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的陽具在我媽的陰道口摸索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有點內疚。看著猶如母狗般搖擺著屁股,嘴裡哈哈喘氣的媽媽,我突然迷惘了,不懂該不該繼續下去。或許我只要挺身引向媽媽不斷往後退的屁股,就可以輕易的肉體上佔有我愛的媽媽,但是我卻有點想臨陣脫逃。雖然一切都是我策劃的,我也以為我可以很輕易的再度進入把我生出來的地方,但是我猶豫了,看著醉倒的爸爸,看著掛在我母親房裡牆上,爸媽的結婚照,我猶豫了。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我媽是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她本來是一間公司的主管,生了我後,她就辭掉了工作,說要專心的帶孩子。我慢慢長大後,歲月雖然刻劃在她的臉上,卻沒有在她的身材上留下痕跡。我母親是屬於那種嬌小玲瓏型的女人,身段卻比一些高佻的女性還要好。我後來有拿我媽的內衣量過,是C罩杯,剛剛好一手掌握的大小。一句成語可以很貼切的形容我媽的腰,就是楊柳細腰。媽媽的下半身因為有生過孩子,所以屁股有點大,但是卻變得更加的吸引人,原因無它,因為她走路的時候,屁股會左擺右搖,好像路邊的一些母狗,在對後面的男人說,來幹我啊,來幹我啊。

    說了我媽的身材,當然要說說臉孔。出了一些皺紋開始在我媽的眼角上冒出來,其他的都還好。我爸常對一些身邊的朋友說我媽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眼睛,沒錯,我媽的眼睛特別會勾人的魂,尤其是她喝醉用迷離的眼神看著妳的時候。

    會對我母親開始有幻想,就要從我十一歲那年說起。和一些故事的情節一樣,我撞見我爸媽在客廳裡做活塞運動。對當時候的我撞擊很大,有一段時候我都無法接受我的父母,因為他們在我心裡的印象統統破滅。他們的臉孔不再是慈祥的,而是猙獰,淫蕩。

    那晚,天氣很熱,我半夜被熱醒,突然聽見外面客廳有一些聲音,我把門打開,那道聲音更加的明顯,就好像有人被掐住所發出來的聲音。我拿起掛在門把上的假刀,踮起腳,靜悄悄地走向客廳。我看到兩道人影在掙紮,當我要拿起我的假刀衝過去後,我才藉著廚房裡的燈光看到是我父母。

    我媽媽上半身趴在沙發邊上,爸爸站在她的身後,扶著她的腰,不斷地向前推。媽媽的臉頰紅通通的,一些髮絲沾在她的臉上,嘴巴微張,不斷地在喘氣。爸爸在她背後,臉看起來很猙獰,一邊拍打著媽媽的臀部,每拍打一下,媽媽就會仰起頭:「啊。。。」然後爸爸就會罵媽媽小賤人,一些難聽的話。

    媽媽的兩粒乳房壓在沙發邊上,看起來更加的圓潤,不斷的搖動下,偶爾我還可以看見挺立的乳頭。我站在角落,玩弄著我的下體,那時候還不會上下擺弄,只會不停地搓,不停地搓。不久,我被爸爸的低吼聲下了一跳,就趕快跑回房間裡。

    從那時候,我開始把我媽媽當成了女人而不是家人,也開始越來越討厭爸爸,我一直覺得是他欺負媽媽弄疼媽媽。我的童年就在我意淫媽媽的情況下度過了。

    上了中學,在朋友的教導下,我學會了自慰,也學會了耍心機。當要一家人出去母親打扮性感,穿低胸連身裙的時候要媽媽幫我從鞋櫃裡拿鞋,然後趁她彎腰的時候,看她的乳溝,偶爾看見內衣邊沿就很興奮了。也會假裝給她一個擁抱,感受她乳房的擠壓,偷嗅她的頭髮香味。有時還會站在他們的門外偷聽我媽媽的喘氣聲,一邊打手槍。

    話說回來,那次之後,他們再也沒在客廳做愛,可能我爸爸也知道我偷看了也說不定。

    我和我爸爸的關係越來越差,我也越來越叛逆,有次還和爸爸打起來。媽媽嚇得分開我們兩個,還給了我一巴掌。

    爸爸當晚也沒有回家。那晚,我認為是機會來了,我在廁所拿了媽媽用過的內褲,一邊嗅著她小穴的味道,一邊打著飛機。在高潮的時候,我用內褲緊緊地包著我的陽具,就好像媽媽的小穴溫柔的套著我一樣,這樣的想像,讓我射得更多,更用力。

    我泡了一杯麥片,把我剛射的精液倒進去,然後拿去媽媽的房間。一進來,看到媽媽穿著她的黑色絲綢睡裙側躺在她的床上,乳房因為沒穿內衣,迎著地心引力垂向側邊,乳頭很清晰的挺立起來,裙角因為躺著,稍微有拉到,隱約間可以看見白皙的大腿。看到這個畫面,本來已經軟化的陰莖,又在蠢蠢欲動了。這個畫面是我第一次看到,因為我媽媽不曾在我面前穿上睡衣,我認為這是我趕走家裡那個壞人上天給我的福利。

    我輕步走到媽媽的面前,把褲子拉到膝蓋,拿出我的陰莖,慢慢地伸向媽媽的嘴巴。我很激動,我記得那時候的我已經有點站不住,因為刺激太大了。想像看,有幾個人可以有機會讓自己媽媽的嘴唇接觸自己的陰莖,而且還是穿著性感黑色絲綢睡裙。我的陰莖離媽媽的嘴唇已經不遠了,我知道媽媽隨時會醒來,但是心裡一直有一個聲音,『只要動到一下就好了。只要動到一下就好了。』越來越近,我的集中力達到有史以來最高點,我可以在我的陰莖上感覺到媽媽的呼吸,我可以看見媽媽在微微顫抖的睫毛,我好像可以透過媽媽的睡裙看到她那迷人的乳頭。我超級興奮。

    從我的角度望下去,陰莖距離媽媽的嘴唇只有一張紙的厚度的距離,我只要輕輕的動一下就可以觸碰到了。突然,在這個時候媽媽移動了一下,不移動還好,由於我陰莖和媽媽嘴唇的靠得很近,媽媽一移動,就吻在我的龜頭上了。一瞬間,我感覺到一個柔軟的東西頂在我的龜頭上,龜頭一個蠕動,我已經快要射精了。

    我忘了我媽媽醒來看到這個畫面的可怕後果,我忘了現在我的處境很不安全。我只要射精,我只要高潮。我拿起已經裝了麥片和精子的杯子,對準,按摩我的陰莖一下,很快的我就把滿滿地精子射進杯子裡。這時候,我才可以稍微冷靜的看媽媽一眼,幸好媽媽還沒醒,可能剛才哭得太久,哭得太累了。射精後,冷靜下來,我卻有一個更加瘋狂的想法。

    我想觸碰我媽媽的乳房。

    我想要觸碰媽媽的乳房,我想要觸碰那個我用眼睛看了好幾年的乳房。現在這樣的機會不常有,我一定要好好珍惜。我把杯子放好,本來已經有點冷靜的心情再度澎湃起來。

    我即將摸到媽媽的乳房

    我即將摸到媽媽的乳房

    我即將摸到媽媽的乳房

    我即將摸到媽媽的乳房

    我即將摸到媽媽的乳房。

    我快要瘋了,我覺得頭腦快爆炸了。我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向我媽媽的乳房,抓一下就好,感受那個柔軟就好,感受一下重量就好。媽媽,我愛妳。

    我可以看見我手的青筋在蠕動,距離媽媽的乳房越近,我的手指就顫抖得更厲害。終於,終於我碰到了媽媽的乳房。媽媽的乳房因為我的觸碰抖動了一下,媽媽的乳房好柔軟,我好像可以在把它弄成任何的形狀。我用手輕輕扶在媽媽的乳房邊沿,感受那個重量,好舒服,好有感覺,我已經感覺到我的陰莖再度挺立,而且堅硬如鐵。

    突然,媽媽翻了一個身。嚇得我把褲子穿好,然後冷靜一下,不敢有任何的動作。一直等到媽媽再度睡著,我才松了一口氣。等到陰莖恢復了大小,我才推推媽媽的背,把她喚醒。媽媽嚇了一跳,一看是我,松了一口氣。我直接在床邊跪下,然後把杯子舉高,請求媽媽的原諒。我記得我媽媽坐了起來,摸摸我的頭說:「你知道媽媽愛你,爸爸也愛你。」

    我點點頭,我已經說不出任何話語了,因為媽媽坐了起來,她卻忘了她是穿著裙子,還是她根本不在乎,反正我可以透過裙底沿著她白皙的大腿,看見她的黑色內褲。黑色內褲鼓鼓的,好像包著一個小山丘,可能我眼花,我竟然可以看見幾條毛從內褲邊冒出來。

    我感覺到褲子越來越緊了,我隨便說我要上廁所,逃跑般的離開了媽媽的房間。在離開的同時,我用眼角看到媽媽一口起把麥片喝完不知道怎麼了,看著媽媽鼓動的喉嚨,想到媽媽吃了我的精子,我直接就把精子射在了褲子上,還好,媽媽來不及看到。

    我對媽媽所做的事情,隨著我年齡的增長變本加厲的變態。我對透過衣領或者低胸裝看胸部已經感覺到不滿足,就算後來媽媽陸陸續續有吃到我幾次精子,我已經沒有感覺到刺激了。唯一還可以的是,廁所籃子偶爾會有媽媽的性感內褲出現,我就可以打一槍。我想要佔有我媽媽。我想要把我的陰莖塞進她的陰戶裡。母親節即將到來,是應該好好計劃一下了。在大學期間,我透過一些關係,拿到了一小瓶的春藥,看來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母親節的前幾天,我假裝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我爸講話,也提到說母親節當天我們三個人在家裡慶祝,喝喝酒,慶祝我成長了。會成長很快哦。嘻嘻。說到喝酒,我媽一開始還反對,不過很快的我爸就替我說話了,媽媽也只有答應了。看來我幾天來的嘗試培養回感情還是不錯的。

    母親節當天,我整個腦袋都是在想著今晚的事情,陰莖一整天都在挺立著。內褲最偉大的用處就是可以避免我們勃起得太明顯。上課的時候,看著導師隆起的胸部,想到媽媽的胸部幾乎是囊中物了,就非常興奮。上完課,回到家裡,媽媽把菜端出來,爸爸也拿出新買的烈酒,拿起兩個杯子然後倒滿。

    「兒子,來喝!」

    「哎呀,先吃飯再喝嘛,空肚子喝酒傷胃呢。」

    媽媽嘗試拿走爸爸手上的杯子。

    「哎呀,妳別理,今天我開心,兒子也開心,就讓我們不醉不歸。」

    說完,爸爸把手上的酒一口氣喝完。對不起,爸爸,醉的只是你而已。今晚我可是有事情要做呢。嘻嘻。桌上的菜餚沒有動到,卻多了兩支空的烈酒瓶。爸爸已經很醉了,臉趴在桌子上,手裡拿著一個酒杯,嘴裡一直在叫著媽媽的名字。

    「菅芙,我好開心啊。」

    媽媽扶著爸爸的手,搖了搖頭,臉上卻滿滿是幸福。

    我好嫉妒啊。

    「你看你爸,說要一起喝,卻自己喝倒了,菜都涼了。你也別吃了,等下安頓好你爸,我們就兩個人出去吃晚餐慶祝我的節日。我去拿熱毛巾。」

    我點點頭,微笑,站起來取代媽媽的位置,扶著爸爸的手。

    媽,別出去了,我們有事情要做呢。

    確定老爸睡著後,我拿出藏在口袋裡的小瓶子,打開瓶蓋。拿起媽媽的酒杯,輕輕地倒了一些下去。媽媽,今天妳不用再喝到我的精液了。嘻嘻。

    「小倫,來幫我扶你爸爸回房間。」

    「哦。」

    媽媽走路還是無聲無息,我趕快把杯子放回原位。幫爸爸蓋好被單,和敷上熱毛巾後,媽媽的衣服有些淩亂。忘了說我媽媽的穿著了。因為下午出席朋友的婚禮,回來沒時間更衣就直接把菜餚烹熱,所以還是穿著同一套衣服。她穿著米色的連身裙,胸前的V領一直開到胸部下一點,所以可以稍微看到一部份的乳房。這條連身裙是類似晚裝,但是修改過,看起來比較休閒。下半身比較緊,可以把她的腰一直到大腿的弧線很清楚的勾勒出來。從背後望去,那麼緊身還看不到內褲的痕跡,我想媽媽不是沒穿就是穿丁字褲而已。

    話說回來,因為媽媽的衣服有點淩亂,所以遮住左邊胸部的布料被爸爸的手移動的時候,卡到了一下,所以胸部露出的部份更大了,我可以看到一些類似膠布的邊沿貼在我媽媽乳房上。

    「媽,剛才都是爸爸在喝,現在輪到我們兩母子喝一杯才出去好嗎?」

    為了不讓媽媽發現她春光咋泄,我趕緊拉著媽媽走回廚房去。媽媽也不疑有我的直說好。

    「媽媽幹(乾)。」

    「乾。。」

    媽媽一口氣把酒喝完,還很調皮的把酒杯翻過來。

    「媽媽一口氣喝完了,到你。」

    我看著臉頰紅通通的媽媽,更加的興奮。

    接下來,就是拖延時間,讓藥效發作。這個比較簡單了。

    「媽媽,我去洗一洗澡,全身都有汗臭味。」

    「好,快點,遲了飯館都沒開了。」

    我打開花灑,沖洗著自己的陰莖,把快要炸開的性慾稍微沖淡一些。我把包皮翻過來,把一些白色污垢洗掉,等下看你了,好兄弟。

    差不多十五分鐘過去了。

    「媽,可以拿毛巾給我嗎?」

    媽媽沒有回應。

    「媽!我要毛巾!」

    這時才看到媽媽姍姍來遲的身影。我故意把門全部打開,一絲不掛,肉棒挺立的等著媽媽出現。很快,媽媽就出現在廁所門前,衣服更加的淩亂了,裙尾也卡在大腿上,可以看見一點粉紅色的丁字褲。臉頰更加紅,嘴角還有一點口紅印?我假裝驚訝門沒關,媽媽看到我的反應,才注意到我沒穿衣,不,我赤裸著。她的眼神有點迷離(我說過這樣最吸引人),眼神從我的上半身慢慢移動到我的肚子,然後再往下。

    我媽媽終於看到我雄偉的陰莖了!我終於讓我媽媽看到我的陰莖,已經長毛的陰莖了!我感覺到我的龜頭已經有一些透明液體流了出來。媽媽看著我的陰莖,我好像..好像看到媽媽吞了一口口水。

    她強逼自己閉上眼睛,「你的毛巾,快出來,我肚子有點餓了。」

    我看著媽媽有些腳軟,扶著牆的離開,裙角隨著她走路也終於慢慢的調回原狀,好像一場小高潮的落幕。整個過程,說來話長,其實也不過三分鐘左右,其中一分半鐘,是在媽媽盯著我的陰莖看度過的。我控制著自己想要打槍地衝動,把寬鬆的褲子穿上。是的,穿上,還是可以看見我陰莖把褲子撐起一個小帳幩。從剛才媽媽的反應來看,藥效已經開始了,可能媽媽已經開始自慰。想到這裡,我悄悄打開廁所門,儘量不發出聲音,一步,一步的走向客廳。客廳沒人,難道在房間?媽媽房門半掩著,我推開了一點。

    一股熱流衝向我的腦袋,和我的龜頭,我感覺到龜頭流出的透明液體,已經弄濕了褲子。媽媽上半身赤裸,跪在床上,頭在爸爸的胯下努力著。媽媽的口水已經把爸爸的陰毛弄濕,爸爸的陰莖還是不見起色。當然,爸爸都還在醉著,我看半硬已經是極限了。不管媽媽手口並用,深喉,爸爸還是沒有感覺,陰莖還是倒了下來。

    媽媽,只要妳轉過頭,就可以看到一支可以用的陰莖在等著妳哦。

    我把房門全部推開,「媽媽…」

    媽媽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頭仰起來,呻吟一聲,然後趴在爸爸的陰莖上喘氣。是高潮了嗎?我只是喚了媽媽一聲,她就高潮了?藥效那麼厲害。

    「出去…」媽媽蚊子般的聲音傳了過來。

    「媽媽..」

    「你出去!」

    媽媽坐起來,把連身裙拉上蓋住胸部,然後臉色有點不好的走向我。

    我走前幾步,先捉起媽媽的手,我感覺到她再度顫抖,雙腿好像尿急般夾緊,然後啊了一聲,跌坐在地上。我的陰莖,就是那麼巧的頂在媽媽的額頭上。媽媽的身體不停顫抖,不是那種情緒激動的顫抖,而是有節奏的,一波接著一波。等她身上的顫抖結束後,她皺著眉頭,用手把我的陰莖推開。媽媽,妳只要稍微移動一點,就可以避開我的陰莖了,為什麼妳偏偏要用手捉呢?難道妳潛意識是需要陰莖的?

    我不等媽媽放開我的陰莖,我彎腰,雙手穿過媽媽的腋下,一把把她拉起。

    「媽媽,妳怎麼了?」

    媽媽迷離的看著我,突然我感覺到隔著褲子握著我陰莖的手越來越緊,最後還上下移動了幾下,再放開。

    「你..」媽媽喘著氣,「出去..」

    「我們是母子…不可以…不可以..」

    媽媽雙手掩著臉,後退後退,然後踢到床,跌在爸爸身上。她的臀部坐在爸爸的軟肉棒上。不一會兒,她開始用屁股磨爸爸的軟肉棒。

    「媽媽,我就站在這裡看,然後自己打手槍。不會干涉你們。」

    媽媽聽到我的話後,屁股停止動作,呆了一下後,雙手不再掩臉,避開我的眼神,開始把身上的連身裙脫到一半,走到床尾。她再度用口溫暖的包圍著爸爸的陰莖,然後把掩著乳頭的乳貼撕開。我趁機走近幾步。媽媽的乳頭比起以前我看到的時候,變得更加的大顆了。乳暈上的疙瘩更加的清晰,更加的粒粒分明。媽媽感覺到我的靠近,吸弄爸爸的陰莖更加的賣力。看著口水沿著爸爸的肉棒流到陰毛上,我把褲子脫下,開始手淫。「媽媽,我可以走近點嗎?」

    媽媽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嘴巴上依然在努力著,只是空著的雙手開始移向自己的胸部。

    「媽媽,我來了哦。」

    感受到我走得越來越近,本來在吸著爸爸陰莖的媽媽,突然看著我。我手中的動作也立刻停止,難道媽媽要了…?媽媽看著我的陰莖,一邊吸著爸爸的陰莖,雙手捏著自己的乳頭。

    「媽媽,我可以站在妳旁邊嗎?看妳口交嗎?」

    「啊…」

    媽媽聽到,再度啊了一聲,口中的動作也停止了,雙手用力的捏著自己的乳頭。我一大步直接移到媽媽的旁邊。現在爸爸依然躺在床上,下半身幾乎已經要跌入床下,媽媽跪在床尾邊,頭依靠在爸爸的兩腿中間,而我就站在媽媽的側邊,陰莖面向著她。媽媽關著自己的雙眼,手也悄悄遮蓋住自己的乳房。高潮後恢復一點理智的媽媽,本來快要消失的羞恥心又在一點一點的回來。不過僅僅是羞恥心而已,因為我看見媽媽的的屁股處已經有點水跡,而她的雙腿除了夾緊還會互相搓來搓去。

    媽媽感覺到我陰莖離她不遠,她有點緊張。

    「媽媽,我還要看妳用嘴巴套弄爸爸的陰莖。我的陰莖還沒有射精。」

    媽媽好像無動於衷,但在聽到陰莖兩個字,她握緊自己胸部的手出賣了她。我故意把爸爸的陰莖,我的陰莖說得很露骨,果然媽媽聽到後,好像有點忍不住了。她一直手把自己的連身裙往下推,一直推倒膝蓋上,露出裡邊的粉紅色丁字褲。可能她還有一點理智和矜持,知道一站起來把連身裙脫掉,就好像在自己兒子面前自動寬衣解帶,暴露自己的身體。所以,把裙子推到膝蓋後,媽媽深吸了一口氣,用手扶著爸爸的大腿,再度把軟陰莖送入口中。

    和剛才的口交不一樣的是,媽媽因為我出現而單純吞吐的技巧開始有了變化,變得比較多樣化,偶爾她會用舌頭舔弄龜頭,偶爾會用手撫摸睪丸。媽媽的乳房也因為她賣力的口交,猶如鐘擺般左右移動,看得我差點射了出來。

    「媽媽,我可以摸摸妳的乳房嗎?」

    不等媽媽回答,我站在媽媽的背後,把陰莖塞入媽媽的雙腳中間,然後雙手握住媽媽的乳房下沿,再慢慢的推倒中間,她的乳頭好像不倒翁般,壓倒了又彈在我的手心。我兒子從背後摸著自己的乳房,我兒子的陰莖和自己濕透的陰戶接觸,口裡還含著我老公的陰莖,這樣的刺激,足以把媽媽推向更高的刺激,更高的快感中。媽媽一點都沒有掙紮,她的內褲根本就無法阻斷我陰莖摩擦她陰戶的快感,所以斷斷續續的呻吟聲開始從她的嘴裡哼了出來。

    「嗯…嗯…啊啊…」

    「媽媽,我把妳的內褲脫下來哦。」

    說完,我用手勾起內褲兩邊,慢慢的拉了下來。終於,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媽媽的陰戶是長什麼樣子的了。飽滿的小穴閃閃發亮,穴邊的陰毛因為潮濕也變成了一雜雜,媽媽的陰道口一開一合,好像在對我說,快來吧。兩瓣小陰唇深紅色,猶如塗了最流行的口紅,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媽媽的陰道口沒有味道,我忍不住用手指弄了小陰唇一下,嘴上還說:「這就是生我出來的地方哦。」

    媽媽突然大喊:「啊!幹我!幹我!我要硬肉棒!兒子,我要你的肉棒!」

    終於,不斷的言語刺激,和身體上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我這個媽媽不再矜持,把她心裡的最原始的慾望喊了出來。我跪好,擺好媽媽不斷搖擺的屁股。當我的陽具在我媽的陰道口摸索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有點內疚。看著猶如母狗般搖擺著屁股,嘴裡哈哈喘氣的媽媽,我突然迷惘了,不懂該不該繼續下去。或許我只要挺身引向媽媽不斷往後退的屁股,就可以輕易的肉體上佔有我愛的媽媽,但是我卻有點想臨陣脫逃。雖然一切都是我策劃的,我也以為我可以很輕易的再度進入把我生出來的地方,但是我猶豫了,看著醉倒的爸爸,看著掛在我母親房裡牆上,爸媽的結婚照,我猶豫了。

    爸爸以為我和他和好,高興的樣子,媽媽看著我和爸爸有說有笑,欣慰的樣子,不斷在我腦裡重演。媽媽的陰唇磨得我好爽,我只要推開這道陰唇,我就可以實現多年來最大的願望。媽媽的陰戶依然不斷的出水,把我的龜頭也弄得閃閃發亮。但直到剛才還興奮的陰莖,卻開始有點軟化。

    「幹我啊,小倫…幹媽媽…幹菅芙…」

    菅芙…菅芙..

.   對了她除了是我媽媽,她還是菅芙,我要幹菅芙。我要幹那個淫蕩的菅芙。軟化的陰莖再度堅硬,我用力挺身,陰莖穿過層層皺褶長驅直入,直接頂到了子宮口,我和媽媽同時發出了歡呼聲。媽媽陰道突然收緊,然後一抖一抖,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包圍著我的龜頭。媽媽,又高潮了。

    媽媽的頭在搖擺著,嘴裡好像在說著不要,不要,又插我插我,我一刺激,抓起媽媽的頭髮,逼得她必須仰起頭,然後開始猛烈的碰撞她的臀部。

    「嗯嗯…啊..啊啊啊…不要…啊…」

    這樣的刺激,我怎麼可能可以忍那麼久不射精,其實,我在媽媽高潮的時候,已經射了一次,陽具卻沒有軟化,所以可以繼續抽插我媽媽肥潤的陰戶。房間裡,充滿著我媽媽的呻吟聲和我們肉體碰撞的聲音。每當我撞擊在媽媽的臀部一次,那兩瓣臀肉會不斷搖動,在視野上不斷的刺激著我。我就一個姿勢,好像機器人,不斷的進和出,直到媽媽的聲音也沙啞了,高潮了幾次,我還在猛烈的撞擊。我是野獸,媽媽到最後只能用鼻音回應我的努力,只能哈哈喘氣。

    我沒有計劃結局,我的計劃到了插入就沒有接下去了。我不知道爸爸要醒來了沒有,當他看到媽媽在我胯下不斷高潮,臉上是興奮的餘韻,兩粒乳房在被我擠弄,臀肉也被我打得紅腫,最重要的,我是他兒子。他兒子在騎他老婆,他會什麼反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全身都是快感,媽媽只要嗯哈一句,我就很興奮,我好像射精了幾次,陰莖依然很硬,好像吃了偉哥。我沒理會後果,在我爸爸醒來之前我可能已經收拾殘局,然後媽媽變成我的性奴,得空就做愛。

    快感再度累積在我龜頭,我又射精了。

    陰莖還是沒有軟化,媽媽好像暈了過去。

    我繼續幹。

    然後?

    我不知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