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今年三十歲,前些年無事可做,就跑起了買賣,沒想到越弄越紅火。一次,宋明由於偷稅,被稅務局叫去,正好遇見高中同學高潔,高潔今年三十一歲,人長的挺漂亮。高潔見著老同學,怎能不幫忙。

宋明也識趣地送這送那,一來二去,兩人就熟了。宋明人也聰明,沒幾天就認高潔為乾姐,跑起買賣也方便。這以後,宋明買賣做大了,弄了不少黃色錄像帶、畫報之類,經常帶給高潔看。

高潔三十出頭,勁正大著,一來二去兩人就搞上了。高潔自從與宋明搞上之後,宋明更是隔三差五地與她看錄像,好在宋明還沒有成家,所以兩人操穴也很方便。前一陣宋明又弄了一些走私的藥物,弄得高潔像個蕩婦似的,覺得總是不過癮。

這天宋明閒著沒事,來到稅務局。高潔正在辦公室與大伙閒聊,見門一開,宋明伸進頭:「大姐。」高潔便走了出去。

高潔問:「什麼事?」

宋明笑道:「沒事,現在忙嗎?」

高潔一聽也笑了,瞧瞧左右無人,低聲道:「你想拿雞巴操大姐的穴?」

宋明點點頭。

高潔一看上午十點半了,便道:「快下班了,我進去說一聲就走。我中午還得回家,去你那太遠,不如到我妹妹那,我妹夫不在家,家裡可能沒人。」

宋明道:「好吧。」

一會兒,兩人走了出來。高潔的妹妹高芳,二十八歲,比她姐姐長得還漂亮。宋明早想操操高芳,一直沒有機會,高潔與宋明的事,高芳是知道的。有一次宋明與高潔在高芳家正操到緊要關頭,高芳突然回來了,但高芳高潔姐倆感情很好,高芳也沒說什麼。

高芳家就在稅務局旁邊的一個六層住宅,高芳家是頂層。宋明和高潔上了六層,高潔打開了門,進屋後又鎖上了門。

剛要進屋,兩人就聽「撲哧撲哧」地響。兩人是過來人,一聽就是操穴聲。兩人一驚,這是誰?

這時就聽屋裡有個女的道:「飛哥,好像門響。」

男的道:「哪有的事,你丈夫不出差了嗎?讓我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的穴真他媽的操起來舒服。」

說完,就聽屋裡「咕嘰咕嘰」之聲大作,男的喘著粗氣,女的嬌哼連連。

宋明和高潔一聽,女的是高芳的聲音,男的一聽就不是高芳丈夫王虎的聲音。宋明和高潔對視了一下,宋明想:(高芳跟她姐一樣,也是個樂子。)高潔想:(原來妹妹也有這個愛好。)

兩人不由的都笑了。

宋明一拉高潔,兩人輕輕走進廁所,高芳家的廁所是帶浴盆的,很華麗。

宋明道:「別打擾他倆,看樣子還是剛操起來。」

高潔道:「那我倆?」

宋明道:「別閒扯了,快脫吧,想操穴不在這還出去操呀?」

高潔道:「這廁所裡怎麼操呀?」

宋明道:「你沒看錄像裡,站著操唄。」

高潔一聽沒話說了,先把稅務局的外套脫了,又把襯衣扣解開,把裡面的乳罩擼上去,露出兩個滾圓的大乳房,兩個乳頭一顫一顫地,又把內褲和褲襪一起退到腳脖,一叉腿,道:「就這麼將就吧。」

宋明一邊把下身脫光一邊道:「上衣不脫還行,你把下身脫光吧。」

高潔又把下身脫光。

宋明笑道:「來,大姐,給小弟吮吮雞巴。」

高潔道:「雞巴都這麼硬了,還讓我給你吃雞巴。」

說著,蹲下身,用手握住宋明的陰莖,塞進嘴裡,吮了起來。

宋明輕哼道:「哎,大姐,再緊點。」

高潔聽了,兩手抱住宋明的屁股,將宋明的陰莖全部含進嘴裡,用力吮了起來。

高潔又吮了一會宋明的雞巴,宋明道:「大姐,差不多了。」

說著,宋明兩手抱住高潔的頭,將陰莖在高潔的嘴裡使勁地抽插了兩下,便從高潔的嘴裡抽出陰莖,宋明讓高潔用手扶著浴盆,撅起屁股,宋明站在高潔的屁股後面,先用手摸了摸高潔的陰戶,只覺高潔的陰戶濕漉漉的儘是淫水,既而用中指捅進高潔的陰道,來回幾下,高潔的陰道裡就更加濕潤了。

高潔呻吟道:「哎呦,舒服死大姐了,別用手指頭捅大姐的穴,快用大雞巴操大姐的穴吧。」

於是宋明便把挺起的雞巴捅到高潔的陰戶上,一支手扶助雞巴,對準高潔的陰道口,向前一挺身,噗地一聲,就把雞巴全捅進去了。

高潔微哼一聲道:「這麼操穴是挺刺激,你就猛幹吧,把姐的穴操得舒服就好。」

宋明一邊退出大半截雞巴又使勁地捅進去一邊說:「想不到你們姐倆在一個房間裡操穴。」

高潔道:「你快點操吧,別一會他倆操完了再把咱倆堵在這裡。」

宋明一聽也不說話,站在高潔的身後,躬著腰,兩手握住高潔的兩個大乳房,一邊使勁地揉搓著高潔的兩個大乳房一邊猛烈地把雞巴抽出捅進。

高潔兩手支著浴盆,搖頭晃腦地呻吟道:「舒服死了,弟弟的大雞巴太硬太粗了,把大姐的穴操的火熱火熱的,大姐舒服死了。小明,再狠點操大姐的穴,使勁幹,下下都把雞巴幹到大姐穴的最深處。」

宋明一邊使勁地將陰莖在高潔的穴裡抽插一邊氣喘噓噓的道:「大姐,你放心,小弟一定把你操的舒舒服服的。」

兩人邊說邊就在廁所裡好一頓狂抽亂送。

兩人這邊操著操著,那邊屋門一響,就聽高芳道:「飛哥,求求你,先別操了,小妹的穴裡洩了不少的精,我到廁所拿塊手巾擦一擦,要不都流到地毯上了。」

男的道:「不行,我非要把你的穴搗爛再說。以前我追你,你對我帶搭不理,我今天非操服你。」

說完就聽一陣嘰咕聲,高芳嬌哼道:「哎呦,我的親哥,我服,我服了。哥哥,你就讓我先擦擦穴,我把你給妹妹我操出的淫水擦乾淨,妹妹我再叉開兩腿,讓哥哥操妹妹的小嫩穴,還不行嗎?」

男的笑道:「服了也不行,我就是要操你的穴。」

又是一陣大響,高芳氣喘道:「飛哥,你這種接火車頭的操穴法太厲害,再操就把小妹操死了。不信你摸摸小妹的陰毛都濕了,那都是小妹流出來的淫液。」

男的道:「那就先歇一會,你不要去取手巾嗎?那你就爬著去,我在後面用雞巴在你的穴裡頂著你,反正今天我的雞巴就不打算從你的穴裡抽出來了。」

宋明和高潔在廁所裡正操的使勁,一聽此話,忙靜止不動。

就聽兩人真從地毯上爬了過來,高芳邊爬邊呻吟道:「哎呦,飛哥,你輕點捅,你的大雞巴都捅到小妹的心上了。」

高潔一聽忙輕聲道:「小弟,你快別操了,他倆來了,快把雞巴拔出去。」

宋明聽了,又將陰莖在高潔的陰道裡使勁地抽插兩下,把高潔操的又哼嘰兩聲,正要把雞巴從高潔的陰道裡抽出來,廁所的門被打開了。

高芳趴在地上一邊開門一邊說:「飛哥的雞巴怎麼這麼粗,操得我真是欲仙欲死。」

一抬頭,高芳不禁啊了一聲,只見她姐和宋明正摟在一塊,下身緊密結合著正看著她呢。

高芳臉一紅道:「你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雖然高潔和宋明操穴時被高芳見過,但是高潔因為還有一個男的在一邊,也有點不好意思,便想把宋明的雞巴抽出去,不想宋明卻緊緊摟著高潔的腰,將陰莖死死地頂在高潔的穴裡,不肯抽出來。

高潔撅著屁股站在那一邊對宋明道:「死鬼,快把雞巴抽出去。」

一邊對高芳道:「你倆剛操穴時,我倆就進來了,沒好意思打擾,就跑這裡來了。」

正在高芳後面操高芳穴的男的一聽廁所裡有人,一驚,忘了把雞巴從高芳的陰道裡拔出來,探進頭,一看也是一對男女,說話時,那男的還不時地扶著女的屁股,在女的陰道裡抽動兩下雞巴,便問:「這是誰?」

高芳和那男的都一絲不掛,況且那男的雞巴還在高芳的穴裡插著,高芳紅著臉道:「這是我姐和她那個。」

那男的長的英俊,很瀟灑,也將陰莖在高芳的陰道裡使勁地捅了兩下,高芳紅著臉回手打了那男的一下道:「啊,還操呀。」

那男的笑道:「原來是大姐,真是有緣。即是都在幹這事,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任飛,是阿芳她們科的醫生。」

宋明這時從高潔的穴裡拔出了雞巴,哈哈一笑道:「有緣有緣,我叫宋明,做買賣的。」

在一陣笑聲中,宋明和任飛握了握手。任飛邊和宋明握手,邊拿陰莖在高芳的陰道裡捅了幾下。

高芳紅著臉對任飛道:「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快把那玩意拔出去。」

宋明和任飛一聽哈哈大笑,倒是高潔高芳姐倆相互看了一眼,也笑了。

高芳道:「也真是的,你倆來也不說一聲。」

高潔道:「我還以為沒人呢。」

任飛道:「既然到這了,都到裡屋說吧。」

說著把陰莖從高芳的陰道裡拔出來,高芳這才紅著臉從地上站起來,四個人走進了裡屋。

高芳家的臥室地中間放著一個大雙人床,一邊一個床頭櫃,靠窗戶放著一個寫字檯。

高芳最後一個進來的,只見大腿內側和陰毛上都濕漉漉的,高芳一笑:「真不好意思。」

宋明道:「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大家碰都碰到了,見都見到了。來,誰也別不好意思,你倆不也沒操完嗎,接著操。」

說完,把高潔推倒在床上,騎了上去,一手挽起一條高潔的大腿,把個粗硬的陰莖噗地一聲齊根插進高潔那粉紅色的陰道,大力抽送起來。

高潔在下面笑罵道:「死鬼,你不能慢點。」

轉頭又對高芳道:「二妹,別不好意思了。啊呦,操得舒服,來吧,二妹。」

高芳還沒吱聲,任飛道:「還是大姐爽快,來,阿芳,你用手支著床頭櫃,撅起屁股,我還在後面操你。」

說著,任飛將高芳摁在床頭櫃上,讓高芳叉開兩條大腿,拿著粗大的陰莖對準高芳的陰道,也是噗地一聲齊根插進高芳的陰道,操了起來。

任飛和宋明把高芳和高潔倆操了一會,任飛道:「明哥挺有實力呀,操了半天,速度絲毫未減。」

宋明笑道:「你倆操了半天了,自然有些累,我和大姐才操,自然有力了。」

高潔笑道:「瞧這倆小子,邊操穴還邊討論上了。」

又道:「二妹,小飛操得怎麼樣?」

高芳邊氣喘噓噓邊笑道:「他呀,剛才你們沒聽見,把我都快操死了。」

高潔道:「這麼厲害?二妹,咱們四人來個連體大戰怎麼樣?我接管一下小飛。」

任飛道:「既然大姐看得起,我和明兄換一下又何妨。」

宋明道:「只怕芳妹不讓我操她的穴吧。」

高芳笑道:「那有什麼不讓操的,你要樂意,隨便你操。」

於是,宋明從高潔的陰道裡拔出陰莖,伸手拉住高芳的手道:「來,都到床上來操。」

任飛笑道:「明哥,看我把芳妹給你頂到床上去。」

說著將陰莖抽出大半截,使勁地捅進高芳的穴裡,把高芳捅的向前一聳,順勢趴在了床上。

高芳呻吟道:「你想操死我呀。」

宋明爬了過來,見高芳一抬頭,便將陰莖塞進高芳的嘴裡,道:「來,芳妹,給哥哥吮吮大雞巴。」

高芳抬頭正張口呻吟,卻被宋明把陰莖捅進嘴裡,只覺宋明粗大的陰莖濕漉漉的,鹹絲絲的,高芳也不管那許多,把宋明的雞巴全含進嘴裡,用力吮了起來。

任飛在高芳的後面又抽送了幾下,便拔出陰莖,上床爬到高潔的身上。

任飛道:「大姐,來,也給小弟我吮吮雞巴,小弟給大姐吃吃穴。」

高潔笑道:「跟宋明學不出來好。」

說著用手握住任飛的陰莖,驚訝道:「哇,小飛,你的雞巴上怎麼這麼濕。」

任飛笑道:「那還用問,都是阿芳的淫精唄。」

高潔道:「小飛,大姐的穴你就放心地操,使勁操,看大姐能不能挺住。」

任飛道聲好,便飛快地抽插起來。

高潔道:「好粗的雞巴。」

那邊宋明爬到高芳身上,先一挺屁股,把個粗大的雞巴完全捅進高芳的穴裡,才舒了一口氣,在高芳的耳邊說:「芳妹,其實我早就想操你的穴,只是沒有機會,今天總算如意以償了。」

高芳道:「想操就操,以後我沒事時,你只管來操,我總是叉開雙腿的。」

宋明道:「有你一句話,我就放心了。」

高芳道:「現在快操吧,操完再說,你看我姐他們都操半天了。」

只見那邊任飛的雞巴在高潔的陰道裡上下翻飛,高潔面色微紅,哼哼唧唧,兩腿劈的大大的,雙手摟著任飛的腰,不斷地把屁股向上猛頂。

宋明笑道:「看你這騷樣,穴裡的水又多了。」

高芳嗔道:「你壞你壞。」

宋明便把高芳的兩腿扛在肩頭,讓高芳的穴高高向上,把個雞巴死命地捅了起來。高芳也學高潔的樣子,把滾圓的小屁股向上亂聳。

幹了一會,任飛又讓高潔跪趴在地毯上,從後面把陰莖插進高潔的陰道,兩手把著高潔的屁股,操了起來。那邊宋明也讓高芳趴在床上,也是從後面插進陰莖,兩手握住高芳的兩個乳房,抽出送進。

高芳也是面色微紅,香汗淋淋,哼哼唧唧,側臉問:「大姐,飛哥操的怎麼樣?」

高潔哼道:「操的舒服極了,小飛的雞巴真有勁,每一下都操的我狠狠的。你呢?」

高芳道:「也是一樣,明哥的雞巴不次於飛哥。」

四人便不再吱聲,只有氣喘聲和操穴聲交織在一起。

一會,先是任飛猛地加快了速度,高潔也把屁股向後猛頂,緊接著宋明也猛操起來,高芳的屁股也瘋樣地向後狂聳。屋裡剎時有趣起來,兩個男的的陰莖飛似的抽出送進,兩個女的也同時聳屁股挺腰。

只聽高潔啊地一聲,任飛放慢速度又操了幾下,便趴在高潔身上不動了,接著宋明和高芳同時叫了一聲,也不動了。

四人喘了一會,高潔道:「好爽。」

高芳道:「真得勁。」

四人相視不由得都笑了。

宋明先拔出了陰莖,甩了甩,陰莖上全是高芳和自己的精液。

宋明笑道:「看看,看看,芳妹的淫水多少。」

高芳臉一紅,輕打了一下宋明的陰莖,笑道:「那都是你射的精。」

側身抓了一把衛生紙,擦著兩人的精液。

那邊任飛也拔出了陰莖,任飛指著自己濕漉漉的陰莖笑道:「看大姐的陰精還不少呢。」

高潔笑道:「那還不是讓你操的。」

只見高潔的陰道裡正往外流著白湯。四人又笑了起來。

又忙了一會,四人都收拾好了,宋明道:「大姐和芳妹真是一對妙人,說句實在話,芳妹比大姐長的漂亮一點,大姐比芳妹豐滿一些,兩人操起穴來,真是各有千秋,但我雖操過大姐和芳妹,卻不知兩人的穴有何區別?」

任飛笑道:「正是,我也想看個明白,剛才只是操穴,也不曾注意。」

宋明道:「大姐和芳妹不妨躺在床上,讓我和飛兄比比。」

高芳和高潔一聽,不由得一笑:「這兩個死鬼,花樣還不少。」

說完,兩人上了床,靠在床頭,並排坐下,叉開了雙腿,宋明和任飛趴在床上,細看了起來。

宋明先用手摸了摸高芳的陰戶,又摸了摸高潔的陰戶,道:「外表上差不多,都挺軟的。」

任飛道:「芳妹的陰毛比大姐的長。」

高潔高芳一看確實,高潔的陰毛密而不長,高芳的陰毛又密又長。

宋明和任飛又用手對高潔高芳的陰道一頓亂捅,摸兩人的乳房,讓高潔高芳用嘴吃兩人的雞巴。玩了一會,便停了。

四人在床上躺了一會,高潔忽道:「今天我們四人碰到一起,也是有緣,又相互操了穴,感情也不錯,我看我們四人不如結為兄弟姐妹,日後也好方便。」

其他三人一聽都同意,便結拜起來。

高潔三十一歲是大姐,宋明三十是二弟,任飛二十九是三弟,高芳二十八是四妹。

四人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結拜,先由最小的高芳跪下,大姐高潔走過來,叉開腿,高芳用嘴在高潔的陰部一頓舔,然後宋明任飛的陰莖被高芳依次吃過,然後是任飛宋明最後是高潔依次依法施為。

儀式過後,四人緊抱在一起,以是慶賀。

高潔看表已是十二點多了,忙先告辭回家,宋明任飛也相繼離去。

任飛在市第三醫院上班,任飛有個表妹叫陳娜,大學畢業後也在這家醫院工作,今年二十六歲,人長得漂亮,結婚才一年。

這天七點多鐘,陳娜穿一套白色連衣裙出門上班。下樓後,陳娜走到前樓,大學的同學吳敏正等著她呢。

吳敏和陳娜在同一單位,兩人是好朋友。由於兩人保養的好,看起來像二十二三歲一般。吳敏由於找對像標準高,一直沒結婚,陳娜就常常為她介紹對象,所以兩人成了知心朋友。

陳娜一見吳敏就說:「瞧你打扮的這麼漂亮,怎麼就找不著對象。」

吳敏笑著說:「你總開我的玩笑,我可要揭你老底了。說,你老公不在家,昨晚跟誰睡的覺?」

陳娜笑道:「你怎麼什麼事都問,是不是幾天沒人操你的穴,你就著急了?」

吳敏道:「我才不像你,一天也得找幾個人操穴。」

陳娜道:「我這叫性慾旺盛。」

吳敏道:「說真的,我兩個哥哥還想操你呢。」

陳娜道:「那他們怎麼不操你呢?」

吳敏道:「我們是親兄妹,這是亂倫的事,怎麼能經常操我呢?」

陳娜道:「那一星期操你幾回呀?」

吳敏道:「就星期六操我一次。」

陳娜道:「操的次數多嗎?」

吳敏道:「也不一定,上個星期六他倆一晚上操我六次,我都有點頂不住了。」

陳娜道:「今天不正是星期六嗎,晚上我去你家去會會他們怎麼樣?」

吳敏高興地道:「那太好了。」

到了醫院,兩人就像兩個高雅的醫生一樣,親切和藹,剛才那最見不得人的事,兩人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十點多鐘,早上的一陣忙碌過去了,大家又恢復了平靜。因為沒事,陳娜和吳敏在工作處–藥劑室閒聊。

這時內科的醫生也是陳娜的表哥任飛來了,見屋裡沒人,就道:「阿娜,阿敏,好幾天沒過來了,又想你們了。」

陳娜笑道:「表哥也會體貼人嗎?」

吳敏也笑道:「飛哥只怕體貼人都體貼到咱倆的穴裡去了。」

三人一同笑了。

任飛道:「屋裡沒人嗎?」

陳娜道:「怎麼,現在上班時間表哥你也敢操穴?」

任飛道:「哪怕什麼,沒人會看見。」

吳敏道:「飛哥真是色膽包天了。」

任飛道:「我實在是等不急了,你們看。」

說著指了指褲子,陳娜和吳敏見任飛的褲襠挺的高高的,都笑了。

吳敏對陳娜道:「你看飛哥也確實急了,這樣吧,咱倆留一個放哨,另一個到裡屋去,怎麼樣?」

任飛和陳娜都笑著說行。

陳娜道:「你和我表哥先進去,我在外面守著。」

這個藥劑室是個串堂屋,外面是辦公室,裡面是藥房。

任飛和吳敏進了裡屋,陳娜把門一關,又用鎖一鎖,坐在外面看雜誌。

任飛和吳敏進去後,任飛見一排排的裝藥櫃子,也沒有合適的地方。

吳敏道:「有一個寫字檯。」

任飛道:「寫字檯也不行啊。」

吳敏想了想道:「這樣,我趴在寫字檯上,你在後面站著操我的穴,咱倆都不用脫衣服,不挺方便嗎。」

任飛道:「還是阿敏聰明,這樣最好。」

於是兩人轉過幾個櫃子,來到寫字檯前。

任飛自己解著褲子,吳敏簡單,把裙子往上一撩,把裡面的小三角褲襪脫下來,揣進兜裡,一撅屁股,兩半雪白滾圓的屁股便現在任飛眼前。

任飛脫下褲子,把手從吳敏的屁股下伸到前面,摸著吳敏的陰部,並把手指捅進吳敏的陰道。

吳敏這時把上身趴在寫字檯上,並把兩腿叉開道:「飛哥,穴裡出水了,操吧,阿娜還等著呢。」

只見任飛的陰莖像個炮筒,又粗又長,直挺挺的。

任飛把陰莖從吳敏的屁股下捅過去,兩手從吳敏的胯上繞到前面,撥開陰毛,找準陰道口,把陰莖慢慢地捅了進去,然後把兩手放在吳敏的胯骨上,說:「阿敏,我要操了。」

吳敏點了點頭,只見任飛屁股往前一挺,兩手往後一拉,撲哧一聲,陰莖重重地捅到吳敏的陰道深處。

吳敏哎呦一聲,喘了口氣。任飛此時也不顧那麼許多了,飛快地聳動著屁股,陰莖在吳敏的陰道裡快速抽動。

由於吳敏的陰道裡淫水不少,加之還是屁股對著任飛,所以陰莖和陰道的摩擦聲和任飛的下腑與吳敏的屁股的撞擊聲混合起來很響,嘰咕嘰咕,啪啪啪。

吳敏興奮地呻吟著:「飛哥,你的雞巴真粗,操的小妹穴裡好舒服呀。」

任飛也氣喘著道:「怎麼樣?阿敏,哥的雞巴操的舒服吧,阿敏,你的穴也真緊,哥操起來也舒服極了。」

兩人邊說邊操著。任飛把陰莖往後抽的時候,兩手往前推,往裡捅的時候,兩手往後拉,所以吳敏被推拉得也像在聳動一樣。吳敏兩手緊握著,滿頭秀髮披散在臉上,仰著頭,閉著眼,嘴裡不斷地哼哼著。

一會工夫,兩人都氣喘噓噓了。

任飛一邊快速地操著一邊道:「阿敏,我快要射精了。」

吳敏也哼道:「我也快洩了。」

只見兩人更快地捅著抽著,嘰咕嘰咕聲越來越響。只聽任飛和吳敏同時啊了一聲,陰莖噴出一股白漿,陰道裡湧出一股陰精,兩人同時抖了幾下。任飛又操了幾十下,才把陰莖抽出來,吳敏也直起了上身。只見從吳敏的陰道裡淌出來的精液,順著吳敏的大腿往下淌。

吳敏擦完穿好衣服,道:「飛哥,你等一會,我去叫阿娜。」

說完滿臉幸福地走了。

一會,陳娜笑著進來了,道:「表哥好手段,把阿敏操的舒服極了。」

任飛道:「阿娜也趴在這吧。」

陳娜道:「哼,我知道,阿敏都告訴我了,不知表哥連幹兩槍累不累?」

任飛笑道:「才操一個阿敏就累了?笑話,何況阿敏的穴真緊,操起來跟休息似的。」

陳娜一撇嘴:「那小妹的穴你操起來就不舒服了?」

任飛道:「那哪能,你的穴也特緊,跟阿敏的穴各有千秋。」

陳娜笑了笑,趴在了寫字檯上。任飛忙掀起陳娜的裙子,退下褲襪,和操吳敏一樣,捅進去一刻不停,飛快地抽插起來。

由於剛射精,所以操了千餘下還沒有射精,把個任飛累的氣喘噓噓。陳娜也嬌哼連連,香汗淋淋,不時把個嬌臀向後死頂。

又操了一會,陳娜道:「表哥,一會你射精時,就拔出來,射在小妹的嘴裡,行嗎?」

任飛氣喘噓噓地問:「那為什麼?」

陳娜道:「聽人說,喝了男人的精液,會年青的。」

任飛點了點頭,又飛快地操了起來。又操了三百多下,任飛道:「阿娜,我快要射精了。」

說完從陳娜的陰道裡拔出陰莖,陳娜忙轉過身,蹲下身子,用嘴含住了任飛的雞巴,吮了起來。任飛自己也用手擼著雞巴,突然,任飛渾身一抖,一股股精液射出,射到陳娜的嘴裡。

陳娜一邊吮著,一邊吃著,一會工夫,就把任飛的陰莖舔的乾乾淨淨。然後兩人同時喘了一口長氣,舒服地啊了一聲。

任飛道:「阿娜,你的嘴吃我的雞巴,我舒服極了。」

陳娜道:「表哥如果喜歡,下次我就用嘴給你吸出精來。」

任飛道:「那太好了。」

陳娜道:「咱倆趕快穿好出去吧。」

任飛點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