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11點,正閱讀各方傳來的電子郵件,手邊電話突然想起。

「阿妙啊!跟你說一個重大的秘密,我們公司開發了新的機型,有筆大的訂單今天下午三點要開會決定發包,我特別用盡辦法讓你能列席會議,今天無論如何一點半要過來,有些細節我偷偷跟你講一下。」

來電的人是阿雄,前一陣子我不知道為何,可能是鬼迷心竅了吧!居然跟他有了外遇,他待我很好,很貼心,雖然我不是頂喜歡他,但也可能他特別會奉承女人,才讓我不知為何的跟他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

「喔!是這樣的喔,我跟我們副總報備一下,我一定會準時過去。」

阿雄:「你來的時候盡量低調一點,我已經預定了我們部門的會議室,你直接進到裡面等我,這種事不能太張揚,你知道的!」

「好!我會小心的,謝謝你這麼幫我。」

阿雄:「小傻瓜!你跟我客氣什麼,頂多你下次多努力一點,讓我更舒服囉。」

「三八!你神經喔!上班講這個,不怕別人聽到。」

阿雄:「好啦!不講了,記得要準時過來喔,親愛的。」

電話掛上後,我真不知道自己在搞什麼,怎麼會跟自己老公以外的人說這些話,自己都覺得蠻噁心的,但又有一點點的不由自主,或許是內心深沉的另一個我,也或許這樣,才會跟他發生了幾次關係。

下午一點半,我準時抵達了阿雄的公司依頓,除了跟樓下管理員打招呼之外,幾乎是偷偷摸摸的,我加快了腳步,直上研發部門,在還沒有人看到我時,我就快步閃身進了會議室,然後輕輕的把門帶上,隨便找了張椅子坐下,整理一下我的服裝、補妝。

不一會兒,阿雄進來了,他將會議室的門反鎖,走到我的身邊坐下。

阿雄:「妙,這張訂單大約一年有六千萬,如果順利,第二年還會倍數增長,當然因為你的緣故,我會希望把訂單給你們公司,可是處理這件事讓我蠻困擾的!可能有件小事情也要你自己幫自己一把,也算是幫我。」

「我知道你對我好,你都這樣幫忙了,我也一定全力配合的。」

阿雄:「是這樣的,這次上面決定由線上六個研發工程師開會表決,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除了我之外還有五人,其他有三人跟我頗有交情,昨晚,為了你,我約他們出去喝酒,待他們半醉時,我跟他們三人透露了我們的關係,希望他們可以幫我這個忙,結果他們全部都傻眼不信,想說我怎麼可能跟他們心目中的女神搞上了!然後他們說如果我能證明是真的,他們絕對願意投票幫忙,這樣我們就可以超過半數順利拿到訂單了。」

「你想死嗎?怎麼可以把我們之間的事情講出去,我已經有家庭小孩了耶」

阿雄:「你不想拿到這筆大訂單嗎?我可是在幫你耶!況且為了證明我講的是真的,我還傳了幾張我們的自拍圖給他們看了呢!」

「你……怎麼可以!」

阿雄:「你先別生氣嘛!這樣他們才聽的下我要講的話啊!他們也心儀你很久了,況且事情已經發生了,不如設法把訂單拿到手,這樣對你陞遷、獎金都有幫助啊!」

「我是很想拿到這筆訂單沒錯,但你怎麼可以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而且還讓別人看了我的……照片。你這樣叫我怎麼做人,以後怎麼有臉來你們依頓!」

阿雄此時伸手抱住了我,輕輕說

「親愛的,我真的是想幫你,照片也傳給他們看了,他們也說願意幫忙,只不過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什麼?還有要求?」

阿雄:「他們說,看照片不夠,他們想看看……真正的你……。」

「你太誇張了吧!」我站起身生氣的要離開。

阿雄一把拉住我的手,表情轉趨嚴肅,冷冷的說

「你不怕他們把你照片傳到你公司嗎?甚至傳給你老公?這樣你以後才無臉見人吧!」

我的心頭像是被一記重槌擊中,突然間六神無主。

阿雄:「我相信他們不會這樣做,畢竟他們跟我是哥兒們,況且我要幫你拿到這麼大的訂單,他們也只是看看,不碰不摸,這樣的回報也不算過分阿,等等三點就要開會表決了!已經沒有考慮的時間,快決定你要怎麼做吧!是拿訂單?還是事跡敗露?」

「我……」

此時阿雄走過來,溫柔的摸著我的臉說

「不要再我了啦!事已至此,一定是先把訂單拿到手,我保證他們只是看,不會有任何其他動作,況且他們也有老婆女友,只是覺得你很漂亮,讓他們看看也不吃虧,他們也很怕你知道他們是誰呢!還說要你戴上眼罩,當然我也替你答應他們了!現在已經兩點多了,我看頂多也只有三十分鐘時間,就在會議室讓他們看一下嘛,時間一下就過了,這個眼罩你戴上,我叫他們進來,待會他們都不會出聲,我說什麼,你就照做動作就是,懂嗎?小乖乖!」

阿雄從口袋拿出一個眼罩,放在我前面的桌上,並走向會議室的單槍走投影機,順手將投影機打開,強光由投影機激射而出,然後回頭將會議室內的電燈全部關閉。

「拿著眼罩過來這邊吧!」阿雄手指著強光直射的布幕前方。

我像失了魂似的,隨手拿起眼罩走到投影機前,強光向我眼睛直射,除了刺眼的強光,四周只剩下一片黑暗,看不見一切景物。

黑暗中,傳來阿雄的聲音

「為了把握時間,你先做一下準備,外套裡不要留任何衣物,裙子裡也不要穿內褲,懂嗎?桌上有一個紙袋,可以讓你放脫下來的衣物,好了就把眼罩戴上,坐在椅子上,過十分鐘我會準時帶他們進來,我要看到你一切都準備好。」

我連開口的時間都沒有,阿雄就閃身出了會議室,並把門給帶上。

阿雄出去後,我居然毫不思索,就開始照他的吩咐動作,將衣物一件件褪下,外套、針織衫、高領外衣、內衣,直到上半身全裸,才回神,我居然會在依頓會議室內上半身一絲不掛,想至此,突然雙頰一片潮紅,我趕緊把外套穿上,扣上扣子。

接著褪下鞋子、絲襪,此時心念一轉,一分嗔怒,一分羞愧,脫下內褲時,發現居然殘留著一點濕潤。

把衣物整理好放進紙袋,眼罩帶上,坐上椅子。

雖然等待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卻令人感覺時間特別長,也特別安靜,靜到讓我感覺到自己砰砰的心跳,靜到讓我感覺到乳頭隨著呼吸廝磨著外套內襯,靜到讓我感覺到光著的屁股透過絲質的裙子與椅子的直接接觸,靜到讓我感覺到雙腿緊夾著那火熱的羞愧。

摳!摳!突來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隨著門打開的聲音,我的心跳更加的加速!阿雄

「阿妙!我們進來了。」接著就是會議室上鎖的聲音。

腳步聲由遠而近,來到我身邊約一步的距離,此時突然異常的安靜,一分鐘過去,依然沒有聲音

「你……們……還在嗎?」我開口問到。

阿雄:「你急喔!小淫婦,等等有的是你表演的機會,哈哈!」

「你……怎麼這樣講我」

一陣的羞愧讓我無地自容,突然驚覺,我到底是在幹嘛!接著的,又是一片的安靜與等待。

阿雄終於開口:「可以開始了!阿妙你先站起來,解開你外套的扣子。」

我緩緩的站起,雙手把外套的扣子解開。

阿雄:「外套遮住我們欣賞你奶子的視線!用你的雙手把你的奶子捧出來讓我們欣賞一下啊。」

阿雄的用詞蘊含著羞辱的言詞。

我居然毫無反抗,雙手伸進外套裡,將外套翻開,並用雙手由乳房的下緣捧起,

「這樣,看的清楚嗎?」我怎會講出這樣子的話。

阿雄輕輕的說:「很好!現在用你的雙手自己搓揉你的奶子,用你的手指撫摸自己的乳頭,我們要看到你的乳頭硬起來。」

我開始用雙手揉捏著我的乳房,食指刺激著乳頭,自己刺激著自己的敏感部位,由於更清楚自己的敏感帶,酥麻的感覺一陣陣的襲來,身體越來越加的敏感,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近在我乳房旁的深沉呼吸!伴隨著那恥辱的念頭,我迷失了。

「好了!可以了!」

阿雄輕聲的一句話,確有如悶雷一般驚醒了我,將我狠狠的拉回現實之中,我聽從指令的將手放下,心理面確好像少了些什麼。

「你前方有張會議桌,爬上去吧!」阿雄下了另一道指令。

我伸手向前探索,約向前兩三步距離就接觸到桌緣,我開始緩緩的爬了上去,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外套和我的乳房自然下垂著,兩膝爬上桌時,也因為牽引的關係,將我的裙擺拉高到屁股的下緣,下體空蕩蕩的,感受到會議室內冷氣絲絲的涼意。

我怎麼會做出這麼羞辱的動作卻無法反抗呢?

「做的很好小母狗,桌子還很大,再往前爬一點,不過把上身再放低,手肘要碰到桌面,屁股再翹高一點,你的屁股很大很翹,漂亮的很,讓我們再看清楚一點吧!」

我依照著指令做著阿雄期望的姿勢,當手肘接觸到桌面爬行時,我的臉跟乳房,也幾乎要貼到桌面,屁股更加的往上翹,裙擺也自然的拉的更高,不一會,裙子居然滑落到了腰際,我整的屁股跟陰部都露了出來,真是羞死人了。

就在那一瞬間,阿雄說了一聲停,時間真是抓的恰到好處。

「別動,你這姿勢真是美極了,真是好美的一條小母狗啊。」

約莫過了十秒鐘,阿雄又再度開口:

「把你的雙膝向外打開,腰再放低一點,翹屁股會不會?讓我們可以更看清楚一點你的屄。」

阿雄的話說的好污辱,跟我之前認識的完全不同,我真覺得羞愧死了,卻無法不聽從指揮的照著做,難道我的身體真的喜歡這樣子嗎?我雙腿緩緩的打開,我的屄跟屁眼就這樣整個裸露了出來。

「我們要好好的欣賞一下了,可能需要個三五分鐘,不過你的陰唇把你的陰道擋住了,麻煩你用手把它撥開好嗎?」

我將雙手移向雙腿之間,臉與乳房靠在桌面支撐著身體,左右手手指分別將蜜穴向兩旁撐開

「這樣……可以嗎?」我開口羞愧的問著,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

但是並沒有人回答,我就維持著這麼令人丟臉的姿勢,不一會兒,我可以感受到在我身後雙腿之間有人呼吸的氣息,在冷氣房裡暖暖的,特別容易辨認,他們的臉靠我的屄好近,一陣一陣的呼吸,我的身體漸漸熱了起來,血液不斷的沖向我的腦門,下腹一陣陣的酥麻,我知道我的愛液正在氾濫。

「你們看,她濕了!」

語一畢,我的蜜汁更加的氾濫,由雙腿內側滑落。

「阿妙!這麼濕,看來你很陶醉在被人欣賞之中嘛!剛剛還假裝說不要。」

我的臉一陣緋紅,淫水似乎把陰毛都浸濕了。

阿雄:「這姿勢我看你太累了,你躺下吧!」

我無法抗拒的翻過身來,仰躺在會議桌上,外套向兩側滑落開來,乳房就這麼赤裸裸的露了出來,不待阿雄指示,我自然的把雙腿曲了起來,向M字一般的張開,好讓我已經濕潤的屄可以讓他們看的更清楚。

阿雄:「你們看她的奶子也好白,生過小孩了奶頭居然還這麼小這麼粉嫩,我就跟你們說過了吧!阿妙不止臉蛋長的漂亮,身體更是美的很。」

阿雄:「腳再張更開一點,一樣用手指將你的屄張開,我們要好好的欣賞一下你的肉洞,看看這麼多的淫水,到底是哪裡流出來的!」

我設法將雙腿張到最開,盡可能的將我的肉穴裸露出來,當我用手指將它掰開,淫水一瞬間向我的兩片肥臀中的縫細流了出來。

阿雄:「看吧!我就跟你們說她很敏感,也很愛給人看,看她淫水流成這樣,我想她現在一定很希望有支大肉棒放進去!嘿!你們看到這樣還忍的住喔!」

「不行!阿雄你跟我說只看的!連碰都不會碰我,你答應我的!」

我急忙的說著。

阿雄:「這樣啊!可是你淫水流成這樣一定很痛苦,我是想幫你啊,不然……嗯…你自慰給我們看好了!距離開會時間大概還有十分鐘,如果你高潮了,我們今天就此結束,不然時間一到,有其他人進來那可就很精采囉!」

由於時間急迫,我無暇它想,馬上左手開始用力柔捏著自己的奶子,右手開始不斷的搓揉著陰核,隨著指尖的律動,一陣陣的快意已經忽大忽小的向我的身體襲來,我左手不斷的加大力道,右手不斷的加快速度,那酥麻的感覺也越來越近,我開始將中指放進肉穴裡抽插,屁股也開始不斷的扭動。

阿雄:「你們看,阿妙真的很淫蕩吧!不知道哪些男人正盯著她看,看著她表演手淫,她居然還可以這麼投入,真是一個天生的淫婦,我跟你們說她很賤的,你們就不信,這付賤樣就是你們心目中的女神啊!」

阿雄的羞辱聲鑽進我的耳裡,但是身體敏感的程度卻越來越強烈,強烈到足以讓我忽略掉他對我的羞辱,我的手抽送的越來越快,身體、屁股扭動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就這樣,我克制不住的呻吟起來,一瞬間,全身的血液直衝腦門和下體,我的腦筋一片空白,一整股的陰精就這樣爆發,氾濫到整個手上都是淫水,我的奶子抽畜著、身體抽畜著、子宮抽畜著、陰道抽畜著!我攤了,渾身無力到只能喘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人攤在會議桌上放空,腦子空蕩蕩到好像死了過去,突然間一把手將我的眼罩扯了開來,投影機的強光直射到我睜不開眼,我本能的伸手遮住強光,此時投影機被關了起來,會議室也開了一盞燈,當我眼睛慢慢適應,意識也漸漸清醒,放下的手立刻向我的乳房跟下體遮去,映入我眼中的,正是阿雄、阿俊、阿原,和另一個我知道確喊不出名字的工程師,他們正站在我身邊,笑咪咪的看著我,我羞愧的把頭轉開。

阿原拿了一盒面紙過來:「擦一擦吧!都濕透了。」

我伸手去接面紙,因為放開乳房,讓奶子又裸露了出來,我慌張的用另一手去遮掩,卻又讓下體露了出來,這手足無措的動作,讓在場了四人同時笑了出來!

阿俊:「阿妙不用遮了,你都表演了快三十分鐘這麼淫蕩的活春宮,有需要現在還這樣遮遮掩掩的嗎?我想我們四個現在都不是外人了,快點把你的屄擦一擦,開會時間快到了,等等有其他人會進來。」

我把身體撐了起來坐在會議桌上,準備稍微整理一下被自己蹂躪過的身體,這時眼睛的餘光看見那個我叫不出名字的工程師,手上拿著一台DV攝影機,當下我驚不可抑,用手指著他,轉身看著阿雄。

「這……你們……怎麼可以……為什麼……」

阿雄:「不然他們怎麼敢讓你知道誰在看你這麼精采的表演呢?剛剛阿俊不是說我們四個現在對你都是自己人了。」

阿雄淫蕩的笑意,讓我的背脊竄起一陣涼意。

阿雄:「況且我只答應你這次我們絕不會碰你,只看表演,但卻沒說不能錄影,這麼精采的真人AV,不拿回家邊打手槍邊看怎麼行?只要你乖乖的,我們保證不會有其他人再看到。」

他轉身拿起我放衣服的紙袋,從中把我的內褲取走,放在自己的口袋裡,然後把紙袋遞給了我

「快穿吧!等等你要列席會議的,我們會幫你把訂單拿到手的!」

阿原走了過來,從口拿裡掏出一個拇指大的橢圓物體,遞給我

「這是無線跳蛋,等等穿完衣服把它放到你的屄裡,現在你身體應該很興奮,我迫不及待要在開會時看到你那酥麻又卻要故做鎮定的表情了。」

他滿臉淫笑的把跳蛋放在我的前面,我卻呆住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阿雄:「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我們出去讓阿妙可以整理一下。」

然後轉身向我說:「動作要快一點囉!別忘記把該放的東西,放在該放的地方,不然待會的簡報,搞不好會出現精采得淫照喔。」

眼見他們四人笑咪咪的拿著DV走出會議室,只留下會議桌上幾近全裸的我和一顆跳蛋。

Tags: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上錯廁所遇MM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停電銷魂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把清純的曹敏莉干到欲仙欲死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