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一個陰雲密佈的夏天,我下班比較早,正在家裡看電視,做好的飯菜就擱在桌子上,等我的愛人回來一起吃。可是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我心裡可就著急了,以前還沒有試過這麼晚她不回來。

我一看表已經8點了,我們的小區是新建的,搬進來的住戶沒有多少,就是因為它太偏僻,這裡的治安狀況也不太好。我想不會出事吧?趕緊穿上衣服下樓去接我的愛人。

走在路上我還想:可千萬別出事。正想著,我忽然聽見在我前面18號還沒建好的樓裡傳出了女人的哭聲和男人的吆喝聲,這是誰呀?我懷著好奇心向那幢樓走去。

離得越近,哭聲就越大,這三更半夜的聽起來好嚇人。我走到窗戶底下把頭伸高往裡看,屋裡沒燈,隱約之間我看見屋裡好像有五個人,其中有一位女士光著身子跪在地上,後背和臀部正衝著我,一個男人正在幹她,那個男人嘴裡還說著什麼「那個女的不說話就是哭」,邊上還圍著三個男人。

我一想,壞了!碰見強姦犯了,這可怎麼辦?我天生膽小,心想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腳上摸油趕快溜,邊走我還邊想:這又不知道是誰家的女人遭殃了。

回到家裡我蒙上被,只求老婆快點回來別出事就好。大約凌晨一點多時,家裡的門被打開了,我一翻身下了地來到門口,眼前的情景把我驚呆了:我老婆滿臉灰塵,頭髮散亂,衣服被扯成條狀,下身只剩下褲衩,像擰成根繩似的卡在臀部溝裡。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差點摔倒,我老婆一瘸一拐上來把我扶住,我看到她的眼睛已經哭得發紅,臉上佈滿了因為哭形成的淚痕。

進了屋我倆什麼也沒說,靜靜的坐著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開口問她出了什麼事,她不說,只是向浴室走去。來到浴室她脫下衣服,這時我才看清楚她的身體滿是傷痕,她的嘴唇破了,兩隻奶子上佈滿了牙齒印和爪印,大腿上也是,陰毛不知什麼時候也沒了。

我走過去撫摸著她的傷口,其實我已經暗暗感覺到發生什麼事情了。她拿起淋浴頭使勁地沖洗著下身,我趕緊讓她坐到座便上,輕輕的分開她的兩條腿,她的陰唇已經腫了,陰道裡不時還流出精液,我一個勁地勸導她、安慰她,這時她才說出了今晚的遭遇……

她說今天是我的生日,下班以後她就去了商店買了很多東西準備為我慶祝, 回來時天已經黑了,因為我家裡離商店遠,她是坐公共氣車回來的。在車上她遇到這四個男人,開始她沒在意,但後來我老婆發現這幾個人對著她指指點點,其中有一個還摸她的大腿,她一個勁的躲避。

「我到站下車以後,我發現他們也跟下車,我就加快腳步,可是剛走到咱們家不遠處新蓋的樓旁他們就追上我了,其中一個拿著刀架在我脖子上,沒等我反應過來,幾個人抱起我向那幢還沒蓋好的樓奔去。

我當時被嚇壞了,當他們在我身上摳摸的時候我才開始掙扎。這時一個年歲較大的人,可能是他們的老大走到我的面前,屋裡沒有燈,在月光下我只看清他長有一臉鬍鬚。他什麼也沒說,舉手就打我、踹我,直打得我滿地求饒為止。

他衝我說:『你知道該怎麼做吧?』我知道他們要我做什麼,我也被他打怕了,我的反抗已經沒有什麼實質性意義了,只能造成我更大的傷害和痛苦,於是我慢慢的把衣服脫了。

這時那個滿臉鬍子的男人用手指了指他的下身,我明白他的用意,我把他褲子的拉鏈拉開,右手拿出他的雞巴,剛想往下送,他卻說:『這多不衛生,給老子舔乾淨,不然……』其他幾個男人哈哈大笑,眼睛就始終盯著我的下身看。

沒有辦法,我把它放到嘴裡給他吮吸。他的雞巴可真大,把我的嘴都給塞滿了,每次都頂到我的喉頭;他的下身腥臭腥臭的,好像幾個月沒洗似的,我強忍著淚水,就這樣直吸到他興奮為止。

他命令我躺下,然後就開始操我,他也沒什麼技巧,只是一下一下的狠操。他的雞巴很粗大,把我的陰道漲得滿滿的,操入時大龜頭都會頂在我的子宮上; 拔出時,大雞巴就會帶出小陰唇隨著他的操進操出而一張一合。我當時根本就沒有感覺,只求他快點完事。

沒過多久我感覺他要射了,心想可算完了。可是他在要射時卻拔出陰莖,喝令我張開嘴含住,並要我把射出的精液吞下,說這樣可以開胃,我別無選擇,只有照辦。

當這個滿臉鬍子的大男人走開時,其他幾個人就一擁而上,根本不顧我的感受,又掐、又摳、又揪、又咬,後來他們划拳論先後,一個一個輪流趴到我身上幹,就這樣,我被他們反反覆覆折磨著。

其中一個,個子也就一米六左右,他是最後一個上來的,他先是想幹,但一看我的下身滿是精液,就衝我吼道:『給我洗乾淨!』我用乞求的目光對他說:『這裡哪有水呀?』

不知什麼時候他從身後拿出一瓶啤酒,玻璃瓶那種,衝我說:『兩手抱住大腿,把臀部墊高。』我只好照辦,躺在地上,陰戶衝著天花板。說著,他就把剛好的啤酒瓶插進我的陰道裡,開始我只覺得涼涼的,後來就有點受不了了,直到他滿意才讓我蹲起來,把酒再倒回啤酒瓶裡。

然後他拿起酒瓶往我身上澆,說是給我消消毒,那幾個男人在旁邊看著。他先是讓我把臀部翹起來,然後衝著我的肛門就往裡捅,可是因為我的肛門實在太緊了,他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後還是插進我的陰道去。

他邊操邊問我:『怎麼樣,我比你老公如何?』我開始並沒有答理他,但後來他看我不理他,他就使勁掐我的乳房,沒有辦法我就讚揚他,給他聽女人興奮時的叫聲,他這才滿意,直到他自己精疲力盡為止。

那時候我已經動彈不了了,可是他們這些人還沒有就此罷休,那個滿臉鬍子的人不知什麼時候拿來了一台照相機,笑著對我說:『留個紀念吧!』說著就給我拍起了裸照。我抓起衣服想遮擋,但隨後就給他們撕爛了,就這樣我身體每個部位都被照了進去。

這還不算,他們說我陰毛太多影響拍攝效果,要給我剃毛,但一時又找不到剃鬚刀,所以他們幾個人就按住我的手腳,把我呈大字型按倒,用打火機把我的陰毛燎得精光。

我身上的錢、身份證、工作證被他們都拿走了。他們還說以後找我聯繫,不然……」

我聽到這裡才明白,剛才我看見的就是我的老婆被強姦。我真沒用!我恨死我自己了,但又有什麼辦法呢?我靜靜的幫我老婆沖洗著身體,不知什麼時候太陽已從東方升起,我想了再三還是不報案了,這樣對我和她都有好處,至少不會被人指指點點,就讓他成為一場夢吧!可是我最擔心的事就是我老婆的裸照,他們會不會去散播或者以此勒索?

這樣提心吊膽的日子沒過多久,有一天我和老婆正在看電視,突然電話鈴聲響起,我老婆接的電話,當她接完電話時,從她的表情裡我知道他們已經找上門來了。我走到我老婆的身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髮,這時候我老婆「哇」的一下撲到我的懷裡,她說是那幫壞人要她明天去取照片,還要她先洗乾淨身體,穿上性感的內衣褲找他們。

聽完這話,我已經知道他們要在我老婆身上做什麼了,我苦笑著安慰她說:「想開點吧,只要過了明天,新的生活就會開始了。只要拿到照片,你我就不用怕他們了,更不會被他們威脅了。」

在我的勸說和安慰下,老婆的心情似乎安定了些,她繼續說:「他們讓我明晚去XXX酒店。」我想:這可是我們市裡最大的酒店,那些流氓還挺有錢呢!

這一夜我們就再也沒說什麼,靜靜的躺在床上,我知道我們倆誰也沒睡覺,只是靜靜的躺著思緒萬千。

當早上第一縷陽光照進我們的屋裡,我把老婆叫起,她頭一句話就說:「咱們還是搬到外地去吧,這樣他就找不到我們了,或者我們去告他們。」

「難道我不想嗎?」我說:「咱們的家在這,父母也在這,難道你就不回來嗎?告他,他們可都是流氓亡命徒哇!」聽了我這話,老婆又開始大哭起來。

快到中午時,她擦乾眼淚,步伐艱難地走向浴室,望著她,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不一會,浴室裡傳出流水聲,我走進去幫她搓洗著全身,我望著她尖挺的乳房、濃密的陰毛、修長的大腿,我哭了,這是一個無能男人的悲劇。

洗著洗著,老婆突然說:「我想……我想……讓……你插……我的屁眼。」

「為什麼?」我吃驚的問。

「因為我猜,這一次他們肯定會……所以我想讓你來第一次,就像是新婚一樣。」

我沒說什麼,老婆就跪下來,脫下我的褲子把陰莖含到嘴裡。結婚這幾年來她還是頭一次這麼賣力,我不僅慾火中燒,還把她被操的怨氣統統發洩出來,我老婆只是默默忍受著,她知道我心中有怨氣。

可當我插她的屁眼時卻遇到了問題,太緊了,插不進去,我老婆到廚房拿來色拉油,抹到我的陰莖上,不知怎的,今天我的陰莖特別粗、特別長,我自己都感覺納悶。然後我老婆翹起臀部,一手撐地,一手拿著我的陰莖往屁眼裡送,只聽「茲」的一聲就進去了。

哇!這可是另一片天地,感覺好極了,我的肉棒不停地在她肛門裡抽插著,我無法形容我所得到的快樂,因為實在是太舒服了,整個身體都好像要飄起來,令我欲仙欲死。

「請插快點好嗎?」我老婆說:「我需要高潮,再快點……再快點……給我最HIGH的感覺。」

「知道了!」我使出渾身解數,盡最大的努力。她的肛門緊緊地包裹著我的肉棒,隨著「噗茲、噗茲」聲,我的肉棒飛快地在她的肛門裡面進出,她也彷彿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啊……快……啊……」

我知道她就要達到了高潮,隨著她的痙攣,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經來臨,而陰道隨著我快速的磨擦,我也達到了高潮,一股渾濁的帶著腥臭的精液對著她的肛門直接射了進去,她的直腸裡面迅速充滿了精液。我從她肛門裡抽出肉棒,她扭過頭來,含住我還沒縮小的陰莖再吮吸……

隨著狂風暴雨的過去,我們倆都恢復了理智,不願想的事情又回到心頭。我一邊揉著老婆的乳房,一邊問她:「你能像伺候我一樣伺候那些流氓嗎?」

「能!」她堅定的說:「我可以照他們的吩咐去做,因為這是拿回裸照的唯一選擇。我還有別的選擇嗎?就是他們讓我跳裸體舞,我也會照辦的。」

時間可過得真快,一晃眼就要到他們預定的時間了,我老婆來到化妝台前描唇施粉,然後就換上一身黑色的性感內衣,穿上吊帶襪。所有一切準備好以後,老婆衝我說:「還有話說嗎?不然我就得走了。」

望著老婆,我忽然想起了什麼,就對她說:「你等一下。」我快速從衣櫃裡拿出我去年買的Sony攝像機,這是一台性能先進、帶聲控的攝像機,買回來我只用過一次。我拿起我老婆的皮包,在包裡用剪子開了一個口,這樣可以把針孔攝像頭露在外邊。

「這是幹什麼?」老婆不解的問。

「這樣我們以後就有證據啦!還有……」

「哦,我明白了。好吧,我現在就帶著它去了,在家好好等我。」說著,老婆推開門,慢慢的消失在黑夜裡。望著她的身影,我只想乞求他們能對她溫柔一些,惡夢盡早過去。

這一夜,我一直是在半夢半醒之間,一會夢見我的老婆被他們性虐待,一會又夢見他們讓我老婆當妓女去賣淫,就這樣糊里糊塗到了天明。

大概9點鐘時,我家的門打開了,老婆背著挎包走了進來,看得出她一宿沒睡。我忙走過去問她:「怎麼樣了?」

「照片我已經全拿回來了。」我鬆了一口氣,「可是,底片他們不給我。」老婆如實說。

「什麼?」我驚呆了:「他們怎麼會這樣不守信用!」

「他們說給回底片也可以,但讓我們拿十萬元錢來贖。」

天哪!我哪裡有這麼多錢吶!

老婆這時又撲到床上大哭起來,嘴裡還斷斷續續的說:「要不……要不然,他們讓我接客來還錢。」

我一聽就傻了眼,一下坐到沙發上說不出來話。「不行,我們去告他!」我說。老婆聽了這話,從床上下來撲通就跪了下去,抱著我的腿大聲說:「咱們惹不起呀,他們……他們手裡都有槍啊!」

一聽這話我又洩氣了,這擺明就是黑社會嘛!老婆啊老婆,你為什麼長得那樣標緻吶,身材似模特,長相像陳紅,以前我以這為榮,現在看起來就像老人說的「紅顏禍水」。天哪!為什麼跟我開這樣的玩笑?

「老婆,咱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咱跑吧!」

「不行,他們說如果咱們跑了,他就要殺咱們全家。我不能連累他們老人家呀!」

聽到這裡,我還有什麼說的,命啊,都是命啊!我慢慢的靜了靜神,忽然想起了那台攝像機,我從包裡拿出來,打開液晶屏想看,我老婆走前上來不好意思的說:「你不能怪我吧?要不你就別看了。」說著就要搶攝像機。

我說:「不會的,既然事情已發展到這地步,還有什麼呢!」

畫面剛開始時,我老婆走出家門來到車站,這時一個身材魁梧、戴著墨鏡的男人向我老婆走來,打過招呼以後,他把我老婆帶到一輛寶馬車上,他倆坐到後邊,前邊還有一位男士,當然是司機。

車開了一會,就見那個男人把手伸向我老婆的乳房,隔著衣服就揉捏起來,而另一隻手則伸向我老婆的下身。過了一會,他掏出了雞巴,另一隻手抓著我老婆的頭往下按,我看見她的嘴已經挨上了,只見我老婆緊閉雙目,把雞巴含到嘴裡,就這樣上下動著。

不一會,就看見那個男人按我老婆腦袋的手速度越來越快,他的身體隨著一陣顫抖停止了動作。過了一會,他抓起我老婆的頭,這時我才看見老婆滿嘴都是精液,她想往外吐,那個男人對她說了些什麼,就見我老婆臉一仰,精液全讓她嚥了進去。那個男人這時大笑起來,不時還摸摸我老婆的臉蛋,看得出他對我老婆的服務很滿意。

車子繼續前行,可不知怎的車子並沒有去酒店,而是向郊外的方向開去。在一幢別墅停下後,那個男人領著我老婆下了車,看得出我老婆也感覺很意外。

當走進屋裡,哇賽,真是夠氣派!屋裡坐著兩個人,一個看起來約30歲左右,滿臉鬍鬚,我一下想起我老婆跟我說的那天帶頭強姦她的人;而另一個人,大概有60至70歲左右,滿頭白髮,看得出他的身體氣色還比較好。

那個滿臉鬍鬚的男人把我老婆介紹給那個老的,看得出那個老的對我老婆很滿意。一會那個老頭沖那個滿臉鬍子大男人說了什麼,起身就走了,而那個大鬍子隨後就帶我老婆向地下室走去。

來到地下室,那個大鬍子叫我老婆把衣服脫了,我老婆把包放到地下室門口的桌子上,從這個角度屋裡一切盡收眼底,當看到牆上、地下擺放的東西時把我嚇了一跳,滿屋子全是性虐待用品。

當我老婆脫光衣服時,那個大鬍子就在我老婆脖子上戴上了拴狗套,然後命令我老婆趴下,我老婆的身體不時的哆嗦,看得出她有些害怕,也許可能還有點冷。

正在這時那個老頭出現了,他什麼也沒穿,身體纖瘦,可他下邊卻有一根巨大的大雞巴,同他的外形一點也不相稱。他接過掛在我老婆脖子上的鏈子,順手在牆上拿下一根皮鞭,然後就像拽著狗似的讓我老婆往前爬,我老婆稍微猶豫一下,他的鞭子就下來了,正好打在我老婆細嫩的後背上,當時就起了一條稜子。

我老婆快速向前爬去,而那個大鬍子就往邊上一站,就這樣鞭打邊爬。過了一會,他把我老婆牽到了一張婦產床前,他要我老婆躺上去,把她兩條腿像大字型的綁在左右床架上,然後就讓我老婆給他們手淫,沒有辦法,我老婆只有照他話去做,而他倆搬來凳子倒上酒,就坐到對面看著我老婆手淫。

過了一會,我老婆滿臉漲紅,看得出已經興奮,因為她的陰道開始分泌液體了,那個老頭還拿鞭子頭不時往她陰道裡插兩下,這更激發起我老婆的呻吟聲。

就在這時,那個老的站起身問我老婆:「想要嗎?」

「要……要……我要……求求你們快來吧……」現在看得出我老婆已經神智不清了。

那老頭一拍巴掌,從門外走進一個人,後邊跟著一條德國牧羊犬,那條狗進屋以後就直奔我老婆,當我老婆見到狗時,興奮勁全被嚇沒了,就聽我老婆說:「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啊……我會好好伺候你們的,請把狗牽走吧!」

「那怎麼能行?」老頭說:「今天你就和它表演給我看,不然……」正在此時,狗已經開始用舌頭舔著我老婆陰道分泌出來的液體了。

然後他們把床降低,我這時才看清,原來婦產床可以升降的。牽著狗的男人用手把狗的雞巴送進我老婆的陰道裡,說來也怪,狗自己就動彈起來了。沒用多長時間狗就射精了,可是射了後狗雞巴反而脹得更大,塞在我老婆的陰道裡拔不出來,下體就這麼連著,等了二十多分鐘後才和我老婆脫離,還帶出一大窪狗精液,弄得我老婆的下體一塌糊塗。

看著我老婆的陰唇上滿是狗精液,他們都哈哈大笑,那個大鬍子還用手抓了一把放到我老婆的嘴邊讓她吃下,我老婆直搖頭不吃,牽狗的男人就按住我老婆的頭硬讓她吃了進去。談笑間那個老頭還把尿撒到我老婆的嘴裡,並命令她必須喝完不准吐,而那個大鬍子這時也把尿尿到我老婆的陰道裡,他還命令我老婆雙手扒開陰唇露出陰道,好讓他往裡尿。

看到這裡我真是氣瘋了,他們拿我的老婆也太不當人了!此時我老婆低著頭對我說:「這才剛剛開始呢,殘忍的還在後邊。」聽了她的話,我繼續往下看。

那兩個男人把我老婆從床上放下來,像牽著一條狗似的把我老婆牽到水池旁邊,拿起水管向我老婆的下身衝去,嘴裡還在說:「我給你幹淨乾淨。」我老婆受不了水壓,一個勁的躲避,無論怎樣水還是源源不斷的衝到她嬌嫩的身體上,順著我老婆全身往下淌。

這還不夠,他們還命令我老婆仰面躺到地上,把腿分開到最大露出陰戶,然後他們拿著水管往裡面灌水,我老婆不想再伸開腿,可是那兩個年輕的男人分別扯住我老婆的一條腿往兩邊分,那個年老的這時就把噴水管一下插進我老婆的陰道裡,不一會我老婆的肚子就鼓了起來。

她拚命在求他們饒了她,換來的只是更猛烈的動作,看著我老婆的聲音越來越小,他們這才住了手,停止了灌水。我老婆仰面朝天像個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水慢慢地從她的陰道裡流了出來,這個時候我老婆好像已經暈過去了,靜靜的躺著。

那個老頭來到我老婆的旁邊蹲下身子,撫摸著我老婆鼓起來的肚子和陰部,然後就見他用兩隻手掌使勁地按我老婆的肚皮,每按一下,我老婆的陰道就會噴出水來,按的勁越大,水噴得就越遠,就好像在玩唧水槍似的,逗得大鬍子嘎嘎直笑。

隨著肚子的縮小,我老婆也慢慢的甦醒過來,那老頭看到我老婆醒了,一揮手把那兩個人叫了過來,抱住我老婆把她扶上了一匹特製的木馬上。這匹木馬做得挺像,馬背鞍上有一個漏洞,馬的四肢是用輍轆代替的,他們在洞裡插上一根黃瓜,當然是那種頂花帶刺的,然後他們就把我老婆抬起,陰道對準按坐上去,「哎呀」一聲慘叫,黃瓜已深深地插入我老婆的陰道。

然後他們用繩子將我老婆的身子固定,那個老頭就拉著韁繩在前邊走,輍轆每轉一圈,我就看到我老婆被黃瓜深深的捅進陰道,隨之我老婆就慘叫一聲,沒走幾步,黃瓜上已經血跡斑斑了。

就這樣大概轉了幾圈以後,老頭停了下來,那兩個人把我老婆抱下了馬,放到了剛才他躺過的那張產床上,他們把我老婆的腿分開,陰道裡、陰唇上到處是血。

這時候那個老頭不知從哪裡拿來了一盒冰塊,只見他用左手分開我老婆的兩片陰唇,右手抓起一些冰塊就往我老婆陰道裡送,我老婆被他的舉動嚇呆了,拚命扭動雙腿不想讓他往裡放,可是一個弱小的女子又怎能擺脫?隨著我老婆淒慘的叫聲,冰塊源源不斷放了進去,直到那個老頭把手裡的最後一塊放進去為止。

隨後他們把我老婆的雙腿合上,用黃膠帶把我老婆的手、腿纏上,這才放開我老婆。我老婆陰道連痛帶涼,在地上直蹦,她是多麼想把冰塊從自己的陰道裡抖出來呀,可是她無能為力,直到她摔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為止。

那個老頭看了看表,又衝那個大鬍子耳語一番,隨後屋子裡發出了淫賤的笑聲,我猜想他們一定在談論我老婆的忍耐力呢!

隨後那個大鬍子向我老婆走來,見我老婆已經沒有力氣再動了,身體只是一個勁的顫抖,那個大鬍子衝我老婆說:「我們老大很滿意,上半場就玩到這裡,你先休息一會。」

「你現在是不是很冷啊?」大鬍子問我老婆,我老婆微微的點點頭。他從懷裡拿出了一把刀割開綁著我老婆的膠帶,當我老婆不由自主分開腿的時候,冰水夾帶著血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流了出來,這時那個大鬍子忽然把嘴裡抽的那根煙插到我老婆的陰道裡,我老婆陰道裡頓時升起了股煙柱,我老婆只是靜靜的躺在地上,眼淚不住的從眼裡流出。

那個大鬍子這時沖那個年輕點的手下說:「你幫他暖暖身體和下邊。」

「我該怎樣做?」手下問。

「還用我教你嗎?是男人都會做,明白嗎?」

這時就看見那個男人脫光身上所有的衣服來到我老婆跟前,他把煙頭拔出來扔到了一邊,然後跪在地上,用龜頭頂住我老婆的陰道口,將我老婆兩條修長的腿架在他肩膀上。這時就聽見我老婆對他說:「大哥,請你輕點好嗎?」那個男人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用陰莖磨擦我老婆的陰唇,然後就見他一挺身,我老婆「啊」的一聲,我知道他已插進去了。

這個男人急速地前後擺動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擊著我老婆的子宮,換來的是老婆的淒慘叫聲。我揉了揉眼睛不想再看下去了,聽著我老婆的慘叫我心如刀絞,我下意識地回頭看看老婆,這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我撫摸著她傷痕纍纍的大腿,忽然想起了什麼,我撩開她的裙子扒下她的褲衩,映入眼簾的情景把我驚呆了!我老婆大陰唇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好像被電擊過,小陰唇上有新長出來的血痂,一看就知是弄破的,這是怎樣造成的呢?

這時攝像機裡傳出了只有男人射精時才發出的聲音,我趕忙舉起攝像機繼續看,那個男人已射了精,正趴在我老婆身上,他的手還不住地揉捏著我老婆尖挺的乳房,隨著他起身拔出陰莖,我老婆的陰道口慢慢地流出黏稠的精液。

「小姐現在還冷不?」大鬍子問我老婆,然後他沖那個老頭說了些什麼,並一個勁指指自己腕上的手錶,我也順勢看了一下攝像機的時間:3點鐘了。那個老頭點點頭,大鬍子這時叫那個年輕的手下把我老婆領到二摟睡房去,我老婆什麼也沒穿就被他連拖帶拽上了樓,老婆在上樓時還沒忘把包帶上。

他們來到二樓,那個男人把我老婆推倒在一張大床上就走了,好一會我老婆才爬起來,她衝著皮包裡的攝像機說:「老公,我……想……回……家……」上樓的腳步聲把我老婆給打斷了,隨後我老婆把包放到花盆的窗台上,然後趕快爬床上。

門一開,那個老頭子自己走了進來,笑嘻嘻的對我老婆說:「好好伺候我,滿意之後就讓你回去,不然……」說著就拿起了他那根大雞巴在我老婆的臉上蹭來蹭去,不時還拿雞巴敲打著我老婆的嘴唇。

看得出我老婆已經明白了,她伸出一隻手接過老頭的雞巴,放到口裡使勁地吮吸著,我知道老婆的用意,她是想讓他早點完事好回家,可那個老頭卻並不著急,躺到床上慢慢的享受著。過了一會,他讓我老婆跨到他身上,把他那個大雞巴對準我老婆的陰道口,然後雙手抱住我老婆的臀部使勁向下一按,只聽「呲」的一聲,大雞巴就被我老婆的陰道完全包了進去。

我老婆現在的表情不太好,看得出來她還是很痛苦,陰道裡的疼痛還沒太減輕,但是我老婆還是咬著牙上下套弄著,汗水不住地從我老婆的身上流淌下來。那個老頭也沒閒著,他兩隻手一會抓抓我老婆的乳房,一會摸摸我老婆的肛門,嘴還不停地吸啜我老婆的乳頭,時不時還想親吻我老婆的嘴唇,可是我老婆總是把嘴避開他不讓他親上。

老頭忽然不高興了,一巴掌把我老婆打到床下,我猜可能是沒讓他親嘴的緣故,就見老頭揪著我老婆的長髮大罵:「你當你是誰呀!敢惹老子?」巴掌像雨點般的落在我老婆臉上,打得我老婆嘴角不時淌出血來。

這時他還覺得不解恨,從床下拿出來一根電棍,把我老婆按到床上,舉起電棍就往陰唇上觸,這時我才明白我老婆陰唇上的傷哪來的。屏幕裡只看到我老婆一個勁的在認錯,不時發出一聲聲的慘叫。

那個老頭打累了,也看我老婆服軟了,就把電棍一扔,從床頭櫃裡拿出一包藥,先在自己嘴裡放一顆,再拿出另一顆給我老婆讓她服下,我老婆怕再挨打,馬上把藥吞到肚裡,然後老老實實的像個大字型躺在床上等老頭來操。

可是那老頭並沒著急,他坐到沙發上點了一根煙慢慢的吸了起來,不時還看看躺在床上我老婆的反應。過了一會,我老婆不知怎的,兩條分開的大腿緊閉起來,不時還扭動著身軀,兩個乳房也漲大了許多,乳頭也站立起來,不時還用手摸自己的陰蒂,嘴裡發出了呻吟聲,我這才知道他給我老婆吃的是春藥。

慢慢地隨著藥性的發作,我老婆已經實在受不了了,爬下床跪在那個老頭面前求他操她,老頭把手伸向我老婆的陰道摸了一把,全是淫水,我老婆這時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只要男人肯操她,做什麼都可以。

那個老頭看到差不多了,就叫我老婆跪到床上,這次他沒有操陰道,而是握著雞巴操進我老婆的肛門,還沒等老頭動彈,我老婆就開始自己猛動起來,嘴裡還不時發出淫聲浪語。

「快……使勁啊……使勁操我……啊……啊……啊……」

「你是誰呀?」老頭邊操邊問。

「我、我是……我是婊子……我是妓女……我是你的性奴隸……我是……」

往下的話我真不忍心再聽了,看著老婆這樣作賤自己,我自己真不知道啥滋味,都是春藥惹的禍。我關上了攝像機,往下的事情不看我也猜出了八、九分。望著老婆,我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想法,我想強姦她,不知道我是否開始有點變態了?

我脫下褲子在她身上發洩著,老婆還是靜靜的睡著,也許我能借到錢,但我又拿什麼去還他們呢?看來只有讓老婆去當妓女了,這樣才能免遭殺身之禍……只可惜我如花似玉的老婆了。

沒過幾天,我家的電話就又響起來了,老婆接完電話就對我說:「他們說,明天……帶我去……接客……」我無言以對,還能說什麼呢?!

第二天一早,汽車的喇叭聲就把我吵醒,望著她出門的背影,我輕聲對老婆說:「老婆,別忘了給那些該死的男人戴安全套。」老婆只是深呼了一口氣,苦笑著點點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女友不穿內褲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