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對於大家來說是個蠻普通的交通工具。對於我自己,在印象中和汽車、輪船、飛機也沒太大差別,都是從這裏到那裏,僅此而已。沒想到狗血的劇情卻是從這裏展開。

火車緩緩駛進站台,停止。乘務員打開車門,我提著包跟著人流檢票進入了車廂,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過道邊麵朝上車的方向,放好行李坐下。因為是一個人所以隻是和同座的人禮貌的打個招呼就獨自安靜的坐著。因為無聊,所以隻好盯著車門,或者窗外看看是否有什麼值得觀賞的風景。

偶爾有經過的旅客擦撞到自己,自己也機械式的回應一個沒關係的笑容。實在太無聊只好拿出手機看看時間,沒多少時間就快開車了,對面位置還是沒人入座。我打定主意,如果開車還沒人我就坐對麵靠窗的位置,吹吹冷風也比二氧化碳中毒好吧。

車門口上車的人越來越少了,我正準備把眼光收回放到窗外,這時候上來了一對年輕的夫妻。好吧,也可能是男女朋友。女生很漂亮,唇紅齒白,大眼睛非常有神,末端大波浪卷的頭發,有讓人想多看兩眼的想法。男人走在前邊拉著她的手尋找著位置慢慢走近我。

我心跳突然加速,該不會就是我對面的那兩個位置吧?他們逐漸靠近,男人口中好像在罵罵咧咧的什麼,大約是在責怪這女生什麼的。女生微微蹙著眉,沒有說話。兩人走到面前,男人指著座位說,就這兒。把行李放好直接就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女生剛好和我面對面,好安靜,抿著唇真好看。當然這個時候我只是單純的欣賞而已,並沒有什麼壞念頭。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成為一個有前途的敗類的打算,即使現在也是這樣。

車開了,火車鳴笛啟動,好似解決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一樣,我深呼出一口氣,然後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座位上。然後環抱著胸看著對面小夫妻,男人一直在命令著她,什麼「把吃的給我」,「紙給我張」,「坐過去點太擠了」,反正就是一些有的沒的。女生也好脾氣,一一服務周到。

偶爾看我好像在看她就微笑著跟我點個頭,我也用微笑回應。也想和她講幾句話,不過女生太漂亮,看那個男人不像心胸開闊的樣子,所以沒必要給大家找麻煩,閉嘴就好了也不是個什麼太大的問題。大家都過了學生時代,不像以前還能隨身掏副撲克,周圍一起不管認識不認識就打撲克混時間。那男人無聊就掏出手機,打遊戲。無暇關注我這個一直看著他女人的人。

時間幾小時很快就過去,我開始進入了煩躁期,一直受壓迫的屁股開始有反抗的跡象。反正不是動動這裏就是撓撓那裏,美女也早就沒什麼興趣看下去了,這個時間,和欣賞美女比起來我更想要活動活動手腳。(之前忘記告訴大家了,這趟車是要跨越晚上的火車)隨著時間的經過,有很多人到站下車,例如我坐我旁邊的哥們就在之前的站台下車。這也為我之後的劇情發展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哥在這裏感謝你。有機會請你吃飯,當然是知道不可能的情況下我才會這麼說的。那個男人終於敵不過瞌睡的誘惑,在我旁邊桌的位置找了個開闊的地躺著睡下了。(前邊已經說過,有好些人已經下車了)女生精神很好,上車之後除了照顧那個男人之外都是在看自己的書。我渾身都疲倦,當然除了我的眼睛和嘴以外。

所以我醞釀了幾分鍾之後開了口,「都這麼晚了,你不累嗎?」她抬起頭微張開嘴似乎很驚訝,原來對面的這家夥不是雕像啊。「還不累,你不也是還沒睡嗎?」她真是一個表裏如一的女生,連聲音都這麼好聽,我快要陶醉了,發愣了幾秒鍾之後趕忙回答道:「我倒是很累了,就是換了個環境不太睡的著。」「我也是,真的不太能睡的著。」我心裏又感歎了一句,真是好聽。我盯著她的眼睛,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你眼睛真漂亮。」

馬的,我心裏直罵,這不是找抽嗎,什麼話都能說的嗎。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她老公的方向看了下,看到他沒反應,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胸口舒了口氣。

然後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也許我的所有露怯的表現都被她看在眼裏,她撲哧一下,輕輕的笑了起來,說道:「你可真逗。」我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也許是見我不像是個壞人,她慢慢的也就放下了內心的警惕,沒邊沒際的和我聊了起來。只是偶爾我提到她老公的時候美麗的大眼睛裏邊會流露出一點失望的意思。

後來一段時間之後才知道,她老公之前在一次打架鬥毆中被踢傷了下體,這次正好是去看完醫生回家。治療效果不好,老公心裏有氣所以一路上都把氣撒到她頭上。兩人聊的開心的時候就一起笑笑,聊到生氣的事就為對方生氣。

大家越來越熟,所以之前不敢說的恭維話也變得能流利出口了,也許每個女人都無法拒絕別人的讚美,至少她是這樣。我掏出手機看看時間,快淩晨1點了,我提出了和她合影要求,這麼美麗的女孩可不多見,照個像留個紀念而已。

她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她坐到我旁邊,兩人靠的很近,她的身上散發著每個色狼都能聞到的香味。可能是什麼香水吧,不過應該不是今天噴的,否則以我靈敏的鼻子應該早就聞到了。也可能是人們常說的體香。不管是什麼,反正我是陶醉了。

用力的呼吸了幾口,她看著我,臉微微有些紅,但是眼睛卻沒有避開,依然笑盈盈的看著我。我傻笑了幾下,掩飾自己的尷尬。她挽住我的手臂,頭靠近我,媽呀,太驚嚇了吧。我只是要求合照而已,怎麼就變成了身體接觸,我眼睛還是飄向了他熟睡的老公。她突然湊到我耳邊小聲說,「別看了,他不會醒的。」耳朵突然癢癢麻麻的,好舒服。不好表示什麼,顧不得抽出被她挽住的手,趕緊單手把手機調整好,開始自拍。

我倆的頭靠的很近,她的胸部似乎也壓到了我的手臂。我不敢多想,啪~啪~啪~,幾下拍好,準備把手機收起來,這個時候我覺得我的臉都快僵硬了。雖然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不過如果把我放到柳下惠的年代,應該就沒柳下惠什麼事了,我一直都是這麼評價自己的。對於美女,我向來都是抱著欣賞的態度去接觸,彼此不敢逾越。

「你還沒給我看呢。」耳邊突然響起好聽的聲音。我又從口袋掏出手機扭過身子遞給她,我可憐的另一隻手還沒抽出來一直都被挽著。不知道兩人交接有什麼問題,手機突然掉了。我真是悔恨我發達的反射神經,手不由自主的就想去抓手機。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反射能力居然還真被我抓住了,可是被我抓住的還有她的胸部。

「好軟」這個時候我祇有這一個反應。不想放手應該是接下來的第二個反應,好像過了幾秒,她沒有尖叫,也沒有逃跑,只是用有些迷離的眼神看著我。近距離的看著她光滑的皮膚,紅嫩的雙唇,我決定放棄思考,把嘴湊了過去。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也是時刻忍孰不可忍的道理。什麼理智在這種女孩的麵前都是紙老虎。

我吻住了她的紅唇,用舌頭感受著柔軟和濕潤。找到了她的小舌頭,用力的吸住,她不由自主的喉嚨裏發出嗚嗚的聲響。我靈活的手這個時候也不能閑下來從衣服地下摸進去,觸感真是細膩。她的身體在扭動,為了控製住她我只好摟住她的腰,而自己的身體則用力壓住她的身體。光滑的背,觸碰到胸罩,隻好向下撫摸,劃過腰,鑽進一條峽穀,應該是股溝吧。

她熱烈的回吻著,我咽進了她的口水,雖然口水沒什麼味,不過這個時候是甜的。手繼續向下,她似乎注意到我的意圖,用手抓住我的手,表達出不願意的意思。可惜這個時候我還哪有心情關心這。一口吸住她的耳垂,然後在耳垂舔弄,舌尖偶爾摩擦過耳洞。

可能是誤打誤撞到她的敏感點,她突然面色潮紅,抓住我的手也沒什麼力,我得到信號趕緊衝鋒。手繼續向下,肉瓣夾的很緊,劃過菊花,直達目的地。手摸到一些陰毛,然後摸到了有些濕濕的嫩肉。一根手指快要進去之前。她用力的在我肩膀上一咬。我趕緊從她的褲子裏抽出來。她眼睛裏邊似乎有些眼淚,似乎有點害羞,似乎還動了情。當然她的身體也告訴我她動了情。

我拈了拈手指,有些濕滑,上邊有一些晶瑩的液體。她也看到我的動作,臉紅的更厲害了,害羞的說:「不要」。我把手指在她麵前晃了晃,趁她害羞在她嘴唇上飛快的擦了下,然後壓住她親她的嘴唇。用力的吸吮著上邊的淫液,最後把唾液帶到她的嘴裏,一起咽掉。

接吻過後,我在她耳邊小聲說到:「你好色。」她搖晃著她的小胳膊,給我做異性按摩。雖然這一切發生的時間很短,我卻在其中感覺到了甜蜜。也許對象是她,這樣一個美女的原因吧。大家都無聲,尷尬曖昧的氣氛越發濃重。她站起身說,「我去洗手間。」鬧了這麼久都沒人出聲,說明車上現存的人早就睡熟了。

我不知道哪來的色膽,起身跟著追了過去,我想發展到這裏,如果不發生點什麼,這肯定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看小說的讀者啊。她看我跟過來也沒說什麼,既然沒有拒絕當然我也不能自己退兵吧。看了眼隔壁車廂,同樣沒什麼人了,一鼓作氣跟著她進了洗手間。

「你跟進來幹什麼?」,她白了我一眼。

「幹什麼你不知道嗎?」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廉恥了。

我和她在這麼一個密閉狹小的空間內,看著她無瑕的面容。她臉上的紅雖然淡了些,但還是沒有消退。眼睛裏的火不僅燃燒著她也引誘著我。我上前一步,慢慢的拉開她的衣服,雪白的肌膚一點一點的呈現在我的眼前,白的耀眼。我又親了上去,吻住了她的鎖骨,然後向下解開了她的胸罩。一隻手捏住一個乳房,俯身下去咬住她的乳頭,雖然不是鮮紅,但是在雪白乳房的襯托下依然炫目。

她的乳暈不大,乳頭一點點,慢慢的吸著有一點奶香味,乳頭在舌頭的挑撥中慢慢站立。我摸索著解開外褲把手放進她的內褲,小豆豆也慢慢挺立起來。她不時的輕輕「啊……恩……」呻吟幾句。我抬起頭看著她胸前的口水,乳暈上都能看見一些淺淺的的牙齒印,原本雪白的身體都有點紅色。

她用力在我胸口擂了一下,說:「你可咬的真疼,以前沒吃過媽媽的奶嗎,有你這麼糟踐人的嗎。」「我幫你揉揉。」然後又色眯眯的在她的乳房上搓揉起來。她又開始「嗯……嗯……恩……」的浪叫起來,我交替著在她的兩個乳頭上舔弄。她閉著眼睛氣喘籲籲的柔聲說著:「快……快……」。

「快什麼啊?」我故意挑逗的說到。

「快給我啊。」她的語氣急迫而且激烈。

我停止搓揉舔弄,雙手摟住她的細腰,她也摟著我的脖子。因為她已經快站不穩了。在火車上隨時都怕有人會進洗手間,所以需要快速解決戰鬥。我一隻手摟住她,靠著車門。另一隻手自己解開了褲子,掏出了家夥。用命令的口氣說道:

「給我抓住。」她的手柔若無骨,一把抓住了我的武器。女孩子能有多大力氣,我的雞巴早已經是隨時候命狀態,她用力的捉住,然後不停的用手抽動。真想在她的手裏一射了之,我趕忙讓她放開手,變被動為主動。

美女的哼哼聲,口中的熱氣,甜美的麵孔,魔鬼的身材無一不在挑逗著我,我左手一用力,把她抱的更緊,用右手掌握著雞巴在她略微有點潮濕的陰部隔著內褲研磨。透過內褲傳過來的熱氣一直在煎熬著我的龜頭。她仿佛已經無法忍受了,原本垂掉著的雙手用力的抱著我的腰,下體緊緊的貼了過來,屁股也在搖動,嘴裏在輕聲無意識的呼喚,「給我……給我啊……」。

我的右手原本在搓揉著她的屁股,雞巴本來在她的主動下已經硬到了頂點,聽到她的淫浪話,差點快守不住精關要射出來了。馬上把她在我懷裏轉一個圈,準備用後入式操她,然後讓她把手抓在窗戶上,這個時候她就像是個木偶一樣完全聽我擺布。這真是個極品,能完全投入性愛享受做愛的極品。抓住她的內褲往下拉,根本來不及看陰部的顏色,就著急的把著雞巴要往裏邊插。「啊」,我和她都不由自主的嘶吼出聲,我當然有壓抑,她是因為本身的習慣。

就這樣完美的配合著在淫靡封閉安靜的環境中互相取悅著對方。陰部早已經濕潤,我輕輕的在抽送,手掌摟住她的腰和腹部,用手掌的熱量刺激著她的子宮和陰道。手指偶爾揉捏一下陰蒂和乳房。她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女孩,所以隻會用「啊……啊……啊……」或著「啊………啊…………啊…………」或者「啊,啊!啊!」表達自己的情緒。我時而快速,時而慢搖,時而抽出,時而插入,好不快活。

空間中隻剩下肉與肉撞擊的聲音和她淫叫的低吼。不知道為何插入陰道後反而沒那麼快有射精的衝動。突然,感覺陰道擠壓力增大,仿佛要把雞巴擠壓出去似的,她的額頭上都滲出點點汗珠。淫浪聲似乎越來越大,我趕緊用手捂住她的嘴,她的舌頭像不受控製似的在我的手心亂舔。「真他媽的是尤物」,我心中暗罵。有這麼靈活的舌頭不做口交浪費了。

她的陰部不停的向我擠壓,陰道突然一股陰精淋到龜頭,我不禁渾身一抖,我也快射了。馬上抓過她的身子,她的身子已經完全癱軟,也懶得扶她,任由她跪在地上。抓著她的頭髮,把濕漉漉的雞巴放進她的嘴裏邊。幾秒鍾後我也射了出來,然後抓著頭髮讓她全部仰頭吞了下去。這時空間內完全安靜了下來,空氣中充滿了淫靡的氣味,和沉重的呼吸聲。

她舔了下嘴角,也不知道是口渴還是在回味。我問她:「舒服嗎?」她微微一笑的回答一聲:「嗯」。又接了一句,「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做一次了」。我回答到:「我先扶你起來吧。」說著拉她起身,然後在手背上親了一下。兩人磨磨蹭蹭的把衣服整理好,前後出了洗手間。

經過這麼一場激戰,大家都已經很疲倦,就做回原位各自休息。第二天到目的地,原來大家是一個城市的,就又留了電話方便以後聯係。她老公倒是又對她呼呼呵呵,防小偷一樣提防我,不過他沒想到她的老婆已經不是完全屬於他的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