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的莉琪——蒙眼凌辱

  (上)

  阿剛跟他女友莉琪交往好幾年了,莉琪讀的是師範學院,他們是在一次聯誼
會上認識的,莉琪抽到了阿剛的那台摩托車的鑰匙,所以當晚出去兜風時便是由
阿剛負責載她,阿剛在去的路上沿路感覺到莉琪的兩顆奶子時不時的貼在他的後
背,讓他幾乎整個騎車的過程老二都硬挺挺的消不下來。

  莉琪算是一個頗為迷糊的女孩,但人是十分漂亮,阿剛很喜歡莉琪那種純真
的感覺,於是展開了追求,最後還是用了一些小手段才擊敗其他追求者,拿了下
來。

  在這幾年期間,莉琪的身體早已被阿剛開發得極為敏感,而阿剛偶然間發現
莉琪有著受虐的屬性,越是受虐,身體會越是興奮,而剛好他本身也對這方面很
有興趣,於是常常變著花樣玩弄莉琪的美妙身軀,讓莉琪受虐的屬性越是被激發
了出來。

  阿剛自從在偶然的情況下接觸到凌辱女友類的文章後,感覺心底總有那麼一
絲的慾望在蠢蠢欲動,況且依照莉琪那迷糊的個性,要做到類似的事情應該不是
很困難,阿剛如此想著。

  他開始在與莉琪做愛的時候故意說了一些讓其他男人凌辱她的話,沒想到莉
琪不僅受虐時身體會特別敏感,就連聽到阿剛說要找其他男人一起弄她的時候,
身體都會不由自主的興奮。

  就在一次做愛的時候,阿剛看著被矇住眼的莉琪,那白皙的肌膚因為剛剛被
滴蠟的刺激顯現出妖異的光澤,曼妙的美體如一條美女蛇般扭動著,阿剛取下莉
琪堵口的用具,看看她想要說什麼,莉琪語帶呻吟的說:「公公,好燙可是好舒
服喔!」

  阿剛大力地拍了一下莉琪豐滿的臀部,留下一個紅紅的手印,然後說:「說
過多少次了,要叫主人!」

  莉琪臀部所感覺到的疼痛傳達進身體卻形成異樣的快感,她搖晃著水蜜桃狀
的翹臀邊說著:「是!主人。」阿剛於是說道:「琪奴真乖,妳這麼淫蕩,會不
會在主人不在的時候被其他人搞上?」莉琪嬌聲的說著:「才沒有,人家的身體
只屬於主人的。」

  阿剛卻進一步的說:「不對,妳現在只是一隻小母狗,知道小母狗代表什麼
嗎?」莉琪聽到心愛的男友說她是隻母狗,不僅沒感到生氣,身體居然還不由自
主的感到有些興奮,她低聲說:「琪奴不知道。」

  阿剛說:「連這麼簡單都不知道嗎?把手放到背後。」阿剛迅速的用繩子把
莉琪的雙手貼在對側手肘捆縛住,並且由腋下繞至身前,在傲人的乳房上下圍各
繞了兩圈,再回到背後打了繩結,勒得莉琪本已十分飽滿的乳房更加飽滿堅挺。

  阿剛看了看自己的傑作後滿意的說:「琪奴妳現在是小母狗,意思就是任何
一個雄性動物,包括路邊的公狗都可以上妳。」莉琪敏感的乳房被粗糙的繩子綁
著感到有些刺痛搔癢,邊扭動著身體邊說著:「人家是小母狗……啊……但可不
可以不要被公狗上……主人……」

  阿剛聽到大笑說:「母狗可沒有談條件的權利,不過看在妳這麼乖的份上,
我就多找幾個男人來滿足妳這淫蕩的身體。」

  莉琪有些緊張的說:「人家只是想給主人。而且太多人一起,琪奴會受不了
的。」

  阿剛一邊把烏黑油亮的龜頭塞入莉琪的肉穴說著:「試試看就知道了。來,
你把我想成杰哥在操你看看,上次杰哥可是盯著妳的一對大奶看個不停。」莉琪
聽話的在被矇住眼的情況下想像著背後是杰哥在操弄她,她一想到這,蜜道便不
由自主的開始收縮,將阿剛的肉棒夾得一陣舒爽,差點把持不住。

  莉琪經過這麼數次經驗後,也被阿剛調教到知道他想聽什麼,嬌啼聲連綿不
絕:「啊……杰哥你快要……噢……把人家弄死了……不要這麼用力……啊……
我是阿剛的女友……被阿剛知道……喔……他會生氣的。」果然阿剛一聽到莉琪
發出的淫聲浪語後,肉棒操弄得愈發用力,像是要將莉琪的美體刺穿一般。

  莉琪也不能控制的一直說:「杰哥哥……好舒服……麻麻的……啊啊……要
洩了!」她的手被綁住,只能扭動著水蛇一般的腰,被繩子捆縛住顯得淫靡的乳
房前後微微的晃動著。

  就在莉琪洩身的那一刻,阿剛用力地拍了莉琪的翹臀並且拉緊繩子,讓她的
奶子被束縛得更緊,莉琪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呻吟聲:「停!要洩了……
啊……不要!!」

  而就在莉琪高潮後,全身無力的時候,她任憑阿剛擺弄著她的身子,阿剛用
繩子把她的兩隻美足固定在床尾,讓她迷人的肉穴從雙腿之間露了出來,此時還
不斷汩汩的流出淫液沾濕床舖。

  阿剛接著問說:「琪奴剛剛是不是很爽?」莉琪嬌羞的點了點頭說:「嗯,
謝謝主人。」

  阿剛把粗大的手指伸進穴內,口中嘖嘖有聲:「裡面的肉咬得真緊,小母狗
妳一定還想要吧?想的話汪一聲,不想的話就汪兩聲。」他的手指搔刮著莉琪的
內壁,挑動著她的神經,莉琪受不了刺激「汪」叫了一聲。而阿剛向外招了招了
手,有個男子迫不及待的脫了個精光,那粗大的陰莖目測起來跟阿剛的尺寸差不
多。

  原來阿剛看到杰哥在上次聚餐的時候,魂不守舍的盯著莉琪猛瞧,從她清純
的臉蛋到誘人的大奶都掃描了不知道多少次,渾然不顧莉琪的男友就在身旁,阿
剛一看知道有戲,私底下找了杰哥過來看女友的淫態,必要時刻還可讓他上場代
打。杰哥一聽自然是忙不迭的答應,這麼好的機會簡直千載難逢,他一開始有懷
疑會不會是仙人跳,但錯過一定會後悔,所以他還是來了。

  他沒想到看似清純的莉琪已經被阿剛調教成這樣,尤其剛剛莉琪喊著他的名
字已經讓他在外面受不了的打了一次飛機,沒想到阿剛還真的要讓他操莉琪,他
興奮到微微的顫抖著。

  阿剛這時把莉琪小手上的結解開,避免壓在身下,血液循環不好導致麻痺,
然後換個方向綁到床頭。莉琪此時兩隻玉腿大開,露出腿根中央的肉穴,她還不
知心愛的男友把她綁成這樣是要給杰哥看的,而雙手被向上綁住使得胸部不由自
主的向上挺起,讓兩團渾圓的乳球更加誘人。

  杰哥這時候已經迫不及待趴在莉琪的雙腿之間,伸出肥厚的舌頭舔舐著他朝
思暮想的女人的嫩鮑,莉琪身軀被固定著,只能發出可愛的悶哼聲說:「主人今
天怎麼會舔人家那邊?」原來阿剛在調教莉琪的過程中,用舌頭去逗弄陰部的次
數屈指可數。

  但沒想到杰哥倒是箇中好手,靈活的舌頭突然就鑽入濕滑的陰道,手也沒有
閒著,搓揉著莉琪已經充血的陰蒂,讓莉琪感覺到快感是一波接著一波。杰哥的
舌頭像是鑽頭一樣伸入泥濘的蜜道,不斷翻滾攪動著,並且上勾至女性的G點所
在,讓莉琪嗚咽著說:「不要!嗚……嗯……哼……」

  而杰哥「啾」的一聲吸綴著鮮滑的穴肉,還不斷「咕嚕」的咽下面前美女湧
出的蜜汁。杰哥把舌頭拉了出來,用他黏呼呼的舌頭揉著莉琪的陰核,一陣陣的
電流從下身傳至大腦,莉琪小腿繃得緊緊的,發出舒服的聲音,杰哥一看莉琪這
種反應更是加重力道的舔著那顆沾滿他的口水的肉豆。

  阿剛這時悄悄的捧了一盆冰塊進來,口中還說著:「琪奴妳今天表現不錯,
等等主人給妳獎賞。」莉琪此時舒服到發出微弱的:「嗯……謝……謝主人……
啊……不要……太冰了,嗚……不要……主人……求你……」

  原來杰哥突然抓起一粒冰塊,放在莉琪的恥丘上緩緩滑動著,莉琪還未從溫
度比較高的舌頭調節過來,馬上就受到冰塊的刺激,嬌軀一顫一顫的抖動著。

  冰塊碰觸到莉琪濕熱肥美的恥丘後,因為溫度的關係緩緩溶化,沿著莉琪的
腿根往下流淌著,等到莉琪逐漸適應這個溫度時,她突然又發出:「噢……怎麼
又有……主人……嗯……討厭……」

  由於阿剛看到莉琪的媚態忍受不住了,自己也拿了冰塊在莉琪的玉乳上滑動
著,充血的乳尖對於溫度的刺激更是特別敏感,每當冰塊滑過時,總是引起莉琪
光滑平順的小腹一陣起伏。

  這樣的挑逗讓莉琪潛藏在體內的受虐體質又被激發出來,她蹙著細眉極力忍
耐著。這時候阿剛用眼神示意杰哥一起動作,阿剛在用冰塊大力地刺激莉琪挺立
乳頭的同時,杰哥也把冰塊塞入莉琪那迷人的濕熱裂縫,莉琪全身激烈的起伏著
說:「不可以……這樣……好冰!不可以……嗚……」

  此時杰哥意猶未盡,竟在莉琪渾身顫抖的情況下,硬生生將第二顆冰塊塞入
莉琪的小肉穴,把本來在裡面的那顆推向蜿蜒蜜道的更深處。莉琪細緻的腳趾已
經扭曲在一起,上下半身的敏感點同時受到刺激快讓她瘋了,尤其是陰道內酥酥
麻麻的,她甚至可以感覺到冰球在她體內逐漸溶化的感覺。

  她口中嬌吟著:「嗯……不要……這樣冰水都……噢……流到裡面了……」
原來杰哥在塞入冰塊後,還稍稍的把莉琪的臀部墊高,於是溶化的冰水不僅沒有
流出,還混雜著莉琪本身份泌的蜜汁,往子宮腔室流入。

  而莉琪由於雙腿被分別固定在床的兩側,無論怎麼掙扎也無法將冰塊擠出陰
道,只能接受冰塊在她體內緩緩的溶化,無法反抗的她因為體內的受虐體質已經
被激發出來,反而感受到異樣的快感,她可愛的說著:「主人……欺負人家……
討厭……」本來略帶痛苦的叫聲也轉變成愉悅的哼聲。

  此時阿剛拿出剛剛使用過的蠟燭,點燃了燭火遞給杰哥,杰哥先在莉琪雪白
的大腿上滴下滾燙的蠟油,讓莉琪美體又是一陣顫動,檀口中嬌呼著:「饒了琪
奴……噢……拜託……主人……啊……真的不可以……」但杰哥跟阿剛此時只想
盡情地玩弄這具動人的胴體,怎麼可能停手。

  (中)

  滾燙的蠟油滴落在莉琪雪白的大腿上,讓莉琪痛得直扭著柳腰想閃躲,但卻
因為被繩子固定著無法動彈,只能任憑灼熱的液體在她滑嫩的肌膚上流淌凝結,
而此時塞在陰道內的冰塊還不斷溶化著刺激柔軟的陰道內壁,然後緩緩地流入子
宮腔室。

  在寒與熱交替作用下,無助的莉琪連話都快說不出來,只能不斷發出嗚咽的
聲音。杰哥此時還先拿冰塊放在莉琪的美足上,等到莉琪適應了那個溫度後,再
緩緩滴下熱油,突如其來的反差感使得莉琪細緻的腳趾用力地蜷曲在一起,小腿
也繃緊到微微顫抖,她被刺激到眼淚和口水都流了出來,斷斷續續的說著:「主
人……不要……不要了!」

  阿剛看她快到極限了,便用眼神示意杰哥先出去,杰哥很不情願的慢慢走了
出去。然後阿剛把莉琪手上及玉腿上的繩索解開,留下一圈圈因為用力掙扎留下
的繩印。

  莉琪此時連將雙腿合併的力氣也沒有,兩條美腿隨意地打開著,露出誘人的
三角丘,她不斷喘息。阿剛把她的眼罩拿下說:「我突然想起等等有急事,晚點
再回來,小母狗先休息一下。」

  莉琪經過剛剛一連串的刺激卻一直都得不到滿足,此時身體被撩撥得極為難
受,根本是肉體的性慾已經被勾引起來卻又無法發洩的處罰,但她已經被調教得
極為順從,也只是輕輕的說著:「主人,人家好想要,拜託你快些回來。」

  阿剛大笑著拍了一下她的大腿,口中說著:「小母狗等我兩個小時吧,如果
妳受不了就自己拿玩具出來玩。知道我在玩具放哪裡吧?但不准玩到高潮,知道
嗎?」

  阿剛走出門外後,便進到另外的房間打開監視的儀器,興奮的等著接下來的
好戲。而莉琪無力的躺在床上休息了約五分鐘後,突然聽到門外有人按門鈴的聲
音,她心想會不會是阿剛沒帶鑰匙還是什麼東西沒拿,便勉強的從床上起身。

  莉琪隨意地披了一件睡袍就去開門,把門打開一些縫隙後,發現杰哥站在門
外,杰哥稍微出了點力把門往內推,莉琪沒意料到向後跌了下去。

  杰哥走了進來問:「阿剛在嗎?」眼睛卻盯著莉琪睡袍下如白玉般的雙腿猛
瞧。莉琪跌坐在地上有些緊張的說:「他現在不在,等他回來我再叫他打電……
唔……」莉琪話才說到一半就被猛撲上來的杰哥抱住。

  「不要!……」莉琪本能的掙扎著,杰哥把手伸進睡袍底下一抹說:「我什
麼都還沒做妳就這麼濕了,看來妳也是很期待吧?」莉琪慌亂的想要解釋:「嗚
嗚……不是這樣的,你放開我……」急忙想要把雙腿併攏,但卻抵不過面前男人
的力氣。

  人高馬大的杰哥直接把她抱了起來,逕直往她的房裡走去。如果莉琪有發現
的話,應該會疑惑為何杰哥一來就知道她的房間在哪,但她此時也無法去想那麼
多,就被杰哥丟在床上,睡袍散亂的攤開著。

  杰哥衝了上來玩弄著她幾近虛脫的身子,兩隻大手經過莉琪光滑的腋下,繞
到背後將雙手扣住,讓莉琪光滑全裸的雙乳貼著他的胸膛。莉琪就像是在砧板上
的白嫩嫩的魚任人魚肉著,杰哥感覺到面前美人濕滑的肌膚觸感以及兩團柔嫩的
大奶緊緊地貼附著他,杰哥的心跳激烈的跳動,興奮到微微顫抖著。

  他像是抱住珍貴的物品一般,大手不斷在莉琪光滑的肌膚上撫摸著,莉琪感
覺到自己被緊緊抱住,而且因為乳房被擠壓得太過用力都有些快吸不了氣。此時
杰哥突然粗魯地壓著莉琪的頭,大嘴吻了上去,吸住柔軟的雙唇,肥厚的舌頭不
斷鑽入莉琪的香甜的口腔中。

  莉琪掙扎著想要呼吸,但是杰哥的舌頭就像是一條滑溜的泥鰍,不斷在莉琪
潔淨的口腔裡面翻滾攪拌著,把莉琪一顆一顆的貝齒都舔過一遍,貪婪地吸取莉
琪口腔內甜甜的津液,「嘖嘖」的發出滿足的聲音。

  然後杰哥把舌頭伸到食道口把口水渡了過去,逼得莉琪只能不斷把杰哥的口
水吞嚥下去,粗大的舌頭勾引牽拉著莉琪的滑嫩的舌肉,兩條舌頭淫亂的糾纏在
一起。

  在杰哥高明的吻技下,莉琪渾身無力地躺在他厚實的臂彎裡喘息著,展現著
動人的肢體曲線,杰哥看著她泛紅的漂亮臉蛋,大手從粉頸向下撫摸著一直到足
部。

  他把莉琪的腳抓在手裡,看著莉琪的小腳不斷地扭動掙扎著,然後開口道:
「從來沒有遇過這麼美麗的小腳,一點粗糙的地方都沒有,跟玉雕的一樣,摸起
來實在有夠舒服,又滑又軟跟沒有骨頭一樣,真希望能每天都能玩。」原來杰哥
有著戀足的癖好,他摸著莉琪的玉足,感受到那溫軟的觸感。

  莉琪感覺到她的腳心被沒見過幾次面的男人握在濕熱的手掌中,掙扎著想要
把腳抽出來,卻突然感覺到腳上傳來一股濕黏的感覺,才發現杰哥低下頭去舔著
她的腳趾,大手牢牢抓住不讓她掙脫。

  然後杰哥把美麗腳掌上的腳趾含入到嘴巴裡面,指甲同時搔抓著腳掌心的嫩
肉。在柔嫩的腳心被抓弄的同時,莉琪感覺到腳趾被含入濕熱的口腔裡頭,她瞬
間有一股很噁心的感覺,卻無力阻止。

  莉琪驚慌的叫道:「啊……不要……噢……」她感覺到一股股電流從腳底板
竄升到腦部刺激著她,她不斷地哀鳴著:「不要這樣……」卻無法控制雪白肉體
的顫抖。杰哥淫笑著說:「還說不想要,妳看妳的腳趾都興奮到握起來了。」

  杰哥弄到興奮之處,抓起了莉琪的腳底板磨蹭他的臉頰,輪流含著潔白秀氣
的五根腳趾,又舔又咬,讓莉琪的足弓彎了起來,纖細的小腿也顯得更加修長誘
人,她不斷的扭動身軀想要逃離,卻逃不了肥大的舌頭在她足上肆虐著。

  杰哥的舌頭在莉琪細緻的腳趾上畫著圈,連腳趾的間隙也不放過,他把莉琪
夾緊的腳趾拉開,把舌頭塞進指縫中抽動著,把整隻腳上的肌膚都來回舔舐好幾
遍,牙齒也不斷輕輕囁咬著細緻的腳趾,帶給莉琪更大的刺激。

  杰哥一邊舔著一邊羞辱著她說:「看妳腳趾用力成這樣,是不是很爽呀?」
莉琪的整隻玉足都濕膩膩的佔滿了他的口水,兩隻足心更加羞恥的向內弓起,被
折磨到腦袋暈呼呼的無法思考發出「啊……不……唔……」的呻吟。

  經過連番的刺激後,杰哥突然輕柔的按撫著莉琪的美足,讓莉琪感覺到不喜
歡卻又好舒服,他輕柔的撫摸使她嬌嫩的腳掌心麻麻癢癢的,莉琪咬著牙想抵擋
從腳上傳來的酥麻感,卻仍不可抑制的輕輕哼了一聲,那股酥軟的聲音傳到杰哥
耳中,讓杰哥興奮的說著:「很舒服吧?喜不喜歡?」

  莉琪哀求的說著:「不要欺負我了,放開我,拜託……」杰哥卻開始沿著小
腿優美的曲線一路向上,粗糙的大手按壓在柔軟的大腿根部說:「但是妳的身體
似乎很喜歡呢!妳看看妳的小穴流了多少水?」莉琪被碰到小穴時身體瞬間緊繃
說:「噢……不要……嗚……不可以……」兩隻細嫩的小手也連忙去阻擋。

  杰哥用力地把莉琪夾緊的雙腿分開,不讓她合起,仔細地觀察莉琪性感的三
角丘,那細細柔軟的整齊陰毛讓人看的口乾舌燥,莉琪纖細的腰身扭動想要阻止
他,卻被他牢牢固定住大腿。

  被不熟悉的男人看著私密處的羞恥感源源不絕地刺激著她,杰哥粗糙的大手
攀上她的大腿根部,撫摸著已經嫩紅的陰唇,輕輕拉扯著那柔軟的肉片,莉琪急
得快要哭出來:「不要,不可以這樣……」雙腿胡亂的踢動著。

  此時杰哥的手指已經把她的陰唇打開,指甲碰觸著那已經充血的陰核,莉琪
大腿的肌肉緊緊繃了起來,杰哥口中說著:「我都還沒開始,妳水就一直流,真
是有夠騷的!」指尖從莉琪下身沾了一絲晶瑩的黏液起來,放在莉琪的眼前說:
「妳看看妳自己的淫水,真漂亮,不知道嚐起來怎樣?」

  莉琪羞愧的顫抖著說:「住手,求求你……」她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地迎
合眼前的男人感到羞辱,但杰哥的手卻是沿著那條濕熱的裂縫,慢慢地往裡面伸
入,莉琪一直哀求著:「不可以……不要……」呼吸以及心跳卻是越來越快,就
在這個時候杰哥突然捏住了她的陰核,她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身體抖動著
呻吟了出來:「啊……」

  (下)

  杰哥的手指撫上了莉琪敏感的陰核,儘管莉琪心底不想承認,即使她是被強
迫的,但她的身體的確被面前這個沒見過幾此面的男人弄到很有感覺,她被摸到
玉背弓了起來,額頭上也出現了細汗,杰哥卻是不急不徐的逗弄著莉琪性感的身
子,把莉琪的可愛肉豆不斷地搓揉,讓她的陰核更加充血誘人。

  杰哥的手指在莉琪寶貴的禁區搓揉著,臉靠近莉琪的耳朵說著:「舒不舒服
呀?想不想要我繼續?」莉琪緊閉雙眼抵擋著來自身下的快感,強忍著麻癢的感
覺,她心底還是一個很純樸的少女,始終不想屈從於身體的感覺背叛男友。

  但杰哥的手法卻十分高明,或輕或重、或緩或急,莉琪終於忍受不了張開朱
唇輕輕的哼著:「啊……嗯……不要……」無法抵抗快感的身子輕輕的扭動著,
等到莉琪黏濕的豆芽已經充血得差不多了,杰哥粗糙的手指便改為進攻那濕熱的
縫隙。

  杰哥的手指在莉琪濡濕的裂縫上滑動著,壓揉著小穴週遭柔嫩的軟肉,口中
說著:「妳的小穴真美,顏色有這麼漂亮,阿剛平時一定很少操妳吧?真是浪費
了,流了好多水呢!不知道裡面感覺怎麼樣?」莉琪發出略帶哭腔的聲音:「不
要看了……噢……」

  杰哥的手指在莉琪的穴口來回地搔弄滑動,問著莉琪:「那這樣呢?有什麼
感覺?」莉琪被刺激到美乳亂顫,身體優美修長的曲線表露無遺,她努力地搖頭
說:「嗯……沒有……不!」此時杰哥手指往前一滑,就這樣插入了莉琪鮮嫩多
汁的肉縫裡面。

  就在手指進去嫩穴的那一瞬間,莉琪彷彿感覺到有一束電流從小穴蔓延到全
身,身體不由自主的緊繃了起來,杰哥抬頭看著她微紅的嬌豔臉蛋說:「感覺很
棒吧?」莉琪有一種受到屈辱卻又無力反抗的感覺,流著淚哀求著:「不要了,
住手……」但杰哥的手指卻又更加深入。

  「唔……」莉琪呼吸又開始變得急促,三角區域的柔順恥毛早已被她湧出的
蜜汁打濕。杰哥邊把手指伸進去,邊感覺到週遭的熱度以及緊緻濕滑的感覺,莉
琪穴內的黏膜不斷吸吮著闖進主人體內的手指,隨著手指的抽動還發出「啾啾」
的可愛聲音。

  杰哥把手指在莉琪濕熱的穴裡滑動著,猛然使力,把整根手指塞入嫩穴中,
他有些控制不了像是上癮一般來回地抽動,另外一隻壯的手臂摟住莉琪的柳腰,
讓兩人的身體更加靠近,聽著莉琪哀叫的聲音享受著。莉琪手無助地抓住床單,
發出呻吟:「哼……繞了我……啊……求求你……」

  杰哥滿臉享受的說:「少說廢話,妳的小穴可是夾住我的手指不放,唔……
真舒服,又緊又熱!」這時候莉琪突然有點驚慌的說著:「不……不要……不要
啊……」然後發出一連串的嬌喘聲:「啊……啊……哼……」雙頰緋紅,長腿不
自住地勾住面前男人的身體,嬌軀不斷地顫抖,細緻的腳趾握在一起,兩顆已經
被滴下來的汗所弄濕的乳球也被杰哥的胸膛擠壓,男人的肌肉摩擦著她充血的乳
頭傳來的感覺,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哀鳴了一聲,感覺一股熱流從體內浮現,而杰哥也順勢把手指拔了出來,
只見淫水大量地湧出,沿著玉腿一直向下流,沾濕了一大片床單,莉琪全身無力
地靠在指姦她的男人身上,一股暈眩的感覺蔓延在腦海裡。

  此時杰哥看到他的夢中情人被他玩弄到如此魅態,再也忍受不住,用力扳開
莉琪嬌嫩的大腿,粗暴地抓著兩邊臀肉,硬生生的把粗大油亮的龜頭塞進窄熱的
穴口,莉琪受到強烈的刺激:「噢!哼……嗯……」杰哥感受到他的龜頭被莉琪
滾燙的穴肉緊緊包覆住,也忍不住發出:「嘶……龜頭感覺快融化了……真他媽
爽!」他興奮地大力揉捏莉琪白皙的乳房。

  他看著莉琪的大奶在他掌中不斷變形說道:「妳的腰這麼細,怎麼奶子就這
麼大、這麼有份量?」莉琪的乳房十分堅挺豐滿,再加上不盈一握的柳腰,光是
視覺上就能給人極大的享受,而到了臀部是卻又非常圓潤緊實,讓人一摸就會上
癮,他一邊摸著一邊說:「妳把奶子挺成這樣讓人摸,看起來真夠淫蕩。」

  此時莉琪又是嬌羞又是反抗的模樣深深激起杰哥的獸慾,雪白的乳肉在杰哥
黝黑的大手中變幻著模樣,他一邊用手指去夾捏莉琪已經站立起來的粉色奶頭,
任憑莉琪如何扭動身體也無法逃離魔掌。

  等到莉琪緊窄的陰道適應了他的肉棒粗度後,他挺著屁股慢慢地頂了進去,
一邊說著:「真是有夠緊的,要不是沒流血,我還真以為妳是處女。」而莉琪卻
是有些痛苦的掙扎著:「不行……太大了……不要……」

  杰哥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只想盡情地幹著她迷人的嫩穴,杰哥滿足的發出
哼聲:「喔……太爽了……好舒服,不愧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小穴……」杰哥一
邊說著,一邊推動著屁股,被莉琪刺激而脹到極限的肉棒猛力操著莉琪滑嫩的小
穴,莉琪無力的嬌軀只能隨著每一次猛烈的撞擊起伏著。

  經過一段時間的潤滑後,小穴被塞滿的快感幾乎使莉琪舒服到說不出話來,
她感覺自己的陰道被繃得緊緊的不留一點縫隙,幾乎快被撐裂了。而杰哥看著那
令人驚嘆的柳腰隨著他每一次的進入扭動著,就升起一股成就感,他扶住莉琪的
細腰,粗暴地侵犯著她的身子,莉琪感到有些頭暈,整個人經過今天的連番刺激
都快要虛脫了,身上香汗淋漓,她只能不斷嬌吟著:「嗯……啊……不要……求
你……嗯……哼……」

  莉琪的聲音越來越模糊,而杰哥的下身卻是動得愈加歡快,莉琪陰道內的嫩
肉隨著杰哥肉棒的進出被牽引拉扯,從外面都可以看到一些鮮紅的嫩肉被肉棒一
起拉扯出來,而雪白光亮的臀肉則是被撞擊出「啪啪」的聲響迴盪在房裡。

  莉琪的美麗胴體快要經不起連番摧殘,已經有些抽搐了起來,穴內的嫩肉不
斷地收縮痙攣著,溫滑細膩的乳肉也被壓在杰哥的胸前滾動著,杰哥逼問著她:
「舒不舒服?」此時莉琪已經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嗯……好舒服……」

  杰哥聽到面前的大美女終於承認被他幹得很爽,火熱的棒子一陣亂抖,忍受
不了的將濃熱的白精灌了進去,莉琪被燙到又哀鳴了好幾聲,細腰不斷地扭動,
反而更加榨乾了肉棒裡面所有的精液。杰哥喘息了好一陣子,抱著莉琪嬌柔纖細
的身子,而可憐的莉琪早已經昏睡過去。

              蒙眼凌辱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絲襪媽媽
看樓
不準女友穿內褲出街
我的母親他的媽
勾引弟弟的樂趣
哥哥的貓耳女僕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灌醉朋友幹她女友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少婦的憎恨

熱門小說:
我和表妹的那一晚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