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不准我內射

又是一年初夏好光景,從李可家出來,整理好衣服,望著萬裏無雲的藍天,感覺自己就要融化在這一片晴空之下。一群鳥兒飛過頭頂,清脆的叫聲像樹葉一樣灑落下來。

    回到家,爸爸媽媽正在廚房裏收拾晚飯,聽到開門聲媽媽探出頭來,一見是我,劈頭就問:又哪瘋去了?

    去李可家了。我關好門,正準備換拖鞋,媽媽突然走出廚房,手拎菜刀大步奔我而來,我嚇了一跳,媽,您老這是要幹啥?

    我媽從上到下把我聞了個遍,聞得我渾身發毛,我說:媽,您這是聞我哪熟了要下刀麼?

    我媽瞪我一眼,少跟我貧,老實說,又內射了吧。

    我說:啊,怎麼了?

    我彎下腰去拿拖鞋,我媽用手指頭戳著我的脊梁骨說:你都16了,你就不怕懷孕?說多少遍你才聽,肚子搞大了我看你怎麼上學?

    我換好拖鞋從她身邊擠過去,不耐煩的說:哎呀,又不是沒吃藥。

    回到臥室一頭撲在床上,現在才感覺到累,全身的氣力仿佛都被抽走了。掏出手機給李可掛了一電,李可接起電話,喂,到家了?這麼快!

    我:快嗎,我都要累死了。

    李可:還說呢,今天劉老師他們太猛了,我下面都腫了,你沒事兒吧?

    我:有點漲。

    哎,跟你說個新鮮事兒。

    你能有什麼新鮮事兒?

    李可說:你看見他們幹秦夢了嗎?

    秦夢怎麼了?我問,李可突然興奮起來,你不知道吧,秦夢今天開後門了,讓大林子和二逼強差點沒幹死。

    我騰地從床上坐起,真的,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不知道,秦夢走的比你還晚呢,你走之後我收拾屋子,發現她還在廁所裏偷偷抹眼淚呢,哈哈……

    我來了興緻,問道:她後面幹完什麼樣兒,你沒看看?

    李可說:怎麼,你也想試試。

    別廢話,快說。

    反正屁眼周圍都是紅的,還能怎麼樣?她頓了一下,又說:看那樣是夠疼的。

    沒抹點兒油?我問,李可嘿嘿一樂,抹個屁,幹蹭,哪來的油。

    你媽那瓶呢?

    別提我媽那瓶,我惦記了倆禮拜,前天我不在家讓我表姐給收走了。李可繼而恨恨地說:你說我二姨家那幾塊料,放著正門不走偏走後門,我二姨也是,家裏人好這口還不多買幾瓶預備著,著急用的時候抓瞎了,派表姐來我們家掃蕩,這不是頭一回了……

    行了行了。我打斷她,不就一瓶潤滑油嗎,趕明再買一瓶。我接著問:秦夢沒跟你說走後門什麼感覺?

    李可似乎還沉浸在潤滑油被人拿走的慍怒當中,甩給我一句:能有什麼感覺,疼唄。

    我不以?意,腆著臉繼續問:內射了嗎?

    ……

    哎!快說說,內射了沒有啊。

    你問前面後面?

    當然是後面了。

    李可的語氣終于緩和下來,說:她自個兒說射了,我沒看見流出來。

    肯定是頂在裏面射的,哎……我笑著說:你沒扒開看看?

    滾!李可大吼一聲,本宮下面還腫著呢,還有心情看她。

    李可長得酷似楊冪,《宮》劇熱播後,我們稱她作賤婢,她就自稱?本宮。

    我吐吐舌頭,說:那您趕緊休息,我不打擾了。

    我迅速摁掉電話,然後倒在床上哈哈大笑,我爸爸趿拉著拖鞋走進來,看見我這個樣子自言自語道:又發什麼神經?

    我忍住笑從床上坐起來,我說:爸,跟您商量個事兒。

    打住,等你哥回來跟他商量吧。

    我說:不是那事兒,我剛幹完。

    你還能有別的事兒?我爸坐在床沿上,居心叵測地看著我。

    我蹭到爸爸身邊,摟住他的脖子,爸爸,您真是我的好爸爸。

    我爸一把將我推開,闆著臉說:別來這套,肯定又沒好事。

    我平複一下情緒,然後低下頭,兩隻手的手指捏在一起,裝出很乖的樣子,我說: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就是想今年把那個……我咽了口唾沫,就是把那個……後門給開了,問問您同不同意。一口氣說完,我偷偷看著我爸,心裏毛毛的。

    出乎意料地是爸爸聽完反而松了口氣,然後如釋重負地說:我還以?你懷孕了呢。

    那您同不同意啊?我急切地問。

    我不管,再說就算你開了我們也不知道。你自己做主,前幾次多抹點油。

    這麼說您同意了,您真是我的好爸爸。我高興壞了,恨不能撲上去親爸爸幾口,我爸兩手一擋,等等,我還有事要說呢。

    您說您說。

    爸爸又恢複了嚴肅的表情,問我:聽你媽說你又內射了?

    我一聽還是這事,心裏老大不耐煩,我說:我不說我吃藥了嗎?

    我爸說:一進屋就聞見一股精液味,不止一個人吧。

    我說:仨。

    吃藥可不保險,你知道嗎?爸爸說:你呀射完還不愛收拾,在陰道裏養著,好幾億精子一齊沖,不定哪隻抗藥性大就沖進去了。

    我說:行行行,那我收拾幹淨還不成嗎。

    我脫掉牛仔褲,跟著把小褲褲褪到膝蓋上,小褲褲裏面的精液已經凝結成一塊一塊地圖樣的精斑,爸爸抽了一打紙巾,把我陰毛和大陰唇上的精液擦幹淨,我說:我自己來吧。

    爸爸說:你來我不放心。

    爸爸總以?我還是以前那個笨手笨腳的小女孩兒,可是我都16了。

    我像隻大蛤蟆一樣趴在床上,爸爸在我身下鋪了一塊油布,把盛放精液的盤子放在油布上,對準我的陰道口。他一隻手摁著我的屁股,一隻手捏著盤子跟我說:使勁!

    我下身用力,宮頸前推,同時努力收縮陰道,把裏面殘存的精液一波一波地擠出來,我爸彎腰低頭看著,直到不再有精液從陰道口溢出。他放下盤子,把食指和中指並在一起插進我的陰道裏攪動,我的宮頸還沒有縮回去,被他的指甲刮到了,我全身一緊,叫了一聲:疼!

    爸爸抽出手指,在盤子邊上蹭了兩下,說:現在知道疼了。

    我轉回頭來埋怨道:您捅到我子宮了。

    爸爸沒再理我,而是端起盤子站那聚精會神地看著,我納悶的很,難道那三貨射出金子來了?我好奇地問:爸,您看什麼呢,看哪個像您外孫子。

    別胡說!爸爸端著盤子塞到我面前,你看今兒這精液這麼黃呢。

    我假裝興奮,叫道:還真有金子!

    又胡說。爸爸的手撤了回去。

    我說:鄒志偉和楊飛飛今天上火了。

    我坐起來,抽了幾張衛生紙把下身又蹭了蹭,然後穿好褲子。爸爸端著一盤子精液出去了,不一會兒廁所裏傳來馬桶沖水的聲音。跟著就聽我媽在外面喊,吃飯了!

    我餓壞了,像精液一樣射了出去。

    吃飯的時候,我坐在媽媽對面,吃著吃著猛然想起,後門的事媽媽這關還沒過呢,我自己不敢問,給旁邊的爸爸使眼色,爸爸看著我不明所以,我把手背過去指指自己的屁股,他恍然大悟,接著就跟媽媽提起我要開後門的想法。媽媽停下筷子,問他:你同意了?然後又看向我,我趕緊端起碗來往嘴裏扒飯,用碗底擋住了臉。

    這有什麼同不同意的,爸爸邊吃邊說,話說回來,你管得了?

    我舉著碗,神經緊張,唯恐媽媽發作。然而沒想到的是,這次媽媽的反應出奇的平靜,她說:想開就開唄,射後面總比射前面好。然後拾起筷子繼續吃飯,我心裏撲通一聲,一塊大石頭總算落了地,放下碗筷我說:我吃飽了!

    回屋打開電腦,徑直殺奔成人用品商店,後庭用具暫且不理,買瓶潤滑油先。

    媽媽吃完飯也走進來坐到我身後,見我正在挑選潤滑油,吃驚地問我:你現在就想開?

    我說:先買了留著。

    你不說李可那有半瓶麼?用不了一整瓶,就抹前幾次。

    我想起李可那半瓶潤滑油來就想樂,我說:都讓他表姐給用了,她表姐家是後門專業戶。

    我媽不屑地說:專業戶還抹油?

    人家活得在意唄!媽,我問:您多大開的後門。

    我?媽媽似乎在回憶一件很久遠的事情,半天才說:好像是懷你哥的時候,那時候走後門我聽都沒聽說過,是你爸有一次憋急了霸王硬上弓給我開的苞,後來發現幹起來還挺舒服,這才知道後面也能幹。

    那您也沒抹過油?

    我媽說:那時候誰懂抹油,哪像現在。

    那得多疼啊?我想起今天被幹哭的秦夢,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

    前幾次疼是免不了的,媽媽說:而且年輕的時候你爸爸的雞巴比現在還粗一圈,就像往屁眼裏塞了一根木頭橛子,火燒火燎的。

    我轉過臉來,那您也忍得了?

    不忍有什麼辦法。我媽又笑笑說:不過最後不也挺過來了嗎。

    我豎起大拇指,您真行!不過我是不打算遺傳了。說完轉回去繼續挑我的油。

    逛了幾家店,最後敲定了一款,下單,確認付款完畢。我問我媽:您有什麼要買的嗎?

    媽媽站起來伸個懶腰,說:我不買,你也別光惦記著買潤滑油,還是多買幾盒安全套預備著吧。說完走出屋去。

    我提高嗓門問道:安全套哪個牌子好?

    媽媽的聲音從客廳裏傳來,都好,不破就行。

    我撲哧一樂,心想真要破了我找誰去。

    又在網店裏轉了一圈兒,買了幾盒安全套,都是雜牌子,沒花幾個錢,不過我確實懶得用,但有勝于無,出門帶上幾個起碼能讓父母安心。至于懷孕,我才不怕呢,我相信避孕藥的力量,關鍵是我舍不得內射帶來的強烈快感。

    買完東西關上電腦,我身子一歪倒在床上,今天實在是太累了,被五六個人幹了一下午,而且內射三次,直到現在下身還有點漲。我捂著肚子閉上眼睛,竟然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半夜裏依稀聽到媽媽的呻吟聲,卻已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

    兩天之後,又是一個周末,哥哥從學校裏回來了,晚飯的時候,一家四口圍坐在飯桌前,媽媽一邊吃,一邊跟哥哥嘮叨這些天家裏發生的新鮮事,還特別提到我想開後門。

    哥哥說:是嗎?然後滿心期待問我:打算什麼時候,這事兒我預定了,到時候不許找別人。

    我說:什麼呀你就預定了,潤滑油還沒到呢。

    媽媽也說:你跟著添什麼亂哪,你雞巴太大,開不了苞,你爸也不行。

    哥哥嘟囔道:那找誰,又便宜外人了?

    這你就別操心了。媽媽說完轉向我:琳琳,你同學裏有合適的嗎?

    我說:我就這麼一提,還沒影的事呢。

    媽媽還要接著問,爸爸聽得不耐煩了,敲著桌子說:吃飯吃飯,吃完飯還辦正事呢。

    討論到此結束,哥哥拾起筷子繼續扒飯,媽媽給爸爸碗裏夾了一塊紅燒肉,同時剜了他一眼,我把筷子伸向了尖椒肉絲……

    吃完晚飯,媽媽收拾碗筷,爸爸慵懶地靠在沙發上,說:念曦,明早再收拾吧,我這兒硬半天了。

    媽媽頭也沒回,邊收拾邊說:你先跟書文湊合一會兒。

    爸爸瞅了一眼哥哥懷裏的我,說:琳琳後門還沒開哪?。

    媽媽抱著一摞碗走進廚房,又探出頭來,不是還有嘴嗎?

    我的褲子剛脫到一半,心說:這可真是親媽呀!

    哥哥倒挺謙讓,把我推給爸爸,說:要不您先來,我不急,等會媽?

    爸爸看著哥哥繃得筆直的雞巴,奇怪地問:哪次回家都跟幾天沒吃東西的餓狼一樣,今天這是怎麼了?

    哦,上午射過一次。

    學校組織捐精。哥哥補充道。

    難怪,那我先來,你等你媽吧。念曦,爸爸沖著廚房喊道,我先跟琳琳做了,書文說想跟你做。

    媽媽走到廚房門口,扶著門框問:怎麼,不是一起嗎?

    哥哥解釋說:是一起,幹一會兒再換。

    媽媽又轉回廚房繼續刷碗,爸爸把我抱過來,我和爸爸面對面,兩條腿跪在他的身體兩側,牛仔褲被褪到了膝蓋上,露出兩截水嫩白皙的大腿和緊緻渾圓的屁股,爸爸兩隻手捏著我的兩瓣屁股,我一手握著他的大雞巴,一手分開自己的陰道口,這個姿勢我不方便,試著插入幾次卻都沒對正位置。

    爸爸低頭看著,問:行嗎,不行讓你哥幫忙。

    我最終放棄了,松開手說:哥,你來吧。

    哥哥從沙發上站起來轉到我身後,我?起屁股,哥哥握著爸爸的雞巴扶正,我剛要往下坐,爸爸說:等等,書文給我把包皮擼下去……對對,再往下點兒,擼到底兒。

    我問:這是幹嘛?

    爸爸說:光杆對的準。

    哥?我喊道,幹嗎?

    我把屁股又?高了一點兒,從褲襠下面跟他說:哥,你把我的陰唇分開——對得準。

    哥哥沒好氣的說:你可真難伺候,大的小的?

    我說:都分開。

    你自己沒手啊。

    我不是看不見嗎?

    哥哥摳摸著分開我的大小陰唇,我的淫水順著手指流到了他的手心裏,哥哥說:你快點兒,陰道口我都給你撐開了。

    我慢慢坐下去,哥哥在後面給我當指揮:往左……再往右一點兒……哎呀……再往前……不是,是我這邊……

    我說:你給我對正了不行嗎,領著我拜四方呢。

    我哥抵賴道:這還要多正啊。

    書文!這時爸爸說話了,別鬧了,快給琳琳插進去。

    哥哥不敢再鬧了,在後面鼓搗幾下,我感覺陰道口碰到了爸爸的龜頭,就一屁股坐了下去,沒想到哥哥這次對得太正,我用力過猛,一下子把他的手坐到了屁股底下。我哥哎呀一聲抽出手,叫道:你這是卸磨殺驢。

    我說:對,你就是頭大蠢驢。

    我哥懶得跟我矯情,擦幹手上的淫水又坐回到沙發上,打開電視機找節目。

    爸爸問我:這一下到底了吧。

    我說:可不嗎,都頂進去一塊了,對得太正了。我看了我哥一眼,他的表情非常得意。

    插入之後,爸爸托起我的屁股,我的身體開始隨著他手上的力量上下起伏,肉棒摩擦著陰道壁,每一次龜頭與宮頸撞擊都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

    爽嗎?爸爸邊幹邊問我,嗯嗯!我摟著爸爸的脖子趴在他肩膀上,一波一波的快感自陰道傳出隨即布滿全身,幹穴實在太爽了。

    媽媽刷好碗也從廚房裏走出來,看到我和爸爸摟在一起便打趣道:父女倆幹得還挺默契。

    媽媽,哥哥坐直身子,碗洗好了?

    嗯!等急了吧。媽媽解開褲腰上的扣子,說:先別急,看看我的新內褲。

    脫掉外褲之後,媽媽把在網上淘來的新型幹穴褲展示給哥哥看。幹穴褲前後各有一個洞口,正對著陰門和屁眼,兩塊圓形的掛片縫在洞口上方,下面分別用兩隻扣子固定,掛片的布料是半透明的,從前面能依稀看到外陰的輪廓,幹穴的時候隻需把扣子解開,撩起掛片,走後門也一樣。

    媽媽轉了一圈,說:書文,怎麼樣?然後坐到哥哥大腿上,解開前面的扣子把掛片掀開,看,下面還有吸水護墊。

    哥哥把手伸進去摸著,真的,流了那麼多水一點都不濕。跟著抽出來放在鼻子底下。

    媽媽問:有味麼?

    有點騷味,不重。

    媽媽翻個身,跪在沙發上撅起屁股說:再看看後面。

    哥哥把掛片掀起來,洞口正中露出媽媽的菊門,哥哥的眉頭忽然間皺緊了,叫道:媽,您怎麼把屁眼上的毛給剃了!

    不剃留著幹嘛?琳琳給我剃的。

    哥哥兇巴巴地看向我,我說:我剃的,夠幹淨吧。

    剃完一點都不淫蕩了,你看不出來嗎?哥哥氣狠狠地說。

    我說:沒看出來,幹幹淨淨的很好啊。

    爸爸也幫著我說:剃了好,不粘精。

    哥哥甩掉手裏的掛片,你們真不懂藝術。

    毛的藝術?我說。

    哥哥狠勁點了一下我的腦門,淫蕩的藝術,你懂個屁。

    我還沒來得及反駁,爸爸就站出來打圓場說:剃了就剃了,剃了幹著更舒服,真的書文,不信你也試試。

    沒等哥哥表態,媽媽忽的翻身坐起來,眼睛瞪著爸爸,你別老攛掇書文走後門,老走後門雞巴不會打彎。

    他都多大了,雞巴早定型了。爸爸不以?然地說:小時候是他雞巴順著你的直腸走,現在是你直腸順著他的雞巴走,能一樣嗎?

    是啊媽媽。哥哥也在後面說:在學校裏沒少幹女同學的屁眼,現在不也挺好的。

    哥哥的雞巴勃起後微微向上翹起,恰好和陰道彎曲的方向一緻。

    媽媽回頭打量他的雞巴,哥哥試探著說:要不,就試試後面?

    媽媽看看哥哥,又看看爸爸,最後歎了口氣,哎!真拿你們沒辦法。說罷再次翻身跪起來,屁股撅得老高。

    哥哥扶著媽媽的後背抽出身子,兩條腿像騎馬一樣跨在媽媽身體兩側,然後握住雞巴,對準了媽媽的屁眼。

    書文!媽媽最後囑咐道:媽媽的直腸可不像你學校裏的女生那麼軟,別學你爸爸,插不到底就抽出來,多試幾次,實在不行也別硬頂。

    恩恩,我知道了。

    哥哥已經迫不及待,腰部向前用力,碩大的龜頭一下子沒入了媽媽的菊門,媽媽的身體微微一顫,卻沒有出聲,我想自己什麼時候也能練到媽媽這個地步。

    一開始插入得很順利,哥哥的雞巴頃刻間插進去一半,我在想媽媽是不是有點杞人憂天了,結果插到外面還剩5 ,6 公分的時候,哥哥插不動了,接連用了幾次力都無功而返。

    我笑道:怎麼了,頂到宿便了?

    又胡說八道。爸爸的龜頭重重地撞在我的宮頸上,我哎呦一聲:您幹嘛,我就說說,多疼您知道嗎?

    爸爸用力過猛,趕緊道歉:操作失誤,還疼嗎?” 我嘟起嘴說:那您給我揉揉。

    爸爸掐著我的腰,像打太極一樣把我晃來晃去,龜頭蹭得宮頸一陣陣的酥麻。

    媽媽感覺直腸裏的雞巴插不動了,就勸哥哥:不行就到這兒吧。

    哥哥顯然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爸爸扭過頭去,說:書文,屁股?高點,讓我看看。

    哥哥彎下腰,爸爸探出手臂,發現不夠長,就抱著我往媽媽身邊挪了挪。

    隨後爸爸五指並攏,把一隻手握成棗核狀伸向媽媽的下體,媽媽的大小陰唇不像我一樣緊緊閉合,而是自然地打開,陰道口暴露在外。此時從媽媽陰道裏已經湧出少量淫水,爸爸的手在陰道口邊稍作停留,然後左右旋轉著向裏插進去,我在爸爸的陰囊上揩了一把自己的淫水,也抹在他的手背上。

    媽媽警覺地問:他爸,你幹什麼?

    爸爸答道:幫書文一把。說著稍一用力,一整隻手都被媽媽的陰道吞沒了,媽媽向前一撲,罵道:你瘋啦,當著孩子的面兒玩這個。

    拳交我隻在av裏見過,沒想到媽媽也行。

    別大驚小怪的。爸爸說,別以?他們不懂,現在電視上都演。

    媽媽退回原處,重新把屁股?高,很不高興地說:下回通知我一聲。

    一隻手還要通知?

    結果媽媽更加地不高興,你快點兒,別廢話了。

    爸爸後背靠在沙發上,仰著頭神情專注,我自顧自地套弄著陰道裏的肉棒。雖然看不見,但我相信,此時媽媽的陰道裏一定承受著更加劇烈的刺激。

    感覺到我的手了嗎?爸爸對著天花闆問道,嗯,是我的雞巴。哥哥調整姿勢尋找最佳角度。

    龜頭?

    不是,往前。

    這?

    到冠狀溝了,再往前!

    媽媽突然大叫:子宮!你輕點兒!

    爸爸有點緊張,咽了口唾沫,過了一會兒又問:是這兒吧,你使勁……

    哥哥再次用力,卻依然沒有成效。

    順著我手指的方向,注意!爸爸清清嗓子,眼神也跟著明亮起來,對……對……往左……再向上……有個硬結碰到了嗎……對,一直往前……念曦你別動……對,往右拐……不對,還是往左……

    我看見哥哥的屁股在爸爸的指揮下扭來扭去,想起了大話西遊裏瞎子的那句台詞:扭來扭去說不定是長痔瘡啊!

    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爸爸的悉心指導和自己的不懈努力,哥哥終于把整根雞巴成功送入了媽媽的直腸,我也替他們長出了一口氣,可是還有一點不解,我問爸爸:插到底這麼麻煩,抽插的時候也用不上啊,每插一次都跟做廣播體操似的。” 爸爸笑著說:你不懂,現在你媽的直腸是我用雞巴塑造出來的,你哥的雞巴跟我不一樣,多幹幾次撐開就好了。

    我說:您的雞巴也沒這麼七扭八拐的呀。

    爸爸說:那都是直腸的自然彎曲,我適應了,你哥還不行。

    我聽得似懂非懂,這時哥哥已經開始抽插了,由于完全插入後卡得太緊,也沒有塗潤滑油,抽插的時候直腸和雞巴之間幾乎沒有相對運動,總之哥哥的屁股怎麼動,媽媽的屁股也跟著怎麼動,就像粘在一起一樣,沙發被她倆弄得吱吱作響。

    看著這種新奇的插法,我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覺得很好玩,就跟我哥說:哥,你試試能不能把媽媽提起來。說完腦海裏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面:哥哥雙手叉腰,分腿站立,媽媽屁眼裏塞著哥哥的雞巴吊在他兩腿間,像隻大蝦米似的四肢亂刨,而哥哥則像個撈到寶貝的漁民,自豪地看著自己胯下的獵物……

    想著想著,我笑了。

    宮頸頭被微微一撞,把我從臆想中驚醒,爸爸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小丫頭片子,真搞不懂你每天都想什麼?

    我調皮地一笑,說:我能想什麼?

    爸爸問我:想不想一起玩媽媽的浪穴?

    爸爸的手還插在媽媽陰道裏,我說:怎麼玩?

    你也把手插進來呀,裏面很暖和的。

    我怯生生地問:這也行?

    不——行!媽媽突然先一步叫道,想讓琳琳玩你先把爪子給我拿開。顯然這又是在吼爸爸。

    爸爸撇撇嘴,做了個無所謂的表情,然後慢慢收回手臂。爸爸的手逐漸脫離了陰道的束縛,最後波的一聲完全抽出來,手上沾滿了黏糊糊的淫水,像剛從湯裏撈出的鹵肉。

    趁著媽媽的陰道口還沒有閉合,爸爸用他那黏糊糊的手抓著我的手腕就往裏塞,我試圖把手也握成棗核狀,爸爸說:別耽誤時間,你手小,怎麼著都成。

    哧溜一下,我彎成泡椒鳳爪似的手被塞進了媽媽的陰道,媽媽身體?之一震。

    爸爸哈哈笑道:好玩嗎?

    我感覺自己的手正被一層柔軟,濕潤而溫暖的薄膜包裹著,像置身夏日裏的小溪。我說:好舒服,我裏面也是這樣嗎。

    爸爸說:都一樣,你手上的感覺,就是現在我下面的感覺,你說幹穴爽不爽。說著快速抽插幾下,我又被他插出一波淫水,不禁嬌吟兩聲。

    我的手插在媽媽陰道裏,卻半天不敢動,爸爸鼓勵我說:沒事兒,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你媽受得了。是吧,念曦!

    媽媽說:別聽你爸爸的,不過別拿指甲刮就行,——你沒留指甲吧?

    我說:昨天剪的。

    媽媽放下心來,那就隨便玩吧。

    我小心翼翼地張開手指,指尖蹭到陰道壁上一塊硬幣大小的凸起,媽媽身體微微一顫,笑道:都知道G 點了。

    不小心碰上的。我說。

    摸摸裏面的肉環。媽媽提醒我。

    爸爸跟著補充道:你媽媽的肉環會動的。

    我的手指順著陰道壁一路向裏,沿途的肉環都在輕輕地蠕動,與其說是我在撫摸它們,不如說是它們在撫摸我。16年前,它們撫摸著我的全身,然後把我送到這個世界上。

    陰道的盡頭,指尖觸到了一個極其柔軟的半球體器官,媽媽的身體又是一哆嗦,我說:這就是宮頸頭?

    媽媽謹慎地說:可以捏捏,別使大勁兒。

    宮頸頭像一顆熟透了的李子,我用食指和中指輕輕地把它夾住,生怕擠破了一般,我好奇地問道:我就是從這裏出來的?這麼個小不點。

    媽媽說:還沒那麼大呢,從中間那個小口你就鑽出來了。

    我摸索著把食指抵在宮頸開口上,這是一條長約兩公分的細縫,手指順著細縫滑動,它像隻小嘴一樣作出吮吸的動作,我覺得手指癢癢的。小時候喂貓,貓用舌頭舔我的手指時就是這種感覺。

    媽媽說:你現在的宮頸口還是一個小孔,生完孩子就變成我這樣了。

    我想我的宮頸口現在什麼樣,隻有爸爸的雞巴最清楚。

    我繼續撫弄著宮頸頭,用指尖感受它的柔軟與光滑,就在我試圖把無名指也貼上去的時候,它卻出其不意地縮了進去,同時媽媽深吸了一口氣,說:還是別玩宮頸了,有點癢。

    我觸電似地縮回手指,媽媽又說:要不跟你哥哥玩互動吧,就像你爸那樣。

    哥哥的雞巴和我的手之間現在隻隔著一層肉膜,我旋轉手臂,輕輕把手腕翻過來,手心朝上貼著這層肉膜,能感到哥哥的雞巴在我的指縫間滑動。

    我兩支手指一合,感覺夾住了什麼東西,哥哥突然不動了,轉頭過來疑惑地看著我說:你捏著我包皮幹嘛?

    我說:我給你擼管呀?

    哥哥又把頭轉回去,用不著,快放開。

    我松開手指,指縫間的雞巴再次滑動起來,在他抽出的時候,我用食指在龜頭前端處一按,哥哥又插不動了。

    媽——,哥哥這回不再跟我費口舌了,直接找媽媽告狀:您看琳琳,我好不容易幹次屁眼,她老跟著搗亂。

    媽媽教訓我說:再搗亂不讓你玩了。

    我沖爸爸吐吐舌頭,爸爸在我鼻尖上點了一下,說:沒個正經。

    媽媽罵了我一句,轉而又語重心長地說:搗亂學不到東西的,琳琳,你聽媽媽講,媽媽教你們怎麼玩。

    我聚精會神地聽著。

    你把手掌攤開,輕一點兒,媽媽沒事。

    我打開並攏的五指。

    書文,先別插了。

    哥哥也停下動作。

    五指虛握,向上抓,沒錯……抓到你哥雞巴了嗎。

    哥哥說:抓到了,就像直腸外裝了個箍。

    握緊一點!媽媽跟我說,我不敢用力,問我媽:成嗎?

    你別握得死死的呀,隻用三分力,再緊我也受不了。

    我好奇的問道:這有什麼用?

    媽媽說:問你哥就知道了。

    哥哥腰部用力,雞巴再一次抽動起來,我問他:什麼感覺?

    哥哥說:說是肛交吧又像擼管,說是擼管吧又是肛交,說不上來什麼感覺?

    我說:這不都廢話嗎。

    總之比肛交和擼管都爽。哥哥最後總結道。

    那你還不快射?我說,我手怪累的。

    快了快了,有射精的感覺了。

    哥哥加大了抽動頻率,我的手裏像攥著一台打樁機,媽媽也啊啊啊地呻吟起來,一百多下之後,哥哥做了最後的沖刺,然後趴在媽媽背上不動了,我感到有一股激流滑過我的掌心沖了過去,緊接著是第二波,第三波……直到我手中的雞巴開始出現軟縮的跡象——哥哥射幹淨了,射在了媽媽的直腸深處。

    我緩緩松開手,這時媽媽的胳膊從小腹底下伸過來,她的聲音裏透著饑渴,說:媽媽也有點癢了,快給媽弄弄。說完抓住我的手腕就往陰道裏送,爸爸也伸出手來幫忙,我還沒反應過來,慌亂間不知該采用哪種手型,索性握緊拳頭。拳頭的直徑雖然大,但堅硬銳利的部分都被隱藏起來,不會刮傷陰道。

    我的拳頭像隻特大號的陽具,給媽媽的陰道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每次插到盡頭,拳頭打在宮頸頭上,媽媽都會興奮地浪叫幾聲。這樣插了十來分鍾,媽媽的宮口開始劇烈地收縮,而且越縮越緊,她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微微顫動。我的手停住了,前方似有一張拉滿的弓箭,我靜靜等待著爆發的一刻。

    宮口猛然間張開了,像被沖垮的堤壩,大量淫水噴薄而出,從我的手邊和指縫間洩了出去,沙發上頓時濕了一片。

    我借著淫水狂瀉之勢抽出了手,媽媽身子一晃,疲憊地倒在沙發上,哥哥溜下她的後背,轉了個身又撲上去,摟著媽媽的一條腿把嘴湊到陰道口上貪婪地吸吮,媽媽也抓住哥哥的雞巴送到嘴邊。

    兒子喝媽媽的淫水,媽媽吃兒子的精液,好一幅淫靡的場景。

    半天沒有專心幹穴的爸爸此時淫興大發,把我陰道裏的大肉棒舞動得虎虎生風。一波接著一波的沖擊太過猛烈,我嬌嫩的陰道有些吃不消,我摟著爸爸說:爸爸爸爸……太太太太快快快快了了了了,我我我我我……快快快快快不不不不不行行行行了了了了。

    爸爸說:寶寶寶寶貝貝貝貝,堅堅堅堅持持持持住住住住,我我我我比比比比你你你你還還還還快快快快……

    爸爸保持這個頻率和力度,大雞巴在陰道裏猛插二百多下,我的宮頸像在被機關槍掃射一樣,就在我即將出現宮縮反應的時候,爸爸一把摟緊我,突然不動了。

    他胸膛起伏,喘著粗氣說:快了快了,剛從蛋裏出來,馬上進輸精管!

    我也緊緊地摟住他,猛然間他身子一震,一把又將我推開。

    爸爸滿臉驚恐地看著我,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緊張地問:爸,您怎麼了?

    爸爸說:壞了,又沒帶套。

    精液都沖進尿道了,再拔也來不及了,媽媽,哥哥和我齊聲叫道:我去……!與此同時,在我的陰道深處,龜頭上的馬眼猛地被撐開,裏面翻滾起濃濁的白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禁忌遊戲
做家教時被主人姦了
女神的最後請求
班花的雙洞之旅
灌醉哥哥,姦了嫂子
屈辱的女友
同床不倫
上了穿絲襪的媽媽
跟漂亮女老師做愛
第一次口交給了朋友的哥哥

熱門小說:
禁忌遊戲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