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有三名男女。這個房間很寬大,有沙發和音響也有足夠活動的空間。二個男人都很輕鬆自在的樣子。一個是目光短利的中年,穿睡袍坐在輪椅上吸煙。另外一個就年輕很多,也有英俊的面孔。這個人是坐在沙發上翹二郎腿,手拿玻璃杯。二個人有共同的眼神,很容易看出是父子。

   「現在,開始吧。」

坐在輪椅的男人把煙蒂弄在煙灰缸裡。

   「舞子,到這裡來。」:

一直悄悄坐在沙發上的女人站起來。穿年輕家常服的舞子活動時,會覺得房間裡突然變華麗。

這個女人三十又半,是女人最熟的年齡。身材高佻,有非常好身體。淡妝的美貌會吸引任何男人的視線。可是,她現在的臉上充滿沉悶的表情。

   「要和過去一樣的做。」

舞子用悲哀的眼光看一眼輪椅上的男人。

   「老爺,求求你,今天就饒了我吧。」

舞子雖然這樣說,但她的口吻是已經完全認命,明知哀求也沒有用的樣子。

   「我是沒有什麼關係,可是守知還年輕,大概不會答應吧。」

   「沒有錯,我可不管妳是不是累了。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妳是守知在的時候會更狂亂啊!」

舞子看一眼守治,但什麼也沒有說,守治看到舞子悲哀的表情感到心煩。

   「開始吧!爸爸,往常一樣給她弄吧。」

   「老爺,拜託你……………. 」

   「什麼事?想要我給妳拉下拉鏈嗎?」

舞子已經完全沒有反抗的氣力,只有點點頭。輪椅無聲無息的來到佇立的舞子背後,後背的拉鏈被慢慢拉下去。

   「其餘的,妳自己弄吧。」

舞子點頭後,肩上脫下佯裝,然後慢慢落在腳下。再解開襯裙的肩帶,輕輕滑下去。拉絲襪的手稍許猶豫一下,那是因為男人像盯入肉裡的眼光,使子產生羞恥心。

在這樣的男人們的面前,慢慢露出肌膚,無論做過多少次,還是無法習慣。狠心拉下絲襪的舞子,感覺出男人的眼光釘在她扭動身體。他們對舞子忍著羞恥自動暴露出美麗裸體的模樣,也是不論看過多少次,還是會感到很新鮮的性感。

舞子身上只剩下淺粉紅色的乳罩和三角褲,掩飾美麗美麗成熟的肉禮,然後用雙手擺出簡單的姿勢,慢慢轉一圈身體。再次面對守治時,舞子取下乳罩。當放在腳下時,沒有任何東西掩蓋的豐滿乳房,好像很重的搖擺。

舞子的手放在最後的一件三角褲上。二個男人同時嚥下口水,這個薄薄的三角褲,又小又透明,根本不能掩飾,但有沒有穿在身上,還是會有很大差異。

舞子為羞恥感不由得扭動身體,慢慢拉下去。因為拒絕脫光衣服,受到嚴厲處罰,從那次以後就強迫她自己脫。可是羞恥感還是一樣,一點也沒有變。

從細柔的腳下脫去變成一小塊布的三角褲,舞子就以出生時的赤裸模樣佇立豐滿的胸部和屁股散發成熟女人的性感,可是細小的脖子或修長的雙腿都顯示出弱女子的風味。

   「再一次.慢慢的………. 」輪椅上的男人用低沉的聲音說。

舞子就是這樣伸長雙臂沒有掩蓋身體,開始慢慢旋轉,這一次是在背對著守治的位置停止。男人凝視舞子祼髏,哺喃的說「胖一點了」。這句話使舞子的臉立刻紅潤,為了不用雙手掩飾裸體,舞子拿出最大的抑制力。

男人對舞子羞恥的模樣好像感到滿足,慢慢轉動輪椅停在她的面前。舞子雖然沒有受到任何催促,但立即跪下。能感覺出守治在背後看她,舞子雙手伸向面前的男人。

舞子慢慢拉開男人的睡枹。手指伸到在面前軟綿綿無力垂下的東西。舞子的這種動作,使沒有任何支撐就向前挺出的美麗乳房發出微妙的搖動。就好像被那樣的情景吸引過去似的,男人粗糙的手伸了過去。男人的手指捏住乳頭就開始滾動乳頭。舞子感覺出這樣的愛撫和她的意志毫無無關連的,使肉體裡火熱起來。

   「不要只顧陶醉,快弄啊。還有守治..你」

男人的聲音使舞子嚇一跳,急忙把臉靠近手裡的東西。先在龜頭吻一下,然後悄悄伸出舌頭。.

   「把腿分開」

守治在舞子的屁股打一掌。他是從後面撫摸舞子的大腿,以輕柔的觸感在敏感的肌膚上移動。

   「還是有好的敏感度。」

男人用手把舞子的頭髮拉一下。舞子皺起眉頭,拚命的忍耐分不出是痛還是快感的感覺。

舞子把輪椅上的男人的東西完全含進嘴裡,用舌尖在那裡輕巧的摩擦,但始終沒有一點變化,使舞子感到急躁。

現在,她身上有四隻手在撫摸,不知何時腿已經分開。雪白的屁股向守治的方向突出,還在輕輕顫動,當守治的手指摸到恥丘的淫毛和濕濕的花瓣時,舞子的身體忍不住向後微仰。可是他手指只是在花園的周邊游動。使舞子產生難以忍受的感覺。

   「已經開了,澈底的盛開了。」

守治的手指像是圍繞花朵的蜜蜂,而舞子的肉禮像迫不及待的顫抖。

   「這邊如何呢?」

守治拔出手指摸到舞子的肛門。在這剎那,舞子的身體猛烈顫抖想逃避,但守治手指繼續活動。沾滿舞子溢出淫汁的手指,慢慢插入肛門。那裡受到刺激時,舞子感覺到全身都燃燒的強烈快感。

   「這邊更舒服吧。」

守治愉快的看舞子的反應,輕輕轉動手指,在手指的操縱下舞子的屁股隨著搖動。每次也把守治的手指夾緊到快要折斷的程度。守治向前面的男人做一個信號,把自己的肉棒頂在屁股洞上,舞子的後背猛顫抖。但守治不理會這些慢慢插入。

舞子在喉嚨深處發出晤唔聲,扭動身體像掙扎,但下半身被固定的根本無法動彈。守治停止進侵時,舞子鬆一口氣,但輕微的動作也會帶來強烈的喇激,只有在急促的呼吸中,使冒出汗珠的身體靜止不動。

守治的手指又回到恥丘,玩弄盛開的花園。這樣的動作迫使舞子做出淫蕩的行為,又引起肛門的強烈快感。

   「啊…. 受不了…. 」

不知何時舞子的嘴離開男人,發出沙啞的聲音。她如受到狼攻擊的小白兔,用手拚命的抓地毯。

   「這裡的感覺怎麼樣?」

守治用愉快的口吻說著,更用力的活動身體。

   「求求你,饒了我吧!」

不只屁眼裡被插入,手指又深深侵入花園裡,這二種東西在體內摩擦的感覺,很快把舞子帶到高潮。當全身猛烈顫抖,眼前會暈眩的強烈快感把舞子包圍時,守治也發出野獸般的吼聲射精。

輪椅上的男人看著在眼前展開的淫蕩光景,沉入痛苦的回憶裡。不著大雨。可是汽車裡很舒服,伊東剛二舒舒服服的坐在助手席上。

開車的是舞子,自從她做剛二的妾還不到二個月。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亡夫的獨生女美加和舞子二個人。母女的生活已運窮途末路的程度,當時還想和女兒一起自殺,後來救她的就是剛二。

剛二雖然還是能工作的年齡,但對過去為發展事業犧牲一切的人生,突然感到很累,於是就退休。他的巨額財產養舞子和美加是太容易的事了。

剛二偷偷看一眼握住方向盤凝視前面的舞子有美麗氣質的側臉。車裡是很舒適,但她高挺的鼻樑上冒出汗珠,從耳根到脖子是興奮的變成粉紅色。

   「快要到了,妳覺得怎麼樣呢?」

剛二用愉快的口吻問,可是沒有得到回答。他伸出手拉捲曲的柔軟美髮。

   「啊…. 不要這樣…. 太危險了…….. 」

舞子看著前面發出慌張的聲音,她的呼吸急促,有一點痛苦的樣子。剛二從衣服上享受豐滿乳房的觸感。在乳房的根部輕輕的揉搓時,舞子緊張的凝住氣,可是車左右搖擺,又急忙注意前方。對無法抗拒的舞子,剛二更得意的大膽愛撫。

   「啊…. 求求你…. 不要摸了…… 」

從舞子的身上噴出冷汗,能感覺出衣服貼在身上。

   「啊啊….. 不要這樣……. 」

從舞子的乳房傳出甜美的刺激到達全身,使大腿根麻痺了。

   「妳只要好好駕駛就行,怎麼!已經變成這樣了!」

剛二從汗濕的上衣揉搓突出的乳頭,這樣的刺激使舞子的呼吸零亂,在坐椅上扭動屁股。

   「這邊的情形怎麼樣?」

乳房剛獲得解脫還來不及喘一口氣;剛二的手爭已伸到散發出濃厚女人味的下半身,舞子是穿寬鬆的白裙,剛二拉起裙子,露出可愛的膝頭,還有修長的大腿。

   「啊…. 饒了我吧」

剛二不理會舞子的哀求,繼續拉高裙子。

舞子沒有穿三角褲。雪白大腿根不時的顫抖,黑色的草叢羞澀的搖擺。可是最惹眼的是有一條紅色的繩子,從舞子的下腰部剖開三角地帶,繼續向屁股延伸過去。繩子上有結扣,而且緊緊的陷入舞子的神祕陰戶裡。

   「求求你….. 不要摸了…….. 」

剛二伸手過去時,舞子發出尖銳的聲音,剛二不理她的哀求,確定結扣部份凹入敏感的部份時,用指尖挖出來。只要稍許動到繩子,舞子就忍不住發出哼聲扭動屁股。剛二使繩子旋轉一圈,確認結扣上沾滿花蜜,舞子的花瓣還在湧出和蠕動。

   「不要弄了。我沒有辦法開車了。」

剛二好像聽不到舞子的話,剛二只顧把手指插入花瓣插入到第二關節。突然,舞子發出很奇怪的喊叫聲,雙腿緊張的痙攣,剛二只顧玩弄舞子的身體,沒有看到車外的情形,但強烈的衝擊力,使他了解狀況,也在剎那間認命。

在下雨的天氣裡,駕駛的入不注意的話,當然會發生事故。時間的流動好像很奇妙的慢,在感受到汽車猛烈衝擊時,好像對舞子恥丘上的繩子看的非常清楚。也就在這剎那,舞子昏迷過去。

好像有人在剛二身邊說話,有人在很遠的地方叫他。這個聲音在他腦裡慢慢旋轉,剛二終於張開眼睛時

   「啊….. 你醒過來了。」低頭看到的是滿臉愁色的舞子。

「這是那裡?為什麼…….. 」

剛二慢慢想起最後的剎那,開始擔心自己為什麼躺在這裡,無力的移動視線看到守治。

   「太好了。你昏迷三天,叫人擔心死了。」

但看不出守治很擔心的樣子,但舞子好像很傷心的在剛二的枕邊哭泣。

   「對不起…. 為什麼….. 」剛二用手輕輕撫摸舞子的頭髮。

「沒有關係,那是我不對」舞子拚命搖頭,守治在旁嚴肅的說:

   「不是擔心那件事。老爸,你再也不能走路了,腰以下的神經完全沒有用了。

剛二的手停止看守治的眼神裡逐漸出現理解的表情,同時也出現激烈的恐懼感

   「讓我一個人想一想。」守治拉起舞子,摟著她走出病房。

剩下的剛二茫然的望著天花板。色澤.

美加回來後就皺起眉頭。在極像母親的美麗臉上,冒出羞恥與厭惡的表情。她十七歲。是處女,可是和朋友們的談話中,已經得到關於性的知識。美加知道她的母親的生活是受到剛二的幫助。雖然不願意也沒有法子。準備能工作後,馬上和母親二個人自立生活。

她很愛舞子,舞子雖是母親,但對美加而言,可以說是溫柔的姐姐。美加知道舞子已把美麗的肉體給剛二,對這件事也只有默默接受。在發生那件可怕車禍以前,他儘可能的不去碰到舞子的這些秘密。

在發生車禍以前,也自以為知道道剛二與舞子做什麼事情,偶爾看到母親的臉頰紅潤眼睛濕潤,也假裝沒有看到。

可是發生車禍以後,美加就無法抑制自己越來越強烈的好奇心。那次的車禍使剛二的下半身不遂,也就是說去男性的機能,可是為什麼舞子還是露出那樣羞澀的模樣呢?

美加做了一個假設,但只對了一半。

她想,這個家裡只有二個男人,那是剛二與守治,而其中的一個人已經不能做到男人的機能。這樣說來,舞子是和守治發生關係了。這樣子假設使美加極度震撼。她雖然不願相信,可是舞子多次散發出的淫蕩的氣氛,對自己的想法越來越有信心。

守治比美加大七歲。可是在比她看起來就成熟多了。而且有洗練的舉止,是極能吸引女人的男人。自從來到這個家,美加對他一直都很在意。

   「這樣的守治和母親….. 」每次想到這裡,美加的心就很激動。

今天一定要查個究竟,因為美加回來後立即發覺房裡充滿奇妙的氣氛。查明要做什麼? 當然美加也說不出目的。只是覺得不能這樣繼續做一個明眼的瞎子。

悄悄的走上二樓,美加把書包放在自己的房間,又悄悄回到樓下。非常小心的靠近裡面的客廳。在房門前屏息站立,牆很厚,從外面聽不到任何聲音。可是房裡確實有人的動靜,也傳出淫靡的氣氛。忍不住輕輕推動很重的門。緊閉眼睛慢慢用力。構造完美的門意外的輕易無聲無息的推開。

就在出現微微的門縫時,美加突然聽到情脆的打擊聲,幾乎嚇得要跳起來,覺得自己發出沉悶的哼聲,但實際上是從房裡發出來的。當把眼睛放在門縫上時,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佇立在那裡也沒有發覺身體在顫抖,那裡的景色是美加完全無法想像的。

有一匹雪白美麗的母馬,拼命的搖動輪椅。驚慌的美加懷疑自己的眼睛,但那匹母馬確實是自己的母親。她的樣子足夠使美加驚訝。趴在地上的母親,嘴裡塞入球狀的箝口具,鉗口具上的二條馬韁握在剛二手裡。腰上有很寬的皮帶,一直延伸到輪椅上上。母親移動身體時,乳房很性感的搖擺。

可是真正使美加受到衝擊的,是從母親的屁股長出來的馬尾巴,而且長出的位置使美加難以相信,因為確實是從屁股長出來。美加的手抓緊門把。全身都無力,不然一定會倒下去。輕輕做一次深呼吸,使自己鎮靜。再次聽到清脆的打擊聲。

媽媽在拚命的拉輪椅。紅色的尾巴隨著搖擺。好像真的從那裡長出來。好像是真的一樣。在美加的已經短路的腦海裡只留下這樣的印象。就在這時候美加有了新發現,在媽媽的身上有淺淺的粉紅色痕跡,而且不只是在後背和屁股,雪白的乳房上也有很多隨著身體在律動。

美加一時還不知道是什麼,但立刻明白那是鞭打的痕跡。因為剛二等裡拿短鞭,鞭頭分三條,吸滿了母親的汗水發出黝黑的光澤。剛二群起皮鞭打在媽媽律動的豐滿屁股上。發出悅耳的清脆聲,在媽媽的屁股上又增加三條新的鞭痕時,美加就像自己被打,緊閉上眼睛咬緊牙關,感覺到有一種自己也不明白的,火熱的異常感在身體深處流動。

不知何時,美加用雙手在學生制服上抱緊自己的胸部,衣服下的乳頭不但尖挺,還在脈動。從乳房傳出列的電流到達全身,快感使她的眼睛濕潤。一雙手離開門把,鑽進裙子裡,手指很自然的到達下腹,知道那裡有火熱的濕潤,美加把眼睛壓在門縫上,雙手急忙活動。她的呼吸逐漸急促,指尖急速撫摸早已熟習的開關。

就在美加把全身投入包圍全身的火熱快感裡時,客廳裡情形情大變。美加再次看清時,媽媽的腰帶和媚嘴的道具已經取下。媽媽的全身是汗,身上有粉紅色的條紋跪在那裡,美加覺得媽媽的那種樣子很美。媽媽仍在性感的搖動屁股,一搖動插在屁眼的馬尾就掃在她的大腿上,剛二拿一樣東西給媽媽,她猶豫一陣子那是模仿男人性器的東西。那東西伸出的電線,握在剛二的手裡。

媽媽好像終於下定決心,把雙腿分開。完全暴露出陰戶,把手裡的東西慢慢插進去。美加幾乎不能呼吸,難以相信的看著那個東西插進去。她不敢相信媽媽的陰戶,能容納那種東西進入。

突然媽媽開始痛苦,使得美加幾乎要叫起來。原來媽媽像跳草裙舞一樣的用力紐起屁股。美加真不知道人的身體能那樣猛烈活動。剛二笑嘻嘻的低頭看媽媽扭屁股。媽媽好像已經不能忍耐,抓住自己美麗的乳房揉搓。

   「啊….. 啊……. 」

美加聽到媽媽妖媚的哼聲,自己的手也忍不住更激動的活動。當用自己的手獲得強烈的快感時,美加的身體無力靠在牆上,就在這剎那,她的身體被抓住後丟進房裡。美加抬起頭時,聽到媽媽軟弱的喊叫自己的名宇。

   「啊….. 守治,這是怎麼回事?」

「她在偷看你們,而且還自我安慰呢?」

守治有嘲諷口吻的話更增加美加的屈辱感。她臉色通紅的搖頭,這是她下意識的動作,舞子看到長成美麗少女的女兒,現在受到羞辱,還強忍住不流淚的樣子,心裡感到刺痛。插在舞子身體裡的假陽具,已在女兒美加進來時停止活動。

   「老爺,請你原諒我女兒吧,對我是怎麼樣都可以…. 所以…. 」

舞子鳴咽著說不出話來,美加茫然的看著圍繞她的三個人的臉,剛二是用將有好戲上演的表情看美加。這時候條守治說:

   「老爸,我要美加。你可以自由的玩弄她媽媽舞子。我覺得美加很好。」

剛二對露出恐懼表情像求救的舞子說。

   「舞子,你女兒美加必須要受到處罰,以後的事是由守治決定,妳擔心是沒有用的。」

剛二的口吻雖然溫柔,但舞子知道女兒絕不可能安然無事。舞子傷心的閉上眼睛,同時滴下淚珠。

   「還是把那種事忘了吧!。」

剛二打開手上拿的開關。

舞子的身體猛然顫抖,雙手抱緊下部,可是從體內傳出沉悶的轉動聲,舞子很快就忘記身邊發生的事。把臉壓在地毯上,舞子高高舉起屁股,為體內湧出的刺激用力運動腰肢。從肛門長出的紅尾巴配合著淫蕩的擺動。

美加看到到母親忘我扭動的情形時,也了解到自己的命運。美加回頭看到守治為期待感露出笑容,笨重的搖搖擺擺的站起來。守治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後,但美加也沒任何反抗,呆呆的站在那裡。守治把繩尾綁在天花板的滑車上,把美加吊起美加咬緊牙關忍耐,守至把繩子打結後,問美加說

   「我先問妳,妳還是處女吧?」

美加的臉頰立刻紅潤,同時點頭。

   「剛才妳自己弄的好像很舒服的樣子,真的是那樣好嗎?」

守治伸手到美加凌亂的制服胸都,從乳房上抓緊新鮮的乳頭。

   「啊….. 」第一次被男人玩弄的屈辱感與恐懼使美加發出尖叫聲。

   「不要….不要啊…」

   「還說這種話,已經都這樣子了。」

守治繞到美加的背後,把火熱的呼吸噴到不停搖動的耳孔裡,還用雙手輕輕撫摸,和用自己的手有完全不同的觸感,使得突出的乳頭搔癢到痛的程度。守治手指在那裡擺弄的剎那,美加的身體顫抖起來。

   「真是敏感啊…. 好像和你媽媽一樣的好色。從今天起妳是我的人了。」

美加雖然想拒絕,但守治的手在她的身上撫摸,阻止她做那種抗拒。每當扭動身體時,甜美的刺激會在身體湧出。

   「你的母親也是淫亂的女人,看吧…… 」

美加從朦攏的眼睛中看到,媽媽變成一隻母獸狂亂的樣子,雖然立刻閉上眼睛,但那樣的影響已是清楚的烙印在腦海裡。美加再次流下眼淚。

   「不用流淚,妳馬上也曾變成那樣的。」

守治的等離開乳頭伸向裙子,裙子落在美加的腳下。守治好像迫不及待的撕下破襯裙,現在只剩下三角褲,

   「喂…. 能透明的看到剛殘手淫的痕跡」

守治好像很愉快的用手摸沾上蜜汁濕潤的地方,使美加發出尖叫聲。

   「這樣濕滌淋的不舒服吧,還是脫了吧….. 」

   「不,不要碰我….. 」

守治的手拉到三角褲時,美加用力扭動屁股,但也只能使守治的眼睛有更多的享受而已。

   「原來扭動屁股時,這裡會變成這種樣子啊」

當美加聽到這句話停止扭動屁股時,手治立刻把她的三角褲拉到膝頭上。嚇得美加的身體猛烈顫抖。守治也看到在前面出現尚未綻放的濕潤花園,不由得吞下口水。伸手把那裡分開,有新鮮的紅粉色肉片包圍。

當守治的手指摸到時,美加的身體也彈動,然後深深漢一口氣。那裡也隨著微妙的活動。守治站起來脫光衣服,那個東西兇猛的挺立,美加看在眼裡,產生難以相信的感覺。

   「不用驚訝,妳也很快就像妳母親一樣了。」

守治靠近美加雙手抓住乳房,雨點般在美麗的臉上親吻,撫摸還沒有完全成熟的肉體。過去只有自己的手摸過的身體,在守治粗野的撫摸下激烈顫抖。守治的手指碰到肉體的開關時,美加發出歡喜的尖叫聲。

   「求求你,溫柔一點吧。」

美加以含淚的眼睛望著守治,小聲袞求。守治點點頭,輕輕把自己東西對正美加,確定位置後,雙手抱緊她有彈性的屁股。終於那一刻來臨,美加她的上身用力向後即,產生火燒般的疼痛與身體會融化的快感。

二個人的身體緊緊貼合,呼吸急促,美加的美麗乳房壓在守治的肩上,就是靜靜不動,守至美加也會感受到乳房不時的顫抖。守治開始慢慢活動身體。在美加的身上變成數倍的感受。不知何時疼痛已經消失,美加在守治的懷裡為目眩般快感不斷扭動身體。

疲累到極點的舞子吐出沾滿花蜜的假陽具凝視女兒和守治。二個人也不知舞子在看,在快感的波濤中旋律逐漸的增快。

   「啊..不行了!」

美加從守治的肩上抬起頭,全身隨著猛烈顫抖,身體充滿快感時,守治也發出野獸般的吼聲,身體伸直、不動。當變成一體的二個人結束激烈的交媾後,守治和美加都覺得混身無力,但也都露出滿足的笑容。

   「清理他們二人的身體吧。」

剛二對含淚的舞子命令後,獨自一個人走出房間。舞子在清醒之際,看到美加的腿上有鮮紅的血流下去。剛二在第二天自殺。就是用引起車禍的繩子上吊。在桌上有遺書那是給守治的一封信。

守治看到時,受到強烈的打擊,覺得眼前是一片黑暗。那裡寫著剛二最後遺囑。

將舞子與美加贈送給肉的支配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