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

  「哇塞!放假啦…放假嘍」

  「走嘍…」

  「小林,我先走了,晚上一起玩排位啊…」蔣東拍了下我的肩,啊字還沒說完就沖出了教室。

  對於我們高三的學生來說,每天的學習實在是太枯燥了,老師和父母這邊的壓力又大,一放假,大家都像打了雞血似的跑出學校這個鬼地方,還有不少人晚上還一起去吃飯唱歌慶祝。

  本來我也想和同學一起去喝酒,吃飯,但是我今天要去幫媽媽收拾東西…沒辦法…我拿出手機,邊走邊打。

  「媽,你在上課沒,我已經放學了」

  「恩,對…放了…好的我這就過來」

  我媽以前本來是個學校的音樂老師,後來那個學校被合併了,媽媽辭職後在朋友的介紹下,憑著自己的舞蹈基礎,就在一所培訓學校裡面當舞蹈老師,一幹就幹到現在。

  到了媽媽所在的培訓機構的樓下,我直接坐著電梯到了十一樓。

  來到媽媽的舞蹈教室,教室有暖氣,很暖和,只見媽媽的學生正圍坐在在媽媽的周圍,而媽媽背對著鏡子,踮著腳尖,慢慢的給他們示範一個一個優美的芭蕾動作。

  快到四十歲的媽媽臉上毫無歲月留下的痕跡,這跟媽媽毫不吝嗇的保養分不開的,見過我媽的人沒有哪個不說我媽長得漂亮,那是因為媽媽年輕的時候長得很像明星趙奕歡。

  修長的眉毛,英挺的鼻樑,櫻桃小嘴,豐滿的身材詮釋了什麼是美麗女人的韻味,特別是媽媽的一雙美眸,清澈得像是巧目流盼,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誘惑和魅力,如今的媽媽和明星趙奕歡比起來的話,只是少了點少女的青春味道,卻多了一股淑女,優雅的熟女味道。

  媽媽的長卷髮髮型也搭配得很有感覺,直發的斜劉海,很好的修飾了媽媽的鵝臉蛋,媽媽的發色染的是黑棕色,配合媽媽出眾的臉蛋和自然的表情,看上去整個人帶著一股超凡脫俗的氣質。

  媽媽還是穿著那套緊身的黑色連體衣教學,黑色的緊身連體衣和白皙的皮膚相互映襯,不由得讓人耳目一新。

  而媽媽身材因為常年練舞的關係保持得超好,媽媽的胸雖然不如周圍的那些小女生一樣挺拔,但是更為圓潤豐滿,正揮舞著的手和手臂滿是柔情的感覺,白花花的大腿從上到下,纖細,修長,一直到腳裸的流線型質感。

  和周圍那些媽媽的年輕女學員比起來,媽媽雖然只有一米六幾,但是身材更加凹凸有致,前凸後翹,生過孩子的媽媽屁股也是膨脹得異常渾圓,年齡不但沒有拖累媽媽,反而增加媽的風韻和女人味,我的好朋友蔣東當初第一次見到我媽時就說過,我媽真是個漂亮得不像話的輕熟女,說我上輩子不知道積了什麼德,有個這麼美麗的媽媽。

  當年追我媽媽的人不要太多,不過媽媽還是栽在了老實本分的爸爸手裡,雖然媽媽這麼漂亮,但是我這個兒子卻一點也不帥,真是氣人,好在喜歡打籃球的我身體還比較壯實,一米七六的我比媽媽高大半個頭,在學校成績馬馬虎虎還行。

  因為媽媽這麼漂亮,所以我平時看女生也很挑的,我掃了一眼那些女生,哎…只有兩三個能看,其他的都太不行了,有一個臉上甚至全是痘痘。

  媽媽其實早就看到了我,但是因為在教那些女生,所有媽媽並沒有招呼我,我很自覺的在外面的走廊上等媽媽。

  沒過多久,媽媽的下班時間到了便宣佈下課,那些女生嘰嘰喳喳的離開,有幾個瞟了我幾眼,一邊偷笑一邊說著什麼悄悄話,笑得很是燦爛。

  我知道自己長得不帥,甚至有點點醜,到現在我都沒交過女朋友,雖然我經常被人嘲笑,不過我早習慣了。

  等媽媽從更衣室出來,媽媽已經換上平時穿的便裝,上面是羊毛衫和黑色長外套,下面是好看的黑色打底褲,再加上黑色帶跟的長靴,真是別具一番情調。

  「小林來,幫媽媽把這個書桌帶回去,這書桌正好沒人要,放你爸書房正合適」媽媽指著一個半人高的有些舊的書桌。

  「這個這麼舊,這麼重,書桌又不貴,你買個新的不好嘛」我看這個書桌抱起來不知道多費力,有些不樂意。

  「一點都不知道節約,不節約哪有錢讓你上學」媽媽白了我一眼。

  「真是麻煩死了」我試著抱起書桌,也不是特別重,就是走一段距離就得休息一下。

  「哎喲,幫老娘做點事還唉聲歎氣的」媽媽用手在我的腰上揪了一下。

  「……」

  搬到樓下我和我媽打了個計程車,我和我媽坐在後排,媽媽拿出手機玩了起來,別看我媽快四十的人了,我媽可是正宗的七零後,什麼年輕人用的QQ啊微信啊這些流行的東西我媽都會玩,年輕人懂的我媽都懂,我媽可是潮得很。

  我也拿出手機玩,玩了會就覺得沒意思了,我怔怔的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冬季的天空總是暗淡得特別的快,車窗外都是都市所發出的霓虹色的燈光,隨著計程車的移動,光影在媽媽的臉上,身上滑過,有些詭異,一陣媽媽身上的帶著淡淡檀香味的香水飄蕩過來,看著燈紅酒綠的世界,心裡說不出的感覺。

  下車的時候那個計程車司機還貪婪的多看了我媽幾眼,我早就習慣了別人看我媽媽的眼神,誰叫我的媽媽這麼漂亮呢,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我看到別人對我媽那種炙熱的眼神,我心裡居然有種很得意,很爽的感覺…

  還好我們社區有電梯,不然整整十二樓,帶著這個爛書桌,估計最後我得趴著上去。

  我和媽媽到家的時候爸爸也已經在家了,爸爸是個性格很忠厚溫和的人,他在一家雜誌社做編輯,平時也不是很忙,爸爸愛好也不多,就愛看看新聞,下下棋,釣魚算是他的最愛。

  在門口我就聞到菜香了,我爸爸除了不吃煙不喝酒,最大的優點不得不說,那就是我爸的廚藝絕對厲害,就算是我媽也得甘拜下風,家裡都是強勢的媽媽說了算,爸爸做的家務比媽媽還多,爸爸完全被媽媽馴服得服服帖帖…

  「小林,今天放假怎麼沒見到你帶書回來」一家人吃晚飯的時候,爸爸扶了扶眼睛,想起了這個問題。

  「啊…這個…反正家裡複習資料多得很,看重點就行了,沒關係的」

  「他啊,哪裡想過複習~ 腦子只想著在寒假怎麼玩才是真的」

  「你又知道了」我對媽做了個怪相。

  「哼~ 從我肚子出來的,媽還不知道你心裡那點花花腸子」媽媽白了我一眼。

  吃完飯,我坐在沙發上休息,看見矮桌上有張雲山的農家樂優惠券。

  「爸,這張票哪來的啊,你要去雲山啊」

  「那是公司發的,我去不了,週六周日我正好加班,要不你和你媽去吧」

  「我才懶得去,農家樂又不好玩,那裡連wifi都沒有」

  「就知道上網,都快要高考了還一點不著急」媽媽走過來用食指頂了下我的額頭,她拿起優惠券看了看。

  「你們公司這次怎麼這麼大方,居然是五折卷,不如我賣給朋友算了」媽媽挺會精打細算。

  「隨便你們,不過聽同事說今年有雲山有燈展,很熱鬧」正在廚房洗碗的爸爸說了句。

  「這樣啊,反正我放假,要不那我去吧,正好見識見識,我好多年沒看過燈會了」想起以前的燈會,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看能不能約個女同學什麼的。

  「就知道亂跑,正好媽媽也想去看看,要不媽媽陪你去」媽媽平時很關心我,就是關心得太過頭。

  「哪有…我就想一個人去,人多了一點都不自由」我皺著眉頭說。

  「現在還沒女朋友就開始嫌棄媽媽了,以後要是有了女朋友怕是連媽都不要了,早知道小林不聽話,媽媽當初就生個女兒了」媽媽假裝生氣的調侃我說。

  「…哪有」我無話可說,其實就是不想和大人一起,算了,和漂亮媽媽一起也行。

  而就在我和媽媽都沒注意到的優惠卷下面的報紙上,寫著一則報導,是關於Y市最近幾名犯人通過挖地道逃出監獄的報導……

  ※※※※※※

  週六的早上我睡到中午才起床,還是媽媽把我叫起來的,冬天還是在被窩裡睡懶覺舒服,我起來梳洗聽見廚房傳來媽媽炒菜的聲音…這麼快就吃午飯了啊。

  「你個懶蟲,動作快點,吃了午飯我們就出發了」從廚房傳來媽媽的聲音。

  「知道了,馬上就好了」家裡看起來乾乾淨淨,看來媽媽很早就起來屋子打掃過了。

  下午我和我媽開著爸爸的那輛破車終於出發了,媽媽今天穿的是和昨天一樣的衣服,只是換了淺色運動褲和運動鞋,媽媽今天心情好像不錯,眼睛一直都是笑眯眯的。

  今天的天色有點陰沉,還好沒有下雨,不過天氣預報上說今天沒有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雲山風景區離我所在的Z市有大概一個小時的車程,越往雲山的方向道路越是蜿蜒崎嶇,那邊基本上都是雄偉的群山峻嶺,道路都是建在高聳的半山腰上,因為比較偏僻,所以平日裡這條道少有車經過,大都是一些自駕遊的小車,還算安全。

  媽媽開車一般開得很慢,看著周圍翠綠的森林,聞著清新的空氣,還有平日裡城市聽不到的昆蟲鳥叫聲,遠方山頂那雲霧繚繞的朦朧……這個地方還是挺愜意的…突然,車底「彭」的一聲,媽媽趕緊把車停下。

  我和媽媽從車上下來,一看原來是我們車剛撞死了一隻類似老鼠的小動物,那只小動物的血還黏在汽車輪胎上。

  「嘖,真慘,死不瞑目啊」被撞死的小動物屍體就在離車不遠處。

  「小林,去拿瓶礦泉水去把車胎洗一下,難看死了」媽媽只是皺了皺眉,然後指使我去做事情。

  「又是我…這些真噁心」沒辦法,我只好用水把輪胎上的血跡沖了沖,然後又一腳把小動物的屍體提到山崖下去。

  做完這些我們就繼續上路了,媽媽倒是很淡定的樣子,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不過一出門就撞死小動物,似乎不是什麼好兆頭呢……

  開了一會我們終於到了雲山景區的山下,今天人還真多,熙熙攘攘的人群熱鬧得很,有的在拍照,有的在買紀念品,我和媽停好車後先去定好了晚上住宿的農家樂,接著媽媽要去雲山上的廟裡上香,我也只好跟著去。

  走到一塊很寬闊的大湖處時,我看見了那些各式各樣的燈籠,場地不小,燈展原來是在這湖上面啊,不過現在是白天,等到了晚上一定很好看,今天又來了這麼多人,肯定熱鬧。

  雲山本來就大,我和媽走了將近半個小時蜿蜒的山路才到那個寺廟,都說這個廟很靈,平時很多人都來上香,我和媽到了後,我媽上個香還得排隊,而媽媽漂亮的容顏還引得不少人打望,我心裡很是驕傲。

  媽媽上香的時候看起來很虔誠,她微閉著眼睛,漂亮的臉上帶著期望的表情,此刻起來好平靜,聖潔。

  上完香媽媽建議去山頂巨石景區那邊拍照,我們又走了大概二十分鐘,但是運氣似乎不好,走到一半天上開始飄起了小雨點,天氣預報果然是不准的。

  雨越來越大,路上基本上看不到遊客了,都不知道跑到哪裡躲雨去了,我和我媽才走到一半,估計還得淋半個小時的雨才能到山腳下的農家樂。

  「兒子,你看那邊有空屋,我們先過去躲躲吧」媽媽眼尖,看見遠處的房子,可能是怕我淋感冒了,拉著我的手往離山道比較遠的一處土房子走去。

  「看到了,讓我走前面,媽媽你小心點,路很滑」我走到前面開路,我也不想媽媽全身被淋濕。

  這房子地處很偏僻的地方,門把手是壞的,我們直接就走進了屋,聽說當年政府為了保護這裡的環境,山上的農民都被遷到山下或是其他地方了,所以山上很多這種無人居住的空屋。

  屋子不大,裡裡外外一共兩間房和一間堆滿木頭的廚房,外面這間房什麼都沒有是空的,裡面的房間則只有一張極其簡易的木床,連鋪蓋什麼都沒有,還有一個不知道能不能用吊著的燈泡。

  雖然簡陋,但是房子保存得很好,看起來很堅固,也沒有破損的地方,躲躲雨還是不成問題的,不過我發現裡屋有一堆被燒過的木炭,也許是其他遊客用過的吧。

  雨下得很大,嘩嘩的聲音屋裡都能聽見,媽媽從包裡拿出鏡子在梳理有些濕漉的頭髮,我覺得無聊,拿出手機玩遊戲,就在這時,我聽見嘎的一聲,好像是那個破門被什麼人推開了,然後一個身材普通,穿著極不相襯的T恤和褲子,光著頭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他看起來很憔悴,帶著眼鏡,有點斯文的樣子,看見我們也先是愣了一下。

  「您好,外面雨太大了,我們是進來躲雨的…你也是嗎」媽媽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好…躲雨…我也是躲雨的…」戴眼鏡的中年男子看到我媽那漂亮的樣子幾乎眼睛都離不開我媽了,那種赤裸裸眼神讓人感到很厭惡。

  「呵…是麼,那大家一起等等吧」媽媽也被這種赤裸裸的眼神看得不是很自在,趕緊把臉往我這邊轉了過來,看他樣子也不像是壞人,一時間氣氛有些沉悶。

  我不想和這種看起來又邋遢,有沒禮貌的傢伙待一起,心裡有些反感這人,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媽,要不我打個電話叫山下農家樂的人送傘上來吧,這樣等也不是辦法」

  「好啊,你快打電話試試,恩~ 給這個叔叔也帶一把」媽媽雖然人很好,但是也不想和那個人待一起。

  那個中年男人一聽到我要打電話似乎眼皮都跳了一下,但是我沒有注意到,我剛拿起電話正準備打,突然腦袋被什麼撞了一下,昏過去的瞬間我只看見媽那張驚慌失措的臉…

    媽的…跟著我就昏了過去。

  ※※※※※※※※※※※※※※※※※※※※※※

  等我意識有些清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全身被綁在一根很粗的木頭上,接著微弱的燈光,我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這不就是那個土屋的廚房嗎,周圍都是廢棄的木頭。

  「媽,媽你在哪裡」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媽,我聲音吼得很大。

  過了一會,那個戴眼鏡的綁匪走了進來拿出一個白色軟綿綿有種香香味道的東西很粗暴的堵住了我的嘴巴。

  「小朋友,你媽的內褲香不香,叔叔剛剛玩了,現在給你玩…哈哈哈哈哈」那個綁匪有些瘋癲的笑,絕對是個變態。

  說著那個綁匪好像要把我帶到裡屋去,但是綁在我身後的那根木頭實在很大很重,從腳到手都被緊緊綁在一起,我就像個沙包似得,一點平衡都沒有,我被變態劫匪一路拖拖撞撞的拉倒裡屋,一進屋我就被踢到地上,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腦袋又昏又沉。

  「兒子,兒子…嗚…你想把我兒子怎麼樣,我求求你放了我們,我們可以給錢,什麼都給你」我聽到了媽媽的有些淒涼的求饒聲。

  我往媽媽的方向看去,頓時一股氣血直沖腦門,真是又急又怒又羞又氣。

  只見媽媽被綁在一張只有三支腳架的木椅子上,媽媽的腳被綁在一起,手也是被反綁在椅子後面,媽媽的頭髮早已經散亂不堪,帶著淚痕的臉上滿是疲憊,媽媽的領口被撕開一大片,露出白花花的乳房和被脫到一半的黑色蕾絲邊胸罩。

  而媽媽的褲子更是松垮垮的好像才穿上,鞋子也少了一隻,媽媽白皙的皮膚被繩子勒出一根根紅色印記,小巧的嘴巴旁邊到處是一些粘稠的液體,衣服上也有,很是狼狽淒慘,我即心痛又無比憤怒的哀嚎,可是嘴卻被媽媽的內褲堵著,身體也動不了。

  媽媽的椅子有些劇烈的搖晃,媽媽似乎想往我這邊移動,但是被綁得太緊,媽媽好幾次險些摔在地上。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外表斯文的中年男子是個敗類,一不折不扣的禽獸,想不到我和我媽也會遇到這種倒了八輩子黴的事,老天真是混蛋!

  「美麗的太太,我現在讓你和你的小孩相聚了該怎麼感謝我啊」綁匪的手在媽媽胸口捏來捏去,然後兩根手指緊緊捏住媽媽有些凸起的乳頭。

  「求求你放了我們吧,我們出去絕對什麼都不會說,我剛剛已經答應你的要求了,我求你了…」媽媽不敢看我,咬著嘴唇,任由那個綁匪輕薄。

  「NO,夫人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哦,你看你的騷咪咪都硬成這樣了,這麼誘人的果實,我又想狠狠的插進你的身體裡了…嘿嘿嘿嘿」綁匪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粗魯。

  「求你…不要…這樣」媽媽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唔…唔…」我使出全身力氣,身後的重木被我搖晃著,碰在地上發出「磅,磅」撞擊地面的聲音,我感到又無力又無助。

  綁匪根本沒有理我,我的抗議似乎更加激起了他的獸性,他頂起自己又黑又醜的肉棒,遞到媽媽性感小嘴的前面。

  「來,像剛才那樣給我吹,拿出你所有的床上功夫,讓你兒子看看你這當媽的騷樣,看看你這個小騷貨是怎麼服侍我的,一看到漂亮的夫人你我就硬得不得了,真是太興奮了」綁匪抓起媽媽的頭髮,有些粗魯的說著。

  媽媽知道我在旁邊,並沒有服從綁匪的命令,而是緊閉著嘴唇,眼神恨恨的看著綁匪,怎麼都不開口。

  「賤人「接著「啪」一聲綁匪打了媽媽一巴掌,媽媽還是無動於衷。

  「嘿嘿…我可不喜歡不聽話的媽媽,你真是一個尤物,連恨我都那麼漂亮,真是個大美人,不過玩起來才爽「說著那個綁匪拿起一根木頭像我走來。

  「天啊…你…你要做什麼,不要傷害我兒子」媽媽似乎預感到什麼不對,大聲驚呼著。

  「既然媽媽不聽話,就讓兒子來讓媽媽聽話吧」綁匪像想起什麼瘋狂的大笑。

  還沒說完那個瘋子綁匪就對我拳打腳踢,我全身就像是沙包一樣被打得痛苦不堪,躲也躲不開,我被打得幾乎連喊都喊不出來了。

  「求求你別傷害我兒子…他快不行了…求你別打了…求你別打了…我聽你的,你要做什麼我都聽你的…嗚…他還是個孩子…嗚…」媽媽一邊哭,一邊叫喊,看我被打媽媽心痛得要死。

  「早聽我的話不就好了,我這個人很講道理的,看這小崽子被打的,這都是你這個當媽媽的錯哦,是不是啊,美麗的太太」變態綁匪一反常態笑著說。

  「如果沒讓我爽夠的話,等會我心情不好失手打死你的乖兒子,你可別怪我哦」綁匪挺著肉棒來到媽媽小嘴邊,他的肉棒對著媽媽嘴唇蹭了蹭。

  媽媽咬著嘴唇,聽到他的恐嚇,猶豫了一下便緊緊閉著眼睛,像是決定了什麼似得任命的張開嘴,毫不做作的當著我的面一口吞下那個綁匪的半個肉棒。

  媽媽的真的吞下了那個綁匪的肉棒,說不出的羞恥感讓我的臉一陣火辣辣的紅,我雖然心裡難以接受,但又無可奈何,我羞愧難當,真該死!

  「啊…真…是…極品…啊…爽」綁匪舒服得話都說不清。

  媽媽緊緊閉著眼睛,她的小嘴幾乎張到最大才勉強吞進又黑又醜的肉棒,媽媽的頭微微的前後移動,被吞進去的肉棒一會又被吐出來,然後又被含進去,反反復複的一進一出重複著,在綁匪的示意下,媽媽還會用舌頭橫著來回舔肉棒,就像吃好吃的冰棒一樣,時不時從肉棒上滴下媽媽的口水,帶著淫靡的氣息滴在地上。

  沒有比此刻更讓我震驚和羞恥的了,從小到大,我第一次看見媽媽口交,還是對著無比混蛋的綁匪胯下口交,更不知道原來媽媽口交這麼厲害,絲毫不必那些黃色電影裡面的女人差。

  「小崽子你有這麼騷的媽真是太…啊…太他媽性福了,好好看著你媽媽是怎麼用嘴巴給叔叔舔的,舔得叔叔…啊…對就是那裡…蛋也要舔…啊…就這樣含進去「綁匪有些激動的一邊抱著媽媽的頭,好像要讓媽媽含得更深一點,一邊說著不知羞恥的話,仿佛很是享受這種變態的快感。

  媽媽不知道是不是聽到綁匪的話,感到羞恥的媽媽臉上佈滿紅暈,從臉一直紅到頸子,但是媽媽不但不反抗,只是死死閉著眼睛,反而任由黑肉棒塞滿媽媽的小嘴。

  安靜的房間全是媽媽賣力舔弄黑肉棒又像是吸口水的「嘶…嘶」聲,即使是我,下身也微微開始冒頭,似乎難以抵擋媽媽淫蕩氣息的誘惑,身體有反應的我感到萬分慚愧,閉上自己眼睛,但是極具誘惑的舔弄聲鑽進我的耳朵,現實告訴我媽媽現在正在賣力舔著別人的肉棒,媽媽嫺熟的口舌,媽媽委曲求全的表情,媽媽的美麗五官無不在腦海裡閃現。

  「啊…來…來了…太太…全給我…吞…進去…」綁匪像是爽極了,死死頂住媽媽的嘴,一陣哆嗦,而媽媽的表情很痛苦。

  「嘔」媽媽幹嘔了一陣,白色的精液從媽媽嘴裡流出來,流在身上,腿上。

  我再次使勁搖晃,表達著自己無比的憤怒,但是一切都是徒勞,我十幾年第一次感到這麼無力……。

  媽媽不敢看我,還是閉著美眸,眼淚不停的落著,仿佛自己做了罪大惡極的事情,披散的黑棕色頭髮,胸口急促的呼吸,嘴角亮津津的口水,加上惹人憐愛的樣子讓我覺得媽媽有種淫靡的美。

  「這個世界上所有當媽的果然都是騷貨,早看出來了,當媽都是都是下賤的婊子,都是欠操…全部都是…」綁匪像是想起什麼似得,站在一邊胡言亂語,原本有點斯文的臉現在看起來卻無比恐怖邪惡,猙獰,讓人感到極大危險的氣息。

  我和媽媽的心幾乎都同時沉到了穀底,這個綁匪不但是個變態,精神也有問題,今天看來凶多吉少。

  「漂亮的太太,你的口技真是讓我沉醉,我張某今天算是見識了,那麼接下來…該輪到這小子了」回過神的綁匪的口氣又變了,但是越是這樣我的心裡越是不安。

  「你想幹什麼,求你不要傷害我兒子…」媽媽似乎也預感到危險,睜開眼死死盯著綁匪,生怕他傷害我……

  「我今天實在是太開心了,嘿嘿,我們來玩個遊戲吧,讓小子看清楚自己媽媽是個什麼人,看清楚自己媽媽的真實面目,嘿嘿嘿嘿,」綁匪笑得讓我覺得毛骨悚然。

  只見瘋子綁匪先把我和緊緊綁在我身後的大木頭立了起來,讓我豎立在牆角,然後他走過去鬆開媽媽腰上的繩子讓媽媽站了起來,卻沒有解開媽媽手上和腳上的繩子,他把柔弱的媽媽趕到我面前。

  「看見媽媽出色的表現,想必兒子現在的肉棒已經硬了吧,那麼現在,太太,給你最愛的兒子口交吧,舔著兒子的肉棒,快讓我看看溫馨的母子場面,嘿嘿嘿…哈哈哈」綁匪瘋了似得自顧著倡狂的笑起來。

  那怎麼可以,那可是亂倫啊!!!

  我使勁搖來搖去反抗,我怎麼能讓最愛的媽媽對我做出這麼下流的事情呢,這可是我媽媽啊,我的母親啊,我知道我媽媽有多愛我這個獨子,怕媽媽會幹出傻事,血氣方剛的我寧死都不想侮辱母親,我應該保護媽媽才是。

  而媽媽也是傻掉了,媽媽怔怔的站在我面前,媽媽畢竟只是個脆弱的女人,理智告訴她絕對不能對兒子做亂倫的事情,但是這個綁匪是個徹底的瘋子,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如果不聽這個瘋子的,帶來的後果肯定是媽媽不敢想的,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比起所有的尊嚴,似乎母親更在願意為我付出一切……。

  綁匪從牆角拿起一個很陳舊的木桶,然後在有些髒兮兮的蓄水缸裡盛滿大半桶水,他把水桶放在我和媽媽旁邊。

  「太太,還沒開始嘛,讓我看看媽媽有多愛兒子,想起這種感覺,真是讓人陶醉啊…」綁匪很陶醉似得深吸一口氣,又開始瘋言瘋語。

  「對了,差點忘了介紹遊戲規則…嘿嘿,這個木桶底下是漏的,如果水漏完你的兒子還沒有射出來的話,那麼對不起了,我就會把你兒子的血放滿水桶,相信太太是不會挑戰我的耐性的」說完綁匪笑著坐在媽媽剛剛坐的椅子上,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綁匪好像沒有開玩笑,旁邊的木桶底下開始慢慢溢出水,地上開始慢慢被侵濕。

  我憤怒的使勁搖著頭,想告訴媽媽不要這樣,但是媽媽眼神卻透著痛苦和堅毅,我看不懂媽媽現在到底在想什麼,但是似乎能感覺到媽媽早已經孰輕孰重。

  「小林只要你能活下去,媽媽可以為了你去死,你要記住,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必須活下去,你就是媽媽的一切,媽媽已經髒了…無所謂了,也許這就是媽媽的命」媽媽平靜小聲的對我低吟。

  然後沒有多餘的話語,也沒有多餘的動作,媽媽毫無顧忌的直接半跪在我的胯間用嘴巴把褲子拉鍊向下拉開,媽媽用嘴拉開的拉鍊的聲音,「吱」的一聲仿佛是打開了埋藏心裡那欲望的大門,而媽媽的嘴就是打開我欲望的鑰匙,我那早已硬的不行的肉棒直接就從內褲的縫隙裡彈了出來,又大又挺的肉棒冒著殺氣,似乎正等著柔軟的撫慰。

  我慚愧萬分,但是不管我如何壓制自己,下身的肉棒絲毫沒有消退的跡象,甚至還向上翹了翹。

  媽媽就像等待吃棒棒糖的小女孩,我的肉棒剛一露頭,半跪在地上的媽媽便迫不及待的一口就含進了溫暖濕潤,包裹得緊緊的小嘴裡,那種感覺!!!

  那種感覺,雖然道德驅使我要冷靜,但是那種感覺真的真的太舒服了…

  媽媽的舌頭和嘴與我肉棒接觸的一剎那…雖然明知很罪惡,但是真的好舒服啊……

  現在的媽媽就像給自己丈夫服務,又或者像外面的妓女給客人服務一樣,毫無廉恥之心,媽媽把所有自己會的動作全用在了我的肉棒上,為了讓我早點射出來,媽媽毫無顧忌的又舔又吸,每次吞吐都用香舌輕撫,香舌頂著龜頭,龜頭便傳來一陣陣觸電般的快感,特別是媽媽吸允肉棒的時候,每吸一下我的肉棒就跟跳動一下,不,甚至連我的心都跟著跳動了一下……

  羞愧感使我的雙臉滾燙,腦海裡想到以前我犯了錯,那個會嚴肅批評我的媽媽,我讀書不用功,會高高在上教育我的媽媽,我再家裡懶惰時,那個對我發號施令的媽媽…而現在,媽媽還是我媽媽,但她更像一個女人,一個需要肉棒的女人。

  在我心裡無比聖潔的媽媽,現在卻跪在我的下面為我的肉棒盡情的服務,墮落的感覺充斥著腦海,我下身不受控制的加強了硬度。

  但是媽媽好像並沒有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下,我看見媽媽的臉和脖子一片潮紅,連耳朵都紅透了半邊天,似乎給兒子口交的罪惡感深深的讓母親感到恥辱,但越是恥辱的感覺越讓媽媽加快了速度,甚至有幾次都是插進了喉嚨深處。

  那種肉棒被含在嘴裡,振奮得無比讓人舒服得快感,還有明知道這是我媽媽,但是媽媽在給我口交的那種墮落感,讓身處絕境的我幾乎忘掉了所有的痛苦和迷茫,不顧一切的享受來著母親的服務,這種充滿快感的感覺,即刺激又奇妙,讓人無法自拔……

  從上往下看是媽媽飽滿白皙的乳房,還有媽媽無比淫靡正在給我認真口交淫亂的側臉,雖然媽媽壓低了呻吟聲,但是肉棒進出小嘴的口水聲還是刺激著我的耳朵,年輕我的終究敵不過媽媽出色的香舌口交服務,沒過多久墮落的快感像潮水般湧向龜頭。

  「嗚…」嘴裡塞著媽媽內褲我的夢囈一聲,一陣顫抖,龜頭射出大量充滿氣味的精子。

  「啊…」媽媽叫了一聲,被綁著手和腳的媽媽根本躲不開,我一陣抽搐後大量精子射在媽媽的臉上,媽媽漂亮的臉上全是我乳白色的精子,充滿了淫虐的美感。

  射完後我感覺身體好舒服,而媽媽則跪在我的大腿旁邊,悄悄把滿是精子的臉擦拭在我的褲子上。

  「精彩啊,真是太精彩了,真是令人感動的母親愛情,真是讓人懷戀,讓我想起當年我和我的母親,不過…」變態綁匪拍著手從椅子上站起來,走了過來,他指了指旁邊的那個原本盛滿水的木桶。

  木桶裡的水早已經流幹,我和媽媽卻都沒注意到,我心情忐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老天啊,為什麼要我和我媽媽遇到這樣的瘋子啊!

  「漂亮的尤物太太,你還是慢了一步,水流完之後小子才射出來,所以,我是個很守信用的人,所以…嘿嘿」瘋子劫匪從褲子裡掏出折疊小刀,小刀不快不慢的劃向我的脖子。

  「住手!」不知道柔弱的媽媽哪裡爆發出的力量,她一下撞開了綁匪,刀尖沿著我的下巴劃出一條不深不淺的血口。

  「求求你了…我什麼聽你的…什麼事情我都能做…請你手下留情,不要傷害我的兒子」披頭散髮的媽媽把我護在身後,用背死死頂住我,生怕綁匪靠近我。

  危機時刻,因為媽媽挨我挨得比較緊,剛剛淫亂的餘韻還未散去,在這個時候,我的肉棒此刻又不真氣的硬了起來。

  「嘿嘿,太太對兒子的愛可真是讓我感動啊,不過…咦…這小子居然還能硬起來…哈哈…哈哈哈哈…」瘋子綁匪似乎並不生氣,他看見我又硬起來的肉棒,好像很有趣似得。

  「兒子…我…我喜歡兒子的肉棒「聰明的媽媽似乎有些解這個變態綁匪的特殊嗜好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媽媽又跪下給我舔弄肉棒,可能是想討好綁匪的關係,媽媽這次特比賣力,不但插得更深,甚至還不顧廉恥的發出「嗯」「嗯」舔吃肉棒的滿足聲。

  媽媽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蕩婦一樣的騷女人賣力討好那個綁匪,賣力吸取兒子的精子,媽媽所有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啊!

  「啊…哈哈哈,爽,太爽了,太太不但騷,又善解人意,真讓我刮目相看,我還真捨不得辣手摧花…我要把你馴服成我獨一無二的漂亮媽媽性奴……啊…真是陶醉」綁匪又是陰險又是瘋癲的說著,表情再次猙獰了起來。

  變態綁匪似乎有些瘋狂了,他來到媽媽身後脫下媽媽褲子,二話不說直接把再次勃起的肉棒狠狠得插入媽媽的蜜穴,被插入的媽媽控制不住,「啊…恩…」的叫了出來。

  完全不顧我和媽媽的感受,綁匪站在我前面狠狠得幹著媽媽,不但如此,他還用手使勁拍打媽媽的屁股,媽媽白花花的屁股很快就紅了一大片。

  「啊…嗯…嗯…。嗯…」媽媽頭搭在我的肚子上,被不斷侵犯的媽媽一聲接著一聲的呻吟,但是媽媽並沒有失去理智,而是…

  媽媽一邊假裝呻吟,一邊在咬我肚子上的繩子!

  媽媽的頭和頭髮剛好擋住了那個綁匪的視線,我感覺得到,媽媽是在用嘴咬我肚子上那根繩子的死結,我的頭腦一下就清醒了不少,看來媽媽一直在想著如何保護我,而我卻…

  那個綁匪開始亂叫,變得亢奮起來,他把媽媽腳下的繩子解開,接著把媽媽推到牆上,然後把媽媽的一條大腿抬起人這麼高搭在他的手上,讓媽媽像狗撒尿的一樣狠狠操著媽媽,要不媽媽經常練舞韌帶好,怕早就拉傷了腰。

  媽媽豐滿的乳房隨著上下起伏在空中顫動著劃出一個又一個的圓形,讓人看著口乾舌燥,滿是迷離嬌媚動人的表情似乎想讓人狠狠糟蹋,蹂躪,跟著上下起伏而抖動的頭髮散亂在肩上,臉上,映襯出熟女的渴望,加上甜美誘人的呻吟,給人以極大的刺激,恨不得用更加劇烈的碰撞來徹底征服這個尤物。

  「下賤的媽媽,我要草死你,我要草死你這個騷貨」綁匪瘋癲的對著媽媽發泄著獸欲。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還好媽媽已經把繩子咬鬆動了,我使出全身解數,又是扭又是轉,繩子更為鬆動,就在我不停的掙扎時,因為用了過猛一下和身後的木頭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方發出「彭」的一聲沉悶聲。

  完了,要是那個綁匪回頭看見有些鬆動的繩子肯定死定了!

  「啊……我要…嗯…不要停…使勁幹…人家…啊…人家…就是一個騷貨…我喜歡你的大JB…啊…嗯…人家……好想要…」千鈞一髮之際,為了不讓綁匪發現,一直關注著我的媽媽說出淫蕩的話語,緋紅的臉和迷離的眼神增加了媽媽的媚態,還肆無忌憚的大聲叫床,肆意挑逗著綁匪。

  「真是美翻了,媽媽,我的好媽媽,小陳陳我要幹死你,我要幹死你這個迷人的小騷貨」綁匪加重了肉棒的插入,肉棒撞擊蜜穴的聲音「啪…啪…」響徹房間,不覺於耳…綁匪似乎被媽媽挑逗得有些顛了。

  我在地上帶著木頭和繩子較著勁,手為了掙脫死結拉得幾乎都痛麻木了,還好繩子終於越來越鬆,就在綁匪把媽媽頂在牆角快要高潮時,我的手終於掙脫了繩子,悄悄解開腳下的繩子後,我撿起地上的斷木,帶著我所有的力氣和所有的憤怒狠狠得對著綁匪的後背刺了過去,我當時的臉肯定無比的猙獰的扭曲!

  「啊…我要殺了你…」一聲淒慘的叫聲傳來,木棍直接刺進了綁匪的後背,綁匪一下撞開我,跌跌撞撞的往門口跑,我哪裡肯讓,對著他的腦袋就是一陣拳打。

  「廝…」扭打過程中,我的腿被綁匪的小刀刺了一下,鼻血都被打出來的綁匪帶著還在流血的後背,乘著這個機會跑到門口,踢開抵在門後的木樁跑了,我忍著腿上的傷想追出去。

  「小林…不要去…。嗚…嗚…」但是媽媽拉住了我,抱著我頭,在我肩上大哭了起來。

  「媽媽…有我在,不怕…」我也抱著媽媽,安慰著,但是心情沉重複雜。

  媽媽抱著我哭了好久,仿佛是想把所有的恥辱和委屈都要哭出來似得……

  ※※※※※※

  後來我和媽媽一起出去報了警,那綁匪受了傷,沒跑多遠就被抓住了,員警告訴我們那個綁匪是個從監獄逃掉犯人之一,是個變態的殺人犯,聽說他殺了自己的父母,員警還在土屋後面的泥土裡發現一具屍體,多半是被那個綁匪所害,我和我媽默契的都沒有把亂倫的事情說出來,只說被劫了財什麼的…

  我和媽媽也沒有心思待在雲山了,我們連夜開車回到了市區,到市區的時候都半夜兩三點了,我和媽媽的樣子都很狼狽,為了不讓爸爸看出什麼,媽媽帶我去了賓館休息,本來想開兩間房,但是只有雙人床的單間了,沒辦法,媽媽只好開了個單間,而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通通的跳個不停。

  一進房間媽媽就迫不及待的去洗澡了,這種賓館房間的衛生間是那種厚玻璃,雖然看不見裡面但是能看到身影,光是看到媽媽洗澡的窈窕身影,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土屋的事情,我的臉很紅,知道這樣不對,但是腦海就是揮之不去。

  等我洗完澡出來後,媽媽已經躺在右邊的床上睡了,我有些心虛的不敢看媽媽,因為我的下面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硬到現在,我躺在左邊的床上,關了燈,房間異常安靜,媽媽一路上沒和我說什麼話,也是,說什麼,怎麼說……。

  晚上輾轉反側的我一點睡意都沒有,想到媽媽今天淫蕩的樣子,想到媽媽為我口交的那種無與倫比的快感,我的肉棒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硬得不得了,那個平日裡嚴厲,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媽媽今天跪著舔弄兒子的肉棒…

  媽媽也是一個女人,一個需要肉棒的女人,我愛媽媽,媽媽今天為我所做的一切證明媽媽也是愛我的,墮落的快感沖進我的腦海,我反復的做著思想鬥爭…

  我內心掙扎了好一會,紅著臉,我來到媽媽的床上,我躺在媽媽的旁邊,然後用手搭在媽媽的腰上…

  「媽媽,你睡了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