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珍會開始看史醫生,都是因為受不了她最好的朋友--杜娜的壓力,小珍一直強調自己其實沒有問題,不需要看心理醫生,但是杜娜堅持小珍一定得和史醫生談談,所以她才來的,雖然如此,小珍還是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心理毛病,但是她由與醫生的會面中,學了許多關於生活、自我的知識後,她一連去了好幾次。事實上,她很喜歡史醫生,而且她也付得起診療費,所以,為什麼不去呢?

我得暫停一會兒,大致介紹一下小珍:她是一間電子公司銷售部們的副理,負責管理部門中的每一個人,她手下的業務員在她背後叫她「鐵娘子」,當你看到她時,你會知道她是一位美麗又很有說服力的女強人,她的聲音低沉得非常性感,還有一身非常有魅力的打扮與合宜的化粧,不抽煙,只在社交場合喝一點酒,小珍已經三十多歲了,但是一般人都認為她只有廿出頭而已,認識她多一些的人才知道,她在三年前已經離過婚了,他的先生是受不了她的強硬作風,和她結婚五年後才與她分手的,他現在和一個小他要歲的好孩在一起,日子似乎過得相當甜蜜。

珍一共和三個男人交往又分手,她總是用「太忙」這兩個字結束關係,杜娜是她唯一知心的女性朋友,她們在大學就認識了,小珍非常信任杜娜,常告訴她許多密秘,事實上,杜娜也是這個世界上少數幾個知道小珍另一個生活的人,也是堅持她必需去看心理醫生的人。

六個月之前,小珍因公前往波士頓出差,她和所要見的人相約在飯店的酒吧,並且和那人聊了一個小時。

譚和她所認識的人都不一樣,小珍被他內歛的外表、溫柔的談吐所吸引,而且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慾火,但是小珍只是一直和譚談天,直到她該和這位迷人的男士道別,從此再也看不到他為止,這種結局讓她傷心,她下定決心不讓這種事發生。

到了她該回房的時候,小珍和他交換了電話,並且告訴他,希望她下一次再來波士頓出差時,他倆能再見面,他笑著答應了,在她的臉頰上溫柔的吻了一下。

第二次的出差是在兩週後,她告訴自己,這個人對她非常重要,在她的內心深處,她對自己的能力非常自豪,她認為自己能控制局面,她從來沒有為了個人的因素而安排自己出差,但是這一次顯然是例外,譚去她的飯店接她,來到一家法國餐廳,他們談著一些無關痛癢的話,當晚餐結束後,小珍發現自己在交談時,有時會愣愣地看著對方的眼睛,她已經被這雙眼睛所迷惑了,在喝過咖啡後,小珍告訴對方,她真的不願意一個這麼美的夜就這麼結束。

他告訴小珍:「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到我家來。」

她盡力控制自己不要衝口而出:「啊!太好了!」而是很端莊地說:「我想也許不錯。」

譚看了她一會兒,然後溫柔的執起她的雙手。

小珍此時就像有股電流通過了全身,她只聽到譚說:「…有件事情妳得知道…」

「我是一個很強壯又很粗暴的男人,我希望我的愛人能完全聽命於我,如果妳不喜歡這樣的話,我想我們以後還是在飯店的酒吧見面好了。」

小珍只了解他所說的一部份意思,但是她明白地了解,自己馬上就可以和這個男人獨處了,她輕輕地點點頭,回答:「我願意去你家。」

在去他家的路上,小珍和譚交談了一會兒,但是小珍的心中充滿了疑問「她不知道當她說她願意跟他回家時,譚會怎麼想,她有強烈的感覺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他,而且自己也願意不顧一切的投入他的懷中。

那是一幢位於安靜的住宅區,又大又老而且看得出經過細心照顧的房子,雖然是晚上,還是看得出屋外的草坪修剪得非常好,草坪上還有一果很大的老榆樹。譚停好車,走過來幫小珍開車門,再牽著小珍的手,走進房子打開燈,他們進門後,譚將門關上鎖好,帶著她走進一個非常摩登的房間,這裡看起來像是客廳和飯廳,重新裝潢過,非常乾淨。

小珍轉過身來,期待譚給她一個吻,譚輕輕的將她抱在懷中,輕吻了她,他們的舌頭交疊在一起,很快地,譚中止了接吻,向後退一步,牽著她的手。

「就像我告訴過妳的,」他說:「我希望妳做我所要求的事,任何時候妳不想做,妳只要說『夠了!到此為止!』,只要妳說了這些字,我們的關係就結束了,我會送妳回飯店,了解嗎?」

小珍從譚的語調中聽得出來,他是認真的,小珍點點頭,她知道自己必需服從他的要求,這種情況讓她覺得興奮又緊張。

「最後」她再求證一次:「我可以決定何時結束,對吧!。」

「首先,我要妳脫去妳的上衣。」他命令道

她本來打算反對,但是看到譚說話時配合著手勢,她突然發現自己開始脫鞋子,不久後,她脫下了上衣。

她看看四週,想找個地方放自己脫下的衣服,但是都找不到適合的地方,所以只好抓在手上。

「現在跪下,打開我的褲子。」他很快的說。

她的裙子本來就夠短了,現在一跪下,裙子自然昇高了,她的膝蓋感受到柔軟的地毯,伸手去解開譚子皮帶和拉鍊。

她像是在作夢,她脫下了譚的褲子,扔在地上,他的肉棒現在就在他的雙腿之間,小珍對這個陰莖的大小形狀感到非常驚訝,她本來想伸手去摸它,但是譚還沒有下命令,所以她什麼也不做。

譚踢開自己的鞋子,脫下襪子,再脫下衣服,當他脫光後,他說:「妳做給我看,妳是怎麼口交的。」

這句話嚇到了小珍,「他為什麼會這麼說?」她看著譚,心裡想。

譚笑著說:「記住,妳可以不做任何妳不願做的事。」

小珍用兩雙手握著那陰莖,將頭靠了過去,我龜頭貼著她的唇,然後伸出舌頭舔著龜頭,她才剛這麼做,她就覺得自己的愛液由下體流出,流到自己的腿上。

這是她第二次看史醫生所說的故事,第一次診療時,她只是學著如何在看病時放輕鬆,第二次看病時,史醫生一開始就說:「告訴我,妳為什麼要看心理醫生。」小珍不知如何開始說,所以她只好說起她是如何認識譚,而且做他的奴隸,做這些事情違反她的本性,但是她又不願停下來不做。

史醫生把手放在下巴,聽小珍說著故事,當小珍停下來,他問道:「當他插進妳嘴裡時,妳有什麼感覺?」

「我想嚐嚐他的精液,」她衝口而出:「我…我很抱歉,我不該這麼說的。」

史醫生俯身向前,輕拍小珍的手說道:「妳當然可以這麼說,我要知道妳的感覺,而且妳的想法也不會嚇到我。」

短暫的停止後,小珍繼續說:「真是不可思議,譚是一個非常帥的男人,而且是最吸引我的那種,當他直接的告訴我,要我吸吮他的陰莖時,我還想要喝他的精液,我為他口交了幾分鐘,他的身體忽然變得緊張,之後我就感覺到他在我的口中射精了,我開始吞嚥,他又要我別將精液吃下去,讓它們留在口中,我照辦了,我感覺到精液在我的下巴和脖子間流動,我從來沒這麼嚐過和體會過精液,我會永遠記得那個美妙的感覺。

「當我吃下精液後,譚要我趴下,我感覺到他掀起我的裙子,我的屁股傳來一個非常奇特的感覺,而此時我什麼也不能做,我開始莫名的顫抖,我想要他對我做任何事。我覺得我知道他要玩我的屁股,但是我裝做不知,等他的下一步動作。

他忽然站起身來,走到桌前,從抽屜中拿出一些東西,我想知道他在幹什麼,但是在他的權威之下,我不敢去看,所以我只是看著地毯,他走了回來,在我的屁股上塗了一些潤滑液,然後走到我面前,他的手上拿了一支電動陽具。

譚說:「這個小東西會幫妳進入情況,妳會喜歡的,有沒有人搞過妳的後門呢?」

我看著他,說道:「沒有。」

接著他往後走去,我感覺到電動陽具的輕輕的碰到我的肛門,他打開電動陰莖最小的開關,讓它振動,然後在我的肛門周圍繞圈圈。

他這麼做的時候,我感到我又流出了更多的愛液,我還想要更多!

他非常慢又溫柔的將電動陽具的頂端插進我的屁眼,所以我沒有任何痛苦,他很有節奏的一點點插進來,直到電動陽具的龜頭插了進來。

譚將手放在我的背上,說:「這會有點痛,但是不會太久。」

我對他的話感到緊張,但是他說:「不行,妳必需完全放鬆。」

然後他開始把電動陰莖的其它部份插進來,我只覺得我的肛門張開了,電動陰莖插了進來,因為非常的痛,所以我將腿張得更開,但是當整支電動陰莖插進來的時候,那種痛苦就消失了。

他調快了振動的速度,並且用那可怕的玩具開始抽送,我開始呻吟,發現我正扭著屁股,迎合他的動作。」

「忽然,他將假陽具拔了出來,我感到他改用他的真肉棒,抵在我已經張開的屁眼上,他慢慢地將肉棒插進我的肛門,直到他的腿貼在我的腿上,我感受到他的陰莖,而且我開始高潮,在他幹我屁眼時,我一直持續高潮,直到他射了精,慢慢地拔了出來。」

史醫生沉默了一會兒,問道:「小珍,妳覺得怎樣?妳喜歡這樣嗎?」

「我想因為我一直忙於工作,」小珍回答:「而且除了工作外,沒有什麼事能提起我的興趣,我知道我一直在尋找些什麼東西,直到我遇見譚,我想我找到了,另外就是這樣做看起來很『髒』,我一直生活在嚴謹的環境中,我一直努力工作。我還記得當譚的精液滴上我的下巴時,我想如果讓我的屬下看到了,這會是多麼讓人興奮的一件事,當然,我不會讓別人知道我做出這種難以啟齒的事,沒有必要讓別人知道我有這種特殊愛好。」

「妳認為這是特殊愛好?」史醫生問道

小珍想了一會兒,然後回答:「我不知道,我讓譚這樣搞我,看起來好像是變態,但是當我和譚在一起時,我感到無上的自由。這聽起來很有趣,不是嗎?我因為想要這種自由,所以我願意做他的奴隸?」

史醫生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輕輕的說:「妳還想再見到他嗎?」

小珍馬上回答:「我不知道,你認為呢?」

「我不會告訴妳該怎麼做,」史醫生回答:「但是我有點擔心妳的安全,妳去見他會不會有人知道?」

小珍說:「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要去見他,我會在你的答錄機要留下口信,所以起碼你會知道的。」

史醫生同意小珍的做法,他要小珍再想想做這些事的理由,讓他們兩人都想清楚,小珍說她會這麼做的。
——————————————————————————–

第二章

逐漸地,小珍和譚的會面越來越頻繁,而且也愈來愈變態。

譚會將小珍綁在床上或桌上,用他的手、嘴、陰莖或是任何他有的成人玩具玩弄小珍所有的洞。

有時他還會拿小夾子夾小珍的乳頭和陰唇,來幫小珍催情,但是如果他看到小珍真的很痛,他會住手。

許多次譚在玩新花樣時,小珍幾乎要說出:「夠了!到此為止!」但是她始終沒說出口,而且一直不斷有新感受,她也一直接受史醫生的心理治療,也向史醫生報告每一次的經過,有一次,他們在討論一個新的冒險是如何增加她的自由感時,小珍開始擔心她和譚的關係可能影響了她的工作。

一晚,她一絲不掛的站著,譚用手指玩弄她的陰戶,她已經非常興奮,非常濕了,但是譚要她穿上上衣、裙子和鞋子,他們要出去一下。

小珍準備要穿上內褲,但是譚說:「不!只要穿上我要妳穿的。」

小珍只好穿上寬上衣、短裙和高跟鞋,當他們走過飯店大廳時,小珍知道透過她的上衣,可以清楚看見她乳頭的樣子,而且這麼短的短裙,沒穿內褲根本不能坐下來。

她想問譚要帶她去哪裡,但是沒問出口,和他上了車,譚將右手伸到小珍的裙子底下,繼續玩著她的陰戶,一邊告訴小珍他們要去參加一個私人聚會,她會見到幾個譚認識的男人和女人,小珍無法抵抗身體傳來的快感,沒過多久,他們來到了一家酒吧門前,她現在得幾乎一絲不掛的進去了。

當譚停好車,過來幫她開車門時,她非常害怕,她們走進了一扇沒有標記的大門,這個酒吧的空間之小,讓她非常驚訝,連大廳裡所陳設的桌椅都比其它地方小。大廳的前方有一個舞台,圍上了黑色與藍色的布簾,整個酒吧看起來很精緻,裡面大概有卅人左右,當他們走進時,一對俊美的夫妻還向譚打招呼,他們是小羅和麗絲,譚拉了一張椅子讓小珍在小羅的身旁坐下。

剛一坐妥,她就發現小羅正注意著她,她想起她沒穿內褲,所以趕緊將兩腿合緊,將衣服往下拉,蓋住大腿,但是她發現譚的眼光並不贊成她這麼做。

譚調整了小珍的椅子,所以她的腿正對著小羅,她知道小羅可以看到更多她的大腿。她別過頭去看著麗絲的胸部,麗絲穿了一件綠色的低胸衣服,很明顯的也沒戴胸罩,她看了一會兒,麗絲看著小珍,對她笑了笑。

他們聊了一會兒,小珍發現譚的手放在麗絲的腿上。

最後,譚轉向小珍,對她說:「這個酒吧裡的人都非常親近,而且願意分享所有。」

接著他微笑,向小羅點點頭,伸出手隔著衣服捏住麗絲的乳頭,小珍本來想叫譚別捏得這麼用力,但是麗絲卻閉上眼睛,將頭往後仰發出:「嗯…嗯…」的聲音。

此時小珍也發現小羅的手也放在她腿上,她嚇了一跳,她看著譚,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確定譚知道小羅在幹什麼,她也知道她最好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小羅的手迅速的往三角地帶移動,當他摸到小珍的陰毛,他立刻伸出中指,撥開小珍早已濕了的陰唇,將手指插進小珍的陰道中,用手指抽插。

當小羅把手拿出來,把那濕淋淋的手指放到麗絲的唇上,小珍看著麗絲舔著小羅的手指,將自己的愛液全吃了下去。

小珍不敢相信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她正坐在一對剛認識的夫妻身邊,酒吧裡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彼此認識,她看了看週圍,發現附近有一對男女正在接吻,遠一點的地方有一對男女正在互相愛撫,當她看到隔她兩個桌子外的景像時,她開始喘息,原來一個美女正在為一個俊男口交,那男人的手扶住女人的頭,控制她頭動的速度,忽然,她看到那個男人將那女人的頭移開,露出了他紅紅的龜頭,她看到那個男人射精在那女人的口中。

小珍此時興奮異常,她看過一些成人電影,但是這是她第一次這麼真實的看到這個情景。

現在小珍全明白了,譚輕輕地告訴她:「就像妳所看到的,我們在這裡完全放開自己,我希望妳能讓小羅知道妳的口上功夫是如何的棒。」

小珍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結結巴巴的說:「我…我不…但是他…請別…」

小羅笑著對她說:「妳必需和我一樣做出反應,除非妳想回去。」

一些瘋狂的念頭穿過小珍的腦中,小羅的愛撫讓她無法思考,她怎麼能夠為一個剛見面的陌生人口交呢?她看小羅解開了褲子,將他那巨大的陰莖拿出來握在手上,慢慢地上下套弄著。

此時麗絲笑著對她說:「小珍,我想看妳和小羅玩,比他跟我玩時玩得更盡興,拜託妳。」

她移了移已經張開的雙腿,她知道如果她要做什麼事,一樣必需經過小羅的命令。

她看著小羅一直漲大的陰莖,等待下一個命令。

小羅將手拿開,她看到小羅陰莖的全貌,這個陰莖大概有廿四、五公分,而且非常粗,她得盡量將嘴張開,才能將這個大傢伙含進嘴去。

小珍閉上眼睛,不想見到別人正在看她為這個男人口交。

她伸出舌頭開始上下舔著小羅的龜頭,漸漸地,她感覺到小羅的龜頭已經靠上她的嘴唇。

馬上她就忘了自己在做什麼,而一心只想讓小羅射精給她,她張開眼,看著小羅,同時用手玩著小羅的睪丸。

小羅看著她,用微笑和呻吟鼓勵小珍。

她估計,她大概含進了小羅陽具一半以上的長度,她的下巴由於過度張開而有些疼痛,她以為,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嚐到小羅的精液了。

小珍試著再讓陰莖進去深一點,所以她更用力的將頭往下頂,她不知道麗絲可以含進多少,但只知道只要器己想的話,她可以做得比麗絲更好。

當小羅的龜頭正要進入小珍的咽喉時,她因為幾乎要嘔吐而想放棄繼續,但是小羅看起來就快要射精了,所以她又繼續嘗試。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才將頭再往下頂了頂,感覺到龜頭正開始進入她的咽喉。

她龜頭深入她的喉嚨五公分左右時,小質還在想,要不要將整根大陽具全含進去,但是小羅卻射了精。

她不情願地讓陰莖由喉嚨拔出來,讓小羅的精液射在她的舌頭上,在小羅射精的同時,她還繼續幫小羅打手槍,好讓小羅多射一些,射在她的舌頭和嘴唇上。

在此同時,她發現麗絲跪在她身旁,看著小珍把小羅的陰莖舔乾淨。

當她舔完後,麗絲轉過小珍的頭,吻著小珍,並且將舌頭伸入小珍的口中,探索小珍口中剩餘的小羅的精液。

小珍從來沒有和女人這樣吻過,所以剛開始時非常吃驚,她馬上就感受到麗絲的嘴和唇是如此地柔軟。

長吻結束後,麗絲笑著對小珍說:「恭禧妳,妳破了我的記錄,下一次我會超過妳的。」說完對小羅眨眨眼。

小珍將這段故事告訴史醫生,她為自己居然在大庭廣眾下幫別人口交感到興奮而覺得羞恥。

史醫生問小珍,為什麼願意在這麼多陌生人面前這麼做?

小珍回答:「第一,我知道這是譚要我這麼做的,我不應該拒絕。而當我看到小羅的肉棒時,我知道自己也願意這麼做,尤其這麼多人在看,這會讓小羅更加興奮,所以我會這麼做,在場的這些人,我可能再也不會和他們見面了,沒有人知道我的背景,所以我可以和任何人性交,我想到這裡非常興奮。」
——————————————————————————–

第三章

當這兩個女人回到座位上,小珍感到前所未有的慾火正在上昇,如果有人向她要求,她會馬上躺在桌上讓他姦淫。

她發現附近的人都在做愛做的事,沒有人注意到她剛才的表演,但是有一位老男人對她微笑,並且對她點了點頭,她開始感到臉紅。

正當她想問譚何時回家時,舞台的燈光卻亮了起來。

舞台的布幔打開,一個英俊的年輕人走了出來,說了一些歡迎光臨的話,他滿臉鬍子,穿了一件正式的禮服。

「現在開始,」他宣佈:「今晚的表演,由凱茜開始,她帶了一名年輕的男士來參加,她要介紹這件男士給我們大家。」

小珍右邊桌子的一位金髮女子站了起來,帶了一位大個子黑人走上台去,此時藍綠色的燈光照在舞台上,那名黑人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高,混身的肌肉。

凱茜和那名男子在舞台上對大家說:「各位來賓,這位是凱文,他要來這裡展現他的特異功能。凱文,可以開始了!」

凱文張開嘴,伸出他粉紅色的舌頭,所有的人全都睜大了眼睛,那個舌頭竟然一直伸長,最後居然長達廿公分!

小珍心想:「一定是假的!」,直到凱文開始活動他的舌頭,小珍才相信那是真的!

那條舌頭往下伸,可以舔到他的下巴下方,往伸伸則可以伸到眼睛前面。

在凱文稍稍的示範之後,凱茜解開了外套的衣帶,結果在外套下除了粉紅色的吊襪帶和白絲的絲襪之外,竟然一無所有。

凱茜躺在舞台上,小珍可以看到一個沒有陰毛的陰戶在凱茜張開的雙腿之間。

凱茜的個子很小,這也使得小珍開始懷疑那個黑人大漢怎麼搞得了凱茜?

凱文脫去衣服,跪在那小女人雙腿之間,開始舔著她的腿,然後慢慢地往上游移,由於他的舌頭很長,所以每一個動作都讓人看得很清楚,當凱文舔到凱茜的陰戶時,小珍再也忍不住這種刺激,慢慢地將手伸到短褲的邊緣,偷偷用手指輕輕按著陰核,一邊看著表演,一邊輕輕地磨擦。

一旁的大電視同步播出了由舞台後面所見到的情景,這表示舞台上一定有一台攝影機,有時還會有特寫鏡頭,小珍想看看攝影機在什麼地方,但是她的目光卻離不開凱文的長舌頭上,凱文本來還輕輕舔著凱茜的陰戶,現在他將舌頭慢慢地插進凱茜的肉穴五六公分了。

小珍轉過頭去看著電視,以電視的特寫,可以讓她看得更清楚,她看到凱文的如頭開始抽送,而凱茜的雙手則在自己的胸部游移,有時還用力捏著自己的乳頭,發出陣陣的呻吟,顯然凱文給了她無上的快感,此時小珍磨擦陰核的速度也為之加快。在凱茜到達高潮放聲尖叫的時候,小珍看到凱文的舌頭,已經全部插進去了,凱茜不停的尖叫、扭著屁股,最後全身癱軟。

最後,凱文將舌頭抽了出來,他的臉上全是凱茜的愛液。

凱茜在高潮過去後,支起身子,對所有的觀眾說:「就同各位所見,凱文的功夫非比尋常,但是除了這個之外…」

凱茜對著凱文輕輕一笑,凱文開始解開褲子,當他脫下褲子面對觀眾時,可以很清楚的聽到冷近幾桌子的人發出喘息聲,凱文的男根起砠有廿五公分長,而且還在不停的變長,凱茜用兩雙手握住這個大傢伙,用嘴含住上下套弄著,那個男根也非常爭氣的成為卅公分的長度,接著凱茜轉過頭來對大家說:「很不幸的,我的骨盆太小,沒有辦法讓這個好東西進來玩,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做一點事。」

她對這個巨人眨眨眼,說道:「我建議志願者上台,讓我們看看凱文如何使用這個東西。」

屋內許多隻手舉了起來,小珍聽到許多女人在叫著:「讓我來!」「我要試試!」

此時譚小聲地走近舞台,悄悄地對凱茜說了幾句話,小珍從譚的樣子感覺出來,譚在這裡相當受到尊重,而且有相當的影響力。

譚上了台,對大家說:「我今天帶來一位第一次來的朋友。」

聽到這句話,小珍的心差點跳出了喉嚨。

他又說道:「我要求各位同好,把這個機會讓給她--小珍。」

「他怎麼可以這樣。」小珍想:「我會被這個怪物撕成兩半的。」

小珍看著譚,滿腹怒火,她想大聲說:「不!」

譚走到小珍身邊,挽過她的手,輕聲對她說:「凱茜向我保證過,凱文絕對不會傷害妳的,他只會做妳願意做和妳告訴他的事,這是我和凱茜送給妳的禮物,我希望妳別掃大家的興。」

她又感受到譚的權威,她毫無疑問地必需上台,在這麼多人面前脫得精光,還要讓那麼大的陰莖插進體內。

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知道她一定得做。

譚將小珍帶到了台邊,而凱茜則牽她上了舞台,這時小珍才清楚地了解,凱茜的個子是如此地袖珍。

凱茜要小珍脫去衣服,小珍照辦了。

當她一絲不掛對著凱文時,她發現凱文的身上全是肌肉,沒有一點點的肥肉,而且凱文也不是黑人,只是膚色有點深,比較像義大利人、西班牙人或是其它混血兒,而且其實長得非常好看,不止是英俊,而且還好看。

凱文低下頭來吻著小珍,小珍覺得凱文的嘴上,還殘留著凱茜的味道,他輕輕地按了按小珍的肩,小珍順著他的嘴,沿路向下吻去,直到跪下來,吻著他結實的腹部。

現在她就面對著這個巨大的陽具了,他向兩旁看了看,想找找看譚是不是在附近,但是舞台上的燈光太強了,所以她看不到台下的任何人,小珍也很喜歡這樣,她雖然看不見其它人,但是她知道所有的人都看著她。

小珍用兩雙手抓起凱文的陽具,讓龜頭靠在自已的唇上。

這隻陽具非常地重,和她的想像一樣,而且摸起來非常光滑,她伸出舌頭低住,龜頭尖端的小缺口,「好奇怪,」她想:「這麼大的陰莖,卻有和一般人一樣大的馬眼。」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讓雙唇更為濕潤,含後張開嘴,含上眼前的龜頭。

她認為小羅的陽具已經夠大了,所以也許她可以含進整個龜頭再含進四、五公分,只要充份的將嘴張開,從一旁的電視上,她注意似乎有另一台攝影機正在拍攝,把她的臉拍在畫面上,她像照鏡子一般的端詳自己,找找看自己的臉上是不是有什麼缺點,她現在確定自己一直是個美麗的女人,她看見自己的嘴巴張開,凱文那巨大的男根,滑進了她的口中,然後凱文晃動自己的屁股,讓那大陽具在口中抽送。

她也為凱文感到悲哀,因為他享受不到其它男人所能享受的口交高潮。

所以她張大了口。讓凱文的陰莖盡量插到底,好讓凱文能在小珍的口中嚐到口交的情趣。

忽然,小珍感覺到凱茜在她的陰戶周圍塗上一些潤滑液,所以她馬上想起自己上台來的理由,她感到一點緊張,於是抬起頭病看看凱文,又低下頭來看看凱茜,同時對他們笑了笑,她還記得譚要她信任凱文,遵照凱茜的指示。

很快地,凱茜站起來,讓小珍躺在她剛才所躺著的地方。

「這是拍攝的最好角度。」小珍在內心暗笑,同時她也清楚,這一切可能會錄下來,她希望這一次的冒險不會將來再困擾她,現在她所在乎的,只是凱文要如何與她性交,她是否能夠應付即將到來的一切而已。

凱文移到小珍的雙腿之間,俯身親吻她。

凱文用舌頭打開小珍的唇時,小珍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她怕凱文的舌頭伸進口中,但是他沒有。

凱文用手確認小珍是不是已經充分的潤滑了,凱文用手摸著小珍的陰戶,輕輕的用手在陰唇上滑動,讓小珍更加濕潤。

凱文認為一切就緒,此時可以進入了,於是凱文用手撥開陰唇,準備插進去。

但是顯然因為肉棒太大,凱文的龜頭只進去了一點點,就很難再進去了。

小珍從電視上看著凱文的大陰莖,插進自己的體內,她看著那巨大的龜頭一點一點的進來,直到整個龜頭消失在自己體內,由電視上看著自己被插入,同時又感受到真實的快感,這種感覺相當奇特。

小珍伸出手,為凱文那一大段尚未插進來的陰莖打手槍。

「到目前為止還不錯。」小珍心想。

有一個明確的感覺昇上心頭,凱文的陰莖似乎不能完全插進來,小珍感覺到凱文的陽具正用盡一切努力想再深入一點,可能會插到自己的脊椎骨。

凱茜上前為兩人補充了潤滑劑,小珍告訴凱茜,自己流了很多愛液了,但是凱文還是進來得很困難。

凱文開始慢慢地抽插,小珍低下頭,看見陽具大概又多進來了五公分左右。

小珍發出喘息,此時凱文關心的看著她,怕傷了她。

「沒關係,」小珍呢喃般地說:「我只是很興奮。」她向凱文保證自已沒有問題。

凱文開始加快速度抽插,插入一次比一次深。

小珍已經在高潮的邊緣了,她摀住自己的嘴,好讓自己不發出尖叫聲。

但是高潮來臨時,她摀住嘴巴的手顯然起不了什麼作用,她聽到自己發出刺耳的尖叫,尖叫之後是長長的呻吟,小珍已經高潮了,但是凱文現在所插入的部份還不夠多,就已經把小珍搞成這樣了。

小珍會不會被幹死?

凱文還在致力於全部插進小珍體內,小珍此時感到前所未有的深足,當凱文的龜頭碰到她的子宮頸時,她又達到了另一次高潮,這一次的高潮比第一次還讓她過癮。此時凱文停止抽送,小珍感覺到凱文的龜頭正停在那裡,她聽到自己發出從來沒有的響亮叫聲,她瞥見電視上凱文的陰莖,只剩十公分在外面了,她要全部!她要凱文插到底,直到她的胃。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她用手摸著自己原來平坦的小腹,她感得出,自己的肚子已經因為這根大肉棒的插入而突起。

凱文又開始猛烈的抽送,直到全部插入小珍的身體。

小珍又開始高潮,而且高潮一陣強過一陣,直到她覺得,凱文快要射精了,她抱緊凱文的頭,用力吻著他,然後小聲的在凱文的耳旁說:「我要你射進我的嘴裡。」

這也正是凱文所想的,立刻,凱文將陰莖拔了出來,並且跪到小珍的臉旁。

小珍張開了嘴,用兩隻手幫凱文打手槍,她上極快的速度用手上下套弄,小珍的手上沾滿了陰莖上自己的愛液。

小珍發現,如果自己的大姆指按著凱文的陰囊,他會更興奮,就在同時,一大股精液噴上她的臉和口中。

小珍覺得這好像是用精液淋浴,因為精液的量實在太多了,她的整個臉和嘴裡都是精液。她不認為這樣就完了,她以為這麼大的陰莖,應該有更多的精液才對,於是她又把凱文已經開始縮小的陽具塞入口中,儘情的吸吮,直到再也沒有精液流出為止。

她聽到許多的掌聲和歡呼聲,但是她卻不記得為什麼他們要鼓掌?

她清醒了些,看到舞台的布幔合了起來,電視也關掉了,凱文躺在她身旁,強壯的手臂放在她身上,她沉沉地睡去。
——————————————————————————–

第四章

她醒來時發現自己睡在暗房間中一張非常舒服的床上,她花了幾分鐘讓自己清醒,同時想著剛才那鮮明的夢。

忽然,小珍發現那不是個夢,她真的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表演性交,而且好像還被錄影。她開始驚慌,她閉上眼睛,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是如何地讓她興奮。

她開始接受她喜歡這樣,也喜歡得到大家對她表演讚賞的事實。

她知道自己願意再來一次,也知道慾望和害怕會讓她興奮、激動,她等不及要告訴史醫生故事的經過,不知道為什麼,史醫生願意了解自己,同時也幫助自己了解自己。她很想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別人面前性交,會覺得興奮。

此時有人打開了門,並且開了燈,使得小珍張開眼睛。

麗絲站在門旁,她看見小珍醒了,就關上門走了進來,跪坐在床邊,輕輕用手撥弄著小珍額前的頭髮。

麗絲笑著說:「當妳睡著了,我們有點擔心,我要確定妳沒有事,凱文想問問妳他有沒有傷了妳。我檢查過妳,好像沒事,所以讓妳繼續睡。」

小珍輕輕地說:「我覺得很好,只是有點累,我從來沒搞過這麼久,他們會如何處理拍下來的錄影帶?」

麗絲站了起來,走近床頭,拿出一卷錄影帶交給小珍,

「看過之後,妳可以保存、洗掉或毀掉,我保證就這麼一卷,我們只是性開放,不會做什麼勒索的事,這是譚自己從抏影機中取出來的,所以可以確定沒有人複製。我確定會有人相保存它,但是我們有非常嚴厲的遊戲規則,不會有人這麼做。」

小珍聽完後,心中的一塊大石放了下來:「我只是比較小心。」

麗絲又對小珍笑了笑,輕輕摸著她的乳頭說:「我們還有許多很嚴格的規定,會員的加入要一再地認證,在妳這次加入之前,譚已經測試過妳許久了,也許妳不知道,這是為了安全。」

小珍同意她的說法,也同意譚之前不讓她知道這件事的理由。

小珍的乳頭因為麗絲的撫弄又感到興奮。

「第一次的測試是很辛苦的,但是譚辦到了,如果妳想的話,以後妳可以自己問他」麗絲道

小珍感覺有一些液體由她的陰戶中流了出來,她希望麗絲繼續,於是她拉下被單,露出整個乳房,麗絲的雙手則輕輕地捏著小珍的乳房和乳頭。

麗絲說:「妳現在已經是我們的會員了,小珍,妳得簽一些文件,並且遵守規定,這只是個形式,我從來沒看過第一次上台的人會這麼賣力,當凱文射精在妳嘴裡時,我想當時大概有廿個觀眾也達到了高潮。」

小珍想起那股精液射進自己的嘴裡和臉上的那一幕,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麗絲吻著小珍的胸部,使得小珍很難集中意識回想整件事。

小珍捧起麗絲的頭,開始吻她,麗絲的唇還是那麼地柔軟。

麗絲的手慢慢地往小珍的下半身移動,她先撫著小珍的小腹,再往下移,摸到小珍的陰毛,接著又往下,摸到小珍的陰戶。

麗絲伸出三根手指,插進小珍的陰戶。

小珍看著麗絲不停的喘息。

麗絲的聲音也變了:「有時候妳喜歡快一點,不是嗎?」

小珍呻吟著回答:「…是…是的…」,此時她幾乎馬上得到高潮。

麗絲停止了動作,說道:「我不要妳高潮,小可愛。」

小珍不知道麗絲要如何阻止她高潮,但是她漸漸平靜下來。

麗絲抽出了她的手指,馬上又更用力的插了進去,小珍此時幾乎要高潮了,只要麗絲再多插幾下。

忽然,麗絲將手指再度拔出來,小珍覺得身體內再度變得空虛。

麗絲脫掉自己的衣服,爬上床跨在小珍的臉上,這是第一次小珍這麼近的看一個女人的陰戶,她不想碰這個陰戶,但是她明白,如果小珍要麗絲幫她高潮的話,她就一定得做什麼。

她輕輕按了按麗絲的屁股,讓麗絲的屁股下降了些,小珍將舌頭伸出,可以碰到麗絲的陰唇。

麗絲的陰唇已經很濕了,小珍嚐試的舔了一下,她發覺味道是酸的,但是並不讓人覺得難過。

麗絲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降下自己的臀部,讓自己的陰蒂碰到小珍的鼻子,並且以小珍的鼻子磨擦陰蒂。

剛開始時,小珍擔心自己會不能呼吸,但是她馬上學會一邊舔著麗絲的陰唇一邊呼吸,她體會到,麗絲正在搞她的臉,她的臀部像一個男人抽送時的扭動,小珍用力的舔著,直到麗絲高潮後伏下身子。

麗絲的愛液滴在小珍的臉上和嘴裡,小珍將它們全吃了下去。

最後,麗絲起身,而小珍再度嚐到了那三根手指。

麗絲抽出那三根濕淋淋的手指,放到小珍面前:「現在,你自己嚐嚐看,比較一下味道。」

小珍感到難以置信的興奮,她將手指吮入口中,覺得非常好吃。

麗絲重覆這個過程兩次,後來她插入了四根手指,飛快地抽送小珍。

小珍注意到有一點不同了,因為手指好像變得更粗大,小珍發現麗絲連她的大姆指都插了進來。

最後,麗絲連整個拳頭都插進小珍的陰戶。

「高潮吧!小珍!」麗絲加快手上的整度,說道

小珍不知道該不該回答,她只聽到自己的尖叫。

麗絲的整條手臂在她的陰戶中抽送,小珍的高潮一陣接一陣的襲來,此時她不小心注意到譚正在床邊,看著小珍和麗絲辦事,但是小珍腦中已經是一片空白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