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我母親給我手淫,這當然是我單方面的要求。

    給我手淫的時候,找到了那個變得需要幫助的大東西。剛開始時只是用手幫我,不過,她的臉逐漸俯下去,開始做起了口交。我意外地心情舒暢,一發炮彈射出,爆發在了母親口中,不過,我對母親喝了我的精液很吃驚。

    從那天開始,以後每一天我都像那天那樣地向母親請求要她為我口交。感到吃驚的是,父親在家的時候來到我的房間,母親為他口交,也是吞咽了精液。

    過一會我藏在門口聽到了一些秘聞,據說是父親和母親的計畫。

    某日,在我和妹妹玩家庭電子遊戲正入迷的時候,從父母的臥室傳來母親與父親正在翻雲覆雨的聲音。

    我的妹妹叫久美,大概是繼承了母親的傳統樣貌,在國中也算是個知名的美人,溫潤的臉蛋下藏著的是比較開放豪氣的性格,羞怯這種情緒一般與她搭不上邊。在她的光環下,我這個相貌普通的哥哥在學校卻是顯得很不起眼。不過,兄妹感情還是很不錯的。

    大概是因為妹妹好象對這件事比較清楚,所以我也不在意了妹妹什麼時候溜到臥室門那邊去了。

    臥室的門開了15cm左右,我和妹妹都在門開的隙縫中擁擠著窺視父親和母親做愛的情景。妹妹從很早以前就對色色的事非常感興趣,也不害臊地和我一起在看。

    從門外,母親的陰唇中夾著父親的肉棒的這個淫穢的樣子看得很清晰。他們氣喘吁吁地交媾著,又開始變成背部的體位,不過,因為做愛的時候母親和父親把頭都轉向了門,想必「不難看見」我和妹妹。這時候,父親對母親說了一件很吃驚的事:「和己和久美都進來吧。」

    母親一邊喘息,一邊笑?著:「你也不害臊!」

    我和妹妹都很吃驚,不過,因為看著父親快要被發怒的表情又不敢逃跑,只有進入了臥室中。

    中斷做愛的父親和母親,對我和妹妹說明瞭做愛,這樣的事是相愛的人們理所當然的行為,所以一家人應該在一起做愛。說話結束,父親繼續看著我,讓我和妹妹自己做著決定。

    床前母親的身體還是裸體,我看的一陣心癢癢,慫恿著妹妹脫衣服,我和她很快也一絲不掛了。

    我的肉棒豎立著,不過,父親讚揚了我,說它非常棒。

    妹妹比較著我和父親的肉棒,不過,因為父親的東西沒豎立,她詢問著:「爸爸的肉棒怎麼變得和哥哥那樣呢?爸爸快說」。

    父親說:「請久美試著握住它吧。」讓妹妹握住他的肉棒,並且學母親兩隻小手一起擼動著,慢慢的,父親的肉棒也豎立起來了。

    妹妹天真爛漫地嬌叫一聲:「啊,爸爸的真的變得大起來了!我感到好高興啊!」她嬉笑著把父親和我的肉棒並排在一起,打算看看哪一個比較大。

    「爸爸和哥哥的肉棒,顏色完全不同嘛!」

    「如果是今天久美向媽媽問他們兩父子肉棒的長度的話?媽媽知道哦!」,母親笑著,從臥室的一邊轉回來,素手上已經拿來了打開著的筆記本,兩眼放光。

    那個筆記本記錄的正是我極力遮住的肉棒長度,我很吃驚,一把把筆記本從母親那裡奪過來,母親笑著說:「那個筆記本爸爸也知道喲。他的長度也有記錄呢!」

    那個筆記本,是測量我肉棒的長度隨著年齡的增長記錄,記錄呈折線圖表形式,筆記本上面竟然還有我手淫的次數!

    父親的肉棒是15cm,我的是13cm。妹妹現在充當著記錄員,看起來很快樂地在筆記本上寫著。被中斷的做愛當然繼續進行了,不過,在那個之前,父親和母親告訴了妹妹和我保險套的使用方法。

    妹妹在父親的肉棒上裹上保險套,我也在自己的肉棒上裹上了那層東西。

    做愛開始了,不過,「現在最好改變一下做愛的體位。」父親淫蕩地說道。

    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興奮至極的妹妹觸摸著自己的小穴,而且注意到父親狼眼通紅,一副擇人而噬的模樣,妹妹笑著和我進行了肉體接觸。她握住我的肉棒,我與她互相觸摸著對方的生殖器。

    「啊!」我不能忍耐地射出了精液,而妹妹取下了我的保險套,扔在一旁。

    雖然疑惑她為什麼要扔掉有精液的保險套,但我也不出聲,就那樣坐著。

    當母親過來時,我恍然大悟。母親伸出舌頭,舔乾淨了我的肉棒,而父親則坐在了母親的旁邊,改變了一下體位,母親則又開始為上面的父親口交。

    看了那個的妹妹興奮地謔笑道:「媽媽竟然舐著哥哥的肉棒呢!好吃驚啊!」

    不過,母親一邊口交一邊笑著回道:「因為是父母和子女,所以才能這麼平靜吧!」

    不久父親和母親心情舒暢地發出了呻吟聲,原來是父親出精了。父親精液的量是我的一半左右。母親喝光了流進了保險套的父親和我的精液,露出緋紅的玉頰。

    「妹妹那樣口交的話要不要緊呢?」

    聽了我的話,母親支支吾吾地羞澀說著因為是爸爸和我的不要緊,妹妹也稍微嘗試了一下舔舐的事情,只稍微把指尖伸入櫻桃小口舔了舔,說:「好奇怪的感覺,不過,也不是那麼討厭啦。」

    母親笑道:「原來久美也認為不是那麼討厭的味道喔?」

    妹妹聽了母親的話,調皮地「哼」了一聲,只是臉蛋紅了起來。

    父親摸了摸妹妹的頭髮,笑著說:「男人的話,為他喝精液他都會很高興的。」

    妹妹聽後坐在床沿上,若有所思。因為父親和母親的做愛結束了,我拉起妹妹,穿上衣服準備回客廳,不過,在走之前,母親冒出來一句:「和己和久美做過愛嗎?」

    我和妹妹都回答道:「沒有。」

    於是母親咯咯笑道:「你們兩個孩子已經這麼大了,馬上就要體驗做愛方面的事情了,沒有經驗總是不好的呢。」她抱住我和妹妹,在我耳朵邊上輕聲道,「和媽媽,和久美的爸爸一起做愛吧。」

    我一陣緊張,問道:「父母和子女也可以做愛嗎?」

    「做愛也有製造孩子的目的,不過,像一種體味快樂的遊戲,一家人也可以享受喲!」。父親有些淫蕩地說道。

    我開始想起我從前讓母親一邊口交,想像體驗著和母親一起做愛滋味的罪惡感,心裡卻有些蠢蠢欲動了,不過,因為不明白妹妹的心情,也不知道她會怎樣做,略有些擔心。我沒想到的是,妹妹雖然面靨有些漲紅,卻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說:「爸爸,久美覺得很好啊。」

    妹妹平時不把繁冗縟節當回事和滿不在乎的性格相當的明亮厲害,不過,因為這次是關於亂倫和H的事,她答應得這麼輕鬆也同樣讓父親很吃驚。

    妹妹脫下剛穿上的百褶裙,穿著一件淺藍色胸罩和小內褲爬到父親身上,略有些羞澀地舔著父親全身,父親是那樣地心情舒暢,逐漸提高了喘息的聲音。

    我一邊看父親抱起久美,一邊迅速除去衣褲,對母親做了同樣的事。因為是第一次,呼吸沉重的我手法十分拙笨,做的也不好,應該不會被母親表揚吧,不過聽到母親喘息的聲音我便已經很高興了。

    母親這次明顯心情很暢快,轉身俯下就要幫我口交。父親看著母親的行為微微蹙眉,顯然是在籌畫如何讓妹妹也開始學習口交。

    母親拉下我的內褲,開始伸出嫣紅色的香舌舔舐我下身勃起的肉棒,妹妹俏臉微紅,向父親說道:「我也試試吧。」她把父親的肉棒放入粉紅的櫻唇中,開始學母親那樣對我。

    母親媚笑著轉頭謹慎認真地指導著妹妹。不過她總是轉頭馬上就說,為了向妹妹說明一些要點,母親時常要把頭避開良久。因為對我棄置不顧,母親和妹妹交換了一下,母親又開始舔舐父親的肉棒。

    母親說要我和妹妹學會做愛,最初,我和母親一起,在父親和妹妹的目視下一邊看一邊做了,當然,除了正常體位以外其餘的第一次也沒有精力做了。肉棒在母親的肥穴裡變成快要溶化了的感覺,揮動了幾次腰很快就射了。

    妹妹逗著我說道:「第一次做愛是不是心情愉快?」,我那時還沒緩過身來,只說是特別舒服。看著妹妹脫去胸罩和短褲,映在乳房上的兩個殷紅小點,我不由心頭一陣火熱,肉棒馬上就立了起來。母親看著我的情況,馬上笑道:「看來和己還能來幾次。」

    其次父親和妹妹也開始做愛。

    我目睹了父親的肉棒插入可愛妹妹的瞬間,心中一陣激蕩。妹妹囁嚅地發出了嬌小銀鈴般的聲音:「痛……」,不過,她卻是一邊好好地忍耐著疼痛一邊也迎合著父親小幅度抽插的肉棒。

    我一邊看著父親和妹妹的做愛,一邊喃喃自語道:「好想要久美的處女啊。」

    慢慢地挺著腰抽送的父親聽到笑著說:「誰叫久美看起來這麼可愛,和己竟然也開始妒忌父親了。」蹙著眉頭的妹妹兩隻小手搭在父親脖子上,嬌哼一聲,卻也羞得不能自語。

    父親花費了不少時間才射出來,母親看出來我比較想和妹妹做愛,於是交換了一下。果然妹妹的嫩穴比起母親來說緊多了,不過略顯青澀,技巧也沒法和母親相比。

    就這樣,家族之愛開始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