為什麼?」她挑逗久彥。

久彥沒出聲,一雙眼睛又想看她誘人的大腿,又怕她發覺,剎那間不知如何是好。

她忽然伸出手來,搭在久彥的肩上。久彥的身子隨即震了一下,好像觸了電一般。

她「格格」地笑出聲來,問:「如果你有機會的話,那麼,你會嗎?」

久彥知道她的意思,心中也像有一團火在燒,暖洋洋,癢癢地。

她的手自上而下,搓揉著久彥的背。久彥側頭瞧了她一眼,微弱的燈光下,她的美眸水汪汪地,兩片弧形的櫻唇微微地掀動,挺秀的鼻子翕張著,半個身子,忽然向久彥懷裡靠來。

久彥好像被一團火包住了。久彥在電影中看到男女主角調情的鏡頭,久彥應該知道這時怎麼樣。但,久彥腦中一片空白,久彥被剎那間的溫馨驚駭住了。

她顯然瞭解久彥,完全採取主動,纖纖玉手緩緩地從久彥背後滑到胸前替久彥解開恤杉的扣子。同時,頭一仰,吮住久彥的嘴唇。一條靈巧的小舌,立時伸進久彥的口腔裡。

久彥好像初生的嬰孩,貪婪地吮吸母親的奶一般啜吸著。她甘甜的津液,不斷渡進久彥口裡。她一見到久彥的反應,從口裡發出一下低低的嬌叫聲,雙臂緊緊地摟住久彥。
——————————————————————————–

兩片櫻唇更緊壓著久彥,不斷地啜吸,不斷地輕咬,似乎要把久彥吞噬了一般!這時,久彥有一種強烈的需要。

久彥摟住她的細腰的手,由上滑下,往她兩腿之間插了下去。當久彥的手接觸到那滑嫩而富彈力的肌膚時,她的身子竟也起了一陣顫動,雙腿一併,把久彥的手夾住。

剎那間,么彥好像瘋了一般,手在她雙腿之閒活動著,揉搓著,好像要把她捏碎,把她撕破。是的,久彥差點衝動得把她的那條尼龍三角褲撕破,如果不是她「嗯哼」聲,把久彥推開的話,她這個動作,使久彥看到了她堅挺的乳房上面,那兩顆乳尖。

她雙腳一抬,在床上轉了一個身。在她雙腳一抬之間的動作,久彥瞧兒她兩腿中間黑叢叢的,似乎沒有穿內褲。

久彥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她解開睡袍的帶子,執著久彥的手,向她的胸部按去。久彥料不到她會那麼快行動,正驚疑間,右手已接觸到一團軟軟的,滑腴的乳房。她的乳房雖然沒有電影中那種大肉彈一般的大,但卻很堅挺,很有彈力。

久彥右手按下去後,感覺到手中心的乳尖,逐漸在變硬。用不著她示意,久彥的左手又探了進去,迅速地握住她的另一隻乳房。她伸出手,替久彥解開衣服。

當久彥們兩人赤裸相對的時候,久彥望耆她美好的胴體,訥訥地說:「潤子姐姐,妳的身材很好看。」

她媚眼如絲,脈脈地望著久彥,嬌媚地笑一笑,說:「你說,你最喜歡那個地方?」

   「我全部都喜歡...」

久彥跪在床上,俯望赤裸裸的她。她的胸部起伏,兩個秀麗的乳房向上翹挺。那兩顆粉紅色的乳帶,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身上的肌膚,就好像白玉般,透著肉光,她每一個地方,都那麼美好。

久彥痴痴地望著她的胴體,久彥幾乎不敢相信,竟有機會面對著如此赤裸裸的美人兒。

隨著她起身的動作,她的乳房起了一陣抖動。久彥貪婪地注視著她乳房的波動。

雙手掩住的地方,被她撥開了,她手一伸,握住了久彥的那個部位。她口裡仍然「格格」地笑著,好像小孩子得到一件心愛的玩貝一般,愛憐地撫弄著。

久彥感覺到有一股暖流,由下而上升,向上升。

   「藤平,」她叫著久彥的名:「你這個地方好雄壯啊!我喜歡它。」她的聲音,好傳六弦一般撥動久彥的心扉。

久彥的心一蕩,輕輕地呼叫一聲:「啊!」

她聽到久彥的呼叫聲,手部的動作更加快了。

久彥望著她,她水汪汪的媚眼一直沒有離開久彥那個部位,好像要噴出火來。久彥揉搓著那兩團肉球,並且用指尖撩弄他的乳尖。

她忽然用手一撐,坐起身來。久彥還不明白她的下一步將會怎樣做時,她已彎下腰,輕啟小口,把她手裡握住的東西,含在口中。剎那間,久彥感覺到一陣異常的快樂,癢癢地,酥酥地。

久彥向前迎送,她雙手自久彥股下伸過去,在久彥的後股,吮吸著她口裡的東西。久彥好像置身在雲端裡一樣,一陣又一陣的暖流,向久彥胸口襲上來。但願這一個時刻,永遠停留下來。

她潤濕的唇,在上面舔弄,靈巧的舌,在裡面撩撥,向後迴聳的美臀,不斷左右擺動著。

久彥忽然伸手搭在她那豐腴渾圓的肥臀上面,大力地捏搓著。這時,久彥發覺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她將仍然得不到什麼。但她抓著久彥雙股的手是那麼有力,久彥根本不能脫身。看樣了,她根本沒有意思讓久彥得到真正的快樂。既然如此久彥索性像脫了韁的馬一樣,久彥享受著自她舌尖傳來的每一分快感o

忽然,她停止了動作,放開久彥坐起身來。然後,她躺下來,修長均勻的美腿向兩旁 一分,膩聲說:「快給我!久彥。」

久彥看見面前的情景,只見小溪的流水,已經泛濫了四週,久彥毫不猶豫地伏到她身上去。胸部壓貼著她的乳房,久彥怕她喘不過氣來,用手支著身子,好讓她透氣。

那知她玉臂一張,緊緊地摟住久彥,口裡發出一種令人聽來蕩魂蝕魄的聲音:「抱緊!久彥!請抱繁我。」

久彥把整個身子的重量壓下去,她長長地噓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似乎感到無比的舒暢。

一直忙了許久,仍然徒勞無功。她「格格」一聲媚笑,問:「找不到嗎?要不要我幫你忙?」

久彥沒有出聲,挺著武器,剛才明明看到的目標怎麼一下子便找不到了,久彥才不信!

她見久彥並沒有出聲,只是摟著久彥,側頭婉轉嬌喘起來:「你弄得人家心癢難忍受!嗯哼。」

說時,她右手向下移動,摸索到那硬硬的管子,幫助久彥尋找目標。好不容易久彥他們按觸到了!

當兩個人緊緊地貼在一起時,她低低地叫了一聲:「啊!啊!」

久彥好像發狂一樣地衝刺著,心中的一團火在蔓延,在熾熱。久彥雖然並沒有任何經驗,但這一種最起碼的動作,卻是會的。

在久彥的一輪急攻下,她一直在低哼,小腹一直向久彥挺送著。

忽然,她雙手托住久彥的頭,說:「慢一點!」

   「妳痛嗎?」看看她的臉,久彥暗暗後悔自己的粗魯。

她搖搖頭,在久彥耳邊說:「你這樣快,很容易...」

說著,她吸了一囗氣,小腹隨之一縮,然後接著說:「慢一點,那麼久彥可以有更多的時間。」

在她的指導下,久彥把持住自己,慢慢地滿足了她。

   「久彥想不到你進步了這麼快!」她說。

久彥楞了一楞,望著她。

她捏一捏久彥的肩膊。

   「妳怎麼知道?」久彥仰起首,詫異地問。

久彥望了她渾圓的肥臀和纖細的腰肢一眼。開了門,離開她的房間。

久彥來到街上已是深夜了。迎著晚風,久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剛才所發生的事,好像一場夢一般。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